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2  

明明已經快要十月了,為什麼天氣還是這麼熱呢(;´ρ`)?

在這炎熱的天氣下,小編在此要來為各位獻上本週的盛大宴會~~

《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5一起消消暑氣、盡情享受派對吧~~!!

 

布倫希爾德公國中於建國啦!!!

基於西方諸國國王想要休息(玩樂)的要求,冬夜將舉辦建國親善宴會。

於是冬夜把日本所有的娛樂統統搬過來。

宴會中究竟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國王們又會有什麼有趣的互動呢?


 

  在位於大陸西方、曾經發生戰爭的兩大國──貝爾法斯特王國及雷古路斯帝國的國境間,新誕生了一個以這兩國為後盾的小國家。

  布倫希爾德公國。

  這個國家的國土比兩國中最小的領地還小,也未有半個國民。治理此處的君主為公王‧望月冬夜。

  在冒險者工會的漫長歷史中,他是最快衝上銀等的冒險者。

  此國名在這世界中最終將持有重要的意義。

  然而,這都是未來的事……

 

 

            ◇ ◇ ◇

 

 

  新任布倫希爾德公國士兵的三人沒有辜負翎的推薦,都擁有不錯的本領。

  雷英擅長使劍,諾崙擅長雙劍,尼可拉擅長被稱為戰戟的斧槍。我讓所有人都跟八重打過,三人的實力都有一定水準,應該能夠抱以期待。

  「陛下,請問這座城中是否有馬匹?」

  「馬?」

  被維持拘謹措詞的尼可拉詢問,我才注意到這座城內沒有馬。畢竟移動全靠【傳送門】嘛。在王都也都是騎腳踏車,讓我沒有感受到馬的必要性。

  「你們需要馬嗎?」

  「若要作為騎兵出征就有必要。雖然不發生戰爭再好不過,但如果有個萬一,有無訓練便有著天壤之別。」

  確實如此,打仗是士兵的工作,我不該吝惜這方面的投資。

  雖說我沒有發動戰爭的打算,而且這裡被貝爾法斯特及雷古路斯圍繞,不必擔心除了這兩國以外的國家入侵,不過無法保證不會出現山賊或強盜。

  「而且要是有馬,也可以巡視國內領地。我們也想好好掌握這個國家的地形。」

  雷英說得沒錯。話說回來,她的自稱是「boku」……我當然會把她錯認成男性啊。

  可是,馬,馬啊……

  「既然有需要,就叫個更方便的坐騎來吧。」

  「咦?」

  我無視不懂我話中意思的尼可拉,在地面描繪魔法陣,集中魔力。

  「【闇來也,我所希冀的天空王者,鷹頭獅】。」

  從魔法陣中出現的黑霧散去後,便可看見裡面站著一頭鷹頭獅。

  「嗚哇!」

  「好厲害……」

  「這是……」

  三人表現驚訝的方式各不相同,但目光都被出現在眼前的鷹頭獅吸引。

  「呃,你是……保羅、不對,是約翰吧。聽好了,約翰。你以後就是這位尼可拉先生的搭檔,要好好跟他相處喔。」

  「咕啊啊!」

  約翰發出短促的叫聲,走到尼可拉腳邊。尼可拉有些猶豫地碰觸約翰,撫摸牠的背脊。

  「好乖啊,感覺好像聽得懂人話。」

  「牠姑且算是召喚獸,即便不會說話,還是能理解語言。我想牠會比一般的馬還容易控制。嗯,總之先騎看看吧?」

  儘管約翰身上沒有裝馬具(牠不是馬,因此我也不曉得這種情況下該怎麼說),尼可拉仍輕盈地跨上牠的背部,鷹頭獅約翰慢慢走了起來。

  尼可拉一下令,約翰便加快步行速度。慢步變成快步,再來是跑步,最後振翅飛向天空。約翰或許是體貼尼可拉,只在沒那麼高的半空轉圈,再次降落地面。

  「怎麼樣?」

  「哎呀……太驚人了,陛下。雖然我還有點怕高,但我一定會克服的。」

  說完,尼可拉再次飛向天空。他能喜歡真是太好了。不過約翰還沒裝上韁繩,最好別飛得太高。

  「陛下!我也要!我也想要那個!」

  諾崙逼近我。是說,連這個人都叫我陛下耶。同樣一臉興奮的雷英就站在她身後。

  不用逼那麼緊,我也會叫出來啦。

  嗯──可是又召喚出鷹頭獅太沒意思。她們是女孩子,就召喚些適合女孩子的坐騎吧。

  「【闇來也,我所希冀的馳天飛馬,珀伽索斯】。」

  黑霧散去後,兩頭擁有純白雙翼的白馬出現在魔法陣中。

  「嗚哇!哇啊!好漂亮!」

  諾崙靠到其中一頭珀伽索斯身旁,撫摸牠的背。雷英也戰戰兢兢地碰觸另一頭珀伽索斯的翅膀。

  「名字就叫安與黛安娜吧。安和諾崙一組,黛安娜就跟雷英。」

  安像是在表示同意,發出「噗嚕嚕」的聲音晃動頭部,然後垂下翅膀和頭,催促諾崙坐上去。諾崙立刻跨上牠的背,和尼可拉那時一樣一點一點提高速度,飛往天空。

  過了一會兒,雷英也跨上黛安娜的背,飛上藍天。

  在城堡上空繞行一周後,三人降落地面。我不管還沒有冷靜下來的三人,從【儲藏】的空間中取出魔獸皮,用【創造形體】做出坐鞍、馬鐙、馬銜和韁繩,遞給他們。

  我命令他們下午巡視國內的情況,兼作習慣騎乘的練習。倘若發生什麼事,只要默唸給召喚獸聽,就算距離很遠,召喚獸也可以用心電感應和我通話,所以不需擔心。

  嗯,意思是他們下午可以自由行動啦,不過,感覺尼可拉很認真地把這個交代當任務看待。也太頑固了。

  

  

  

  把巡邏交託給三位士兵後,我也要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我改裝了城堡一樓深處的一個房間,設置一面大到可以讓人穿過去的穿衣鏡,然後在旁邊裝上金屬板。

  「冬夜哥哥,那個金屬板是什麼?」

  「一碰到這個,就可以開啟【傳送門】。不過當然只有我允許的人才能通過,也會記錄最近有誰使用過。」

  我向疑惑地看著鏡子的玲寧簡單說明。雖然這並非接觸式感應器,但只憑【檢索】,鏡子有可能只會用外觀判斷使用者。萬一有人變裝或使用變身魔法,也許就能直接穿過門。而我設定了【程式】,使【傳送門】可藉碰觸金屬板,透過指紋或魔力波動進行認證。

  「這還可以指定目的地喔,可是目前只有貝爾法斯特啦。」

  宅邸裡也設置了相同的鏡子。過幾天要不要也在密蘇密多跟雷古路斯買個小房子?不對,我可以用大使館的名義跟國王他們要吧?

  嗯──皇帝陛下就算了,我還沒跟獸王陛下說過【傳送門】的事……雖說我覺得總有一天會曝光。

  「總之先來試試吧。玲寧,妳用手碰碰那塊金屬板。」

  「這樣嗎?」

  玲寧順從地踮起腳,伸出手觸碰金屬板。位置有點太高了啊。一被玲寧碰到,金屬板就發出光芒,上頭浮現玲寧的名字。

  緊接著,鏡面隱隱發光,這樣【傳送門】就準備完成了。

  「接著說出目的地。」

  「咦?呃,貝爾法斯特的宅邸!」

  鏡子對玲寧的話產生反應,散發更耀眼的光芒。玲寧在我的催促下踏入鏡中,於房間內消失。很好,成功了。

  我也追隨玲寧的腳步,用手碰觸金屬板。為了安全,我設定成只有碰觸金屬板的人才能通過,所以必須每個人輪流觸摸板子,畢竟難保不會有壞人脅迫我們打開【傳送門】。

  穿過鏡子,我來到貝爾法斯特宅邸的其中一個房間。咦?沒看到玲寧。

  我打開門來到走廊,便聽到玲寧的聲音從玄關傳來。嗯?有客人嗎?

  「怎麼啦?」

  「啊,冬夜哥……老爺,好像是王宮送信來了。」

  負責看門的湯姆先生來到玄關,交給我一封信。由於弗利歐先生與克蕾兒小姐已移居城堡,他和哈克先生如今可以自由使用獨棟小屋。

  我讀了湯姆先生交給我的信,信上寫著國王希望我能去貝爾法斯特王宮一趟。

  有什麼事嗎?

  

  

  

  「哦哦哦,你就是傳聞中的望月冬夜閣下嗎!不,已經是公王陛下了吧?」

  「是……」

  一位經由貝爾法斯特國王陛下介紹的光頭大叔站在我面前。他就跟飾演世上最倒楣刑警的好萊塢演員很像。令人無法置信的是,這個人就是貝爾法斯特王國隔壁的利夫利斯皇國皇王,利格‧里克‧利夫利斯,讓我吃了一驚。也就是說,他就是那個耽美作家──莉莉艾爾公主的父親囉。

  「寡人從貝爾法斯特國王口中聽聞了許多你的活躍事蹟。不過,能獨自遏止帝國的叛亂,真是太驚人了!」

  「呃、嗯,不好意思……」

  儘管沒必要道歉,我還是不禁脫口而出。聽到這句話,利夫利斯皇王露出壞心眼的微笑。

  「……原來如此,貝爾法斯特國王說得沒錯,看來你沒有什麼奇怪的野心。」

  「什麼野心?為何話題會變成這樣?」

  「你可是獨自一人面對並從容打敗帝都一萬名士兵及惡魔軍團,將要迎娶貝爾法斯特與雷古路斯公主的男人。在他國眼中,看起來只會是個威脅。」

  啊……由旁人看來好像真是如此。即使我沒那個意圖,別人會心生提防的確也沒辦法。

  「嗯,話雖這麼說,他國應該也不會做出什麼捋虎鬚的舉動啦。要是惹怒你造成國家滅亡,就本末倒置了。」

  「我才不會做那種事。」

  但我無法斷言絕對不會。比方說,如果某國派出暗殺者,目標不是我而是由美娜,我就沒有可以原諒對方的自信。我大概會查出幕後主使,給予對方比死還要悽慘的待遇。

  我不打算主動採取行動。就算我做出這種宣言,他人會無法置信也是人之常情。

  「因為這樣,寡人想代表利夫利斯皇國,與貴國促進友好關係。本來寡人也想請你娶寡人的女兒……」

  「請容我拒絕。不,真的不需要!」

  我不需要那位公主,真的不需要。

  「只是,寡人的女兒姑且算是定下了未來的夫家,這婚約無法作廢,真遺憾啊。」

  哪裡遺憾,我簡直感謝得五體投地。只要想像她未來丈夫的辛苦,我就會不由自主地想聲援對方。她說寫書的事也有對父親保密,表示隱藏了本性吧,那個面具一定超厚的。

  「於是寡人想到,布倫希爾德的城堡似乎已經完工,能否招待寡人等人前去?不是具有政治目的的集會,只是國王間增進關係的聚會。」

  「招待是指西方同盟的國王們嗎?」

  我光是招待貝爾法斯特國王就有很多顧慮,居然還要招待所有人?當我露出詫異神情時,國王陛下便一臉得意地回答:

  「嗯,就是貝爾法斯特、利夫利斯、密蘇密多及雷古路斯吧。國王間能加深交流不是件好事嗎?」

  「……真心話是?」

  「「王也想自在地放鬆一下!」」

  喂。

  「朕偶爾也想忘記身為國王的立場,放輕鬆玩耍啊。冬夜先生能準備這類遊戲吧?」

  呃,我確實來自娛樂大國,這個娛樂少之又少的世界根本無法相比。可是招待國王們不是很麻煩嗎?不管是料理、警備,還是接待都不能只做半套吧。

  「不需要想得那麼複雜,只要用像迎接朋友般的方式就行了。」

  雖然皇王陛下這麼說,依然改變不了這是件麻煩事的事實。咦?這樣得不到好處的不就只有我?雖說我也覺得留給他國好印象不是什麼壞事──

  拒絕也無妨,但兩人眼裡明顯充滿期待。啊──真是夠了。

  「知道了,我會招待各位。不過請兩位不要把國家間的紛爭,還有政治方面的意圖帶來。」

  「寡人自然明白。那麼,寡人可否帶家人一同前來?」

  「我不介意。只是,包含皇王陛下,請把人數控制在五人內,畢竟我們這邊的人手也不足。」

  要是他把整族都帶來,我哪受得了。唉,看來接下來會很忙啊。

 

 

            ◇ ◇ ◇

 

 

  好啦,要招待他們是無所謂,但要從哪裡著手?他們說想玩耍,那就先從這方面開始準備吧。就在我所知的範圍內,找些可以輕易製做出來的東西好了。

  我最先做的是撞球。它不僅構造簡單,還是種在室內也悠閒享受的遊戲。

  接著是保齡球場。這個只要用【程式】設定倒下的球瓶、投出的球會恢復原狀就好,並不困難。只是我從開始製作時就注意到,這個遊戲對有點年紀的國王們來說或許會很吃力。

  於是我做出全自動麻將桌。要記住規則略為棘手,但只要習慣,這可是最能讓人享受到策略戰樂趣的遊戲。

  接下來我又做了桌球桌、彈珠臺及氣墊球等各式各樣室內遊戲。

  還做了幾張按摩椅,用來舒緩客人的疲勞。雖然自己做的還說這種話,有自賣自誇的嫌疑,但這真是太棒了……啊~……我被治癒了……畢竟這些林林總總的雜事搞得我好累啊……

  「冬夜,冬夜。」

  「嗯?」

  坐在麻將桌旁打麻將的艾爾賽出聲呼喚身處極樂的我,指指眼前的牌。

  「這副牌胡了吧?」

  「我看看啊……呃……!」

 

  

 

  大四喜、字一色、四暗刻單騎……

  「自摸?」

  「……是自摸呢……三倍……不,是五倍役滿吧。妳是莊家,所以是每人八○○○○點……」

  「「「唔咦!?」」」

  圍繞在桌旁的拉琵絲小姐、洛賽塔及琳賽高聲驚呼。好可怕……以後還是別跟艾爾賽打麻將吧。

  「老闆,同花順和順子哪個比較強?」

  「呃,同花順。」

  希薇小姐在別桌和貝麗耶小姐玩牌,這次我則是回答她的問題。

  由於這回規模太大,只靠我們實在忙不過來,我於是拜託讀書咖啡廳『月讀』的員工支援。前來幫忙的有服務生領班希薇小姐、負責廚房的席亞小姐及負責櫃檯的貝麗耶小姐。

  包含我們家的女僕在內,我讓希薇小姐等人大略玩過這些遊戲。畢竟想記得規則,下場玩是最快的辦法。

  「老爺~麻煩讓西絲卡離開一下撞球桌啦~我都還沒打過半次~」

  「只要計算出墊子的狀態、入射角及反射角,並控制力道強弱,這遊戲一點都不困難。」

  聽到賽希爾小姐語帶困擾地這麼說,西絲卡一臉平淡地回答。

  啊~是我選錯人了。以打九號球的情況來說,若從開球後沒有半點失誤,就會變成那樣。這就叫「開球掃局」。

  我把遊戲室暫且放在一旁,前往餐廳的廚房。克蕾兒小姐和『月讀』的廚師席亞小姐就站在寬廣的廚房中,而玲寧正在旁邊協助兩人。

  「啊,老爺,您來得正好,麻煩您幫忙試吃味道。」

  克雷兒小姐遞出熱騰騰的點心,我拿起來大口吃下。嗯,好吃。

  「沒有問題,的確是鬆餅的味道,很好吃喔。啊,這個如果加上鮮奶油會更好吃。」

  「原來如此,那我也做做看有加鮮奶油的吧。」

  我嘴裡咬著鬆餅,從廚房角落置有冰塊的簡易冰箱中取出冷藏的某物。嗯,有好好凝固。

  「老闆,那是什麼?」

  席亞小姐興味盎然地望著我取出的物品。

  「這是布丁,添加鮮奶油和水果也可以變得很豪華。」

  這就叫法式布丁吧。我取出一枚盤子,把杯子蓋在盤面上,倒出內容物。

  焦糖流淌在Q彈的黃色布丁上,看起來很好吃。我拿起湯匙,試吃了一口。味道有點濃,不過沒什麼問題。

  席亞小姐也用湯匙挖了布丁送入口中,味道令她驚訝地杏眼圓睜,吃個不停。看來這個也成功了。

  「冬夜哥哥,我按照你說的把馬鈴薯切好了,這個要怎麼弄?」

  玲寧面前擺了片砧板,上頭放滿堆積如山、被切成條狀的馬鈴薯。我把那些馬鈴薯略為用水洗過、去除水分,在炒菜鍋內稍微放點油用火熱過,再把馬鈴薯一根根放入油中。等到馬鈴薯浮上來便取出,接著添加高溫熱油,快速炸過後起鍋。

  我各吃了根大略灑過鹽及沾上自家製番茄醬的馬鈴薯。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食物,但大概是很久沒吃的關係,吃起來特別美味。

  「好吃!冬夜哥哥,這些我可以全部吃掉嗎!?

  「妳居然全部都要啊。是無所謂啦,但吃太多的話會反胃的,要小心喔。」

  我苦笑著吃了兩三根薯條,便把剩下的薯條連同盤子一起拿給玲寧。克雷兒小姐與席亞小姐從旁伸手拿起薯條放入口中,結果便停不來……會胖喔。

  總之,餐點和室內遊樂器具可以了。剩下的是警備吧。

  我前往城牆內的訓練場,我們家的三位新人騎士正喘著氣躺在地上。八重俯視他們,面露笑容。

  擊倒他們的不是八重,而是她身旁一臉嚴肅、頭上隱約可見白髮的長鬍鬚老爺爺,以及渾身是傷的大叔。

  他們名叫馬場信晴及山縣政景,是隸屬逸仙武田領地的武將,也是武田四天王的武鬥派。

  「喔,小子,怎麼啦?」

  「沒事,只是想來看看情況如何。」

  這位馬場爺爺仍一如往常稱呼我為小子,我姑且算是國王了耶。

  「喔,冬夜,這些傢伙還挺有前途的,不過他們本來就都還是菜鳥啦。」

  山縣大叔扛著大劍笑道。他則是直接去掉敬稱。

  為了鍛鍊三人,我特意請了這兩人來。本來想拜託貝爾法斯特的尼爾先生或八重的哥哥,但他們似乎十分忙碌,我便打消了念頭。這兩人看起來反而很閒。

  據說武田的新任領主‧武田克賴疏遠了前任領主武田真玄的近臣,開始任意妄為。我都再三勸告過了,但他似乎還是跟織田發生了某些衝突。

  這是因為他未滿二十歲、過於年輕才會有的失控行徑,還是他真的是個糊塗領主……武田或許離滅亡不遠了。

  「不過小子竟然當上國王啦……儘管是個小國,還是很不得了啊。嗯,畢竟你會使用那麼厲害的魔法,當了也不奇怪……」

  「和我們家大人一比,我還真有點羨慕這些傢伙呢。」

  山縣大叔看著癱軟在地的三人,像是想要嘆息般輕聲低語道。看來他也很辛苦啊。

  「實際上是怎麼樣啊?跟織田槓上不是很糟嗎?」

  「不,比起織田的作為,我們大人的行動才是問題。他會不跟周遭的人商量,就自行把想到的事情付諸實行,像是領地沒有錢,就隨便提高民眾的稅金等等。總之,他在民眾及家臣間的評價都相當差勁。再這樣下去,在被織田擊潰前,領地就會遭到沒收,財產也會充公。高有提出諫言,但大人完全聽不進去,反而視他為妨礙者。」

  看樣子情況十分不妙啊。初代是稀世英雄,二代卻笨到造成國家滅亡的例子也有好幾個。這樣真玄先生也無法瞑目吧。

  「不介意的話,要不要來我們國家?因為才剛建立,目前正缺人手呢。」

  「嗯嗯,真是個極具魅力的邀請。但畢竟還有主公的情分,老夫對武田也有些留戀……」

  「馬場先生真頑固。這樣不是很好嗎?難得對方都開口邀請了。要是演變成最壞的情況,我大概就會答應了。嗯,只是沒有戰場這點讓我有些不滿啦。」

  請別說這種令人不安的話。真是的,就是這樣我才受不了戰鬥狂。跟密蘇密多的獸王陛下簡直有得比。

  「不管怎麼樣,老夫目前無法給你答覆,得回去跟高及內藤談談才能定奪。即使領地會被收回,老夫也想好好見證武田的結局。」

  「嗯,我懂你們的心情。我也沒有打算強迫兩位,等你們願意再說吧。」

  「喔,謝啦。」

  山縣大叔放下扛在肩上的大劍,看向倒在地上的三人。

  「好啦,休息時間結束了。就和剛才一樣,三人一起上吧。」

  「「「是!」」」

  三人很有精神地站了起來回應,握好武器擺出姿勢。真有幹勁啊──這樣警備方面就能放心了。當然,我個人也打算弄得盡善盡美。

  在我離開訓練場、想要回到城堡時,雙開大門立即自動開啟,等我直接進入玄關大廳,後方的門就此關上。這不是自動門,而是控制大門開關的傢伙就在我眼前。與其說是「在」我眼前,不如說是「裝飾在」我眼前。

  從玄關大廳走上通往二樓的樓梯中間有個樓梯間,那裡裝飾著一幅畫。

  『吾主,城堡內的人好像都很忙碌呢。』

  身穿白色禮服的少女將上半身探出畫外。她是我們在之前那場幽靈騷動中,回收的畫框魔道具。一曉得我是巴比倫的所有人,她便和西絲卡一樣叫我吾主。

  殺人領主的太太畫像早就被我賣掉,我拿著那些錢隨意買了別的畫裝進這個畫框中。雖說是隨意選的,但由於要裝飾在城堡內,所以這幅畫的價格其實並不便宜。

  結果,這個魔道具的形象便轉為身著白色禮服、用緞帶綁起粉桃色秀髮、年紀在十五到二十之間的少女。她的名字是莉波,因為那座幽靈城的名字叫里波城。

  「是為了要做迎接國王們的準備。這部分也要麻煩莉波囉?」

  『是,若有什麼可疑的動靜,我會立刻通知您,畢竟這整座城堡一直都在我的嚴密監視下。啊,剛剛玲寧打破盤子了。』

  真虧妳能看得見。我在『工房』複製了跟莉波相同的畫框,她似乎能自由來去,並共同擁有感覺。複製無法連畫框中的意識一同複製,因此統合便由本體執行。我獲得的警備系統還真是方便。

  複製的畫框也被我放進風景畫,裝飾在城堡各處。當然,這些畫並未置入個人的私密空間內。就稱她們為幽靈監視器吧。

  總之,這樣就準備齊全了,接下來只要迎接各國王室就好。

 

 

            ◇ ◇ ◇

 

 

  「哦哦哦!雖然不曉得這些是什麼,但看起來就很有趣!」

  一進入遊戲室,貝爾法斯特國王便立刻走向彈珠臺。而密蘇密多的獸王也不遑多讓,走到保齡球球道,拿起保齡球。

  「好重啊!這是什麼,大砲的砲彈嗎?上頭開了三個洞……」

  跟在兩人身後進來的利夫利斯皇王和雷古路斯皇帝也好奇地東張西望、環顧室內。

  「這些全都是用來玩樂的東西嗎……感覺真是奢侈。」

  在如此低喃的皇帝陛下身後,國王們的家人與護衛也一個接一個走了進來。

  雖說我當初表示只能攜帶家眷,但家臣仍會擔心,於是允許他們帶著幾名護衛。

  貝爾法斯特來的有國王陛下、由艾爾王妃、歐爾托林德公爵、愛蓮公爵夫人及蘇。

  雷古路斯帝國來的則是皇帝陛下、盧克斯皇太子和莎拉皇太子妃。

  利夫利斯皇國的是皇王陛下、薩爾妲王妃、莉莉艾爾公主及利迪斯皇太子。

  密蘇密多王國則有獸王陛下、緹莉耶王妃、雷姆薩大王子、阿爾巴二王子與緹亞長公主。

  光是這樣就有十七人,而他們又各自帶著數名護衛。

  貝爾法斯特方是尼爾副團長和里恩先生,雷古路斯是獨眼的帝國騎士團長‧加斯帕先生,密蘇密多是警備隊長‧加崙先生等,而利夫利斯的護衛我都不認識。每個國家都是五、六個人,所以共有二十人左右吧?

  武器當然都被我們收走了,偷偷告訴你們,我已經設定好,要是有人想在這裡使用攻擊魔法,就會遭到【麻痺】。

  面對初次見到的設備,護衛們啞口無言。我們家的三騎士姑且以警備的身分留在遊戲室內待命,每個人看起來都很緊張。嗯,這也沒辦法。城堡本身的警備有庭園的可魯貝洛斯、鷹頭獅和珀伽索斯牠們,不會有問題。

  「歡迎來到我家的遊戲室。為了能讓大家愉快地遊玩,這裡準備了各式各樣的遊戲。遊戲方式請詢問我們的人,她們會為各位進行說明。」

  除了艾爾賽、琳賽、八重、由美娜和露,我家的女僕部隊也筆直地站成一排。拉琵絲小姐、賽希爾小姐、玲寧與西絲卡,再加上從『月讀』前來支援的希薇小姐和貝麗耶小姐。總是穿著作業服的洛賽塔也換上女僕裝來幫忙。負責統領眾人的自然是我們的完美執事萊姆先生。

  「另外,那裡備有餐點、飲料和甜點,請自由取用。」

  遊戲室角落放了大桌、椅子、躺椅與按摩椅等家具,桌上擺著各種料理和點心。

  國王們各自散開到中意的遊戲處,聽取說明。王妃和公主等女性群眾則對點心很有興趣。

  「喝啊!」

  獸王陛下馬上就氣勢十足地扔出保齡球,只是球和氣勢相反,直接洗溝。雷姆薩王子及阿爾巴王子也是洗溝啊。雷姆薩王子九歲,阿爾巴王子六歲,兩人都是雪豹獸人。

  貝爾法斯特國王陛下及歐爾托林德公爵,在氣墊球處展開激烈的兄弟對決。

  麻將桌則是雷古路斯皇帝陛下與盧克斯皇太子;利夫利斯皇王陛下和利迪斯皇太子的親子對決。

  我記得利迪斯皇太子才十二歲吧。雖然看起來很成熟,但身為那個喜歡耽美的姊姊的弟弟,應該很辛苦。我在帝都的軍事政變時就在想,盧克斯皇太子還真是一如既往地不起眼啊……是說,這個人已經結婚啦,嚇我一跳。

  拉琵絲小姐在麻將桌旁回答問題,桌旁有胡牌牌型的表,理應不會有問題。

  擔任護衛的人們看著國王們進行遊戲,彷彿也樂在其中。

  王妃等人在擺放餐點的大桌旁津津有味地品嚐料理,而且大多是給予好評的樣子。

  蘇、莉莉艾爾公主和緹亞公主在撲克牌桌旁,跟著玲寧一起玩抽鬼牌。緹亞公主的年紀大概跟蘇差不多,所以是十歲左右囉。

  「不過,真是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光景……」

  在我身旁的尼爾副團長輕輕低語,帝國騎士團長‧加斯帕先生對這句話產生反應。

  「的確。不久前,我還認為西方諸國的王齊聚一堂絕不可能發生,他們現在卻湊在一起遊玩。」

  兩人一同苦笑著遠望正在遊玩撞球的君主。

  君王們彼此都身處王的立場,不管贏輸都不會惦記結果,而是一個接一個地解決其他遊戲。

  「冬夜大人,那是什麼?」

  獸王陛下指著放在房間牆邊、開滿洞的臺子。他拿起設置在臺上的柔軟小錘,窺視臺上的洞。

  對了對了,我已經告知密蘇密多自己會使用【傳送門】,這好像令他們覺得很可疑。結果,與其讓他們一直抱持懷疑,我選擇透過翎進行說明。畢竟雷古路斯帝國都知道了,這件事總有一天會曝光。

  我對看起來並不是很在意此事的獸王陛下說明:

  「這是要敲打從這裡出來的地鼠,比賽看誰的分數多。啊,不需要使盡全力來敲喔。」

  這就是所謂的打地鼠。遊戲一開始,獸王就以非常快的反應打地鼠。真不愧是戰鬥種族……動態視力不是蓋的,不過太天真了!

  「嗚嗯!?

  途中進入高速模式,地鼠突然以數倍速度鑽出。結果,獸王陛下以九十二分的成績結束這場戰鬥。

  「唔,再來一次!」

  認真起來的獸王用力敲著地鼠。都叫他不要用全力了,不過臺子的框架和地鼠都是我用祕銀做的,非常結實,應該不會壞掉。

  我把目光轉向放置餐點的大桌,王妃等人正一面吃著甜點,一面熱烈地談天。

  那邊就交給賽希爾小姐和萊姆先生,我就負責注意這裡吧。

  「公王陛下,這個要怎麼玩?」

  密蘇密多的雷姆薩王子和阿爾巴王子問道。他們指的是放在房間角落的巨大四角形立方體,六個面當中側面的四面為透明,這叫彈翻床,我用魔法讓六個面都可以彈跳。

  「就是進到裡面到處蹦跳,這可以容納兩個大人,你們進去玩玩看吧。」

  雪豹兄弟穿過小小的入口後,快樂地四處蹦蹦跳跳,接著還後空翻和空中翻轉。獸人的身體能力太可怕了……

  「哦哦,看起來真有趣,但對孤似乎太過激烈了……」

  皇帝陛下笑著凝視跳來跳去的孩子們。

  「那邊有可以去除身體疲勞的椅子,一開始可能會覺得有點痛,但會逐漸變得舒服並消去疲勞。」

  「喔?」

  我帶領皇帝陛下前往按摩椅,用魔法啟動椅子。裝設在座位部分的滾輪,還有裝在伸長的雙腳處的加壓機緩緩開始按摩。皇帝陛下最初微微皺起眉頭,但過了五分鐘左右就舒服地閉上眼。

  「哦哦,呼……這真不錯……很不錯!」

  「只要按下扶手的按鈕,就會停囉。」

  「啊啊,嗯……」

  我對不曉得有沒有在聽、心蕩神馳的皇帝陛下說完這句話,就離開了。

  在房間另一邊,密蘇密多獸王這次興高采烈地跟利夫利斯皇王玩起高爾夫推杆。歐爾托林德公爵在旁邊與盧克斯皇太子打桌球,貝爾法斯特國王則是在房間的更深處與加斯帕先生比撞球。喂喂,護衛跑去玩這樣好嗎?

  「是我們的國王陛下發出邀請,皇帝陛下放行的。好羨慕加斯帕先生啊,我也很想玩玩看。」

  里恩先生邊說邊走到我身旁。可是面對國王陛下,他也無法獲勝吧。那或許也算是工作之一,接待撞球?

  「等你沒有執勤的時候,我可以招待你來。啊,還是等你跟歐莉嘉小姐結婚時來我家慶祝?」

  「真的嗎!?哎呀,好期待!騎士團的大家也會很高興的!」

  還要招待騎士團的人嗎?嗯,一般來說的確是這樣吧,畢竟是同事。感覺就像是結婚典禮的會場,氣氛類似續攤。

  男性們大略玩過一輪後,對餐點產生興趣,反而是王妃一行人跑去玩遊戲。話雖這麼說,但她們只挑撲克牌、麻將跟彈珠臺之類的遊戲,避開了彈翻床及保齡球等運動類遊戲。

  

  

  

  「好啦,包含護衛的各位在內,布倫希爾德有些微不足道的小禮物要送給大家。」

  等所有人玩遍遊戲、會場氣氛平穩下來時,我出聲對客人們說道。女僕們發給會場的所有人(包含警備的騎士在內)每人一張卡片,上頭隨機寫著25個數字。我告訴他們,我會負責轉動賓果機,他們就把出現的數字一個個折起來。也就是所謂的賓果遊戲。

  我拿開掛在房間角落的布,把獎品展示在客人面前。

  獎品應有盡有,從劍、長槍及斧頭等武器,到工藝精美的裝飾品、使用魔石的首飾和玩偶統統都有。武器也不是單純的武器,而是我用【附魔】特別賦予過的特製武器。嗯,不過這只是看起來稀奇,其實沒有那麼強。當然,為了安全起見,我已設定好在這個房間內無法使用這些武器。

  「那我要轉囉……8!最初的數字是8。卡片上有寫8的人請把它折起來。不管是直線、橫線還是斜線,集滿五個數字的人就可以獲得一樣獎品。」

  其實這個遊戲人人有獎,只是誰可以捷足先登的差別。

  等我轉過幾輪後,就開始出現只差臨門一腳的人。

  「2……2……」

  「出1414!」

  「51……拜託出來吧~」

  我在眾人祈求的目光下轉動賓果機。

  「32!是32!」

  「我集滿了!」

  先出聲的是帝國騎士團長‧加斯帕先生。我確認他交上來的卡片沒問題後,引導他到獎品前。

  「來,你要選哪一個?」

  「選哪一個都可以嗎?」

  「是的,不過只能選一個。」

  經過煩惱後,加斯帕先生選了長槍,是把有著赤紅裝飾的長槍。

  「這把長槍叫『火焰槍』,只要詠唱特定咒文,尖端就會噴出火球。」

  「什麼……!」

  「咒文等等再告訴你。如果你在這裡擊出火球,我會很困擾的。」

  我跟著輕笑出聲,把長槍遞給加斯帕先生。嗯,其實不管怎樣,在這房間內無法使用這把長槍。

  帝國騎士團長高興地拿著長槍回到原本的位置。皇帝陛下接過長槍,佩服似地望著它。

  不過那一招需要魔力發動,普通人只要擊出三發就會四肢無力。但根據戰鬥方式,這招也能成為關鍵的王牌。

  「好,那我繼續囉!下一個是……15!是15!」

  

  

  

  賓果遊戲順利地進行,大家都一臉滿足地拿著獎品。女性們似乎都很中意自己獲得的首飾或室內裝飾品。玩偶則給了密蘇密多的緹亞公主,我用【程式】設定成只要跟它說話,它就會回以同一句話,聲音主人是桃色機器子這一點是比較可惜的地方。

  「夜也已經深了,各位觀賞我們準備的最終餘興節目後,本次聚會便到此結束。」

  我帶著大家前往城堡的大陽臺,上方是一整片無月的夜空。這一帶除了這座城堡外什麼也沒有,一片漆黑。

  突然間,夜空發出響亮的聲音,開出一大朵煙花。護衛們瞬間擺出戰鬥姿勢,卻被我伸手阻止。

  「那個叫煙火。在逸仙是用來觀賞的,夏天就會施放。」

  我跟八重確認過,逸仙的確有煙火。只是沒有這麼華麗,大概就跟只要一千圓左右的便宜煙火差不多。

  煙火依序在夜空中綻放。偷偷跟大家說,其實這些煙火都不是由地面發射上去的,而是洛賽塔控制以隱形消去蹤跡的巴比倫投放的。我早已用【程式】設定好,使煙火在掉落地面前就炸開。比起在地上發射,這樣比較輕鬆嘛。

  大家在陽臺上眺望接連在空中綻開的大朵煙花,我們家的女僕則把香檳發給所有人,讓大家可以邊喝邊欣賞夜空的煙火。孩子們個個激動得仰望煙火。

  就這樣,布倫希爾德的親善宴會以大成功的結局落下帷幕。

  最後在我表示要把今日玩的遊戲各送一份給各國時,四國都指定要按摩椅。國王陛下果然是個累人的職位……


《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5》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嘿嘿要建國了
  • 敬請期待喔!!

    TongliNV 於 2017/09/25 09: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