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妹試閱  

哈囉~~是不是覺得很久沒看到《學年第一的千金大小姐在1年內成績大幅下滑變成辣妹2》了呢!?

之前一度因為神秘的原因稍稍稍微讓讀者等了一下

現在它終於要在不久的將來上市啦~~!!

在此搶先奉上試閱!!

十六夜小夜離家出走了,春兔決定讓無處可去的小夜住進家中。

春兔與三名美少女的同居生活熱鬧展開!!!

某一天,在小夜的姊姊──紅音的計謀下,春兔和小夜兩個人有機會去溫泉旅遊!?

這次也有可愛的新角色喔(*´ェ`*)

小編已經站好位 不知道讀者們喜歡哪一個女孩呢?嘿嘿嘿!!


 

第一話

  「我再問一次……」
  地點是望月家的客廳,我最溫馨可愛、和樂融融的家裡。
  她坐在我面前的沙發上,直視著我如此問道。
  ──十六夜小夜。
  她是我所屬的天崎學園第二美術社的社長,興趣是畫人體素描。
  她長得非常可愛,我的朋友峰岸老是說,要是她個性能再隨和一點,一定會很受歡迎的……然而此刻在我眼前的十六夜,看起來比平時更加不快。
  而惹怒她的罪魁禍首正是我──不,應該說是我們。
  
  「……吶,春兔,為什麼神樂坂姊妹會在你家?」
  
  十六夜同學說著,嘴角浮現了一抹微笑。
  我還是老實說吧。
  我,望月春兔,喜歡十六夜小夜。照理來說,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出現在自己家客廳,還對自己綻放笑容,應該早就樂得昇天了吧。但我現在卻因為其他的原因,面臨即將與世長辭的危機。
  是的,原因正是我和雙葉她們的祕密不小心被十六夜發現了──
  「小春,茶泡好了喔!」
  「喂,黑羽!妳該不會真的要拿出瑪德蓮吧!?那可是我做的耶……!」
  「沒錯,這正是妳昨天和小春約會後,欣喜若狂之餘所做的瑪德蓮喔。」
  「才不是!那個瑪德蓮是我做了要自己吃的點心!才不是因為想跟春一起分享呢!對不對,春!?」
  不要突然在這種時候尋求我的認同好嗎!?
  話說回來,麻煩妳們在這種危急的情況下稍微有點危機意識好不好啊!
  我望著從廚房走來客廳的雙胞胎姊妹──神樂坂雙葉與神樂坂黑羽,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順帶一提,她們雖然是雙胞胎,可是模樣一點也不像。
  黑羽是個大和撫子型的千金小姐。
  雙葉則是就算出現在少女流行雜誌封面也不意外的辣妹。
  嗯,單純就外表而言的話啦。
  不過,雙葉會變成這副德性是有原因的。
  「春兔,你有好好聽我說話嗎?」
  「啊,抱歉。這個嘛……嗯,我之前也跟妳提過,我和雙葉她們是表兄妹。既然她們現在轉到天崎學園來,從這裡去上學的話也比較方便。」
  「什麼意思啊?你是說這兩個人現在住在你家嗎?」
  「就是這樣。不過不用擔心,我們小的時候也曾經住在一起,感情就像兄妹一樣,所以不會做出什麼見不得人的──」
  「什麼時候開始的?」
  「咦……」
  「你和神樂坂姊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同居的?」
  「…………」
  完蛋了。
  我向來扮演著優等生,至今一直以客套的笑容與客套的談話在高中生活中如魚得水。
  然而,此刻十六夜的語調卻比寒冬中的鄂霍次克海更加冰冷。
  「呃,大約是兩個星期前……」
  「喔,這麼說來,自從神樂坂姊妹來到東京後,你們就一直住在一起呀。對了,我還記得之前聽你說過,你的父母……」
  「嗯,他們現在不住在這裡……」
  明明兒子都已經是高中生了,我的父母至今還是如膠似漆,母親隨同外派的父親一同遠赴外地生活了。
  也因此,我才能這樣自由自在地享受一個人的生活。
  ──沒錯,直到這對雙胞胎姊妹闖入我的生活之前。
  「春兔──」
  十六夜微笑地望著我,接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砰咚!她猛力朝桌子一拍,厲聲斥喝。
  唉,她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也是理所當然的。
  就算我和雙葉她們情同兄妹,同居在一個屋簷下果然還是有問題。更何況,現在家裡還沒有大人在……
  「剛才神樂坂姊姊說『妳昨天和小春約會後欣喜若狂』,沒錯吧!意思是你和神樂坂妹妹約會了嗎!?」
  她是為了這個生氣!?
  「沒錯喲,十六夜同學。我知道的時候也嚇了一大跳……沒想到小春會和雙葉約會呢……」
  從一開始安排我們兩個進行約會的人不就是妳嗎!?
  「小春,我只是實話實說喲?」
  「妳根本就亂說一通!」
  「呵呵,那麼我可以告訴她實話嗎?我聽雙葉說啊,你們昨天晚上在賓──」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為了阻止黑羽繼續說下去,我迅雷不及掩耳地把瑪德蓮塞進她的嘴巴裡。
  「嗚喔你做什咪啦?」
  「誰教妳沒事愛多嘴!」
  「咕嚕咕嚕……好吃。啊,嚇死我了,沒想到小春會對討厭的我霸王硬上弓呢……」
  「不要說那種讓人想歪的話!我只是把點心塞進妳的嘴巴裡而已!」
  「不過,小春的反應還真快。」
  「什麼啊,還不是因為妳說那種會讓人誤會的話……!」
  「當然是吐槽的反應。」
  居然是稱讚我接話的功力嗎!?
  不對,我得冷靜點。
  在這種緊要關頭,我可不能被青梅竹馬的惡作劇耍得團團轉。
  「對了,十六夜──」
  為了轉移話題,我便開口向十六夜問道:
  「──妳剛到我家的時候,說了『從今天開始,你能不能暫時讓我借住你家呢』對吧?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啊?」
  「什、什麼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雖然說字面上的意思……但妳為什麼要這麼說啊?」
  「嗚……!」
  十六夜忸忸怩怩了好一會兒,最後終於豁出去般開口說道──
  
  「……其實,我離家出走了。」
  
  「什麼?」
  離家出走?
  也就是說……
  「妳說什麼!」
  我過於震驚,一時還反應不過來,倒是雙葉搶先發難了。
  原大小姐的口氣顯得相當驚慌。
  「為什麼妳非得要住在這裡不可啊!?一個女孩子隨便離家出走是很危險的!妳的家人一定很擔心吧!」
  「…………」
  那個,雙葉同學?
  說得那麼好聽,但妳自己不也是離家出走中嗎?
  「雙葉,妳不用這麼激動吧?」
  「嗚……我知道了啦。不過我還是想問一下──為什麼妳要離家出走啊?該不會是……發生什麼事了吧?」
  哇,真不愧是雙葉。
  雖然現在外表是個辣妹,但內心還是個清純的大小姐呢。在我的記憶中,她一直是個溫柔又關心他人的人。
  儘管她嘴裡不饒人,但心裡是真的為十六夜擔心吧。
  擔心著和自己一樣離家出走的少女。
  「嗯?幹嘛,春,為什麼那樣看我?」
  「啊,沒什麼。我只是在想,妳的打扮雖然很誇張,但內心還是很溫柔體貼呢。」
  「什、什麼~~~~~~~~」
  「你錯囉!雙葉不是很溫柔,而是超級溫柔的喲!前幾天她也偷偷去餵住在校舍後頭的小貓咪呢──」
  「吵死了,黑羽!我才沒有去餵什麼貓咪呢!妳說謊!妳根本沒有證據──」
  「對了,這是我當時拍的影片。」
  「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見黑羽用手機播起了影片,雙葉不禁發出了貓叫般的哀嚎聲。
  畫面上出現了逗弄著小貓咪的雙葉,嘴裡還溫柔地說著:「來,我這裡還有一點剩下的麵包喔!真是的,妳也要早一點學會自食其力才行喔!」
  「哇,小貓咪好可愛喔!牠住在校舍後面嗎?」
  「好像是吧。我們繼續看影片,接下來會有雙葉戴著貓耳,穿著毛茸茸的性感服裝,還發出『喵嗚~♪』的撒嬌聲呢!」
  「我才沒有做那種事!而且黑羽!妳這不管怎麼看都是偷拍吧!話說回來,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她會離家出走才對吧!?」
  雙葉漲紅著臉,試圖把話題拉回來。
  十六夜聞言,「唔……」了一聲。
  「……很抱歉,我沒有辦法告訴你們原因。那是……非常私人的理由。」
  「說不出來呢!如果不說清楚,實在不能讓妳住到──」
  「哎,不方便說也沒辦法嘛。」
  「喂,什麼嘛,黑羽,妳怎麼這麼說──」
  「冷靜一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對吧?這一點妳應該也感同身受才對呀?」
  「我……」
  ……好嘛好嘛。雙葉嘟噥著,沉默了下來。
  沒錯,正如黑羽所說,每個人都有祕密。
  而這對雙胞胎也是一樣。
  
  神樂坂家受到了詛咒。
  
  我和雙葉的老家──神樂坂本家是這麼說的。
  淫魔體質。
  說穿了就是這麼一回事。
  神樂坂家的女孩具有能量吸取的力量,似乎能吸取他人身上的精氣。
  要發動能量吸取的能力,必須要讓雙方的黏膜互相接觸;而擁有這個能力的人,必須定期奪取他人的精氣才行。
  雙葉和黑羽都具有淫魔體質。
  ──不僅如此。
  雙葉的體質在神樂坂家又更為特殊……
  「十六夜同學,也就是說妳現在正在離家出走中,除了這裡已經沒有其他地方可去了,所以才會來拜託小春,對吧?」
  「嗚……是的。對不起。我知道這樣會造成你們的困擾,但希望能暫時讓我住在這裡。」
  「我是無所謂,畢竟我和雙葉現在也是借住在這裡。小春,你意下如何?」
  「我……」
  「拜託你了,春兔。」
  十六夜的聲音聽起來十分哀淒,恐怕是擔心若遭到我拒絕該如何是好吧。她用溼潤的雙眼,不安地望著我。
  啊──可惡。
  這太犯規了吧。
  看到她這副模樣,我怎麼可能拒絕得了啊。
  「好啦好啦。」
  「真、真的嗎!?」
  「是啊,反正都已經住了兩個人了,事到如今再多一個也沒差。雙葉,妳應該不反對吧?」
  「哼,你同意了那就好了吧?畢竟我只是寄居在你家,沒有說話的餘地。」
  雙葉一臉不高興地說完後,便坐在沙發上翻起了流行雜誌。
  啊啊,太好了。
  儘管雙葉有所不滿,但也勉強接受讓十六夜住下來了──
  「不過──」
  事情顯然沒有那麼順利。
  我才剛鬆了一口氣,黑羽突然又開口了。
  「──十六夜同學,我們可不會把妳當客人看待喲!所以該做的事也要請妳好好完成。」
  「該做的事?」
  「是啊,沒錯。在這個家共同生活的每個人,都要分擔煮飯、打掃和所有家事喔。我們甚至還有輪值表呢。」
  「……真的嗎,春兔?」
  「是啊,黑羽說得沒錯。」
  現在住在望月家的每個成員可說是人人平等。
  或許這麼說多少有些言過其實,不過雙葉和黑羽儘管身為千金小姐,家事也難不倒她們;而我好歹也獨自生活了一年了,做家事當然沒有問題。
  「所以也要請妳分擔家務喔。」
  「……意思是如果我要在這裡住下來,就必須做家事嗎?」
  「借住在別人家,做點家事也是應該的吧?我和雙葉也沒有特權喔。難道妳不願意做家事嗎?」
  「沒、沒這回事……」
  十六夜顯得有點為難,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了」。
  ……喂,妳真的沒問題嗎?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吧?』
  
  剛才黑羽曾這麼說過,而這句話也適用於十六夜小夜身上。知道她祕密的人,整座天崎學園裡恐怕只有我一個人吧。
  沒錯,十六夜她──
  「對了……春兔,有件事我必須向你道歉。」
  「咦……什麼事?」
  「我不是跟你約好今天要一起去地獄兔的演唱會嗎?」
  「啊……」
  對喔,我完全忘得一乾二淨。
  今天原本我們要一起去聽十六夜喜歡的樂團『地獄兔』的演唱會。
  這也是我和十六夜第一次約會。
  我怎麼會忘了這麼重要的事呢?對了,因為和我約會的對象突然要跟我同居嘛。
  這種突發事件很罕見吧。
  
  「很抱歉,春兔,今天不能去演唱會了。」
  
  ……幫幫我吧,老天爺!
  這已經是今天第二起突發狀況了啊!
  「應該這樣說比較好,就算去了現場也沒有意義。因為地獄兔的主唱身體不適,今天的演唱會臨時取消了。」
  「…………」
  「當然演唱會還是會擇日補辦,觀眾也可以選擇退票,不過今天就不能去聽演唱會了……咦,春兔?你沒事吧?為什麼從剛剛開始就一直都不說話?」
  「不用擔心,我想小春只是因為演唱會突然取消而大受打擊罷了。」
  「這樣啊……春兔跟我一樣很喜歡地獄兔,所以應該覺得很失望吧。」
  我喜歡的是妳欸!?
  要是我能大聲說出口就輕鬆了,然而我卻失望得說不出話來。
  演唱會取消了。
  也就是說,我們的第一次約會也被迫中止了……等等!
  這件事好像有點不太對勁吧?
  演唱會取消根本不是十六夜的錯。
  是因為主唱身體不適。
  為什麼──她要跟我道歉啊?
  「那麼,就由我代替大受打擊的小春來歡迎妳吧──」
  黑羽不理會滿腹疑問的我,逕自開口說道。
  「──歡迎妳加入望月家,十六夜同學。二樓還有一個空房間,妳借住這裡的這段時間,就睡在那裡好嗎?」
  「嗯,謝謝,沒有問題──」
  「還是說妳比較想跟小春同寢呢?」
  「什麼!?為什麼這麼問……」
  「就、就是說啊,黑羽!要是她和春同寢,問題可大了!」
  「呵呵,別擔心,我只是開個玩笑。那麼,雙葉,妳就帶十六夜同學到她的房間去吧。」
  「嗄?為什麼這種麻煩事會落到我頭上啊──」
  「這樣啊,好吧,那麼在妳願意帶她上樓之前,我們就繼續來觀賞剛剛的影片吧──」
  「嗚哇啊啊啊啊好啦好啦!我帶她去就是了啦!妳快點把剛剛的影片刪除啦!」
  來啦,我帶妳去!──雙葉說著便拉起了十六夜的手,快步離開了客廳。
  ……罷了,總之。
  事情算是暫時告一段落了。
  「謝謝妳,黑羽。」
  「哎呀,幹嘛突然跟我道謝啊?」
  「謝謝妳同意讓十六夜住在這裡呀。」
  「呵呵,有她在,不是有意思多了嗎?」
  「……有意思?」
  「是啊。原本這個家只有我、雙葉和你三個人,現在加上十六夜同學的話就有四個人了。比起三個人,四個人能玩的遊戲可就多得多呢!」
  「…………」
  「哎呀,真是太令人期待了。今天晚上要玩什麼好呢?就從最正統的撲克牌開始吧?還是現在最流行的派對遊戲呢?要是再加上一點賭注就更刺激了,像是脫衣麻將之類的……」
  「那倒是免了。那種遊戲未免難度太高了。」
  什麼嘛,她會同意十六夜入住,只是想要增加玩遊戲的人數啊。
  不愧是黑羽大人。
  她還是一樣這麼熱愛遊戲和打賭啊。
  算了,這次就暫時不去追究這傢伙奇怪的興趣了。
  畢竟多虧了她贊成,十六夜才能順利地住進我家來。
  「不過,你可要注意喔──」
  但是,我的青梅竹馬就像是要避免我太過得意忘形般,戳著我的胸口說道。
  「──我想應該用不著我提醒才對,神樂坂家的祕密可不能洩漏出去喔。」
  「我知道,我絕不會讓十六夜發現妳們的淫魔體質──」
  「你錯了,不僅是如此喔。」
  「嗄?」
  什麼意思啊?──我的疑問還沒來得及說出口,我的嘴巴就被堵住了。
  啾──
  黑羽的雙唇突然貼上了我的嘴唇。
  「這……!」
  我輕叫出聲,同時不自覺地向後退開。
  但──
  神樂坂黑羽,我的青梅竹馬。
  她的體溫、雙唇溼潤的觸感、以及女孩子特有的柔嫩,都已經深深烙印在我的嘴唇上了。
  「黑、黑羽!妳幹嘛突然親上來啊!」
  「冷靜點。在十六夜同學來之前我就跟你說過了吧?『從今以後你每天都得和我跟雙葉接吻』呀?」
  「啊……」
  對喔。
  雙葉和黑羽擁有淫魔體質。
  而這種體質最麻煩的地方,就是如果不定期吸取他人的精氣,情緒就會失控。
  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我先前才會在保健室遭到雙葉襲擊。
  
  『我們不僅有淫魔體質,而且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失控,為了以防萬一,要定期和你接吻。』
  
  於是今天早上黑羽便這麼對我說道。
  「可是妳也太突然了吧……!」
  「呵呵,我也是沒辦法的啊,趁十六夜同學不在,現在正是個好機會嘛。我只有吸取一點能量而已,你應該不至於產生太大的變化吧。」
  「這麼說是沒錯啦……」
  被奪走精氣的人,精神上會短暫地陷入異常。
  具體而言,跟黑羽接吻會情緒低落,而跟雙葉接吻則會變得亢奮。
  所以……情況相當棘手。
  為了避免這對雙胞胎失控,我必須每天跟她們接吻才行。
  根據不同情況,我的情緒很可能變得不太穩定。
  而且從今天起,十六夜將暫時住在我家。
  要每天瞞著她與雙胞胎接吻,實在是相當困難的任務……
  「嗯?」
  這時候,我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瞧了瞧螢幕,一件訊息傳了進來。
  寄件人是十六夜小夜。
  難道她們在樓上遇上什麼麻煩了嗎?
  我一邊感到奇怪,一邊打開了畫面。
  
  『謝謝你讓我住在你家裡。我還有一件事想拜託你……希望你不要把我的祕密告訴神樂坂姊妹。』
  
  「啊……」
  對喔。
  十六夜小夜也有祕密。
  
  雖然她看起來總是氣定神閒,又愛擺出高傲的態度,但事實上是個令人難以置信的超級冒失娘。
  
  ──天然呆。
  也許根本可以這樣稱呼她。
  誤把內褲當成手帕塞進口袋裡,要買咖啡卻買成紅豆湯……她三不五時就會做出這種令人啼笑皆非的蠢事。
  平時冷酷的她竟然有這一面,反而讓我覺得格外可愛,不過本人可不這麼想。
  她寧死都不願意讓其他人發現這個祕密。
  當然,我非常樂意為她保守祕密。
  不過這麼一來,為了不讓雙葉與黑羽發現她的祕密,我必須時時替她掩飾……另一方面,我也不能讓十六夜察覺雙胞胎姊妹的淫魔體質……嗚啊啊啊啊這是什麼複雜的狀況啊……!
  「小春?你還好嗎?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
  「呃,我沒事?什麼事也沒有喔……啊哈哈哈……」
  我只好擺出客套的笑容蒙混過去,默默為接下來懷抱兩個祕密的生活深感不安。

第二話
  
  
  「……晚安,春。」
  我在做夢。
  在恍惚的意識中,我這麼告訴自己。
  因為這是現實不可能會發生的事。
  出現在我眼前的這個人,是神樂坂雙葉。
  儘管因為意識恍惚而視野朦朧,但我知道是她。
  她悄悄地趨近睡夢中的我,並把朱唇貼上了我的嘴唇。
  啾啾。發出了細微的液體潤澤聲。
  鼻間傳來女孩子特有的甜香。
  以及唇瓣溫潤柔軟的觸感。
  
  「……春。」
  
  雙葉輕喚我的名字後,又再度把雙唇貼了上來──
  
    ◇◆◇◆◇
  
  「早,春兔。」
  隔天早上。
  指針才剛過六點,我走進到盥洗室,見到十六夜已經換好一身制服站在裡面。
  「你還好吧?臉色怎麼這麼差?」
  「啊啊,其實昨天睡得不太好。」
  我勉強忍下呵欠,向她說道。
  唉,我怎麼可能睡得著啊。和喜歡的女孩子同住在一個屋簷下,更何況十六夜的房間就在我隔壁。
  結果我整夜忐忑不安,一直到非常晚的時間,才稍稍感覺到一絲睡意。
  而且我還做了那樣的夢。
  我居然夢到我和雙葉接吻。可惡,現在我的心臟還噗通噗通劇烈地跳個不停呢。我怎麼會做那樣的夢呢?
  八成是因為前天跟她約會的關係吧。
  「呵呵,充足的睡眠很重要喔。我昨晚睡得很好,今天早上起床後覺得神清氣爽。這陣子我一直覺得身體很疲憊,搬進來之後不可思議地感到通體舒暢呢。」
  「喔,那真是太好了。不過現在才六點耶,妳平常都這麼早起床嗎?」
  「倒也不是。只是今天輪到我煮飯,但我不太會做菜,所以我想會多花上一點時間。不過你還要來幫我,這樣真的好嗎?」
  「別那麼客氣。畢竟我是第二美術社社員嘛,偶爾幫社長一點小忙也是應該的。」
  我說完後,用冷水洗了洗臉,趕走現在才猛然湧現的睡意。
  今天是由十六夜負責料理。
  這是昨天和雙葉她們一起吃晚餐的時候決定的。吃完飯之後,我便傳了訊息給十六夜,自告奮勇要幫她忙。
  這麼做只有一個目的。
  那就是藉由跟她一起做菜而與她有進一步發展……並不是這樣。
  我是為了在她做菜途中不慎暴露冒失的一面時,能及時幫她掩飾。
  「真是的,你太愛操心了啦。雖然我的確比一般人稍微迷糊了一點──」
  「一點?」
  「你不要用那麼驚訝的眼神看我啦!」
  「啊,抱歉抱歉。不過妳也趕緊洗把臉,讓自己清醒一點吧。」
  「嗯,說得也是。我看看喔,洗面乳在哪……啊,是這個吧。」
  「……呃,十六夜。」
  「嗯,幹嘛?你又想說什麼了……咦?好奇怪喔,這個洗面乳怎麼搓不出泡泡──」
  「因為那是牙膏啊。」
  咿──!?臉上塗滿了牙膏的十六夜,發出了相當可愛的哀嚎。
  ……不妙。
  這傢伙實在是太可愛了。
  看來我們第二美術社社長,依然不改其天然的本色呢。
  「別、別誤會!我是故意這麼做的!」
  「故意這樣幹嘛啊?」
  「我故意用牙膏洗臉,好讓腦袋清醒一點!」
  「說得也是呢。」
  那條牙膏是薄荷口味,洗起來特別清涼呢。
  「嗚嗚……春兔還是這麼壞心!你故意不早點告訴我,存心要看我出糗的樣子吧!」
  「別這麼生氣嘛。不過這樣妳就知道了吧?還是有我幫妳忙比較好。」
  我一邊安撫十六夜,一邊和她一起走向廚房。
  打開冰箱,映入眼簾的是培根和好幾個即將過期的蛋。
  好,今天的早餐就是培根蛋吐司啦!愈簡單的料理愈好,這樣就不至於發生什麼意外了吧。
  「春兔,我可以穿這件圍裙嗎?」
  「可以呀。」
  「圖案這麼可愛……該不會是你的吧?」
  「不是啦,那是雙葉的。別看她平常那副打扮,私底下她的品味可是很少女的喔。比起那個,我們快開始準備早餐吧。妳會打蛋吧?」
  「哼,你把我當笨蛋嗎?打個蛋有什麼難的!」
  十六夜一臉不悅地說道。
  要是我繼續調侃她,她恐怕會拿起雞蛋砸我吧。
  「我是開玩笑的啦~」我很識相地立刻向她道歉。
  啊啊,多麼和樂的早晨哪。
  能像這樣和十六夜兩個人自在地交談,就讓我心滿意足了。這是往常的我難以想像的美好時光啊。
  「對了,十六夜──」
  「嗯?怎麼了?……該不會我又不小心做錯了什麼吧?難道我圍裙穿反了嗎……」
  「不是啦不是啦,只是有件事,我從昨天就一直很想問妳──」
  我繼續用菜刀切著培根,裝作若無其事地開口問道:
  「──妳為什麼會離家出走啊?」
  「呃……那、那是很私人的問題……」
  「妳總不能一直住在這裡吧?妳的父母也會擔心妳呀?」
  「這個……倒是不用擔心。因為我並沒有和父母住在一起。」
  「咦,這樣啊?」
  這麼說來,儘管我和十六夜同班又同社團,卻從來沒有聽她提起過家人的事。
  「莫非妳和家人的感情不好?」
  「不是這樣的。我的父母住在鄉下,我是為了就讀天崎學園才搬到這裡的。」
  「妳一個人住啊……不對,如果妳一個人生活,就不會用『離家出走』這種字眼了吧?」
  「嗯,我有個室友……算是親戚的一個大姊姊。」
  「是喔──那妳跟她吵架了嗎?」
  「……也沒有,並不是這個原因。我是在自主判斷下離家出走的,這麼做也是為了我自己好。」
  「…………」
  ──這麼做也是為了我自己好。
  雖然有些掛心,但現在我也不便再追問下去了。
  先前十六夜也說了,這是她私人的問題。
  「不過,妳竟然為了上學而離開故鄉,搬來這裡。妳就這麼渴望進入天崎學園啊?」
  「也不是啦,只不過我一直很希望能自己一個人生活,獨自生活一定可以讓自己在各方面都有所成長。雖然實際上還是有監護人同住啦,不過我現在真的很慶幸自己能就讀天崎學園喔!」
  「是喔──為什麼啊?」
  「這……」
  不知道為什麼,十六夜突然沉默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她才紅著一張臉,開口說道……
  
  「……這還用說嗎,因為我認識了春兔呀。」
  
  「嗄?」
  「因、因為啊!我真的很高興能認識春兔嘛!我中學時期幾乎沒有什麼朋友……所以能、能交到你這個朋友……真的很開心喔……!」
  「是、是這樣啊!」
  那太好了呢!──我試圖用客套的話蒙混過去,卻有些力不從心。
  「……嗯,能認識春兔真的是太好了!真的很感謝神的安排呢!」
  十六夜臉上泛起了喜悅的紅暈。
  聽到喜歡的女孩子對自己說出這種話,我的內心不小鹿亂撞才奇怪吧。
  更何況,此刻就只有我和十六夜兩人單獨身在廚房裡──
  
  「……喂,一大早的,你們兩個在含情脈脈地對視個什麼勁啊!」
  
  廚房裡突然響起了一道充滿不悅的嗓音。
  回頭一看,只見穿著制服的辣妹──雙葉站在那裡。
  「早、早啊,雙葉。」
  「『早』個頭啦!喂,春,為什麼是你在下廚?今天不是由她負責料理嗎?」
  「沒辦法呀,她才剛住進來,還不習慣這裡的廚房嘛。」
  由於不能讓十六夜的祕密曝光,我只好隨口編了個理由。
  實際上,十六夜的確也是第一次進來這個廚房。
  所以這個理由想必雙葉應該也能接受吧……
  「……明明我剛來的時候,你都沒有幫忙……」
  「…………」
  ……咦?
  難道是我聽錯了嗎?
  雙葉的語氣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咦,神樂坂妹妹,妳是不是發燒了?妳的臉為什麼這麼紅?」
  「──!」
  聽到十六夜這麼說,我才注意到。
  雙葉的確漲紅著一張臉,不僅如此,甚至連雙眼也溼潤發紅──該不會是淫魔體質發作了吧?
  昨天晚上我雖然和黑羽接吻了,但由於十六夜在,始終找不到適當的時機,所以一直到最後,我都沒有和雙葉接吻。
  難道是因為這樣,她的情緒即將要失控了嗎……!
  「抱歉,十六夜!雙葉看起來不太舒服,我帶她到房間裡休息!」
  「咦?春、春兔?」
  我顧不得還一頭霧水的十六夜,急忙拉起雙葉的手便往二樓走。
  平時要是我這麼蠻橫地拉她的手,雙葉應該會立刻甩開我才對,然而今天她卻反常地沒有出聲抗議。
  她反而輕輕地回握住我的手。
  「──哥哥。」
  「呃,雙葉……嗚!?」
  就在我們走進雙葉的房間,砰咚地關上房門那瞬間。
  啾──
  雙葉立刻緊緊抱住我,並將嘴唇貼了上來。
  同時,難以言喻的某種東西進入了我的身體。
  這種感覺只有我能明白。
  ──能量給予。
  雙葉能把自己體內過度增加的精氣分給我。
  不過,沒想到她會這麼急著與我接吻。
  看來她現在情緒已經瀕臨失控的邊緣了吧……不對,等等。
  剛剛她似乎是叫我『哥哥』。
  
  「……你好狡猾。」
  
  啾。
  和我接吻後,雙葉緩緩離開我的嘴唇,輕聲地說道。
  「雙、雙葉?妳怎麼了?」
  「怎麼了……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妳說話的方式突然變得跟小時候一樣……」
  我這麼說著,才突然想到。
  這會不會是因為雙葉情緒失控的緣故?雖然她外表打扮得像個辣妹,但內心依然是個溫室裡的大小姐。小時候她都像剛才一樣,說話十分溫和有禮。
  不過,這又是為什麼呢?
  之前她體質發作、情緒失控的時候,說話的方式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呀──
  
  『…………太遲了,哥哥。』
  
  「…………」
  我想起來了。
  星期六晚上。
  我和她兩個人在賓館裡,雙葉用兒時的口吻對我這麼說道。
  她終於向我吐露真心話。
  在我面前脫下辣妹的面具,以原本的姿態面對我。
  難道說……那就是原因嗎?
  之前雙葉一直佯裝成辣妹,即便情緒失控時也未曾改變。
  然而──星期六發生那樣的事,在她心裡產生了某種變化?
  也因為這個緣故,所以變成現在這樣──
  「……好狡猾。」
  雙葉的手纏上我的脖子,賭氣似地在我耳邊喃喃說道。
  「你只對她好,太狡猾了。」
  「咦……」
  「為什麼哥哥要幫十六夜同學一起做飯呢?」
  「哎,我剛剛不是說過了嗎,她才剛來我們家……」
  「我和黑羽剛來的時候,你也沒有幫我們呀?」
  「這……」
  她說得沒錯。
  雙葉和黑羽在我家下廚的時候,我並沒有特地幫忙她們。
  我們小時候曾經一起生活,所以我十分清楚她們兩人很會做飯。
  我只是簡單地向她們說明廚房的擺設,並沒有像今天一樣跟她們一起下廚。
  「妳在鬧脾氣啊?」
  「這……這是當然的呀。看到哥哥和十六夜同學一起下廚,我就覺得無法冷靜,連胸口都痛起來了……」
  「雙葉……」
  看來她確實是情緒失控了吧。
  才會這麼坦率地向我吐露心聲。
  說起來,雙葉從以前就是個很愛撒嬌的孩子。剛剛看見我在廚房裡幫十六夜的忙,心裡感到有些吃味了吧。
  不過,問題是她發作的情況還沒有平復下來。
  剛才的接吻似乎太蜻蜓點水了些。
  要是不繼續和她接吻,恐怕她的情緒會持續失控吧──
  
  「春兔?」
  
  這時候突然響起了敲門聲,我的心臟嚇得差點跳出來。
  門外傳來了十六夜的聲音。
  她似乎有點擔心,於是跟著上樓了。
  「沒事吧?」
  「啊、是啊,沒有什麼大──唔嗯!?」
  就在我試圖向十六夜解釋的時候,雙葉突然又將雙唇貼了過來。
  「──?發生什麼事了?我好像聽見奇怪的聲音……」
  「沒、沒事……嗯……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極力想拼湊出語句,但雙葉似乎不肯讓我和十六夜交談似的,不斷地用發出啾啾水聲的吻打斷我。
  (別、別這樣,雙葉!)
  我好不容易讓我倆的雙唇分開,並試圖壓低聲音制止她。
  (為什麼?)
  (現在十六夜就站在外面!要是她發現我們兩個接吻……!)
  (你這麼討厭被她發現我們兩個在接吻嗎?)
  (這、這不是討不討厭的問題吧……唔嗯!?)
  雙葉將我的身體壓抵在房門上,把十六夜擋在門外,拚命地吻著我。
  暴烈狂亂,卻全心投入,情感豐沛的吻。
  熱情、溫柔、潤澤的雙唇。
  我一觸碰到她溫熱的身體,心臟就更趨急遽地跳動……
  (嗯……呼哈……唔……哥哥……)
  我們究竟接吻了多少次呢……
  就在我們稍微分開嘴唇,終於得以喘口氣時,雙葉的身體瞬間失去了力氣。
  (雙、雙葉?)
  我擔心地出聲詢問,但她卻沒有任何回音。
  只聽到陣陣輕柔的鼻息。
  ……對了,先前她在保健室發作時也是這個樣子。當時是黑羽和她接吻,而她在能量給予後,便像現在這樣陷入了睡夢中。
  難道她在發作完後,就會突然疲倦得想睡覺嗎?
  實在搞不懂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春兔?還好吧?你剛剛怎麼都不回應,我很擔心哪!」
  我將雙葉抱到床上後才打開房門,十六夜立刻心急地向我確認狀況。
  不過,現在不是擔心這些的時候。
  「神樂坂妹妹還好嗎?」
  「不用擔心,她只是有點不舒服,現在已經睡著了。不好意思,十六夜,妳自己先回廚房繼續做早餐,好嗎?」
  「咦,為什麼?」
  「我要去叫黑羽起床。那傢伙很難叫得醒,平常都是由我去叫她的。」
  「這樣啊。嗯。你不用擔心廚房的事。只是培根蛋吐司這種程度的料理,我一個人就可以做給你看!」
  十六夜自信滿滿地說道。
  ──真是可愛呀。
  穿著圍裙的十六夜實在是太可愛了,害我忍不住想緊緊抱住她奮力親吻──我動用了所有理智制止自己。我站在原地看著十六夜走下一樓的階梯後,敲了敲黑羽的房門。
  接受了雙葉的能量給予後,我的情緒異常高昂。
  現在我的狀況可不太妙。
  光是看十六夜一眼,我就渴望緊緊地抱住她。
  「喔,早啊,小春。怎麼了……嗯嗯!?」
  穿著性感睡衣的黑羽一打開房門,我便迫不及待奪走她的吻。
  由於太過突然,她驚慌地揮舞雙手掙扎。
  然而我卻不打算停止。
  我貪婪地侵占著她的雙唇,緊緊地抱著她的身軀。而她豐滿的雙峰緊貼在我的胸口,讓我的身體又變得更加灼熱。
  「呼……呀……啊……小、小、小春!?」
  「──抱歉,黑羽。」
  雖然嘴巴上道著歉,我還是將她的身體推倒在房間裡的床上。
  對青梅竹馬做出這種事,我的心裡也充滿罪惡感──但我已經無法克制自己了。
  我的身體已經因為雙葉的能量給予而精氣滿溢了。
  情緒也異常高昂。
  要是這樣的狀態持續下去,我恐怕會去襲擊十六夜或沉睡的雙葉。
  為了解除我的狀況──
  「……原來如此。雖然我不曉得剛剛發生什麼事了,但你希望我用能量吸取奪走你身上多餘的精氣吧?」
  儘管黑羽被我壓制在身體下方,仍冷靜且準確地判斷出我的意圖。
  由於她被我粗暴地推倒在床,睡衣被翻得掀起,露出了豐滿的胸部與深邃的乳溝。看著青梅竹馬性感挑逗的模樣,讓我的心跳再度加速。
  「可以喔。我會接納你的全部,讓你盡情發洩的。不過,我有個小小的要求。要是你像剛剛一樣那麼粗暴,會嚇壞我的──」
  ──請你溫柔地對待我。
  聽了黑羽甜膩的呢喃,我再度吻上了她的雙唇。
  我已經無法停止了。

 


《學年第一的千金大小姐在1年內成績大幅下滑變成辣妹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