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歲同學1-試閱.jpg

 

本週五要介紹的是《彈珠汽水瓶裡的千歲同學1》的試閱!

千歲朔是一名頂級現充

他位居校內種姓金字塔的頂點,身邊也聚集了同樣位在頂點之人。

在新學期的第一天,他一如往常自己扛下班長這個吃力不討好的職位。

而身為班長的第一件重要工作,竟是班導要求他去讓家裡蹲的同學回來上學!?

千歲朔的青春,就如汽水瓶中的彈珠般熠熠生輝──

為各位帶來榮獲第13回小學館輕小說大賞優秀賞,與眾不同的「現充」視點作品!!

 


 

序章 千歲同學順遂的和平世界
  
  
  我走向校門口,一個小時前才剛認識的可愛女孩子陪伴在我身邊。
  我們靠得很近,肩膀偶爾不經意地碰在一起,那個樣子宛如對彼此有意思卻不敢跨越界線的男女,也像一對剛開始交往的青澀情侶。
  女孩子開了口,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
  「那個……剛才謝謝你,千歲同學的功課很好呢。」
  乘著春假前溫煦的微風,女高中生清新的香氣飄了過來。
  「用不著放在心上,我這個人向來不會拒絕女孩子的要求。」
  放學後,當我在圖書館準備考試時,同樣在念書的她膽怯地問我:「可以請問你一下嗎?」似乎是有數學題不知道該怎麼解。從制服外套上的校徽顏色看來,她和我同年級,於是我在知道的範圍內教了她幾種解法。
  「千歲同學你也在念書對吧?我們這是第一次講到話,為什麼你願意為了我花那麼多時間呢?」
  她抬眼看我,神情間流露著羞澀。
  「因為妳說要請我喝咖啡當謝禮,這樣我們就互不虧欠了。」
  女孩子顯然不是很能接受這個理由。
  「嗯……照你這麼說,就算是別人,只要請你喝咖啡,你照樣也會教嗎?這種說法總覺得很難讓人心服口服呢。不過,千歲同學身邊有那麼多可愛的女孩子,像我這種的,你根本看不上眼吧……」
  「不,如果對方是男生的話,我可不會為了一杯咖啡教人,至少要一碗拉麵才划算。」
  儘管明白對方想要的不是這種反應,我還是這麼回答。
  本來我想隨便敷衍過去,但是女孩那明顯消沉的模樣,讓我動了憐憫之心,又補上了這麼一句話:
  「……況且,妳長得滿可愛的喔,想必任誰都會這麼覺得吧。櫻粉色的髮飾很適合妳,很好看。」
  女孩子笑了起來,露出嬌羞的笑容。
  「真的嗎!?千歲同學,你現在有交往的對象嗎?」
  「很遺憾,沒有呢。妳呢?」
  「嗯……有是有啦……」
  女孩子正欲言又止的時候──
  「喂!」
  彷彿為了打斷女孩子的話,有個人粗魯地抓住我的肩膀,用力把我往後扯開。
  「──!」
  突如其來的舉動害我險些摔倒,我好不容易站穩腳步,轉過了頭。
  ……那裡站著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男學生。
  男生的身高略高於一七五公分的我,頭髮用髮蠟隨意抓了一下,眉毛細長,制服穿成漂泊浪子風,把那張說不上好看的臉襯托得有如型男。男生整體散發出粗獷的氣氛,如果要說他是現充還是非現充,毫無疑問肯定是前者。
  「你在幹嘛!」
  他怒吼著,從校徽顏色看得出他是二年級的學長。
  「……放學了,我要和可愛的同學約會啊?」
  我暫且這麼回答後,女孩子沒有等男生的反應,兀自高聲抗議。
  「等一下!你這是在做什麼?」
  男生逼近女孩子,態度相當煩躁。
  「啥?我才想問妳在做什麼?妳都有男朋友了,居然還想跟男人跑出去玩。再說,這傢伙可是一年級的千歲朔,聽說他到處對女人出手……」
  對方似乎認識我,但我確定自己是第一次見到他,姑且叫他鐮瀨矢郎好了。
  我正想著這種事的時候,女孩子往男生逼近了一步。
  「千歲同學教我功課,我只是請他喝咖啡答謝他,就這樣而已。你連這種事都要管嗎?」
  「妳至少要挑一下對象,剛才他稱讚妳可愛了吧?這就是他追女生的手段。」
  「你在後面偷聽我們說話嗎?噁斃了。」
  我想我最好出面緩頰,調解他們的糾紛。
  「別說了,不要為了我吵架!」
  「……你在取笑我們嗎?」
  我的話得到了反效果,鐮瀨矢郎把怒氣的矛頭指向我。
  「不許對別人的女人出手。」
  唉,我想也是這麼一回事。
  我在心裡輕嘆了一口氣。
  簡單來說,他們兩個人在交往。不曉得是他們之間的相處出了問題,還是單純我比較有魅力,女孩子把我當成有吸引力的異性。男生就是為了這件事不爽吧。
  不同於鐮瀨矢郎這種階級底層的凡夫俗子,對真正的學年頂尖現充型男的我來說,這種事和接受女孩子告白一樣,是我高中生活的常態。
  總而言之,男生因為女朋友被搶,遷怒到我身上來。
  「對不起,我不知道她是學長的女朋友。你說的沒錯,我這個人只要看見可愛的女孩子,就想追求對方。」
  我這麼說之後,鐮瀨矢郎的神情更是怒不可遏,女孩子則是難為情地偷瞄著我。
  「你也許只是隨便出手,不過她可是我重要的唯一一個女朋友!不許因為你自己的一時興起,傷害了她!」
  鐮瀨矢郎說出了帥氣的話。
  他想必不是壞人。其熱血的發言讓女孩子稍微動了心,看著男友的神情充滿了詫異。
  放學途中的學生們從遠處觀望這裡的情形。
  為了拯救差點遭壞男人欺騙的女朋友,男友說出了平常不好意思開口的心聲,而女生猶如自惡夢中醒來,實在是美妙而且青春的一幕。
  我也該來盡自己的責任了。
  「我本來想找你到河岸邊決鬥,遺憾的是我實在沒有這麼熱血。你這樣不行喔,學長。如果你這麼喜歡她,平常就要好好珍惜她,別讓我這種蒼蠅靠近。」
  鐮瀨矢郎把手搭在女生肩上,表現出用不著你忠告的樣子。女生不好意思地說了聲「千歲同學……」,我也向她表示:
  「如果妳厭倦了學長,歡迎隨時來找我,由我來安慰妳,咖啡和放學後的約會就延到那個時候囉。」
  我笑著朝她眨了下眼,這時鐮瀨矢郎居然把書包往我丟了過來。
  「你這傢伙!!」
  「喔,好可怕。」
  我輕易地閃過攻擊,揮了揮右手衝向校門口。
  ──希望他們能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拜託我教她功課的女孩子擅自對我懷有好意,結果男人跑來找我碴,把我當成壞人。
  嗯,一如往常的生活。
  我心情愉悅,用力蹬著地面,加快速度,追過一個個放學路上的身影。
  不經意仰望的天空十分蔚藍,宣告冬日終結的陽光暖洋洋的,連從操場吹來的塵土也讓人身心舒暢。
  
  有人喜歡我,有人討厭我。
  我所在的世界今天也是一樣和平。

一章 討人厭的現充在校園橫行

  
  櫻花花瓣或是輕盈地夢幻飛舞,或是往四處隨意飛散。嶄新的制服行進在河岸邊的路上,不耐煩地揮開花瓣。筆挺的潔白襯衫、稍長的格子裙、寬鬆的長褲煩人地纏在腳上,尚未習慣主人步伐的鞋子,叩叩踏響了僵硬的腳步聲。
  踢踏踢踏,踢踏踢踏。
  咚隆咚隆,咚隆咚隆。
  我那雙骯髒破爛的Stan Smith與這些青澀的旋律相反,踏出有些灑脫,七零八落的進行曲。當我注意到鞋帶鬆脫,蹲下去綁的時候,四四方方的學生書包接連經過老舊的Gregory後背包。
  我望著那些新進學弟妹的背影,目光裡滿是懷念。他們埋著頭一路前行,不在乎春天柔和的陽光,河川潺潺的流水聲,甚至是身邊可能在將來成為親友或是戀人的學生們。
  
  『五班的千歲朔是亂玩女人的渣男。』
  
  高中生無疑是世界的中心,不論小說、漫畫、連續劇還是電影,主角總是高中生。他們沒有中小學生那麼弱小,也不像大學生或是社會人士離幻想如此遙遠。青春相當於高中生的代名詞;成為大人後,每當想起來就心疼得泫然欲泣,有些難為情,猶如寶箱的時光全部濃縮在這三年裡面。
  ……表面上是如此。
  其實不管誰都知道,和朋友每天打打鬧鬧,偶爾發脾氣然後又嘻笑著勾肩搭背,向心儀的女孩子告白,等對方社團活動結束後一起回家,在公園的長椅上聊天,穿著浴衣參加夏日祭典觀賞煙火,不知不覺兩人握住對方的手,在冷清的神社裡第一次……這種動人心弦的青春,只有極為少數的一小群人能夠歌頌。也就是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沿著校園種姓階級制度往上爬的──通稱現充的那一群人。
  
  現充與非現充。
  
  對於不知從何時起變得理所當然的這個分類,我打從內心嗤之以鼻。但是,既然這分類已經根深蒂固,大多數的高中生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想盡辦法讓自己成為現充,至少不要淪落為非現充。
  學弟妹們接下來要迎接的入學典禮便是第一回合。快的話,在他們踏上歸途時,大致會分成「接下來會成為班上中心人物的同學」、「明顯會默默窩在教室角落的同學」這兩種類型。怪不得他們會如此緊張。
  
  『五班的千歲朔是亂玩女人的渣男。』
  
  別輕信這個世界啊,學弟妹。現充與非現充,陽光角色與陰暗角色,甚至是校園種姓,把它們全都拋在腦後,只管隨心所欲地在校園裡打滾吧。在到處碰撞、擦撞個一年後,理應能成為相當光亮的一顆石頭。
  ……即將迎向二年級,眾人視為頂級現充的我趾高氣昂,從容地提出這樣的建議。
  踢踏踢踏,踢踏踢踏。
  咚隆咚隆,咚隆咚隆。
  北陸漫長陰鬱的冬日過後,微風清爽地撫過臉頰,帶來和煦的暖意。
  春天是開始的季節。蔚藍的天空,女生們搖曳的黑髮與裙襬,染上櫻色的側臉,在在充滿了新相遇的預感。我走向學校的腳步,和前往常去的大眾澡堂快活的大叔一樣輕快。
  
  『五班的千歲朔是亂玩女人的渣男。』
  
  嗯,我確認了好幾次,對方搬出我的全名,簡直是卯足全力詆毀我。
  我看著一下子放進口袋,一下子又拿出來的智慧型手機螢幕,忍不住苦笑。
  螢幕上顯示的是所謂的學校匿名論壇。
  那就像以各個學校為分類設立的5ch留言板,提供不特定多數人自由留言。雖然在十多年前流行過一陣子,但是由於淪為霸凌溫床等社會問題,後來逐漸沒落。
  然而,從現在的社會來看,宣洩壓力的管道不過是轉移到了Twitter或是LINE上面。然而,在這一類的SNS只要犯一點小失誤,輕易就能鎖定對方的身分,由於有這種危險,身為福井縣內的升學名校,我等藤志高中的優良學生,得到了要中傷他人或是閒言閒語,還是老式的校內匿名論壇最恰當這個結論,在繞了一大圈後,重新在暗地裡形成風潮。
  
  『那個傢伙太得寸進尺了,明明是包莖男wwwww』
  『聽說他上學姊上到一半的時候軟掉了wwwww』
  
  這些話我可不能視而不見啊,喂!!
  我稍微瀏覽了一下剛才那個討論串底下認同的留言,忍不住吐嘈。我無意反駁自己是渣男,但是毀謗我不舉,這可會影響到我型男現充的聲譽。
  真要說起來,其他人遭到惡意中傷時,爆料的人總會幫忙隱藏部分姓名或是用英文縮寫,不知道為什麼只有我是本名全曬也無所謂,每一次都像這樣受盡各種攻擊。千歲朔這名字第一次出現是去年的入學典禮過後沒多久,如果有年度熱門關鍵字排行榜,這一年來熱門的程度肯定能拿下第一名。
  內容有十成是毀謗中傷。
  偶爾來個『千歲同學好帥!抱我!』也無妨吧?
  「早安,朔同學,你站在這裡做什麼?」
  有人輕輕拍了下我的肩膀,我轉過頭去,看見一年級和我同班的內田優空,露出鵝黃蒲公英般的笑容看著我。
  她紮起了側馬尾,披散在肩前的長髮隨微風輕舞。低垂的眼角一笑就往下彎,惹人憐愛的微彎眼角,足以讓戰爭從地球上消失。儘管她不是學年內人人認同的美少女,但也是在校外教學的晚上聊起戀愛話題時,會接連有人坦承「其實我喜歡她」,讓眾多男子陷入愛情煩惱的類型。
  老實說,她在剛入學時沒有那麼耀眼,然而她逐漸多了份高中生的成熟,從去年下學期開始,便自然而然和我們這群現充一起行動。
  「優空早安,妳看這個。」
  我晃著手機這麼說之後,優空站到我旁邊,認真看著手機螢幕。草本系的洗髮精散發出輕柔的香味。
  「啊~這個啊……別在意別在意。」
  優空稍微瞇起眼睛微笑著,溫柔地拍了拍我的背。
  「……咦?那種『雖然沒辦法否定這上面的批評,也只能看開一點』的反應是怎麼一回事啊?」
  「嗯,大致上來說,你的解釋非常正確。朔同學又帥又受歡迎,看你不順眼或是羨慕你的人很多呢。」
  說真的,我也覺得優空的話確實合理。煩惱誰在背後中傷我也無濟於事,那人有可能是春假前和我起衝突的鐮瀨矢郎,或者受到陌生人怨恨的可能性也很高。
  藝人也好,音樂家或是作家也罷,人氣愈高愈會冒出大量的黑粉。自命不凡地趁對方處於逆境時反咬一口,或是一見成功人士出現破綻就肆意攻擊,這種人隨處可見。
  喜歡與討厭的數量成正比,最可怕的是既不受肯定也不受否定的無風狀態。
  「不可能吧!?不只是型男,而且總是不經意地展露出時尚的一面,運動神經發達、成績優秀、溝通能力高、對每個人都很體貼,再加上具備領袖氣質,從黃色笑話到睿智的對話都應付自如的我,到底有什麼地方讓人看不順眼?」
  「你沒注意到的話,我可以告訴你,不過大致上就是你講的那些地方吧?」
  
    *
  
  穿過熟悉的校門,我和優空接下在校舍門口分發的班級名單。二年級分成文組和理組重新編班,那張名單便是編班的結果。我個人喜歡懷著雀躍的心情在公佈欄上面確認名單,但是這種方式能夠清楚得知其他人的班級,也是合理的做法。
  確認過分班名單後,優空的神情豁然開朗。
  「太好了,朔同學我們又同班了,今年也請多指教。」
  「不只我們兩個同班,幾乎大家都在同一班。」
  「話是這麼說沒錯……你至少裝得高興一點吧。」
  我隨便應付了一下滿臉不悅的優空,接著仔細確認起分班名單。包括我和優空在內,原本一年五班的現充成員全部都選了文組。
  本校的基本方針是,「選組換班時,盡量讓學生留在原班」。
  這麼做的目的是盡可能降低人際關係的變化導致產生額外的壓力,保持能專注於課業的環境,的確是相當符合升學名校的策略。就算需要換班,也會想辦法不拆散交情好的同學,因此這樣的結果並不讓人驚訝。
  然而,除了我們這群人,班上還混了許多其他班級的同學。學長姊以前說過,每年文理組都會有一班這樣的班級。
  就算盡量讓學生留在原本的班級,總共十班的學生各自選組後,再怎麼調整還是會有極限。因此校方把原本朋友就不多或是沒有朋友,以及品行有問題的學生,簡單來說就是把多餘的學生集合在同一班,剩下的人數就用可與所有人和睦相處,溝通能力高的現充來補齊。
  學校方面當然沒有公開承認,不過二、三年級裡有「現充班」又稱「雜草班」的傳言,傳得甚囂塵上。
  「話說回來,怎麼還是五班啊,我以為自己馬上就不是『五班的千歲朔』了,剛才還在心裡偷笑寫下討論串的那個白痴。這麼一來,這個稱呼豈不是至少還能再用一年嗎?」
  「不用特地改成『二班的千歲朔是亂玩女人的渣男』,的確是省事很多呢~」
  「奇怪……伏兵就在我身邊嗎?」
  
    *
  
  「嗨,早安!」
  二年五班的前門打開後,我稍微舉起手,用開朗而且響亮到不自然的語氣打著招呼。雖然不知道有誰在教室裡面,但我本來就不是在向特定的對象打招呼。硬要說的話,我是在向新班級道早安。
  「啊~朔來了。早!小內也早安!」
  宛如晨間黃鶯出谷的清亮嗓音從後方傳來,平息了教室裡心神不寧的浮躁氣氛。聲音的主人是柊夕湖,相較於可愛稚氣的舉動,她今天依然散發出壓倒性的公主氣場,一眼就看得出來不諳世事。
  她大概比優空多花了三倍的時間打理髮型,玲瓏有緻的身材體現了男高中生的妄想。如果加入數十人的偶像團體,亮麗的神情肯定會吸引眾人關注。她的舉止隨心所欲,猶如剛出生的嬰兒本來就應當備受寵愛。
  世上偶爾會有這種人,像她這樣不需裝模作樣或是矯揉造作,只是「理所當然」地無條件受到肯定的女主角。
  順帶一提,學校裡面那些傢伙擅自認定她是我的「正宮」。
  「夕湖還有……和希、海人,原來大家都到啦。」
  「夕湖早安,你們也早。」
  我和優空各自做出回應,往夕湖他們那群人走過去,那裡特地空出了兩個位子。
  「耶,又在同一班了~」
  夕湖高舉雙手作勢和我擊掌,我一拍下去,她直接緊握住我的手。
  「朔也很高興嗎?」
  「當然高興,萬一和夕湖分開,今後每一天我都得垂頭喪氣,拖著沉重的腳步到學校來了。」
  天然的男人吸引機,這是我對夕湖的評價。這種程度的肌膚接觸是家常便飯,她大概也用這種方式和旁邊的和希與海人打招呼吧。
  她根本沒想過這麼做可能會惹人討厭或是反感,對每個人的距離都一樣親近。我們這些習慣和女孩子相處的人懂得敷衍過去,但是因為她對那些不起眼的男生也是一視同仁,導致他們一時誤會而衝動告白,只得到她滿臉「???」的回應,遭到無情拒絕,這種悲劇我實在看太多了。
  儘管是只要走錯一步就會受到同性厭惡的個性,因為她自然而且沒有心機的舉動,再加上不論面對男女都是相同的態度,使她順利成為校園種姓中的女生之首。
  我思考這種事的時候,優空斜眼看了過來。
  「這傢伙一路盯著學妹,腳步可輕快的呢~」
  夕湖聽見後,興致盎然地抓住優空的手臂。
  「咦~有我們在怎麼可以這樣,朔好噁心~」
  「……優空,妳是在生氣我的反應和剛才不一樣,我說的沒錯吧?」
  當我和兩個可愛的女孩子嬉鬧,沉浸在幸福的氣氛裡時,隨著一聲吆喝,有人往我的腹側用手刀劈了過來。好痛。
  「抱歉,我想差不多是時候給你一掌了。」
  聲音及手刀的主人──淺野海人咯咯地笑著說。才二年級就已經是男子籃球社主將的他,是全身散發出運動男子氣質的單純傻瓜。
  以上。比我高的型男都變禿頭吧。
  「哎呀~時機抓得真好,要是不在適當的時候打斷他們,這段夫妻妾相聲實在太冗長了。」
  水篠和希露出詭異的微笑接著說。他同樣也是在二年級就已經成為足球社的中心選手,看似漫不經心,其實心機重又腹黑。
  以上。類型和我相仿的型男都陽痿吧。
  「朔,你的表情看得出來心裡很不爽喔?」
  ……看吧,這傢伙在這種時候特別敏銳。
  「打擾我後宮生活的不穩定分子最好在質因數分解下變成孤獨質數,我一點也沒有這種想法喔。再說,你若無其事說出的『妾』最好趕快修正,否則你早晚也會出現在校內匿名論壇裡啦。」
  我側眼看向朝和希投去冷漠視線的優空這麼說之後,所有人幾乎同時笑了出來。
  海人笑瞇瞇地搭著我的肩膀。
  「怎麼啦,朔,又有人寫你八卦啦?嗯?」
  「喂,你那麼高興是什麼意思?」
  「我當然高興,像你這種到處惹女生哭泣的傢伙,要是不付出代價的話,這世界未免太不公平了。」
  「這麼說的話,我眼前這個男人的名字也應該寫上去吧。這樣才叫公平啊,混帳。」
  我這麼說之後,和希回應的神情從容自在。
  「很遺憾,我沒有像你那樣惹女生哭泣,我給每個人平等的愛。」
  「煩死了,大笨蛋。」
  我和海人、和希鬧完後,刻意輕咳了一聲。
  「總而言之,千歲小隊重新組成。」
  「Yuko Hiiragi Angels。」
  「海人轟炸者。」
  「和創意中心。」
  「YUA5。」
  「好,因為音樂性不同,解散!」
  叩叩,我們再次輕輕擊拳。


 


《彈珠汽水瓶裡的千歲同學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