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使試閱  

大家好~~這禮拜真的好熱,感覺腳底板都要燒起來了呢!!!

所以為了腳底板(?)的健康,就是要在家裡吹冷氣看新書試閱!!!!

這禮拜要提供的作品是──《精靈使的劍舞15 多拉古尼亞的龍王》

神人終於成功地拯救了菲雅娜,沒想到......

他的師傅──〈黃昏魔女〉竟阻擋在神人面前。

取回全盛期模樣的〈黃昏魔女〉,已經淪為聖國控制的傀儡。

在她強大力量的壓制下,神人該如何突破困境?


  在月光照映的荒野上──

  「少年,你似乎還留有過去的壞習慣啊──」

  魔女低頭睥睨著趴在地上的少年說道。

  「你該不會打算拿這粗糙醜陋的劍舞奉獻給〈精靈王〉吧?」

  「……唔、少……囉唆,魔女……」

  咳著血塊、蹲踞在地的少年──神人的手上,握著一把有著漆黑刀身的長劍。即使已被打倒在地無數次,他還是沒有放開過手中的劍。

  「哦,看來你還有回嘴的力氣啊。」

  她扭曲嘴角笑了笑,朝著倒臥在地的神人腹部狠狠踹了一腳。

  「……嘎……哈──」

  「──起來,再來一次。」

  神人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子,朝著那名女子瞪了回去。

  葛雷沃絲‧雪爾麥斯──奧地西亞帝國〈十二騎將〉的前首席騎士。

  同時也是擁有〈黃昏魔女〉別名的大陸最強精靈使。

  (這個怪物……)

  神人抹去嘴邊鮮血暗自啐道。〈教導院〉裡雖然也有被稱為〈怪物〉的精靈使,但眼前這個表現得一派悠哉的女人,才是貨真價實的怪物。

  神人明明使出了所有本事,但這名魔女卻三兩下就擺平了他,而且呼吸不見一絲紊亂。

  「喂,妳這麼做未免也太過火了吧!」

  一道嬌嫩的嗓音劃破了虛空。

  發出聲音的,是神人握在手中的漆黑長劍。

  ……她似乎是氣炸了,只見劍身周圍正迸著闇色的雷火。

  「我不會弄死他的,妳可別太寵少年了啊,闇精靈。」

  魔女沒理會這聲抗議,拔起了插在荒野上的魔劍。

  「我沒事,蕾斯提亞。我還、能打──」

  神人靜靜地低語著,將神威灌入黑劍之中。

  「你太依賴闇精靈的力量了。憑你這種打法,可打不贏精靈劍舞祭的優勝候補──聖國的露米娜絲喔。」

  「我不在乎。就算對上的是聖精靈,也沒有人會是我和蕾斯提亞的對手。」

  神人瞪視著眼前的葛雷沃絲說道。

  他這是在表示對搭檔──闇精靈的絕對信任。

  像是在回應少年的這份信賴般,闇之雷火在荒野上竄了起來。

  「這份自信是挺不錯的──」

  葛雷沃絲冷然一笑,慢慢握住魔劍擺好架勢。

  「看來首先就是要粉碎你那毫無來由的自信。」

  這架勢乍看之下相當隨性,但卻是毫無破綻。和神人迄今交手過的〈教導院〉暗殺者與帝國精靈騎士相比,她是完全不同次元的存在。

  「怎麼啦?什麼時候攻過來都可以喔。」

  「……唔!」

  神人向前踏出一步。

  他並不是中了魔女的挑釁,而是明白根本等不到她露出破綻的那一刻。

  「暗殺技──〈穿影〉!」

  他在一瞬間拉近距離,迅捷無倫地揮出斬擊。

  這是不用任何花招,只以技術所堆砌而成的招式。然而──

  「原來如此,出招的速度和精確度的確是有兩把刷子。」

  魔女冷笑道。十三歲的神人賭上技術和經驗──賭上一切的必殺一擊,卻沒能擊中魔女的喉嚨,被她驚險地避了開來。

  「還沒完呢──〈飛蛇亂舞〉!」

  神人再往前一步,使出了讓人眼花繚亂的連續斬擊。

  「哦,必殺的一擊只是幌子,真正的殺招是遜色幾分的招式嗎──」

  葛雷沃絲身子一翻,將劃破虛空的無數劍閃悉數彈開。

  不過,神人在等的就是這一刻。

  在這短短的一瞬間裡,是使不出防禦魔術的──

  神人將〈神威〉注入了魔劍的刀身中。

  「貫穿吧!毀滅一切的審判魔雷──〈宣死闇雷〉!」

  漆黑雷火自魔劍上迸出,捲起周遭的大地炸裂開來。

  (──得手了!)

  就在他打算衝入煙塵,給予葛雷沃絲致命一擊的瞬間──

  ──他全身突然打了個哆嗦。

  (……唔,怎麼搞的!?

  神人停下了腳步。不對,這不是出自他自己的意志──

  而是他的本能察覺到某種未知恐懼,硬是讓控制身體的神經傳導停了下來。

  「幹得很好啊,少年──」

  這時──從煙塵後方傳來了話聲。

  那和他素來聽慣的魔女聲音……有某種決定性的不同。

  「即使是在那個時代,能讓我沾上沙塵的也不到五個人呢。真是的,你勾起了我的興致呢……」

  煙塵散去,在月光的照映下,那東西現出了身形。

  「這是你第二次看到我這副模樣吧──」

 

    

  帝都籠罩在如霧一般的細雨之中。而在歷經〈十二騎將〉蕾絮琪‧韓修齊托的重力精靈肆虐,如今已被大量瓦礫埋沒的這處地點──

  她如同一抹黑影般佇立著。

  「……人……神人!」

  菲雅娜的聲音似乎從很遠的地方傳了過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神人無法理解現在的狀況。

  不對,他其實是明白的,只是腦袋拒絕接受眼前的現實罷了。

  他壓著遭到撕裂的腹部,汩汩鮮血從指縫間滴落。原本充斥全身的〈闇之精靈王〉的力量已經散去,他知道自己的體溫正在逐漸下降。

  (我看不見……)

  不僅看不到劍光,連對方的動作都沒能瞥見。

  然而,神人知道這種使劍的方式。那風馳電掣的劍技是──

  〈絕劍技〉第一式──〈紫電〉。

  ……這不可能。

  除了神人以外,這世界上理應再無別人繼承了她的絕劍技。

  況且,對方剛才那一劍,甚至展露出比神人更高的造詣。

  正因為察覺到這一點,他才不想接受現實。

  然而──

  「哦,雖說我有手下留情,但你居然能閃過剛才那招啊──」

  「……!?

  在濛濛細雨中響起的那道說話聲,讓神人不得不面對現實。

  那名少女──將沾附在劍上的鮮血抖落,面無表情地俯視著跪倒在地的神人。

  「葛雷沃絲……」

  神人勉強開口擠出了那個名字。

  葛雷沃絲‧雪爾麥斯──〈黃昏魔女〉。

  「為什麼……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神人嘶啞著嗓子喊道。

  根據協助神人等人的特務騎士──薇蕾所言,葛雷沃絲已落入奧拉涅斯之手,並被囚禁在惡名昭彰的寡斯‧基拜〈拷問塔〉之中。

  若是如此的話,她沒理由出現在這裡。

  不對,更重要的是,那副模樣是──

  「……為什麼……唔……!」

  「神人!」

  菲雅娜匆匆抱住了神人搖搖欲墜的身子。

  「……怎麼回事?那個女孩子是校長……?」

  菲雅娜似乎聽見了他剛才的自言自語,在神人耳邊問道。

  她會有這樣的疑問也是無可厚非,因為在兩人面前的葛雷沃絲──

  看起來就只是個和菲雅娜年紀相當的可愛少女。

  雖說〈黃昏魔女〉名冠天下,但她縱橫戰場已經是數十年前的往事了。

  菲雅娜自然沒見過她那時的長相。

  然而,神人曾二度目睹過〈魔女〉全盛期的樣貌。

  第一次是在他被魔女帶到宅邸後沒多久的事,而第二次則是在帝都的郊外荒地,學到第一招絕劍技〈紫電〉時發生的事。

  葛雷沃絲說過,受到〈精靈王〉給予她的力量的影響,有些時候會出現〈神威〉突然暴漲的現象。在這段期間裡,她的肉體會返老還童,於短時間內恢復全盛時期的力量──

  霧雨濡濕了可愛少女的肢體,使她看來更顯嬌媚。

  那稚嫩的容貌,甚至會讓人誤以為她是一名女童。

  她手握染血魔劍靜靜佇立的身影,美得讓人汗毛倒豎。

  「──錯不了的,她就是葛雷沃絲。」

  神人向菲雅娜這麼說道。

  當然,若是借用擬態精靈等外在的力量,的確是有可能模仿出相同的身形。然而,她剛才施展的神速劍技肯定就是〈絕劍技〉沒錯。跟雪拉‧卡恩之流的冒牌貨相比,可說是有天壤之別。

  「葛雷沃絲……」

  神人深陷絕望的心境,再次呼喊了那個名字。

  從側腹流出的血液黏稠地貼附在手指上頭。

  神人猜測,她恐怕是在被囚禁於寡斯‧基拜之塔的期間遭人動了手腳。也許是被施加操控精神的魔術,也許被下了藥物洗腦,也可能是更為可怕的手段──無論如何,若只是呼喊她的名字,是不太可能讓她恢復過來的。

  即使如此──

  憑那名〈魔女〉的本事,也許還有機會──神人抓著這最後一絲希望吶喊道:

  「妳忘了我這個徒弟了嗎?妳這個人稱〈黃昏魔女〉,受世人敬畏的女人,居然會被洗腦成供人使喚的傀儡!」

  神人吶喊道。然而,少女的灰色眸子只是不帶感情地睥睨著神人而已。

  「嗚……」

  神人拄著〈殲魔聖劍〉,緩緩站起身子。

  傷口流出的血液,在腳邊匯成了一道血窪。

  「神人,你的傷還沒好!」

  「我沒……事……」

  無法用話語溝通──那麼,能溝通的手段就只剩下一個了。

  神人慢慢架起〈殲魔聖劍〉,瞪視著眼前的魔女。

  「哦,都傷成這樣,還是選擇站起來了啊──」

  有著少女外表的〈魔女〉看似佩服地輕聲說著,亮出了深紅色的魔劍刀刃。

  雖然不管是顏色還是形狀,都和她原本的那把配劍──漆黑魔劍大相徑庭,但那讓人不寒而慄的駭人氛圍,明顯是魔精靈的氣息。

  ──就在這時。

  「……呵呵,大哥哥,你傷得不輕呢。」

  有如銀鈴般的嬌媚少女嗓聲,響徹了昏暗的帝都上空。

  「……唔!?

  神人抬頭一看。

  只見在下個不停的雨中──

  一名浮在半空中的少女,露出了天真無邪的微笑。

  從外表看來,她像個年僅十二、三歲的小女孩。

  她有著一頭閃閃發亮的黃金色長髮,以及散發神秘色彩的紫色眸子。女孩身穿純白聖袍,手上則握著一把銀色錫杖──那是〈聖國〉上級樞機卿的證明。

  而她的左眼──戴了一條毫無裝飾的眼帶。

  「妳是……!」

  米蕾妮雅‧桑克圖斯──左眼寄宿了〈異界黑暗〉的少女。

  她曾是讓精靈們發狂,險些使艾雷西亞精靈學院淪陷的主謀。

  少女露出甜甜的微笑,無聲地降落在瓦礫上頭。

  「……唔,唆使奧拉涅斯的,看來就是你們吧?」

  菲雅娜瞪著少女說道。

  「哎呀,唆使這個字眼還真難聽。那本來就是妳的兄長大人想做的事,我們只是稍稍幫了點小忙而已。」

  少女用可愛的動作輕輕聳了聳肩。

  「只不過,那個男人真的是很沒用呢,就連把一隻小鳥兒關在籠子裡的簡單工作都做不好。這樣一想,說不定把優秀的妳當成傀儡還好一點呢。吶,菲雅娜,現在還不遲,要不要來當我們的朋友呢?」

  「請恕我鄭重拒絕。我的朋友已經夠多了。」

  「這樣啊,那還真可惜──」

  米蕾妮雅搖了搖頭,將視線移往站在血窪之中的神人。

  「呵呵,最強的劍舞姬──即使強大如你,在〈魔女〉面前也宛如稚子呢。」

  「……是妳洗腦葛雷沃絲的嗎?」

  神人沉聲說著,向她投以銳利的殺氣。

  不過,米蕾妮雅卻是一臉雲淡風輕,甚至還露出微笑。

  「我才沒不自量力地對她洗腦呢。我們啊,只是將她身體裡面的真正〈魔女〉解放出來罷了。啊,不過,原來如此……大哥哥好像不知道,她在二十四年前向〈精靈王〉許下了什麼樣的〈願望〉呢──」

  「……妳說什麼?」

  ──葛雷沃絲在二十四年前許下的願望。

  神人聽不出這句話的弦外之音。

  她究竟只是信口胡謅,以打亂我方步調為目的,還是說──

  (……不對,現在該思考的,是要如何從這裡抽身。)

  神人向坐倒在自己身旁的菲雅娜瞥了一眼。

  〈女王之聖城〉的效果已經消退,而她似乎消耗了大量的體力。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畢竟她已經身陷囹圄好幾天,身體狀況相當糟糕。應該說,她還能獨力逃到這邊,就已經堪稱奇蹟了。

  (……看來是沒辦法一邊保護菲雅娜一邊戰鬥了。)

  他冷靜地思考符合現實,又能穩健地脫身的方法。對方是神人必須使出十二分力才能勉強應付的強敵,絕對不容小覷──

  「菲雅娜,有能夠從帝都逃脫的路線嗎?」

  神人開口說道。

  菲雅娜應該知道王族專用的逃脫密道才對──訂定這場救援計畫的露比亞是這麼說的。

  神人當初是循著地下遺跡而來,但若沒有薇蕾帶路,他們可沒辦法順利找到出口。而他也不可能選擇與〈帝國騎士團〉為敵,強行突圍。

  「嗯,我知道有個王家專用的密道。」

  菲雅娜答得很快。她應該打從決定逃獄的時候,就把這個密道列入考量了吧。

  「那邊有可能遭到封鎖嗎?」

  神人問道。奧拉涅斯和菲雅娜同為王族,想必也知道這個密道的存在,也許已經派人過去加緊看守了。

  不過,菲雅娜卻輕輕搖了搖頭。

  「不,我想這應該不用擔心。他沒辦法利用那個密道,所以,我想他應該也不知道密道的存在。」

  「……沒辦法利用?」

  神人微微一愣,但已經沒有繼續對話的時間了。

  「菲雅娜,妳和克蕾兒她們會合,然後先去那邊等我。」

  「神人,你呢?」

  「我留在這裡絆住她──」

  「這怎麼行──」

  「快去吧。若要分神保護妳的話,我可沒辦法好好戰鬥。」

  神人刻意用粗魯的語氣這麼說道。

  「……」

  在聽到這句話後──

  菲雅娜用力咬住嘴唇,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子。

  她很清楚,要是心生猶豫而浪費時間,反而會成為神人沉重的負擔。

  「那,我先在那邊等你唷。」

  「嗯,拜託妳了。」

  菲雅娜湊向神人的耳邊,悄聲說道:

  「是在〈貴族街〉最大的鐘樓底下的〈米凱拉〉小祭殿喔。」

  「知道了,我等會兒就去──」

  看到神人點頭回應,菲雅娜便拖著腳步,走向街角的巷弄。

  「呵呵,聊完了嗎?」

  米蕾妮雅開了口。

  「抱歉,讓妳久等了嗎?」

  「是呀。畢竟你和這女孩學過相同的劍術,是她獨一無二的對手,用來作為測試對象可說是再好不過了。要是有那個累贅在場,你也沒辦法使出真本事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能等我把這傷治好再開打嗎?」

  神人按著側腹的傷口這麼一說──

  「血明明已經止住了,你真好意思說呢。」

  「……果然瞞不過妳啊。」

  神人苦笑道。滿溢而出的闇之瘴氣,讓撕裂的傷口癒合起來。不對,與其說是癒合──這更該說是「再生」才對。

  (……我的身體也變得像個怪物一樣了。)

  他暗自挖苦道。

  不過,現在就連這股怪物之力都成了他的救命繩索。

  神人向後方瞥了一眼。

  菲雅娜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巷弄之中了。

  現在必須多少為她爭取一些逃跑的時間──

  這時,像是看穿了神人的思路般,米蕾妮雅輕笑了一聲。

  「哎呀,我有說過要放掉那隻小鳥嗎?」

  「……什麼?」

  「要是讓她溜了,那位昏庸陛下可是會吵嚷個沒完呢。」

  米蕾妮雅忽然望向腳邊的瓦礫──她看到被神人打敗的蕾絮琪‧韓修齊托,隨即扭曲嘴角露出微笑。

  「嗯,那我就來做個廢物利用好了。」

  「妳打算做什──」

  「──醒來吧,人偶小姐。」

  米蕾妮雅說著,一腳踩在倒地不起的〈十二騎將〉頭上──

  然後慢慢地解下左眼的眼罩。

  露出寄宿了連〈精靈王〉都能侵蝕的〈異界黑暗〉的左眼。

  (……什麼!?

  從左眼緩緩滴落的濃稠黑暗,覆蓋住了〈十二騎將〉的頭部。

  突然間,蕾絮琪‧韓修齊托的身子開始劇烈地痙攣起來,並從嘴裡發出了詭異的呻吟聲。

  「……啊……嘎嘎……嘎、啊、嘎嘎嘎嘎……」

  沐浴在〈異界黑暗〉之中的蕾絮琪‧韓修齊托,有如幽靈般緩緩站起身子,並像個壞掉的人偶般,以僵硬的動作動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看到發生在眼前的詭譎現象,神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

  「去追第二公主殿下吧,人偶小姐──把她殺了也沒關係喔。」

  米蕾妮雅以手上的錫杖點向菲雅娜逃跑的方向。

  就在這個瞬間──

  「……啊……第二……公主……菲雅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蕾絮琪的頭上冒出了兩個黑色的球體。

  那是被神人斬成兩截的〈重力精靈〉──牠尚未完全消滅。

  (糟了──!)

  神人持劍向前奔去,但已經晚了一步。〈重力精靈〉反轉身旁的重力,讓發出狂笑的蕾絮琪浮上天空。蕾絮琪以歪七扭八的飛行路徑,朝著菲雅娜逃跑的方向衝去。

  神人雖然想趕上前去──

  「你的對手是我──」

  但手持深紅色魔劍的葛雷沃絲卻阻擋在他的面前。

  

      ◇

  

  「呼、呼、呼、呼──」

  菲雅娜拚了命地跑在被雨打濕的石板路上。

  後方傳來激烈的兵器交擊聲。菲雅娜一度想回頭察看,但還是將多餘的擔心壓了下來。她決定相信神人,並筆直朝著〈密道〉所在的祭殿前進。

  然而,她很快就用盡了力氣。

  腳踝傳來了宛如遭到燒灼般的劇痛。

  失去平衡的菲雅娜倒在水窪之中。而多處破損,已經和破布沒什麼兩樣的純白禮服也覆蓋上了一層泥巴。

  「……唔、咕……嗚……」

  她勉強忍住幾乎要迸出嘴邊的呻吟聲。要是發出慘叫聲,想必很快就會被附近的〈帝國騎士團〉逮到吧。

  所幸帝都似乎已經發佈了避難通知,四下都看不見〈貴族街〉居民的身影──

  菲雅娜倚牆而立,膽戰心驚地看向自己的腳部。

  (好嚴重啊……)

  腳踝已經紅腫起來了。

  應該是受到重力精靈攻擊時被扭斷了吧。她雖然強忍著痛一路跑到這裡,但現在已經連站都站不住了。

  「治癒的聖光啊,癒合傷口吧──」

  菲雅娜輕輕將手指抵在腳踝上頭,詠唱治癒的精靈魔術。

  然而,自指尖冒出的微弱光芒,沒過多久就消失了。

  這是因為她的聖性大幅衰退,是以連這麼簡單的魔術都無法成功詠唱。

  (……照這樣看來,想召喚〈格奧基烏斯〉應該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她輕輕嘆了口氣。方才在身體裡肆虐、如同暴風般的〈神威〉,現在已經消失無蹤了。

  (神人灌輸給我的那股神威,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她回想著神人抱住自己接吻的光景,伸手輕觸自己的唇。

  嘴上似乎還殘留著當時的餘溫……

  這是和心上人的第一次接吻。但那時的神人是不是只是受情勢所迫,而不是因為喜歡自己才接吻的呢……?

  (都、都這種時候了,我還在胡思亂想什麼……)

  菲雅娜漲紅了臉,使勁甩了甩頭。

  只要凝神傾聽,就能明白從遠處傳來的刀劍交擊聲仍未中斷。

  (神人……)

  擔憂的思緒好似要將胸口撕裂一般。

  她當然很清楚神人有多強。

  然而,對手卻是那個〈黃昏魔女〉。

  而且對方也不知道是用了何種手段,已經取回了全盛期的力量──

  (也許就連神人也打不過她……)

  好想立刻回到神人的身邊,多少為他添點助力──這樣誘人的念頭已經湧上了好幾回。

  然而,要是現在回去,就形同背叛了神人對她的信任。

  菲雅娜很清楚這一點。

  (……沒錯,我現在能做的,就是為大家開闢出一條能從這裡脫身的血路。)

  菲雅娜手扶著牆,慢慢站了起來。

  雖然治癒魔術沒能施展完全,但似乎多少產生了止痛的效果。

  她拖著一隻腳,再次向前邁步。就在這時──

  菲雅娜的背上竄過了一道惡寒。

  那是出自於她身為姬巫女的直覺。

  她以還能動的那隻腳用力一蹬,以前傾的姿勢向前一跳。

  下一瞬間──傳來了「轟」的一聲巨響,背後的空間隨之遭到扭曲。

  鋪了石板的巷弄小徑,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壓碎了。

  「……唔!?

  驚險撿回一命的菲雅娜愕然地抬頭望去。

  只見──

  「啊、哈哈哈哈……找到了……找到妳、了……」

  頂著一張淒厲臉孔發笑的〈十二騎將〉──蕾絮琪‧韓修齊托就在那裡。

  「蕾絮琪閣下!?妳不是被神人打敗了嗎──」

  菲雅娜倒在地上呻吟道。她雖然想盡快起身──

  但在下一瞬間,她的身子便籠罩在一股強烈的壓力之中,整個人被壓在地上。

  「……啊呃……嗚嗚……!」

  菲雅娜登時感受到一股像是遭到分筋錯骨般的劇烈疼痛。浮在蕾絮琪頭上的球狀〈重力精靈〉,在這一帶造出了強大的重力場。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

  蕾絮琪俯視著發出哀嚎聲的菲雅娜,發出了讓人毛骨悚然的大笑聲。她似乎已經失去理智,無法控制住契約精靈的力量了。

  ──而她的眼眸則是被空洞的闇色染濁了。

  (那是附身在〈精靈王〉身上的……)

  是〈異界黑暗〉。難道說,蕾絮琪已經被那東西附身了嗎──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吧啊啊啊啊啊啊!」

  失控的重力精靈,準備將菲雅娜連同周遭的空間一舉壓扁。

  (……唔、神……人……)

  在扭曲的重力場之中,菲雅娜發出了不成聲的悲鳴。就在這時──

  重力場驀地消失了。

  (……?)

  菲雅娜抬頭一看,不知為何,眼前的人物並不是蕾絮琪,而是──

  「公主殿下,妳沒事吧!」

  「艾莉絲!?

  在菲雅娜面前翩然降落的,是手持〈風翼之槍〉的艾莉絲。

  「還好我找到妳了……妳傷得真重。」

  艾莉絲屈膝蹲下,抱起了菲雅娜的身子。

  「神人呢?妳是一個人逃到這裡的嗎?」

  「神人為了爭取讓我逃跑的時間,留下來斷後了……」

  「這樣啊……」

  艾莉絲露出了苦澀的神情。她肯定也想去幫神人一把,但同時也明白這是一個錯誤的選擇。神人讓菲雅娜一個人逃了出來──這也代表了對方的身手極為了得。

  「公主殿下,妳知道有什麼可以從帝都脫身的管道嗎?」

  艾莉絲這麼問道。

  「嗯,就在這前方的米凱拉祭殿喔。那裡有個密道。」

  「米凱拉祭殿?為什麼會在那……沒事,知道了,我們趕快過去吧。」

  艾莉絲點點頭,揹起了菲雅娜的身子,詠唱起風之精靈魔術。

  只見艾莉絲的身體輕飄飄地浮了起來。由於有被〈帝國騎士團〉察覺的風險,因此她只能採取低空飛行,但這還是比在地面上跑步來得快多了。

  這時,背後傳來了瓦礫崩塌的聲響。

  艾莉絲和菲雅娜訝然地回頭看去。

  「啊嘎嘎、咿……啊咿咿咿咿……」

  被艾莉絲撞飛的蕾絮琪,揮著已經嚴重骨折的手臂,發出了癲狂的笑聲。

  「……怎麼可能,〈風魔彈〉明明直接命中她了啊──」

  在艾莉絲低聲說完的下個瞬間──

  蕾絮琪‧韓修齊托從雙手射出了無數的重力球。

  

      ◇

  

  無數劍光濺出了點點火星,刀劍互擊的聲音響徹四周──

  深紅魔劍和〈殲魔聖劍〉的狂舞將雨滴一一斬落。

  那看起來就像是姬巫女們展演的美麗劍舞一般。

  然而,這並不是奉獻給精靈們的劍舞。

  而是純粹的──死鬥。

  神人的劍呼嘯而過,這記以渾身之力揮落的縱劈,被葛雷沃絲不當一回事地接了下來。

  「……唔,快點清醒過來啊,葛雷沃絲!」

  在激烈地抵劍較勁的同時,神人直盯著她灰色的眼眸,拚了命地喊道。

  然而,少女並沒有給予任何回應。她就像在表示只需以劍交心般,掃出了一記凌厲的斬擊。即使她身材嬌小,這一劍的劍壓還是相當駭人。

  (……唔,就這樣來看,她應該只出了三成左右的實力吧──)

  神人咬牙思忖道。

  就外人看來,他們之間的交手狀況可說是平分秋色──

  但神人非常清楚,認真起來的魔女絕對不只這點本事。

  她究竟是刻意壓抑自己的力量,還是說,她還沒辦法完全適應目前的肉體呢──若狀況屬於後者的話,那神人還有一點希望。

  (……我要在她完全覺醒之前打倒她!)

  然而,反過來說也就表示──

  只要〈黃昏魔女〉完全覺醒的話,神人就連萬分之一的勝算都沒有了。

  「〈絕劍技〉第一式──〈紫電〉。」

  神人跨出步伐,在轉瞬間拉近距離,使出了必殺的絕劍技。

  對方可是葛雷沃絲,若是想手下留情,只會變成她的劍下亡魂。

  然而,這豁盡全力使出的一擊──卻被葛雷沃絲看穿了。

  她錯身避開了這神速的一閃──

  「〈絕劍技〉異之式──〈冰雨羅剎〉!」

  她像是要撬開石板地一般,將魔劍之刃砸在石板地上。

  剎那間,地面爬滿了冰之藤蔓,並化為無數的銳利刺棘襲向神人。

  這是神人所不知道的招式。

  神人並沒有將所有的〈絕劍技〉悉數習畢。絕劍技雖是將劍術和〈神威〉組合在一起的劍技,但其中也有應用精靈魔術的招式,而神人因為沒有這方面的天分,所以沒有繼承。

  神人連忙將〈殲魔聖劍〉的劍尖插入地面──

  (……拜託妳了,愛思特,要撐住啊!)

  並將〈神威〉灌注其中。

  貼地襲來的的冰之藤蔓,在碰觸到〈殲魔聖劍〉迸出的閃光之際,瞬間便被消滅了。

  這是神人的孤注一擲──他相信有著最強魔術耐性的愛思特,足以抵禦應用了精靈魔術的〈絕劍技〉。

  葛雷沃絲再次在轉瞬間拉近了距離。

  對於這當頭劈下的斬擊,神人以雙手握劍接了下來。

  這一劍相當沉重。葛雷沃絲肯定是在蹬地的瞬間,一口氣解放了集中在腳上的〈神威〉吧。這雖然是神人第一個學到的基本技巧,但同樣的技巧被〈黃昏魔女〉以強大的〈神威〉使出,效果有著天壤之別。

  只是一個踏步而已,就有這麼大的差距。

  那麼,昇華至「神速」領域的〈紫電〉,肯定會快到讓人無法看穿。

  如此一來,不久之前被他險險閃過的那一招〈紫電〉豈不是──

  (原來那真的只是在和我打聲招呼啊……!)

  神人並未退讓,而是回劍反擊。

  絕對不能往後退。對手既然具備了自己無法看穿的神速,那拉開距離反而會有危險,神人只有選擇打肉搏戰一途。

  所幸對方似乎也懷有這個打算,只見少女的眼中露出了喜悅的光芒。

  (……唔,這傢伙完全沒變,依然是個超級虐待狂啊!)

  就在他暗自唾罵之際──

  遠處突然傳來了些微的爆炸聲。

  那是菲雅娜逃跑的方向。

  他雖然沒有大意到回頭察看──但確實分神了一個瞬間。

  「別在戰鬥的時候分心啊──」

  眼前的少女冷冷地說道。下一瞬間──

  「嘎哈──!」

  神人的肚子被猛烈地踹了一腳。

  他整個人被踢倒在地,有一瞬間甚至無法呼吸。

  「就只有這點本事嗎,〈魔王〉啊──」

  少女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魔劍的劍刃閃著光芒劃過眼前──

  (……唔,難道和三年前相比,我就連一點長進都沒有嗎──)

  就在神人做好死亡的覺悟瞬間──

  一道深紅色的閃光竄了過來。

  (……什麼!?

  葛雷沃絲橫劍一掃,彈開了那道閃光。

  咚轟轟轟轟轟轟轟!

  被彈往他處的閃光命中了建築物,引起了劇烈的爆炸。

  大量瓦礫崩落,揚起了一片片沙塵。

  葛雷沃絲向後飛退,而深紅色的閃光也同時如雷雨般打在她剛才所在的位置上。

  (……怎麼……回事?)

  神人移動視線,瞥向發射出閃光的方向。

  這時──

  「──讓我助你一臂之力吧,風早神人。」

  一陣威風凜凜、有如玻璃般冷硬的說話聲震動了大氣。

  只見一頭漆黑的魔龍正飛在煙雨濛濛的帝都上空。

  而騎在牠背上的,則是身穿軍裝的少女──

  「蕾奧拉!?

  神人睜大了眼睛。

  沒錯,拯救了神人的,正是蕾奧拉‧蘭卡斯特。

  是神人過去在〈精靈劍舞祭〉上曾以性命相搏的對手,同時也是〈多拉古尼亞龍公國〉的公主騎士。

  「風早神人,你的模樣可真慘。明明曾經贏過我一次的說。」

  說著,蕾奧拉自龍背一躍而下,帥氣地降落在神人身旁。

  「……蕾奧拉,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神人甚至忘了眼下局勢,以愕然的口吻問道。

  只見蕾奧拉露出了俏皮的笑容說道:

  「再怎麼說,我也是〈多拉古尼亞龍公國〉的公女喔。我以龍國的代表身分,出席了奧地西亞的〈諸國會議〉。」

  「……原來如此。對喔,妳好歹也算是個公主殿下嘛。」

  雖然滿腦子暴力和不穿內衣的習慣,讓神人一時忘記──

  但蕾奧拉‧蘭卡斯特確實是堂堂多拉古尼亞龍公國的公女。

  「唔,『也算是』是什麼意思?真沒禮貌。」

  「抱、抱歉啦……!總之,蕾奧拉,謝謝妳出手搭救。」

  神人想起自己尚未道謝,連忙補上一句。

  「話又說回來,這狀況還真是耐人尋味呀。」

  這時,蕾奧拉望向浮在空中的米蕾妮雅說道。

  「聖國的樞機卿啊,我是知道妳似乎有在暗中動些手腳,但妳若是和先前的皇帝暗殺未遂事件有所牽扯,那我身為龍國代表,可是不會坐視不管的。」

  米蕾妮雅露出了甜美的微笑開口:

  「哎呀,龍小姐,我們聖國可是應奧拉涅斯殿下之邀,正在協助逮捕皇帝暗殺未遂事件的主謀──第二公主殿下呢。但妳若是出手妨礙,對於多拉古尼亞來說,會演變成和聖國──甚至是奧地西亞之間的國際問題呢。」

  對此,蕾奧拉露出了傲然的笑容說道:

  「我不在乎喔,畢竟本國已經對我下達了許可。」

  「……這是什麼意思呢?」

  「龍國代表團將在今日歸國,並單獨介入〈教國〉的內亂。畢竟我國沒有義務奉陪淪為聖國傀儡的奧地西亞。」

  「哦,多拉古尼亞的〈龍王〉決定和那位大人為敵呀……」

  米蕾妮雅的紫色眸子散發出不祥的光芒。

  「龍小姐,妳一定會對自己的選擇感到後悔的喲──」

  葛雷沃絲架起魔劍,和神人等人展開對峙。

  「就讓我幫你一把吧。這個對手你一個人應付不來對吧?」

  蕾奧拉站到了神人的身側說道。

  「蕾奧拉……不行,我不能讓妳──」

  神人搖了搖頭。

  雖然很感謝她的好意,但這對手非同小可,絕對不能將她捲入其中。

  「不好意思,這是我的任性之舉,我可不接受你的拒絕喔。」

  蕾奧拉伸手探向天空,詠唱起展開術式的精靈語。

  漆黑魔龍隨即化為一柄巨劍,落在蕾奧拉的手中。

  那是蘊含了強大破壞力的精靈魔裝──〈弒龍聖劍〉。

  「你要是死在這裡的話,我可是會很傷腦筋的呢──」

  她以單手揮舞起巨大的大劍,並倒豎劍刃插入地面。

  「……」

  神人在苦惱了一陣子後──

  「──感謝幫忙。」

  只能短短地這麼回應了一句。

  蕾奧拉‧蘭卡斯特是〈龍皇騎士團〉裡最強的精靈使。

  對現在的神人來說,她是最為可靠的援軍。

  如果葛雷沃絲處於尚未完全覺醒的狀態──

  只要兩人聯手合作,或許還有一點勝算。

  「蕾奧拉,一開始就要用上全力。若沒辦法一口氣拿下的話,可是會出人命的。」

  「嗯,我也很清楚,那個人是個非比尋常的對手──」

  雖然沒察覺到葛雷沃絲的真實身分,但蕾奧拉似乎還是感受到了對方的實力。

  「──來得正好。我正愁一個對手不夠打呢。」

  〈黃昏魔女〉舔了一下魔劍的刀刃,輕輕笑著說道。

 


《精靈使的劍舞15 多拉古尼亞的龍王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