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樣無敵3-試閱.jpg

今天要看的是《在異世界獲得超強能力的我,在現實世界照樣無敵3~等級提升改變人生命運~》試閱文~

又是男主角優夜大開無雙的一集啦~

在這集中,他不僅被神獸兔子收為徒弟,甚至反過來成為神獸的師傅教牠魔法!?

現實世界中也因為藝人經紀公司的關係大出名!?

快來看看優夜驚人的崛起故事吧!

以下就是試閱

 


 

  

    序章

  
  多了奈特這名新的家族成員後,我在地球的現實生活也開始變得充實,可是在異世界,我本來是要依約和蕾克希雅小姐等人前往王城的,卻被神秘的襲擊者打亂了計畫。
  而且,那名神秘的襲擊者正是曾經跟我在【大魔境】一起短暫修行過的人物──路娜。
  我不知道為什麼路娜要攻擊蕾克希雅小姐,不過既然她攻擊了貴為公主的蕾克希雅小姐,現在肯定會被視為重罪犯。
  我為了拯救蕾克希雅小姐使用武力擊敗路娜後,提出請求:把路娜繩之以法前先讓她到我家療傷直到她傷癒……只不過,沒想到連蕾克希雅小姐也決定要到我家來。
  我們成功甩掉了在後面苦追的歐文先生。事已至此沒辦法再回頭了,我也只能硬著頭皮答應蕾克希雅小姐讓她留下來幫忙照顧路娜。
  
        ***
  
  「────那麼,優夜大人。我大概明白你跟這女孩之間是什麼關係了。不過,剛才一瞬間就把我們傳送到這裡的魔法是什麼呢?」
  「咦?」
  我坐在床的附近觀察躺在床上的路娜的情況時,蕾克希雅小姐面露頗為嚴肅的表情問道。
  「這個嘛……這是我創造的移動用魔法。」
  「你創造的!?」
  「對、對啊。」
  咦?我不會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吧?
  「優、優夜大人,你知道自己做了多麼了不起的事情嗎?轉移魔法可是只出現在傳說中的傳奇魔法耶!?」
  「是、是這樣嗎?」
  「沒錯!所以你的魔法是足以名留青史的豐功偉業!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會因此被顛覆!」
  蕾克希雅小姐露出一副嚴肅中難掩興奮的模樣,喋喋不休地向我說道。
  「有了優夜大人的魔法,在城鎮間移動時就不用害怕盜賊和魔物的威脅,即使有狀況發生也能馬上趕往現場。這本是只存於童話故事中的魔法……直到優夜大人實際發動為止。」
  「有、有那麼誇張嗎……」
  當初我會創造這個魔法只是為了滿足在野外學習的需求,除此之外,我對這魔法只有「在【大魔境】探索時變得輕鬆多了」這樣的感想。
  可是……
  「不過……這個魔法的存在不能公諸於世。」
  「為、為什麼?」
  「我不是說過了嗎?這個魔法會徹底顛覆這世上的一切……就連戰爭也不例外。」
  「!」
  仔細想想,蕾克希雅小姐說的沒錯。
  即使在地球,我這樣的能力也可以拿去濫用在許多壞事上。
  這個世界就更不用說了。應該說,我當初完全沒想到這個可能性反而奇怪……我不禁對自己那過於正向樂觀的思考感到害怕。
  我後知後覺地驚覺到轉移魔法的危險性,臉色變得十分難看,相反的,蕾克希雅小姐的眼神卻是閃閃發亮。
  「不要緊,只要我保密別說出去就行了,重點是有了這個魔法真的很方便呢!真不愧是優夜大人!」
  「咦?也太隨便了吧!?這麼一派輕鬆的態度沒問題嗎!?」
  「沒問題啦。啊,不過優夜大人你萬萬不可以隨便教其他人使用這個魔法喔。」
  「當、當然了!」
  「那就好。不過就算你肯教,別人也不見得學得會呢。」
  「咦?為什麼?」
  我忍不住直接問出我的疑惑,蕾克希雅小姐卻反而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道理很簡單啊……轉移魔法好歹是傳說級的魔法,天曉得是由多麼複雜又艱深的魔法理論構成的。恐怕當今最頂尖的魔法師也學不來吧。」
  「……」
  賢者果然厲害。雖然我是在無意識間自然地創造和使用魔法,可是這一切都要感謝賢者的魔力迴路。要不是賢者把魔力迴路轉讓給我,我八成也沒辦法使用自己想像出來的魔法吧。
  除了魔法理論以外,我的轉移魔法還包含了拍照記錄當地這種地球人才有的創意,所以就算我想傳授轉移魔法,異世界的人可能也會因為缺乏這類的概念而很難理解。
  「所以呢?妳打算裝睡到什麼時候?」
  「嗚。」
  「咦?」
  聊著聊著,蕾克希雅小姐突然向躺在床上睡覺的路娜說話。
  我訝異地把視線投向床上,只見路娜一臉尷尬地緩緩坐直身子。
  「……妳什麼時候發現我裝睡的?」
  「一開始就發現了。到家時妳就醒來了對吧?」
  「咦?咦!?」
  路娜一到家就醒了!?
  得知這個意外的事實令我大吃一驚,路娜鐵著一張臉說道:
  「原、原來妳早就都知道了嗎……既然如此,為什麼妳不馬上戳破?」
  「當然是因為我想跟優夜大人單獨聊聊啊。不過優夜大人太溫柔了,還裝作沒發現妳早就醒來的樣子,一直留在這個房間關心妳的狀況。」
  「嗚……」
  咦……蕾克希雅小姐是因為想跟我單獨聊天,所以才沒戳破路娜嗎?她可是想要對妳不利的凶手耶!?況且,我根本沒發現路娜在裝睡……
  「嗷嗚。」
  「呵呵。無論如何,有奈特在,我們都不可能獨處就是了。」
  「汪!」
  奈特無視無語的我,可愛地汪汪叫後,蕾克希雅小姐輕輕地摸了摸奈特。
  「話說回來,妳可以說明攻擊我的理由了嗎?」
  「……妳以為妳叫我講,我就會乖乖從實招來嗎?」
  「哎,我才想反問,妳為什麼會覺得自己有保持沉默這個選擇呢。」
  「……」
  這、這個氣氛是怎麼一回事?她們兩人展開了類似電影或小說的那種心理戰嗎?我、我不明白……
  蕾克希雅小姐和路娜的互動讓我看得心驚肉跳。不久,路娜輕輕地嘆了口氣。
  「……哼。我說了又怎樣,反正改變不了我想對妳不利的事實。直接殺了我吧。」
  「沒錯。妳曾經攻擊我是鐵一般的事實。不過我想瞭解妳這個人。」
  「瞭解了又如何?」
  「天知道?不過在妳沒能殺死我的那個當下,妳就已經輸了。既然輸了,就乖乖服從我這個贏家!」
  蕾克希雅小姐展現王族的威嚴如此說道後,路娜一如被她的氣勢震懾住般,睜大了眼睛。
  然後……
  「……我很羨慕妳。」
  「咦?」
  路娜面露帶著幾分哀傷的微笑後,垂低了眼簾。
  「我的人生其實沒什麼值得一聽的,非常無聊而且隨處可見……即使如此,妳還是想知道嗎?」
  「沒錯。」
  「我……我也想多瞭解一點路娜的事。」
  不只蕾克希雅小姐,我對於曾經一起短暫修行的路娜也是一無所知。正因為如此,我也想瞭解路娜。
  「……唉,我敗給你們了。一如我剛才說的,我的人生沒什麼值得一聽的。我自小就是孤兒,為了生存不擇手段。我翻垃圾吃、喝地上的髒水、也幹過偷竊的勾當……所幸的是,我靠這些方式還能餬口飯吃,不至於走到賣身的階段。不過就算我想賣身,就憑我當時髒兮兮的模樣,大概也沒有人願意花錢買吧。」
  「……」
  「過著那種苟延殘喘的生活,再加上為了保護自己,我多少培養出了一點力量。有一天,某個人物收養了我。這名人物就是一手栽培我的暗殺者師父,他好像從我行竊的身手和我培養出的力量中看到了才華。後來我跟隨師父一起行動,師父傳授了各式各樣的知識和技術給我……他傳授給我的技術絕大部分都跟暗殺有關,畢竟師父他本來就是從事那樣的工作。」
  「……看來是黑暗公會了。」
  「黑暗公會?」
  我聽到陌生的詞彙不禁感到疑惑,路娜接著告訴我:
  「所謂的黑暗公會……簡單地說就是犯罪者的集團。舉凡竊盜、詐欺、毒品、殺人……不限於特定的工作,在那裡能承接到各類型的犯罪委託。」
  「……基本上那些人都是無惡不作的壞蛋,不過,這個世上沒有什麼是完全乾淨無瑕的,貴族社會跟黑暗公會之間也有很深刻的連結。有人會想刺殺我,八成也是那個緣故吧。」
  貴、貴族社會也太可怕了吧!這樣怎麼安心過活啊!
  讀過歷史,我也有料想到貴族社會或許是勾心鬥角且爾虞我詐的世界,可是聽真正的公主親口證實,震撼性非同小可。
  「……公主說得沒錯,我跟師父一樣都是隸屬黑暗公會的人……有一天,師父違反了黑暗公會的禁令,因此我被點名送師父一程。我想都沒想過居然得親手殺死養育自己長大的人……雖然我心中感到格外糾葛,可是師父在被我殺死的瞬間,是帶著安詳的表情過世的。我想那一定是因為,他相信我可以在這個黑暗的世界活下去的關係。從此之後,我接手了師父的工作,決心要在這個黑暗的世界活下去。我以我的方式完成了一項又一項黑暗公會的委託,不知不覺間成了人們口中的【獵頭者】。」
  「獵、【獵頭者】!?那可是連我都曾經耳聞的一流殺手!原來妳是這麼厲害的角色!?」
  我的腦袋一時無法吸收所有的資訊,總之路娜在那個業界算是一流角色的樣子。
  「……吶,奈特,你早就知道了嗎?」
  「嗷嗚?」
  「感覺你好像早就知道了啊……」
  或許奈特並不知道路娜是頂尖的殺手,但牠從一開始就對路娜充滿了戒心,所以牠一定有感應到什麼。真不愧是我家的奈特,真可愛。
  「無論如何,一如公主所言,我接受了某位貴族的委託前來刺殺公主……只不過結果如何你們也看到了。」
  路娜吐露實情後,語帶自嘲地說道。
  接著,路娜露出看似豁達的表情把視線投向蕾克希雅小姐。
  「好了,該說的我都說完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什麼悉聽尊便……」
  「優夜,你心裡有數吧?在你出手阻擾我殺死公主的當下,我只有死路一條了。在黑暗公會,一次的失敗就等於死亡。就算你們現在饒我一命,黑暗公會也會派遣其他刺客來殺人滅口。」
  「怎麼會!?」
  ……理智上,我也知道從路娜出手刺殺貴為公主的蕾克希雅小姐的那一刻起,事情就已經沒有轉圜的餘地了。
  話雖如此……我還是沒辦法這麼簡單地看開。
  路娜看著我的臉露出苦笑。
  「喂喂喂,優夜,你在擔心我這種人啊?我只是跟你一起修行過而已。我們的關係不過如此罷了,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是。所以你用不著那麼難────」
  「怎麼可能不難過!?」
  「!?」
  看到路娜露出那種彷彿已經放棄一切的笑容,我不禁激動了起來。
  「為什麼妳要說那種令人傷心的話?跟路娜一起修行的時光我覺得很快樂,而且我也當妳是我的朋友!」
  這種話太羞恥了,我原本不好意思說出口,不過在和路娜一起修行後,我便自然而然地認為她是重要的朋友。
  畢竟我們在修行的時候曾生死與共地挑戰魔物,也曾為了無聊的芝麻小事分享歡笑。
  我對路娜的感覺和對蕾克希雅小姐以及歐文先生的感覺不一樣,比較貼近在地球上的亮等人……路娜就像是我在異世界第一個交到的朋友。
  「……嗷嗚、汪。」
  「……奈特?」
  奈特跳上床慢慢靠近路娜,輕輕地舔了她的臉頰。
  雖然奈特之前對路娜充滿了警戒心,其實牠心裡還是很想跟路娜當好朋友的。
  「路娜,對妳而言,我和奈特真的只是曾經一起修行的存在嗎?」
  「……」
  路娜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優夜,不管你說什麼,都無法改變未來。所以────」
  「拜託,可以不要把我當隱形人嗎?」
  「「咦?」」
  蕾克希雅小姐突然鼓起腮幫子如此說道。
  有別於氣氛低迷的我和路娜,蕾克希雅小姐的反應就像漫畫人物一樣誇張,我們不禁看傻了眼。
  「沒有我的允許,妳可不可以不要擅自跟優夜大人打情罵俏?要對優夜大人灌迷湯的人是我!」
  「咦?我們的互動在妳眼中看起來像是在打情罵俏嗎!?」
  明明我覺得氣氛還挺嚴肅的啊!?
  看來蕾克希雅小姐的感覺和我們不一樣。
  「而且妳太奸詐了!竟然能被優夜大人認證是朋友!他直到現在跟我講話還是畢恭畢敬的!」
  「那、那是因為……對不起。面對王室的人我實在……」
  「算了!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你不再對我畢恭畢敬!」
  「妳的心態也太積極了吧。」
  蕾克希雅小姐無論在何處都徹底展現了強烈的自我,我被那股氣魄給驚呆了。
  見狀,路娜露出帶有自嘲之意的笑容,向蕾克希雅小姐說道:
  「我跟優夜在妳看來有那麼親密嗎?就算是這樣好了,反正我暗殺失敗就註定未來只有死路一條,不用擔心我會跟妳搶優夜。」
  「奇怪,為什麼妳一直假設自己必死無疑啊?」
  「什麼?」
  聽了蕾克希雅小姐的發言,不只路娜,連我都愣住了。
  「還問為什麼……因為我攻擊了妳這個王室成員,鐵定必死無疑不是嗎?」
  「是沒錯。不過只有我和優夜大人知道妳想暗殺我,歐文又沒看到妳長什麼樣子。」
  「……難道妳願意放我一馬?可是我說過了,即使我現在撿回一命,之後還是會有其他刺客……」
  「不是的。難得有這個機會,妳就來當我的手下吧。」
  「………………啊?」
  我以呆滯的表情發出呆滯的聲音,這已經不知道是今天第幾次了。
  「所以說,我的意思是要聘請妳當我的護衛。」
  「妳、妳有沒有搞錯?我可是殺手,已經奪走好幾條人命的殺人犯喔?」
  「唉,妳好囉嗦喔!反正妳的實力是無庸置疑的,乖乖當我的手下就對了!如此一來,妳也不用擔心黑暗公會派來的刺客了。我的另一個護衛歐文也是很強的高手!」
  「……」
  路娜思考著蕾克希雅小姐的提議,僵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王族就是王族,無論是思考的格局或器量,都不是我這種市井小民可以相提並論的。
  不曉得事情會如何發展?我一顆心懸在半空中,反倒是奈特窩在我的腳邊打起盹來,或許是安心感使然吧。咦?這樣沒問題嗎?路娜不會有事了?
  「公主,黑暗公會比妳想像的強大多了。而且……像我這麼骯髒的人根本不配跟隨妳這種光明的存在。我這雙手不知奪走多少條人命,骯髒不堪。更何況我也不是為了保家衛國這種正當理由而殺人的……」
  「妳在說什麼?妳的手分明很乾淨漂亮啊。」
  「!?」
  蕾克希雅小姐二話不說地直接執起路娜的手。
  她端詳著路娜的手,半晌後蹙起眉頭。
  「……真的很漂亮耶。到底要怎麼保養才能變得這麼光滑?」
  「那、那是因為優夜的浴室……不對!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閉嘴閉嘴,不要再說了!乖乖聽我的就對了!」
  蕾克希雅小姐站到床上,霸道地斷言道。
  「而且優夜大人很可能會被妳搶走……無論如何!從今天起妳是我的護衛!說定了!」
  或許是被蕾克希雅小姐那咄咄逼人的氣勢震懾住的關係,路娜不由自主地點頭答應了。
  
        ***
  
  「嗚!蕾克希雅公主、蕾克希雅公主──!」
  蕾克希雅成功收服了路娜的同時,急欲找回蕾克希雅的歐文正拚命地打算深入【大魔境】。
  「不、不行了,團長!魔物太強了……!」
  「我們之前真的是從這種地方回來的嗎!?」
  「不,之前我們能全身而退靠的不是自己的力量,是那個青年的功勞吧!」
  「反、反正光靠我們是敵不過魔物的!」
  【大魔境】的魔物力量極為強大,歐文等人即使奮力抵抗,仍舊不是一群高等哥布林的對手,只能節節敗退到入口附近。
  「可惡!都怪陛下太過溺愛公主了,才會讓她養成如此驕縱的個性!回到王都後,我一定要跟陛下告狀……!」
  為了公主做牛做馬的歐文下定決心後,被迫暫時從【大魔境】撤退。

    第一章 路娜和蕾克希雅

  
  拗不過蕾克希雅小姐的氣勢,路娜硬著頭皮答應成為她的手下。
  「妳、妳確定要這樣嗎?」
  「妳會不會太愛操心了?我說可以就可以。還有,我要直接稱呼妳路娜,妳也叫我蕾克希雅就好。就這麼說定了。」
  「……怎麼會有這麼蠻橫的公主。」
  歐文先生,平常真的辛苦你了。雖然這句話我只敢放在心裡就是了。
  我在心中向歐文先生雙手合掌時,蕾克希雅小姐像是突然想到什麼,繼續纏著路娜不放。
  「啊,對了對了!剛才我們聊到路娜妳皮膚怎麼會那麼光滑時,妳是不是有提到優夜大人的名字?那是怎麼一回事?」
  「咦?」
  我沒料到會提到我,精神呈現鬆懈的狀態,一不小心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於是路娜代替狼狽的我,語帶驕傲地娓娓道來:
  「妳聽了一定會嚇一跳。優夜身上帶著浴室,那是他從【大魔境】的魔物身上獲得的掉落道具。只要使用浴室,不只可以消除疲勞和恢復魔力,甚至如妳所見還具備了美容的效果!」
  「那是怎樣!?太奸詐了!我也要使用浴室!可以吧,優夜大人!?」
  「請、請用!」
  「太好了!路娜,妳要跟我一起洗喔!」
  「什、什麼!?」
  「可以啦可以啦!」
  當我準備應蕾克希雅小姐的要求從收納背包拿出浴室時,蕾克希雅小姐問了我一句話:
  「啊,優夜大人你也要加入我們嗎?」
  「什、什麼啊!?」
  「喂、喂喂喂,蕾克希雅!?優夜是男生耶!?妳身為公主,可不可以克制一點!」
  這位路娜小姐。妳雖然這樣說,之前可是在我洗澡洗到一半的時候闖進來啊?
  路娜暫且忽視自己的所作所為如此說道。蕾克希雅小姐不知為何對路娜露出納悶的表情。
  「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們遲早會結婚。」
  「等一下等一下!妳要跟優夜結婚!?拜託妳不要亂說!」
  「有什麼關係!在我心中這已經是定案了!」
  「妳這公主也太驕縱了吧……」
  我看了抱頭的路娜一眼,又一次向歐文先生雙手合掌。跟著這樣的主人真的是辛苦你了。還有,蕾克希雅小姐,我記得我早就婉拒過妳的求婚了吧……
  「呃……妳的好意我心領了。」
  我苦笑著搬出了整組的浴室。
  「真可惜。好吧,路娜,我們快點進去!」
  如是說後,蕾克希雅小姐拉著路娜的手直接前往更衣室。
  
        ***
  
  「嗚哇!這就是優夜大人持有的浴室嗎!?相形之下王城的浴室簡直太遜了!」
  「……優夜的浴室比王城的浴室還高級嗎?令人更加摸不著頭緒了……」
  蕾克希雅和路娜進入優夜備妥的浴室後,立刻悠哉地享受起來。
  「……好舒服喔。果然優夜的浴室是最棒的……」
  「真的好舒服……而且就像路娜說的,感覺得出來有活化魔力的效果……」
  蕾克希雅徜徉在那股渾身舒暢的快感中,對浴室所具備的療效讚不絕口。
  「──話說回來,路娜妳喜歡優夜大人嗎?」
  「噗!?」
  這個過於唐突的問題讓路娜忍不住發出怪聲,她紅著臉轉頭朝向蕾克希雅。
  「妳、妳在說什麼!?我說過了,我跟優夜他……呃……只、只是朋友的關係!」
  「真的是這樣嗎?在我看來好像沒有這麼單純耶。從妳跟優夜大人的互動,我感覺得出來妳對他抱有一絲絲的好感。不過優夜大人有沒有發現就另當別論了。」
  「……那是妳的錯覺吧。而且對朋友抱有好感本來就很正常。」
  「哦?是這樣嗎?那我跟優夜大人結婚妳也沒有意見囉!」
  「那、那可不行!啊!?」
  路娜出聲抗議後連忙摀住嘴巴,只可惜為時已晚。
  「唉……假如妳跟優夜大人只是單純的朋友,我跟他結婚也沒問題不是嗎?不過,既然妳會那麼排斥……不用我說答案也很明顯了吧?」
  「嗚……」
  路娜有好一會兒先是張動著嘴巴彷彿欲言又止,最後她嘆了一大口氣,放棄辯解。
  「……坦白說,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對他的感覺。一開始我真的只當他是修行同伴……不過在出手暗殺妳以前,我確實對自己和優夜共度的時光有所依戀。我是真心把那段時光當作珍貴的寶物。」
  「是嗎……」
  聽了路娜的回答後,蕾克希雅輕輕點頭,陷入沉默。
  然後……
  「……嗯,我決定了!」
  「咦?」
  蕾克希雅突然從浴槽站起來,指著路娜說道:
  「我要向妳宣戰!」
  「宣、宣戰?」
  「沒錯!或許妳一點自覺也沒有,可是既然妳受到優夜大人的吸引,哪怕只是一點點,那也是戀愛無誤!而且我也喜歡上了優夜大人!」
  「說是戀、戀愛也太……」
  「妳要否定這不是戀愛也可以,不過我一樣會假定妳喜歡上優夜大人,並且採取行動。」
  「咦?」
  「所、以、說!為了不要輸給路娜並擄獲優夜大人的心,我會全力以赴的!不管路娜說什麼,我都不打算放棄!當然了,一旦我如願和優夜大人結婚,到時就是我獲得了勝利!」
  「什麼!?」
  「怎麼樣?妳不介意優夜大人被我奪走嗎?」
  蕾克希雅直視著路娜。
  路娜懾服於蕾克希雅的視線,不過還是想像了蕾克希雅和優夜結婚的畫面。
  不知何故,路娜對著那幅想像的畫面突然覺得好想哭,接著她明確地表達出湧現在她心中的一股情感。
  「……我不要。」
  「嗯?」
  「我、我不要!優夜他……是、是屬於我的!」
  路娜現在還不清楚湧現在她心中的那股情感到底叫什麼。
  不過,她唯一明確知道的是,她不希望優夜被某個人搶走。
  「換句話說,妳接受我的挑戰囉?」
  「求之不得。」
  路娜的眼睛燃起了堅定的意志,和進浴室前相比判若兩人。見狀,蕾克希雅莞爾一笑。
  「這樣啊。那麼從今天起妳就是我的護衛,也是我的情敵了!」
  「有何不可。哪天輸了妳可不要哇哇大哭喔?」
  ────就這樣,路娜和蕾克希雅,原先一個是刺客、一個是暗殺目標,如今兩人終於真正打破隔閡,貼近彼此了。
  
        ***
  
  路娜和蕾克希雅小姐洗完澡後,我找她們倆商量今後的計畫。
  「那個、蕾克希雅小姐,既然路娜已經恢復意識,我們要不要回去找歐文先生?」
  當初我在情急之下把殺手路娜和公主蕾克希雅小姐帶來這裡,但完全沒有跟歐文先生說明狀況。
  想必歐文先生他們現在肯定忐忑不安,而且我也打算找他討論造訪王都的事情。
  「咦!?我才不要呢!我要留在這裡過夜!而且路娜的體力還沒完全恢復吧?」
  「唔?才沒有那種────」
  「路娜妳安靜!」
  「咦咦……?」
  蕾克希雅小姐的蠻橫發言讓路娜一頭霧水。不,這樣也太不講理了吧……?
  話雖如此,蕾克希雅小姐說的也並非完全沒有道理。【復原草汁】可以治癒傷勢和疾病,卻無法恢復體力。
  我稍微考慮了一下,最後還是敗給蕾克希雅小姐盯著我不放的視線。
  「……唉,好吧。不過,只有今天而已喔?而且之後必須向歐文先生說明清楚。」
  「那當然!太好了,路娜!」
  「啊、是啊。」
  「嗷嗚。」
  奈特似乎也很高興能跟路娜繼續相處,牠搖著尾巴可愛地汪汪叫。
  「那麼,為了幫助路娜盡快恢復體力,我來做飯好了。」
  我在異世界的屋子也設有廚房。因此我說完準備往廚房移動,這時蕾克希雅小姐一臉興沖沖地舉手了。
  「等一下!優夜大人!」
  「啊?怎、怎麼了?」
  「我來下廚做飯!」
  「「咦?」」
  聽了蕾克希雅小姐的發言,不只我,連路娜也發出了呆滯的聲音。
  可是蕾克希雅小姐無視一臉錯愕的我們,躍躍欲試地說道:
  「如果我能藉這個機會大展廚藝,優夜大人一定會瘋狂迷戀上我的!」
  「妳是不是不小心把自己的心裡話都說出來啦?」
  不管她的出發點是什麼,既然蕾克希雅小姐執意要下廚,我也只好放棄。人家是王室成員,我可不敢唱反調……等一下,讓王室成員下廚做飯給我們吃是不是更不敬啊……?
  畢竟我缺乏這個世界的常識,就算想破腦袋也沒用,這次只好破例讓蕾克希雅小姐親自下廚了。
  於是我帶她前往廚房,為她準備調味料、食材、烹調器具等用品。
  「這裡的東西妳都可以自由使用。」
  「這間廚房雖然不比城堡內的廚房寬敞,卻滿乾淨的呢!」
  賢者的屋子再怎麼美輪美奐應該也不可能比得上城堡吧。
  蕾克希雅小姐檢查完食材和烹調器具後,拿了一顆馬鈴薯放在砧板上,接著手握菜刀──
  「喝!」
  ──猛力往下砍去。
  「咦?砍歪了。沒想到還滿困難的呢。」
  「那個……蕾克希雅小姐、蕾克希雅小姐?」
  我冷汗直流,連聲呼喚蕾克希雅小姐的名字,可是她沒有注意到我的聲音,只是一頭熱地和馬鈴薯進行搏鬥。
  「討厭!為什麼我就是砍不中……嘿!哎呀?」
  「咿!?」
  蕾克希雅小姐舉刀往下砍時,沒拿穩讓菜刀從手中飛了出去,只見菜刀咻地掠過我的臉頰,直接插在牆上。太、太可怕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喂,優夜,你確定要讓蕾克希雅做飯嗎?我們會死吧?」
  從床上抬起身子的路娜跟我一樣,見識到了蕾克希雅小姐把廚房搞成戰場的本事,她鐵青著臉向我提出質疑。
  「還、還是算了──!」
  我也覺得繼續讓蕾克希雅小姐下廚太過危險,於是趕緊回收插在牆上的菜刀,試圖勸她打消念頭。
  「蕾、蕾克希雅小姐!妳之前有下廚做飯的經驗嗎……?」
  「咦?這是我的第一次啊。」
  「好!妳出局了!」
  我早該一開始就確認清楚的!是我太大意了!
  「蕾克希雅小姐,真的很抱歉……今天可以讓我做飯嗎?」
  「咦?為什麼?」
  「呃……因為快點把飯做好才能幫助路娜恢復體力,而且這些食材都是在這個【大魔境】採集到的東西,我比妳熟悉多了,由我下廚的話可以比較快完成料理……」
  「肚、肚子快餓死了!好想快點吃飯喔~!」
  路娜也用力點頭,用生硬不自然的口吻配合我的說詞。
  「是、是嗎?那就沒辦法了。」
  說到底,蕾克希雅小姐也無法忽視身體欠安的路娜的訴求,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把做飯的工作交棒給我。
  「可是下一次一定要換我下廚!你們兩個拭目以待吧!」
  「啊、啊哈哈哈哈……」
  「……好不容易才逃過一劫,看來下一次還是會死在公主手上。真教人不甘心。」
  不要講那種不祥的話!只要蕾克希雅小姐向城堡裡的廚師學藝,應該沒問題的!
  蕾克希雅小姐根本不給我們選擇餘地,我和她約定好後,立刻捲起袖子做菜。
  我十分講究食材的挑選,例如我選擇了【半獸人王】的肉,好讓路娜容易補充體力。
  蕾克希雅小姐和路娜目不轉睛地看著我下廚做菜的樣子。
  「連下廚做飯都難不倒優夜大人嗎……」
  「感覺優夜愈來愈神秘了……難道他無所不能?他真的跟我一樣都是人類嗎?」
  嗚……野外教學的時候也是這樣,我實在很不習慣做飯的時候有人盯著我看啊。心情好緊張……我會不會有哪個地方看起來很奇怪啊?
  無論如何,我希望提供美味的餐點供兩人享用,所以毫無保留地將【料理】技能發揮到淋漓盡致。
  我承受著比平常還要緊張的心情,費了好一番工夫終於完成料理。我把餐點端到了兩人和奈特面前。
  「那麼,我們開動吧。」
  「嗷嗚!」
  「光看就令人食指大動!」
  「啊啊……我的肚子已經餓到快受不了了。」
  所幸的是,兩人似乎都很期待品嚐我親手製作的料理,我不禁鬆了一口氣。
  「嗯~!這個真的太好吃了!不愧是我的優夜大人!」
  「嗚喔!?」
  蕾克希雅小姐對我的料理讚不絕口,且無預警地抱住了我的胳臂。蕾、蕾克希雅小姐!?
  「喂、喂,蕾克希雅!快點放開優夜!」
  路娜代替被突發情況驚嚇得全身僵硬的我拉開了蕾克希雅小姐。蕾、蕾克希雅小姐也未免太大膽了吧……
  「那、那個……很高興我做的菜合妳的胃口。」
  無論如何,雖然我對自己的料理本來就滿有自信的,不過能實際獲得稱讚還是很開心。
  我因為獲得蕾克希雅小姐的稱讚而面露笑容時,路娜若有所思似地盯著料理瞧。
  「?路娜,怎麼了嗎?」
  即使我出聲呼喚,路娜也只是唸唸有詞地小聲咕噥著。
  「……要避免優夜被蕾克希雅搶走,我必須……」
  「嗯?」
  「優、優夜!」
  「是、是的!?」
  路娜突然提高音量大喊我的名字,我下意識地站好。
  蕾克希雅小姐也嚇得維持準備把料理舀進口中的姿勢,定格不動。
  「優夜……能麻煩你餵我吃飯嗎?」
  「咦?」
  「等一下,路娜!?」
  「我的體力還沒恢復,光是要動一下身體都很辛苦。」
  「說謊不打草稿!吃個飯而已,跟體力沒什麼關係吧!?」
  「這妳就有所不知了。要是動作太劇烈的話傷口可能會裂開呢。啊啊,我也很無奈。讓優夜餵我吃飯,是情非得已又理所當然的事。」
  不對吧,路娜小姐。剛才妳的身體不是還能很正常地動作嗎?都能做出那麼大的動作了,吃飯也一定沒問題吧。
  當我一臉扭曲地想著這種事情的時候,路娜抬眼看著我問道:
  「……不行嗎?」
  「嗚……」
  該怎麼說呢……不過,既然路娜堅稱她的身體無力到連吃個飯都很辛苦,而且弄傷她的人正是我……
  「……好吧。來,嘴巴張開。」
  「嗯、嗯,啊~……」
  「啊~!」
  坐在路娜隔壁的蕾克希雅小姐開始驚聲尖叫,不過我因為難為情,根本沒有心思去顧及她的反應。
  「……怎麼樣?」
  「……嗯。這道料理真不錯……非常好吃。」
  路娜在品嚐了料理的滋味並且吞下肚後,把視線投向了蕾克希雅小姐。
  「哼……」
  「呣──!優夜大人!我也想像路娜那樣讓你餵我吃飯!」
  「咦咦!?可、可是……蕾克希雅小姐又沒有受傷……」
  「這是公主的命令!」
  「王室的人也太可怕了。」
  權力真可怕,不管我怎麼努力也無法反抗。誰教我只是一介小市民。
  我硬著頭皮用對待路娜的方式服侍蕾克希雅小姐用餐時,這回又換路娜催促我餵她吃飯……而我自己卻忙到連吃口飯的時間也沒有。怎麼會這樣?
  好不容易填飽兩人的肚皮後,我終於可以用餐了。
  「妳、妳們滿意了吧?現在換我用餐,稍等一──」
  「不,優夜大人!這次換我們餵你吃飯!」
  「啊?」
  「沒錯,優夜,就當作是你餵我們吃飯的回禮。」
  「……」
  兩人的發言讓我瞠目結舌。話說回來,既然路娜小姐妳有體力餵我吃飯,剛剛妳自己吃不就得了?
  無視一臉呆滯的我,兩人分別舀起我餐盤上的食物湊到我的嘴巴前面。
  「來,啊~嗯!」
  「快吃吧,不用客氣。」
  「……好的。」
  容我發個牢騷吧。今天這頓晚餐真是累人。

 


《在異世界獲得超強能力的我,在現實世界照樣無敵3~等級提升改變人生命運~》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