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遁試閱  

今天介紹的新書試閱《最強魔法師的隱遁計畫1》

本作主角竟然六歲就開始從軍!!??

如果換到現代的話,父母跟軍方應該會被譴責到死吧(不是重點

即使投入戰場十年想申請退役,也才十幾歲而已呢,真是年輕啊 

而且作為退役的交換條件竟然是到學校培育後進嗎……?

所以可以大肆期待他跟美女弟子們這樣還有那樣囉!?

本書同時收錄了特典小冊子

讀者們千萬不要錯過囉!!!

 

以下就來看看試閱內容~

 


 

第1章 新天地

  

  「你不能再考慮一下嗎?」

  「不,我在工作上的付出應該夠多了。詹托列和庫本多兩塊大陸已成功收復。今後我只想清閒自在地過日子。」

  亞爾斯向身穿白色軍服的上司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後者的胸口一帶有條不紊地掛著幾枚勳章。

  坐在長桌對面的上司約莫五十來歲,此刻的他正十指交握,一副束手無策的模樣。他以一臉為難的表情,撫著眉間左思右想。

  「但是,你已經是我國……不對,是全人類的寶貴戰力了。我不可能因為你說不想幹了就隨便放你離開。雖然這樣對你很過意不去,但我無法同意你的退役申請。」

  「恕我直言,總督。以規定來說,服役十年並取得一定戰果者,應該擁有選擇退役的權利。我從六歲便開始從軍,到今年已經過了十年。您總不會跟我說收復大陸算不上什麼戰果吧?」

  總督極力克制自己不露出苦澀的表情。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制定了這樣的規定──即使他很明白這條規定的重要性,但依然壓不下心頭的憤懣之火。

  規定裡確實明確記載了這樣的條款,但魔法師可是一種地位崇高且備受世人尊崇的職業。其守護國家、收復失地的任務,堪稱全體人類的夙願。

  然而,這名黑髮少年卻無法理解這件事。或者該說他根本不關心這種事情。對出生成長於籠中世界的這一代來說,這或許是他們難以理解的事情。更別說是六歲便開始從軍的亞爾斯……六歲從軍原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一般來說,軍隊只接受年滿十四歲者服役。但是亞爾斯在六歲時便被認定擁有魔法師的資質,即使年齡尚小,其魔力也已凌駕於高階魔法師。軍隊不可能將他這樣的潛力股置之不顧,因此立刻對亞爾斯展開成為魔法師的訓練,甚至為此跳過了普通教育的環節。

  不過,總督本人或許正感到一片混亂──將屆退役之齡的他,完全沒有想到這名僅十五歲上下的黑髮少年,居然會搶在自己前頭提出退役申請。

  總督自幼便看著這名少年長大,他感覺自己過往對亞爾斯的各種無理要求,如今全都報應回了自己身上。隸屬於軍隊的魔法師都領有優渥的薪資,這些薪水雖說是靠著國民的稅金來支應,但沒有人為此感到不滿。因為全體人類都非常清楚魔法師的重要性。

  在擔負亞澤席魯大陸防壁的七國裡,大國亞魯法所取得的戰果可謂鶴立雞群。而其中大半的戰果,都是由僅僅一人的存在所實現,那就是申請退役的亞爾斯‧雷金──九大魔法師。雙眼被額前黑髮微微遮掩的亞爾斯,擁有一雙完全看不出是孩子的厚實手掌,彷彿道盡了他此前短暫人生的無數滄桑。

  百年前忽然現世的魔物,讓人類的人口減少至十分之一,原本遍布世界各地的國家也隨之縮減到七個。

  目前人類的生存區域,已被迫緊縮到世界陸地面積的七百分之一。

  魔法的概念被轉化為武裝力量,則是直到近期才發生的事情。面對強大的魔物及魔獸,早期的魔法技術根本無法與之抗衡。當時的魔法只是充當人們的日常生活輔助。而魔法之所以急速發展,完全是因為魔物的侵攻。

  魔物吞噬人類、毀滅城市、摧毀國家,而人類數量的減少能得到控制,同樣也是受益於被轉化為軍事力量的魔法技術。最後有七個國家築起圓形的防衛線,確保住了人類的生存空間。聳立在此一區域中央的白色巨塔,可說是人類在這場生存競爭中的最大成果。因為自巨塔頂端展開並包覆七國國土的防護壁,總算成功阻擋了魔物的侵攻。這完全是來自於魔法學研究的恩賜。自那之後的五十餘年間,人類為了收復失土,開始積極地培訓魔法師。

  「那如果讓你休個長假,你可以接受嗎?當然,我保證你會有相當舒適的生活,並且會盡可能滿足你的一切願望。你的研究會得到國家的支持,相關設備也會由國家負責張羅。」

  「代價就是,只要國家發出召集令,我就得奉令出擊是嗎?」

  總督以他那張滿是皺紋的臉孔點了點頭,散發出一股與其年齡相應的老練威嚴。要是現在失去了亞爾斯,整個國家的戰力等同直接腰斬一半。事態若演變至此,別說什麼收復失土,就連國防都會出現問題。

  在魔法師陣亡人數年年攀升的趨勢裡,大國亞魯法卻能在取得戰果的同時抑止傷亡人數。這也全是眼前這名十六歲少年的功勞。

  在亞爾斯投身軍旅的十年期間,亞魯法的魔法師擁有七國最低的陣亡率。

  在守護人類生存所需的白色巨塔這一點上,七國確實是並肩作戰的同志;只是各國心裡卻各自盤算著。向他國請求協助是本國之恥,國力的強弱是關乎國家威望的嚴重問題。各國雖然組成了聯合戰線,同時也為了本國的威望激烈地競爭。

  「屬下明白了。」

  亞爾斯冷冷地同意了總督的提議。說起來他打從一開始就很清楚,自己不可能這麼簡單地離開軍中。因此,總督的這項提議也算是個不錯的妥協方案。

  先不說是好是壞,當前的亞魯法過於倚賴亞爾斯了。總督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也曾試著採取各種對策,但像亞爾斯這般優秀的魔法師,實在是可遇不可求,總督的努力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總督重新深深地坐進椅子裡,發出疲憊的嘆息聲。他一直都很清楚這一天遲早會來。亞爾斯是例外中的例外。這名身負絕世之才,在各方面都顛覆常識的少年,置身軍隊這種人人自私自利、只為自己打算的組織之中,在不斷達成上級要求的成果以後,會得出這樣的結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總督一方面認為,從小就受到這種氛圍影響的亞爾斯,沒有萌生為他人犧牲奉獻的精神也是無可厚非之事;另一方面,他心裡想要為此亡羊補牢的念頭也變得愈發強烈。

  「相關準備完成之後,便會通知你。」

  亞爾斯端正姿勢答道:

  「屬下瞭解了。」

  他深深行了一禮後,就此離開房間。總督心想,或許亞爾斯迄今為止,都太少接觸到其他人的真情和人心的幽微面了。那麼,即使是從這一刻開始也好,自己得讓亞爾斯在接下來準備前往的去處,掌握他所欠缺的「基本能力」。就算無法改變亞爾斯退役的決心,對他來說也不啻為一件好事。

  說起來,軍隊作為人類的守護者,是一種要求絕對服從的組織。因此,當亞爾斯向總督確認自己是否得「奉令出擊」時,總督儘管心裡很不痛快,還是必須點頭稱是。身為當前最大戰力的亞爾斯,未經規定程序脫離軍隊掌控,是總督絕對不允許發生的事情。因此亞爾斯若是能在自己準備前往的去處,萌生以個人的意志去守護某些事物的想法,屆時貝利克或許就無需再以總督的身分下達「命令」了。

  思及此,貝利克‧薩雷比亞諾總督重新理清思路,臉上的皺紋變得更加深邃。他從桌上的文件堆裡取出名冊,將形狀像一張卡片的終端通訊裝置貼到耳邊。

  自己雖然暫時駁回了亞爾斯的退役申請,卻不得不同意讓他從應對魔物的前線重地退下來。為了防備緊急狀況發生,必須展開新的組織編制工作,發布人事異動等等,因此貝利克總督接下來自然有得忙了。

  

  ◇ ◇ ◇

  

  第二魔法學院座落於大國亞魯法的貝里茲市,其廣大腹地的一角正在舉行入學典禮。大批以魔法師為目標的少男少女,端坐在宏偉的大廳裡,唯獨一個座位空著。眾人都以為那只是某個身體不適的學生缺席,並沒有人特別在意這件事。因為獲准進入魔法學院就讀的他們,相當於獲得了能在將來成為魔法師的保證。他們都是跨過入學測驗難關的菁英,為了守護這片由七國所組成的亞澤席魯大陸……他們踏入了亞魯法國內僅此一所──七國都各只有一所──的魔法學院大門。打從入學的那一刻起,他們就已非尋常人物。成為魔法學院的學生,即意味著成為國家乃至全人類的守護者,同時也是國家擴大國土及威望的先鋒。

  學院表面上聲稱自己是培育魔法師的機構,但所有的學生在畢業之後皆投身軍旅之中。當然,入學就讀的學生也沒有傻到不曉得這一點,倒不如說他們是自願走上這條道路的。魔法師不但擁有不愁吃穿的社經地位,而且是一份崇高的職業。以命護國──魔法師因此一使命,受到人們的歌頌和憧憬,在在構成足以令人神往的理由。

  再加上普通市民基本上禁止使用實戰魔法。市民雖然能夠使用生活上不可或缺的入門魔法,但這些只是連初階魔法都算不上的小把戲。因此,高階魔法這種潛藏著無限可能的力量,自然讓年輕人無比嚮往。若是想要行使這樣的力量,除了成為被允許全面使用魔法的軍人以外,就只有進入軍隊管轄的學院一途。所以年輕人想方設法地擠入學院的窄門,追求校方所核發的那張學生證,亦即准許使用魔法的「特許證」。

  

  入學典禮當天,亞爾斯提早到了學校。他覺得自己事前寄送的行李應該差不多到了。行李的整理和其他準備工作,待處理的事情可以說堆積如山。

  此處不愧是魔法師的培育機構,腹地面積十分遼闊。共設有三個年級的第二魔法學院,目前約有千餘名魔法師幼雛在學,且全體學生都住在腹地內部的宿舍。除了學生的活動區域以外,在廣大的腹地裡,還包含了訓練場等各式魔法學研究設施。貝里茲這座全國面積最大的都市,足足有五分之一的範圍都被這所學院給占據。

  第二魔法學院的幅員,廣大到即使花上一天工夫也無法走遍。因此學生在入學時所拿到的學院校徽,也兼具使用輔助轉移系魔法轉移門──《圓陣港埠》的許可證作用。只要持有校徽,便能夠使用設置於各處的轉移門進行移動。

  雖然亞爾斯確實也是新生,但他並沒有打算出席入學典禮。對亞爾斯來說,這裡只不過是在總督的指示下,逼不得已前來的地方。他認定此處的生活只是正式退役之前的緩衝期,打算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自己身上。亞爾斯的腦袋裡已裝滿各種安排和計畫,準備在到畢業為止的三年期間都埋首於研究之中。

  「請問你也是新生嗎?」

  向亞爾斯搭話的人,是一名外表天真無邪的女學生。她身上所穿的制服沒有一絲皺褶,淡棕色的秀髮在肩際優雅地飄揚,臉上則掛著嬌滴滴的笑容。左胸別著的嶄新校徽,因為少女傲人的雙峰而顯得有些歪斜,亞爾斯瞥了一眼那枚校徽後說道:

  「我是新生沒錯,妳也是?」

  「嗯,人家因為有點迫不及待,所以就提早過來了。」

  少女以像是在害羞吐舌的模樣,露出了一個溫柔的微笑,接著表情一下放鬆了下來。遇上和自己一樣是新生的同學,似乎讓她感到很開心。少女的秀髮隨著滿是春天氣息的涼風飄揚。她和亞爾斯雖是初次見面,態度卻相當平易近人。

  亞爾斯強自按捺住趕路的念頭,打算用一句簡短的話語結束談話,以截斷這有可能沒完沒了的「新生寒暄」。

  就在這時──

  「艾莉絲,妳在做什麼啊?典禮好像還沒開始呢,我們在校舍裡等著就好了吧。」

  聽見背後傳來的開朗聲音,被稱作「艾莉絲」的少女把頭轉了過去。

  只見一名少女從遠處走了過來,一頭紅髮在她身後左右擺盪。

  「不好意思,菲婭,我馬上過去。」

  那名紅髮少女,似乎是艾莉絲這名少女的朋友。亞爾斯順水推舟地開口說道:

  「我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就先走一步了。」

  這句話讓少女不解地歪起腦袋。一名新生在入學典禮當天,居然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這實在非常奇怪。

  「你不去會場嗎?」

  「我還有事情要處理。」

  「這樣啊……那就待會兒在會場見囉。」

  艾莉絲一面微笑,纖纖素手一面在胸前輕輕揮動。

  「……如果能碰上的話。」

  少年別開視線,低聲咕噥了一句。亞爾斯當然沒有打算出席典禮。接著,他隨意地向走近友人的紅髮少女點了點頭,就此轉身離去。

  「一大清早的就這麼不走運啊。」

  亞爾斯以眼角餘光瞥著兩名少女離去,並如此抱怨了一句,接著邁開腳步,朝校方分派給他的研究室走去。

 

(中略) 

  

  從第二堂課開始一直到午休時間,都是模擬戰形式的訓練課程。所有學生都在更衣室裡換上學校規定的訓練服……而在男子更衣室裡的亞爾斯,正遭受眾人帶刺目光的洗禮。

  「呿,沒有幹勁的傢伙,能不能早點滾回家去啊。」

  即使聽見這種幾近指名道姓的詆毀,亞爾斯心裡也沒有感到任何不舒服。亞爾斯自幼便投身軍旅,並以最快的速度立下不世之功,因此被別人投以這種充滿敵意的視線,對他來說是司空見慣的事情。當然,隨著他功績的不斷累積──亦即排名的持續上升──那些揶揄和嘲笑的話語也跟著消聲匿跡。過去的亞爾斯認為,遇上這種場合,佯裝鎮定是最好的對策,並且身體力行這樣的做法;但如今的亞爾斯別說是採取對策,根本是連理都懶得理對方。這些充滿敵意和侮辱的話語在他耳中聽來,甚至還有種懷念的感覺。

  亞爾斯手腳俐落地換好裝後,改拿著一本開本小巧的書籍走出更衣室。附帶一提,在這座巨蛋型的訓練場裡,魔法所造成的物理傷害會被轉換為精神傷害,因此即使是會讓人昏厥倒地的重傷,也不會導致肉體受到傷害。

  模擬戰是同時使用體術、武器,以及魔法的戰鬥。對戰的分組會顯示在巨蛋中央的面板上。

  雖然現場也配置了教師,但進入魔法學院就讀的,基本上都是知書達禮的好學生,不太可能使出作弊或犯規的招數。更何況這僅僅是模擬戰的課程而已,因此教師也只需進行最低限度的督導。

  教師按下洗牌按鈕後,隨機組合的對戰卡片便被翻回正面,一一顯示出比試者的名字。全班四十名學生每次都會被挑出半數,分成十組來進行模擬戰。

  訓練場很快就被魔法障壁分隔成一個又一個區塊,這是為了避免小組之間互相干擾。

  順帶一提,訓練場裡是允許使用武器的。當然只限施加了魔力的武器。這些武器具有提升魔力傳導效率、引出魔法原本性能的輔助作用,名為「AWR」(assist weapon recovery),通稱《奧巫納》。

  由於純粹以堅硬物質製成的長劍或斧頭,根本對付不了擁有超硬質外殼的魔物,因此今天基本上已經沒有魔法師青睞這樣的武器。而佩帶這種只能用來和人捉對廝殺的武器,就等於是大搖大擺地宣傳自己不是魔法師,只是個普通人而已。

  訓練場裡也備有校方提供的各色武器。在新生階段便擁有自己專用AWR的學生,畢竟只是少數人而已。只有那些在入學以前,便已開始接受成為魔法師訓練的人,才有可能持有專屬的AWR。

  亞爾斯當然也是其中一人。然而,他現在手上卻只拿著一本和實技毫無關係的書籍。

  「真不愧是貴族呢。」

  從訓練場的一隅,忽然傳來了某人的讚嘆聲。仔細一看,立於人群中心的是忒絲菲婭,而她的柳腰上則繫著一把刀。

  (居然是刀?這可真是古樸吶……)

  就連在軍隊裡見識過各色武器的亞爾斯,也沒遇過幾個以刀作為AWR的魔法師。以作為AWR的表現來說,和僅有單邊開刃的刀相比,雙邊開刃的劍型武器在各方面上都更加稱手,因此蔚為主流武器。

  「這是我們家代代相傳的寶刀。我一直都是使用這把刀,所以這是我最熟悉的武器。」

  在這座訓練場上,可能就只有忒絲菲婭持有專屬的AWR;也或許整個班級,甚至整個年級就只有她一個人擁有而已。即將走上魔法師之路的這群學生,今後將在學院裡一面學習,一面找出自己的魔法特性,從而不斷摸索什麼樣的武器,才是最能發揮自身魔法特性的AWR。因此一般而言,學生要一路鑽研到從學院畢業時,才會找到自己專屬的AWR。反過來說,這也就意味著獨當一面的魔法師,基本上都會擁有自己愛用的AWR。AWR的作用雖然只是輔助魔力的傳導,但之所以要把魔力的傳導效率提升至這般程度,是有理由的。

  即使只是用魔法來產生火焰和流水,在AWR的幫助下也能減少魔力的流失,同時還能省略作為發動機制的咒文詠唱。

  事實上,早在魔法被系統化以前,人們便已著手於AWR的開發。人類過往所使用的槍炮刀劍,完全無法用來對付魔物。槍炮刀劍頂多只能弄傷魔物的堅硬外殼,根本無法造成致命傷害。於是AWR便在「如何將魔物刴成碎片」、「如何貫穿魔物的外殼」的指導思想下被開發出來。

  早期的AWR還只是在刀刃上賦予魔力,在提高殺傷力的同時,也使其堅硬不易折斷;時至今日,AWR已經取得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的發展。遍布於刀刃上的魔法式──是以又名「佚失之咒」的難解文字鐫刻而成,讓使用者能夠以武器為媒介施展魔法。通過這樣的方式,魔法師不僅可以跳過魔法的詠唱程序,甚至還有能力和魔物展開勢均力敵的格鬥戰,成功地將人類的力量提升到新的境界。

  因此就算是魔法師,基本上也不會有人像童話故事那樣,手裡拿著一根木杖。木杖不但缺乏作為武器的實用性,也由於形狀的關係,很難把施放輔助魔法的魔法式正確鐫刻上去,而這又是AWR最被重視的功能之一,所以從根本上來說就不合用。

  在眾人的讚嘆聲中,忒絲菲婭瞥了亞爾斯一眼,「鏗鏘」一聲地推刀出鞘。在忒絲菲婭微微推出的刀身上,遍佈著以佚失之咒刻成的魔法式。儘管明白她是在向自己挑釁,但亞爾斯同樣打算和平度過模擬戰的課程。即使在等候上場的空檔時間裡,他也片刻不想放下手中讀到一半的書籍。

  不久之後,對戰的洗牌結束,螢幕上接二連三地冒出亞爾斯不認識的同學名字。第一訓練場、第二訓練場……接著亞爾斯的名字出現在第三訓練場;忒絲菲婭的名字則是在第八訓練場。儘管兩人幸好不是直接的交戰對手,但由於這兩個訓練場靠得很近,亞爾斯在比試的過程裡,顯然會被觀戰的同學拿來和忒絲菲婭比較,從各個方面品頭論足一番。透過嘲笑亞爾斯,他們才得以重新確認自己擁有能夠嘲笑他人的資格,藉此逃避明確的順位排名所帶來的優劣壓力。

  亞爾斯沒帶武器,就這樣一邊翻著書頁,一邊走向第三訓練場。

  他的交戰對手是名不認識的男學生。雖然是同班同學,但亞爾斯絲毫不感興趣。男學生頂著一頭醒目而俗氣的紅棕色短髮,以一雙丹鳳眼瞅著亞爾斯,目光裡不出意料地帶著輕蔑之意,手上則握著校方所提供的劍型AWR。

  剩下的二十幾名學生都在一旁觀戰,而亞爾斯的討厭預感不幸應驗了。

  其中有半數人,選擇去第八訓練場觀看忒絲菲婭的比試;而剩下一半的人,則包圍了亞爾斯所在的第三訓練場。這些人會跑來這裡,都是想欣賞亞爾斯被打得滿地找牙的悲慘模樣吧。

  照理說在這種觀戰的場合,眾人應該是要熱絡地猜想分析誰輸誰贏的話題,然而他們投向亞爾斯的眼神,卻充滿嘲弄的味道。這簡直就像是一場性質惡劣的馬戲團怪胎秀,觀眾只等著以取笑弱者為樂。

  (該怎麼做才好呢?)

  亞爾斯之所以會如此考慮,是因為他在觀戰學生的視線裡,感受到一道格外尖銳的視線。艾莉絲雖然也攙雜在人群裡頭,不過亞爾斯所感受到的視線似乎不是來自於她。那道可疑的視線緊黏著亞爾斯不放,準確地追逐著他的一舉一動。

  儘管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不過亞爾斯顧慮的是別的事情。事實上,亞爾斯早已放棄了這場比試。正確來說,他打算故意輸掉,好讓比試儘早結束。部分原因固然是為了隱藏排名,不過更重要的是──亞爾斯不想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比試上。話雖如此,即使要輸掉比試,他也絲毫不打算因此受傷。那麼,該如何在不承受攻擊,並且不讓觀戰者發現自己故意放水的情況下,讓比試以敗北的形式收場呢……需要補充說明的是,包含教師在內,亞爾斯要瞞過在場眾人的眼睛可謂輕而易舉。當然,不管是艾莉絲還是忒絲菲婭,要瞞過她們同樣是小菜一碟。亞爾斯唯一顧忌的,就只有那道尖銳視線的主人。

  雖然不曉得他到底是何方神聖,亞爾斯推斷對方應該有三位數等級的實力。如果是這種程度的實力,亞爾斯覺得自己就算動了什麼手腳,對方也不可能會察覺……可是不管怎麼說,一直被這道視線跟著的感覺實在糟透了,亞爾斯不由自主地嘆了口氣。

  「你運氣不錯。有幸成為本大爺驗證平日鍛鍊成果的對象。噗哈,那你豈不是跟個沙包袋沒兩樣嗎?」

  和亞爾斯對戰的男學生嘲弄地說道。一方用的是劍型AWR,另一方則只拿了本書。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勝敗幾乎已一目瞭然。

  雙方還沒來得及確認彼此的武器,開始的鐘聲便已不由分說地響起。男學生率先展開攻勢。而從亞爾斯眼中看來,那完全是外行人慘不忍睹的拙劣動作。真虧他有臉在人前做出這種動作啊──亞爾斯甚至忍不住在心裡這麼嘀咕。男學生似乎有在劍型AWR上賦予魔力,但理應包覆在劍刃上的魔力卻全都凝滯於一處,輔助機能也沒有發揮作用。亞爾斯配合對方慢到不行的劍速,故意裝出好不容易才勉強躲過攻擊的樣子。而在閃避攻擊的空檔期間,他的視線也依然駐留在書上的文字。因為他實際上根本不需要盯著對方的劍,便能閃過攻擊。

  男學生暫時和亞爾斯拉開距離,在劍上注入更多的魔力。AWR對此做出反應,鐫刻在劍刃上的魔法式發出紅色的光芒。

  「【蘊火之刃《burn edge》】。」

  伴隨著魔法名稱,AWR的刀身被火焰所包覆。照理說,有AWR在手應該能跳過詠唱程序,特地進行詠唱的男學生,若不是受限於自身五位數排名的實力,就是個單純的傻瓜。當然,即使可以跳過詠唱程序,宣告魔法名稱這個動作,仍具有讓魔法創造出來的現象固定下來的作用,因此倒也不是純粹沒有作用。只是從男學生得意洋洋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並不是基於此一理由才這麼做的。他之所以能僅憑魔法名稱便使出魔法,果然還是因為有AWR幫助的關係。若是能在沒有輔助的情況下辦到這種事情,那差不多也能躋身三位數排名了。

  說起來男學生很可能不曉得,【蘊火之刃】是一種相當蹩腳的魔法。「蘊火之刃」是名為「炎刃」的高階魔法的簡易版,因此在威力上也有數倍的差距。亞爾斯看著心滿意足地使出這招的男學生,心裡都為他感到難為情,甚至有種快要抬不起頭來的感覺。

  觀戰者並未因為男學生使出這招而驚呼,但意識到勝負即將分曉的他們,都屏息注視著場中的兩人。

  而在另一側忒絲菲婭上場的第八訓練場那裡,不斷傳來狂熱的歡呼加油聲;相對於此,亞爾斯所在的第三訓練場,卻絲毫沒有緊張的氣氛。每當亞爾斯千鈞一髮地閃過攻擊時,觀戰者都紛紛嚷著「好可惜」之類的話語,和忒絲菲婭所受到的待遇可謂天差地別。儘管如此,對亞爾斯來說,這樣的差別待遇和周圍人的唱衰都只是雜音而已,完全沒有進到他的意識裡。

  在所有的觀戰者裡,艾莉絲是唯一坐立不安地看著比試的人。從她那下意識捏緊的手指,以及緊緊閉合在一起的雙掌,都能夠看出她在為亞爾斯擔心,並祈求他平安無事。由此也可以窺見艾莉絲的溫柔本性。

  男學生揮舞著魔法劍逼近。亞爾斯心想再拖下去也不太合適,於是為了結束比試,他「啪」一聲地將書本闔上。

  亞爾斯故意從正面承受了斜砍而下的袈裟斬,而那本書就擋在他的身體和刀刃之間。

  爆炸的衝擊波掀起一陣煙塵,當塵埃落定時,只見亞爾斯仰倒在地上,男學生則喘著大氣解除架勢。

  勝負分曉的鈴聲剛一響起……

  「──!!亞爾斯同學……」

  艾莉絲如此驚叫道。她深信亞爾斯直接承受了那記攻擊,聲音裡帶著擔心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其他觀戰的學生,看到這名楚楚可憐的少女如此掛念敗者,自然也不好歡欣鼓舞地對出醜的吊車尾展開嘲諷;取而代之的是,他們臉上的神情變了──那是瞧不起弱者的表情。

  但是,亞爾斯對艾莉絲的擔心視若無睹──

  「「「────!!」」」

  他一臉沒事樣地站起身來。接著再次翻開書本,一邊盯著書頁,一邊泰然自若地離開了訓練區。若是只看到這一幕的人,可能會搞不清楚勝利者究竟是哪一方。

  看到觀戰者目瞪口呆的反應,亞爾斯才意識到自己太早分出勝負,或許是失策了。其實正確來說,讓其他學生感到驚愕的,是亞爾斯那過於氣定神閒的模樣,只是他到最後都沒能察覺到這一點。

  亞爾斯所考慮的是,如何承受那種程度的魔法攻擊所造成的傷害。就算是故意承受攻擊,身為魔法師的自己,也很有可能反射性地做出還擊。將這點納入考量後,亞爾斯認為從結果上來說,自己應該是做了最佳的選擇……但是沒想到要配合這種等級的對手,居然是如此困難的一件事。而他之所以早早就和對手分出勝負,部分原因也是因為他難以壓抑想要讀書的衝動。總而言之,亞爾斯雖然特地演了一場敗北的戲碼,可是沒把心力放到整體細節上的他,確實未能實現完美的演出。因為他真的打從心底認為,這樣的比試只是在浪費時間。

  另一方面,在勝負分曉的同時,那道可疑的視線也跟著消聲匿跡。

  「亞爾斯同學,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艾莉絲馬上沿著訓練區塊的外圍,快步跑到亞爾斯面前,把他全身上下仔細打量了一遍。

  「在這座訓練場裡,身體是不會受到傷害的啊。」

  「……啊!是這樣沒錯呢。」

  艾莉絲訝異地皺起眉頭,一副覺得亞爾斯身上還有什麼古怪的表情。

  亞爾斯朝自己身上瞥了一眼,才意識到自己的細微失策。在分出勝負的瞬間,弄出爆炸的衝擊波和煙塵的人,當然是亞爾斯本人。為了不讓觀眾發現自己故意承受攻擊,他以這個方法來進行掩飾。但不想為了這樣的鬧劇弄髒衣服的亞爾斯,下意識地用魔力包裹住全身。不過,這對魔法師來說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因為魔法師在外界執行任務時,基本上都會讓魔力隨時包覆住全身。

  其結果就是,亞爾斯剛才明明置身於大量的煙塵和粉塵之中,但他身上卻是一塵不染的狀態。

  亞爾斯急中生智──

  「先別管這個了,妳不去關心妳朋友沒問題嗎?」

  「菲婭沒問題的。她可厲害的呢。」

  菲婭?忒絲菲婭的暱稱是吧?──亞爾斯雖然意會了過來,但因為他對忒絲菲婭不感興趣,所以就這樣背向戰鬥中的第八訓練場,把視線轉回書本上頭。由於書本在剛才的模擬戰裡被拿去擋了一劍,因此亞爾斯檢視著封面確認有沒有傷痕。即使上頭包覆了魔力,紙張終歸還是紙張。不過,封面上頭非但沒有刀痕,甚至連污漬也不見半點。

  確認完畢後,放下心來的亞爾斯,把注意力轉換回來。

  「妳叫艾莉絲對吧?差不多輪到妳上場囉。」

  「嗯。」

  亞爾斯想要儘快遁入自己的世界,於是巧妙地轉移了話題。

  「我自己是輸掉了,但請妳好好加油。希望妳能贏下比試。」

  「當然囉!我會全力以赴的。畢竟這可是一年級生少有的機會呢。不過就算在練習場上不會受傷,亞爾斯同學也別太勉強自己喔。」

  艾莉絲邊說邊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最後展顏一笑並挽起袖子,一副「看我表現吧」的表情。雖然亞爾斯順著艾莉絲的話頭,有口無心地接了這麼一句,但他並沒打算繼續奉陪下去。

  亞爾斯和艾莉絲道別之後,便在門扉附近的牆邊緩緩坐下。比平常還要來得多的說話量,似乎讓他感到有那麼一點疲憊。

  對魔法師來說,模擬戰是課堂氣氛最為熱絡的課程之一。由於學生未經許可,不得在訓練場以外的地方使用魔法,因此這時是測試平日學習成果的絕佳機會。

  所以亞爾斯身為新生,卻對觀戰毫無興趣的模樣,在其他學生眼中看來,想必被理解為他是落後太多而自暴自棄。

  忒絲菲婭的比試似乎已經結束,方才幫她加油打氣的吆喝聲,已轉變為對勝利者的讚揚。忒絲菲婭意氣風發地走出訓練場,艾莉絲立刻跑到她的身邊說起話來。兩人同時嘴角上揚,朝靠在牆上的亞爾斯看了一眼,並且相視一笑。

  剛才由忒絲菲婭上場的第八訓練場,接下來輪到艾莉絲的比試。她的交戰對手雖是男生,但魔法師的戰鬥是不分男女的。因為魔法的水平比單純的力氣更能左右比試結果。

  和為了嘲笑而前來觀看模擬戰的其他人不同,艾莉絲是真心關懷亞爾斯的安危。要說是她為自己擔心的回禮可能有些奇怪,不過亞爾斯決定撥出些許寶貴時間觀賞艾莉絲的比試。

  訓練場內的艾莉絲,手裡握著一柄薙刀。

  (這女孩的武器一樣很古樸呢。)

  但是,艾莉絲操縱薙刀的技巧令人瞠目結舌。這並不是說她擁有神速斬擊之類的精妙技巧,而是指她的動作流利無比。儘管還有不少拙劣雜亂的明顯缺失,不過攻守之間的切換相當精湛。乍看之下有點像是在耍雜技,可是帶有一種將破綻縮減到極致的洗練感。艾莉絲手上使的薙刀是校方提供的東西,但除非她平日便習慣使用這項武器,否則不可能有如此精彩的身手。

  或者更準確來說,她擅長使用的不是薙刀,而是長槍之類的長柄武器吧。

  儘管艾莉絲精湛的武藝確有一觀的價值,不過光靠著武藝並無法決定魔法師戰鬥的勝負。

  勝敗的關鍵始終在於魔法。在以魔物為對手的實戰裡,對武器施加附魔強化(enchant)的技法固然能派上用場,效果基本上還是比不過單發魔法的直接攻擊。這主要是因為魔物數量龐大,甚至還有部分個體能減輕或自動恢復砍傷等傷害的緣故。

  在與魔物的戰鬥裡,需要正確掌握住作為牠們弱點的核心,又或者以強大火力直接將其殲滅。從這點上來說,能夠兼顧威力和有效範圍的魔法,便成了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因為每隻魔物的核心位置不盡相同,要正確掌握核心的位置是一件困難的差事。

  艾莉絲的交戰對手所裝備的武器是手指虎。這是喜歡格鬥戰的魔法師所使用的主流武器。【寒冰箭《ice arrow》】自手指虎的前端冒出,男學生猛擊停滯於半空中的箭鏃,將冰箭打飛出去。

  這是只受過初等教育的新手魔法師最常使用的初階魔法。在炎、水、冰、風、雷、土等基礎屬性裡,都有這樣的攻擊性魔法,也是學生們在初等教育裡最先習得的魔法。艾莉絲揮灑自如地將薙刀迅速掄轉起來,薙刀的刀身隨即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

  撞上薙刀的寒冰箭,接二連三地遭到粉碎。但還不止於此。碎裂的冰屑就這樣被彈飛回去,以更加猛烈的勢頭朝施放的男學生直撲而去。嚇得閉上眼睛的男學生被打個正著,遠遠地飛了出去,連緩衝姿勢都來不及擺出來,就直接呈大字倒在地上。比試在轉瞬之間便分出勝負。和剛才的忒絲菲婭一樣,觀戰者為艾莉絲送上喝采聲,所有人都見識到全班僅有兩名的四位數者的實力。艾莉絲腳步輕快地走出訓練場,像是事先講好似地和忒絲菲婭擊掌慶賀。

  ──剛才那招是【反射《reflection》】……不對,是【漫反射《redirection》】吧。

  「反射」是俗稱「反擊」的中階魔法,而比「反射」更高一階的【漫反射《redirection》】,則不是學生等級使得出來的魔法。這兩種魔法都屬於光系統,不過有能力使用光屬性魔法的人並不多。每個人的魔法屬性適性都是通過後天取得,但光屬性必須擁有先天資質,因此能使用光魔法的人自然寥寥無幾。附帶一提,魔法的屬性分為地水火風、冰雷,以及光和闇。光和闇這兩種屬性也被稱作「元素」。

  事實上,還有一種不屬於以上任何分類的屬性。亞爾斯身上所擁有的,便是這樣的屬性……


 《最強魔法師的隱遁計畫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