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試閱  

天啊啊啊啊!!!外面雨也太大了吧!!!

小編甚至聽說淡水還停班停課了呢。

各位讀者也不要在外面遊玩,趕快回家看新書試閱吧!!

今天的作品是《異世界魔王與召喚少女的奴隸魔術7》

希比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並帶來了賽勒絲的書信。

裡面記載了消滅蕾姆體內殘存魔王靈魂的相關消息。

原來,黑暗精靈繼承了此儀式魔術。

蕾姆堅持單獨前往,但雪拉基於黑暗精靈極度厭惡外族的傳言,大力反對。

將要前往黑暗精靈城鎮的一行人,能否順利舉行儀式魔術?


  隔天傍晚──
  蕾姆從雪拉的房間過來。
  「……她的身體狀況似乎比昨天好很多,稍微吃了點東西。」
  「她還沒辦法起床嗎?」
  蕾姆以點頭回答迪亞布羅的問題。
  「……就算從床上坐起來也很吃力,看來還需要一點時間,不過心情好像平靜下來了。」
  「這樣啊。」
  當下也到了晚餐時間。
  他們事先已經要求旅店把餐點送到大房間。
  蕾姆環顧室內。
  「……荷魯恩還在房間裡面嗎?」
  「對,她好像在讀魯瑪琪娜早上寄來的書。」
  「……真令人懷念,我也是讀那本書學習基礎魔術的。」
  「唔嗯。」
  迪亞布羅盤起手臂沉思。
  關於這個國家的文字,他雖然至少認得商品名和價格,卻沒有純熟到可以閱讀書籍。
  ──之前我也考慮過,不如來學讀書寫字?
  不過,魔王的學習程度和小孩子一樣,實在太丟臉了。
  即便有個人房,可是他平常食衣住行都和蕾姆或雪拉在一起,實在沒有單獨學習的時間。
  敲門聲響起。
  大概是《鳳凰館》服務生送餐點過來了吧。
  魔導機女僕蘿婕前往應門。
  她轉動門把,打開門。
  視線高度剛好看見一雙兔子耳朵在搖晃。
  對方是草原妖精,留著紅色頭髮,面露和善的笑容。
  
  「呀,迪亞布羅先生!終於見到你了!」
  
  那人舉起一隻手左右揮動。
  她身上只披著幾片小塊的布,幾近全裸。
  迪亞布羅驚訝地睜大眼睛。
  「是希比嗎!?」
  「……你將注意力都在衣服上,所以沒有發現是我嗎?」
  她露出冰冷的目光,使迪亞布羅心裡直冒冷汗。
  「哼、哼……開什麼玩笑。」
  迪亞布羅不擅長記住別人的長相,遊戲設定倒是記得很清楚。
  蘿婕向迪亞布羅確認。
  「主人,這個人不是敵人嗎?」
  「嗯,不能放鬆戒備。」
  「啊哈哈……迪亞布羅先生真愛說笑,我當然是夥伴啊。你是法德拉市的冒險者,我則是冒險者公會會長不是嗎?」
  她的實力堅強,非常可靠,卻因為庫爾姆之事,險些處於對立的立場。
  希比是為人族戰鬥的冒險者,不服從於迪亞布羅,視狀況也有可能變成敵人。
  ──目前看來沒有敵意,但她來這裡到底有什麼目的?
  由於不知道對方來訪的理由,迪亞布羅內心惶恐不安,卻仍以魔王演技的高傲態度應對。
  「哼……妳特地從法德拉市來到王都,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我就聽妳說說吧。」
  「打擾了~」希比邊寒暄邊進入房間。她嘿了一聲在沙發上坐下,動作十分稚氣。
  她是草原妖精,因此長相和小孩沒兩樣,不過她似乎經歷過三十年前人族與魔王的《人魔戰爭》,詳細年齡不明。
  這時,敲門聲再度響起。
  這次真的是送晚餐來了。
  大房間的長桌上擺滿大大小小的盤子,飄散出讓人食指大動的香氣。
  希比的雙眼閃閃發亮。
  「哇啊……今天有什麼事要慶祝嗎!?」
  蕾姆聳聳肩。
  「……這間旅店的三餐一直都是這種感覺。」
  「好豪華喔!」
  「……既然都來到這裡,妳就留下來吃飯吧,反正多出了雪拉和蘿婕的份。」
  蘿婕是魔導機,不能和一般人一樣用餐,荷魯恩的份則送到了她的房間。
  希比顯得很納悶。
  「這麼說來,小雪拉怎麼了?」
  「……她身體不舒服。」
  「唉呀呀,難不成是知道了她父親的事情嗎?」
  「……妳知道這件事?」
  「收集情報也是冒險者的工作喔。」
  希比說著移動到長桌邊的椅子,拿起刀叉。
  因為和魯瑪琪娜一起旅行,蕾姆她們養成餐前禱告的習慣。迪亞布羅也在一旁默默等待。
  於是他趁用餐時,詢問希比這趟前來的目的。
  
     †
  
  「嚼嚼嚼……」
  「希比,妳別只顧著吃,快說這趟來是為了什麼。」
  「嚼嚼……咕唔唔!噗哈!別那麼急嘛,我可是一路趕來王都的喔。」
  她吃完烤雞,用舌頭舔了下嘴唇。
  蕾姆詢問:
  「……妳怎麼知道我們住在這間旅店?」
  「你們到法德拉市時和大主神官同行,也說過目的地是王都。我於是跑到大教堂,是大主神官本人告訴我的。」
  「……聽妳說得簡單,可依然令人十分吃驚。在法德拉市時,魯瑪琪娜為了不讓真實身分曝光,特地把臉遮住,而且和大主神官會面應該需要多道手續吧。」
  「我對自己的觀察力很有自信,面會照理來說很難,但搬出你們的名字後,對方馬上答應見我一面。」
  「……太危險了……萬一我們失敗,教會現在依舊受到樞教院的掌控怎麼辦?」
  「這方面我當然全都調查清楚囉,不過情報來源必須保密,不是有句話說:『少女的祕密就是魅力』嗎?」
  她臉上浮現孩童般的笑容。
  迪亞布羅催著她繼續說。
  希比把葡萄汁一飲而盡。
  「咕嘟、咕嘟……噗哈!酸酸甜甜~整個人都活過來啦~我來這裡的其中一件事是關於小雪拉的父親,但已經沒有必要說了吧?」
  「……姑且還是確認一下,妳說的情報是指『雪拉的父親‧古林伍德王駕崩』一事嗎?」
  「對。小雪拉的母親,也就是王妃還活著,可是她是從娘家嫁進來,不是王族的血脈,所以沒有繼承權。說明白點,小雪拉不回去的話,他們一族就絕後了。」
  迪亞布羅哼了一聲。
  「不關我的事。」
  「哈哈……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不過小雪拉應該會想回去一趟吧?父親過世,她至少會想到墓前上香,迪亞布羅先生也不會反對吧?」
  在法德拉市時,迪亞布羅與希比不常碰面,她卻看穿了他的性格。
  蕾姆詢問:
  「……雪拉回國後會成為女王嗎?」
  「天曉得。我不清楚古林伍德王國的詳細制度,精靈王在繼承人只有女兒的狀態去世,就我所知,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妳很擔心的話,乾脆跟她走一趟吧?」
  「……我正有此打算。」
  「呵呵……蕾姆小姐變了呢。」
  「咦?」
  「過去的妳認為不需要特定的夥伴,不管哪個隊伍邀約都拒絕加入。」
  「……那、那是……這件事很複雜。」
  「難不成是受到迪亞布羅先生的影響嗎?」
  「……在某種意義上可以這麼說。」
  「和蕾姆小姐體內封印著魔王也有關嗎?」
  「什麼!?」
  蕾姆稍微站起來,椅子跟著退後了些。
  迪亞布羅也很驚訝。
  ──她為什麼會知道!?
  不過他表面上依然佯裝平靜。
  「希比,這件事……妳是從賽勒絲那裡聽說的嗎?」
  「賽勒絲小姐不會洩漏祕密,魔術師的口風可是很緊的。老實說呢──是小庫爾姆告訴我的。我帶給她號稱世界最美味的賴里貝魯產杏仁餅乾後,她告訴了我很多事情。」
  希比知道庫爾姆是魔王。
  所以也許庫爾姆以為全說出來也不會有問題。
  蕾姆的神情頓時變得嚴肅。
  「……唔……果然不能對妳掉以輕心。」
  「太遺憾了。不過總比什麼都不知道,不能幫上蕾姆小姐來得好。為什麼不說出來?我把公會裡的冒險者全當成家人啊。」
  「……因為妳的言行讓人無法信任。」
  「哎呀,別這麼說嘛──我從法德拉市趕來王都最重要的原因,其實和蕾姆小姐有關。」
  「我……?」
  「我知道妳因為小庫爾姆的事很警戒我,但希望這次妳能相信我♪」
  希比朝蕾姆眨了下眼睛。
  蕾姆看來還沒辦法下定決心要用什麼態度應對。
  「……我……我體內確實封印著魔王克雷布斯庫爾姆,可是都過去了。」
  「真的嗎?」
  「……妳到底知道多少?」
  蕾姆彷彿想馬上從房裡逃出去,尖尖的豹耳朵下垂,細長的尾巴因緊張左右晃動。
  希比雙手一攤。
  「用不著戒心那麼重,我會把知道的事情全部說出來,因為得到妳的信任非常重要。」
  「……說來聽聽。」
  蕾姆深呼吸後,坐回椅子上。
  希比娓娓道來,宛如在陳述古老的過往──
  
     †
  
  神話時代,神粉碎了魔王並加以封印。
  其中一塊碎片《魔王克雷布斯庫爾姆》封印在蕾姆的女性先祖體內。
  母傳子,子再傳子……
  魔王碎片代代繼承下去。
  為了有一天出現能徹底打倒魔王的勇者,神留下了解除封印的方式,然而……
  經過漫長歲月,開封儀式失傳,只有殘缺不全的方法留了下來。唯有充當容器的少女喪命,或注入龐大魔力給魔王時,封印才會遭到破壞。
  就在前些日子──
  由於迪亞布羅注入魔力,魔王碎片因此復活。
  不過是以庫爾姆這個小女孩的模樣復活。
  因為開封儀式沒有徹底完成。
  在蕾姆體內,魔王克雷布斯庫爾姆如今仍沉睡其中。
  
  「嗯~我知道的就這麼多。」
  怎麼樣?希比的兔耳不停抖動。
  蕾姆點點頭。
  「……恐怕……真如妳所說,妳甚至比我知道得詳細。」
  迪亞布羅再次感到驚訝,沒想到魔王克雷布斯庫爾姆還在蕾姆體內!
  「這是怎麼回事?」
  「……對不起,迪亞布羅,我應該早點說的……不過我只是從在地下迷宮對戰的黑龍那裡聽見,沒有確切證據。」
  「唔嗯。」
  「……變成以這樣的方式告訴你,你也許不肯相信,但我沒有隱瞞的意思。」
  「用不著解釋,大家相處了這麼久,妳不用說我也明白。妳是因為在意魯瑪琪娜和雪拉,才把自己的事情擺在一邊吧。」
  「……也許吧。」
  攻略地下迷宮、與進攻吉爾肯塔市的魔王軍戰鬥、為了匡正教會腐敗的風氣奔走,然後收到精靈王過世的消息。
  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讓蕾姆靜下心來找人商量。
  魔王靈魂是不是還殘留體內,只要之後觀察魔力就能知曉……恐怕還留在體內沒錯。
  「希比,這件事妳是從庫爾姆那裡聽說的嗎?」
  「對。」
  「也就是說,庫爾姆知道有一部分的自己還留在蕾姆體內囉?」
  「她好像是在差點覺醒時察覺,但本人覺得無所謂,並表示比較喜歡現在的樣子。」
  蕾姆的神情變得嚴肅。
  「……唔……萬一庫爾姆不知道此事,我又忽然死掉,她打算怎麼辦?」
  「她不管外表還是想法都像個小孩子呢。」
  「……是我的疏忽。當初經過法德拉市時,我就該跟庫爾姆問個清楚,沒想到她會隱瞞這麼重要的事。」
  「唉呀~人族認為重要的事和魔王不一樣囉。」
  「……這麼說也有道理。」
  庫爾姆的常識和他們不同。
  她明知自己是魔王,卻只為了餅乾停止與人族的爭執。恐怕除了餅乾,其他事在她眼裡都是瑣事。
  希比嘆了口氣。
  「老實說,我盡可能不接近小庫爾姆。我怕過度干涉會讓她再度覺醒……可惜現在的局勢不允許我說這種話。」
  她將視線望向西邊。
  迪亞布羅沉吟:
  「好像又有魔王覺醒了。」
  魔族貝納克內斯提過此事。從他們的陣容看來,他沒有說謊。
  「嗯……在不遠的將來,勢必會與魔族爆發戰爭,我們需要更多情報與戰力,要是不快一點……這次一定會輸。」
  蕾姆聽著希比的話倒抽了一口氣。
  迪亞布羅掩飾內心的動搖。
  「這次會輸?」
  「上次是運氣好,魔王沒那麼好戰,又有多位足以稱為英雄的人族,簡直是幸運的一代,不過現在就沒這樣的好運。」
  她說得平靜,反而更顯得事態嚴重。
  畢竟是出自經歷過大戰的希比口中,現在的戰力想必完全比不上當初。
  「迪亞布羅先生和魔族還有人族都對戰過吧?也參加了吉爾肯塔市的戰役,你怎麼想?」
  迪亞布羅回想起過去的戰役。
  法德拉市領主‧加爾弗德和理應喪命的聖騎士長‧巴杜塔都很強。他們使出各種計謀,那份智慧說不定正是人族最強的地方。
  然而,從吉爾肯塔市的防衛戰看來,魔王軍個別擁有壓倒性的實力,尤其魔族貝納克內斯更是強大。
  要不是迪亞布羅及時趕到,人族恐怕早已潰不成軍。
  「恐怕……魔王軍的戰力較強。」
  「我想也是。」
  MMORPG十字幻想曲裡,存在好幾個『被魔族摧毀的城鎮』。
  但從來沒有出現『城鎮遭到摧毀的事件』。
  對過關的玩家來說遭到摧毀;對還沒過關的玩家來說依然健在──這種城鎮很難在MMORPG的系統裡面登場。
  ──不過,這裡和遊戲不一樣。
  這裡是異世界,也是現實。
  迪亞布羅親眼看見吉爾貝塔市遭到棄守,也在法德拉市看見魔族古雷格大鬧,造成嚴重傷亡。
  所以他很能理解冒險者公會會長希比為什麼會抱持危機感。
  「我希望人族的戰力可以增強;不過,和那一樣重要的是,阻止敵人勢力變得更強大。絕對要避免兩位魔王同時出現,必須阻止魔王克雷布斯庫爾姆完全復活。」
  蕾姆點點頭。
  「……我明白希比的意思了,我也是相同的心情。妳有什麼具體的策略嗎?」
  「當然有!否則我也不會特地跑到王都。」
  希比從懷裡掏出一封信。
  ──她剛剛是從哪裡拿出來的?
  迪亞布羅揉了揉眼睛。信封比希比只有極小面積的衣服還大。雖然在意,但目前情況特殊,他忍住沒有提出質疑。
  蕾姆接過信封。
  「……賽勒絲給的嗎?」
  「沒錯。」
  賽勒絲汀娜˙波特萊爾是法德拉魔術師公會會長,她不只是最高領導者,也是維持驅魔結界的魔力來源。
  萬一她死亡或離開城鎮,保護法德拉市不受魔族魔獸入侵的結界也會隨之消失。
  賽勒絲將蕾姆當成妹妹一樣疼愛,也知道她體內封印著魔王。
  蕾姆讀著她寫來的信,不自覺睜大眼睛。
  「……這是!?」
  「怎麼了?」
  「啊,抱歉,請看。」
  蕾姆遞出信。
  迪亞布羅高傲地搖了搖頭。
  「哼……反正賽勒絲一定寫滿了冗長的寒暄,妳大概講個重點就行了。」
  ──我看不懂字啊。
  這種話太丟臉,他實在說不出口。
  蕾姆點點頭。
  「……信裡的確寫了一大段寒暄。那個……她好像知道取出留在我體內的魔王克雷布斯庫爾姆的方法。」
  「喔?」
  「……她表示黑暗精靈王國傳承了相關的儀式魔術。」
  「黑暗精靈嗎!?」
  精靈的數量比人類還少,其中更稀少的是黑暗精靈。
  一般認為黑暗精靈是精靈與魔族的混種,雖然這種說法沒有得到證實。
  在MMORPG十字幻想曲裡,精靈擁有白皙肌膚、金髮碧眼及纖細身材,黑暗精靈基本上是小麥色肌膚配上黑髮黑眼珠。
  在遊戲中,膚色與眼珠的顏色可以隨意變換……
  ──這個異世界不曉得又是怎麼樣?
  他還沒見過真正的黑暗精靈。
  在MMORPG十字幻想曲裡,精靈和黑暗精靈的身體特徵還有一項巨大差異。
  
  黑暗精靈的胸部非常豐滿。
  
  不是像雪拉這樣的特例,所有黑暗精靈都是巨乳……不對,是『爆乳』的設定。那是遊戲裡的情況,不知道在這個異世界裡又是什麼樣。
  ──超讓人在意!
  「蕾姆,妳想去黑暗精靈王國嗎?」
  「這個嘛……就算只是去確認儀式是否真的流傳下來也好,但我不知道那個國家在哪。」
  「不是在古林伍德王國附近嗎?」
  在MMORPG十字幻想曲裡面,黑暗精靈和精靈住在同一座森林。
  希比點點頭。
  「迪亞布羅先生還真清楚,照理來說是這樣,雖然我也沒去過。」
  「哼……我是魔王,這點事當然知道。」
  太好了,沒有搞錯地方。
  蕾姆點點頭。
  「……我想去黑暗精靈王國看看。反正我們不曉得現在是什麼情形,也沒有別的線索。」
  希比表示贊同。
  「這個主意很好!不過黑暗精靈不歡迎外人,切記要提高警覺。」
  「……因為他們和混魔族一樣遭到差別待遇吧,會對其他種族懷抱警戒理所當然。」
  「過去他們一度被當成魔族,遭到利菲里亞王國軍攻打。」
  「有這種事啊……」
  「黑暗精靈的數量會如此稀少不是沒有原因。」
  迪亞布羅把手肘支在桌上。
  「蕾姆,如果妳要到黑暗精靈王國,我可以陪妳一起去。」
  「……謝謝你,迪亞布羅……可是雪拉應該想盡快回到家鄉,所以我打算獨自前往。」
  「什麼!?」
  「……聽完希比的話,我想起自己本來就是單獨行動的冒險者。雖然把迪亞布羅召喚出來後,一直是三人共同行動……但只要有需要,我不反對分開行動。」
  「那可是黑暗精靈喔?」
  胸部是不是真的如此豐滿讓人在意──啊,不是,這趟路途說不定會很危險。
  迪亞布羅只是出於擔心,一點不良企圖也沒有,完全沒有。
  蕾姆的態度意外堅持。
  「……不要緊的,我只是去調查儀式魔術。就算黑暗精靈不歡迎外人,至少可以溝通吧。請迪亞布羅陪在雪拉身邊,現在她才是最需要你的人。」
  「唔嗯……」
  確實,古林伍德王國現今狀況不明,不可能讓雪拉獨自返國。
  等雪拉的事情處理完,再前往黑暗精靈王國──這麼做太沒效率。
  對蕾姆來說,體內殘存魔王克雷布斯庫爾姆是左右人生的大問題,也是她最關心的,當然一分一秒都不想耽擱。
  或許分開行動才是最適當的做法。
  
  「不能這麼做!」
  
  門打了開來,隨大叫聲一起進入室內的是──雪拉。
  她身上還穿著睡衣,頭髮亂翹。臉色比前幾天好,但臉頰依然憔悴地消瘦。她昏睡了好幾天,沒有正常進食,自然變成這個樣子。
  雪拉靠近蕾姆。
  「妳絕對不能一個人進入黑暗森林,蕾姆!」
  「……冷靜點,雪拉。妳的身體還好嗎?」
  「啊,嗯,我覺得稍微好一點了,正覺得肚子好餓~的時候,聞到了香味。」
  「我知道了……妳先坐下,別一下子吃得太快,先喝湯好嗎?」
  「好~」
  雪拉久違地坐到餐桌上。
  希比舉起一隻手。
  「呀,小雪拉!好久不見。」
  「啊,是希比,好久不見。妳怎麼到這裡來了?」
  「我找蕾姆小姐有事。」
  「對了,蕾姆!黑暗森林可是很危險的地方喔!!」
  話題迅速轉變。
  蘿婕和荷魯恩都不是主動開口的類型,迪亞布羅相隔許久再次體會到三個女人湊在一起無比吵鬧的感覺。
  蕾姆沉著地回應情緒有些激動的雪拉。
  「黑暗森林……就是黑暗精靈王國的所在地嗎?」
  「對,雖然面積沒有大到可以稱為國家!那地方就在古林伍德王國旁邊。」
  「……和迪亞布羅說得一樣,可是一個人過去很危險是什麼意思?」
  「因為謠傳黑暗精靈會吃人族!『壞孩子小心被黑暗精靈吃掉』精靈都是這樣教小孩。」
  「……有精靈真的被吃了嗎?」
  「我沒親眼見過,但只要有人失蹤,就會出現被黑暗精靈吃掉的謠言。」
  「……沒有證據的不利流言叫『抹黑』,以種族為由斥責他人就叫『歧視』。」
  「可是真的有小孩子消失嘛。」
  「……從常識上來思考,人族在森林裡面消失一般會懷疑是怪物搞的鬼吧?」
  「這樣啊……這麼說來,我哥哥就是被魔獸吃掉的。」
  「……啊……對不起。」
  「嗯?啊啊,別放在心上,那是人家出生前的事,因為是沒見過面的哥哥,所以我心裡只有『原來會發生這種事』的感覺。」
  「……我瞭解精靈否定黑暗精靈的態度了,遭到這種對待,難怪黑暗精靈會警戒精靈或其他種族。」
  「真的很危險!」
  「……這個嘛,雖然明白原因是精靈造成……但我只想盡快調查儀式魔術的相關資訊。」
  「那我們就去吧!」
  雪拉的提議讓蕾姆目瞪口呆。
  「咦?可是妳父親……」
  「我當然也想馬上回去,可是我不能讓妳一個人進入黑暗森林!如果迪亞布羅願意一起去就沒問題。」
  「妳胡說什麼!難不成妳忘記被奇拉王子擄走的事嗎!?為了救妳出來,我們和二○○名以上的精靈戰鬥。我們怎麼可能讓妳單獨回到那種國家,雪拉才應該和迪亞布羅一起行動!」
  過去兩人為了『是自己召喚出迪亞布羅』之事吵個不停。
  現在則是為了『對方需要與迪亞布羅同行』吵架。
  兩人都沒變。
  希比詢問:
  「迪亞布羅先生會用魔術做出分身嗎?」
  「辦不到。雖然可以製造幻影,但不能分開一○公尺以上的距離。」
  「我是開玩笑隨口問問,那還真是厲害啊!話說回來,這個樣子也很傷腦筋。」
  「古林伍德王國很有可能就算綁住雪拉也要把她留在國內,可是黑暗森林也很危險,不能一個人過去。」
  「哈哈……這是過度保護啦,迪亞布羅先生。」
  被人如此調侃,迪亞布羅不禁面紅耳赤。
  他抓起一條大香腸塞進希比嘴裡。
  「少說蠢話!蕾姆和雪拉都是我的東西,不管是精靈還是黑暗精靈,誰敢出手我就殲滅誰,事情就這麼簡單!」
  咬著香腸的希比面露驚訝。
  「唔咕咕呼嘩咕咕……嚼嚼……噗啊!不要忽然把那麼粗的東西塞進我嘴裡啦,迪亞布羅先生太過分了。我的嘴巴和小孩子一樣小,亂來可是會壞掉的喔?」
  「妳的食量真大,都吃到哪裡去了?」
  「啊哈哈……肚子都飽到凸出來了。」
  迪亞布羅和希比講話時,蕾姆和雪拉也湊了過來。
  「你聽見了嗎,迪亞布羅!?」
  「你聽我說,迪亞布羅!」
  他的身體不自覺往後仰,支撐健壯體格的椅子發出嘎吱聲。
  「唔?什麼事?」
  「……雪拉說要先去黑暗森林,你勸勸她吧。」
  「因為我這邊的事著急也沒用啊。」
  「……妳震驚到都發燒了吧?」
  「我可沒有震驚到需要放蕾姆一個人去黑暗森林!」
  在迪亞布羅將又粗又長的東西塞進希比那張小孩子嘴巴時,蕾姆和雪拉似乎仍在討論此話題。
  迪亞布羅盤起手臂。
  「嗯……既然雪拉願意之後再處理自己的事情,就照她的意思吧,反正兩個地方距離不遠。我們可以先去黑暗森林,之後再到古林伍德王國。」
  「可是……」
  「蕾姆,沒想到妳會把別人的事情擺在第一位啊。」
  蕾姆的耳朵驚訝地豎了起來。
  「這、這樣……很平常啊。」
  「難道妳怕要是以自己為優先,會讓人留下自以為是的印象嗎?」
  「……我沒這麼想……只是雪拉是因為家族,而我是因為自己個人因素。」
  由於奇拉王子一事,他們聽說了很多雪拉家的事情,但蕾姆從沒提過自己的過去。
  迪亞布羅不擅長溝通,一說起話腦中就一片空白。
  不過,一旦遇上別人的事,他就能夠非常冷靜地觀察。
  ──自己的私慾和他人的狀況實在很難放在天秤上衡量。
  在召喚出迪亞布羅前,蕾姆似乎是個喜歡單獨行動的冒險者。她儘管擅長交涉,卻不習慣與人來往。不管說得再多,不擅長溝通的人都無法接受這套解釋,因為支配行動的不是理性,而是情感──不安。
  對方會感到失望嗎?會不會瞧不起我?他會不會生氣?我是不是破壞了現在的關係?
  因為沒有正確答案,一旦開始煩惱就會有揮之不去的不安。
  所以她把個人私慾擺在最後,只要盡可能以對方為優先,就能將不安降到最低。
  到頭來,四周的人們只把她當成固執己見的人。
  ──把這種理由講出來也沒什麼意義。
  蕾姆害怕要是以自己為優先會讓雪拉失望,這時候需要的不是說服。
  迪亞布羅從椅子上站起來。
  「妳們別搞錯了,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徵詢妳們的意見?我是魔王,是支配者,握有決定權的是我!我們先前往黑暗森林,逆我者死!」
  「怎、怎麼可以……!?」
  蕾姆稍微站了起來,雪拉把手放在她手上。
  「看吧!迪亞布羅都決定好了,我們只能配合他囉!」
  「……妳真的能接受嗎?」
  「嗯,父親的事來得太突然,嚇了我一跳……不過離家時我就有心理準備。用不著擔心,現在妳的事情比較緊急。」
  「……對不起。」
  雪拉用力握住蕾姆的手。
  「錯了!妳該說『謝謝』吧?」
  「……啊……說得也是。謝謝妳,雪拉。」
  「耶嘿嘿。」
  「迪亞布羅也是……謝謝你。」
  「哼……這麼做不是為了妳,我只是對黑暗精靈國感到興趣罷了,用不著謝我。」
  蕾姆頓時溼了眼眶。
  「呵呵……你這人就是這樣……」
  迪亞布羅把身體轉了過去。
  ──實際上要謝我還太早。就算抵達黑暗精靈國度,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從蕾姆體內取出魔王殘渣的儀式魔術。
  希比舉起手說:
  「我也一起去!」
  「不只交信還要負責護衛──這是賽勒絲的委託嗎?」
  「觀察力真敏銳,就是這麼回事。」
  冒險者公會會長親自出馬,看來報酬十分豐厚。
  蕾姆嘆了口氣。
  「賽勒絲……還是一樣愛管閒事。」
  「這也怪不得她,萬一失敗的話,魔王很有可能會覺醒,處理上當然要小心謹慎。」
  迪亞布羅背對她們,離開了大房間。
  
     †
  
  利菲里亞王國曆一六四年九月三十日──
  迪亞布羅走在王都街上。
  只有蕾姆跟隨在他身旁。
  「……這是我們第一次兩個人單獨出門呢。」
  「嗯?」
  這麼說來,他和雪拉一起外出過好幾次,卻完全沒有和蕾姆單獨出門的印象,雖然兩人在旅店的房間裡常常獨處。
  「……為什麼只找我出來?」
  「荷魯恩在念書──蘿婕的打扮太引人注目,我怕在交涉時會惹出麻煩。」
  只要聽見瞧不起迪亞布羅的言論,蘿婕便馬上訴諸武力。怪物出現時是很有用沒錯,但是在城裡只會造成麻煩。
  而雪拉依然臥病在床。
  「另外,希比好像有事。」
  她去了城裡的冒險者公會。因為來到王都的機會很少,她說要去拜訪某個人。此外,為了感謝前一陣子的慰問金,她表示要前去覲見國王。
  蕾姆不禁苦笑。
  「……真遺憾,我本來還期待是兩個人的約會呢。」
  「什、什麼?」
  「呵呵……開玩笑的。要交涉什麼事?」
  迪亞布羅一時心慌,臉頰差點熱了起來。
  他想起在網路上,和殘酷的失敗經驗談一同提出的警告。
  『把同隊女性的笑話當真的傢伙只有死路一條。』
  迪亞布羅藏起內心的動搖,用鼻子嗤笑。
  「哼……少說這種無聊事。聽好了,所謂的交涉就是……買馬車。」
  雪拉告訴他們前往古林伍德王國的路徑,他判斷徒步太浪費時間。
  而且黑暗森林的位置更遙遠。
  蕾姆擺出了不滿的表情。
  「……你忘記我不敢搭乘交通工具了嗎?」
  「大型馬車還可以接受吧?」
  「……如果不會搖晃得太劇烈。」
  蕾姆在搭上小型砂船和貨櫃馬車時狀況十分淒慘,不過在搭乘大型砂船和驛馬車時的反應卻很平靜,看來她似乎有『無法適應的搖晃程度』。
  迪亞布羅聳聳肩。
  「雖然價格有點貴,不過我們人數多,我打算買大型馬車。況且要是妳倒了,反而會增加我們的麻煩。」
  「啊,大家用跑的過去怎麼樣!?……沒事,當我沒說。」
  看來她也知道自己說了蠢話。
  她清清喉嚨,換了個說法。
  「……前往遠處時可以利用驛馬車或和商隊同行……但沒有人來往古林伍德王國,這也沒辦法。比起進入舊魔王領地吉爾肯塔市,到人族國家反而更麻煩,實在很諷刺。」
  「我一個人倒是一點也不辛苦。」
  「……如果只有迪亞布羅一個人,也沒有理由前往精靈的國家吧。」
  「那樣太無趣了。」
  「既然要買馬車,出發日期會再往後延喔?」
  不是只有在異世界才如此──馬車不是買了就可以當場交貨、立即出發這麼單純的交通工具,不論馬匹還是車體都需要一段時間準備。
  「雪拉的身體也還沒完全復原,正好可以趁這段時間休養。」
  「……是。」
  順帶一提,荷魯恩因為魯瑪琪娜出的功課,正待在旅店的房間裡面。
  數天後,她即將進入魔術學院。
  然而,一年級的課程從九月初開始,她必須追上落後一個月的進度。
  走在一旁的蕾姆瞥向迪亞布羅。
  「……如果那時候在《星降之塔》,我一個人成功使出召喚術,我們就會像這樣兩個人一起走在街上吧。」
  「或許吧。難道妳還在和雪拉爭執是誰召喚出我來的嗎?」
  「怎麼可能……我明白肯定是因為兩個人一起召喚才能成功。那時候我以為雪拉只是個外行人……其實那孩子是個天才呢。」
  「好像是這樣。」
  雪拉似乎可以看見魔力的流向。具有一定才能的人經過長年修練好不容習得的技能,雪拉從小就能隨意施展。
  蕾姆尚在修行,看來還需要一段時間。
  「……如果照正統的方式學習,雪拉有朝一日必定能成為一流召喚士。不過她的弓箭射擊技巧有足以稱為英雄的程度……真的很可惜。」
  「那傢伙選錯路了。」
  雪拉是位優秀的射手。雖然沒有在冒險者公會測量過,但粗估應該有80級。精靈的壽命很長,若她持續鑽研箭術,定能成為英雄人物。
  蕾姆忽然提問:
  「……迪亞布羅記得嗎?我們在法德拉市時曾經遭到魔族攻擊對吧?」
  「是有這麼一回事。」
  「我在和魔族古雷格的戰鬥中差點喪命,一弄不好,賽勒絲或許會慘遭殺害,保護城市的結界也會因此消失。」
  那時,多虧在現場的埃米爾死纏爛打,才讓迪亞布羅來得及趕上。
  「所以呢?」
  「……我想雪拉也許比古雷格更強。」
  「唔嗯,只要選對戰鬥方式,她說不定能贏。」
  現在,因為有從庫爾姆那裡拿到的魔弓,雪拉應該能輕鬆獲勝。
  「果然……」
  蕾姆低下了頭。
  儘管兩人是夥伴,但感受到才能差距而沮喪也無可奈何,反而該說正因為是夥伴才會如此。
  迪亞布羅把手搭在蕾姆的肩膀上。
  「妳是等級很高的召喚士,再加上我給妳的裝備,現在的妳也能戰勝古雷格。」
  蕾姆凝視他。
  「……你偶爾溫柔得讓人驚訝呢。」
  為失落的少女打氣,確實不像魔王的作風。
  迪亞布羅轉開視線。
  「哼!我只是說出事實,別誤會了。」
  「那還真是抱歉……」
  蕾姆開口道歉,唇邊卻浮現出欣喜的笑容。
  旅店工作人員推薦的馬車行出現在眼前。


《異世界魔王與召喚少女的奴隸魔術7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