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劍4-試閱.jpg

憂心忡忡的週五為各位獻上《聖劍學院的魔劍使4》試閱文!!

兩座戰術都市即將連接,一同享受大規模學園祭h48

然而,自舊王國的永久凍土中挖掘而出的〈魔王〉,竟於此時掀起狂瀾!?

昔日戰友成為宿命死敵

『解開〈結界〉的方法只有兩個。
達成共識,或是──分出勝負。』

本集登上封面的暗影女僕將大展身手!

首刷附錄小冊子還收藏了美麗的彩圖喔~

趕快來看看吧!564654rt5

 


 

  

序章
  
  沙──沙、沙、沙沙沙──
  吹襲狂舞的風雪彷彿填滿了整片視野,其中傳來踏雪行走的腳步聲。
  此處是第四大陸的最北端,舊弗洛斯特海文王國領地。
  這座王國曾以開採冰鐵鋼這種蘊含冷氣魔力的礦石而繁榮,但在六十四年前,近郊的領地發生〈虛獸〉的〈大狂騷〉,短短兩週便被虛獸所吞沒。
  在那之後,人類再也沒有踏足這片凍土。
  此時卻有十幾道人影出現在這塊不毛之地。
  「真的沒問題嗎?克洛薇雅研究官。」
  一位壯年男子仰望著眼前聳立的冰塊,隔著軍用護目鏡出聲問道。
  他隸屬於〈第零六戰術都市〉的都市防衛騎士團,是遺跡調查隊的隊長。
  「嗯,根據先遣隊的報告,六十四年前肆虐的〈虛獸〉之〈巢〉已經消滅了。」
  回答他的人是一名全身包覆著最新的防寒裝、年約二十五歲的女性。
  克洛薇雅‧費雷特。
  身為獨佔〈人造精靈〉相關研究的國家企業──費雷特公司的千金,這位二十六歲的才女年紀輕輕便被拔擢為〈第零六戰術都市〉研究所的主任研究官。
  其地位絕非只憑家世就能獲得。
  「但願先遣隊別漏掉了〈巢〉啊。」
  調查隊帶著冰爪在暴風雪中前進,周圍有身纏火焰、看似蝴蝶的精靈來回飛舞。那是經過費雷特公司調整的火之〈人造精靈〉,調查隊能在猛烈的風雪中前進,都是多虧了這些拋棄式的精靈。
  「──隊、隊長,發現了那個冰塊!」
  走在前頭的兩名調查隊員用力揮舞著魔力燈,以燈光打出信號。
  眾人靠近一看,只見冰之大地上出現了一座隕石坑。
  坑洞中心埋著一塊直徑約四十米特的巨大冰塊。
  「克里斯塔利亞公爵的研究果然是正確的。」
  「看起來很難直接搬走,能不能只把裡面的東西帶回去?」
  「那是以太古之力製造的〈冰獄〉,憑我們的技術無法破壞,就連〈聖劍〉之力也不太可能辦到──」
  克洛薇雅搖了搖頭,著迷似地凝視著冰塊。
  她覺得被封在冰中的存在似乎微微胎動了一下。
  「那就是傳說中支配了古代世界的存在嗎?」
  克洛薇雅如此回答提問的隊長:
  「──沒錯,是被稱為〈魔王〉的存在。」


第一章 聖劍學院的祭典

  「劍士阿米拉斯、鬥士鐸爾歐格以及法術士聶斐史加爾,榮譽的羅格納斯王國三勇士啊,為了表彰這次耀眼的功績,授予爾等〈餓骨魔勳章〉。」
  「竟、竟然是〈餓骨魔勳章〉!?」
  「屬、屬下受寵若驚……!」
  「這不是〈魔王軍〉的不死軍團最高級的勳章嗎?」
  三位骸骨騎士感動到哽咽落淚,到處漏風的牙齒咯咯作響。
  「無妨,這是你們應得的回報,挺起胸膛吧。」
  雷歐尼斯大氣地搖了搖頭。
  這裡是赫拉斯瓦爾格女生宿舍二樓,雷歐尼斯的房間。
  ──自從〈第零三戰術都市〉的調查任務結束後,過了七十六小時。
  雷歐尼斯好不容易脫離了動用魔劍〈丹斯雷夫〉的後遺症,賜予在那場戰鬥中活躍的下屬騎士獎賞。
  (在新生〈魔王軍〉裡,必須貫徹賞罰分明的原則才行啊。)
  他們漂亮地完成在敵陣中護衛眷屬黎榭莉亞的任務,與〈虛獸〉大軍奮勇作戰,這份功績值得授予〈餓骨魔勳章〉。
  「雷歐,那個骨頭──玩具?是很了不起的東西嗎?」
  黎榭莉亞的冰藍色眼眸裡浮現困惑的神色,如此問道。
  「黎、黎榭莉亞大小姐,您竟然不知道!?」
  「說到〈餓骨魔勳章〉,那對不死者而言可是代表著最高榮譽的勳章啊。」
  阿米拉斯和鐸爾歐格激動地回應。
  「……是、是喔?」
  黎榭莉亞露出困惑的表情。
  「那便由老朽代表騎士團領受魔勳章吧。」
  身披長袍的骸骨兵──聶斐史加爾打算將骨之勳章收進懷裡。
  「請等一下,聶斐史加爾閣下,你不能這麼做!」
  「別想獨佔功勞,再說最活躍的人是吾輩,鬥士鐸爾歐格!」
  「你們在說什麼啊,這種時候應該禮讓時日無多的老朽才合理吧。」
  「我等不死者哪有什麼時日無多可言,快交出來──」
  「不不不,鄙人才是最有資格獲賜勳章的人!」
  騎士們激烈爭論,彼此的骨頭糾纏在一起。
  「……唉~你、你們幾個……」
  雷歐尼斯按著太陽穴低語。
  「夠了,你們自己用決鬥之類的方式決定吧。」
  他揮動〈封罪魔杖〉,將纏在一起的三具骨頭丟進影子裡。
  羅格納斯三勇士就這樣扭打在一起,逐漸遭影子吞噬。
  「……受不了,雖然他們作為不死者的實力無可挑剔──」
  雷歐尼斯有些無奈地低語,聳了聳肩。
  此時,黎榭莉亞輕輕發出了苦笑的聲音。
  「怎、怎麼了?」
  「你的朋友真是一群有趣的人呢。」
  雷歐尼斯的臉頰微微泛紅,乾咳一聲說道:
  「我也有為榭莉亞小姐準備勳章喔。」
  「……咦?」
  雷歐尼斯揮舞魔杖,一塊足足有雙臂合抱大小的頭蓋骨隨即從影子裡浮現於空中。
  「雷、雷歐,這是什麼?」
  「──是〈死骨大魔勳章〉,請妳收下吧。」
  雷歐尼斯以慎重的語氣對她說道。
  要是羅格納斯三勇士還在場,肯定會驚呼出聲。
  這是在真正的巨龍頭骨上施加金箔裝飾、最高級的勳章。
  〈魔王軍〉之中也只有少數大將軍曾獲賜這枚勳章。
  不過雷歐尼斯認為,黎榭莉亞立下的功勞足以獲得它。
  她與成為〈虛獸君主〉的六英雄聖女──媞雅蕾斯‧里薩列庫提亞戰鬥時,將血分給受傷瀕死的雷歐尼斯,救了他一命。
  不僅如此,她的血喚醒了雷歐尼斯與女神蘿潔莉亞有關、被封印的記憶。
  「來吧,別客氣。」
  「呃,這個……」
  雷歐尼斯遞出閃閃發光的金黃色龍頭骨。
  黎榭莉亞卻困擾地搖頭說道:
  「我、我就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
  她溫柔地摸摸雷歐尼斯的頭。
  「……妳、妳不要嗎?這可是〈死骨大魔勳章〉喔!?」
  出乎預料的回答讓雷歐尼斯陷入慌亂。
  「呃、嗯,畢竟你已經送我一件很棒的禮服了嘛。」
  「這樣啊……」
  他送給黎榭莉亞的〈真祖禮服〉確實是國寶級的寶物,但那並非獎賞,是本來就打算讓她穿的裝備。
  「那、那妳有沒有其他想要的東西?雖然比不上〈死骨大魔勳章〉,但我還有〈死神戰車〉和〈冥府錫杖〉等──」
  雷歐尼斯連忙提出替代的獎賞,黎榭莉亞則是露出苦笑──
  她蹲低身子,緊緊抱住了雷歐尼斯的頭。
  「……唔,榭莉亞……小姐?」
  「雷歐,我覺得呀,大家能平安回來就是最棒的獎賞,而這都是多虧了你。」
  「……啊、嗚……」
  被人在耳邊如此諄諄細語,讓雷歐尼斯僵住了。
  吸血鬼略顯冰涼的指尖,以及她的銀白長髮輕柔地搔著脖子。
  「好了,差不多該準備早餐了,蕾吉娜還在等我們呢。」
  黎榭莉亞站起身子,制服裙襬飄動著離開房間。
  留在原地的雷歐尼斯搔著泛紅的臉頰,讓巨大的龍頭骨沉進影子裡。
  (……真是謙虛,我的部下可是都在爭奪那枚勳章呢。)
  雷歐尼斯對眷屬的評價又大幅上漲了,而當事人對此一無所知。
  
  ◆
  
  由於骸骨騎士們都消失了,雷歐尼斯拉開窗簾,打開房間的窗戶。
  他本來不喜歡曬到早上的太陽,但如今逐漸習慣了。
  偶爾他會想念那座地下靈廟裡的石棺,但有一次睡在漆黑的衣櫃裡時,被來叫他起床的黎榭莉亞罵「你又不是吸血鬼……」,結果他回說「榭莉亞小姐才是吸血鬼」後又挨罵了。
  雷歐尼斯啟動桌上的小型裝置,看起夏莉的報告。這種利用魔導技術製造的裝置,他也已經熟悉如何使用了。
  從〈第零三戰術都市〉的調查任務返回之後,已經過了大約三天。雖然他們實際上被捲入了遠比調查還重大的事件,不過這先暫且不提。
  (──沒有跟那個男的有關的情報啊。)
  雷歐尼斯在心中喃喃自語,嘆了一口氣。
  在克里斯塔利亞官邸,現身於黎榭莉亞面前的白髮儒雅男子。
  涅法肯斯‧雷札德。
  那名男子在一千年前的世界裡,是擔任〈異界魔神〉亞茲拉‧伊爾的心腹。
  他肯定與變成〈虛獸〉的六英雄聖女──媞雅蕾斯‧里薩列庫提亞的復活一事有關,並且掌握著雷歐尼斯正在追尋的、與女神蘿潔莉亞相關的某種情報──
  女神在作為容器的聖女之中甦醒了──那個男的如此說道。
  媞雅蕾斯‧里薩列庫提亞的確寄宿著女神蘿潔莉亞的靈魂。
  然而,那個靈魂連同作為轉生容器的聖女一起被虛無侵蝕了。
  我們約好囉。在遙遠的未來,我若是變成了什麼錯誤的存在──
  用這把魔劍──殺了我。
  ……然後,請找出真正的我。
  在被封印的記憶裡,蘿潔莉亞對雷歐尼斯這麼說。她應該是透過預知未來的權能,看到了自己轉生後的靈魂被虛無汙染的可能性。
  (所以她將轉生的靈魂分成好幾塊碎片了嗎──)
  解放被虛無汙染的女神靈魂,找出真正的她。
  這就是她託付給雷歐尼斯的〈魔劍〉使命。
  目前能稱得上線索的只有那位〈異界魔神〉的心腹。
  (……我要動用〈魔王軍〉的所有力量,找出那個傢伙。)
  雷歐尼斯用力握緊手中的〈封罪魔杖〉。
  「別以為你逃得出魔王的掌心,呵呵呵……」
  就在他露出邪惡的笑容時……
  「──王大人……那個,魔王大人……?」
  制服的袖子被人扯了幾下。
  「嗯?」
  雷歐尼斯皺著眉往腳下看去──
  「屬下有事稟報,魔王大人。」
  一名穿著女僕裝的少女從影子裡露出上半身。
  「是夏莉啊,怎麼了?」
  「是,打擾了──」
  少女輕巧地從影子裡爬出來。
  這是一名有著黃昏色眼眸、楚楚可憐的黑髮少女。
  夏莉‧柯爾維特‧暗影刺客。
  她是〈影之王國〉的刺客,也是雷歐尼斯的專屬女僕。
  在雷歐尼斯面前現身的夏莉以腳尖輕輕點地,優雅地行了一禮。
  「妳要報告的是關於涅法肯斯‧雷札德的情報嗎?」
  「不,這方面尚未掌握任何情報,非常抱歉。」
  夏莉緩緩地搖頭。
  「這樣啊,那是什麼事?」
  「前陣子魔王大人收編的舊〈王狼派〉殘黨,又有十四人希望加入。」
  「哦,擴充〈狼魔眾〉的事嗎?」
  雷歐尼斯沉穩地點頭。
  〈狼魔眾〉是以亞人種族的反帝國組織──〈王狼派〉成員為核心組成的集團。經過王室專用戰艦〈海柏利昂〉的襲擊事件,〈王狼派〉失去頭目而瀕臨瓦解,於是雷歐尼斯偷偷收編了其殘黨。
  一開始的人數大約三十人,招募了對人類帝國抱持不滿的亞人暴徒後,如今成長到六十人左右。
  雷歐尼斯悄悄期待著,當他有朝一日重新作為〈不死者的魔王〉君臨這個世界時,〈狼魔眾〉能成為新生〈魔王軍〉的核心組織。
  「無妨,招募人員的事就交由現場自行判斷。」
  「遴選也是嗎?」
  夏莉確認道。
  「嗯,沒關係。」
  夏莉應該是擔心隨便增加組織成員的話,會引發各式各樣的問題吧。她的擔憂不無道理。
  一千年前,雷歐尼斯的大軍主要是由不死者軍團組成,而〈狼魔眾〉與之不同,聚集了許多種族。目前是靠著〈魔王〉的威勢統領眾人,但組織繼續擴大的話,終究會出現嫌隙。
  (不過這樣就行了──)
  運用由不同種族組成的組織,將為雷歐尼斯帶來貴重的經驗,最終創建出真正的〈魔王軍〉。
  「遵命,那就這麼辦──」
  夏莉深深行了一禮,正打算回到影子裡。
  「──等等,夏莉。」
  這時,雷歐尼斯叫住她。
  「……請問有何吩咐?」
  「說起來,我得給妳獎賞才行啊。」
  「……!?」
  夏莉睜大了黃昏色的雙眼。
  在廢都的任務中,她善盡護衛蕾吉娜等人的職責;而在〈海柏利昂〉恐怖攻擊事件時,她也保護了雷歐尼斯的王國人民。
  其功績足以獲頒勳章。
  「魔王大人,賜予屬下獎賞這種事太浪費了。」
  「別客氣。妳要知道,若不能對眷屬做出正當的評價,有損魔王之名。」
  「屬下明白──」
  夏莉誠惶誠恐地跪下,雷歐尼斯則是大方地點點頭。
  「說到這個獎賞……」
  「那個,又是甜甜圈嗎?」
  「唔呣,妳想要甜甜圈嗎?」
  「啊、呃,只要是魔王大人送的,不管是什麼屬下都很高興。但可以的話,還是比較想要能留下形體的東西……對、對不起!」
  夏莉慌慌張張地揮著手。
  「唔嗯,能留下形體的東西嗎……」
  那麼〈龍骨面具〉或〈魔神王護手〉之類的應該可以吧。不,雖然這些都是英雄級的寶物,但可能不適合身材嬌小的夏莉。
  就在雷歐尼斯如此思考時──
  「那個,您送了〈吸血鬼女王〉眷屬〈真祖禮服〉對吧?」
  夏莉問了個奇怪的問題。
  「嗯?是啊,或許是有點早,不過黎榭莉亞‧克里斯塔利亞總有一天會成為我的左右手。以她的天賦,想必很快就能掌握用法了。」
  雷歐尼斯自豪地點頭,夏莉則是不滿地鼓起臉頰。
  「魔、魔王大人是想娶那個女孩作為新娘嗎?」
  「新、新娘!?妳、妳在說什麼啊……!」
  「因為〈真祖禮服〉不就是吸血鬼的新娘穿的禮服嗎!」
  「那、那只是吸血鬼的慣例罷了。我之所以送她那件禮服,是為了引出〈吸血鬼女王〉的力量。」
  「是、是這樣嗎……」
  雷歐尼斯點了點頭,夏莉隨即放心地嘆了口氣。
  「妳對我把〈真祖禮服〉送給不成熟的眷屬這件事有所不滿嗎?」
  「……不,屬下對魔王大人的判斷沒有異議。」
  夏莉面無表情地搖頭。
  「唔嗯,夏莉啊,妳覺得黎榭莉亞‧克里斯塔利亞這個人如何?」
  雷歐尼斯問道,夏莉表情不變地回答:
  「儘管劍術實力還不到家,但成長速度令人刮目相看。作為領導者的非凡判斷力,以及努力不懈的態度值得讚賞。」
  「原來如此,妳有用心觀察呢。」
  沒錯沒錯──雷歐尼斯頻頻點頭表示肯定。
  「因為屬下必須看清楚,她有沒有資格成為魔王大人的眷屬。」
  夏莉以毫無感情的語氣回道。
  ……中意的眷屬被人稱讚,真是一件愉快的事。
  這時雷歐尼斯想起來,自己是在考慮要給夏莉什麼獎賞。
  「──對了,魔法戒指怎麼樣?」
  「您是說戒指……?」
  夏莉抬起頭,睜大了雙眼。
  「那個,雖、雖然很高興,但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她不知為何臉頰泛紅,陷入了慌亂。雷歐尼斯向她遞出戒指。
  那是一枚外觀駭人、有著骷髏頭裝飾的戒指。
  「──這是〈魔神戒指〉,是我打倒冥府魔神索爾‧阿祖拉時獲得的神話級工藝品。」
  「……」
  「唔,妳怎麼了?」
  「……沒事,謝謝您,魔王大人。」
  總覺得她的眼神突然蒙上一層陰影,應該是錯覺吧。
  「當然,這不是普通的裝飾品,只要注入魔力並摩擦戒指,就能召喚出〈魔王軍〉裡最強大的存在,任妳自由使役一次。」
  雷歐尼斯炫耀似地說明道。
  「我反而比較想要普通的裝飾品。」
  這句喃喃自語並沒有傳進他的耳中。
  夏莉嘆了一口氣,問道:
  「是〈大惡魔〉還是〈巫妖長老〉?」
  「我也不清楚,得實際召喚出來才知道。」
  「屬下很強,不需要護衛。」
  「別這麼說,妳還是帶著它吧,說不定會派上用場。」
  「……謝謝您。」
  夏莉提起裙襬,端莊地行了一禮。
  「屬下要去打工,先告退了。」
  她這麼說完,窸窸窣窣地潛入影子裡。
  
  ◆
  
  在那之後,雷歐尼斯走下挑高的夾層樓梯,前往一樓。
  共用的會議室裡擺著一張大桌子,早餐已經準備好,桌上瀰漫著法式清湯的香味。
  眾人平常會在各自的房間吃早餐,但今天有小隊會議,所以在此齊聚一堂。
  「我來晚了。」
  「啊,雷歐,你的頭髮有點亂喔。」
  黎榭莉亞眼尖地發現雷歐尼斯微微翹起的頭髮,於是幫他梳理整齊。
  「我、我自己會弄啦。」
  「領帶也歪掉了呢。」
  她向前微蹲,為雷歐尼斯繫緊領帶。
  銀白色的長髮反射著透過窗戶照進來的陽光,散發美麗的光輝。
  原本吸血鬼是夜之種族,但她每天早上依舊維持著規律的生活步調。
  「嗯,這樣就行了。」
  「……謝謝。」
  雷歐尼斯通過了少女眷屬的服儀檢查,坐在餐桌位子上。
  公共空間的廚房傳來頻繁晃動平底鍋、似乎正在翻炒料理的聲音。
  目前住在這間〈赫拉斯瓦爾格舍〉的人,只有第十八小隊的成員。
  之前還有其他小隊的女學生住在這裡,但此處位於〈聖劍學院〉校地的偏遠位置,加上建築物外觀老舊,似乎不怎麼受學生歡迎。
  「早安,雷歐。」
  「艾爾菲涅學姊早安。」
  一名有著夜色長髮的美麗少女打開自己房間的門,走了出來。
  艾爾菲涅‧費雷特。
  她是比黎榭莉亞等人大兩歲的學姊,在這支小隊中擔任大姊姊的角色。
  平常是位非常可靠的大姊,但或許是低血壓的緣故,早上經常爬不起來,如今夜色的眼眸看起來還帶著睡意。不過在大部分男學生的眼中,她這副表情應該也極具魅力吧。
  艾爾菲涅在雷歐尼斯面前坐下,臉上浮現憂愁的神色。她會露出這種表情,多半是當天第一堂課就是基礎體力訓練科目的時候。
  她的〈聖劍〉之力和其他三位少女不同,是解析情報的類型,平常不會進行實地戰鬥訓練,所以對運動不拿手的樣子。
  說實話,對體力沒自信的雷歐尼斯很能體會她的心情。
  「菲涅學姊,妳好像很疲倦耶?」
  黎榭莉亞體貼地問道。
  「嗯,是有點累……」
  艾爾菲涅苦笑著回答:
  「我姊姊要來了,她在〈第零六戰術都市〉。」
  「姊姊──啊,難不成是那位費雷特公司的主任研究官?」
  「……沒錯,她是非常優秀的姊姊,優秀到讓我覺得害怕。」
  艾爾菲涅沉重地嘆了口氣。
  ……看來她憂愁的理由跟基礎體力訓練無關。
  「我晚上都在想該怎麼逃離那個人,結果導致睡眠不足了。」
  「學姊很害怕那位姊姊呢。」
  「──那個人是魔女,或者說是會吸人血的吸血鬼喔。」
  「喔……」
  黎榭莉亞不曉得該怎麼回應,只好含糊地應了一聲。
  雷歐尼斯也經常被吸血。
  話說回來,在這個魔物幾乎滅絕的時代裡,吸血鬼似乎是作為傳說中的存在廣為人知。
  「大小姐,早餐已經做好囉。」
  這時,廚房傳來了說話聲。
  身穿女僕裝的蕾吉娜將銀托盤端上桌。
  「啊,少年,早安。」
  看到雷歐尼斯在場,這位雙馬尾少女臉上綻放出微笑。
  「蕾吉娜小姐早安,早餐看起來很好吃呢。」
  雷歐尼斯忍不住咕嘟一聲吞了口口水。
  擺在餐桌上的早餐相當豐盛。
  以法式清湯為湯底的蔬菜湯、黎榭莉亞在菜園種的芝麻葉加火腿做成的沙拉、淋上蜂蜜並加入滿滿起司的吐司、核桃麵包、咖啡、新鮮牛奶與奶油、用大量在學院自然區塊養的雞蛋特製的蛋包飯。
  他因動用魔劍的後遺症而臥床的期間一直沒有正常進食,所以這頓早餐看起來更顯美味。
  雷歐尼斯感到胃在蠕動,內心苦笑著想:
  (……這具肉體真是無可救藥。)
  他身為〈不死者的魔王〉時不曾體會過空腹的感覺,原本覺得這具會餓肚子的肉體很麻煩,但最近徹底享受起用餐的樂趣了。
  「我特別為少年的蛋包飯插上了旗子喔。」
  「請別把我當成小孩子。」
  雷歐尼斯不悅地拔掉插在蛋包飯上的旗子。
  「去晨練的咲耶還沒回來呢。」
  黎榭莉亞朝門的方向看去。
  「嗯,我有跟她說過要開會……」
  艾爾菲涅皺著眉頭答道。
  「唔──沒辦法,幫咲耶留一份早餐,我們先吃吧。」
  「說得也是,冷掉就不好了──」
  「啊,少年,我用番茄醬幫你畫個愛心吧。」
  「……不、不用了,我自己會加!」
  「……嗚~好吧。」
  雷歐尼斯拒絕後,蕾吉娜遺憾地垮下肩膀。
  
  ◆
  
  「……〈聖燈祭〉嗎?」
  「對,是下個禮拜舉辦的〈聖劍學院〉學園祭。」
  雷歐尼斯一面撥開盤裡的香芹一面問道,黎榭莉亞隨即仔細地說明相關事項。
  下週〈第零七戰術都市〉將與〈第零六戰術都市〉進行連結。
  以帝都〈卡美洛〉為中心,〈戰術都市群〉運行於整個世界的海域,各都市都被賦予了不同的戰術定位。
  例如〈第零七戰術都市〉與〈第零五戰術都市〉是以尋找並殲滅〈虛獸〉的〈巢〉為目的的最前線基地。相對地,〈第零六戰術都市〉主要的任務是為各都市提供補給。該都市位於魔力資源豐富的海域,因此負責開採埋藏在海底的魔力礦石,為消耗劇烈的最前線戰術都市補給魔力。
  當然,〈第零七戰術都市〉本身就具有長期作戰的能力,不過跟其他戰術都市聯合之後,便可以執行更高效的作戰。
  「……原來如此,各據點能靈活配合的意思嗎?」
  雷歐尼斯心生佩服,因為這種思維是〈魔王軍〉以往沒有的。
  (畢竟魔王之間甚至會相互對立。)
  其中以他和鬼神王帝佐夫、龍王維拉之間的爭鬥最為激烈,就連與〈六英雄〉的全面戰爭白熱化的時候,他們還會為了消滅的王國所有權發生摩擦。
  (……不過錯的不是我,是那些傢伙就是了。)
  想起以前的事,雷歐尼斯不禁在心中苦澀地低語。
  言歸正傳,在補給魔力所需的三天期間,兩座都市的居民會舉行大規模的慶典,享受一年一度的交流活動。
  「在〈聖燈祭〉期間,〈聖劍學院〉的各設施會對一般市民開放。」
  「原來如此,我也喜歡祭典。」
  聽完說明的雷歐尼斯想起了〈黑死狂宴祭〉。
  那是一種魔術儀式,由數千隻不死者在經過激戰的戰場上不停舞動。長達數日的祭儀結束後,那個地方就會吸收土地的魔力,變成幾乎能無限誕生不死者的詛咒之地。
  「〈聖劍學院〉的各小隊也會擺出各式各樣的攤位喔。」
  黎榭莉亞夾了一些蔬菜到雷歐尼斯的盤裡。
  這個眷屬總是一找到機會,就想把他的血變得更加爽口。
  「蔬菜就不用了……」
  「不行~雷歐你還把香芹剩下來了對吧。」
  「嗚……」
  「上次〈聖燈祭〉是把這間宿舍變成咖啡廳呢。」
  艾爾菲涅面帶微笑地看著兩人的互動,如此說道。
  「是啊,評價還滿好的喔。」
  黎榭莉亞點頭回應。
  的確,這個地點可能很適合開咖啡廳。
  宿舍後面那片森林的景色相當不錯,而且這裡位於〈聖劍學院〉校地的偏遠地帶,為一處能在靜謐環境下享受茶和點心的最佳場所。
  「不過今年我想稍微改變一下去年的風格。」
  「為什麼?」
  「因為〈法夫納舍〉的第十一小隊好像也要開咖啡廳。」
  說到第十一小隊,就是總愛找黎榭莉亞麻煩的執行部成員芬瑞絲‧埃德里茨所在的部隊。那間宿舍的裝潢遠比〈赫拉斯瓦爾格舍〉豪華,還備有按摩浴缸這種戰略級兵器。
  「她絕對是想跟第十八小隊打對台。」
  「畢竟芬瑞絲小姐最愛榭莉亞大小姐了嘛。」
  蕾吉娜喝著茶,小聲地喃喃自語。
  「可是兩邊距離這麼遠,就算多幾間咖啡廳也沒關係吧?」
  〈法夫納舍〉是離學院校舍很近的宿舍。
  兩棟宿舍距離如此遙遠,應該不會有搶客的問題。
  「不,她們去年明明是辦舞廳,今年卻故意和我們一樣開咖啡廳,肯定會暗中動手腳來打垮我們的攤位。畢竟之前演習比試輸給我們的事,她到現在還耿耿於懷。」
  「……以芬瑞絲小姐的個性來看,的確有這個可能。」
  蕾吉娜剝著水煮蛋的殼。
  「說實話,我認為開設跟去年一樣的咖啡廳是贏不了的。」
  「畢竟跟〈法夫納舍〉相比,我們的宿舍太寒酸了。」
  「而且最近好像有一群詭異的烏鴉聚集在宿舍附近──」
  真傷腦筋──艾爾菲涅抱怨道。
  「……是、是嗎?」
  黎榭莉亞的表情一僵。
  烏鴉會開始聚集在宿舍周圍,肯定是被〈吸血鬼女王〉的魔力所吸引。原本應該會引來蝙蝠或狼之類的,但棲息在這座都市的夜之眷屬似乎只有烏鴉。
  「不、不過烏鴉也很可愛啊。」
  黎榭莉亞試圖為眷屬說話,然而──
  「牠們叫起來很吵耶,還會翻找垃圾。」
  「這、這個嘛……」
  蕾吉娜一針見血的發言讓她閉上了嘴。
  「這麼說來,後院還長了奇怪的草呢。」
  艾爾菲涅皺著眉說道。
  這次換雷歐尼斯僵住了。
  為了讓他打起精神,夏莉種起熟悉的魔界植物,之前撒下的種子現在已經開始覆蓋宿舍的牆壁了。
  要是繼續成長下去,想必會成為驚人的食人植物。
  「外賓應該會覺得這樣的外觀很可怕吧。」
  蕾吉娜低聲說道。就在這時……
  「……各位,抱歉我來晚了。」
  一位身材嬌小的藍髮少女開門現身。
  咲耶‧齊格林德。
  年僅十四歲便擁有非凡的劍術實力,為第十八小隊的王牌攻擊手。
  「咲耶,妳剛才去哪了?」
  「哦,我在晨練的時候看到了黑鐵毛毛丸。」
  咲耶點了點頭,將〈櫻蘭〉的傳統服飾掛到椅子上。
  「啊,妳是說出現在宿舍附近的幽靈犬?」
  「牠不是幽靈犬啦。因為牠正被執行部的聖劍士追趕,所以我幫助牠逃進森林裡了。」
  仔細一看,咲耶的制服上沾到了許多樹葉。
  (……布萊卡斯,你在幹嘛啊?)
  知道那隻野狗真面目的雷歐尼斯不禁心生焦慮。
  「既然是野狗,還是趕走牠比較好吧?學生可以保護自己,但〈聖燈祭〉會有一般民眾過來喔。」
  蕾吉娜擺出架著獵槍的姿勢。
  「黑鐵毛毛丸才不是野狗!」
  咲耶搖著頭拚命解釋。
  「說不定牠是和我失散多年的黑鐵丸轉世。」
  ……恐怕不是喔──雷歐尼斯在心裡反駁。
  布萊卡斯不是狗,而是黑狼,而且是〈影之王國〉的王子。
  「如果咲耶會好好照顧牠的話,我覺得可以養在宿舍裡──」
  黎榭莉亞豎起食指,如此提議。
  「感激不盡,可是每當我想要捕捉毛毛丸的時候,牠就會消失無蹤。」
  「所以才會被人叫做幽靈犬呢~」
  「啊,說到幽靈犬,我見過幽靈少女喔。」
  黎榭莉亞像是想起了某件事,出聲說道。
  「啊,那個我也有看過!是一位很可愛的女孩子呢。」
  「幽靈少女?」
  艾爾菲涅露出訝異的表情。
  「最近有傳聞說,這間宿舍附近會看到穿著女僕裝的神秘少女──」
  雷歐尼斯一邊聽著少女們的對話──
  (……唔,夏莉,妳在幹嘛啊!)
  一邊吞下一小塊麵包。
  這時──
  「……詭異的宅邸……幽靈……對、對了!」
  黎榭莉亞似乎想到了什麼點子,突然抬起頭。
  「大小姐,怎麼了嗎?」
  「以鬼屋為主題的……〈鬼怪咖啡廳〉!」
  她猛然起身說道,在場的其他人都疑惑地歪著頭。

 


《聖劍學院的魔劍使4》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