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使  

動漫節將近,作為強作上市的前奏,當然得來個試閱連發囉!

明天也會有精彩試閱,至於是哪本書就讓小編暫時保密 ,千萬別錯過囉~ 

 

今天要為大家奉上的試閱,是《精靈使的劍舞》系列首次短篇集‧精靈舞踏祭

在本篇進入較為嚴肅的主線,大戰一觸即發時,這種學院時期的歡樂故事顯得格外令人懷念呢~

小編特別選出以劍精靈愛思特為主角的篇章,希望各位看得開心。

 

 


 

愛思特當看護

 

  「……嗚、嗯……咳咳、咳咳……」

  這一天,在床鋪上醒來的神人,發現自己的身子變得和鉛塊一樣重。

  ──不過,這並非像平常那樣,是被愛思特跨坐在身上的關係。

  這是因為全身上下的沉重感非比尋常,讓他沒有力氣起身。

  他感覺喉嚨一癢,隨即連咳了好一陣子,似乎也發燒了。

  「……怎麼搞的?」

  這是在完成礦山都市任務後第三天的早上。神人一行人在菲雅娜的協助下打倒了吉歐‧因札奇,並順利鞏固戰略級軍用精靈的封印,返抵學院。

  在抵達學院的當下,神人並沒有出現任何異狀──

  ……但看來他似乎是感冒了。

  

      ◇

  

  「……染上感冒的精靈使,說實在還滿罕見的呢。」

  端了臉盆和毛巾過來的克蕾兒有些傻眼地說道。

  「我也嚇了一跳啊。畢竟我幾乎沒感冒過……咳咳、咳咳。」

  神人邊咳嗽邊回答道。

  能在體內提煉神威的精靈使,一般來說是不會染上常見疾病的。說到真的染病上身的例子,大概也是因為體力消耗過度,或是吃了不衛生的食物而導致。

  「不過,你這次好像真的稍微有些逞強了。」

  克蕾兒擰著泡過水的毛巾,這麼輕聲說道。

  「大概是因為你還沒適應要怎麼使用愛思特的關係吧。」

  「……搞不好喔。」

  神人說著,望向倚在牆邊的長劍──〈護界神‧愛思特〉。

  在與吉歐‧因札奇一戰之中,神人將愛思特的力量施展到極限。而他也因此耗盡神威,或許也導致了身體免疫力的下降。

  而愛思特本人似乎也消耗了不少力量,在事件落幕後就一直維持著長劍的姿態。

  「哎,你這下也只能好好休養了。就算是精靈魔術,也拿這種疾病沒轍呢。」

  「也……是啊……」

  雖然姑且找了菲雅娜診療一番,但就算是擅長治癒魔術的她,對於尋常感冒也束手無策的樣子。所謂的治癒魔術,其實就是借用聖屬性精靈的力量,提升本人的自癒能力罷了。雖然在治療外傷方面相當有效,但若是遇上了病因不明的疾病,反而會有增長病原體、讓病情惡化的風險。

  克蕾兒冰涼的手掌輕輕地貼上了他的額頭。

  「……好燙喔……你會覺得冷嗎?」

  「嗯……」

  克蕾兒將濕毛巾敷在神人的額頭上,接著將皺掉的床單重新鋪平。

  她俐落的動作讓神人困惑地歪著脖子。

  「總覺得妳挺有一套的嘛。我還以為貴族家的大小姐不太會做這種事呢。」

  「因為姊姊體弱多病,所以我從小就一直為她看病啦。聽說姊姊有著會引來壞東西的體質……」

  「這樣啊……」

  也許是想起了過往的回憶,只見克蕾兒的眼裡蒙上了一層陰影。

  ──不過,那也只閃過了短短的一瞬間,她很快就變回平時的模樣。

  「哼、哼,本小姐可是特地來照料你了,你可要快點從這點兒小感冒恢復過來呀。」

  「……是啊,畢竟選拔〈精靈劍舞祭〉隊伍的對抗賽還在等著我們呢。」

  「沒錯,你可是隊伍裡面的重要戰力呀……史卡雷特!」

  克蕾兒彈了一下手指,召喚出纏繞著火焰的火貓精靈。

  「我接下來要去上課,你就幫忙溫暖神人的身子吧。」

  「喵──

  火貓精靈可愛地叫了一聲後,隨即跳上床鋪,鑽到神人的懷裡窩成一團。

  「……喔喔,這還真暖和。」

  「我會幫你為今天的課程作筆記,所以要好好睡覺呀。」

  克蕾兒「砰」地拍了一下床單,接著便離開房間。

  

      ◇

  

  ……在神人進入夢鄉的幾分鐘後。

  原本倚在牆邊的長劍忽然發出光芒,消散於虛空之中。

  緊接著現身的,是有著一頭閃耀銀髮的美少女。

  她有著一雙神秘感十足的紫色眸子,肌膚宛如鮮奶般雪白。那纏繞著少許燐光的身影,就如冰雪妖精般惹人愛憐。

  她便是〈殲魔聖劍〉──護界神‧愛思特,同時也是神人的契約精靈。

  她從耗盡力氣的狀態中恢復,總算能在人界顯現身形。

  「……嗯、神……人,您在哪裡?」

  睡眼惺忪的愛思特在房間裡四處張望。

  ……她以全身上下只穿著過膝襪的打扮,走到了神人就寢的床鋪旁邊。

  「……神人,您是在放假嗎?」

  正當她要像平時一樣,裸著身子鑽進被窩裡頭的時候──

  史卡雷特突然從床單裡探出了頭來。

  「……火貓精靈?」

  「喵──?」

  「火貓精靈,你也是來一起睡覺的嗎?」

  「喵──……喵、喵──喵──!」

  史卡雷特搖搖頭,用肢體動作比劃了一番。火貓精靈雖然不會說人語,但高階的精靈們能對彼此傳遞粗略的意念。

  「神人感冒了……?」

  「喵──」

  史卡雷特用力點了點頭。

  「神人……」

  愛思特伸出了手,抵著看起來睡得難受的神人額頭。

  「……唔,嗯……愛思特?」

  這時,神人微微睜開了雙眼。

  「……妳醒來了啊?」

  「神人,有我什麼能為您做的事嗎?」

  「啊、嗯……我想想……咳、咳……那妳就去找藥學科的學生,幫我帶點滋養補氣的藥品回來吧。」

  「您是說……藥品嗎?」

  「嗯。雖然精靈魔術起不了作用,但若是吃些藥草師配的藥,說不定就……咳咳。」

  藥學科位於艾雷西亞精靈學院的另一處大樓。

  若神人不在身邊的話,愛思特沒辦法維持人形離開太遠,但這點距離應該還難不倒她。

  「──我明白了。我是您的劍,一切如您所願。」

  愛思特面無表情地點點頭,隨即走出了房間。

  

      ◇

  

  ──如此這般。

  愛思特離開了烏鴉班的宿舍,前往位於廣闊校地之中的藥學科大樓。

  雖然艾雷西亞學院素有「精靈使培育校」之稱,但學生的出路也是五花八門。即使從學院畢業,能當上精靈騎士的學生也僅有鳳毛麟角。而這座藥學大樓,便是憑藉精靈理論作為基礎,調製靈藥的場所。

  就在愛思特踏入藥學大樓之後──

  「欸,快看,是那個男性精靈使帶在身邊的劍精靈小姐喔。」

  「哇啊──!好可愛

  附近的學生們立刻把她團團包圍了起來。如今的愛思特被視為「夜之魔王的契約精靈」,並成了如同學院吉祥物般的存在,很受學生歡迎。

  「精靈小姐,吃吃我做的餅乾吧。這是我在實習課做的喔。」

  「啊,真狡猾。我也分妳一些菠羅麵包的邊邊,吃吧吃吧。」

  「我沒有理由拒絕。」

  愛思特接過這些點心,隨即張嘴吃得津津有味。

  她的吃相,令這些喜歡可愛事物的女生們愈來愈來勁。

  「……好、好可愛喔」「乾脆把她帶回去吧!」「好!」

  「啊、妳們要做什麼──」

  就在險些被打包帶走的愛思特出聲的同時──

  「妳們幾個,在這裡做什麼呢!」

  一道凜然的說話聲響徹四下。

  隨之現身的,是身穿風王騎士團盔甲、綁著馬尾的少女──艾莉絲。

  「啊,騎士團長,妳怎麼會在這裡?」

  女生們自愛思特身上將手抽開。

  「我是為了住院的拉卡和蕾西雅,過來討些能增強體力的藥品。」

  艾莉絲說著,將視線投向了愛思特。

  「妳是風早神人的劍精靈吧?來這裡做什麼?」

  「是的。我是為了感冒的神人來取藥的。」

  「什麼?他感冒了?」

  愛思特向皺起眉頭的艾莉絲說明了前因後果。

  「……原來如此,所以妳才過來拿藥啊。真是了不起啊。」

  艾莉絲交抱雙臂,很是感動。

  「嗯──要感冒藥嗎……」

  女生們像是感到有些為難似地抵著下巴。

  「沒有藥嗎?」

  「我們是可以教妳對感冒具有良效的藥膳粥食譜啦。不過──」

  「要用到的藥材剛好用完了呢。」

  女生們聳肩說道。

  「唔,不能想想辦法嗎?」

  艾莉絲插嘴說道。

  「要用到的藥草,只要去〈精靈之森〉就能採集到了。」

  一名女生撕下筆記本的一角,畫上簡易的素描後遞給了愛思特。

  「喏,就是這種藥草喔。它的外型挺特別的,我想只要看到就認得出來了。我也把藥膳粥的食譜寫在上面了,應該很簡單就能熬出來囉。」

  「謝謝妳。」

  愛思特低垂著頭道謝。

  「一個人去不要緊嗎?不妨讓我陪妳去吧?」

  「我常常去〈精靈之森〉散步,不會有事的。」

  愛思特搖搖頭後,就這麼拿著筆記,朝著精靈之森出發了。

  

      ◇

  

  與此同時──

  「今天早上還真是個適合散步的好天氣呢,卡蘿。」

  「是呀,大小姐──」

  在受到和煦晨光照耀的中庭裡,琳絲蕾‧勞倫弗洛斯特正蹓著契約精靈〈芬里爾〉散步。

  現在的芬里爾並不是戰鬥時的巨大魔狼外型,而是嬌小且毛茸茸的散步型態,看起來就像隻小狗。

  「汪、汪!」

  素來比史卡雷特來得沉著穩重的芬里爾這時正開心地來回跑跳。學院的中庭鄰近精靈之森,對於精靈來說是相當愜意的場所。

  「話說回來,不曉得大小姐是否有聽說──」

  這時,卡蘿停下腳步說道。

  「怎麼了呢?」

  「神人少爺似乎患了感冒,正在床鋪上睡得深沉呢。」

  「他感冒了?」

  琳絲蕾眉頭一皺。

  「精靈使居然會患上感冒,這還真是稀奇。」

  「畢竟他才剛結束礦山都市的任務,應該是相當疲憊了吧。我聽說他今天也請病假不去上課了。」

  「這麼說來,克蕾兒應該正在照料他吧。」

  「似乎是這麼回事呢。啊,不過現在這個時間,克蕾兒大小姐應該正在上課,所以神人少爺大概是一個人待著──」

  卡蘿看著手邊的筆記這麼報告。

  不知為何,這個女僕對學院裡的大小消息瞭若指掌。

  「……哎呀,他不要緊嗎?」

  「大小姐,您在擔心神人少爺的身體狀況呢。呵呵。」

  「才、才沒有這回事呢!本、本小姐不過是……」

  琳絲蕾滿臉通紅地否定著。

  這時,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說到感冒,勞倫弗洛斯特家有著代代相傳的傳統民俗療法呢。」

  「您說……民俗療法嗎?」

  「是呀。是女僕長娜塔莉雅以前告訴我的。我記得是……」

  就在琳絲蕾按著額頭,要憶起療法內容的時候──

  「汪、汪!」

  芬里爾突然對著森林的方向吠了幾聲。

  「芬里爾,你怎麼啦?」

  琳絲蕾皺起眉頭,朝著冰狼喊叫的方向望去,隨即看到了一個眼熟的背影。

  那人似乎正要走進〈精靈之森〉裡頭。

  「那是風早神人身邊的劍精靈小姐對吧?」

  「她一個人在那裡做什麼呢?」

  「〈精靈之森〉裡充斥著危險的野獸和精靈,我去提醒她一聲吧。」

  琳絲蕾慌慌張張地追上了眼看就要走入森林的愛思特。

  「請等一下,劍精靈小姐,妳要去哪裡呢?」

  「……?」

  愛思特停下腳步,回過身子看了過來。

  「啊,是發點心的人──」

  「我不是發點心的人,本小姐名為琳絲蕾‧勞倫弗洛斯特呢!」

  琳絲蕾不太高興地說道。

  由於她平常總是會把多做的點心贈送給精靈,學院的精靈們都將她視為「發點心的人」。

  「妳去〈精靈之森〉有什麼事嗎?」

  「我需要一些生長在森林的藥草。」

  愛思特從制服口袋中取出紙條,交代了此行的來龍去脈。

  「……原來如此。為了治好神人同學的感冒,所以才有必要去採集藥草呢。」

  聽完梗概的琳絲蕾用力點了點頭。

  「劍精靈小姐,本小姐也來助妳一臂之力吧。」

  「真的嗎?」

  「是呀。為僕人解決煩惱,本來就是作主子的本分嘛。」

  「呵呵,大小姐,您不妨就直說自己擔心神人少爺吧。」

  「才、才沒有呢!本小姐才不擔心他!」

  琳絲蕾對著卡蘿的背部砰砰砰地擂著粉拳。

  「謝謝妳,發點心的人──」

  依舊面無表情的愛思特,深深地低頭道謝。

  

      ◇

  

  「……呼,月影草摘這麼多應該夠用了吧。」

  「再來只剩下霧雨草、養命草和苦難果了呢,大小姐。」

  「汪!」

  踏入精靈之森的三人,循著紙條的說明採集起藥草。

  由於要用到的藥草,大部分都是精靈之森裡不算罕見的植物,眾人沒花太多心力就採集到了大半──但偏偏就是有一樣藥材讓她們遍尋不著。

  「……真傷腦筋呢。在這一帶居然找不到養命草。」

  「是這樣嗎?」

  「是呀。看來得往森林的更深處走──」

  「大小姐,這株植物和養命草長得很像呢。」

  卡蘿抓起了長在地上的一叢草。

  「卡蘿,那是普通的雜草啦……」

  就在琳絲蕾低聲呢喃的這一瞬間──

  「咦?……呀啊啊!」

  地面驀然隆起,卡蘿手掌下方的草根隨即向她纏了上來。

  「怎、怎麼回事!?呼啊啊!」

  「……!?

  咻咻咻咻──

  站在附近的愛思特和琳絲蕾,也在轉瞬間被綁了起來。

  「……呀、啊……大小姐,請救救我~……」

  「……嗯……這個、無禮之徒、啊嗚……!」

  「……難道說,這株草打算脫掉過膝襪嗎!?

  「……汪?」

  芬里爾望著嬌喘連連的主人,看似不解地歪起了脖子。

  「我、我可不是在玩呀!快、快點來幫我……」

  「汪!」

  芬里爾回應琳絲蕾的呼喚,用牙齒撕裂怪草的根。

  然而,草根即使被扯斷也會迅速再生,把一行人纏得更緊了。若是要用寒氣凍結的話,被草根纏住的卡蘿恐怕也會遭受波及吧。

  「……~嗚!那、那裡、不行……!」

  就在這個時候,森林深處的草叢「唰唰」地抖動了幾下。

  「唔,妳們幾個,來這種地方有何貴幹?」

  「妳、妳是!?

  琳絲蕾驀然一驚。

  自森林深處現身的,是握著一根長木杖的金髮少女。

  「灰熊班的荷林‧夏蕾亞同學?」

  「唔,妳是烏鴉班的發點心的人啊──」

  少女舉起木杖,口中輕唸了幾句咒文。

  下一秒草根便紛紛鬆開,發出咻咻聲響縮回了地面。

  「得、得救了呢……」

  重獲自由的琳絲蕾等人安心地嘆了口氣。

  「這裡有不少偽裝成植物的魔物,要小心啊。」

  握著木杖的少女踱步走了過來。

  她是灰熊班的夏蕾亞。沒住在宿舍,而是在森林裡定居的她,在學院裡也是個相當知名的怪人。她同時也是率領著校內排行第五的〈凱魯諾斯隊〉的優秀選手,是一名使役著強大獸群精靈的精靈使。

  「妳們在這裡做什麼?」

  「我在找這種藥草。」

  愛思特取出了便條給她看。

  少女端詳了一會兒後,先是沉吟一聲──

  「這種藥草的話,我這裡有庫存。」

  「真的嗎?」琳絲蕾問道。

  「唔嗯,來我的帳篷一趟吧。」

  愛思特一行三人就在少女的帶領下,來到了她居住的帳篷。

  這座小巧的帳篷以獸皮製成,裡頭冒著氣味奇特的煙,也有為數眾多的壺罐,裡頭裝滿了奇形怪狀的香菇和藥草。

  「夏蕾亞同學,妳為什麼會住在森林裡面呢?」

  「德魯伊是與自然共存的精靈使,待在森林裡更能感受到精靈們的氣息。」

  夏蕾亞從壺裡取出藥草,遞給了愛思特。

  「只要剁碎這種藥草摻進粥裡,區區感冒很快就能痊癒了。」

  「感謝妳,住森林的人。」

  愛思特面無表情地低頭致謝後,隨即小心翼翼地將接過的藥草裝進袋子裡。

  「這樣大小姐也可以放下心頭的大石了呢。」

  卡蘿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是呀。本小姐差不多得為下一堂課做準備了。我們就在這裡道別吧,劍精靈小姐。」

  「好的。謝謝妳,發點心的人。」

  「就說了,本小姐才不叫發點心的人呢!我們走吧,卡蘿──」

  「遵命,大小姐──」

  琳絲蕾腳步一轉,準備就此離開帳篷。

  這時,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事似地杵在當地。

  不知為何,她將視線挪到了夏蕾亞手中的木杖上頭。

  「……大小姐?」

  「我想起來了。勞倫弗洛斯特家祖傳的民俗療法是──」

  

      ◇

  

  取得了熬煮藥膳粥所需藥材的愛思特,接著來到了由學院管理的菜園。

  她從琳絲蕾那兒打聽到了勞倫弗洛斯特家治療感冒的民俗療法。而為了實踐那個療法,某種蔬菜是不可或缺的。

  「──看起來不虞匱乏呢。」

  愛思特踏入田地之中,面無表情地低喃。

  她鎖定的蔬菜,就是種滿了這片田的長蔥。

  「兩根左右應該就足夠了吧。」

  就在她彎下腰,正要拔起田裡的長蔥時──

  「等、等一下,妳想做什麼!?

  從某個方向傳來了驚惶的聲音。

  「……?」

  愛思特回頭一看,只見一名身穿儀式服的黑髮少女跑了過來。

  她是菲雅娜‧雷‧奧地西亞,身為前帝國第二公主的她,在不久前成了神人隊伍裡的新成員。她收到了學院的委託,要為這片田地獻上豐收的儀式神樂,而現在正在為儀式進行準備。

  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了愛思特身邊。

  「怎麼了嗎?」

  愛思特困惑地歪起了脖子。

  「這片菜園是學院管轄的,可不能擅自採收喔。」

  「不可以拔蔥嗎?」

  「不可以喔。得向這片土地的精靈請求許可才行。」

  菲雅娜搖搖頭,皺起了眉。

  「……是說,為什麼妳會需要蔥呀?」

  「這是為了治好神人的感冒。」

  「……什麼意思?」

  愛思特轉述了琳絲蕾所說的民俗療法的內容。

  「這樣啊,勞倫弗洛斯特地方的民俗療法嗎……我確實有聽說過呢。好像說那邊因為天寒地凍,所以衍生出許多獨具一格的健康療法呢──」

  菲雅娜看似為難地抬手抵顎。

  「我雖然也想為治療神人感冒一事出一份力,但這片田是屬於精靈的東西喔。要是偷偷拔蔥的話,可是會招致精靈的怒火喔。」

  所謂土地上的作物,其實是滋潤大地的精靈的所有物。若是沒有精靈的恩賜,作物就無法健康地生長。因此,在收穫作物之前,得先獻上取悅精靈的演舞,討其歡心才行。

  「我會獻上儀式演舞,並過問精靈能否分我一些蔥。我想,等搭好簡易的舞台後,大概在黃昏時分就能結束了──」

  「我等不了那麼久,畢竟神人現在也正飽受高燒之苦。」

  愛思特面無表情地搖搖頭。

  「我乃〈殲魔聖劍〉,沒有必要向土地精靈低聲下氣。」

  「啊,妳等一下──」

  菲雅娜還沒來得及攔阻,愛思特就將蔥拔了起來。

  就在那一瞬間,大地猛然一震,大量的沙塵隨之噴發出來。

  「……!?

  「咯咯咯────!」

  在揚起的濃濃沙塵之中,浮現出一道道詭異的影子。

  那是有著公雞外型的四隻精靈。

  ……是公雞的外型沒錯。不管怎麼看都是普通的公雞。牠們既沒有特別巨大的體型,也沒有長角或是多一顆頭。然而,牠們全身釋出的駭人震懾感,甚至遠在尋常的高階精靈之上。

  「那是……」

  「那是弱雞四天王……是支配這一帶的〈兇鳥精靈〉!」

  驚愕的菲雅娜顫聲說道。

  能完全化身為動物外型的精靈,絕大部分都是高階精靈,而這些兇鳥精靈也不例外。許多藝高膽大的學生們雖然都曾試圖偷菜,但卻無一例外地被牠們打得鎩羽而歸。

  根據謠傳,這是剛到學院赴任的〈黃昏魔女〉擅自偷出了即將廢棄的軍用精靈,並讓牠們擔任田地的守護者的樣子──

  雖然只是空穴來風的謠言,但聽起來卻莫名有說服力。

  「咯──!咯咯咯──!」

  兇鳥精靈們倒豎雞冠,像是在威嚇竊蔥小偷似地發出叫聲。

  「兇、兇鳥精靈大人,還請您們息怒!」

  菲雅娜雖然試圖求情,但顯然是毫無作用。

  「咯咯──!」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隨著一聲尖叫,四隻公雞朝著愛思特衝鋒。

  學院裡的絕大多數精靈,在面對身為最高階精靈的愛思特時,都會出於本能敬她三分。然而,眼前的這些公雞們卻沒表現出一丁點兒的敬意。

  「咯────!」

  「看來是想被做成雞肉抓飯呢。」

  愛思特面無表情地低喃後,輕輕地對著虛空伸手一探。

  瞬間,愛思特的周遭浮現出了無數長劍。

  「請乖乖把蔥交出來吧──」

  而〈殲魔聖劍〉和弱雞四天王就此展開了一場腥風血雨的死鬥。

  

      ◇

  

  「……愛思特去得還真久啊。」

  躺在床上的神人仰望著天花板喃喃說道。

  雖說學院裡面相當安全,但過了這麼久還沒回來,終究還是會讓人擔心。

  「史卡雷特,不好意思,可以幫我去探探狀況嗎?」

  「喵──?」

  就在史卡雷特從被窩裡探出頭的同時──

  「──我回來了,神人。」

  「愛思特……」

  看到愛思特的臉龐,神人隨即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妳還真慢,我可是很擔心妳……嗄?妳的制服是怎麼回事!?

  神人不禁睜大了眼睛。

  愛思特身上的制服變得破破爛爛,就連過膝襪也被勾出許多破洞。

  「……不可以看過膝襪。神人好色。」

  愛思特慌慌張張地遮起破了洞的過膝襪。

  「抱、抱歉……不過,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是的,我和強大的精靈進行了交戰。」

  「強大的精靈?」

  「請別在意。比起這件事,神人,請您好好躺著。」

  愛思特面無表情地低喃後,便退到了廚房裡頭。

  「……愛思特?」

  「我來煮藥膳粥,請您稍作等候。」

  「愛思特,妳會做菜啊?」

  「這是當然。畢竟我乃〈殲魔聖劍〉。」

  「不,我想殲魔和烹飪之間是沒有直接關連的吧……咳咳、咳咳……」

  「神人,請您乖乖躺好。」

  「……哦、嗯。我知道了……謝謝妳啊。」

  即使略感不安,神人還是再次躺回了床上。

  

      ◇

  

  ──過了幾分鐘後。

  「唔唔……嗯……」

  「……神人,您還好嗎?」

  愛思特以托盤端著粥,來到了為高燒所苦的神人身邊。

  「……愛思特。嗯、唔……」

  「我為了神人煮好了粥。」

  「咳咳、咳咳……幫大忙了,謝謝妳……」

  愛思特將粥放到了床邊的桌子上。

  就在神人要坐起身子的時候──

  「……」

  只見愛思特手裡拿著湯匙,正面無表情地凝視神人。

  「……愛思特。」

  「神人,請把嘴巴張開。」

  「咦?」

  神人為之一愣。

  「神人,請張開嘴巴說『啊──』。」

  「不、不用啦,我自己可以吃,可以把湯匙給我嗎?」

  「那是不行的。」

  「可、可是……」

  神人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愛思特的體貼教人開心──確實是讓人開心。

  不過要張嘴讓人餵食果然還是太難為情了。況且──

  噗咕噗咕、噗咕噗咕噗咕噗咕──

  粥正像是岩漿般沸騰個不停……要是吃進嘴裡,肯定會燙傷吧。

  「……」

  「……」

  兩人相望了數秒之後──

  「……就、就這樣吧。」

  神人終究還是投降了。

  他戰戰兢兢地張嘴,含住了湯匙。

  「好燙!」

  神人反射性地彈起身子。

  待在床上的史卡雷特嚇了一跳,匆忙逃開。

  「神人,請您別動,我會瞄不準的。」

  愛思特舀起一匙滾燙的粥,爬上了床跨坐在神人身上。

  「喂、我說……!」

  「神人,請快點將嘴巴張開!」

  「燙燙燙!」

  神人再次在床上跳了起來。

  「愛……愛思特……」

  神人拚了命擠出聲音。

  「……?」

  「我覺得……粥這種東西,應該要再涼一點……會比較好吃……」

  「……我明白了。」

  愛思特一副不甘願的樣子,將粥撤了下去。

  「唉……」

  神人安心地嘆了口氣,但這樣的時光並沒持續太久──

  咚。

  「……嗚!」

  這回是愛思特坐上神人的身子,並俯視著他。

  不只如此,她還開始脫起衣服。

  「妳、妳在幹什麼啦!?

  「我聽說感冒的時候,要用他人的肌膚體溫來幫忙取暖。」

  「是、是誰說的!……咕、我大概想得到是誰就是了!」

  那人八成是菲雅娜吧。

  (……那、那個公主大人喔!)

  「神人,請您乖乖別動──」

  愛思特沒停下脫衣的動作,面無表情地低語。

  裙子「唰」地落了下來,眼看就要變成全裸的姿態了。

  「……妳、妳會感冒的喔……」

  「精靈不會染上感冒一類的疾病。」

  愛思特靜靜地將臉湊了過來。

  「……?」

  這時,神人突然察覺一件事,皺起了眉。

  有某個棒狀的物體正被握在愛思特的手裡。

  ……是蔥。那是一根長得相當挺拔的長蔥。

  「為、為什麼要拿蔥?」

  「神人,請把屁股露出來。」

  愛思特維持著騎在神人身上的姿勢,將長蔥高高舉起。

  「……呃?為、為什麼啊!」

  ……實在是搞不懂。

  「我從琳絲蕾那兒聽來了。只要將這根蔬菜插進屁股的話,就能治療神人的感冒──」

  「那什麼聽了有病的民俗療法啊!一定有哪裡搞錯了!」

  「不可以逃,神人──」

  愛思特壓制了揮動著手腳掙扎的神人,揮舞起手中的長蔥。

  這時,就在企圖逃跑的神人面前──

  有某個東西「咚」地戳了下來。

  「……!」

  咚咚咚咚!

  只見化為實體的長劍一一落下,封住了神人的動作。

  「……」

  「神人,請把屁股露出來──」

  愛思特手握長蔥,面無表情地逼近。

  「住手啊……愛思特……別這麼做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人的慘叫聲,響徹了烏鴉班的宿舍。

  

      ◇

  

  ──到了午休時間,克蕾兒等人來到房間探病。

  「為、為什麼連妳們都跟來了呀!」

  「本、本小姐才、才沒有擔心神人同學的意思呢!」

  「身為騎士,為躺在病榻上之人探病,也是理所當然之舉。」

  「呵呵,不幫神人暖暖身子可不行呢。」

  在房門口不期而遇的四人一邊相互牽制,一邊開啟了房門。

  「……神人?」

  「……嗚、嗚嗚──」

  只見神人正躺在床上呻吟著。

  「欸,你沒事吧?……不過燒好像退了呢。」

  「明明都退燒了,為什麼看起來這麼難過呢?」

  「蔥……蔥……」

  「……蔥?」

  在場全員聽了,無不皺起眉頭面面相覷。

  不知為何,床上散放著斷成兩截的長蔥,以及變回劍形的愛思特。

 


 

《精靈使的劍舞 精靈舞踏祭》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