羊先生  

愉快的週五下午,又有必不可少的下午茶良伴──新書試閱啦~~

這次是感覺不久之前才看過的《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第十集!!

看來羊太郎老師果然特休很多魔法高強耶!!太強啦~~

現在劇情也越來越緊張了>_<

走路草面對巨大危機!

在世界面臨毀滅之際,她將會如何抉擇──!?


 

 

  序章 毀滅的序曲

 

  

  『葛倫,這是試煉。』

  在烈焰騰空的赤紅色天空下。

  感覺亦正亦邪,有著詭異翅膀的少女向他嚴正聲明──

  『你必須設法從稍後發生的災變中存活下來──』

  她的眼神黯淡無光,泛著如深沉地獄的幽幽黑暗。

  『不只是為了未來──也是為了過去。』

  「呵……這笑話還真是教人笑不出來啊。」

  葛倫只能乾笑。那個畫面實在過於脫離現實,葛倫根本無心陪納姆露絲胡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他眼前的,是身上被一層特別濃郁的黑暗包覆,發出輕蔑笑聲的魔人──《鐵騎剛將》亞瑟洛‧葉羅。

  頭頂上則是即將帶來毀滅的深紅色方舟──《炎之船》。

  無論天空或是大地,所有的一切都紅得像鮮血一樣,彷彿末日降臨的世界。

  「……這是怎麼了啊?到底是發生什麼情況……?」

  啊啊,好像虛幻故事。葛倫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那能讓夢與現實、瘋狂與理智的界線為之崩解的景色,感覺自己的理性一點一滴地被削弱。

  「到底是怎麼了啊啊啊啊──!」

  當他忍不住要把崩壞的自我,隨著吼叫聲一起宣洩出來的時候──

  『葛倫,不要被對方的氣勢吞沒!盡量保持冷靜!』

  納姆露絲及時發出一聲大喝,讓葛倫勉強維繫住了理性。

  納姆露絲突然出現在葛倫正前方,她那燃燒著陰鬱憤怒的頹靡雙眸,讓葛倫像看到振奮之火一樣猛然回神。

  「嘶哈──!嘶哈──!呼!咳咳、咳咳……」

  『真是的……人類的意志力實在有夠薄弱……真會替人找麻煩。』

  納姆露絲語帶不屑地嘲諷了因呼吸過度而嗆到的葛倫。

  葛倫回過神,全身噴出了大量的冷汗,他忍受著渾身是汗的不快,環顧四周。

  旁人的狀況和葛倫大同小異。

  就連瑟莉卡、崔斯特男爵、梨潔兒也不例外,他們都因為自己的常識無法理解這個荒謬的現實,茫然若失地放棄了思考。

  哈雷甚至口中嚷嚷著「不可能,不可能……」,用雙手把頭髮抓得亂七八糟,絲毫沒有發現自己正在嚴重傷害他平時最呵護的髮根。

  從校舍觀察情勢的學生面對這幅景象,有的看到渾然忘我,有的像小孩子一樣無助地哭天喊地,甚至有人嚴重到失神和失禁。

  當所有人都陷入自我崩壞的阿鼻地獄的時候──

  『……好了。準備進入正題吧。』

  「……!」

  唯獨魯米亞無所畏懼,絲毫不受動搖,意志堅定地和魔人對峙。

  『魯米亞‧汀謝爾……我和妳雖然無冤無仇,可是妳必須死。』

  魔人那雙從兜帽深處綻放出黯淡光芒的雙眸瞪著魯米亞,如此說道。

  『為了我等的大導師。也為了我所信奉的神!』

  「……神……嗎?」

  魔人點頭回答魯米亞。

  『沒錯,「雙生子的義體」啊。今世的妳確實已經非常接近「空之巫女」了……不過,仍稱不上完整……我的信仰、我的神需要完美無缺的「空之巫女」……』

  「『雙生子的義體』……?『空之巫女』……?那是什麼……?」

  『下一個妳。下下一個妳。下下下一個妳。一直重複,直到「空之巫女」成為完全體為止……一如我等過去所經歷的一樣。』

  雖然魔人這番話的含意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冒牌的巫女。獻出妳的生命來吧……為了我偉大的主!』

  然而唯一確定的是,魔人釋放出了強烈的殺意,想要殺死魯米亞。

  「……別做夢了。」

  葛倫拚了命鞭笞頹靡不振的身體,把魯米亞保護在身後。

  「雖然我完全聽不懂你說的那些事情,也不知道那個神和信仰到底是什麼鬼……總之我不會讓你碰魯米亞任何一根寒毛……我一定會擊敗你。」

  葛倫舉起手槍,瞄準魔人。

  『好。那你就試試看吧……由我《鐵騎剛將》亞瑟洛‧葉羅來當你的對手!』

  魔人就像現在才注意到葛倫的存在般,悠悠地轉身面向他。

  剎那──空氣因為即將掀起的腥風血雨而顫動起來。

 

  第一章 層級

 

 

  和源源不絕地噴發出黑暗靈氣與存在感的魔人展開對峙的同時。

  (呿……回歸現實,接下來要怎麼辦?該如何戰鬥?)

  葛倫極其冷靜地在腦海內分析這個令人絕望的戰況。

  (我手上僅剩的武器……防身用的護符兩枚,投針三根,閃光石一顆,裝了六顆普通子彈的預備彈匣一個,魔力快耗盡了……接連不斷的戰鬥也讓我的體力所剩無幾……)

  葛倫瞥了本來是拉查爾的魔人一眼。

  (相對的,那個混蛋……從頭到腳都充滿了力量……)

  麻煩的問題不是只有這樣而已。

  (對了……那傢伙的《力天使之盾》現在還好好的……那面盾牌的絕對防禦……雖然瑟莉卡幫忙想出了破解法,但處理起來還是一樣棘手……而且他的那把槍同樣充滿威脅,只是鋒芒被盾牌蓋過去了而已……)

  葛倫定睛注視著魔人手上的長槍,挖掘埋在記憶深處的從軍時代知識。

  (那把槍……十之八九是聖艾里沙雷斯教會聖堂騎士團的『聖劍』。把自身的魔力轉化成光之斬擊,進而釋放……讓使用者可以施展『法力劍』的武器法具……使用者的實力愈強,威力也會愈高,就某層面而言,可說是世界最強的武器……)

  假如拉查爾真的是六英雄,那麼他的愛槍就是《聖槍洛奇塔力亞》,這把武器堪稱是聖劍系列中最高的傑作之一,威名遠播。

  《聖槍洛奇塔力亞》和《力天使之盾》。

  兩者都是出自遠古時代聖人之手的傳說級武器法具。

  (……無法想像魔人的力量和那組槍盾搭配起來威力會有多可怕……如果和他正面對決,我根本毫無勝算可言……!)

  既然如此,那該怎麼做?

  (果然……首先得靠瑟莉卡那把唯一能突破那面盾牌的『真銀劍』……)

  該如何破解魔人所倚仗的,最強的盾與槍?正當葛倫絞盡腦汁思考的時候──

  四周突然尖銳地響起了金屬爆裂的破碎聲。

  「……什麼?」

  沒想到……魔人居然自行捏爆了《聖槍洛奇塔力亞》和《力天使之盾》。

  傳說的知名武器法具變成支離破碎的碎片,往四面八方噴濺。

  葛倫目瞪口呆地望著碎片的光芒在視網膜烙下殘影的光景。

  「……你是白痴嗎?」

  半晌,他錯愕地喃喃說道。

  「粉碎掉這世上最高等級的兩樣裝備……你到底在幹什麼?……瘋了嗎?」

  『哼,可笑。』

  聞言。

  『使用比自身的力量還弱的武器和防具,有什麼意義?』

  魔人像在闡述真理般如此回答道。

  『我已經不需要那種愚者打造出來的武器了。我乃《鐵騎剛將》亞瑟洛‧葉羅。我自身就是世界最強的武器與防具。』

  魔人的宣言讓葛倫倒抽一口氣,一臉茫然。

  「…………你在虛張聲勢。」

  一會兒之後,葛倫悶哼一聲斷言道。他也只能如此一口咬定。

  魔人說的是事實,這件事葛倫心裡有數。

  可是一旦意識到這個事實──剩下的就只有絕望了。

  以某個故事為例,有個罪孽深重的女人因為禁不起誘惑,打開了封印著這世上所有絕望的「盒子」。雖然「盒子」裡面的絕望通通飛散到世界中,使人們備受折磨與痛苦……可是,據說「盒子」裡面最後還留著一個希望。

  然而,留在「盒子」裡面的其實不是希望,而是名為『知道了一切真相』的絕望。

  正因為那個絕望留在「盒子」裡面沒有在世上曝光──所以才會矛盾地變成「希望」。

  正因為不知情,被蒙在鼓裡,人們才能懷抱希望。

  所以葛倫選擇不要往「盒子」裡面窺看……

  「這混帳,把人瞧得這麼扁……!」

  相對地,他蹬了一下地板,以爆發性的速度向魔人發動突擊。

  他早已進入白魔【體能爆發】全開的狀態。

  葛倫的體能大幅強化,連肌肉與骨頭都發出了悲鳴,速度快到無法看清身影。

  「喝啊啊啊啊啊──!」

  假動作。衝刺到一半,葛倫忽然九十度往旁邊飛撲──

  「去死吧!」

  在如湍流般橫向流動的風景中,葛倫舉起手槍──連續扣下扳機。

  從槍口噴出的六道銳利火線精準地貫穿了魔人的手腳──

  啪!下個瞬間,世界一陣白熱,變成白花花的一片。

  葛倫丟掉射光子彈的手槍,同時點燃了最後一顆閃光石。

  以此做為障眼法後,葛倫迅速切進魔人的死角,大聲唱出咒文:

  「《原初之力啊‧附著在我的爪牙‧綻放猛烈的光輝吧》──!」

  黑魔【武器附魔】──強化武裝的咒文。

  葛倫把剩餘的最後魔力灌注到右手,使其變得比鋼鐵還要堅韌。

  葛倫的右手綻放出燦爛的魔力光輝。

  然後他從魔人背後瞄準心臟部位,右手刺出手刀。

  (哈!後悔自己毀掉盾牌了吧──!)

  葛倫透過靈能的感覺確認過了,這魔人完全沒有替自己施加魔術防禦。

  既然如此──這刀可以斃了他的命。去死吧。

  葛倫滿懷自信,與此同時,切開空氣的手刀觸碰到魔人的身體──

  噗嚓!隨著肉擠壓潰散的聲響,葛倫的手刀刺進了魔人的體內。

  看在第三者眼中,那個畫面確實就是這樣沒錯。

  然而──

  「嗚──啊啊啊啊啊!?

  下個瞬間,葛倫向後彈開。

  右手血如泉湧,靴底在地面刮出溝痕,葛倫退回魯米亞的旁邊。

  「嘖……!?

  只見垂在葛倫身邊的右手一片血肉模糊。

  他的右手複雜性骨折,肉也斷開了,從中不斷噴出血來。

  剛才的那一擊非但沒有貫穿魔人的身體,反倒是葛倫毀了自己的右手。

  「老、老師!?你還好嗎!?

  魯米亞連忙趕到葛倫身邊,向他的右手施放法醫咒文──可是他的傷勢嚴重,不可能一下子痊癒。

  「可惡,好硬……!?你的身體到底是用什麼打造出來的……!?

  被【武器附魔】加持過的手刀是葛倫的絕招之一,哪怕是金屬板盔甲也能輕鬆貫穿。這招源自帝國式軍隊格鬥術,對主打拳擊的葛倫而言,說是必殺技也絕不誇張。

  之前和雷克交手的時候,這一招雖沒能貫穿他的龍鱗,至少也沒被單方面痛擊得這麼慘。

  『怎麼?沒戲唱了嗎?葛倫‧雷達斯。那麼我要取走魯米亞‧汀謝爾的性命囉。』

  魔人一動也不動,只是靜靜地佇立在原地。隱隱流露出「你的攻擊不配我出手應付」的自信與從容。

  「老、老師……你的手……!」

  「別管了,妳快退下!魯米亞!」

  葛倫擺脫魯米亞的制止往前站。

  (問題是,現在該怎麼辦……?我已經沒有武器可用了……!?

  當葛倫忍著右手那彷彿遭到燒灼的劇痛,正舉棋不定的時候──

  「……抱歉,葛倫。我來遲了。」

  「嗯,現在換我們上場戰鬥。魯米亞妳快逃。」

  瑟莉卡和梨潔兒走上前。

  「真的是太可恥了,我竟然這麼輕易就自亂陣腳……」

  「哎,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吧。」

  哈雷和崔斯特男爵跟在後面。

  原先受到精神衝擊而動彈不得的四人終於恢復鎮定,包圍住了魔人。

  不只如此。

  另有三道身影突然「唰!」地挾帶著疾風從天而降。

  「噢噢!?情況好像變得很有趣哪!?

  「葛倫前輩!魯米亞小姐!」

  他們是帝國宮廷魔導士團特務分室的《隱者》巴奈德和《法皇》克里斯多福。

  以及──

  「……抱歉來遲了。」

  《星星》阿爾貝特,三名生力軍在危急關頭加入了戰局。

  「老頭!?克里斯多福!?阿爾貝特!?你們來了嗎!?

  「哼……你別站在前面礙事。」

  阿爾貝特還是一樣冷冰冰的,尖酸刻薄的語氣教人聽了就火大,可是眼下這個情況,沒有比他的背影更讓人感到安心可靠的事物。

  「魔術學院的各位!我們是帝國軍……是你們的戰友!狀況我們都瞭解了!雖然這個提議很突兀,請讓我們一起並肩作戰吧!」

  「噢,好久不見了啊,葛老弟和瑟莉卡!過得還好嗎!?

  特務分室組迅速散開各就各位,擺出了攻擊的陣式。

  出乎預期的援軍讓魔術學院陣營的士氣大振,默默地展開配合行動。

  (嚇、嚇我一跳……還以為完蛋了……)

  葛倫鬆了一口大氣。

  瑟莉卡、梨潔兒、哈雷、崔斯特、巴奈德、克里斯多福、阿爾貝特。

  不知不覺間,敵人只有魔人一人,我方的戰力則呈現壓倒性優勢。

  這世上不可能有這組最強陣容無法擊敗的對手。葛倫選擇不看盒子裡面有什麼。他強迫自己無視潛伏在內心深處的不安。

  (可以贏、可以贏……我們絕對能拿下勝利……!)

  瑟莉卡等人包圍住魔人伺機進攻,葛倫默默祈禱,忐忑不安地關注場上態勢──這時……

  「老師────!魯米亞────!」

  咻一聲。

  一名挾帶著風,銀髮隨風飄揚的少女火速衝到葛倫面前。

  「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發生了什麼事!?

  是西絲蒂娜。她發現學院上空的異狀後,用恢復的少量魔力發動『疾風腳』緊急趕來。

  「唷,白貓。妳來得正是時候哪。」

  己方占有壓倒性優勢,讓葛倫在回答時還有餘裕露出賊笑。

  「正是時候?」

  「沒錯,我們正準備所有人一起圍毆這起事件的幕後黑手。」

  「呃……就算告訴我他是幕後黑手,我也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

  一頭霧水的西絲蒂娜環視了包圍住魔人的瑟莉卡等人,喃喃說道:

  「這、這陣容……會不會太豪華了……?」

  「是吧?哈哈哈,現在我反而開始同情對手了──」

  葛倫笑著聳肩,像是在打趣似地說道。

  「……可是,這樣贏得了嗎?」

  然而,西絲蒂娜語帶不安地提出質疑後……

  葛倫就像被澆了一盆冷水一樣,漸漸失去了信心。

  「天空上的那個……是《炎之船》沒錯吧……?出現在羅蘭‧艾多利亞的童話『墨爾卡斯的魔法使』裡面的……」

  「…………」

  「換句話說,現在被大家包圍的那個魔人……是魔將星對吧?跟以前我們在塔姆天文神殿遭遇到的《魔煌刃將》阿爾‧卡漢屬於同樣的存在,不是嗎?」

  葛倫沉默了。

  「《炎之船》的存在……說明了那魔人就是《鐵騎剛將》亞瑟洛‧葉羅吧?」

  西絲蒂娜不留情面地,慢慢打開葛倫放棄一探究竟的「盒子」。

  「假如沒錯的話……憑我們是絕對打不贏他的!畢竟就連故事的主人翁『正義魔法使』……最終都沒能戰勝亞瑟洛‧葉羅啊!?

  「────!」

  西絲蒂娜用微微顫抖的聲音所說出的那番話,迫使葛倫正視「盒子」裡面的真相。

  是的──他已經發現到了。

  明明一旦知道真相──留下的也只剩絕望了。

  「……白貓。妳來告訴我……在那故事登場的《鐵騎剛將》亞瑟洛‧葉羅……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能力……是什麼?」

  葛倫用力握緊沒有受傷的左手。

  「就我的印象……我很希望是自己記錯了……求求妳……告訴我吧……那傢伙的能力……到底是什麼!?

  「故事中……《鐵騎剛將》亞瑟洛‧葉羅……他的身體……」

  西絲蒂娜準備說出答案的瞬間。

  「就是現在!」

  或許是在對峙時找到了破綻,瑟莉卡突然拔腿衝刺。

  她以肉眼無法捕捉的超神速朝魔人逼近。

  瑟莉卡手持的是『真銀劍』──傳說中六英雄的《劍姬》艾薇特所愛用的極品刀劍。這把劍是利用真銀打造而成,真銀是一種魔法金屬,可以阻斷所有魔力的干涉,同時具備了讓一般鋼鐵相形失色的驚人剛性與韌性。

  此外瑟莉卡還透過白魔改【讀取經驗】的咒文,讓自己同樣能使用人稱帝國史上最強劍士艾薇特的劍術。

  最強的劍配上最強的劍術。應該是無堅不摧。

  瑟莉卡斷開真空,從正面揮劍劈向魔人的頭頂──

  下個瞬間,乾硬的金屬聲在四周迴盪。

  所有人都懷疑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畫面。

  「……什麼?」

  和魔人錯身後仍保持警戒,準備隨時反擊的瑟莉卡赫然發現。

  右手握住的劍,重量有些不對勁。

  定睛一瞧,劍身斷掉了。長度只剩原先的一半。

  下個瞬間,某個亮晶晶的物體隨著猛烈的旋轉從天上落下,像墓碑一樣插在離她有段距離的地面上。理所當然的──那是斷掉的另外半截劍身。

  「……怎麼可能。」

  瑟莉卡的劍確實砍中了魔人的頭部。

  在最強的劍術加持下,按理說最強的劍必將魔人的頭部劈成左右兩半。

  然而,斷成兩半的,卻是瑟莉卡的劍。

  「哼。那畢竟只是虛有其表、有樣學樣的劍術。」

  瑟莉卡啞然失色地望向折斷的劍身,魔人朝著她的背影冷冷說道:

  「妳的劍術沒有靈魂。和艾薇特相比根本望塵莫及……我都可以聽到那把劍在哭泣了。」

  這時──

  「咿咿咿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藍色的衝擊猛烈地從側方襲向魔人──是梨潔兒。

  她以擅長的高速鍊金術鍊成大劍,水平劈向魔人。

  大劍充滿了排山倒海般的暴力,同樣精準地砍中魔人──

  乓!

  只見大劍隨著巨岩爆裂開來般的聲響,支離破碎地往四面八方炸裂。

  「啊!?

  梨潔兒反而被那股衝擊水平炸飛得遠遠的,在地上翻滾。

  相較之下,魔人只是用手輕輕拍掉身上的灰塵。

  在場所有人都被那幅畫面嚇得說不出話來,呆若木雞。

  太詭異了。情況明顯異常。

  以《力天使之盾》的絕對防禦為例,同樣都是無敵,它卻會有一股「這種無敵存在著某種魔術上的秘密或機關」的氣息或徵兆。

  這會使人擁有信心……只要能看破那個秘密就可以設法反制。

  然而,眼前這個魔人的無敵卻完全沒有道理可言。

  因為強,所以強。因為堅不可摧,所以堅不可摧……就只是如此罷了。

  「……白貓。亞瑟洛‧葉羅的能力……是什麼?」

  葛倫再次詢問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的西絲蒂娜。

  「他、他的能力是……」

  回過神的西絲蒂娜顫抖著擠出聲音回答道:

  「按『墨爾卡斯的魔法使』內容……魔人的身體……是用神鐵打造的。」

  神鐵。這世上恐怕沒什麼人熟知這種物質。

  傳說中由古代超魔法文明的魔導技術,所開發出來的究極魔法金屬。

  神鐵擁有宛如黑暗的漆黑光澤,不僅是不滅的物質,據說還同時具備水銀般的流動性以及超越龍鱗的硬度,是一種矛盾的金屬。

  有一說指出,就連真銀、日緋色金這種近代世界被譽為最優秀的金屬,充其量只不過是神鐵生產過程中的副產物……也就是失敗品。

  不過,雖然古代的碑文和文獻都有依稀提到神鐵的存在,可是魔術學會對於神鐵是否實際存在,皆抱持著懷疑和否定的態度。

  各地的遺跡都不曾出土過類似的金屬,便是最好的證明,而且追根究柢,常理上不可能會有比真銀和日緋色金還要出色的金屬。

  因此,所謂的神鐵,不過是醉心於魔導考古學的少數魔術師和研究者心血來潮時,才會提出來討論的一種古代浪漫……只存在於夢幻中的金屬。

  『沒錯。』

  魔人點頭附和了西絲蒂娜的說法。

  『我的身軀是由神鐵打造而成。哪怕是【米吉多之火】也無法毀滅……想試試看嗎?』

  「鬼、鬼扯……!」

  然而,這時葛倫深刻地領悟了一件事。

  哪怕是【米吉多之火】也無法毀滅……這極有可能是事實。

  「可惡……到底有什麼辦法可以對付這種怪物……?」

  「不需要想那麼多。」

  葛倫忍不住說出了喪氣話後,背後的阿爾貝特向他大喝一聲。

  「我向他發動攻擊……你做好你能做的事情。」

  「!」

  看出了阿爾貝特的意圖,葛倫的眼神銳利了起來。

  「……可以交給你嗎?」

  「啊啊……這是我現在的任務。」

  阿爾貝特淡淡地答腔。

  「《雷劍啊》──《出擊》!」

  阿爾貝特迅速發動攻勢,指著魔人唱咒。

  同時起動的七發【穿孔閃電】從指尖射出,分別以不同的軌跡高速飛行,最後精準無比地集中貫穿魔人的左胸。

  這招是被譽為『七星劍』的必殺技,然而──

  『……那又怎麼樣?』

  一如理所當然般,魔人的身體毫髮無傷。

  『終究是愚者的攻擊手段。就憑那種程度的攻擊──』

  「《金色的雷獸啊‧在地表疾馳‧於天空飛舞吧》!」

  但阿爾貝特完全不以為意,繼續唱出下一個咒文。

  黑魔改【電離子領域】。

  雷電交加的暴風,在魔人四周以圓形的軌跡旋轉形成漩渦。

  忽明忽暗的閃光,無數的閃電像蛇一樣扭動,瘋狂痛擊著魔人,可是──

  『可笑。』

  魔人就像在享受淋浴一樣,任憑閃電打在身上。

  在阿爾貝特的攻勢帶動之下──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先前被魔人的存在感震懾而怔住不動的人們都跟著發動了攻擊。

  彷彿力圖把逐漸侵蝕內心的不安與絕望趕出心中。

  「《冰狼的爪牙啊》──《集》!」

  哈雷收束起動【冰風暴】,射出極微小的收縮凍氣彈──

  「《風神‧利劍出鞘‧翱翔天際吧》──!」

  西絲蒂娜詠唱【空氣之刃】,擊出半月狀的巨大風刃──

  「可惡……我已經瀕臨極限了……!《吹飛吧》!」

  瑟莉卡唱出【巨大爆炸】,以魔人為中心收縮的空間能量,噴發出刺眼的閃光後引發了大爆炸,撼動了大氣。

  這些招式彈無虛發地擊中了魔人。瘋狂的破壞力毫不留情地蹂躪著。

  以常識而言,單為了擊殺一個目標使出這些招式,明顯是牛刀殺雞的行為。

  ……然而──

  『……滿意了嗎?』

  無傷。

  魔人毫髮無傷。

  咒文引爆的超絕破壞力隨著時間結束,空虛地煙消雲散了。

  「這招如何!?《聆聽凶鳥的啼聲吧‧汝的意化作空‧汝的識化作白》 !」

  崔斯特男爵全力施展了破壞思考能力的精神攻擊咒文‧白魔【心靈爆破】。

  四周爆出尖銳又刺耳的聲響。一次足以把好幾百個常人逼瘋成廢人的精神干涉波,直接襲向魔人的精神──

  「克里老弟!梨潔兒!趁現在,配合老夫行動!」

  「是!」

  「嗯!」

  巴奈德、克里斯多福、梨潔兒抓住這個機會發動攻勢。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打頭陣的巴奈德留下殘影,往杵在原地不動的魔人身邊衝了過去。

  擦身而過的瞬間,巴奈德的雙手射出無數的鋼絲,在空中飛竄。

  這些經由魔力強化過的鋼絲,是連鋼鐵也能切斷的極細、有極大摩擦力的特殊線。

  特殊的鋼絲反射出銳利的光芒,牢牢地纏繞住魔人的身軀──

  「唔嗚嗚嗚嗚嗚!」

  巴奈德使勁拉扯鋼絲。

  鋼絲瞬間化成銳利得可怕的刃器,慢慢地勒緊魔人的全身。

  「咿咿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著梨潔兒鍊出尺寸是平常數倍以上的超特大劍,猛烈劈向魔人的腦門。承受不住那個威力而潰壞成ㄑ字狀的大劍鉗住了魔人──

  「退開,梨潔兒!」

  克里斯多福二話不說,旋即發動結界魔術。

  趁巴奈德和梨潔兒吸引魔人注意力的期間,克里斯多福丟擲無數的堇青石,在魔人四周布置出正六角形的法陣,瞬間建構出幾何圖案的結界。

  「《高速結界展開‧堇青石牢獄界》──!」

  克里斯多福將兩隻手掌搭在地上,無數魔力線在地面奔竄將石子串聯,形成超重力場。

  剎那間,四周響起空氣潰縮的低沉聲響。一股超重力施壓在魔人的身上──只見魔人腳下的地面碎裂開來,下陷變成隕石坑。

  呈「ㄑ」字狀鉗住魔人的大劍不堪超重力的負荷,像糖果一樣彎曲變形,最後因金屬疲勞而折斷。可是,即使身處在這個地獄結界中──

  『……結束了嗎?』

  魔人依然站得好好的,悠哉地沿著隕石坑的坡面走了上來。

  「怎麼可能……如果完全施放成功,超重力結界可是連龍都可以壓扁……居然連牽制的效果也沒有……!」

  克里斯多福不可置信地睜大雙眼,發出懊惱的呻吟。

  「在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承受了我全力施展的【心靈爆破】還能若無其事……你真的是人類嗎……?不,你看起來本來就不是人類了。」

  崔斯特男爵滿頭大汗,聳肩表示束手無策。

  「哈哈哈……這下只能舉雙手投降了……?」

  看著自豪的鋼絲全部斷得七零八落垂掛在手指頭上的模樣,巴奈德也只能乾笑。

  「嗚……總之現在我們也只能攻擊、攻擊再攻擊了!」

  除了出此下策也別無他法了……即使心知肚明,哈雷還是只能像這樣大喊。

  「可惡──!?

  「嘖──!?

  「去死吧!」

  在場的人榨乾自己每一滴魔力,發動所有他們習得的攻擊咒文砲擊魔人。

  現場瞬間變成了充斥著死與破壞的地獄。

  無數的火球迎面飛來,絕對零度的冰凍空氣襲捲了四周,雷電交加。

  風之刃在空中亂舞,空氣燒焦似地灼熱,酸雨滂沱,毒霧繚繞。

  自天飛降的隕石炸裂,無數的子彈儼然呈槍林彈雨之勢,被拋擲的大劍颳起了旋風,能量的箭矢如驟雨般落下。

  最後的最後,有人喃喃唱出誘使靈魂走向死亡的咒語,甚至連石化的詛咒也出籠──

  「《可惡的垃圾‧快點給我‧──」

  終於,瑟莉卡祭出了最後的奧義。

  「《──‧去死一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宗‧黑魔改【毀滅射線】──能將有質量物質消滅分解的魔術。

  當年消滅了邪神眷屬的必滅之光。

  排山倒海的光之奔流完全吞噬了魔人──視野一陣灼熱──

  ──然而……

  『……我說過了。我的身軀是不滅的神鐵。』

  即使如此。就算所有人毫不保留傾全力攻擊。

  『你們的魔術不過只是兒戲……只是「愚者之牙」。』

  魔人依舊毫髮無傷。

  「……不敢、置信……咳咳……咳咳!?

  「阿爾佛聶亞教授!?

  原本魔力就瀕臨枯竭的瑟莉卡完全超越了極限,倒地吐血。

  (……連弒神的魔術都拿他沒轍!?……怎麼會!?

  即使號稱不滅,也總有個限度吧?當葛倫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時──

  『好吧……繼續坐觀你們表演花拳繡腿也沒有意思……我也該出招回敬了……』

  魔人喃喃說道後,眾人旋即繃緊神經。

  『雖然葛倫‧雷達斯從中作梗,導致我瑪那不足,未能和魔將星的靈魂完全融合……也因為如此,目前我仍無法使用魔術……不過對付你們也用不到魔術就是了。』

  如此說完之後,魔人的雙手緩緩擺出手刀的架式──

  風聲響起的同時,魔人的身影無預警地從眾人眼前消失了。

  現場颳起旋風,魔人的神速移動所引發的衝擊波從眾人之間呼嘯而過。

  「唔!?

  剎那,魔人出現在巴奈德的身後,朝他的腦門揮下手刀。

  巴奈德反應迅速地在頭上交叉雙臂進行防禦,但──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巴奈德那經過魔力超強化的手臂就像樹枝一樣被魔人的手刀折斷──而且那股強大的衝擊讓巴奈德的身軀重重摔在地上,猛烈彈跳。

  下個瞬間,魔人的身影再次消失,這回出現在手握大劍的梨潔兒身旁──

  「──嗚!?

  梨潔兒一個反射動作,橫向揮舞大劍使出風馳電掣的反擊──

  「啊、咕嗚嗚嗚嗚嗚──!」

  然而魔人的迴旋踢在粉碎反擊的大劍後,接著踢斷了梨潔兒的肋骨和右手臂──

  『──你是最後一個。』

  魔人將被水平擊飛的梨潔兒拋在腦後,神速逼近阿爾貝特。

  「《──‧釋放你的狂烈怒氣‧毀滅所有的一切吧》!」

  不過阿爾貝特在巴奈德被襲擊的當下,就已經開始預先詠唱B級軍用攻擊咒文‧黑魔【電離子加農砲】了。

  魔術發動後,阿爾貝特把集結成球狀的強大電擊能量凝聚在左手掌心──

  『去死吧!』

  魔人揮出的右拳──

  「呼──」

  和阿爾貝特灌注所有力量與魔力所打出的掌擊──

  正面爆發了衝突。

  衝突的瞬間,凝聚在阿爾貝特掌心的【電離子加農砲】零距離炸裂。

  忽明忽暗地瘋狂閃爍的世界。撼動大氣的衝擊音。四處擴散流竄的閃電。

  然而,即使有在遠距離亦能轟垮城牆的,B級軍用魔術零距離砲擊的強大威力加持──

  「……!?

  在這場較勁中,落敗的人依然是阿爾貝特。

  衝擊讓阿爾貝特的靴底在地面刨出溝來,向後倒退了十幾梅特拉的距離。

  『……噢?雖是愚者之民,擁有這樣的判斷力和破壞力依然值得讚賞。雖然我已經手下留情,不過能用那種方式招架我的拳頭,還是教人感到意外……可是不會有下一次了。』

  「……呿。」

  阿爾貝特忿忿地咂了聲嘴。

  只見他那垂放在身邊的左手鮮血淋漓,令人看了怵目驚心。

  儘管他的眼神還是銳利如鷹,可是他的額頭上罕見地浮現了汗水。

  (這是什麼情況……?到底怎麼了……?)

  葛倫環視四周的慘況。

  哈雷、崔斯特、瑟莉卡、克里斯多福、西絲蒂娜,無不因瑪那缺乏症而氣喘吁吁。

  巴奈德和梨潔兒則因身受重創而倒地吐血。

  阿爾貝特雖然還站得住,可是傷勢嚴重。

  世界頂尖的賢者和身經百戰的勇猛軍人……在那個魔人面前,就跟小孩子一樣不堪一擊。不在同一個次元上,根本無法與之較勁。

  他的存在與層級,跟只是一般人類的我方相比,簡直是雲泥之別。

  魔將星《鐵騎剛將》亞瑟洛‧葉羅──各項能力都強得不可理喻。

  (……我們怎麼可能是這種傢伙的對手?)

  葛倫滿心絕望,感覺世界彷彿正在天崩地裂。

 


 《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10》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