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又到了新書試閱時間
這次要為大家提供的是由《修羅場戀人!》作者&插畫獻上的新作──

 《老師,你錯了。1

刺激的女校生活就要展開啦!
快來一探究竟吧h46  

老師試閱版型1                            


【內容試閱】


 

  歷經無數波折和千辛萬苦,健太郎好不容易熬過了第一個禮拜的工作。
  就職後第一個週六的假日早晨,健太郎躺在床上,意識徘徊在半夢半醒的境界之間。
  「呼啊~」
  因為太舒服了,他忍不住打了個懶洋洋的呵欠。
  抬頭一看,上面是感覺還很陌生的天花板。健太郎住宿的這棟公寓大樓,據說是理事長親戚名下的不動產之一。
  「理事長是有錢到能跨國經營學校的人,所以她的親戚自然也都很有錢嗎……」
  健太郎邊打呵欠邊喃喃自語,在溫暖的被窩裡翻了個身。
  就算賴床也不用怕會被罵。今天放假,而且他是一個人生活。
  雖然只是暫時的,不過這裡是外人無法闖入的個人專屬住處,個人的城堡。
  即使授課方面算是勉強應付過來了,但維持著藏有祕密的『老師』這個身分,令人感到相當疲憊。
  休假就該好好放鬆,努力儲備能量,這是天經地義之事。
  然而──
  叮咚。
  這還是健太郎搬來後第一次聽到門鈴響起。
  第一個訪客是誰?宅急便之類的嗎?
  不,包裹應該不會這麼快就寄到這裡。如果是來推銷東西的,那就會讓人覺得很麻煩。
  健太郎一邊如此心想,一邊用慢吞吞的動作爬出被窩,搔搔一頭亂髮往門口走去。
  「請問是哪位?」
  喀嚓──健太郎一邊嘟噥一邊解鎖開門。
  這是第一次獨居的人常常會犯下的粗心錯誤。
  他應該在開門前,先用房門的貓眼確認門外的情況的。
  只見有個女孩子站在眼前。
  「嘿嘿。老師,我跑來了。」
  「咦?啥?」
  本來還昏昏沉沉的腦袋瞬間清醒。
  及肩的頭髮。有別於平日的制服,白色女性上衣搭配春季款式的薄料開襟衫。下半身穿的則是白色裙子,兩隻腳被膝上襪包覆了起來。
  不會有錯。
  她就是三年B班的班長,美里花菜。
  「等、等一下!」
  磅!
  健太郎趕緊把門關上。
  雖然腦袋清醒了,但他還是對眼前的狀況感到一頭霧水。
  他只知道自己剛才頂著一顆鳥窩般的頭還有一張剛睡醒的臉,身穿無袖汗衫和短褲,用一副非常邋遢的模樣出現在女孩子面前。
  可以的話他很想去沖個澡,可是已經沒有時間了。
  他火速洗完臉,整理好髮型。
  對了,還有鬍子。鬍子不刮不行。
  最近鬍子愈長愈快,不過才一個晚上而已,臉的下半部就稀稀疏疏地冒出了一片鬍渣。健太郎拿起電動刮鬍刀插上洗臉台的插座,速度飛快地把鬍子刮過一遍。
  照鏡子檢查儀容後,健太郎重重地點了個頭,換上平時當作家居服在穿的成套排汗衣。雖然以這身裝扮見女孩子有些不及格,可是現階段衣櫃裡也沒什麼行頭可供搭配選擇。
  最後健太郎戴上裝氣質用的眼鏡。
  如此一來,就順利從『休假日的私人時間模式』切換到『教師模式』了。
  健太郎再次前去開門。
  「讓妳久等了。剛才很不好意思。我才剛睡醒。」
  「啊,所以我打擾到老師休息囉?我以為時間已經接近中午老師應該起床了,對不起!」
  花菜彎腰道歉,頭髮也跟著大幅晃動。
  「不用放在心上。就算是假日,整天睡大頭覺也太浪費了,我還要感謝妳叫我起床呢。對了,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老師你一個人住一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吧,所以我想說來看看能不能幫得上忙。啊,我可以進去房間裡面嗎?」
  花菜一臉笑咪咪的,腦袋微微往一邊傾斜。
  「嗯、嗯。請進。對了,妳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
  「我是從事務口中打聽到的,對方很乾脆地就告訴我了。反正也不是什麼不能讓人知道的機密。唐渡老師是開學後才來我們學校報到的,所以名簿上沒有登記你的資料對吧。在教室的時候,我身為班長必須管理秩序,不能老是隨大家起鬨,可是今天放假。」
  花菜眨眨其中一隻眼睛,俏皮地吐出一小截舌頭。
  這麼說來,健太郎就讀國中時,學校也都有將記錄教職員住址和連絡電話的名單分給家長。畢竟一旦發生狀況,若沒有聯絡方式會很不方便,而且基本上過年時也會寄賀年卡給導師。
  「哦~這裡就是老師的房間啊?」
  走進房裡的花菜,用充滿好奇心的視線環視屋內環境。
  「哈、哈哈……房間空空蕩蕩的真不好意思。現在還沒有什麼像樣的家當。」
  健太郎沒有在謙虛。他的房間真的什麼也沒有。
  除了原本就附有的床和衣櫥以及冰箱之外,家具就只剩理事長提供的書桌和書櫃。就連放在書櫃和衣櫃裡面的書與衣物也寥寥可數。
  「這是我第一次進男生的房間呢。沒想到還挺整齊乾淨的。」
  「還、還好啦,因為剛搬家,所以屋子裡的東西乏善可陳。」
  剛才不假思索就招待花菜進房了,不知道有沒有關係。
  身為一個獨居的男人,而且表面上的身分已經是個大人了,竟然讓班上的女學生進來自己的房間。
  但若就這樣把她趕回去感覺又太無情了,而且有女生來拜訪自己,健太郎其實很開心。
  因為健太郎國中時代沒跟女孩子交往過,也沒女生來自己房間玩過,這是他的第一次經驗。雖然這裡是他才剛入住沒多久的臨時住所。
  怎麼辦?怎麼做才是正確的?
  身為老師,這種時候該怎麼面對學生才不算踰矩?
  就在健太郎迷惘的時候,門鈴又響了。
  「來了。」
  手放在門把上的同時,健太郎的身體忽然僵硬了起來。
  要是被人發現有女孩子跑到單身男老師的房間,不是很糟糕嗎?
  可是已經來不及冷靜判斷了。
  在腦筋思考前,手就不聽使喚地自己先開門了。
  「早安,唐渡老師!」
  然而,出現在門外的卻是另一個女學生。
  這位訪客有一頭讓人不可能認錯的搶眼金髮,她正是──交流委員會委員長‧貴宮瑛美。
  大概是因為放假的關係,她用髮圈紮了一條馬尾,給人的印象比在學校時要活潑多了。而且她身穿橫條紋的T恤,強調胸部的效果比制服強了好幾倍。她的下半身同樣也是穿迷你裙。
  「早、早安。為什麼妳會跑來這裡?」
  健太郎一方面感到驚訝,一方面也鬆了一口氣。
  至少應該是不用擔心會被報警處理了。瑛美也在場的話,就能擺脫男女獨處的危險疑慮,而且健太郎還能享齊人之福。
  「管理這棟公寓的不動產公司是本小姐家開的。我擔心老師剛搬來新環境又自己一個人住,在生活上會有許多不便,所以專程趕來查看情況。」
  瑛美頗具氣勢地挺起胸部,一臉得意地說明。
  原來如此。理事長的親戚,指的原來是瑛美的父母嗎?
  「承蒙老師應本小姐的邀請擔任了交流委員會的顧問。可是!儘管我們之間是師生的關係,我的個性卻不喜歡單方面接受他人的好意。既然受老師恩情在先,我當然要加以報答了!老師一個人住一定覺得很麻煩,本小姐特地來幫你做家事!」
  健太郎還沒開口答應,瑛美就大搖大擺進入了房間。仔細一瞧,她手上提著一個黑色的托特包。
  當健太郎準備關上房門的時候,只見第三個訪客正從電梯走過來。
  第三個訪客是菫。
  「啊,老師,你好啊。瑛美已經到了嗎?我也可以進去吧?」
  從門縫探頭進來觀察房間的菫詢問道。
  她穿著長度及膝的牛仔裙,走輕便容易活動的打扮風格。她同樣提著一個帆布做的大包包。
  「嗯、嗯。請進。」
  「是~打擾了。」
  菫低頭打聲招呼後也進入了房間。
  這裡本來是鎖定單身男女族群的小公寓。狹小的置鞋空間,被健太郎和其他三個女生共四人份的鞋子給塞滿了。
  「兩位是交流委員會的貴宮委員長和茅名學姊嗎?我是國中部三年B班的班長,名叫美里花菜。」
  「我認得妳。雖然沒辦法記住全校學生,可是本小姐貴宮瑛美,至少有把國高中部各個班級的班長給牢牢記在腦子裡喔!」
  「小瑛美,妳當初拚了命背名字,甚至還拿著照片對照,就是希望在這種時候能讓人誇獎『很厲害』對吧。可是要把全校學生的名字和長相都背起來真的太難,所以妳就放棄了。」
  菫說出實情後,花菜忍不住笑了出來,瑛美瞬間漲紅了臉。
  「不、不提那個了!菫,妳也是以交流委員會的身分,前來答謝接下顧問工作的唐渡老師嗎?」
  「我是很想來做個人情啦,不過我的重點還是放在校內表現分數吧。我跟妳又不一樣,考試成績都只能勉強低空過關。」
  明明不是什麼值得炫燿的事情,菫卻露出一臉天真無邪的笑容說著。
  「呃……可是我沒有接高中部的課……」
  「啊!說得也是!我這個人就是太迷糊了!不過你現在是我們的顧問了,社團表現的評分還是可以通融一下吧?」
  儘管如意算盤落空,菫還是無憂無慮地笑著。
  「老師,你剛起床應該還沒吃飯吧?我做點東西給你填飽肚子吧。」
  「咦?妳要親手做菜?」
  聽到花菜要下廚,健太郎的表情不禁為之一亮。
  有女孩子跑來我的房間要特地做菜給我吃──這麼好康的事情健太郎過去從來不敢想像,根本是夢寐以求的情況。
  健太郎開始幻想那是多麼美味的一餐,口水都快從嘴巴裡滿出來了。
  然而──
  「啊!等、等一下!」
  「怎麼了?」
  健太郎忽然想起一個頭痛的事實,連忙制止。但花菜沒予以理會,逕自前往廚房打開冰箱。
  「……咦……?」
  一打開冰箱門,花菜啞口無言。
  冰箱跟床一樣都是公寓附設的家具。
  可是裡面卻空無一物。
  別說是食材了,連一罐寶特瓶飲料也沒有。
  「啊哈哈……基本上我每天都在外面解決民生問題啦。」
  健太郎沒學過廚藝,重點是自己下廚太費事了。早餐在上班途中找間店吃牛丼或站著吃蕎麥麵,中午在學校餐廳解決,晚餐去大眾餐廳或買超商便當──這幾天他都是這樣搞定三餐。
  「呵!美里同學。妳想要靠自己的廚藝抓住男人的胃,這個想法本身並沒有錯。但妳終究還只是國中的小丫頭。把情況想得太美了!」
  「唔……!」
  瑛美一副擺明就是要引戰的態度,如同往常作風般伸出了食指指著對方。只見她搖頭甩了一下金色馬尾,傲氣十足地大笑。
  慘遭奚落的花菜則是露出一副懊惱不已的模樣。因為她的判斷過於天真導致計畫失敗,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她就算想反駁,立場上也站不住腳。
  「相對地,本小姐貴宮瑛美就設想得很周到,自行攜帶材料過來了。今天本小姐贏定了!」
  咚!
  瑛美把托特包放在桌上。
  「考慮到老師是一個人住的單身男性,我打算製作可以保存很久的油封鴨肉和手工培根。當然,燻製用的櫻花樹的木片我也有準備妥當!本小姐可不是在溫室裡長大的花朵,下廚這種事情一點也難不倒我的!」
  瑛美將包包大大地打開,展現裝在裡面的東西。當中有幾個淺咖啡色的紙袋,裡面裝的應該是肉或櫻花樹的木片吧。
  「呃……油封鴨肉是什麼樣的料理?而且這棟公寓的陽台禁止用火。」
  「嚴禁用火?」
  「嗯。我搬進來的時候有收到警告。」
  換句話說,這樣就沒辦法燒櫻花樹的木片來燻肉了。
  「啊嗚嗚嗚!本小姐貴宮瑛美居然會犯下這種嚴重的錯誤!我家公司所持有的其他財產,明明連在陽台放煙火也OK的!我太粗心大意了,沒有針對個別財產檢查限制條件!」
  瑛美用誇大的肢體動作抱頭哀號。
  不對,對她而言這不算誇大,她的個性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小瑛美,沒想到妳在這方面的心思還是不夠細膩呢。」
  菫摀嘴偷笑。
  「這種時候應該要避免做培根或油封這種費時費事的料理,選擇簡單又能討男人歡心的東西才是基本吧?」
  「能、能討男人歡心的東西……我又不懂。人家讀的是女校耶。」
  「也是啦,還好我從小就是在被哥哥和弟弟包圍的環境下長大的。像這種時候,最萬無一失的選擇就是馬鈴薯燉肉啦,馬鈴薯燉肉。」
  菫從她的包包拿出帆布圍裙。
  擺放在調理台上的食材有馬鈴薯、紅蘿蔔、洋蔥。用紙包起來的肉則是豬五花。
  「嗚唔唔……好吧,本小姐貴宮瑛美這次也不得不認輸了。妳不愧是本小姐的摯友,確實不容小覷!」
  「原來是這樣。果然馬鈴薯燉肉才是王道中的王道。」
  瑛美和花菜臉上都掛著微妙的表情。
  相較於空手而來的花菜,和大張旗鼓結果卻落得無用武之地下場的瑛美,菫則是採取腳踏實地的行動。
  而且「穿上圍裙」這個強調自己是賢妻良母的小動作,替她加了不少分數。
  然而……
  即使她已經考慮得這麼周詳──
  「那麼,我借用一下老師的廚房……咦?」
  菫打開流理台下面的櫃子後愣住了。
  櫃子裡面一樣空空蕩蕩的。
  連個小鍋子和菜刀都沒有。
  裡頭只擺了一只銀色茶壺。
  「那、那個……老師,這……」
  菫困惑地拿起那只茶壺。
  「哈哈……畢竟我才剛從四處流浪的生活穩定下來,家裡還沒添購什麼器具嘛。理事長幫忙調度的用具明天應該就會寄來了,在那之前也只能先將就一下了。」
  健太郎苦笑著說明。
  實際上,男生一個人在外面生活,只要有冰箱和微波爐就夠了。反正走個五分鐘就能找到便利商店,就算少了這兩樣家電健太郎也無所謂。
  鍋子和平底鍋,以及其他基本的廚房用具,預定明天才會寄送到府。在那些家當送達之前,健太郎判斷只要有一只茶壺應該就可以應付生活所需了──這就是那只銀色茶壺會出現在流理台櫃子裡的理由。
  實際上,就連那個茶壺健太郎也從沒使用過。
  「就算妳廚藝再怎麼高強,也沒辦法用茶壺煮東西吧。」
  「先不提怎麼用茶壺煮東西,連菜刀和醬油也沒有,根本沒辦法做馬鈴薯燉肉吧。」
  菫一邊回答瑛美,一邊露出傷腦筋的表情在把玩馬鈴薯。馬鈴薯當然是還沒削過皮的。
  「哈哈。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健太郎也只能無奈苦笑。
  他沒有自己下廚的必要,所以沒有調理器具和調味料也覺得無關緊要。
  但這是建立在完全只有自己一個人生活的前提。
  並沒有考慮到女孩子前來做菜給自己吃的情況。
  對方難得帶來了食材,可是卻沒有廚具可以發揮,未免太過可惜。
  ──就在健太郎想著這種事的時候,門鈴又響了。
  「會是誰呢?」
  「又有誰來了?」
  「是班上同學嗎?」
  三人面面相覷。
  「來了。請問是哪位?」
  健太郎開門迎接第四位訪客。
  「早安,老師。」
  出現在門外的人是未優。
  而且身上穿著制服。
  「呃、呃……妳怎麼會來?」
  「我可以進門嗎?」
  「當、當然……不過已經有其他客人先到了……」
  「老師才剛搬來,我想你在生活上應該有一些不便,所以準備許多東西來給你了。」
  未優的目的似乎也跟其他三人一樣。
  把提著大袋子的未優帶進房間裡面後,氣氛果然一下子變得緊張了起來。
  「神月同學。妳為什麼會穿制服?」
  花菜詢問。
  「避免掉風險了。」
  「什麼風險?」
  「神、神月同學,說明簡潔也不是不好,不過我覺得妳可以說得再稍微詳盡一點,讓其他人也能聽懂妳的意思呀。」
  健太郎趕緊打圓場。
  「……就算是學生來找老師,終究是一個女孩子前往獨居單身男子的房間。」
  在健太郎的建議下,未優面無表情地開始解釋。
  「是沒錯啦,我們三個也一樣。」
  「為了避免第三者有不必要的誤會產生,應該要明確讓人知道我們是師生關係。從老師和同學們在教室親密的互動來看,我認為這方面的顧慮是有其必要的。」
  「啊!」
  經未優這麼一說,健太郎才注意到自己想得還不夠周到。
  「沒錯,是我不夠深思熟慮。我是老師,當有學生前來拜訪的時候,這種事情應該是要由我主動說清楚的。」
  「那、那也不能怪你啦。因為唐渡老師是臨時接受委託才成為老師的。」
  雖然花菜想要幫忙找台階下,可是她的理由聽起來也有些突兀。
  或許看在花菜的眼中,她覺得未優選擇穿制服是在諷刺她們什麼也說不定,即便未優本人應該沒那個意思。
  「可是!我只能跟妳說聲遺憾了,神月同學!」
  瑛美那神氣的聲音打破了有些尷尬的氣氛。
  「我們三個也都想親手做菜給老師品嚐,可惜的是我們的企圖都被擊潰了!」
  明明是敗北宣言,卻說得非常鏗鏘有力。
  她那強硬的態度在此刻顯得彌足珍貴。
  「對啊對啊。誰想得到老師的房間竟然會連鍋子和菜刀都沒有呢。」
  圍著圍裙的菫笑著點頭附和。
  「我早就預料到了。」
  可是,未優卻輕描淡寫地回答,拿出了放在包包裡的物品。
  有杯麵、五穀雜糧、營養補給果凍等,全都是一些不需要烹飪器具又能長期保存的食品。至於可以微波加熱食用的速食米飯商品,她之所以選擇炒飯和手抓飯而非白米飯,大概也是考慮到如此一來,健太郎可以直接加熱吃不需另外準備配菜吧。
  「這些東西不需要用到烹飪器具,也很容易保存。」
  「很、很感謝妳的好意啦……可是我真的可以收下這麼多東西嗎?」
  「這些不是我專程買來的,都是家裡吃不完的禮物。」
  「那、那我就心懷感激地收下了。」
  健太郎把未優送來的東西收進流理台下面的櫃子裡。
  她的判斷確實合理而且令人拍案叫絕。她預測到健太郎家連烹飪器具和調味料都沒有,只選擇不需要用上那類東西的『食物』送來給他。
  雖然這麼挑三揀四有些不識好歹,但曾有那麼一瞬間期待吃到『手製料理』的健太郎,對這些食之無味的『營養』不免感到失望。
  未優今天的行動,跟她上次提出運動大會選手名單的行為大同小異。
  雖然很有效率和意義,可是無法讓人感到開心和樂趣。
  如果她希望自己能幫得上他人的忙,想要討得人家歡心,那她不應該一味追求『正確』與『合理性』。能讓人由衷感到開心,自然而然地對她說聲『謝謝』……那才是最棒的不是嗎?
  剛才健太郎口中所說出來的感謝話語,雖然不是虛情假意的,可是那並非發自內心,而是從腦子裡冒出來的生硬、拘謹之詞。
  聽到這麼不自然的『謝謝』,未優自己應該也不會感到開心吧。
  「那麼,神月同學帶來的食品暫時不需要擔心存放的問題,可是我和菫準備的食材該怎麼辦呢,老師?」
  「那些都是妳們特地帶來的東西,我就心懷感激地收下了。反正我既然是一個人生活,過些日子我也想學著自己做點東西吃。」
  馬鈴薯燉肉之類的料理,感覺只要看別人怎麼做就學得起來。
  雖然不知道油封鴨肉是什麼東西,也沒辦法燻製培根,不過現在那些食材都還只是一般的肉品。只要煎一煎就可以吃。反正自己也不是什麼老饕,隨便調味一下能填飽肚子就夠了。
  「那就放到冰箱囉……蔬菜應該是沒關係,肉最好先冰凍起來吧?」
  菫問道。
  「嗯。冰凍起來是比較保險,問題是我沒有保鮮膜耶。」
  「我帶來的東西裡面有保鮮膜。」
  立刻解決了困擾的還是未優。
  她從袋子底部拿出了保鮮膜和拉鍊袋。
  「那我就不客氣拿來使用囉。」
  菫動作俐落地把三種肉類分類後塞到冷凍庫。
  「用看的應該就能分辨得出來,這邊是我帶來的五花肉片,這邊是小瑛美帶來的豬五花肉塊和鴨肉。」
  這麼說道的菫,接著面露微笑補充道:「如果現在有菜刀的話,我就可以以一餐的份量為單位,幫老師把這些肉切好再冰凍起來了。」至於馬鈴薯和洋蔥則放在下層的蔬果室。
  「雖然下廚請老師吃飯的計畫泡湯了,可是接下來該怎麼辦呢?不管神月同學的理論再怎麼合理,也不能讓唐渡老師就這麼吃泡麵解決一餐,然後我們四個圍在旁邊看他吃吧?」
  花菜提出疑問。
  「大家今天能齊聚一堂也是一種緣分。我們應該珍惜這個寶貴的偶然!反正老師才剛起床,正餐都還沒吃。不如乾脆直接舉辦派對吧!我和菫是高中部,另外兩位則是國中部。再加上老師,三方一起暢談,正好符合交流委員會的宗旨!」
  「贊成~」
  「我沒有意見。」
  「我也是。反正就這樣回家也挺無聊的。」
  菫、未優、花菜紛紛對瑛美的提案表示同意。
  「呃。那要不要叫個披薩來吃?」
  信箱裡面塞了好幾張餐飲外送的宣傳單。
  「我去買東西。」
  未優忽然起身說道。
  「啊,說得也是。反正還得準備飲料,而且老師家也沒有杯子。」
  看出她心中意圖的花菜跟著附和。
  「這樣的話……」
  健太郎走到書桌旁邊,打算從抽屜裡拿出皮包。
  以立場來說他是大人,雖然還沒到發薪日,不過理事長有以『簽約金』的名義匯了一筆錢到他的戶頭,給他當作臨時的生活費。這個時候應該要由他出錢買單。
  「不。老師已經提供場地了,幸好本小姐手上還有點零用錢。包在我身上吧!」
  「那大家一起去買東西吧。這樣也比較好玩。」
  瑛美執意要自己付錢購物,菫也表示同意,於是四個女生結伴外出。
  「……沒想到女孩子在這種時候還挺積極主動的哪……」
  健太郎關上房門,一邊抓頭一邊笑了出來。
  還記得國中的時候也有女大學生來班上當實習老師,可是他完全不敢幻想和班上同學一起跑去她家打擾的事。
  「好吧……」
  剛才一陣手忙腳亂,所以健太郎回浴室重新檢查一遍儀容。
  除了有些鬍子沒刮乾淨之外,沒有太大的問題。
  「這樣看來,說不定我其實還滿有異性緣的?」
  健太郎拔掉裝氣質用的眼鏡,一邊照鏡子微笑,一邊摸索自己看起來比較帥氣的角度。
  我不是只有在學校才會受到矚目。
  女孩子為了親自下廚做菜給我吃(雖然當中有個感覺與眾不同的異類),在假日的時候不請自來──這樣的行動完全超乎健太郎的想像。
  「搞不好我浪費了大好的機會哪。雖然現在才後悔一點意義也沒有。」
  去年健太郎還在就讀男女合校的國中,身旁有一半是異性。那個時候如果自己能表現得更出鋒頭一點,或許早就成了許多女生的夢中情人了。
  「算了,現在才想這些也沒什麼用。」
  健太郎搖搖頭,趕走腦子裡的念頭。
  那個時候健太郎的衣著和態度都很幼稚、小孩子氣,身高又矮。和現在的他相比,看起來應該沒什麼魅力可言。
  而且如果在國中時他就結交了女朋友,即便後來發生了『那件事情』,恐怕他也不會萌生想要出外旅行的念頭,也就不可能來到這座城市成為老師了。
  換言之,也不會有今天這麼大受女生歡迎的狀況。
  雖然是走一步算一步,至少結果是令人滿意的。
  「不不不!等一下等一下!我不能得意忘形。純粹只是因為年輕男生在女校是稀有動物,大家才會對我多加關心而已。」
  健太郎打了自己一巴掌,要差點樂得忘我的自己冷靜下來。
  國中時代完全不被異性當一回事的自己,會忽然成為女學生心目中的寵兒,就只有這個可能了啊!
  再繼續蹉跎下去,女孩子們就快採購完東西回來了。得在她們回來前再整理過房間一遍才行。
  健太郎七手八腳地簡單清掃了一番,過了十五分鐘左右,出外採購的四人回來了。
  「我們回來了,老師!」
  走在前頭打招呼的是瑛美。
  不知道是誰提出的要求,或者是超商店員的貼心舉動,東西被分裝在各個小袋子,平均分配給四個人提著。
  「歡迎回來。辛苦妳們了。」
  「反正出門採購還滿好玩的啦。」
  如此笑著說道的花菜,率先從放在矮桌上的袋子裡拿出東西擺到桌上。
  飲料有三瓶容量一‧五公升的寶特瓶。點心有甜的巧克力餅乾和鹹的洋芋片兩種口味可供選擇。大概是體諒健太郎還沒有吃正餐,所以買回來的東西裡面也包含了炸雞等熱呼呼又有飽足感的小吃。
  「原來如此,妳們買了很多東西回來呢。」
  菫倒了一些馬上要用的冰塊在杯子裡,剩下的份量則冰在冷凍庫。
  「大家請坐吧。改天我也得去買給客人使用的坐墊了。」
  健太郎在矮桌的一角坐定後,也催促其他人圍成一圈坐好。這張桌子也是原本房間就有附設的家具。
  「那麼,本小姐坐老師隔壁!」
  「貴宮學姊好詐!人家也要!」
  「老師兩邊的位置就讓給小瑛美妳們好了。」
  「大家都接受這個安排的話,我沒有意見。」
  於是,花菜坐在健太郎旁邊,然後依序是未優、菫、瑛美,大家圍坐成一圈。
  「那麼!慶祝唐渡老師加入我們學校,還有今天大家的巧遇,乾杯!」
  在瑛美的帶頭下,大家舉杯慶賀。不過杯子是塑膠製的,所以不會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欸,唐渡老師。雖然之前也問過了,不過你真的沒有女朋友嗎?現在我們不在教室,算是私人時間,偷偷告訴我們也沒關係嘛。」
  花菜邊推擠著健太郎的手邊問道。
  「真、真的沒有啦!」
  「不敢相信~老師長這麼高,按理說應該不難交到女朋友啊。」
  「之前都忙著讀書之類的事情,所以沒空交什麼女朋友吧。」
  「老師都過著苦讀的生活嗎?所以英文能力才會那麼強?」
  「不是啦。因為我們家情況特殊,從以前就常常會有外國人住在我們家,所以自然而然地我就培養出英語會話能力了。」
  在他左右兩邊的人紛紛提出問題。
  「啊,對了。老師你有特別喜歡吃什麼嗎?雖然今天我挑了一個最保險的馬鈴薯燉肉,不過我也接受點菜喔。做菜是我的拿手專長。」
  「呃,咖哩之類的吧。」
  「啊哈。想不到老師也有相當小孩子氣的一面耶。」
  「咦?啊,也還好啦……」
  健太郎不小心不假思索地就回答了菫的問題。
  姑且不論十六歲小男生偏好的傾向為何,這樣的回答以成年老師來說會有些不得體嗎?
  「喜歡吃咖哩的大人也不少見。最近外面還有專賣泰式口味和巴基斯坦口味的咖哩店。」
  「啊,真的嗎?因為我家弟弟很喜歡吃咖哩嘛,所以才會這麼覺得。」
  經未優這麼一說,菫用拳頭輕輕敲了自己的腦袋瓜。
  「哈哈。我對咖哩的口味還不到那麼講究啦。純粹只是從小吃慣了。」
  健太郎借未優的說法順水推舟地為自己找台階下。現在硬是要打腫臉充胖子裝咖哩專家的話,有可能之後只會替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對了,老師你大學時是讀哪間學校?」
  「呃,我……」
  瑛美的問題讓健太郎感覺像挨了一記悶棍。
  雖然這是可以預料得到,應該要早早做好應對準備的重大問題,可是健太郎嚴重缺乏關於大學的基礎知識。
  「對於食物的偏好也就算了,有關學歷的問題如果本人不想回答的話,也不需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吧?」
  及時伸出援手的還是未優。
  「因為他立場特殊,並非一般教師,如果我們因為他的身分或畢業學校而產生奇怪的先入為主觀念,說不定就無法得到理事長期望的效果了。」
  「啊。嗯、嗯。其實……我的想法與神月同學雷同。哈哈……所以拜託大家不要再追問我有關學歷的事了。」
  「明白了。我提出這個問題確實有些不適當。」
  「對啊對啊。之後大家感情和睦地相處,慢慢互相瞭解就好了。是吧,老師~」
  瑛美自我反省,花菜則順著這個話題莞爾一笑。
  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愉快。
  在這氣氛中,最吸引健太郎注意力的,果然還是未優那奇妙的態度。
  她不像其他三人一直好奇地提出問題,可是一旦健太郎陷入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窘境,她就會立刻幫忙解圍。
  感覺上她像是在觀察健太郎的細微反應,而非試圖從健太郎的口中問出個所以然。
  就這樣,大家說說笑笑地聊了一陣子(正確而言,是其他人像在做身家調查一樣盤問健太郎一堆瑣碎問題),一轉眼將近三個鐘頭過去了。
  「唉呀,已經這麼晚了。待太久恐怕會給老師帶來困擾吧。各位,差不多該回去了喔。」
  「說得也是。那我們來收拾吧……」
  瑛美和菫接連站了起來。
  「啊啊,沒關係啦。垃圾我自己丟就可以了。」
  有女孩子願意為自己效勞固然令人開心,可是有時候還是得展現出大人的風範比較好。
  「那麼,從禮拜一起委員會那邊的事務也麻煩老師指教了。」
  「下次我會打聽好老師家的狀況,再來幫老師煮咖哩~」
  「我很期待上老師的課!」
  「今天打擾了。再見。」
  送走以大相逕庭的方式告別的四人之後,健太郎拿塑膠袋收拾垃圾。剛搬進來的時候,他有拿到一張說明如何分類垃圾,和哪些日子有進行回收的一覽表。
  「嗯?」
  收著收著,健太郎發現一個不是垃圾的東西。
  那是一本設計簡單的記事本。不過封面角落貼了張卡通風格的兔子圖案貼紙。應該是有人留下來忘記帶走的東西,不過翻到後面一看也沒看到名字。
  「打開來看裡面應該不太好吧。」
  健太郎藉由把疑慮說出口的方式斬斷內心的誘惑,把記事本放到桌上。
  如果這是非常重要、有急迫性的物品,主人應該會主動聯絡。相反的如果不是那麼緊急,等禮拜一時再一一問過那四個人就可以了。
  收拾完垃圾後,健太郎在床邊坐下。
  「呼~」
  有女孩子獻殷勤──不,應該說受女孩子注目才對,爽歸爽,可是相對地感覺也挺累的。經過這幾天的體驗,健太郎終於瞭解這個事實。
  總之,為了能在這個地方安居樂業,絕不能丟掉老師這份工作。必須讓自己在英語會話之外的方面也能展現出老師的架勢,無論學生拋出任何問題都能回答得很得體。
  理事長有發文法的講義和參考書,以及教育相關的書籍給健太郎。反正房間裡也沒有電視,現在除了讀書之外也沒其他休閒娛樂能打發時間。
  「嗯……」
  儘管提起幹勁開始用功,可是姑且不論英文的講義,關於教育學的書都是專門寫給大學生和專職老師看的。對剛從國中畢業沒多久的健太郎來說難度不低。
  話說回來,在實際當老師執教之前,健太郎對英文這門科目抱有『只是把我本來就會的、擅長的內容教給別人而已,說不定還滿輕鬆的』這種天真的想法。
  除了掌握該科目基本的知識之外,還有各種理論的證明和學說需要研究,可是他過去從來沒想到這麼多。
  「沒想到當老師還挺辛苦的……」
  健太郎想起當初就讀國小及國中時教過他的恩師們的面孔,心中充滿感激。
  可是,既然自己陰錯陽差地踏入這一行,就只能努力加油,讓自己當個像樣的『老師』!
  雖然健太郎試著提振士氣,可是卻無法顯著提升效率。讀個幾行就得翻開字典查看不懂的單字後再繼續閱讀本文,這樣的過程不斷重複。
  等到健太郎注意到時間時,太陽已經快下山了。
  在即興家庭派對吃的東西也差不多消化完畢,肚子開始餓了。去外面吃個晚餐順便散散心好了。雖然家裡有食材,可是又沒調理器具。
  健太郎站起來的同時,門鈴響了。大概是忘記拿走記事本的人來取回失物吧。
  「來了,有東西忘記帶走嗎?」
  健太郎開門一瞧,結果迎接的卻是本日第五名的意外訪客。
  「晚安,唐渡老師。現在有空嗎?」
  站在門外的,是工作同事黑岩燿子。
  「嗯、嗯。是沒有很忙啦……」
  健太郎一臉狼狽地回答道。
  燿子穿著低胸的上衣搭配迷你裙。從白皙的胸口可以看見乳溝的陰影。跟直到昨天為止每天都看到的運動服裝扮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若單論胸圍雖比不上瑛美,但因距離近的關係,隱隱聞得到化妝品的化學香味飄散而來。這是在先前的那四名國高中生身上所感受不到的刺激。
  「那我可以進門坐坐囉?對於吃飯之類的問題,你應該很煩惱要怎麼辦吧?」
  兩人隔桌面對面而坐後,燿子打開了她帶來的東西。
  烤雞、毛豆和炸軟骨等等,盡是些一看就知道是下酒菜的食物。還有冰到散發寒氣,上面佈滿水滴的罐裝啤酒。
  「晚上一起喝個幾杯聊表歡迎之意吧。我們都是大人了,喝點酒沒關係吧?」
  一般情況的話小酌一下是無傷大雅沒錯,問題是健太郎其實還未『成年』。
  「我們學校的教職員中沒什麼年輕人。唐渡老師還沒來以前,我是全校最年輕的呢。難得有年紀接近的同事報到,我希望在職場以外也能維持良好的關係。」
  燿子邊說邊打開啤酒,還有烤雞和毛豆的包裝袋。
  她給人的印象和在學校時截然不同,相當積極主動。
  同樣都是自備食物,可是跟單純的學生相比,認真程度就是不一樣。
  雖然用「單純」來形容未優這個人是否妥當還挺值得探討的。
  「呃,坦白說我的體質對酒精完全沒轍。」
  健太郎一邊找藉口脫身,一邊從冰箱裡拿出剛才派對喝剩的烏龍茶。
  雖然道義上不奉陪不行,可是不碰酒精是健太郎的底線。
  「如果唐渡老師喝了不舒服,我會負責照顧你的啦。」
  「我真的連一滴也不能喝!我吃下酒菜就好了。」
  雖然燿子不死心地繼續慫恿,不過健太郎還是堅守立場,並伸手拿烤雞。
  「唐渡老師,你對工作很有熱忱耶。」
  燿子看到健太郎放在桌上還沒讀完的書籍後喃喃說道。
  「因為我還是新人。得麻煩黑岩老師不吝多加指導了。」
  「以教師的身分來說我確實是前輩沒錯啦,可是相對地煩惱也多啊……」
  打開了第二罐啤酒的燿子用手托著紅通通的臉頰。她的酒量似乎也不怎麼樣。
  「話說回來,唐渡老師你不喜歡年紀比你大的女性嗎?」
  噗!
  聞言健太郎噴出了口中的烏龍茶。
  「也、也不是說非得找年紀比我還小的對象才行啦。大我三歲左右應該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吧。不過我從來沒交過女朋友就是了!」
  如果表明只跟年紀比自己小的對象交往,也是有危險。
  真要說的話,健太郎喜歡跟他同齡或小一歲的女生,可是他現在表面上的身分是大學畢業生,如果表明自己『喜歡十五、六歲的女生』,大家只會當他有戀童癖。而且身為女校老師,做那種發言根本是自尋死路。
  「那我也在唐渡老師的目標範圍內囉。因為你剛才是說相差三歲左右,不是嚴格限定最多只能相差三歲,連超過一天都不行嘛。」
  燿子以隨興的坐姿,用在地上滑動的方式向健太郎靠近。
  盤腿而坐的健太郎也扭著屁股退開保持距離。
  「公立學校的話人事調動頻繁,可是私立學校就不一樣了,很難有什麼新的邂逅呢~」
  或許是喝醉酒兩眼發直的關係,燿子的眼神散發出了一種像在勾引人的感覺,還有飢渴的肉食野獸的光輝。
  健太郎看出來了。他終於明白了。
  眼前這個人之所以行動這麼積極,是因為她當真將他視為結婚對象。
  他很高興身旁都是年齡相近的女孩子,也很嚮往有年長三歲左右的大姊姊來做為他情竇初開時的啟蒙老師。就算對方年紀比較小,兩三歲的差距應該都還算合理範圍。
  也就是說,女高中生的話還在健太郎的目標範圍內。
  可是很抱歉,黑岩老師。妳已經出局了。因為我們兩個實際上相差了差不多十歲──健太郎在心中向燿子老師下跪道歉。
  問題是他也不能解釋這個誤會,而且要是因為話沒說清楚而被誤認是蘿莉控,進而被認定喪失教師資格的話,那就弄巧成拙了。
  或許是平時累積了不少壓力。在健太郎不斷顧左右而言他轉移焦點時,燿子還是一口接著一口喝酒,自顧自地喝到爛醉如泥。
  健太郎扶著她的肩膀走到公寓外頭。
  「黑岩老師,妳還行嗎?」
  「還行~還行~咩問題。」
  健太郎攔下路過的計程車,把燿子推進車內。
  司機聽懂了燿子用含糊不清的口條交代的地址後,白色計程車消失在夜晚的黑幕之中。
  「唉~」
  健太郎長嘆了一口氣抓抓頭,拔掉礙事的裝氣質眼鏡。
  「我又不會喝酒,再說她那麼主動,我也會覺得不知所措啊!因為我其實只有十六歲而已耶!」
  健太郎一腳踢飛偶然滾到他腳邊的啤酒空罐。
  輕飄飄飛走的空罐在公寓前的矮木叢一個彈跳後,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滾動。
  「『其實只有十六歲』,這是什麼意思?」
  一道用冰冷的聲音如此詢問的人影撿起了罐子。
  「咦!」
  健太郎的背部流下大片的冷汗。
  有種體溫一口氣下降般的感覺。
  「唐渡老師,能請你回答問題嗎?那是什麼意思?」
  神月未優把空罐丟到附近自動販賣機的回收桶後,露出冷冷的眼神一步步往健太郎接近。
  「呃、呃,那……那是……」
  「請回答我,唐渡老師。」
  她特別強調『老師』兩字的語氣,就像冰針一樣刨開了健太郎的胸口。

(未完待續)


《老師,你錯了。1》已經上市囉!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