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俠  

經過好幾個日夜的奮鬥,小編終於完成任務……(倒下)

前、前前面的亮光好溫暖啊……(伸手)

小編就先走一──(還沒放這個禮拜的試閱文啊!!)

好的,因為想起還沒放新書試閱,所以小編又回來了(有氣無力)

本週的作品《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7》

為了防止玉龍的入侵,冬夜前往漢諾克王國。

沒想到,突然遭遇弗雷茲的大舉侵略。

面對超乎想像的水晶魔物軍團,西方同盟全員出動!!

 


 

  巴比倫已湊齊『庭園』、『工房』、『鍊金棟』、『整備庫』、『塔』和『城牆』六座。
  在『城牆』中工作的十五臺迷你機器人裡,有十臺移到『整備庫』幫洛賽塔及莫妮卡的忙。希望這樣可以減輕她們的負擔。
  城堡內有間衣帽間,專門用來收納薩那珂先生送來的試作品。我讓『城牆』的管理人麗歐拉與『塔』的管理人諾爾到那裡挑選自己喜歡的衣服穿。麗歐拉選了細條紋圖案的無袖連身裙,諾爾則是運動外套。為什麼會這麼選?既然兩人喜歡就算了……
  她們的事暫且不提,城下町的冒險者工會分部差不多要竣工了,我決定今天出門視察。
  工會的外觀幾乎已經完工,正在進行細部裝飾與內部裝潢。這棟建築又大又氣派,據說是因為這個分部所在的國家國王為冒險者出身,工會才會在設計上鼓足幹勁。
  我是無所謂啦,但應該不會有那麼多冒險者過來。這一帶沒有魔獸出沒,也不會出現盜賊團,委託大概都會是雜務類的工作。
  不過,從這裡前往雷古路斯或貝爾法斯特都能當日來回,也不會完全沒有討伐類委託吧。
  工會也已進入類似裝潢的細部作業,食人魔族的沙姆薩這回正在幫忙隔壁的酒吧部分。這邊的柱子才剛立起,還剩下很多需要力氣的工作。畢竟他的身形龐大,不適合幫忙裝潢。
  「咦?」
  我突然發現正在觀看酒吧建築的櫻,珊瑚與黑曜正輕飄飄地浮在她身旁。
  『哎呀~是主人。』
  「……國王陛下。」
  櫻尚未回復記憶。由於不能放著她不管,我暫且讓她以客人的身分滯留城內。
  她的性格跟感覺沉穩的外貌相反,似乎是積極的行動派,每天都會出門前往各處。她擅自到處亂晃也會讓我為難,我於是請她外出之際一定要跟我的某隻召喚獸同行。
  「妳在這裡做什麼?」
  『我們剛才在「銀月」用餐,正想回去時,這孩子突然停下腳步。』
  回答我問題的不是櫻,而是黑曜。
  「在『銀月』用餐,那錢呢?」
  『店長說可以記在主人的帳上。』
  喂,美夏小姐也很隨便呢……其他人吃飯該不會也都是記在我的帳上吧?
  「那麼,櫻做了什麼?」
  「那個……」
  櫻指的是正開開心心搬運木材的食人魔‧沙姆薩。他怎麼了嗎?
  「他是魔族……卻沒有人在意,很稀奇。」
  原來如此,是這麼回事啊。魔族跟人類毫無隔閡工作的畫面確實很罕見吧。一般來說,魔族都是遭人害怕、警戒的孤高存在。
  實際上,我也從未在本國以外之處看到魔族與人類彼此歡笑的景象。不過,倒是有看到魔族在酒吧一角獨自飲酒啦。
  「在這個國家裡,不會有人對魔族有差別待遇。如果是別國來的旅人,或許會提防他們沒錯啦。包含他在內,我們的騎士團有五位魔族。」
  「……這個國家很奇怪,以國王陛下為首的各方面都很奇怪,卻是個很棒的國家,國內的人民都在攜手合作、一同生活。」
  雖說她不是在稱讚我,卻讓我覺得很開心。
  因為是個小國,大家不得不互相幫忙也是箇中原因之一。
  之後,我帶著櫻遊覽設在國家東側的農業用地。植物女妖‧拉克榭仍一如往常地努力務農。她也是魔族。
  「這塊田裡種了什麼?」
  「是白蘿蔔跟蕪菁吧。差不多也可以採收了,做成醃菜很好吃唷~」
  說完,拉克榭露出微笑。醃菜似乎是逸仙特有的食物,在這個國家卻很普遍。由於國民多出自逸仙,國家氛圍無論如何都會往這個方向偏移。
  開拓出的實驗性質水田看起來也沒什麼問題,在春天來臨前我想拓展到某種規模。畢竟我也想吃好吃的米。
  接下來就是黃豆吧。可以做成味噌和納豆,豆腐或毛豆也不錯。等到春天,應該就可以開始種,我很期待。
  我們和拉克榭告別,踏上通往城堡的歸途。
  走了一陣子,我感覺到一股奇異的氣息,周遭只有我、櫻、珊瑚跟黑曜。
  『主人。』
  「我知道。」
  我打斷珊瑚,悄悄施展【盾牌】。下一秒,從附近樹木上射出的箭矢隨即襲向我們。
  「!?」
  我無視驚訝屏息的櫻,任看不見的盾彈開箭矢。我看向箭矢飛來的樹上,發現有個渾身漆黑的人,臉上還戴著類似京劇演員妝容的面具。
  面具上的京劇臉譜很奇妙,看來非常可疑。我往那傢伙的方向踏出一步時,三位同樣戴面具、一身黑裝束的男子破開我腳下的土現身。我確實感受到數道氣息,你們一直埋在裡面嗎?
  他們手裡拿著彎曲的短刀,我仔細地觀察那些刀,發現刀刃好像溼溼的,恐怕是塗了毒。
  不會錯,這些傢伙是刺客。
  「……巨人兵在哪裡?」
  「巨人兵?是指福雷姆基亞嗎?」
  「回答我的問題。」
  「我沒義務回答。你們是從哪個國家來的?」
  我詢問眼前三人,卻沒獲得回答。我本想要是他們乖乖回答,就這麼了結此事。我瞬間靠近三人,各碰了一下他們的肩膀。
  「【重力】。」
  「嗚唔!?」
  我使用加重魔法令他們趴倒在地。看到這一幕,第四人從樹上跳下、打算逃走。
  「【滑動】。」
  「唔啊!?」
  第四人一降落地面就直接跌倒,用力撞到後腦勺。啊──時機太差了。
  我先放著那傢伙不管,轉而看向眼前這三個匍匐在地的人,靠過去想拔下他們的面具。讓我看看你們的真面目,這些混帳。
  「不行!!」
  我突然被櫻拉住手,整個人往後倒。下個瞬間,三人的面具爆炸。
  「什麼……!」
  煙與肉片四處飛散,三人隨即動也不動。頭整個炸飛,還能動的話就是怪物了。
  自爆嗎?意思是他們不能被我抓到、套出情報嗎?我也在以前的時代劇看過,遭敵人捉住的忍者咬舌自盡的橋段……
  不過即使咬舌,好像也不會真的死亡,自爆的確是比較確實的辦法……
  我看向因【滑動】而跌倒的傢伙,那裡卻早已沒有他的身影。一支綁有繩子、近似苦無的武器就刺在附近的樹上。他應該就是用這東西,逃離具有【滑動】效果的地面。
  我用『面具』和『黑裝束』當關鍵字搜尋,卻找不到目標。他已脫去面具,改變外貌逃走了吧。結果還是不曉得他們的真實身分,有必要在事情變得麻煩前採取對策。既然有人上門挑釁,我當然要奉陪。

 

  「從三人的屍體上找不到任何可以查出他們來歷的東西,逃走的那個人也行蹤不明。」
  在會議室內,副團長‧尼可拉報告。儘管不想把事情鬧大,但這等於本國國王遭到襲擊,看來也由不得我。
  騎士團的幹部們、宰相‧高坂先生及情報部隊的椿小姐都集合在會議室裡。
  「所以呢?小子有沒有頭緒?」
  「我自己是覺得……沒有,但他們的目標看來肯定是福雷姆基亞。」
  「這樣的話,所有的國家都很可疑啊。」
  馬場爺爺環起手,靠在椅子上「嗯」了一聲。
  嗯,我也曉得。若作為兵器來看,必定每個國家都會想要福雷姆基亞。那些傢伙恐怕是打算把我綁走、監禁起來,讓我吐露福雷姆基亞的所在地。
  那些短刀上塗的毒似乎是麻痺性毒,他們應該是想先用箭矢射穿我的腳,等我動彈不得時再奪去我的意識。
  「可是,西方同盟的國家可能性很低吧。也許部分失控的掌權者有可能行動,但應該不會整個國家都參與。他們也沒有蠢到不懂做了這種事,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高坂先生說得沒錯。要是暴露企圖,其他同盟國就不會再與他們來往,等於是毀滅國家的行為。
  那些傢伙還說了『巨人兵』,表示他們很有可能不曉得『福雷姆基亞』這個名稱。那麼,看作是跟我們沒什麼關聯的國家所為才合乎情理。
  在我想到這些事時,椿小姐平靜地舉起手。
  「我有個在意的地方,陛下說刺客戴了面具……」
  「自古至今,暗殺集團或情報機關的成員大多會戴面具,沒什麼奇怪吧?」
  「嗯,我只是想說可不可以從面具上看出什麼……」
  就算妳這麼說……面具也炸得一點痕跡都不剩。事實就如山縣大叔所說,曾待過貝爾法斯特情報部隊『艾司匹恩』的拉琵絲小姐跟賽希爾小姐也戴過白色面具。面具會顯示出那個國家的特徵嗎?
  「他們戴的是什麼樣的面具?」
  「看起來就像是,京劇演員的臉譜……」
  「京劇?」
  騎士團團長‧雷英疑惑地歪起頭,頭上的兔耳也跟著往旁邊歪。這樣確實會讓人聽不懂呢。啊,對了。
  我從房間的桌上拿起紙張,發動【描圖】。襲擊我的那些人戴的面具,立刻成為寫實的圖案浮現紙上。
  「雖然事到如今已見怪不怪,但陛下真的很方便呢……」
  副團長‧諾崙低語。這時麻煩妳說「陛下的魔法」啦……
  「這就是他們戴的面具,能看出什麼嗎?」
  大家望著那幅畫,最終椿小姐開口:
  「即便沒有確實的證據……這感覺帶有玉龍的文化色彩。我記得,有傳聞說那個國家有支叫『九羅』的情報部隊。」
  「玉龍?」
  「天帝國玉龍,是位於逸仙西方的國家。由天帝治理,曾幾次渡海攻打逸仙。」
  天帝國玉龍……是與逸仙隔海相望的國家啊。還挺遠的,真虧他們能從那裡跑來。
  不過,尚沒有任何證據。最好還是要提防一下,我也不認為他們會就此罷手。
  總之先強化警備,提醒眾人小心可疑人士。但倘若那些傢伙的目的就是福雷姆基亞,他們絕對拿不到。
  想前往飄浮在空中的巴比倫,只能透過我的【傳送門】,或是西絲卡等巴比倫成員的短距離傳送。
  要是他們能飛上天空,當然有可能抵達巴比倫,但這也是過去的事情了。既然我找到『城牆』,就不可能有人能自外部入侵。
  如果直接以我為目標倒還好,可是他們或許會對我周遭的人下手。必須讓大家謹慎注意。
  若那些人這麼做,我不會放過他們,還會找出幕後黑手,讓他們體會比死還慘的遭遇。
  那可是群害怕暴露來歷就自爆的傢伙,不會是什麼好貨色。
  ……這麼說來,為什麼櫻知道那些傢伙的面具會爆炸?
  難不成櫻是玉龍情報機關的人?怎麼可能,我發現她的地點在逸仙,也姑且透過由美娜的魔眼確認過她不是壞人。
  但面對失去記憶的對象,魔眼還能發揮效果嗎?
  比方說,窮凶惡極的人失去記憶,陷入一無所知的狀態,魔眼會把這種人判斷成『壞人』嗎?它能看穿連本人都沒意識到的部分──也就是那個人的本質嗎?
  一思及這種事,我對櫻恢復記憶一事產生一抹不安。
  不過,現下還是相信自己的直覺吧。櫻絕不是壞孩子。
  
  
            ◇ ◇ ◇
  
  
  「那麼,要開始囉。」
  「好~」
  在中庭的訓練場,琳賽握著鑲有魔石的祕銀製手杖朝向我。手杖前端有紅色、藍色及黃色的魔石,這時紅色魔石發出的光芒愈來愈亮。
  「【炎來也,豔紅飛岩,炙烈篝火】。」
  跟棒球差不多大的小火球從手杖前端朝我飛來。這是火屬性的初級魔法。
  我看準火球,提高魔力,發動剛記住的無屬性魔法。
  「【吸收】。」
  火球在打中我之前,如同霧氣般消失,完全沒有傷害到我。
  又有一發火球飛來,卻也同樣煙消雲散。嗯,效果持續的時間還挺長的。這一招要花費不少魔力,卻可以吸收他人放出的魔法轉換成自己的魔力,說起來也理所當然吧。
  「這次麻煩請使用高級魔法。」
  「我知道了。」
  琳賽再次握好手杖。
  「【炎來也,煉獄火柱,地獄炎柱】。」
  「【吸收】。」
  三根洶湧的巨大火柱分成三個方向朝我襲來。但這些攻擊一進入半徑兩公尺的魔法效果範圍,就立即消失。
  嗯?魔力確實回復了,量卻和剛才差不多。所以只會回復一定的量,不管對手魔法威力的大小都一樣嗎?
  『消除』魔法,將其轉回魔力,並『吸收』一部分。
  這個效果跟帝國軍事政變時看過的『吸魔手鐲』一樣呢。使用【附魔】或許能做出相同魔道具。
  我本來想說做出魔法無效化的盔甲應該會很有用,一問琳賽才知道要是吸收的魔力性質不同,就會造成『魔力暈眩』的頭昏眼花狀態,感覺好像不行。
  沒有火屬性適應性的人一旦吸收這個屬性,就會引起排斥反應。我擁有全屬性的適應性,因此不需要擔心。在這方面,『吸魔手鐲』顯然更為優異。
  琳賽和由美娜也只有三種屬性。翎有六種,除了無屬性魔力外大概都可以吸收。
  雖說我能使用【傳遞】把魔力轉讓給他人,可是這魔法本身是無屬性,給出的魔力有可能也是還未染上屬性的魔力。
  「這個不能時常發動,要是被敵人攻其不備就沒有意義了。」
  「效果範圍大概、有多大?」
  「嗯──大概是半徑兩公尺到十公尺左右吧?咦?反過來說,只要把敵人納入這個範圍內,他就無法發動魔法了?」
  我讓琳賽站在旁邊,自己試著使出【吸收】,再請她發動魔法。魔法只出現一瞬間,就立即消失。原來如此,也可以這麼用啊。當然,琳賽只要離開圈內,就可以照常發動魔法。
  要是有能完全封住對手魔法的魔法就好了。【靜音】只能消去聲音,敵人還是可以詠唱咒文。如果事前就曉得對方要使用的魔法,倒是能用【禁句】封住那個咒文妨礙發動,在實戰卻派不上用場。
  不對,倘若知道對方擅長的魔法就能用這一招。例如我跟艾爾賽對戰,把【增強體力】設為禁句,情況應當會對我極為有利。
  不管怎麼樣,反正面對弗雷茲也不能使用魔法。
  總之,實驗算是結束了。當我想要回到城堡時,琥珀透過心電感應傳來消息。
  『主人,城堡有客人來訪……』
  『客人?誰?』
  『那個,對方說是主人的姊姊。』
  『什麼?』
  姊姊是什麼?我沒有姊姊啊。是說,我根本沒有兄弟姊妹。
  我在父方親戚這邊有個堂姊,母方那邊有個奉子成婚&離婚的表哥,但是他們又不可能來到這個世界。
  『那個人是個什麼樣的人?』
  『呃,她有一頭桃色頭髮,看起來比主人還大上五歲……喂,妳、妳幹嘛!』
  『怎麼啦怎麼啦,琥珀在幹嘛。啊,你在使用心電感應喔?也讓我跟冬夜說話嘛。喂──聽得到嗎──』
  一道完全是覺得好玩的年輕女性聲音,混雜在琥珀的心電感應內傳來。這個聲音聽起來很耳熟,怎麼可能……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打開【傳送門】,帶著琳賽飛快往城堡趕去。

 

  「我是冬夜的姊姊,望月花戀喔。」
  「是花戀小姐啊。」
  戀愛神泰然自若地跟大家打招呼。這個人在說什麼啊。不對,祂不是人。
  我悄悄靠過去,小聲地對祂說:
  「……為什麼祢會在這裡,戀愛神!」
  「不對,我是花戀喔。啊,叫我姊結也可以喔?應該說,你該叫我姊結才對喔。」
  竟然不回答我的問題!
  「這麼久沒見,我很高興。來抱一個喔──」
  「嗚哇!?」
  祂突然抱住我。等等,大家都在看耶!
  我瞥了由美娜等人一眼,就看到大家都用會心一笑的表情看著我們。大概是覺得這是姊姊跟弟弟久違的再會吧,八重還在哭呢。為什麼?
  「那姊姊,我們就先離開了。今天會準備一桌很豐盛的晚餐,請妳好好期待唷。」
  「哎呀,我會期待的。」
  或許是出於不要打擾姊弟的體貼,大家陸續離開房間。門被關上,房裡只剩我跟戀愛神。
  「然後呢?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祢會來到人間!?」
  「我不能來喔?」
  「祢要來是無所謂!不對,我是搞不懂!為什麼祢要自稱是我姊……」
  「啊,那是我靈機一動想的主意喔。」
  哈哈大笑的戀愛神坐到沙發上,覺得渾身無力的我也跟著坐下。不行……這個人、不對,這個神明是我不擅長應付的類型。
  「結果,祢到底為什麼要下來?」
  「嗯──就是,為了捕捉喔。」
  「捕捉?」
  「比我們下階神更低等的神叫從屬神。有個從屬神逃到這個世界,我就是來捉祂的喔。」
  從屬神?是地位比下階神更低的神嗎?
  從我聽到的這些來看,神似乎也有等級之分,而從屬神在神明的屬性中處於最低等的位階。意思是那傢伙逃離神界,跑到這個世界了嗎?
  「祢說祂逃了,那傢伙是在神界犯了什麼罪嗎?」
  「沒有,所以才讓人搞不懂為什麼祂要來到這個世界。雖說沒有世界神許可就降臨這個世界的行為本身就是種罪,不過如果祂只是來到這裡,也不需要小題大作。但是,使用從屬神的力量干涉這個世界不被允許,我們是在擔心這一點喔。」
  就廣義來說,我覺得祢們已經干涉得非常深了。我記得,之前祢還設計讓我撞見由美娜她們換衣服的場面。
  「我們沒關係啊。若要打比方,我們是照規矩拿到駕照的司機。可是從屬神就是個不僅沒有臨時駕照,還是在沒有教練陪同下就從駕訓班衝到公路的幼幼班司機。很危險喔。」
  感覺好像可以理解,又好像不太能理解。嗯,但我能瞭解無照駕駛不好。
  「那就請祢在情況變麻煩前,趕快把那傢伙抓起來。」
  「我也這麼打算。但是等我來到這個世界後,完全感覺不到那傢伙的『神氣』,祂恐怕變質成這個世界的某種存在了喔。」
  「變質?」
  「大概是變成人、動物、神器或神木這種東西,混進這個世界。既然變成這樣,只要不解除祂的變身,我就感應不到祂的存在。」
  竟然,原來情況已經變得這麼棘手。
  如果那傢伙使用神的力量展開什麼行動,的確會很麻煩。儘管位階比下階神還低,祂依然是神,不會那麼簡單就解決,甚至隱藏神的特性,不清楚祂目的這點也讓人毛骨悚然。
  「要怎麼做才能找到那傢伙?」
  「只要從屬神使用一定程度以上的神力,就能知道祂在這世界的何處。然後我們再用神力打過去,就可以解開祂的變質化。」
  「我們?」
  喂喂,該不會還有其他下階神降臨這世界吧?我記得有劍神和農耕神等等?好閒的神明!
  「你在說什麼啊?這指的當然是冬夜囉。你也能夠使出混有神力的魔力,基本上我就是追著那股氣息才來到這裡的喔。」
  「什麼!?」
  等一下,我的身體已經如之前神明所說的產生變化了嗎?雖然我不太有自覺……
  「總之,對方沒有動作,我也沒辦法行動。所以,我有一陣子要待在這受你照顧喔。」
  「咦!?祢要留在這裡嗎!?」
  真的假的!?呃,在那傢伙被捉到前,的確不能掉以輕心,我也知道這麼做比較好。
  可是我總覺得這個神非──常有可能帶來比這還要嚴重的紛爭!
  「姊姊跟弟弟一起住不會有任何問題喔。」
  「呃,姊姊的什麼,不是戀愛神剛剛說靈機一動想到……」
  當我想要反駁時,祂氣呼呼地嘟起嘴瞪我。祢貴庚啊?不,感覺聽到答案就會看見地獄,我還是閉嘴吧。
  「是姊結喔,你應該這麼叫才對。」
  「呃,但是──」
  「你不叫,我就要跟由美娜她們說你跟我商量戀愛煩惱時的全部始末喔。」
  「麻煩祢不要這麼做,姊結。」
  唔嗚,這就是神的力量嗎……叫「姊結」太過羞恥,我便妥協換成「姊姊」。戀愛神……現‧花戀姊姊仍一臉不滿,但還是暫時接受了。
  是說,這個神真的能夠抓到從屬神嗎?感覺就是個會犯錯的角色……
  當天晚餐菜色非常豪華。嗚哦,克蕾兒小姐還真是幹勁十足。
  可是,在晚餐會中不知何時展開的戀愛商談,讓男人們──特別是我如坐針氈。呃,那個人的確是這方面的專家,應該說就如其名是這方面的「神」啦!
  由美娜等人一個接一個提出問題。
  「冬夜對任何人都會不自覺展現溫柔的一面。在某種意義上,這對女人來說很殘酷。表現得像是有意,其實根本什麼都沒想的情況也很多。可不能會錯意喔。」
  「那、那麼,他對在下等人是否也沒有那麼深的感情……」
  「不對,反了喔。他非常重視妳們,所以有時才會反過來退一步。這種時候就是要由妳們逼迫他表態喔。」
  「意思是我們要更積極進攻嗎?」
  「視情況多少需要而已,要是太過強硬,他反而會卻步。畢竟冬夜是靦腆的男孩喔。」
  「具、具體來說該怎麼做呢,姊姊?」
  「首先要從肢體接觸開始。像是抱緊、親吻或是兩人牽手一起出門等等,要灌輸他這是很自然的觀念。這樣,他就不會害羞,可以表現得大方又自然。冬夜在戀愛方面基本上很笨拙,妳們會很辛苦喔。」
  「美、美人計如何?」
  「太過露骨會造成反效果。不過,完全沒有行動就沒有刺激,會造成類似倦怠期的現象,所以適度就可以了喔。像是把裙襬弄短之類的……啊,但是只能在冬夜面前喔。要是被其他人看到妳們的內褲,他一定會鬧彆扭喔。」
  「原來如此,學到好多。」
  請住手!拜託!這是哪門子的羞恥PLAY!是說,這已經不是戀愛諮詢了吧!?都變成我的爆料大會了耶!?
  連同玲寧在內的女性都興趣盎然地側耳傾聽,而高坂先生等男性則用溫暖的目光看著我,像是在表達「難為你了」。
  整張臉燙到不行。我好想逃走──!變成我姊姊的神在各方面似乎都很不得了。
  
  
            ◇ ◇ ◇
  
  
  「玉龍開始打仗了?」
  「是的。他們已向鄰國的漢諾克發出宣戰布告,展開侵略。」
  聽到椿小姐的報告,我從懷中取出智慧型手機,將玉龍周邊的地圖投影在半空中。
  漢諾克王國在……哦,位於玉龍西邊,跟雷古路斯帝國隔著河川相鄰。是個國土往兩側延展得很長的國家。
  「顯示搜尋結果,玉龍軍用紅色、漢諾克用藍色標明。」
  『瞭解。即將顯示。』
  哦,顯示出來了。也就是說,可以用外表進行區分吧。
  我的搜尋魔法有很大一部分是依靠外貌給的情報。若是像之前的面具襲擊者換掉衣服、捨棄面具,就會無從搜尋。而城鎮或村子通常都可以搜尋得到。
  連面具都搜尋不出來,是表示完全破壞光了嗎?嗯,假使那個面具有可能暴露來歷,會採取這種行動也不奇怪。
  在地圖上的漢諾克這一側,有兩個陣營在離國境有些距離的地方各自紮營。還有其他玉龍軍往玉龍這一方的陣營前進,會是補給部隊嗎?
  看來戰況目前是玉龍軍占有優勢。
  「引發戰爭的原因是?」
  「玉龍方的主張是,漢諾克的土地原本就是玉龍的領土,之後才來的移居者竟厚顏無恥地占地為王,擅自建立國家,而們只是要奪回領地……事情好像是這樣。」
  「……好像是這樣是哪樣?」
  「因為只是口述。他們說自己是從古代文明時代就一直繁榮至今的天帝國玉龍,擁有七千年歷史,而這份歷史都是經由代代口耳相傳、傳承,應該是這麼回事吧。」
  七千年的歷史啊。好厲害,埃及也只有五千年的歷史吧?
  嗯──是想取回祖先的土地嗎?我可以理解啦,但那裡如今已經是其他國家,也有人居住。也難怪會讓人覺得「你們一直以來放著不管,事到如今又說什麼傻話啊?」……
  但口耳相傳是怎麼回事?我有點在意,便把房內的西絲卡叫過來,小聲詢問:
  「五千年前的古代文明時代已經有玉龍這個國家了嗎?」
  「不,我從未聽說過。何況當時那一帶基本上都因弗雷茲侵襲,變得不適合人類居住。」
  哎呀呀,看來玉龍自稱的七千年歷史很可疑。不過歷史這種東西,本來就時常會往對掌權者有利的方向改變。
  既然這樣,漢諾克的土地原先是玉龍領土的說法也很可疑。不,玉龍的人也不是在說謊吧,畢竟幾千年來都一直是這樣傳承下來的。
  「看樣子是玉龍在各方面找藉口挑釁,設計使兩國開戰。漢諾克在這幾年間發現了奧里哈魯根及祕銀的新礦脈,產出許多資源,經濟景氣看漲。玉龍的目的或許就在於此。」
  完全是侵略戰爭嗎?在玉龍眼裡,那塊地簡直就是座寶山吧。
  前幾天針對福雷姆基亞的襲擊,原因也在此嗎?想要在戰爭中投入福雷姆基亞,用壓倒性的力量蹂躪對手……也就是用他國盜來的技術得利?
  「嗯──我還是第一次碰到戰爭。情況會變得怎麼樣?」
  「從軍事力量來看,是玉龍有利吧。戰爭再這樣繼續下去,漢諾克或許會滅亡。雖說他們有礦山資源,也許還能以此作為資金湊出一定程度的戰力,無奈人數相差太過懸殊。」
  漢諾克一旦滅亡,玉龍的領地就會拓展至雷古路斯的邊境。這實在不是令人樂見的狀況。
  雖說前幾日的襲擊者不一定是玉龍的人,但我對玉龍沒什麼好印象。會是先入為主的觀念作祟嗎?
  「漢諾克王國跟雷古路斯帝國有來往嗎?」
  「儘管不到同盟的地步,但交情還算友好吧。即便雷古路斯不會積極介入這回的戰爭,不過也許還是會給予兵糧與武器等援助。」
  嗯,那麼戰爭的時間多少會拉長囉?即便如此,最後玉龍獲勝的可能性依然很高。
  算了,這是其他國家間的戰爭,跟我們無關……要是能這麼想,不知道有多輕鬆。
  會死很多人吧……我不奉行廉價的人道主義,卻也沒辦法做到事不關己,認為只是幾個與自己無關的人死去。
  能救,我當然很想救。但這感覺與其說只是個單純的英雄願望,更像是偽善者。
  過世的爺爺曾說「偽善者也無妨,就是別成為在一旁竊笑的旁觀者!」還有「只是看著的話,就跟猴子沒兩樣」。
  ……嗯,我不想變成猴子。
  「順便問一下,我們的騎士團員裡有玉龍或漢諾克出身的人嗎?」
  「應該沒有玉龍人。不過我記得來自漢諾克的人倒是有一位。」
  「能不能把那個人叫來?我想稍微跟他談談。」
  「我知道了。」
  椿小姐離開房間。倘若是漢諾克出身,故鄉或許會有家人。如果在戰場附近,把那些人接過來也許比較好。

 

  「我是隸屬騎士團的保羅!」
  被叫來的騎士當場下跪,低頭行禮。是個擁有栗色短髮的青年。我曾經見過這個人幾次,記得他的劍術不是很強,不過動作非常敏捷,工作時也很認真,副團長‧尼可拉非常欣賞他。
  他原本是冒險者,後來看到我們募集騎士團員的廣告才來應徵。
  「保羅,你好像是漢諾克王國出身的吧,你的故鄉在哪?」
  「呃……?啊,是的,是位於東部外圍的庫因村,這有什麼問題嗎……」
  庫因村啊。我叫出地圖,標示出村子的位置。
  糟了……玉龍軍都瀕臨城下啦。是打算鎮壓這裡作為據點嗎?
  若以漢諾克的王都為目標,庫因村離交通要道很遠,前往那裡的也不是主力部隊,而是其他部隊。是想採取夾擊或其他的作戰方式嗎?
  就算是敵國,應該也不至於展開虐殺……不過肯定會徵收兵糧吧。只是不曉得會是和平地讓村人交出,還是硬搶。
  「請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見我瞪著投影的地圖,保羅不安地看著我,視線掃過我及地圖,確認了故鄉所在的場所。
  「情報似乎還沒傳到你那裡……玉龍已經攻進漢諾克了。」
  「您說什麼!」
  保羅忍不住站起,臉上帶著驚愕、焦躁與不安。
  「這裡是漢諾克的庫因村,而這個紅光就是玉龍軍。他們恐怕明天就會抵達村子……」
  「怎麼會……」
  保羅愣愣地凝視地圖上的光點。
  「即便是玉龍軍,只要村人不抵抗,應該不會做出什麼殘酷的事情吧………」
  「……不,村內的所有男性大概都會被殺,女性則充為慰安婦或奴隸……」
  「什麼……!」
  喂喂,他們好歹是一國的軍隊吧?這樣不就跟盜賊團沒兩樣嗎?他們真的會做出這種事?
  「玉龍允許軍隊在侵入敵國之際,任由士兵掠奪。搶來的錢、女人、敵兵的武器和防具都能算是自己的。因此士兵的士氣高昂,即使是嚴酷的侵略命令也會毫無怨言地遵從。」
  那是怎樣?做這種事情只會遭那塊土塊的居民怨恨吧。侵略過後,那塊土地總有一天會變成自己的領土,幹嘛非得招怨不可。
  「在距今二十年前,玉龍及漢諾克間還有個名叫薩姆拉的小國,現已遭玉龍所滅。當時的玉龍軍似乎也對其展開相當殘忍的掠奪。」
  縱使是戰爭,可是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嗎──我心底產生這樣的疑惑。
  椿小姐表示:玉龍有嚴苛的身分階級制度,非出自玉龍的人──也就是遭到侵略之國的國民,跟玉龍人所受的待遇簡直有著天壤之別。
  玉龍也和桑德拉王國一樣有奴隸制度嗎?他們雖然沒有類似「隸屬化項圈」的東西,卻有表明是何人所有的刺青。
  「庫因村恐怕也會如薩姆拉般慘遭蹂躪……嗚……陛下!能否請陛下以您的力量,設法、設法拯救庫因呢!?」
  保羅再次跪下,低頭懇求。
  「可以啊。」
  「我很清楚這個請求十分冒昧!可是,請您務必!務必考慮一……!……咦?」
  保羅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仰望我。
  「我說可以啊。會叫你過來,本來就是為了說這件事。」
  既然是漢諾克出身,想必家人都在那裡。我一開始是想提議:在村子被捲入戰爭前,先讓他的家人來這裡避難,卻沒想到連村子都陷入這麼危險的狀態。
  「即使我到村子說明,也不曉得村人會不會相信。能請你接下來跟我一起到庫因村嗎?」
  「是、是的!我很樂意!」
  滿臉欣喜的保羅振奮地站起,我使用【召回】從他腦海中讀取庫因村的記憶,開啟連結的【傳送門】。
  我、保羅與椿小姐三人先傳送至庫因村。
  在我眼前展開的風景確實就是小村莊會有的樣子,和平又充滿田園情調的氛圍充斥這帶。
  「這裡就是庫因村沒錯吧?」
  「是、是的,我就是在這裡長大的。原來這就是傳送魔法……好厲害,一瞬間就……」
  保羅愣愣地看著自己出生的故鄉,確認村子還平安無事,露出放心的神情。
  當我們在村子入口處站著東張西望時,一位看起來像是農夫的青年從身後叫道:
  「保羅?你是保羅嗎!?」
  「你是……倫特嗎!?好久不見!」
  保羅衝向年輕農夫。看來他們是熟人,應該說是朋友吧。
  「你穿成那樣子是怎麼啦?是從倒在哪裡的死人身上偷來的嗎?」
  「混帳,這可是布倫希爾德公國騎士團的盔甲。才不是偷的,是老子的!老子已經是騎士了!」
  「咦咦!?」
  保羅驕傲地展示散發銀色光輝的祕銀盔甲。或許因為對方是朋友,保羅換上不拘禮數的口吻。自稱也從「我」變成「老子」。
  「你從以前就只有逃跑速度快這個優點。人家是看中你這一點嗎?」
  「嗯,就是這樣。啊,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你知道玉龍和漢諾克開戰了嗎!?」
  聽到保羅的話,原本還滿臉欣喜的農夫──倫特頓時露出憂鬱的表情。
  「嗯,大家都很害怕。這裡離要道有段距離,應該不要緊。可是等到王都陷落,成為玉龍的領土後,就沒辦法再過跟以往一樣的生活……」
  「不光是王都!玉龍軍現在就朝這個村子進軍!明天就要來了!」
  「什麼……!怎麼可能!有必要襲擊這種小村莊嗎!這裡明明沒多少錢跟糧食……!」
  前往這裡的軍隊果然是別動隊。會這樣行動,應該是在執行什麼作戰。像是趁本隊在要道跟敵人對峙時,繞到敵人後方之類的?
  「總之,讓我見村長。陛下會救我們村子。」
  「陛下?你說陛下?」
  「這位就是布倫希爾德公國公王陛下!」
  「啊,你好。」
  保羅大動作地揮手介紹,但事出突然,我說不出什麼妥貼的話,最後輕快地打了聲招呼。
  農夫‧倫特驚訝地眨了眨眼,之後用憂心的目光望著久違歸村的友人。
  「保羅……你不要緊吧?」
  果然不相信。我開始有點認真考慮要做個王冠了。
  之後,我們設法讓倫特先生接受這番說法,讓他帶我去村長那。唉,他不相信也沒辦法。
  畢竟我在外出時,穿的基本上都是容易行動的冒險者服裝。不太習慣華麗衣著也是原因之一,怎麼可能穿著那麼羞恥的衣服走在外面啊!
  我想辦法見到村長,說了這些事情,但也沒有得到他的信任。他不信的不是我是否為國王,而是玉龍軍已逼近村子的事實。
  於是我用【飄浮】讓村長飄起,再用【飛翔】帶他飛往現場。
  從上空往下看,可清楚看出玉龍軍正往村子的方向前進。人還真多,大概有五千人左右?
  看到此景,村長渾身不斷發抖。是想到村子接下來或許會遭襲擊,還是單純害怕高處?
  我暫且降落地面,用【傳送門】送村長回到村子。拜託他說服其他村民後,再次使用【飛翔】在周遭繞著飛行。
  我打開地圖觀察,除了朝這裡來的傢伙,敵軍還有本隊,後方也還有別動隊。我本來想說這邊的恐怕是補給部隊,投入的人數卻相當多。
  另一方面,漢諾克軍撇除跟玉龍本隊衝突的軍隊外,就沒有其他軍隊。我擴大地圖,才看到在遙遠後方還有其他軍隊。是漢諾克王都急忙派出的增援吧。可是按照這個距離,要抵達也是後天。前線能撐到那個時候嗎……
  好了,該怎麼辦?想介入他國戰爭,就要有正當理由。當然,我也可以鄭重地請玉龍軍回去,卻無法解決根本的問題,他們肯定會再來。
  如果這裡是布倫希爾德就好了,這樣我就可以毫無顧忌地採取行動了……嗯?
  …………對啊,還有這個辦法。
  我先降落地面,打開【傳送門】前往雷古路斯帝國的皇帝陛下那裡。我突然跑過去,也不曉得漢諾克國王會不會見我,所以要請皇帝陛下介紹一下。


 

 《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7》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攻略公主騎士老婆阿阿 巴比倫快找齊了XD
  • GOGO( ゜Д゜)ノ#####←網

    TongliNV 於 2018/01/23 10: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