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英雄試閱  

又到了開心的星期六啦~~

天氣經過大雨蹂躪過後,又開始逐漸變熱,這時候還是窩在家裡看新書試閱吧!!!

今天要提供試閱的作品是──《神話傳說英雄的異世界奇譚1

在地球過著幸福生活的少年‧奧黑比呂,在某天被傳送到異世界。

然而,這個世界竟是他在1000年前以《軍神》的身分與同伴攜手建立的龐大帝國!?

已成為傳說的比呂,將在這個世界,締造全新傳說!

讀者們別忘了這本書還有特典喔!!

詳情請點5月特典強勢報到!!!σ`∀´)σ


 

  狂風大作,豆大的雨滴拍打於肌膚上。

  貝爾克要塞中央塔的屋頂上──聚集在此的數十名男女皆不發一語。

  彷彿沉重的空氣正從四面八方壓覆上來般,幾乎喘不過氣的窒悶感籠罩著眾人。

  站在比呂身旁眺望戰場的紅髮少女,滿臉擔憂地蹙起形狀姣好的眉毛。

  「比呂,這樣下去恐怕不妙吧……」

  「不,目前優勢仍然掌握在我們這方……」

  敵人目前陣腳已然大亂,只要再討伐敵將後,敵軍勢必完全瓦解。

  奧拉所率領的「皇黑騎士團」,雖因突然的大雨使得行動趨緩,但並不至於失去氣勢。

  (敵軍兵力還剩八千左右……)

  現在正是乘勝追擊的最佳時機。

  我方雖只有一千兵力,但敵方的注意力已完全被「皇黑騎士團」所吸引。

  在豪雨的掩飾下,應該可以延緩被敵軍發現的時間。

  即使被視破,就目前敵軍慌亂的陣勢來看,想必指揮系統也同樣大亂了吧。

  ──該出擊了。

  比呂做出判斷時,轉頭看向麗茲,但身邊卻不見她的身影。

  因為麗茲正奔至奇歐爾克的身旁。

  看見她激動地滔滔說道的身影,或許和比呂有著相同的心思吧。

  見到奇歐爾克點點頭,對士兵下達指示後,比呂再度將視線移回戰場。

  「討伐敵將了嗎!」

  『天精眼』捕捉到從戰場傳來的勝利氣息。

  然而,宛如被巨大高牆阻擋住一般,一分為二的兩條黑龍開始圍著敵軍本陣繞起圓來。

  「……為什麼不撤退?」

  比呂的手撐在圍牆上,將上半身探出牆外定睛凝視。

  可以知道戰場正起了異變。可是,接收到的情報錯綜複雜,無法掌握正確的資訊。

  (只能前往一探了。)

  沒有時間猶豫。爬上圍牆的比呂走到邊緣。

  可以看到下方的士兵正匆匆忙忙地開始行動。

  這是必死無疑的高度。

  「呼……」

  深呼吸一口氣後,比呂下定決心,朝著空無一物的空間跨出步伐──瞬間墜落。

  「比呂!」

  看到比呂從塔上墜落,麗茲頓時發出。

  但驚呼隨即被雨聲所沖散,並沒有傳進比呂耳裡。

  (……如果一階一階踩著樓梯下來就太遲了。)

  身體在重力的拉扯下朝地面墜落,一陣內臟被往上推擠的不適感襲向比呂。

  途中,比呂召喚「天帝」。當劍柄於腳底下浮現的同時,比呂便將其當作踏板騰身一躍。接著他再次將「天帝」召喚至腳底,有如彈跳似地於空中移動。

  可以看到地面上的士兵們陸陸續續衝出大門,奔向戰場。

  麗茲他們這時候應該也正衝下樓梯往地面而來吧。

  比呂早一步飛越大門,降落至地面。

  衝出大門的自軍士兵們發出驚嘆。

  現在沒有時間特別說明,而且也沒有必要。

  單手緊握白銀之劍的比呂邁步疾奔。腳步輕鬆自在地穿梭,就如同馳聘在晴空下的草原一般,完全不受滿地泥濘所阻礙。

  比呂一來到遍佈敵軍的戰場,立刻掃視周圍,找出空隙。

  那是「皇黑騎士團」全力開闢的道路。發現到這條大縫隙時,比呂馬上展開突擊。

  「疾!」

  劍光一閃,砍向擋住去路的敵兵背部。在血花濺出之前,再斬殺下一名敵兵開出前路。小嘍囉們完全沒有注意到。在閃光劃過時,敵兵人頭便已落地。

  在看清閃耀的劍刃前,小嘍囉便已經氣絕身亡。

  『你是誰──!』

  敵軍部隊長注意到比呂,舉劍朝他揮來。

  「哼!」

  比呂閃開後,劍刃打橫一掃。

  只見敵軍部隊長的劍從中央斷成兩半,劍刃順勢掉落地面。

  幾乎同一時間,已然斷氣的部隊長也化作屍體倒臥泥水中。周圍敵軍頓時一陣譁然。

  趕時間的比呂再度邁開腳步,不理會敵軍的動搖。

  超乎常人的速度,那正是「天帝」所帶來的加持。

  他俐落地穿梭於人群中疾行前進,好不容易視線終於掌握到奧拉的身影。看見傷痕累累倒臥於泥濘當中的少女,比呂的眼底噙著一道沉著的怒意。

  比呂心念一動,回應他的是──於眼前空間裂開的一道縫隙。

  從裂縫中浮現出一把以寶石點綴的精靈武器。比呂沒有絲毫遲疑,伸手握住劍柄投擲出去。銳利刀刃劃破空氣,硬生生砍斷敵將手掌。

  比呂僅在一瞬間,便完全屏除了與動搖的敵將之間的距離,貼近他的面前。

  在敵將反應過來之前,比呂將「天帝」打橫一閃。

  『咕噢──!』

  比呂的手上還留有連同骨頭一刀兩斷的手感。應該確實葬送了敵將才對──

  「然而……為什麼你還活著?」

  佇立原地的比呂回頭望著敵將,開口詢問。

  『你……是誰?』

  出現突如其來的攪局者。敵將會露出詫異表情也是當然。

  比呂無視敵將的驚訝,只專注看著他的脖子。確認斷頭正慢慢接回。

  「……再斬斷一次,或許就會明白了。」

  比呂以「天帝」的劍尖指著敵將。

  『看來你似乎不打算自我介紹一下。不過,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大名吧!你應該至少會想知道自己是死在誰手上吧?』

  敵將臉上浮現出猙獰的笑容。

  『雷希爾‧路梅爾‧里菲泰因,是里菲泰因公國的下任公爵!』

  報上名後的雷希爾將精靈武器的長劍縱向揮落。

  比呂以「天帝」接下後推開。兩人之間頓時迸出大量火花。

  『居然能擋開我……怎麼可能?』

  力氣不敵比呂而被逼退了幾步的雷希爾感到不解,臉上寫滿了疑惑。

  接著他瞥了一眼自己的手之後,又再望向比呂。

  『……那把劍是怎麼回事?是精靈武器嗎?』

  「我沒有義務回答你。」

  比呂內心相當驚訝,因為對手的臂力遠超乎自己的想像。

  雖然擋開敵將,但比呂也從原本的位置後退了二步。

  『呵呵……哈哈哈,很好。不說就算了!等殺掉你之後,我再好好調查就行。』

  雷希爾隨意地揮舞著長劍,朝著比呂步步逼近。

  比呂騰身躍起,順勢一個扭身翻轉,竄至雷希爾跟前,舉起「天帝」豪氣地往橫一掃──然而,卻被對手輕易接下,手中傳回一陣麻痺般的觸感。

  雷希爾臉上笑意愈來愈深。

  『的確是個很強的對手。不過,也只是速度快罷了。』

  雷希爾嘴角揚起一抹冷笑,使出全力揮動長劍。

  試圖以「天帝」擋下雷希爾攻勢的比呂,身體卻輕易地懸空。

  (他的力氣比剛才更大了!)

  如果有人旁觀這場生死之戰,肯定會認為少年將被甩飛吧。

  然而,比呂將劍刃往旁邊一滑,四兩撥千斤地卸除勁力,並向後一躍隔開距離。

  當比呂正打算重整態勢,視線才一轉向前方──

  「──!」

  雷希爾卻已逼近眼前。

  『喝啊啊啊啊!』

  「唔!」

  就在比呂彎下腰的幾個轉瞬後,頭上一陣暴風由右往左掃過。

  躲開攻擊的比呂以「天帝」突刺,劍刃卻被雷希爾大腳一踼,劍尖改而指向天上。

  形成手臂高舉姿勢的比呂,頓時門戶大開。

  『小鬼!結束了!』

  如迅雷一般撼動空氣的劍刃正瞄準比呂的頭。

  然而,卻被劃破空間而出現的兩把劍所擋下。

  『什、什麼!』

  這兩把精靈武器,都是比呂在千年前經由「天帝」保存於「精靈界」。

  結束任務的精靈武器隨即從這個世界消失,比呂與雷希爾之間已沒有任何阻礙物。

  『剛才那是什麼?』

  雷希爾完全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臉上寫滿了困惑。

  「疾!」

  比呂沒有義務回答,將「天帝」劍尖往前一刺。

  『別太小看我了!』

  結果卻只有淺淺地劃過雷希爾的側腹。

  (他的反應速度也提升了。)

  如果是不久前的雷希爾,是絕對躲不掉的……總覺得有違常理。

  (而且,這股異常的復原力究竟是……)

  被斬落的手掌已經重生,剛才側腹的傷口也在一瞬間癒合。

  (精靈武器不可能有這樣的加持。)

  雖然也有可能是這個時代的精靈武器已經進化了,但至少在比呂的記憶中,並不存在可賜與這種加持的精靈武器。

  (難道是……)

  比呂忽地想起了某件事,但思考卻被雷希爾打斷。

  『覺得不可思議嗎?你以為自己確實殺掉我了嗎?蠢蛋!』

  將劍扛在肩上的雷希爾指著比呂手上的「天帝」開口:

  『雖然不知道你那把劍是什麼來頭,不過至少可以確認,若不是「精靈武器」就是「五大寶劍」之類的吧?不管是哪一個,這些武器的加持都能夠大幅提升身體能力。不過,最後的強弱還是取決於個人本身的力量。所以──』

  雷希爾停頓了一下才又接著說道:

  『你只不過斬了些小嘍囉罷了,別太沾沾自喜了,小鬼!在我這樣的強者面前,只是更凸顯出像你這樣的弱者!若是你本身的力量太弱,「那個」拿在你手上也只是「暴殄天物」!』

  說完後的雷希爾身體開始起了變化,背部隆起,手臂也變得更粗壯。

  比呂此時終於想到敵將之所以如此強大的「原因」。

  「原來是這麼回事……」

  『啥?』

  比呂以「天帝」砍向敵將肩膀,當場將其斬落。

  『哈哈哈,完全沒效!』

  雷希爾似乎完全感覺不到疼痛,愉悅地笑歪了臉,手上長劍用力揮落。

  以白銀之刃擋下的比呂與雷希爾四目相睨,互不相讓。

  「你剛才說的那番話非常正確。不過,你現在的力量──」

  『喝啊啊啊啊啊!』

  「呃啊!」

  雷希爾一腳踢中比呂的心窩,將他整個人踹飛出去。

  全身彷彿被撕扯開般的劇痛襲來,比呂難以呼吸地摔在地面一路滾出去。

  一直到撞上在已成混戰的戰場上廝殺的敵兵之後,才終於停下。

  緩緩爬起身的比呂,臉上已經不見剛才毫無生氣的表情,而是浮現出與他年齡相符、充滿人類情緒的表情。

  「………我並不想知道你服下『魔毒』的原因。」

  幾名發現到比呂存在的敵兵有如威嚇一般包圍住他,並將槍尖指向他。

  比呂彷彿事不關己地環視一周後開口:

  「不過,如果知道力量的使用方法,根本沒必要依賴那種東西啊。」

  當比呂左手往旁邊一揮的同時,包圍自己的「所有」敵兵胸口倏地被劍貫穿。每個敵兵臉上皆是掛著疑惑的表情,尚未搞清楚狀況,便一個一個口吐血塊,在掙扎中當場斃命。

  

       *

  

  戰場陷入一片混沌。古林達邊境伯爵率領的士兵正在前線奮戰著。

  敵軍本陣中央,比呂持續與敵將激烈纏鬥。

  不──說是比呂單方面發動攻擊或許比較適當吧。

  切開空間出現的一把精靈武器。比呂握住劍柄便朝雷希爾砍去,接著瞬間移動至他的視線死角。此時,手邊的空間裂開,出現另一把精靈武器。

  比呂捉住新出現的精靈武器用力揮斬後,俐落地將手上兩把精靈武器猛然往前突刺。

  比呂接著順勢騰身躍起,越過雷希爾頭頂──在他背後甫一落地,便召喚出新的精靈武器,貫穿他的背。

  ──所有的動作都發生在一瞬之間。

  從第三者的角度來看,大概只能看到半空中宛如蜘蛛的巢穴一般無盡交錯的白銀殘光吧。比呂的攻擊未有片刻停歇,精靈武器帶著怒濤之勢刺穿雷希爾龐大的身軀,噴濺的鮮血在大地上留下一片斑駁。

  雷希爾發出哀嚎,並在地上痛苦打滾。

  『噢噢噢噢───!』

  他的手、腳、胸部上佈滿傷痕,每道看起來都足以致命。

  然而,雷希爾卻還活著。

  雷希爾身上纏縛著一股黑色的不祥氣息,傷口在瞬間便完全復原。

  刺中雷希爾的精靈武器掉落地面後消失。

  比呂從一開始就一直有股異樣感。而他對眼前的情景十分眼熟。

  「…………『墮天』嗎?」

  這是稱呼妄想吞納精靈力量的「愚者」所使用的「忌名」。

  一千多年前,某個國家的國王由於一時興趣,將精靈石擣碎後,以特殊製法煉成「精魔丸」。

  國王讓一位士兵吞下精魔丸……然而,當下什麼事也沒發生,國王不禁大感失望。

  之後,所有人都靜靜熟睡的半夜,男子開始感到痛苦。身形樣貌完全改變的男子失去理智,最後變成了怪物。察覺到異狀的巡邏士兵成為第一批犧牲者,怪物接著又吃掉了國王,城內的男女老少也都無一倖免地全被殺光。

  最後,其他國家趁著這場混亂併吞了這個國家,而當時的那場戰鬥,比呂也有參加。

  「居然做出這種蠢事……一旦被精靈的『魔毒』所侵蝕,就再也無法恢復了。」

  精靈的加持確實相當具有魅力。

  雖說如此,如果欲將其納入體內,可就不只是效果過彰這樣的程度。

  那股力量就憑人類的軀體,根本無法容納。不用多久,就會變得不再是人類。

  然而,儘管如此,「墮天」之人仍是前仆後繼。這些事比呂都還記得。

  瀕臨亡國命運的國王們為了復仇而吞下「魔毒」。

  甚至也經歷過一段,利用這一點進行「魔殺」的黑暗時代。

  不過,倒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失去理智,當中有極少數的人便撐住了。

  保持理智的同時,得到遠遠凌駕於人類之上的身體能力者。

  能承受魔毒的人類,人們如此稱呼他們……

  

  ──魔人。

  

  原本就較比呂更加魁梧了兩倍的雷希爾龐大身軀,慢慢地膨脹成六倍左右的高度。

  這樣已經不能稱之為人類了。而是更接近奧爾迦或基迦斯的「怪物」。

  (不過,這樣就表示失敗了……)

  比呂握住「天帝」嚴陣以待的同時,怪物也有了行動。

  然而,怪物並不是朝著比呂而來,而是直接開始襲擊里菲泰因公國士兵。

  『咿咿咿──嘎!』

  怪物手臂一揮──捲起的風壓頓時將五名里菲泰因公國士兵吹走,被牠大腳踐踏的人,腦漿當場溢灑於地面。

  『這傢伙是什麼?』

  『快攻擊!怪物出現了!』

  『唔啊!』

  『大人去哪裡了?』

  即使陷入混亂,里菲泰因公國士兵仍是展開攻擊。

  像是鬧起脾氣的小孩子一般大肆暴動的怪物,一個接一個殺光所有里菲泰因公國士兵。

  而且,里菲泰因公國士兵完全沒發現怪物就是雷希爾。

  不過這也難怪,因為怪物身上完全看不出一絲雷希爾的影子。

  舉弓射箭的人、毅然挺身迎戰的人、流著眼淚轉身逃跑的人。

  無一倖免地全都死在怪物手上。

  就猶如踏死螻蟻般輕易地葬送一條條人命。不僅如此,還有另一件重挫里菲泰因公國軍士氣的事態。從本陣後方的位置正竄出一道道火舌。

  『怎、怎麼可能!』

  『喂、不會吧……那裡不是……!』

  『是後勤站……』

  『在這種豪雨之中,居然會燒起來?』

  敵兵紛紛發出悲鳴。

  比呂看了一眼熊熊燃燒的火焰,立刻知道那是麗茲的傑作。

  在當下這種滂沱大雨中,能辦到這一點的唯有「炎帝」。

  這下勝負可以說是已經底定了吧。失去了指揮官,也失去了後勤站,他們剩下的就只有撤退或是投降兩條路可選了。

  只是,當下的狀況並不容許他們乖乖投降。因為一旦拋下武器,就會立刻被怪物殺掉。如果還有指揮官等級的人員在,或許還有機會重整態勢,只可惜幾乎都已經死在比呂手中了。

  他們現在只剩唯一一條路可走,那就是丟掉武器,一股腦兒地全力逃竄。

  『撤退!快逃啊!我受夠了!』

  『我、我也要逃!』

  『可惡,等一下!我也一起走!』

  每個人都不想死,也不想進行有勇無謀的戰鬥。

  士兵們立刻朝著自己國家的方向拔腿狂奔。

  如果從高空往下看,往里菲泰因公國方向奔逃的浩大陣勢,看起來就有如雪崩一般。

  看著士兵們的背影,比呂並無心追上去。因為還有其他更需要解決的對手。

  比呂閉上眼調整呼吸。

  他雙手緊握「天帝」劍柄高舉向天的姿勢,讓人聯想到第二代皇帝的銅像。

  怪物的咆哮拂動著比呂的瀏海。比呂靜靜地凝視怪物,接著一躍。

  

 

  在亞雷堤爾,「怪物」並不罕見。或許說是隨處可見也不為過。力量強弱也各有不同,此外,如果是大型怪物,基本上都會採取集體圍攻的方式。如果有人敢與怪物單挑,人們一定會嘲笑他是有勇無謀。歷經重重訓練的軍人就更不用說了。

  不過,卻沒有任何人嘲笑少年。

  沒有人敢輕視毅然挺身迎戰怪物的「英雄」。

  一來一往與怪物進行激烈攻防的少年,名為奧黑比呂。

  他的另一個名字則是海德‧雷‧修瓦茲‧馮‧葛蘭茲。

  是在千年前的亞雷堤爾被頌揚為「軍神」的「英雄」本人。

  如今已化為「神話」的「傳說英雄」。

  在征服了周邊諸國後便回到原本的世界,但是,如今他再度返回「異世界」。

  從神話當中走出來的少年,手上正握著一把白銀之劍。

  那是連傳記當中都沒有記載的「遺落之劍」。

  精靈劍五帝其中的一把──「天帝」。

  劍托和劍柄都像是以白雪為飾一般純白美麗,刀身則有如灑落了無數閃爍星辰似地閃耀奪目。

  「唔!」

  一道巨大拳頭擦過比呂的鼻尖。

  風壓帶起幾根瀏海飄揚於空中。比呂一個扭身,俐落地揮動「天帝」。

  血花從怪物的手臂噴濺而出。然而,裂開的傷口在一瞬之間隨即癒合。

  如果存在著無法怎麼斬殺都不會死的生物,這種情況下,人類會採取什麼行動呢?

  大部分的人一定會拔腿就逃吧。然而,應該還是會出現敢挺身迎戰的極其少數人。

  比呂可以說就是後者吧。他的腦海當中,並沒有逃走這道選項。

  他的臉上不見一絲恐懼與焦慮,唯有不耐煩。

  (太慢了!還不夠!)

  他衷心渴望著。這和過去的模樣還差遠了。如果要讓怪物徹底斷氣,光是這樣還不夠。

  「渦!」

  比呂懷著滿心的不耐揮動「天帝」。一隻巨大的手臂立刻飛向空中。

  如果是人類的話,那絕對會成為致命傷吧。

  然而,對手再怎麼說都是服下精靈「魔毒」的怪物。

  對手的血液染紅了比呂的臉頰,即使如此他也毫不退縮,動作又再加速。

  「可惡!」

  回到原本世界後,至今隔了三年的空白期。

  每天過著歌詠和平的日子,使比呂的身手可以說是確實衰退了。

  不過,他並不想以此作為藉口。

  因為過去培養的經驗、重要的事物都還留著。

  (我不想平白蹧蹋了一切。)

  全身上下每處關節都發出悲嗚,比呂咬緊牙根強忍。

  在歷經了數場戰鬥後,少年的身體瀕臨了極限。

  即使如此,比呂仍持續揮斬。

  白銀閃光彷彿被怪物吸收了一般隨即消失。

  每一下揮斬,怪物的血液都會濺染大地,蓄滿痛楚的咆哮撼動著空間。

  (因為有你在、有大家在,所以我才能持續獲勝。)

  比呂跪在地上,以手捶打著大地。

  (雖然如今……大家都已經不在了。)

  此時,怪物的周圍出現了無以數計的精靈武器。

  比呂的眼角餘光掃過心生動搖的怪物,將「天帝」高高扔至怪物的頭頂上。

  

  ──為了你們所留下的「歷史」,我必定握住勝利!

  

  比呂閉上眼,開始調整呼吸。

  怪物看著破綻百出的比呂,認定現在正是大好時機,全力使出攻擊。

  一旦被打中便會當場斃命的必殺一擊,一次又一次地在少年頭上揮落。

  然而驚人的是,居然招招都落空了。

  「好──開始吧!」

  比呂睜開眼,露出的眼瞳中不見深淵,唯有純粹的光芒。

  雨滴像是撫慰他一般地沖走對手反濺的血跡。

  夾雜在空氣中的粒子宛如獻上祝福似地增強了光輝。

  少年看著世界的呼吸,嘴角噙著一抹笑意。

  (亞堤鄔司……雖然你不在這個世界……)

  少年的背後,一名紅髮少女正滿臉擔心地守望著他。

  (不過,你的意志仍然留了下來,並且連繫著過去與未來。)

  

  開始總是突然,結束終是必然。

  即使分離,即使再也無法相見,仍聯繫在一起。

  沒有你的世界。沒有我的世界。

  你是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是過著快樂的日子?

  抑或天天悲傷度日?

  可以的話,希望你能笑容不斷、充實地度過每一天。

  如果你也和我有同樣的想法……

  

  ──我會如此傳達。

  

  (請放心吧。)

  

  少年定睛注視著怪物。

  

  (不必擔心。)

  

  精靈的力量逐漸盈滿他身體的每處角落。

  

  (我過得很開心。)

  

  少年騰身躍起──

  

  ──將世界的聲音拋在腦後。

  

  飄浮在怪物周圍的精靈武器,正以一把、三把、八把、十四把……的驚人速度消失無蹤。大雨不斷落下的戰場上,唯有劃破空氣的聲響迴蕩著。

  怪物的肉被斬下,銀白閃光包覆著發出悲嗚的怪物,就連痛苦呻吟都被吹散。

  激烈的斬擊非但沒有停止,反而愈漸加速,讚揚著百道光輝、千道熒煌,同時在地面上形成數萬星子。

  這是只有「天帝」持有者專屬的特權。

  迷惘全都煙消雲散的少年身上,「天帝」加持的「神速」開始發揮本領。

  

  ──神光雷火。

  

  藉由超高速所使出的激烈斬擊。

  當所有精靈武器都消失時,從空中落下一把美麗的長劍。

  比呂用力一蹬、躍上半空,緊握住「天帝」的劍柄。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一劍劈裂怪物的頭,並順勢斬斷時,劍尖插入了地面。

  轟然巨響撼動著空間。同時,傳來地面碎裂的地鳴。

  怪物的身體像爆炸似地被切成細塊,肉塊四散於周圍地面,之後沒入泥土之中。在這景象的中央──正大口喘息的比呂抬起頭汲取著氧氣。

  雨勢停歇,從陰森蠢動的灰色雲朵縫隙間,太陽有如祝福英雄回歸似地溫暖灑落。

  「比呂!」

  紅髮女少麗茲奔至比呂身旁,伸手抱住他。

  方才已耗盡全力的比呂根本招架不住,一屁股跌坐在地。

  雖然很想開口抗議,但嘴巴完全不聽使喚,像是主張著以呼吸氧氣為優先。

  「雖然有很多話想說……不過看到你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麗茲以雙手捧著比呂的臉頰又搓又揉,同時像是放下心中大石似地吁了一口氣。

  比呂依舊是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只能任由她處置。

  賽伯拉斯也來到比呂的身邊,以頭磨蹭著他的肩膀。

  比呂的視野一角,被士兵攙扶的奧拉正凝視著自己。

  丘匹茲則是仍舊處於昏迷,正在接受醫護兵的治療。

  特里斯與古林達邊境伯爵難掩激動的表情走了過來。

  「太、太厲害了,你居然一個人解決掉那種怪物……」

  古林達邊境伯爵捏了捏自己的臉頰,像是以為自己在做夢似地。

  在他身旁……

  「唔……小鬼的真實身分究竟是……」

  特里斯則是自言自語般地碎唸。

  有如以此為契機一般,眾人身後爆出雷動歡聲。

  「好厲害……那道攻擊……你有看到嗎?」

  「呃、啊、喔,當然看到了!」

  「少騙人了,如果你看得到的話,就不會還是個二等兵啦!」

  「喂、喂……快看!」

  「什麼啦──?」

  原本騷動的士兵們,興奮之情瞬間退去。

  猶如地鳴般的馬蹄聲,撼動空間,蹂躪著眾人的耳膜。

  當距離逐漸拉近,開始感到一股彷彿心臟被緊緊揪住般的壓迫感。如果來者不是同伴的話,士兵們大概會當場逃跑吧。散發著強烈壓迫感的一支大軍,出現在眾人眼前。

  「第四皇軍……!」

 

 


《神話傳說英雄的異世界奇譚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