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王試閱  

放完連假的上班週真的很難熬呢~

不過,令人期待的星期五又來啦!!!星期五就是要──新書試閱!!!

今天小編要提供試閱的作品是──《龍王的工作!1》

小編知道大家看到東立拿到授權後就一直很期待本書。呵呵呵,今天小編就讓大家過過乾癮,奉上試閱文啦!!!

年紀輕輕就取得將棋界最高頭銜『龍王』的九頭龍八一,自從登上顛峰後就開始走下坡。

不僅每戰每敗,勝率甚至只剩三成。

就在他不知該如何走出低潮時,名為雛鶴愛小學女生,竟憑空出現在他家中!?

「我依照約定來了,請收我為徒弟!!

八一的將棋人生將因這一句話,出現前所未見的劇烈動盪!!!

別忘了本書還有精美的特典喔!!!

詳情請見炎炎夏日的6月特典


 

           序章

  

  「師傅的玉……好硬……」

  十六歲的我取得龍王頭銜三個月後,第一個收的弟子是小學女生。由於種種原因,我們現在同住在一個屋簷下。

  「唔……真的好硬喔……」

  九歲的弟子坐在面前,滑嫩的臉頰染上櫻桃色。她把身體往前傾,臉龐貼近師傅的玉,像隻小狗一樣哀號。

  是個天使般可愛的女孩子。

  面對純潔且天真無邪,說是女童也不為過的小女孩,這麼硬的自己讓我心中的罪惡感油然而生,但是我始終沒有退縮的意思。

  這種堅持甚至稱得上是一種暴力行為。

  「嗯……」

  我的第一個弟子──雛鶴愛呼出溫熱的氣息,將自己的最深處曝露在我眼前,引誘著我。

  她使出不像小學女生會用的大膽招式。不過,這樣的舉動實在是……

  「……這樣真的好嗎,愛?」

  見到年幼弟子這樣的決定,我再次向她確認。

  愛她──

  「……」

  默默地點了個頭,身體微微發抖……

  我有些躊躇,但最後還是下定決心,接受她的引誘。

  「我要上了……」

  「好、好的……!」

  我往弟子最深處的要害伸出手,就在我的手指碰觸到那裡的瞬間──

  「啊!果、果然還是不行!」

  愛大喊,身體不由自主顫抖。

  容人把手伸向意料之外的地方,讓她相當驚慌失措。這樣的反應讓我更是興奮。

  「師傅,那裡…………等一下……」

  「不行。」

  我殘酷地阻止了她,這種事情絕不能等。

  「職業將棋裡面沒有『等一下』這種事。」

  「嗚……!」愛簡直快哭出來了。

  讓人使出王手飛車,也難怪她會有這樣的反應。棋盤上沒有愛存在的餘地。

  四月,大阪──

  大阪城公園裡,櫻花過了盛開的時節,已經開始飄散。每當和煦的春風吹來,便有無數的花瓣如雪花飄落大地。

  四周前來賞花的遊客紛紛露出詫異的神情。

  「……那是在做什麼?」

  「……將棋?在這種地方下將棋嗎?」

  「那麼嬌小可愛的女孩子也會下將棋啊……」

  「話說回來,他們是特地從家裡搬過來的嗎?那個將棋盤看起來好像很重……」

  「欸,那不是職業棋士九頭龍八一嗎?」

  其中也有察覺我身分的將棋愛好者,把手機對準了我。

  在賞櫻勝地大阪城西之丸庭園最壯觀的一株櫻花樹下,我和愛在這裡下將棋。因為我們一早就來這裡佔位置,下將棋,所以愛飄逸的髮絲上頭也沾染了幾片櫻花花瓣。

  我一邊用扇子揮去飄落在棋盤上的花瓣,一邊指向將棋盤邊的棋鐘(將兩個鬧鐘組合在一起充當將棋用的計時器,具讀秒功能),督促弟子行動。

  「喏,再不快點時間就要到囉。」

  「唔咿~……!」

  接著愛展現出有別於一般小學生的死纏爛打攻勢,但始終無法從壓倒性的劣勢承受龍王的攻擊,最後只能認輸。

  「……我輸了。」

  她全身冒出不甘心的氛圍說道。然後,她指向我的玉和固守在周圍的大量守將。

  「師傅太過分,太殘暴了!把王防守得這麼牢固,叫人家怎麼進攻嘛!」

  「我不是早就告訴過妳了嗎?要是我不讓子,妳是贏不了我的。」

  小學生以不讓子的方式挑戰職業棋士,輸得灰頭土臉也是正常的。

  話說回來,這孩子並不是一般的小學生。

  我因為看好她的才能,所以才會坐在這裡拿出真本事與她對局,收她為弟子。這個小女孩擁有棋士最重要的才能,那就是──

  「再一次!我們再下一局!」

  「還要下?這都不知道是第幾十局了……」

  她從一早下棋下到現在還是不滿足,雖然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心情。棋士這種生物的特徵是到了KTV之後一首歌都不唱,反而把棋子和棋盤帶去下個幾十局將棋,我也是這種人。

  我還記得在海水浴場的時候,棋子被大浪捲走;爬山時,在山頂進行快棋聯賽,結果缺氧搞得頭昏腦脹……

  「師姊和桂香姊不會太慢了嗎?小澪她們也是……」

  「就是說啊。啊,既然她們還沒來,不如我們邊下將棋邊等她們吧!可以嗎?可以嗎!?

  聽見這句話,我靈光一閃。

  「愛……妳有告訴其他人今天要來賞花嗎?」

  「有啊!」

  「妳沒講吧?」

  「我有說!只是……告訴她們的時間晚了一點。」

  「喂!?

  「不要緊的,四個小時後大家就會來了。」

  居然還要等上四個小時。

  「也就是說開始的時間是晚上囉!妳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因、因為……」

  愛垂下雙眼,噘起雙唇,咕噥著說:

  「……我想和師傅下很多很多局將棋嘛……」

  「唔……!!

  這麼做是犯規吧。

  寬敞的大阪城公園內,足以奪去眾人目光的可愛女孩子渾圓的大眼睛泛起淚光,哭訴著想和我一起下將棋。

  而且在面前的是我第一個弟子──我的大弟子。

  做不到!這叫我怎麼能不寵溺她!!

  「……持棋時間十分鐘,用完後進入三十秒的讀秒階段。」

  「哇!我最喜歡師傅了~♡」

  「好好好。」

  這麼直接表達對我的好意,讓我心裡小鹿亂撞,可是我馬上提醒自己對方可是小學生,而且我也不是蘿莉控。只是真的好可愛,唔……

  我一邊為不由自主寵溺起弟子的自己感到錯愕,一邊像傳接球一樣輪流重新排好棋子,在棋盤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厚重的將棋盤前,坐著一個小女孩。

  某一天,有如天使出現在面前的這個女孩拯救了我。

  拯救了我的是她的純真,還有『喜歡將棋』的心情。

  「請多指教!」

  愛排完棋子後,挺直了身體,以端正的坐姿跪坐,朝我深深一鞠躬,額頭幾乎貼在棋盤上。

  我們相互敬了個禮,抬起頭後,她像是迫不及待般拿起棋子,小巧的手如飄落的櫻花花瓣在棋盤上飛舞。

  「……嗯!」

  指尖一揮,伴隨著高亢的落子聲,愛在棋盤上下了一手。看見那比花朵更美麗且夢幻的動作,前來賞櫻的遊客不由得異口同聲發出嘆息。

  接著,愛稍微起身,奮力伸長嬌小的身體,用力按下放在棋盤旁邊的棋鐘。

  輪到我了。

  看著開始走動的棋鐘,我忽然想起──

 

  想起與愛相遇的那一天──兩人的棋鐘開始轉動的那一天。

 

第一譜

 

           廢物的報恩

  

  「我要尿尿────────────────────────!!

  男人的嘶吼聲響遍整條難波筋。

  這裡是大阪,一棟牆上大大寫著『將棋會館』的奇妙大樓。

  五樓有個男人往窗戶外面探出身體,解開皮帶後一口氣把長褲脫到膝蓋,露出裡面的條紋內褲,朝外面叫喊。

  「我要尿尿!我要尿尿!」他這麼大叫著。

  「清瀧老師!太危險了,請快下來!!

  「你是九段的資深大前輩吧!?都五十歲的人了,這副模樣成何體統!?

  「尿尿!!我要尿尿────!!

  將棋聯盟關西本部的職員與同僚的職業棋士一擁而上,打算阻止他。但是這個男人──清瀧鋼介九段(50)不只擋也擋不住,甚至鬧得更厲害。

  大樓下方可以看見路過的上班族停下腳步,「跳樓自殺嗎!?」、「咦?他露出內褲來了!?」眾人紛紛拿起手機打算拍下照片。

  「師傅!!別做蠢事了!!

  我──九頭龍八一抱住師傅清瀧九段的腰,冒著摔下大樓的危險,拚了死命把他拉住。

  「還不快放開我,八一!!我……我要在這裡尿尿啊啊啊啊!!

  露出內褲抓住窗框的師傅嘶吼、咆哮。

  「我要尿尿────────────────────────────!!

  為什麼我的師傅會做出這種脫序行為?

  為什麼五十歲的男人會做出『從職場窗戶灑尿』的蠻橫行為?

  事情的起源得追溯回數小時前──

 

  那一天,我和師傅在這棟關西將棋會館舉行紀念性的對局。那就是『師徒對決』,弟子成為職業棋士後首次挑戰自己的師傅。

  「我希望可以讓師傅見證我的成長,向他『報恩』。」

  對局前,我向聚集在這裡的記者這麼表示。

  前年十月,以十五歲的年齡成為職業棋士的我,是史上第四位『國中生棋士』,同時也是將棋史上最年輕的頭銜保持者,引起了將棋界的關注。

  師傅清瀧九段沒有獲得過頭銜,不過他是兩度成為名人挑戰者的大師。棋風穩健,積極求勝,可謂關西棋界的重量級人物。

  「雖然是弟子,但對手畢竟是頭銜保持者。我會以謙虛求教的心態面對這場對局,希望能解放自己年輕的一面,下一場自由的將棋。」

  坐在下位的師傅朝我咧嘴笑著,向記者們這麼宣稱。他穿著一身新西裝,全身散發出強烈的鬥志。

  對局前,我們應記者要求在棋盤前握手合照。在嚴肅又不失溫馨的氣氛中,第一次的師徒對決開始了──

 

  而這時,師傅不只解放自己年輕的一面,也解放了下半身,打算在關西將棋界的聖地──將棋會館五樓灑下火熱的聖水。

  「我要尿出來啦──────────!!

  「「別尿啊──────────!!」」

  日本將棋聯盟關西本部全體總動員,阻止灑尿行為。

  對了,對局是我贏了。

  將棋界裡,將弟子贏過師傅的行為稱為『報恩』。

  『感謝您的栽培,讓我能有今天的實力。』不是以言語,而是透過贏棋表達感謝之意。

  但就算對手是自己疼愛的弟子,輸棋照樣不甘心得要死,這就是將棋的世界。

  直到數年前,就算讓子也能輕易獲勝,像親生兒子一樣的對手,如今即使不讓子也敗得落花流水。這樣的事實彷彿道出棋士的凋零,說不定比平常輸棋還要更讓人覺得懊悔。

  「你也別因為這樣在這種地方尿尿啊師傅!」

  「尿尿────!!我要尿尿──────!!

  抓住窗框的師傅(50)像個在玩具賣場鬧脾氣的小孩子,他未免懊悔過頭了吧。

  記者們聚集在這裡,理應期待能見到「你變強了啊,八一。」、「師、師傅……」這類感人肺腑的場面,沒想到居然演變成了灑尿攝影大會。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寫成新聞報導。

  老實說,我也很失望。

  雖然不覺得可以得到師傅的誇獎,但我原本期待他至少能展現棋士的風範,擺出令人尊敬的一面。

  然而現實是當眾灑尿,與理想完全相反。

  師傅把自己的棋子砸在棋盤上,以最惡劣的行徑表示認輸,接著因為不甘心說不出話來。他低著頭微微發抖。他全身顫抖,懊悔得不得了。

  我也因尷尬不曉得要怎麼開口。「啊……我搞砸了。」我帶著這樣的心情跪坐在棋盤前。

  一般來說,這時候應該要分析剛才那一局棋,可是現場明顯不是那樣的氣氛,記者們也像守靈一樣默默低著頭。

  整整十五分鐘,師傅一聲不吭,只是身體不停發抖。

  然後他緩慢地站起,衝向窗邊這麼大叫。

  「我要尿尿────────────────────────!!

  「吵死人了────────────────────────!!

  受不了!我受不了了!

  雖然不想對師傅這麼做……但我決定搬出自己的地位。

  「我以『龍王』命令你!!馬上到洗手間去!!

  「唔……!!

  師傅的身體抖了一下,正要脫下內褲的手停了下來。

  將棋始於禮,終於禮,是重視傳統與禮儀的腦力競賽。

  如同今天身為弟子的我坐在上位,即使是長者與師傅,對於『地位較高』的頭銜保持者還是必須表示敬意。尤其在將棋界的七個頭銜之中,與『名人』並列最高位的龍王更不用說。

  「師傅,不對,是清瀧九段,請把你的褲子穿好。」

  「………………………………廢物龍王。」

  「你說什麼?」

  「什麼鬼龍王嘛,你這個廢物!不過是個走狗屎運撿到頭銜的廢物龍王!」

  這、這個臭老頭……居然亂罵一通……!

  「我不是廢物龍王,是九頭龍龍王!再說剛才那一盤是你輸了吧!!

  「這種不過是雜誌安排好的對局!!不是正式比賽不算數!!

  「這可是將棋雜誌裡,發行量全世界第一的《將棋世界》企劃的對局喔!?和正式比賽有一樣的份量!!

  「其他將棋雜誌也只有《NHK將棋講座》跟《詰將棋天堂》而已吧!」

  「世界第一就是世界第一!《將棋世界》發行量有二十萬本,別小看人家了!!

  範圍囊括職業與業餘棋士,能徹底瞭解將棋界的高格調將棋綜合雜誌──正是《將棋世界》。

  「你要是不甘心輸給弟子,老實說出來不就得了!用不著找那麼多藉口!」

  「不甘心────!我居然輸給勝率只有三成的廢物龍王────!!

  「你再說一次試試看,死老頭!!

  「要我說幾遍都行,廢物廢物廢物廢物廢物,廢~~~~~物~~~~~~!!

  「我要跟你斷絕師徒關係!離開師門!!

  我們之間再也不是師徒關係!我要揍扁這個大叔!!然後把他帶到洗手間去。這個時候──

  「八一。」

  「啊,師姊!!

  身穿水手服,白銀之雪般美麗的少女悄無聲息地站在我背後。

  是空銀子。

  她拜師的時間比我早,因此雖然年紀較小,我還是得稱呼她為『師姊』。她是清瀧門下的大弟子。

  「師姊!快拿個……快拿個東西來遮!快拿東西來遮師傅的那個!!

  「這給你。」

  「不愧是師姊!這麼快就準備──」

  看見手裡拿到的東西,我不禁全身僵硬。

  她拿給我的是棋盒的蓋子。

  「太小了!這太小了啦!!

  「要把金和玉收起來綽綽有餘吧?」

  「妳只想講黃色笑話啊!!

  至少也拿個坐墊來吧,這個女人居然在這種緊急狀況下玩雙關語!

  「師姊!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拜託妳也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吧!!

  「乾脆八一你也一起尿如何?」

  「我也一起!?為什麼!?

  「這麼一來就可以成為師徒間的佳話啦。」

  「才不會咧!!

  我和師姊像講相聲一樣,你一言我一語的時候,師傅趁機拉下內褲。

  「唔噓──────────────────────!」在詭異的吶喊聲中灑尿。

  「喔喔!」「尿出來了!」

  在稍遠處安全場所觀望的職業棋士們放聲歡呼。快阻止他!別再看熱鬧了,快點阻止他!

  「師傅!總之快把你那個髒東西遮起來!師傅喔喔喔!!

  「尿尿──────────────────────!!

  「危險!快逃!」

  「呀啊────!!噴到臉上啦!我的臉被噴到啦!」

  我的叫喊聲與師傅像動物一樣的叫聲,再加上大樓底下湊熱鬧的圍觀群眾的慘叫聲,在午後的難波筋造成嚴重混亂……

 

  

           長褲上的皺褶

  

  後來,師傅的女兒來到將棋會館,好不容易成功讓師傅穿上內褲,將他塞進計程車裡,強行把他送回家。

  「總算回去了。」

  「……就是說啊。」

  我與師姊兩人目送著計程車離去。

  正當我終於放下心來時,將棋聯盟的職員跑來搭話,一副很過意不去的樣子。

  「九頭龍老師、空老師,辛苦兩位了。接下來的事情我們會處理……」

  「不,由我們來把這件事情處理完。」

  師姊斬釘截鐵地說。現場還剩下清洗飛濺的尿液這件苦差事。

  「可、可是……怎麼能讓兩位做這種事。」

  「師傅丟的臉要由弟子來承擔。」

  「不過……」

  這位職員遲遲不肯答應,但是後來似乎發生其他問題,使得他最後只得同意讓我和師姊幫忙善後,自己回到將棋會館。將棋界今天可真是忙翻天了。

  師姊從職員那裡拿到拖把和水桶,接著一把塞給師弟──也就是我。

  「為什麼只有我!?

  「責任分配,我來向那些被害者道歉。」

  「啊,這種對外的行為最好由頭銜保持者──」

  「頭銜的話我也有。」

  師姊確實有頭銜,而且還有兩個。可惡……!

  制服裙襬飄揚,師姊轉身背對著我。

  「各位路過這裡的行人,抱歉造成大家的困擾。如果遭受任何損害,請聯絡日本將棋聯盟關西本部──」

  看見說完後低頭鞠躬的師姊,路人們七嘴八舌討論了起來。

  「奇怪?妳……該、該不會是《浪速白雪姬》吧!?

  「……」

  「我在電視上看過妳!請幫我簽名!!

  師姊轉眼間就被人群包圍,真受歡迎啊。

  「呀啊!太可愛了!」「白雪姬的皮膚真的好白喔!」女孩子也很喜歡她。喂,我說你們──龍王也在這裡喔?我摘下眼鏡,試圖向大家強調這件事情,可是壓根兒沒有人注意到我。

  《浪速白雪姬》是師姊的外號。

  我不記得這外號一開始是出自將棋雜誌還是什麼地方,但大約在一年前接受電視節目採訪的時候忽然爆紅。國中生棋士和史上最年輕的龍王也讓我出過一陣風頭,可是師姊的名聲實在太響亮,導致我完全成了她的影子。可惡……!

  順帶一提,師姊並不喜歡這個外號。

  如今在大阪這個地方,《浪速白雪姬》名聲甚至比《浪速洛基》或是《浪速的莫札特》還要響亮,現役JC的師姊卻一口回絕說:「我不需要這種外號。」看來真的非常厭惡。

  話說回來,這實在是很奢侈的煩惱。

  將棋界中,外號可說是人氣與實力的證明。只有真正的知名棋士會有外號,至於這些外號如《一秒讀出一億零三步的男人》、《序盤的引擎》、《終盤的魔術師》、《青春守護者》、《進攻的大和撫子》、《奪棋和尚》、《定跡傳道士》、《砍柴大五郎》之類,每個都帥得讓人起雞皮疙瘩。或許有人會質疑《砍柴大五郎》和將棋根本八竿子打不著邊,有關係的是柴吧,不過這又是另一種格調,只要是將棋迷肯定會激動不已。

  「唉……好麻煩。」

  終於結束臨時簽名會的師姊打開陽傘,嘆了口氣。

  「拿到頭銜之後,這種瑣事也增加了,好煩……」

  「真是奢侈的煩惱呢,公主。」

  「別那麼叫我,小心我殺了你。」

  師姊的頭銜為『女流棋戰』中女性限定的頭銜,頭銜總共有六個,其中『女王』和『女流玉座』為師姊保有的頭銜。她明明是公主,拿到的頭銜卻是女王(笑)。

  憑師姊的實力,要制霸全部頭銜也不是夢想,不過這在制度上是不可能的事,至於理由之後會提到,敬請期待。

  「八一,你拖拖拉拉的在做什麼,還不快把這裡清理乾淨!」

  「可是師傅灑尿的範圍這麼廣……」

  「棋士動手不動口。」

  是是……我勤奮地拖著地。

  「真是的,那個灑尿師傅……!居然尿得到處都是!他是尿了幾十公升嗎!?

  「沒辦法啊,他在對局的時候喝了那麼多水。」

  據說腦袋在全速運轉時會想吃甜食,但在下將棋的時候身體會無意識地更渴望某個東西。

  那就是水分。

  有棋士在對局中帶五瓶兩公升的寶特瓶,尤其到了終盤的局面,也有棋士每下一步就喝光一杯水,導致需要常跑廁所。

  與尿意的戰鬥對棋士來說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在跑廁所時因為時間到而輸棋這種丟臉的事情,實際上也有可能發生──我怎麼一提起尿尿的事情就講個沒完沒了。

  「圍棋在對局時,有讓大家上洗手間的休息時間,真希望將棋界也可以導入這種制度。」

  「太散漫了……」

  「散漫?師姊,妳要是想上廁所的時候怎麼辦?」

  「直接尿出來。」

  「……?」

  「和輸棋比起來,尿出來根本不算什麼吧?」

  這人是認真的嗎?

  「將棋可是賭上性命的戰鬥,在對戰途中有餘力在乎會不會尿出來這種事才奇怪。」

  「師姊和師傅很像呢。」

  「我殺了你喔。」

  不過真是讓人尊敬啊,簡直和戰國大名一樣,難怪能稱霸女流棋界。

  在師姊說清理到這裡就可以的時候,太陽已經西斜,暮色籠罩大地。漫長的尿尿之旅在這時候總算落幕,我一點也不覺得寂寞。

  「八一。」

  我正打算把水桶和拖把拿回去還的時候,師姊叫住我──用手抱住我的脖子。

  「給你……一個獎品。」

  「咦!?師、師姊……獎、獎品是什──」

  「就是這個。」

  師姊把一個硬邦邦的東西繞在我的脖子上,那是師傅的長褲。

  「我不需要這種東西!!我把這東西拿回去做什麼!?

  「聞?」

  「我聞這種東西幹麼啊!!把師傅的褲子帶回家聞,那是變態做的事吧!?

  「可以當成很好的紀念品啊。」

  「紀念什麼!?要我隨時看著這條長褲想起今天的噩夢嗎!?

  「膝蓋。」

  聽見她這麼說,我心頭一驚,攤開師傅的長褲。

  只有右腳膝蓋的地方皺巴巴的,左邊則是沒有一點皺褶。

  「就算想到一步好棋也不能馬上下,為了強忍住這樣的衝動用力握緊長褲,所以棋士的長褲只有慣用手那一邊的膝蓋會皺巴巴的……對吧?」

  師姊這一說,我看向自己的膝蓋。和師傅的長褲一樣,只有一邊充滿了皺褶。

  棋士的直覺有七成正確,率先想到的棋步通常是最好的一招。然而,剩下的三成經常隱藏危機。尤其是自認『妙招!』沒有細想就下的棋往往是最糟的一手,因為這樣而輸棋的情形也很常見。

  所以必須忍住,忍住馬上出招的衝動,握緊膝蓋仔細思索。

  長褲上的皺褶證明了師傅在與我對局的過程中一次也沒有鬆懈,他始終嚴肅面對與弟子的對局,這正是最有力的證據。

  「……我們也常模仿這個皺褶呢。」

  「……就是說啊。」

  「為了像師傅一樣弄出皺褶,沒有下棋的時候也會用力握住右腳膝蓋。」

  「結果馬上就把褲子弄爛,挨了一頓罵。」

  想起就算只是形式上,也希望能和師傅一樣的孩提時光,我們不禁相對苦笑。

  師姊用陽傘遮住臉,對著我說:

  「……師傅應該也很高興可以和八一下棋,而且他可能從很早以前就開始準備……準備得和正式比賽一樣認真,幹勁十足,下定決心全力應戰。所以說──」

  「……嗯,我知道。」

  我握住師傅的長褲點點頭,看見上面的皺褶也知道師傅是帶著什麼樣的念頭與我對戰,又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做出那種事情。

  今天,將棋聖地落下了一泓聖水。

  那說不定是師傅火熱的淚水……

  

           廢物龍王

  

  「我要回去了,那個髒……師傅重要的長褲就由八一你帶回去。」

  「妳剛才想說髒東西對吧!?妳把師傅重要的長褲當成髒東西對吧!?

  「我沒有。」

  「不然妳本來想說什麼!」

  「髒……Obrigada。」(謝謝)

  葡萄牙語!?

  「我看還是猜拳決定這條長褲由誰帶回去吧?膝蓋上的皺褶也就算了,但胯下好像有奇怪的汙漬──」

  「八一,你明天有空嗎?」

  「明天?後天有對局,所以明天沒排事情。」

  「這樣的話明天早上在你家VS。」

  『VS』指的是一對一的練習對局,看來師姊打算徹底無視長褲的事。

  「可是明天是平日吧?師姊妳學校那邊怎麼辦?蹺課嗎?」

  「公立學校今天是結業式,明天開始放春假,雖然這和無業遊民的八一沒有關係。」

  「無業遊民……我可是職業棋士哦。」

  雖然我沒上高中就是了。

  近來有不少棋士選擇上高中或是大學,實際上是大部分都會上高中,不過在國三那年秋天成為職業棋士的我,早早就放棄學業,選擇走上將棋這條路。

  如果選擇升學……下個月我就是高中二年級了。

  我這人除了將棋以外沒有可取之處,對於當初沒有選擇升學這件事不曾感到後悔。不過要說一天到晚下棋的生活是不是快樂,其實也是有很多痛苦的時候……

  「先不說這件事了。師姊,這條長褲──」

  「敢忘記明天早上的VS,我就殺了你。」

  師姊提醒之後,撐著陽傘往車站優雅地走了過去,只留下我和師傅的長褲(上有汙漬)。

  「唉………………回家吧。」

  我摺好長褲,放進公事包裡面,接著拿出手機,打開電源。

  連上網路之後,我馬上打開大型看板裡的『將棋‧西洋棋板』,找尋上面提到自己名字的討論串。我的名字出現在最前面的討論串!真的很有人氣。

  【廢物龍王】為相信九頭龍八一將失去龍王頭銜摺紙鶴討論串108【勝率三成】

  「……又增加了。」

  對局中規定必須關閉電子用品電源,所以沒辦法確認,不過我記得今天早上數字還不到100,真有人氣啊……

  最近的對局會放上網路,或許是熱情的將棋迷(?),從平日白天就邊觀看對局邊發表許多意見吧。讓我來瞧瞧這些意見內容。

  『大家一起來討論史上第四位國中生棋士,也是將棋史上最年輕的頭銜保持者,以十六歲又四個月──史上最快速度君臨將棋界頂點的九頭龍八一龍王!』

  『獲得龍王頭銜後耗盡才能的廢物。』

  『只顧著研究高額獎金的龍王戰,其他對局隨便下的廢物。』

  『和其他棋士下棋的時候敷衍輸棋,對付師傅完全不手下留情,廢物中的廢物。』

  『我剛到。今天他下了怎麼樣的一盤棋?報恩成功了嗎?』

  『他朝師傅使出穴熊,用固守盤面的方式虐殺對方。』

  『真的假的……果真是廢物。』

  『今天雖然贏了,但因為不是正式比賽,所以連敗記錄沒有中斷!』

  『這傢伙拿到頭銜之後,下棋內容變得很無聊。』

  『就是說啊,老是很快放棄,而且只顧著防守,完全不主動進攻。』

  『只會依賴定跡的制式將棋,不只無聊還輸棋,簡直是最差勁的廢物龍王。』

  『如果他一路連敗到十月,最後直接失去龍王頭銜,說不定可以成為傳說。』

  『繼最年輕的頭銜保持者之後,是最年輕失去頭銜記錄保持者嗎……實在是天才。』

  『失去頭銜之後會怎麼樣?』

  『因為在獲得龍王頭銜後成為八段,他之後會變成九頭龍八一八段。』

  『818段www』

  『感覺比龍王還要偉大w』

  『為了祈禱他升向818段,大家繼續來摺紙鶴吧。』

  ……讀到這裡,我默默把手機收回口袋裡面。肚子好痛……

  挑戰龍王之後開始急速增加的討論串,在我獲得龍王頭銜的那一瞬間,秒速變成討厭我的人聚集的巢窟。

  只要我一輸棋,上面會罵我『不符合龍王頭銜』;要是我贏了,上面又會罵『無聊的一局』。這些人為什麼這麼討厭我,我實在搞不懂。

  【可愛兼具】空銀子應援討論串【史上最強】──然而師姊深受將棋迷的歡迎,甚至有人幫她開了這樣的討論串。可恨啊……好嫉妒……

  我──九頭龍八一是一位『職業棋士』。

  所謂的職業棋士是指『公益社團法人日本將棋聯盟』的正式會員……簡單來說就是『靠下將棋維生的人』,絕對不是什麼無業遊民。

  不管男女老幼,就算有輕微的溝通障礙,只要將棋實力堅強,都能成為職業棋士。而且只要實力夠強就能獲得名譽與金錢,要是實力太弱,最短十年就會引退。

  活在實力決定一切的單純世界裡,這就是職業棋士。

  為了成為這樣的職業棋士,除了將棋實力外,還有一個必要條件──就是『師傅』。

  為了成為職業棋士,必須師事已經成為職業棋士的人。

  這樣的『師徒制度』正是形成將棋界的根基……其他世界如何我不知道,但在將棋界裡,收弟子對師傅來說一點好處也沒有。

  無償無給培育弟子可謂將棋界的傳統。

  我和師姊從小就進入清瀧師傅門下,接受他指導不下數千局。為了我們,師傅總是不惜犧牲自己的時間與勞力。

  「結果最後在對局輸了啊……」

  即使對將棋界的維持與發展來說是必要的,不過我總覺得收弟子只是百害而無一利。將來有一天我也會因為輸給弟子,從對局場的窗戶灑尿嗎……

  「不……不過,我要收弟子還早得很!」

  十來歲取得頭銜的例子除我以外還有別人,但十來歲收弟子這種事可就真的從來沒聽過。

  收弟子大概也要等到二十歲以後,而且我自認不是願意犧牲自己培育弟子的那種人,再說網路上可能也會攻擊我『居然還有餘力照顧別人』……

  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抵達家門口。

  我一個人住在關西將棋會館附近的商店街裡面,走路用不著十分鐘。

  沒有自動上鎖也沒有電梯的老舊公寓二樓,為了排解獨居的寂寞,我大喊著打開房門。

  「我回來了~!家裡根本就沒人在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人。

  理應空無一人的房間裡有人。

  陌生的女孩子──不管怎麼看都只有小學年紀的女孩在我家。她看著我,精神奕奕地說:

  「歡迎回來!師傅!!

  …………什麼?

 

           登門拜師

  

  先來整理一下狀況。

  照理說空蕩蕩的房間裡面出現一個小女孩,她睜著閃閃發亮的大眼睛看著我。

  那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

  年紀……大概是小學,她還揹著小學生的書包。

  纖細的手腳擺出端正的姿勢跪坐,像隻小狗抬頭仰望杵在玄關的我。她的旁邊放了一個大大的手提袋。

  我……沒見過這個小女孩。

  陌生的JS(小學女生)在我家裡,為什麼在我家裡?

  順帶一提,我在國中畢業後租的這間房子是兩房一廳。

  其實我只需要一間房間就夠了,可是找房子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一起跟來的師姊自作主張,決定租下這個地方。為什麼師姊可以擅自代替我做出這種決定,這裡是我家吧?

  暫時不追究這件事了,現在最要緊的是眼前的JS。

  話說回來,這個小女孩剛才好像說了什麼奇怪的事……

  「唔……妳是誰?為什麼在我家裡?」

  「是!那個,九豆龍龍八一!」

  她咬到舌頭了!

  「不、不要緊吧?講那麼快……」

  「…………速嗎……」

  看起來好痛。

  淚眼汪汪的女孩子等舌頭不那麼痛之後,一再反覆練習講出我的名字:「九豆……九頭龍……」加油啊!

  然後──

  「請問您是九都……九……九豆……老師是嗎!?

  居然放棄了!!

  「我就是……」

  要是糾正她,這件事恐怕永遠別想有進展,也就是永遠的0,所以我姑且點頭應和。

  不過我真的有點驚訝。

  因為是史上最年輕的頭銜保持者,所以我的照片常出現在媒體版面上,現在偶爾也會有人跟我搭話,對我說「小哥你是下將棋的人嗎?看起來真陰沉!」之類的話。開什麼玩笑。

  不過讓這麼小的小女孩叫出我的全名,還加上『老師』這個稱號(雖然講不好),在將棋會館外這還是頭一遭。

  這個陌生JS接下來說的話──帶給我超乎想像的強烈衝擊。

 

  「我依照約定來了,請收我為徒弟!!

 

  ……什麼?

  「什麼……徒弟?弟子嗎?」

  「對!就是……沒錯!!

  「我嗎?我答應要收妳當弟子嗎?」

  「對!!

  「什麼時候?」

  「什麼時候?就、就是……去年……龍王戰的最終局……」

  「……?」

  「……您不記得了嗎?」

  聽見她不安的詢問,我回想起約三個月前舉行的那場頭銜戰──

 

 


《龍王的工作!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