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試閱.jpg

 

今天要為大家帶來的試閱是

前陣子宣布動畫化的《SPY×FAMILY 間諜家家酒》小說版──

《SPY×FAMILY 間諜家家酒 家人的肖像》

小說版收錄了4+1篇全新外傳短篇

還有遠藤達哉老師特別為小說版繪製的精美插圖,

喜歡《SPY×FAMILY 間諜家家酒》的讀者們千萬不要錯過啦!564654rt5

以下就來看看試閱吧!

 


 

 

NOVEL MISSION:1

  「野外教室嗎?」
  
  約兒將剛泡好的可可亞放在桌上,眨著黑溜溜的雙眼。安妮亞則將可可亞杯拉向自己,點了點頭說:
  「下星期的星期五,全班要一起去山上。」
  她將學校發的野外教室的通知單交給約兒。
  「呵呵,妳好像很開心呢。」
  「安妮亞還是第一次外宿。」
  「咦?」
  約兒起初巧笑盈盈,但一聽見「外宿」兩個字後,便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要外宿嗎?」「哦。」
  她的臉色忽然轉為嚴肅,心中──正可謂悄然無聲的心聲,直接傳遞至安妮亞腦中。
  少女安妮亞‧佛傑為某組織所製造的實驗體「007」,是一名超能力者,可以得知位於自己附近的人的想法。
  
  『安妮亞小姐才六歲,第一次外宿就去山裡,我總覺得難度有點太高了……應該要教她獵捕或宰殺獵物的方法。而且為了以防萬一,還要教她趕走熊的方法……』
  
  約兒心中的畫面隨著心聲一同傳遞過來──她將手伸進巨熊的口中,拉出了舌頭,再用小刀殺死鹿,加以肢解,而安妮亞則位於一旁觀摩,宛如參加蕃茄大戰一般──這使得安妮亞吃了一驚,不為人知地流著冷汗。
  (母親的露營跟一般人不太一樣。)
  被安妮亞稱為「母親」的──約兒‧佛傑為任職於東國首都‧伯林特市政府的氣質美女,但實際上則為一名武藝精湛的殺手,代號為〈睡美人〉。她的想像畫面總是駭人聽聞,為她美中不足的一點。
  而理所當然的是,正因為她是殺手,所以強得沒話說。
  「需要一把高功能的求生刀……還有捕獲野獸的粗繩……也傳授她綑綁方法比較好呢。」
  當約兒以不像她的低沉嗓音,嘟嘟噥噥地自言自語著「還有裝設陷阱的方法……」之時──
  「雖然說是野外教室,但我想不會讓他們自己去獵捕野獸啦。」
  位於安妮亞的左邊,在一旁座位上喝著妻子所泡的咖啡的「父親」──洛伊德‧佛傑輕柔地說道。
  「不好意思,約兒小姐,能讓我看一下通知單嗎?」「啊,好的。」
  洛伊德任職於伯林特綜合醫院的精神科,為使對方心情平靜下來,語氣往往相當和緩……但這也只是一副假面具,他的真實身分為自與東國處於冷戰狀態的鄰國‧西國潛入東國的一流間諜。
  代號為〈黃昏〉。
  附帶一提,洛伊德並不知曉妻子為殺手,而約兒也並不知道丈夫為間諜。
  安妮亞於戶籍上成為他們夫婦倆的獨生女,基於超能力而得知雙方的真實身分,但夫婦倆卻根本沒想到女兒竟然擁有讀心的能力。
  另外,夫婦倆的婚姻為假結婚,安妮亞與雙方皆無血緣關係,但因為種種原因,導致約兒以為安妮亞是洛伊德與前妻的小孩。
  
  佛傑一家乍見之下為一隨處可見的平凡家庭,卻是關係錯綜複雜、各有隱情、維持著虛假和平的一家人。
  
  「時間是兩天一夜,住宿的地點為帳篷,但裡面有床、桌椅、地毯、油燈、廁所和簡易淋浴間。」
  洛伊德優雅地翻著從妻子手中收下的通知單,如此說道。
  「哎呀,現在的露營甚至還有這些東西啊?」
  「這與其說是現在,還不如說是因為是伊甸學園才有的呢。」
  洛伊德對杏眼圓睜的約兒露出苦笑。
  安妮亞所就讀的伊甸學園為東國首屈一指的名校,學生皆為達官貴人的子女,其中不少亦為政壇與財金界重量級人物的子女。
  校方為了守護學生不受不肖之徒覬覦,避免以金錢為目的之綁架等意外發生,營區位於的山地為學園私有地。而且每班錯開日期前往,一名教師要負責的學生人數也不多,想當然耳,夜間的保全也滴水不漏。
  「正好天氣也很好,這一定能好好休養生息的。孩子的教育也並非光學一些理論的東西。」
  「那我就放心了。」
  當洛伊德解說至此後,約兒終於也鬆了一口氣,她說「我去拿茶和點心過來喔」,笑咪咪地前往廚房。
  「話雖如此──」
  洛伊德的眼神再度回到通知單上,接著落到安妮亞身上。
  「這也有野炊和觀星等野外教室特有的活動,妳要乖乖聽老師的話,和朋友好好相處喔。不要受傷了。」
  「瞭解。」
  安妮亞姿勢端正地敬禮後,洛伊德說了聲「很好」,點了點頭。
  「露營的樂趣就在透過在大自然中一起流汗,也能和平常總是吵架的同學快速打成一片呢。」
  「哦~」
  「妳千萬要和朋友好好相處喔。」
  (父親說了兩次一樣的話。)
  洛伊德狀似溫柔父親的笑容之下,昭然若揭地透露出一名間諜的機心。
  洛伊德隸屬於西國情報局對東課〈WISE〉,他的任務為監督行動代號〈梟〉‧威脅東西和平的危險人物──唐納文‧戴斯蒙德國家統一黨黨魁的動靜。為了確實能接觸到十分小心謹慎且極少公開露面的戴斯蒙德,洛伊德必須以獎學生家長之身分,參加對方兒子們所就讀的伊甸學園之懇親會。
  因此,他收養了原本住在孤兒院的安妮亞為養女,讓她去就讀伊甸學園,但安妮亞的成績即便委婉地說也不優異。
  處事萬無一失的洛伊德,為了以防令安妮亞成為獎學生的「A計劃」──意即正常路線──進展不順,也安排了讓安妮亞與戴斯蒙德次子‧達米安結為好友,致使兩家交情變得深厚的「B計劃」,但自安妮亞於開學日狠揍達米安一拳之後,這項計劃也停滯不前。
  
  『安妮亞和達米安之間的感情如果能趁此機會盡量變好一點的話……』
  
  洛伊德的心中畫面隨著心聲一同傳來──安妮亞與達米安露出閃亮亮的燦爛笑容,和睦地共享露營樂──這使得安妮亞不由自主地變得面無表情,然而……
  「父親,交給我吧。」
  「嗯?」
  「安妮亞會努力當好朋友。」
  當她這麼宣言後,洛伊德便笑逐顏開地說:
  「喔!妳要當個好孩子並加油喔。」
  
  『東西和平就靠妳了呢。』
  
  「哦。」
  安妮亞受到最喜歡的洛伊德倚賴,忽然湧出了幹勁,她喝著可可亞並吃著約兒端來的餅乾,思考起『在露營時當好朋友大作戰』。
  
  安妮亞學習露營的知識。
  ↓
  次子尊敬安妮亞。
  ↓
  『好厲害,安妮亞大姊妳是露營高手呢。和我當好朋友吧。下次請務必來我家玩,大家一起露營吧。』
  ↓
  和父親一起去次子家。
  ↓
  見到次子的父親。
  『佛傑先生,歡迎造訪寒舍。』
  『您好,戴斯蒙德先生,不要再打仗了。』
  ↓
  世界和平。
  
  (太完美了,安妮亞真害怕自己的才華。)
  安妮亞呵呵一笑,陶醉於自己的計劃之中並喝著可可亞時,佛傑一家所養的狗‧彭德走了過來。
  牠以毛絨蓬鬆的身體湊近安妮亞,聞了聞她手上的可可亞後──
  「汪汪嗚。」
  ──發出了這樣的叫聲,牠蓬鬆的長毛相當搔癢。
  「喂,彭德,不要喝可可亞喔,可可亞裡的成分對狗有毒。」
  洛伊德告誡貪吃的家犬,說「我現在去幫你倒牛奶」並站了起來後,約兒便急急忙忙地起身。
  「啊,洛伊德先生,我去就好……」
  「沒關係,這點小事我來做就好了,約兒小姐請坐著放鬆吧。」
  「不,洛伊德先生才應該休息,因為你總是很忙碌。」
  體貼妻子的丈夫以及體貼丈夫的妻子(卻是一對假夫妻)互相辭讓並走向廚房。
  彭德也慢條斯理地跟在兩人之後。
  
  『父親』、『母親』與彭德──
  
  對逃出組織後輾轉流落於孤兒院與養父母之間的安妮亞而言,此處為她終於獲得的珍貴棲身之所。
  倘若世界能夠和平,洛伊德與約兒也可以安心度日。
  一家人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安妮亞要加油!)
  
  安妮亞看著父母和睦地餵彭德牛奶的身影,於胸前握緊嬌小的雙手。


  
  「各位同學,大家要以一介伊甸學園學生的身分,優雅地參與從今天開始的兩天一夜野外教室。」
  「是──!」
  
  身穿運動衫的同學們表面上端莊有禮地聽著一年3班的級任導師亨利‧韓德森的叮嚀,心思卻已經受眼前遼闊無際的自然環境吸引。
  
  『哇啊,花兒好香喔。』
  『啊,剛剛有松鼠欸!』
  『風好舒服喔~』
  『那是什麼的果實啊?』
  『能聽到小鳥的叫聲。』
  
  安妮亞的腦中頻頻傳來同學們眉飛色舞的心聲。
  她自己也盯著綠油油的蓊鬱草木、都市中無法見到的澄澈藍天以及從未見過的野鳥昆蟲。
  大型白色帳篷中的設備豪華得如父親所說,甚至有軟綿綿的床鋪與左右搖晃的吊床。
  (好興奮。)
  當她愈沉迷於人生首度的露營之中,腦中的『在露營中當好朋友大作戰』遂愈來愈淡薄。
  接著,老師公布了帳篷分寢與班上分組,發下食物與烹飪道具。3班總共有二十九人,一頂帳篷可供二至三人使用,而兩頂帳篷為一組,故共可分為六隊四人小組與一隊五人小組。
  「安妮亞,我們被分到同一個帳篷,真是太好了呢。」
  當與安妮亞感情甚篤的貝琪‧布萊克貝爾喜孜孜地對她這麼說時,安妮亞幾乎已經忘記她的計劃了。
  「我帶了超受歡迎的店的巧克力,好在帳篷裡一起吃喔,它的包裝超精緻的,很可愛呢。」
  「安妮亞也帶了花生來。」
  「呵呵呵,我們晚上邊一起吃點心,邊聊聊戀愛故事吧。」
  「戀愛故事?」
  當安妮亞對這不熟悉的單字愣了一愣時,貝琪則以單手摀著嘴,賊兮兮地竊笑著。
  她別有深意地望向男同學的方向說:
  「說到戀愛故事,妳也有不是嗎?竟然和那傢伙同一組,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呢。」
  「?」
  只見發現興奮的好友視線彼端,是受到兩名跟班簇擁、洛伊德目標人物的兒子。
  他有著一頭捲翹的黑髮,明明是孩子,表情卻有些慵懶。
  那個男生正是達米安‧戴斯蒙德。
  「醜八怪,幹嘛,不要看這邊啦。」
  達米安察覺到安妮亞的視線後,便瞪向了她。
  「矮冬瓜,我怎麼又和妳同一組了。」
  「達米安少爺,這一定是什麼詛咒吧。真是的,這是矮冬瓜魔咒?」
  「竟然和那種笨蛋同一組,還真是倒楣呀。」
  (次子還是一樣是個混蛋,手下也是混蛋。)
  安妮亞雖然火冒三丈,但也因此想起了方才一直忘掉的任務。
  (不過,為了計劃要忍住,因為安妮亞是大姊姊呀。)
  她壓抑著怒火,目不轉睛地面對面盯著達米安的臉。
  「幹、幹嘛啦。」
  見狀,達米安顯得不知所措。
  「妳這傢伙有什麼意見嗎?妳這個超級平民。」
  「安妮亞早就知道會和你被分到同一組。」
  「啥?」
  「!安妮亞,那該不會是……」
  聞言,達米安訝異地皺起眉頭,貝琪則以顫抖的雙手摀著自己的嘴,一雙大眼睛比平時更加閃耀。
  「那就表示妳相信你們兩人有緣囉?絕對會被分到同一組?哎唷~安妮亞好羅曼蒂克喔!」
  「羅曼蒂克?」
  「就像《伯林特戀曲》一樣,人家都小鹿亂撞了!」
  「小鹿?」
  其實這是因為洛伊德潛入教職員室,對分組表動了一些手腳,但安妮亞自然無法這麼說。
  然而,她也不明白貝琪所說的話,她唯一瞭解的僅有《伯林特戀曲》是好友沉迷的連續劇。
  而貝琪無視安妮亞的反應,自顧自地興奮道:
  「達米安一定也能感受到妳純真的心意喔。」
  「啥!?」
  下一秒鐘,達米安的臉猶若煮熟的章魚一般通紅。
  「妳妳妳妳在說什麼啊!!我被分到和妳同一組可是很困擾的!!妳這個短腿女!超級醜八怪!!噁心巴啦跟蹤狂!!笨──蛋、笨──蛋、笨──蛋!!」
  (…………安妮亞果然還是超想揍他的。)
  安妮亞瀕臨忍耐極限,當她不被人發現地握緊拳頭時──
  「Not Elegant。」
  「!!」
  韓德森悄然無息地來到達米安身後,平靜地這麼低喃。
  他並非厲聲喝斥,但這股充滿威嚴的嗓音卻足以令在場所有人皆不禁立正站好。
  「戴斯蒙德,你那侮辱對方的發言,算是紳士應有的作為嗎?」
  「唔……」
  達米安被韓德森瞪了一眼,懊悔地發出呻吟。
  
  『可惡……我又因為這傢伙被罵了……只要和這矮冬瓜扯上關係,真的都沒好事……可惡、可惡……這傢伙是個大衰神。』
  
  (!安妮亞是大衰神!?)
  
  安妮亞讀了達米安的心聲後大受打擊。
  韓德森則於蒼白的鬍鬚下,對著垂頭喪氣的安妮亞以及無法釋懷的達米安嘆了一口氣。
  
  『在露營中當好朋友大作戰』隨即觸礁翻船了。

 


《SPY×FAMILY 間諜家家酒 家人的肖像》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