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流來了  

 

獲得777倍能力後,翔流在異世界大♂開♂無♂雙♂

高喊著要建立後宮的他,也如願得到數名美女青睞。

然而──

對於所有能力都777倍的翔流來說,後宮美女人數依然不夠啊!!!

不管是蠻族公主、聖女、被囚禁的女王,全部一次到手吧! 

 


 


31.捕獲娜娜

  想要在後宮裡增加新人。
  我向大家這麼說之後──
  「那是一定的。為什麼之前都沒有拉人進來?」
  「就依翔流大人希望的做吧。」
  「因為主人很鬼畜。」
  「也讓我加入後宮──咦?已經加入了!?」
  雖然她們各有各的意見,卻沒有一個表示反對。居然叫我拉更多人進來。德菲娜甚至說『沒有個一百人,根本就不夠』。
  於是,我決定出發去尋找加入後宮的人選。
  
      ☆
  
  中午,結束狩獵和採集的工作後,我帶著伊歐來到布洛斯亭。
  「歡迎光臨──翔流先生!」
  看板娘費歐娜笑容滿面地迎接我們的到來。
  「好久不見,翔流先生!」
  「嗯,好久不見。瑪莉恢復健康了嗎?」
  「是的,託您的福。啊,請這邊坐。」
  她領著我和伊歐落坐。
  「瑪莉說想去翔流先生家親自登門道謝,會不會打擾到您?」
  「打擾?為什麼?」
  來道謝怎麼算是打擾?
  「這樣啊。那下次請讓我們去拜訪。」
  「好。」
  「話說回來,您最近的表現非常活躍呢。謠言傳得十分厲害。」
  「謠言?」
  「是的。聽說您不僅單槍匹馬擊敗了整支軍隊,還一擊打倒比房子大的怪物,甚至能夠無視那個有名的奧立克特的弱點,用劍砍成碎片。人們都在談論這些誇張的謠言。誇張到光是聽內容,就令人忍不住想問『那是哪來的怪物啊!』呢。」
  其實那些都不是誇大其辭,是真實發生過的事。軍隊指的是基里爾的千人部隊,比房子還大的怪物則是地獄帝王。至於奧立克特──
  我瞥了一眼伊歐,她略微別開視線。
  「對不起,我向朋友炫耀了一下。」
  「炫耀啊。」
  不曉得她是怎樣加油添醋的,反正我不排斥。
  「是說……您真的自然而然地帶著魔劍呢。」
  費歐娜看向艾蕾諾亞。
  由於瑪莉曾經被艾蕾諾亞附身,想必更是感慨良多。
  「我會盯緊這傢伙。不會再發生瑪莉那樣的情況,妳放心。」
  「好!」
  不過,倒是有可能會發生德菲娜那樣的情況。根據用途不同,有時候也挺方便的。
  (別把吾當成方便的工具!)
  好像聽見有人抗議。無視好了,無視。
  我和費歐娜閒聊了幾句後點餐。
  費歐娜回去工作,我開口對伊歐問道:
  「謠言傳得那麼厲害了嗎?」
  「據我所知,好像還傳到鄰國。內容是有關守護公主的黑刀騎士。一開始還不曉得他們在說什麼。」
  「因為我救了赫蕾娜啊。」
  感覺在我不知道的時候,謠言愈傳愈廣。
  但我還是不排斥。
  「喂,聽說了嗎?討伐蠻族的作戰,我方好像又敗退了。」
  「什麼?結果赫蕾娜殿下做的事只是白費工夫嗎?」
  「唔?」
  耳朵聽見一個熟悉的名字。
  兩個男人坐在店裡另一頭閒聊,聲音就是來自那裡。
  因為提到赫蕾娜的名字,我於是專注在對話的內容上。
  「赫蕾娜殿下親自率軍並大獲全勝,接下來不就是掃蕩作戰嗎?」
  「聽說啊,蠻族公主直接到前線後,敵軍又重振了士氣。她所到之處連戰皆捷,勢如破竹。現在好像被稱為什麼勝利女神、白亞聖女。」
  「哦?蠻族公主還是武人啊,八成是個壯得像猩猩一樣的女人。」
  「這個嘛……」
  其中一個男人別有深意地笑了一下,語氣轉為猥瑣。
  「聽說是個標緻的大美人哦。」
  「那是謠言吧。」
  「不,聽我們的士兵……那些逃回來的傢伙們說,蠻族公主是個美到不行的大美女。」
  「真的假的?」
  「說不定是真的。如果乘勢──」
  他們談起預測王國敗北,還有今後該如何安身的話題,我就不再聽下去。
  ……還真是讓我聽到了一件好事。
  美麗又強大的公主。
  我得親眼確認這是否屬實才行。
  
      ☆
  
  當晚,問了來到宅邸的赫蕾娜後,她簡單地告訴我:
  「那是在說娜娜‧卡諾。」
  「這名字唸起來真順口。」
  至少對我這日本人來說是如此。
  「我正為了她的事情傷透腦筋呢。」
  「傳聞說她很強,而且在戰場上百戰百勝?」
  「的確是事實。她第一次──恐怕是初次上陣,就憑區區三十人打敗我方兩千人的兵力。當時存活下來的士兵們,至今依然嚇得渾身發抖,連話也說不清楚。」
  「真的假的?」
  「那一仗後,對方的軍力逐漸增強、集中。隨著人數增加,氣勢更加高漲。為避免讓敵軍陣容進一步擴大,目前已有人主張從中央派遣正規鎮壓軍,而不是當地的部隊。」
  「狀況變得挺嚴重了啊。」
  這可不得了。
  我想了想後說:
  「可以加入那個鎮壓軍嗎?」
  「您要加入?」
  「對。我很在意那個公主。」
  赫蕾娜恍然大悟地點頭。
  因為我剛提過要增加後宮人數,她才會馬上理解我的用意吧。
  「要加入很容易,混進去當小兵就行了。不過,那樣無法達成您的目的。」
  「為什麼?」
  「王國的方針是活捉之後公開處刑。若貿然留下活口,只怕對方勢力又會死灰復燃;讓人不明不白地死了,又會使謠言不脛而走,很難處理善後。」
  「啊──我懂我懂。」
  那種事還滿常見的。
  譬如大阪之役後,讓秀賴存活下來之類的見解。
  站在王國的立場來看,那樣的確相當令人頭疼。
  可是,公開處刑啊……這樣頭痛的人就變成我了。
  「所以,翔流大人必須和軍隊分開行動,親自發動攻勢把人擄來。或者由翔流大人親自率軍擄人。」
  「原來如此。」
  我看著赫蕾娜詢問:
  「妳沒關係嗎?由我去抓她。」
  我這問題當然是對身為「公主」的赫蕾娜問的。
  因為要顧及王國的方針。
  她卻自然而然地回道:
  「就依翔流大人所希望的做吧。」
  
      ☆
  
  艾波伊。
  之前也曾到訪過的城鎮,如今已成為對抗蠻族的最前線。我帶著德菲娜瞬間移動到這裡。
  城裡的警備比上次來時還森嚴許多。
  「艾波伊的現存兵力有五百,對方則有三千。雖然有聽過他們的人數增加不少,不過倒是超乎我的預料。」
  「附近的望族好像都一口氣歸到她麾下。應該是打算借用她的名望吧。趁現在出力賣她人情,等到戰勝王國,就可以在論功行賞方面進行強勢談判。」
  「這樣啊。」
  「我想,置之不理的話,人只會愈來愈多。這次加入的就不只是望族,而是一般民眾。畢竟傳聞將她塑造成了無所不能的存在。」
  「我懂了。」
  「您打算怎麼做呢?」
  「唔。」
  我開始思考。
  對方有三千人。
  從正面進攻太費工夫。
  我們這邊算上我,戰力只有後宮的四個人,再加上召喚過來的女僕幽靈達妮亞。
  就算把能力借給所有人,形勢也不利。
  「最好讓他們兩邊去打,我們再坐收漁翁之利。」
  「我同意。話說回來,還有另一項情報。」
  「情報?」
  「是的。聽說娜娜‧卡諾暫時退到後方。好像是去調解望族之間發生的爭執。」
  「這大概是雜牌軍的宿命吧。」
  聽起來,娜娜的辛勞真是讓人肅然起敬。
  「此外,當時的隨行軍約有五百人。我也徹底掌握了他們行經的路線。」
  「真虧妳能弄到那種情報。」
  「情報等同於商人的性命嘛。」
  德菲娜若無其事地說。
  原來如此,這我同意。
  「那項情報……不便宜吧?」
  「等你出人頭地以後再付就好了。」
  「成交。」
  
      ☆
  
  根據從德菲娜那買來的情報,我來到那條路徑上等待敵人到來。
  就我一個人在馬路正中央昂然而立。
  順帶一提,我沒把後宮的女人們一起帶來。
  雖然也可以出借能力讓她們一起戰鬥,但萬一用了只限一次類型的道具,不能在五分鐘內打倒所有人,就會十分危險,所以這次先放棄。
  等了一會兒後,目標從對面走了過來。
  如情報所示,是支約五百人左右的部隊。
  「什麼人?停下──」
  我二話不說劈頭砍向前列的士兵。
  目標只有娜娜‧卡諾一個人。不需要無謂的應答。
  我繼續揮舞艾蕾諾亞。
  被攻得措手不及的士兵,起初還不曉得如何反應,但很快的──
  「別慌,維持陣形,冷靜對付敵人。」
  一道聲音傳入耳中。聽起來堅定且悅耳。
  我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在士兵中看到一名身穿白色鎧甲的女性。
  跟傳聞中一樣,是個大美人。
  就在我差點看入迷時,很快便察覺異狀。
  壓力──變強了。
  本想一口氣衝到娜娜所在的位置,結果卻不得不停下腳步。
  彷彿有一堵厚實的牆擋在面前。
  比起基里爾率領的千人部隊還強大。
  「是她的指揮能力嗎?」
  (而且訓練有素。)
  「就拿出真本事吧。」
  我退後一步,重新握緊艾蕾諾亞。
  將艾蕾諾亞平平舉起,刀身上滲出黑色氣場。
  「魔劍。」
  「魔劍……傳說中的艾蕾諾亞嗎?」
  「黑劍騎士……」
  士兵間產生一股動搖的情緒。
  我看準其中的破綻,一一砍倒擋在眼前的士兵。
  就在解決差不多一百人左右的時候,我終於抵達娜娜身邊。
  「艾蕾諾亞的看門狗!」
  「妳是那樣看我的啊。我是來抓妳的。」
  「怎麼可能讓你得逞,看我幹掉你!」
  娜娜拔劍出鞘。
  「接招!」
  她將長劍高舉過頂,然後揮下。
  我以艾蕾諾亞格擋,金屬碰撞聲與火花迸散。
  好強。至少算是我過去交手過的對手中最強的。
  美麗且強大,還很有自我本色。
  原來如此,的確如同謠言所說的有魅力。
  我與娜娜舉劍交鋒。不知不覺中,士兵們都圍在遠處觀戰,變成我和娜娜一對一廝殺的局面。
  士兵們的神色都顯得游刃有餘,臉上好似寫著『我們的娜娜公主不可能打輸』。持續互砍的戰況助長了他們的信心。
  跟娜娜這樣交手挺有趣的,不過我本來的目的是抓住她。
  「喝啊啊啊啊!」
  「哼!」
  我認真起來,在不傷到娜娜的前提下打飛長劍。長劍在空中轉了好幾圈,刺進地面。
  艾蕾諾亞抵在娜娜的咽喉上。
  「嗚!殺了我!」
  「放心,我不會殺妳。」
  我撿起娜娜的劍,帶著她移動到我的宅邸中。
  她被突如其來的移動嚇了一跳。
  好了,這樣人就抓住了。
  接下來好戲才要開場。

32.娜娜失守
  
  突然被帶到寢室的床上,娜娜嚇了好一大跳。
  「這是哪裡?」
  「我住的宅邸。在洛伊山。」
  「洛伊山?別胡說!怎麼可能一瞬間移動到洛伊山!」
  「這我之後再慢慢告訴妳。話說回來,在亮處仔細看過以後,更突顯出妳的美麗呢。和赫蕾娜是不同類型的美女。」
  「你說赫蕾娜?」
  娜娜蹙眉詢問:
  「你竟敢對主君直呼其名?」
  「對喔,也難怪妳會那樣認為。」
  「什麼意思?」
  「赫蕾娜可不是我的主君。不如說,我才是她的主人。」
  「主人?」
  「也可以說是後宮的主人。」
  「後──」
  娜娜的臉蛋漲得通紅,似乎被後宮一詞刺激到。
  她該不會是對那種事沒有免疫力的類型吧?
  這麼說來,她的說話方式一直很生硬。可能有點像伊莉絲公主那種類型,不過感覺氣質更為剛勇。
  傳聞說她是蠻族的公主,可是硬要說起來,感覺更偏向將軍或武人。
  娜娜氣得渾身發抖怒罵:
  「別胡說八道,赫蕾娜怎麼可能對你這種男人──」
  「好了好了,就算不願意,等她本人過來以後,妳很快就會明白。」
  我的說法令娜娜感到困惑。
  「那個赫蕾娜居然……?」
  「不提這個了,眼前的事情更重要。」
  「唔……」
  「關於把妳抓來的理由……」
  「我先聲明,就算把我抓來,我軍的優勢依然不會改變,更別說把我殺了。我的犧牲將會使士氣更──」
  「啊啊,不是那個。跟那件事無關,妳可以放心。」
  「無關?」
  「把妳抓來……是想讓妳加入我的後宮。」
  「什──」
  娜娜一時間說不出話,身體又開始顫抖。
  「怎樣?」
  「我拒絕!」
  「無論如何都不行嗎?」
  「廢話!」
  「……怎麼做妳才肯點頭答應?」
  我稍微放軟了聲調詢問。
  娜娜一瞬間露出驚嚇的表情,接著又轉為挑釁地說:
  「等你打得贏我再說吧。」
  「剛才是我贏了啊。」
  「那、那是我太大意輕敵了。」
  「太大意啊。哎,好吧。」
  我拿起娜娜的劍,將劍柄轉向她遞過去。
  這個舉動又讓她嚇了一跳。
  「你是認真的?」
  「對。」
  「你會後悔的。」
  娜娜接過劍,擺出架勢。
  那股壓力又逼了過來,更勝剛才感受到的力道。
  「剛才是一時大意……這次我不會輸的。」
  「這次輸了怎麼辦?」
  「我就任憑你處置。」
  「這可是妳說的喔?輸了的話,就請妳乖乖加入我的後宮。」
  「好吧。剛才因為怕波及附近的士兵沒有使盡全力,但是像這樣一對一的話──」
  我用艾蕾諾亞擋下娜娜劈過來的一擊。
  衝擊波震得床鋪搖晃起來。
  這一擊確實比剛才強烈。
  感覺速度、重量都上升了一個檔次。
  也難怪她那麼有把握,認為自己不會輸。
  「是、是誰在裡面!?」
  咪烏的聲音從房門外傳來。
  「咪烏,是我。」
  「主人?您回來了呀。」
  「是啊。這裡沒事,去做妳的工作吧。」
  「是,我明白了。」
  聲音起初聽起來有點慌張,但一知道在房裡的人是我後,咪烏很快冷靜下來,走到其他地方。
  「別東張西望!」
  「喔。剛才那一招相當犀利。」
  「嗚!」
  我稍微拿出真本事揮出艾蕾諾亞,打飛長劍。
  用和不久前一樣的做法卸除娜娜的武裝。
  她先看看自己的手,又轉而望向飛到半空中的劍。
  娜娜睜大雙眼,滿臉不可置信。
  臉上彷彿寫著『明明使盡全力了,怎麼可能會輸!?』。
  「怎樣?」
  「嗚……殺了我。」
  「就說不會殺妳了。」
  我將艾蕾諾亞收回鞘中。
  「重要的是,我贏了喔。」
  我暗示她要守信用。娜娜把臉扭向一邊,不服氣地說:
  「……隨便你。」
  「可以嗎?」
  「輸了就是輸了,我說話算數。」
  「真乾脆啊。」
  「只有一件事我先說清楚,就算身體任憑你處置,可別以為我的心也會服從你。」
  娜娜瞪著我說。
  該怎麼說……那樣不算豎旗嗎?
  哎,她都特地幫我把旗豎起來,就盡量滿足她的期待吧。
  娜娜不再抵抗,我扶住她的肩膀,將她推倒在床上。
  
      ☆
  
  娜娜軟軟地癱在床上。
  被精力無窮的我,沒完沒了地寵愛後,她筋疲力竭地癱倒在床上。
  「還好吧?」
  有過德菲娜的經驗,我想應該沒問題,不過還是擔心地問了一句。
  聽到我的聲音,娜娜迷濛的眼裡恢復光彩。
  她仍維持躺臥的姿勢,用堅定不屈的眼神瞪我。
  「你以為……這種程度就能讓我屈服嗎?」
  「啊,妳沒事嗎?太好了。」
  「這麼點小事,不管再來幾次都嚇不倒我。」
  「嗯,是不只這個程度啦。」
  「……啊?」
  娜娜驚訝得目瞪口呆。
  這時,叩叩的敲門聲傳來。
  「是咪烏嗎?」
  「是的。主人,我現在進去沒關係嗎?會不會被襲擊?」
  因為上次不小心襲擊她了啊。
  「沒關係。」
  「那我打擾了。」
  進入房裡的咪烏手拿上面放著兩個杯子的托盤,杯子裡裝著水。
  「我拿水來了。」
  「真貼心。」
  「我想差不多要開始進行第二回合,最好補充一點水分。」
  「不愧是過來人的經驗談,果真內行。」
  「第二……回合?」
  娜娜嚇得要命。
  「對啊,第二回合。」
  「慢著,意思是還要做嗎?」
  「那還用說。」
  「……你在開玩笑吧?」
  「那麼,主人,等第三、第四回合時我再拿水過來。」
  「噢,麻煩妳了。」
  「第三跟第四回合!?」
  咪烏匆匆忙忙離開寢室。
  看她那副幾乎是奪門而逃的背影,似乎還沒從上次被襲擊的陰影中走出來。
  等一下得好好摸摸,撫平她的心靈創傷才行。
  在那之前──我轉向娜娜。
  「來繼續吧。」
  「等等,你到底打算做幾次!?」
  「嗯──?」
  我想了一下。
  「大概普通男人的777倍吧。」
  「什──」
  聽我說得稀鬆平常,娜娜一時答不上話。
  她試著爬出床逃走,但我當然不會放過她。
  抓住她後,我如此宣布:
  「要開始囉。」
  「隨──你高興。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屈服。」
  娜娜篤定地說。那副還有力氣逞強的模樣,讓我愈來愈喜歡她。
  於是,我盡情寵愛了娜娜一番。
  從前到後,從上到下全都好好疼愛過,全都占為己有。
  即使如此,娜娜依然在抵抗。就算身體痠軟無力,嘴上還是說著「我才不會輸」、「這種事才不能讓我屈服」的話。
  結果,一直到黎明時分才讓她失守淪陷。大約是在第八回合結束,睡眼惺忪的咪烏送水進來後不久。
  論次數的話,應該是在我超過第一百次的時候。
  就這樣,娜娜成為了我的女人。

33.趁熱喝

  早上,當我正在餐廳吃早餐時,娜娜走了進來。
  她全副武裝,身穿白色鎧甲、配著長劍。
  「妳能起床嗎?」
  「沒關係。」
  怎麼看膝蓋都還在打顫,她卻拚命想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
  真有骨氣。
  「這樣啊。真的不舒服就不要勉強,去休息吧。看到妳有精神的樣子就忍不住想襲擊妳,所以不行的時候要跟我說清楚,也算幫了我的忙。」
  「多、多謝你的關心。」
  娜娜顯得有點動搖。
  接著,她逕自走到我斜後方站好。
  挺直背脊,一手按在劍柄的前端。
  就像我的護衛。
  「妳也坐下。」
  「可是……」
  「在家裡就是我的女人。一起吃飯也算是工作的一環喔。」
  我一強調『工作』,娜娜也只能勉強答應,乖乖坐下。她果然自認為是下屬,才會做出隨侍在側的舉動。
  她的個性率直,而且很好懂。又覺得她更可愛了。
  咪烏服侍著我和娜娜享用早餐。我們沒有刻意聊什麼,只是默默地吃飯。
  「早安。」
  這次來的是德菲娜。她身上的穿著也無懈可擊,一看就是個富可敵國的商人。
  「早安。昨天真不好意思。」
  「那真是嚇了我一跳。沒想到結城大人居然只在下半身圍了一條毛巾就過來迎接。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
  「因為正好在忙第四回合嘛。」
  「那之後進行到第幾回合了呢?」
  「八?」
  我看著娜娜,向她確認。
  娜娜滿臉通紅地沉默不語。因為太難為情而回答不出來,等於是無言的肯定。
  「真有妳的。居然能夠一個人奉陪到那種地步。」
  「妳也……?」
  「嗯。這麼說來,我還沒自我介紹。我名叫德菲娜‧荷梅洛斯‧雷蒙利。」
  「我是娜娜‧卡諾。德菲娜……難道是那個德菲娜?」
  「沒錯,就是被你們要求提供資金的那個德菲娜。」
  「……」
  娜娜驚訝地看著我。
  相對的,我被兩人談話的內容挑起了興趣。
  「提供資金是怎麼回事?」
  「反叛軍……啊,我是這麼稱呼的。他們曾向我要求提供資金援助,當然也沒忘了提出各種成功之際的回報。」
  「所以妳就提供了援助?」
  「怎麼可能。」
  德菲娜笑著說:
  「既然赫蕾娜殿下也與這次的叛亂有關,可以想見結城大人早晚會出面解決。將賭注押在穩輸的一邊,等於把錢丟到水溝裡。」
  「被拒絕的時候雖然很讓人火大……現在倒是可以理解。」
  娜娜看著我說。
  「知道主人的實力後,那樣判斷最適當。」
  「相反的,我正在思考怎樣才能賣赫蕾娜殿下……不對,是梅爾克利王國一個人情。」
  德菲娜說完,意味深長地盯著我。
  「我該怎麼做?」
  於是我直接問了。
  「請結城大人親自率軍……鎮壓叛亂。」
  德菲娜露出有如花朵盛開的燦爛笑容(我後來才知道,那是肯定穩賺不賠時的表情)說道。
  
      ☆
  
  艾波伊郊外。
  我帶著娜娜、德菲娜和咪烏三人,另外率領一支三百人的部隊,與一千五百人的叛亂軍在此地對峙。
  從遠處也能看出叛亂軍動搖的模樣。
  「用妳名字送出勸降書的策略奏效了啊。」
  我對身旁的娜娜說道。
  「沒能幫上忙,十分抱歉。」
  「那樣就好了。我的原意只是勸告,沒想過他們真的會投降。那些士兵幾乎都是望族的私人軍隊,還有家人留在故鄉。」
  「所以,送出勸降書只是為了動搖軍心?」
  我問德菲娜。
  「正是如此。」
  「我懂了。那這邊的三百人又怎麼說?」
  「您把他們當成我用錢僱來的傭兵就好了。」
  「為什麼要特地請傭兵?我記得艾波伊還有五百人左右的士兵駐守吧。」
  「如果動用那邊的兵力,就算平定叛亂也算不上什麼功績,更別說賣人情。我希望完全靠我們的力量平定叛亂。」
  「原來如此。」
  她這麼解釋,我就明白了。
  「所以,只要殲滅那些敵軍就好了嗎?」
  「妳認為如何?」
  德菲娜徵求娜娜的意見。
  「那裡可以看到埃厄洛斯的旗。埃厄洛斯手下的兵是叛亂軍主力。能夠先打垮他們的話,剩下的就都是些少數集團。」
  「那個叫什麼埃厄洛斯的就在那面旗下嗎?」
  「是的。」
  「姑且問一句,要是先殺了主將會怎樣?全軍潰敗嗎?還是說沒什麼影響?」
  因為還不是很清楚這個世界的常識,所以我先問了一下。
  我很好奇是像戰國時代那樣──主將一倒,整個家族就跟著衰敗(譬如今川義元)的模式;還是不會造成太大影響,再立新主將的模式。
  「假如埃厄洛斯倒下,敵軍應該會一口氣潰敗吧。」
  「這樣啊。」
  那我就去砍了那傢伙。
  「主人,茶泡好了。」
  我拿起咪烏端上來的茶送到嘴邊。
  「好燙!」
  燙到舌頭差點被燙傷。
  「對不起!因為在外面,做起來不太順手。」
  「嗯,沒關係。」
  我放下杯子,拿起艾蕾諾亞。
  「我去去就回。」
  說完,我留下一臉詫異的女人們移動了。
  移動地點直接設定在埃厄洛斯的旗下,敵陣的正中央。
  「你這傢伙是哪冒出來的!」
  敵兵一看見我,就大聲喝問道。
  我環顧四周,看到一個臉上留著大鬍子、身穿嶄新鎧甲的中年男人。
  「你就是埃厄洛斯?」
  「正是,你這小子又是什麼來頭?」
  「結城翔流。說是魔劍士,你就懂了吧?」
  「你這傢伙就是誘騙了娜娜的罪魁禍首嗎?來得正好,雖然不曉得你怎麼跑進來,但只要幹掉你──」
  「吹噓的時間太久了。」
  劍光一閃。
  我揮出艾蕾諾亞,當場砍下埃厄洛斯的頭。
  事發突然,附近的人還來不及對事態發展做出反應。
  我撿起埃厄洛斯的頭顱,又移動回原處。
  「我回來了。是這傢伙沒錯吧?」
  我讓娜娜看了看頭顱。
  「對,是他本人沒錯。」
  娜娜鎮定地點點頭。
  「很好。」
  我讓其中一名士兵保管頭顱,再次拿起那杯茶。
  剛才還燙得無法入口的茶,現在的溫度正好適合飲用。
  「娜娜,剩下的交給妳行嗎?」
  「遵命!」
  「拜託妳了。」
  語畢,娜娜率領三百人衝向敵陣。
  我啜飲著溫度適中的熱茶撫摸咪烏,眺望娜娜在失去埃厄洛斯而陣腳大亂的敵軍中大殺四方、所向披靡的身影。

34.再試一次
  
  平定叛亂後,當赫蕾娜忙著戰後的善後處理,德菲娜忙著賣人情時,我手握抽獎券,來到抽獎的房間。
  抽獎處的工作人員一看到我,就笑著說:
  「客人您來得正好。今天是期間限定抽獎的最後一天,抽中的獎品全都是兩倍喔。」
  「兩倍!」
  因為太激動,我忍不住大喊。
  「意思是不管抽中什麼都是兩倍嗎?」
  「對,從安慰獎到一等獎,全部都會變成兩倍。」
  「那樣之前抽到的人就吃虧了吧。」
  女童姿態的艾蕾諾亞趴在我的肩上嘀咕,但被我無視了。
  重要的是『兩倍』啊。兩倍的獎品──當然得全力以赴。
  「您要開始抽了嗎?」
  「當然。幫我數一下。」
  我將抽獎券交給工作人員。
  這些是我偶爾打獵、寵愛大家,再來就是去討伐叛亂軍時四處蒐集來的抽獎券。
  「好,這樣有二十張。請您抽二十二次。」
  「好耶!」
  我躍躍欲試地握住抽獎機的把手──然後猛地開始轉動。
  喀啦喀啦喀啦,珠子一顆接一顆蹦了出來。
  安慰獎、安慰獎、三獎、安慰獎……
  我把二十二次機會一口氣轉完,結果得到兩個二等獎、六個三等獎,剩下的全都是安慰獎。
  如果這些全都變成兩倍的話,就是四個二等獎、十二個三等獎,至於安慰獎則多達二十八個。
  成果還挺豐碩的。等實際抽完看到結果後,我發現兩倍的威力比想像中還要厲害。
  是很厲害啦……
  「還是抽不到一等獎啊。」
  「客人您算運氣很好的喔。一般連二等和三等都不會抽到這麼多。」
  「話是這麼說,可是我還是很想要一等獎。」
  我看向獎品一覽表。
  一等獎,出借能力一小時。
  真的很想抽到那個效果時間最久的獎項。
  更何況,最後一天還加碼送兩倍。
  「……今天一直都有兩倍的活動吧?」
  「是的,因為是最後一天,整天都會有兩倍贈獎活動。」
  「抽獎的截止時間到什麼時候?」
  「到日期變更為止。」
  「瞭解。」
  我帶著艾蕾諾亞離開抽獎處。
  回到宅邸後,恢復魔劍姿態的艾蕾諾亞問我:
  (既然問了時間,意思是你現在要開始蒐集抽獎券嗎?)
  「對,反正機會難得,我想盡量抽到不留下遺憾。」
  (這樣啊。那你打算怎麼做?就算把能用的錢全部用掉,得到的也只有那二十張。要去哪裡找更多抽獎券?)
  「我有一個線索,雖然得靠運氣。」
  (在哪?)
  
      ☆
  
  我先去了趟公會,利用傳送技能前往封印死靈大軍的森林。
  這是第三次到這裡來。有幾個冒險者留在封印地點附近,應該是公會派來負責監視的。
  「翔流先生?您怎麼到這裡來了?」
  其中一名年輕男性向我搭話。
  時間寶貴,我迅速進入正題。
  「你是接受公會的委託而來的吧。為了在事態緊急時能夠隨時重新施加封印。」
  「是的,我就是為此而來。」
  「這樣啊。那如果反過來要你解開封印呢?」
  「從這邊解開嗎?我是做得到啦……」
  他一臉疑惑。
  「做得到就好。現在能不能幫我解開?」
  「咦咦?為、為什麼?」
  「有點事。放心,不會虧待你的。」
  「安德列先生知情嗎?」
  「我剛才已經把事情談妥了。」
  我出示從公會拿來的信封。
  多虧有安德列從旁幫腔,與公會交涉的過程也很順利。
  在對方的認知中,原本就是靠我的力量才得以成功封印,所以要說服他們不難。
  「好吧,請稍等一下。」
  「麻煩你了。」
  年輕男子說完,走向封印處著手進行解除儀式。
  等沒多久,馬上就有殭屍從裡面冒出來。
  我一擊便將那傢伙砍成兩半。
  接著跑出來的是骷髏兵,我一樣將之劈成兩半。
  怪物一隻接著一隻出現,也都在剛出現的剎那被我一劍擊殺。
  感覺好像在打什麼無限重生的怪物遊戲。我記得,當初也是把艾蕾諾亞召喚出來的怪物一隻隻殲滅,靠這招得到抽獎券。
  在午夜十二點前湊不出足夠現金,我於是選擇了這個方法。
  機率雖然不高,我還是決定孤注一擲。
  
      ☆
  
  在日期即將變換的前一刻,我跑進抽獎處。
  「歡迎光臨。只剩五分鐘呢,客人。」
  「趕上了啊。」
  我略微鬆了口氣。
  手裡拿著一張抽獎券。
  之後,我不斷打倒源源不絕出現的怪物,才好不容易拿到這寶貴的一張。
  「來,拿去。」
  「一張嗎?不用十張沒關係嗎?」
  「我怎麼都弄不到那麼多張。」
  「這樣啊。不過,走運的時候就算一張也會抽中呢。」
  被工作人員安慰了。即使如此,還是很值得感謝。
  「是啊,我來就是要抽中的。」
  我豪氣地宣布。
  心怦怦直跳。
  寶貴的一張在手,一抽決勝負。
  我的手搭上抽獎機──然後停住。
  「客人?」
  「怎麼了?」
  工作人員和艾蕾諾亞同時問我。
  我定睛凝視女童姿態的艾蕾諾亞,然後詢問:
  「妳的運氣不錯吧?」
  「吾嗎?誰知道呢。應該還行。」
  「妳抽獎的成績好像都比我好。傳送羽毛也是一次就中了。」
  「這麼說來好像是……難道你想讓吾來抽?」
  「……」
  我認為那樣或許比較好。
  所謂運氣是有走向的。已經抽了二十二次都沒中一等獎的我,今天很有可能等不到那樣的走向。
  艾蕾諾亞搞不好還會抽中……這完全是超自然的範疇。
  「最好不要。即使是吾,也沒把握能夠抽一次就中。上次只是運氣好罷了。」
  「那樣也可以,妳試試看吧。」
  「既然你說可以,吾也無所謂。」
  「客人,這樣好嗎?」
  連工作人員都開口介入。
  「可以。」
  「那吾要抽了。把吾抱起來。」
  靠艾蕾諾亞的身高搆不到,她於是要求我幫忙。
  「……等一下。」
  就在我準備把她抱起來的時候──又暫停了動作。
  我忽然靈機一動。
  這個點子讓我幾乎按捺不住激動的情緒,程度完全不是過去的經驗可以比擬。
  「客人?不快點抽的話就要結束囉。」
  「我馬上抽,不過得先──」
  我注視著艾蕾諾亞,使用上次限定抽獎時抽到的獎品。
  『將運氣出借予魔劍艾蕾諾亞,時間剩下二十九秒。』
  「這樣就好了。來,抽抽看吧。」
  我抱起艾蕾諾亞。她小小的手搭上抽獎機。
  心臟怦怦直跳。
  我把運氣出借給艾蕾諾亞了。
  出借的並不是我的能力,而是倍率。
  讓艾蕾諾亞的運氣上升到777倍。
  喀啦喀啦喀啦──啪咚。
  「哇啊啊,恭喜您中大獎了!」
  手搖鈴的鈴聲大響。
  出現在眼前的,是引頸期盼的金色珠子。


 《抽籤贏得大獎:大開無雙後宮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