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幻9試閱    

今天要來介紹的新書試閱《精靈幻想記9. 月下的勇者》

眾所期盼的第9集終於要在明天推出囉!!

這次也跟以往一樣 

不僅有精美的外傳書衣,還有特典小冊子

而故事也來到了晚會篇,眾人的思緒會交織成什麼樣的小舞曲呢?

想知道詳細內容的讀者們,明天別忘了到書店掃貨喔

等不及閱讀後續的人也不用擔心!!

現在就來看看試閱內容吧~


 

  隔日,利歐和美春在宅邸用午餐後,莉賽蘿黛帶兩人訪問卡爾亞克城。他們的目的當然是在晚會前與沙月見面。

  兩人本來沒有辦法堂堂正正地踏入這塊領域,但莉賽蘿黛在城門辦理規定的手續後,利歐和美春便不需經過特殊審查,獲准入城。

  隨後,莉賽蘿黛將寫給國王的書信交給城裡的官員,申請與卡爾亞克國王佛蘭索緊急會面。只要有理由,貴族有權隨時要求覲見國王,莉賽蘿黛現在就行使了這個權利。

  視狀況而定,有時等待的時間是以月為單位起跳,這次國王透過官員表達要立刻接見三人,利歐等人將直接與國王見面。

  考慮到這是一個高機密的情報,他們並未在覲見大廳公開面見,而是在王族使用的會客室進行私下會晤。

  利歐等人被帶領到會客室後,佛蘭索馬上走了進來。他年約四十五歲左右,正值國王最拚命工作的年紀。身為一位大國之君,他的眼神和表情皆散發出沉著穩重的氛圍。

  一位二十歲左右的青年和十歲出頭的少女站在他的兩側。由兩人都穿著高級服飾,陪伴在佛蘭索身邊,可以看出皆是王族。除此之外,還有一群穿著女僕裝的侍女。

  「歡迎,莉賽蘿黛,上次見到妳,是妳前來報告阿曼多襲擊事件一事吧。朕本來以為要等到明天晚會才會與妳見面……」

  佛蘭索開口歡迎一行人的到來後,視線移至美春和利歐身上。利歐和美春沒有主動開口,微微低著頭,默默承受對方的視線。

  「失禮了。陛下,在此向您請安。在您為明晚晚會繁忙之際,我卻突然要求覲見,容我致上歉意。感謝您迅速答應接見我方。」

  莉賽蘿黛代表利歐和美春畢恭畢敬地向陛下請安。

  「不要緊。就算事先接獲妳的通知,朕也難以處理。妳把他們帶過來,反而讓朕省去不少麻煩。再說,妳的公事也相當繁忙。坐下吧。」

  佛蘭索落落大方地開口後,在上座的位置沉沉坐下。另一方面,與他同行的青年和少女則坐在擺設於房間角落的椅子上。

  「失禮了。」

  莉賽蘿黛欠了個身,靜靜坐了下來。利歐和美春也行了一禮,分別坐在莉賽蘿黛的兩側。美春因緊張而動作僵硬,利歐則垂下視線、姿勢端整,充滿貴族風範。

  「……美春閣下是沙月閣下的朋友,那這位是?」

  佛蘭索似乎對利歐感到好奇,詢問他的身分。

  「這位是春人大人,他收留了誤闖這個世界的美春大人,拜託我協助她與沙月大人見面。阿曼多遭魔物襲擊之際,他也助我成功救回遭綁架的芙蘿菈大人。」

  莉賽蘿黛介紹利歐。

  「喔,這就是妳在報告中提及的魔劍士啊。朕耳聞了你活躍的表現。不僅如此,你還把美春閣下帶了過來,辛苦你了。抬起頭來。」

  佛蘭索興致盎然地瞪大眼睛,感謝利歐。順帶一提,「抬起頭來」等於是「允許對方與朕交談」的意思。

  儘管這不是一場公開覲見,但對方仍是君臨國家頂點的國王,比起其他王侯貴族,接見國王時的禮儀更為嚴格。這就是利歐不抬高視線直視佛蘭索的原因。

  倘若他主動插進佛蘭索和莉賽蘿黛的對話,將會讓對方留下不懂禮儀的印象。

  「聽到陛下親口賞識,我誠惶誠恐。」

  佛蘭索允許發言後,利歐終於開了口。他微微抬起頭,讓佛蘭索能夠看到自己的臉龐後,再次低下頭。

  「你真的很年輕,跟報告書上記載的一樣。年紀輕輕,卻能恣意操縱魔劍,擊退大型亞龍的龍息。聽說你的雙親是移民,但你的一舉一動卻像是一位貴族。真是有趣的男人。朕等會兒再多聽聽你的事情。」

  佛蘭索凝望著利歐,表現出強烈的好奇心。坐在房間角落的王族青年和少女也興致盎然地注目著利歐。

  「不敢當。」

  利歐沒有太過謙卑,肅穆地低下頭。此時,傳來一陣敲門聲後,房門馬上打了開來。下一瞬間──

  「失禮了。」

  一位十五歲左右的少女出現在大家眼前。女孩有著日本人的五官,穿著一件這個世界的女性騎士服,但整體設計更加華麗。

  她有著一雙水靈大眼,眼神凜然。身材高䠷,充滿女人味,將一頭長及背部的長髮紮在後方。她的外貌雖可愛,但用美麗形容她更為恰當。

  少女似乎是一路跑著過來,上氣不接下氣。然而,她絲毫不以為意,焦急地環顧室內後,馬上發現美春的身影──

  『……美春!』

  少女──皇沙月調整呼吸,用日語呼喊美春的名字。

  『沙月學姊!』

  美春的表情一變,欣喜地起身回應。聽到沙月使用日語呼喊自己,她也跟著說起日語。

  『啊,美春,妳果然也來到了這個世界。太好了!我不知道是否該由衷為此感到開心。不過,真是太好了,好高興能見到妳!』

  沙月衝至美春身旁,大力抱住她。由於她孤伶伶被召喚到此,一定一直與孤獨和不安戰鬥。她現在似乎打從心底鬆了一口氣。

  『我也很高興能見到妳!』

  美春任由沙月抱著自己,也緊摟住對方。

  『怎麼辦,我有好多話想跟妳說。該從何說起呢?我明明一直期待能跟你們重逢……實際見面後,腦袋卻一片空白,說不出話來。』

  沙月雙眸隱約泛淚,欣喜地揚起笑容。

  『我也一直這麼想。如果能再見到妳,一定要好好跟妳聊一聊。但我真不知該從哪裡說起呢。』

  美春噗哧一笑,深感同意。另一方面,佛蘭索等人一臉詫異地凝望著兩人,彷彿看見了某種奇妙的東西。

  『……不好意思,怎麼了嗎?』

  沙月察覺周遭的人正望著自己後,鬆開抱住美春的手,稍微拉開距離,望著佛蘭索詢問。

  「不,我知道神裝對妳使用了某種翻譯魔術,現在聽到兩位交談,我仍感到相當不可思議。我聽得懂沙月閣下說的話,卻無法理解美春閣下在說什麼。」

  佛蘭索苦笑著說明。

  『啊,原來如此……咦?美春,妳不是勇者嗎?』

  沙月發現美春的發言沒有翻譯成這個世界的語言後,目瞪口呆地詢問對方。

  『是的,我沒有神裝,不是勇者。』

  『那麼,妳平常怎麼跟他們溝通?』

  『我學會了修托萊地區的共通語言。』美春答。

  『妳、妳學會了語言……我們才來這個世界幾個月吧?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自學成功嗎?』

  沙月不可置信似地確認。如果有老師就算了,美春真的有辦法靠自學的方式學會這裡的語言嗎?這讓她感到不可思議。

  『呃,春人先生擁有一個能與我溝通的古代魔術道具,就像妳擁有的神裝。我使用它學會語言,總算能夠使用一些日常對話。』

  美春望著利歐,說出事先準備好的答覆。

  利歐其實擁有前世記憶,懂得日語,是由他教導美春語言。儘管這是事實,但一般人只會把這件事當做荒唐無稽的謊言,不會買帳。利歐也不想對其他多數陌生人宣揚。要不是為了美春,他當時也不可能主動把自己的事情告訴莉賽蘿黛。

  順帶一提,由於莉賽蘿黛清楚真相,她當然曉得美春在說謊,但她也贊成不要說出事實。

  畢竟神裝就內含翻譯魔術,就算聽到美春使用過能與他人溝通的古代魔術道具,他們也無從否定這番話。

  『竟然有這種魔術道具啊……那個人該不會就是春人先生吧?』

  沙月睜大眼睛,望著利歐。

  『是的。當我不小心誤闖這個世界,走投無路時,他出手相救。』

  美春點了點頭,大致說明來龍去脈。

  『春人……』

  沙月喃喃低語利歐的假名,仔細端詳他的臉龐後──

  「……妳們在說什麼?」

  佛蘭索插嘴。他大概能從沙月說的話中猜測到談話內容,所以對美春的回答感到好奇。

  『呃,我可以把妳說的話告訴他嗎?』沙月跟美春確認,是否能翻譯她的發言。

  『好的,當然可以。』美春一口答應。

  『我詢問美春為什麼能在短時間內學會這個世界的語言。她似乎擁有一種能與他人溝通的魔術道具,她利用此手段學習語言。』沙月告訴佛蘭索。

  「喔,竟然有那種東西啊……」佛蘭索興致盎然地望著利歐。

  『然而,我們為了學習語言,過度使用魔術道具,導致道具壞了……』

  美春戰戰兢兢地補充說明。這也是他們事先討論好的藉口。

  現代魔術難以重現古代魔術道具的能力。只要這麼解釋,即使對方深入追問,也可以輕易搪塞過去。儘管利歐這麼說,美春依然提心吊膽,深怕對方察覺自己撒謊。

  儘管心中七上八下,但她不能害利歐的祕密曝光,緊張的她為了冷靜下來,不斷努力輕輕深呼吸。

  『很遺憾,因為他們使用過度,魔術道具已經損壞了。』

  沙月將美春說的話照實翻譯給佛蘭索。其實她也只是在說日語,讓魔術自動翻譯成這個世界的語言。

  「春人啊,你有把壞掉的道具留下來嗎?」佛蘭索直接詢問利歐。

  「那是我雙親的遺物,所以我姑且留了下來……然而,魔術道具的核心,也就是鑲嵌有術式的魔玉似乎不堪負荷,化為粉末,已經不可能修復了。」利歐流暢地回答。

  順帶一提,魔玉與魔石不同,就算內藏的魔力消失殆盡,仍能反覆追加魔力,也就是精靈之民所說的精靈石。這是現代人族不可能精煉出的物品,因此利歐總有辦法瞞混過去。

  『……美春,我有點好奇,妳聽得懂日語和這個世界的語言,那我說的話在妳耳中是什麼語言啊?』

  沙月似乎突然感到好奇,開口詢問。

  『我聽到的是日語。然而,如果我專注地思考著這個世界的語言,語言就會突然轉換,感覺非常奇怪……』

  美春苦笑著回答。

  『嗯~雖然我也還一頭霧水,但看來問題在於交談者的意識。基本上,交談者會聽到大腦認知的母語,或是日常中經常使用的語言……』

  沙月深感興趣地推測後──

  「沙月閣下,兩位別一直站著談。儘管朕很想更深入地聽聽這件事,但兩位久未謀面,現在不見得能冷靜下來深談,而且也有許多話想說吧。再說,美春閣下似乎有些緊張,要不要先讓妳們獨處一下?」

  佛蘭索體貼地提議。他當然也希望靠這種方式讓兩人留下好印象。

  不過,就像美春和沙月不方便在佛蘭索等人面前交談一樣,佛蘭索也不能在沙月面前談論某些事,因此才主動提案。

  『……可以嗎?』

  沙月望向佛蘭索,刺探他的真意。

  「朕之後當然也會親自與美春閣下談談,但現在只需要向春人確認事情的真相,聽他報告事情經緯即可。朕還有其他事情想問莉賽蘿黛和春人。屆時兩位也無事可做,移至其他地方交談也比較不浪費時間。」

  佛蘭索落落大方地開口,聳了聳肩。

  『我知道了。謝謝您體貼的舉動。既然如此,就去我房間談。您不需要派人帶路。』

  沙月向佛蘭索道謝後,告知要回房。

  「知道了。」佛蘭索沒有意見,給出許可。

  『那麼,美春,我們走吧。』沙月抓住美春的手。

  『好、好的……』

  美春望向利歐,有些躊躇地點了點頭。沙月在步出房間前,停下腳步,凝望著利歐。

  「春人先生,謝謝你幫助美春。我先借走她一會兒,等一下也能跟你談一談嗎?」

  沙月面向利歐,行了一禮說道。

  「當然可以。」

  利歐將右手按住胸口,恭敬地點頭答應。

  

   ◇ ◇ ◇

  

  後來,沙月帶走美春後,利歐和莉賽蘿黛繼續與佛蘭索面對面。

  「春人,你現在可以盡快把美春閣下發生的狀況告訴朕嗎?莉賽蘿黛的信裡沒有解釋得太詳細。」

  佛蘭索望著利歐,將話題拋給他。

  「我知道了。」

  利歐用純熟的得體舉止點了點頭,為佛蘭索解釋起美春的遭遇。

  當她剛被召喚到這個世界時,徬徨地走在卡爾亞克王國和善托斯特拉王國之間的草原地帶時,遭奴隸商擄走,成為奴隸。旅行中的利歐恰巧通過,出手相救。

  利歐收容美春後,美春每天使用古代魔術道具反覆學習這個世界的語言。另一方面,利歐察覺她朋友可能成了這個世界的勇者,開始調查各地勇者身分……

  除了使用古代魔術道具學習語言外,利歐沒有積極地說謊。然而,他決定先隱瞞亞紀和雅人的存在,所以沒有提及。

  「……朕大致瞭解來龍去脈了。你收留了沙月閣下的朋友,努力讓兩人重逢,立下了莫大的功績。你在阿曼多救了芙蘿菈公主和莉賽蘿黛一事,也是一件豐功偉業。朕必須再次褒獎你,辛苦了。」

  佛蘭索聽完後,用嚴肅的語氣稱讚利歐。

  「不勝感激。」

  利歐深深低下頭,正襟危坐地說道。

  「朕有幾件事想確認。」

  「是。」

  「朕無法理解你這種傑出的人才為何會埋沒至今。聽說你的雙親是移民,此事為真?」

  佛蘭索直視利歐詢問。

  「是真的。」

  「那麼,你的一舉一動為什麼跟貴族沒有兩樣?朕不認為市井小民懂得這些禮儀。」

  佛蘭索毫不猶豫地追問。就連知道利歐擁有前世記憶的莉賽蘿黛都有所顧忌,不敢詢問這方面的事情。但佛蘭索貴為國王,他自然能無所顧慮地深入追問。

  莉賽蘿黛也興致盎然地從旁窺視利歐的神色。

  「我認識一位貴族,這是我跟她學習而來的。」

  利歐不為所動,隱晦地回答。利歐當然是在貝爾托姆王立學院習得這些禮儀,但他現在暫時隱瞞自己的過去,沒有老實坦承。

  順帶一提,他熟識的貴族就是瑟莉亞。

  「那位貴族的名字是?哪一國人?」

  「過去發生一些糾紛,對方目前隱姓埋名。不好意思,我無法自作主張說出對方的名字。還請陛下原諒。」

  利歐回答後,更加深深地低下頭。迴避佛蘭索的詢問固然不太妥當,但他無法供出瑟莉亞的存在。

  「嗯,既然有苦衷,朕也不會強行追問。朕只想知道你是什麼人,出於什麼目的而採取行動。你的身家背景只是為了證實這一點。」

  佛蘭索滔滔不絕地說道。

  「我個人並不隸屬於任何國家。熟識的貴族也沒有指示我行動,我跟對方只是私人的關係罷了。那位貴族與這次的事件毫無關聯。儘管我不清楚各國動向,但那位貴族與您或卡爾亞克王國之間沒有任何仇恨。」

  利歐說出佛蘭索沒有說出口的話。

  「那麼,你為什麼要設法讓美春閣下和沙月閣下見面?是出於什麼目的?」

  佛蘭索開門見山地詢問意圖。

  「我只希望美春小姐能如願以償。」

  利歐簡單地坦承行動的理由。

  「……什麼?」

  利歐的回答似乎出乎佛蘭索的預料之外,他傻眼地驚呼。與他同席的王族青年和少女也感到意外,目瞪口呆。

  「既然知道美春小姐想和沙月大人見面,我就想要幫助她,僅此而已。」

  利歐察覺到佛蘭索等人的反應,補充說明。

  「……你只是因為這樣就去接近莉賽蘿黛,立下這些豐功偉業?」

  佛蘭索仔細端詳著利歐。

  「我當初是偶然遇見走投無路的莉賽蘿黛大人。我當然有猜想過卡爾亞克王國召喚的勇者可能是沙月大人,因此,發現莉賽蘿黛大人之際,我確實有偷偷打如意算盤,希望能趁機接近她。然而,我認為事情的走向能如此順利,都多虧了她的幫助,以及勇者沙月大人和美春小姐強大的運氣,功不在我。」

  利歐肅穆地回答。下一瞬間,佛蘭索嘴角一歪,然後──

  「哈、哈哈哈哈哈!你說的話真有趣。你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美春閣下,並認為自己該拯救這位遭受命運玩弄的少女啊。你只是為了這種原因,就立下英雄般的功績嗎?」

  佛蘭索愉快地開懷大笑。

  「英雄這個稱號未免太抬舉我了……」

  「別謙虛。你拯救的都市可說是我國要衝,又救了大貴族家的千金、大國的公主,還在途中擊退亞龍。表現如此活躍,倘若朕不稱你為英雄,還有誰夠格擔此稱號?而且,你竟然全是為了一位少女便做到這種程度?儘管聽起來很可疑,但這故事簡直就像英雄傳說。真是了不起的男人。」

  佛蘭索喜不自勝地笑了,反駁利歐。王族青年和少女望向佛蘭索的眼神,就像看著某種珍奇的東西。

  「……不敢當。」

  利歐內斂地回應,深深行了一禮。

  「你該為自己感到驕傲。你的行為值得這麼做。但是……呼、哈哈哈哈。真是愉快,好久沒有發自內心大笑了。或許是因為朕常常跟國內和宮廷的老狐狸們交手,所以始終認為你的行動有什麼內幕,看來是朕多慮了。雖然問這個問題有些不正經,但你是不是喜歡美春閣下?」

  佛蘭索現在仍忍著笑意,詢問利歐。

  「……不,並非如此。」

  利歐一臉困惑,搖了搖頭。

  「順便一問,你幾歲?」

  「十六歲。」

  「喔,真是年輕,你的氣質比年齡更老成穩重。朕無法從報告書上推測出你是什麼樣的人,所以想在此問出你的堅持是什麼。實力足以擊退大型亞龍龍息的謎之魔劍士,你多少能理解吧?」佛蘭索欣然地交談。

  「我深感光榮。」利歐禮貌地謙虛道。

  「莉賽蘿黛,妳帶了一個有趣的男人過來哪。」

  佛蘭索揚起笑容,望向莉賽蘿黛。

  「我深感光榮。最近我方接連遇到許多不幸的狀況,與春人大人相遇卻是我最大的僥倖。我相信陛下只要與他見面,即能知道他的人品。但聽到您給出高評價,我依然喜不自勝。」

  莉賽蘿黛面露開朗的笑容。

  「看來妳早就料到朕的反應了。真讓人不快。」

  儘管佛蘭索這麼抱怨,他依然樂不可支地揚起嘴角。

  (美春閣下能讓沙月閣下保持好心情,我確實非常感謝她的到來。但這個男人對我們說不定更有利。舉辦晚會前,他似乎也和莉賽蘿黛築起了良好的關係。莉賽蘿黛會在晚會前夕才讓我們見面,是想要獨佔與春人的交流機會吧。這傢伙還是老樣子。)佛蘭索埋頭思索。

  「還請您原諒。」莉賽蘿黛靜靜地低下頭。

  「多虧了妳,才有這場愉快的相遇。朕聽過美春閣下的說法後,會再做出諸多判斷。趁朕還在興頭上,兩位多陪我聊聊吧。在這之前,原諒朕吧。你的行為明明對國家有恩,朕剛剛卻彷彿在質疑你。」

  佛蘭索微微揚起苦笑,跟利歐道歉。儘管他的語氣高高在上,但一介國王竟然跟來歷不明的旅人道歉,這是史無前例的狀況。這代表佛蘭索在短時間內就給了利歐極高的評價。

  「不敢當。」利歐更加低下頭。

  「對了,朕把子女介紹給你認識吧。他們是第一王子米歇爾和第二公主夏洛特,年齡分別是二十一歲和十四歲。你們也過來,跟春人自我介紹。」

  佛蘭索微微勾起嘴角,呼喚坐在角落的兒子米歇爾和女兒夏洛特,介紹給利歐認識。

  兩人走近後,利歐立刻站起身,行了一禮。

  「我是第一王子米歇爾‧卡爾亞克。我也聽說了你在阿曼多立下的功績。沒想到能跟傳說的英雄見面,真是光榮。」

  米歇爾誇張地聳了聳肩,自我介紹。他俊美的外貌與一頭金髮十分相襯,就算用美男子來稱呼他也不為過。但他的舉動有些矯揉造作。

  「不,能見到王子陛下,我才感到光榮至極。」

  利歐掛上討好的笑容,答覆米歇爾。

  「春人大人,初次見面,我是第二公主夏洛特‧卡爾亞克。沒想到拯救莉賽蘿黛的英雄竟然如此年輕又理性,真是優秀。」

  夏洛特微微一笑,用銀鈴般的可愛嗓音對利歐說道。她的外表惹人憐愛,一頭暗紅色的半長髮十分適合她。儘管還殘留幾分天真無邪,舉動仍像是一位教養良好的淑女。

  「夏洛特大人,您的評價我承受不起。」

  就和面對米歇爾時一樣,春人也討好地對待夏洛特。

  「不,父皇很難得在第一次見面就如此欣賞一個人喔?光就這一點來說,你已經能感到驕傲了。」

  夏洛特面露純真的笑容,誇獎利歐。

  「夏洛特,不要多嘴。」佛蘭索苦笑著囑咐。

  「呵呵,父皇似乎害臊了。」夏洛特露出調皮的表情。

  「夏洛特,別讓父皇太困擾了。」米歇爾無奈地責備她。

  「好的,哥哥。」夏洛特老實地點頭答應。

  「如你所見,她雖然還有些孩子氣,卻是一個優秀的妹妹。她個性親切,說不定會常常找你攀談,希望你好好跟她相處。」

  米歇爾擺出哥哥的架勢,幫夏洛特說話。

  「遵命。」

  這對兄妹感情真好。利歐這麼思索,笑著點了點頭。

  

   ◇ ◇ ◇

  

  另一方面,當利歐與佛蘭索等人交談之際──

  卡爾亞克王國城聳立著無數尖塔,沙月居住在其中一座的最高層樓。她帶領美春來到住處的起居室。

  沙月表示要去準備茶水和點心,走向廚房。美春獨自坐在沙發上。

  她興致勃勃地望著起居室的空間。此處擺設著許多看起來很高級的傢俱,使房內的氛圍宛如頂級經典飯店的套房。

  沒過幾分鐘,沙月便出現了。

  「久等了,來,請用。」

  沙月將擺著茶和點心的托盤放在桌上,坐在美春對面的沙發。

  「謝謝妳。沙月學姊,妳一個人住在這裡嗎?」

  美春點頭示意後,詢問沙月。

  「嗯,對方提議讓女僕跟我一起住,但我說可以自理,不讓其他人進來。這間房有起居室和餐廳,廚房和衛浴也一應俱全。總共有三間寢室,我一個人住太寬敞了。不過,這就跟住在公寓裡沒有兩樣。」

  沙月苦笑著答道。

  「那麼,如果我們在這裡交談,不會有人聽見囉……?」

  「沒有人能不請自來。妳可以放心把一切告訴我。看樣子,妳有些事情不想讓國王陛下等人知道吧?」

  美春小心翼翼地詢問後,沙月微微一笑,歪著頭問。

  「是的。其實亞紀和雅人也跟我一起來到這個世界,他們正偷偷躲在別處……」

  「這樣啊,他們也跟妳待在一起啊。幸好你們沒有分散,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嗯,聽到兩人平安無事,我該感到欣慰才行。妳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國王陛下吧?」

  沙月腦袋靈活,思緒敏銳,她精準地確認狀況。

  「是的。春人先生說現況仍不明朗,我們同時出現可能有危險。」

  「……那麼,是他提議要帶妳來城裡嗎?」

  「是我拜託他在先。春人先生說要獨自進城與妳接觸。如果全部丟給他處理,我會感到內疚……」

  美春緩緩搖了搖頭,有些歉疚地說道。

  「這樣啊……儘管我也很想與亞紀和雅人見面,但我認為你們不直闖入城的慎重判斷很正確。我等一下會把自己的事情告訴妳,妳先把經過依序告訴我吧。譬如說妳們的遭遇,或是救命恩人春人的一切。」

  「好的。」

  沙月直視美春的臉,漾起溫柔的笑容,拜託對方。美春用力點了點頭,將至今發生的事情告訴沙月。

  「我們一開始誤入這個世界的草原地帶。周遭空無一物,手機也沒訊號,手足無措……」

  「……真是艱難的狀況。幸好我是召喚進了王城,你們則是本來還走在現代的住宅區,後來卻突然迷失在大自然中吧?」

  沙月一臉如坐針氈的表情。

  「是的,我們腦中一片混亂,決定要先走到有人的地方,開始移動後……」

  美春回想起當時的情景,微微沉下臉。

  「發生什麼事了?」

  沙月從美春的表情中察覺有異,緊張地詢問。

  「我們最初遇到奴隸商人,差點被綁走。」

  美春盡力揚起開朗的笑容。

  「欸,你們沒事嗎!?

  沙月慌忙確認。

  「是的,我們被拉上馬車後,春人先生立刻出現,救了我們。我當時不清楚馬車外的狀況,但他應該與對方經歷了戰鬥。於是,奴隸商人才妥協……」

  美春大略闡述當時的狀況。她不曉得車外的狀況,但聽得到吶喊聲,因此知道發生了糾紛。

  「美春,你們的狀況比我更辛苦呢……儘管如此,你們仍強悍地活了下來,並找到我的去向。一想到自己剛來這個世界時還悶悶不樂,就覺得好丟臉。」

  沙月一臉慚愧。

  「亞紀和雅人都跟我待在一起,春人先生照料我們的生活起居,所以我們才能努力撐下來。」

  美春苦笑著搖了搖頭。

  「……那位春人真是了不起。我能理解妳為什麼會如此信賴他了。可是,他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沙月詢問美春,似乎對利歐充滿好奇。

  「他是什麼樣的人嗎?」

  由於沙月的問題含意太廣,也或許是提起利歐的時機太過突然,使美春疑惑地反問。

  「該怎麼說才好呢。他的五官看起來很像西方人和日本人的混血,但西方人的特徵較為明顯。他有著一頭灰髮,德語系國家也存在著春人這個名字,但聽起來也像是日本人,讓我有些好奇。我在這個世界不曾看過那種五官的人。再說,他為了你們如此拚命,讓我不禁懷疑他會不會也一樣……」

  沙月補充問題的意圖後,拐彎抹角地詢問利歐是不是日本人。

  「呃,春人先生是這個世界的人,在修托萊地區出生長大。不過,接下來我說的話,除非獲得春人先生允許,否則請不要對外提起。妳知道卡爾亞克王國東方有一塊未開發區域吧?」

  美春謹慎挑選著詞彙。順帶一提,針對和沙月重逢後,能把利歐的身世透露到何種地步一事,她事先和利歐討論過,對方同意交由她來判斷。

  「……啊,嗯。」

  沙月靜靜地點頭──

  「春人先生的雙親來自八雲地區,位於未開發區域的更東邊。他們後來才移居至修托萊。八雲地區的人們皆有著一頭黑髮,以及地球上東方人的五官。」

  美春開始描述利歐的身世。

  「所以他的五官才會像日本人啊……」

  沙月興致勃勃地表示理解。

  「待在修托萊地區時,從某些人的外表也能隱約看出祖先來自八雲地區,但數量不多。」美春解釋。

  「這樣啊……我們回歸正題吧。這點小事不用特別保密吧,他有什麼苦衷嗎?」

  沙月不可思議似地詢問。

  「接下來我說的事情,才希望妳能保密……妳願意保證不說出去嗎?」

  美春吞吞吐吐地反問。

  「……嗯,我答應妳。」

  沙月一臉正經,毅然決然地點了點頭。

  「春人先生會如此幫忙,主因是他很溫柔。不過,多少也跟我們來自日本有些關係。」

  美春揚起柔和卻帶著一抹哀傷的笑容──

  (春人先生……小春認識我和亞紀,但他卻隱瞞這件事,對我們伸出援手。)

  她再次於心中體會到這個事實。

  「……什麼意思?」沙月訝異地歪著頭。

  「春人先生擁有前世記憶,他曾經是一位日本人……」美春清楚地宣告。

  「…………真是吃驚。」過了半晌,沙月才說道。

  「妳不信嗎?」美春怯怯地詢問。

  「假如還待在日本,我可能不會相信。不可思議的是,我現在卻能輕易接受這件事……畢竟我都來到這種世界了。那叫做投胎轉世嗎?也就是說,春人擁有在地球生活時的記憶囉?」

  沙月輕輕嘆了口氣,聳了聳肩後,跟美春確認。

  「是的,他曾經是日本的大學生。」

  美春點了點頭。

  「日本的大學生啊……啊,那麼,你們用魔術道具溝通一事該不會……」

  沙月突然一驚,回想起剛剛的對話。

  「那是我們為了隱瞞春人先生的祕密,而向國王等人撒的謊。對不起。」

  美春內疚地低下頭。

  「不會,我知道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妳真的可以把他的祕密告訴我嗎……」

  沙月怯怯地詢問。

  「是的。我徵求過春人先生的同意,條件是妳不能洩漏出去。」

  「既然他不希望他人得知,這麼做還是有風險吧。我當然不會說溜嘴啦,但我認為這對他沒有好處……」

  「因為我很信賴妳,所以,他才認為妳值得相信吧。他體諒到我們和妳的關係,讓我不用對妳說謊……」

  美春面露溫暖的表情。

  「啊,這樣啊,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我多少能理解妳如此信賴他的原因了。他是相當誠實的人呢……嗯,那麼,我也會信任他。之後還必須跟他道謝,希望我們三個能好好聊聊。」

  聽美春說了那麼多,沙月似乎稍微瞭解利歐這號人物,她感慨地評論對方後──

  (啊~真是的,我本來還覺得他有些可疑呢,真丟臉!)

  她有些自我厭惡。

  「我可以請春人先生過來這個房間。」

  美春沒有多想,突然這麼提議。

  「啊,好主意。」

  沙月拍了一下手。

  「欸?」

  美春一臉錯愕。

  「既然這麼決定了,我們去跟國王陛下交涉吧。」

  「交涉?」

  看到沙月起勁的模樣,美春感到疑惑──

  「嗯,我去徵求他的同意,讓你們兩個今晚住在我的房間。」

  沙月面露純真的笑容,做出如此跳躍式的發言。


 《精靈幻想記9. 月下的勇者》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