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的試閱提供了好幾部奇幻作品,
本週新書試閱時間就換個口味,為大家獻上新正統機械人動作小說!
有機甲有戰鬥,真可謂是男人們的浪漫啊h46  
作品名為:

第8回HJ文庫大賞《金賞》得獎作品
搭乘者科的最下生

那麼就接著看下去吧!

搭乘者試閱                      


【內容試閱】


 

  已經不曉得聽過幾次震撼腹部的巨響。彌可奈位在主要採取砲擊行動的第四隊最前端。
  『小傢伙們,給我撐住啊!這邊快收拾乾淨了!』
  辛西亞從公開頻道傳話給所有成員,她的《錫蒙力》正在與一架神兵交戰。
  辛西亞的機體目不暇給地進行變形,從戰鬼變成戰船,再從戰船變成戰鬼。它從海裡躍入空中,在海面上下縱橫無盡地穿梭,連看的人都不禁眼花撩亂。連海軍都被建議以兩架一組的編制對抗神兵,但辛西亞卻獨自挑起大樑。
  『眼睛要隨時盯住剩下的兩架,不要太倚賴雷達。』
  一號機──李爾克嚴肅的聲音傳來。
  一年級只有在實戰中對抗過單一神兵。
  但現在整座天秤島傾注全力,所有搭乘者都參與了防衛戰。就算因為實力不足而做不了什麼,也不能只是袖手旁觀。
  『小傢伙們,別退縮!跟演習一樣,只是不要忘了留心另一架,這樣就好!』
  每次聽到辛西亞的話,都會在腦海中覆誦一遍。光是這樣就得以讓自己冷靜下來。
  彌可奈用顫抖的手握住操縱桿,再次瞄準神兵頭部。
  準備發射。
  「開火──!」
  四門加農砲怒吼。
  隨著衝擊聲傳出,天空被爆炸的煙塵染成灰色。
  彌可奈再次告訴自己,雖然已經看過十次這種景象,但這既不是訓練也不是演習。
  神兵就像要趕跑在身邊吵鬧飛舞的蟲子一樣揮動手臂,驅散煙塵。
  第一、二隊正勉強制住了另一架神兵。雖然分散戰力的做法並不理想,但目的是爭取時間直到辛西亞能夠過來支援為止。鄰近島嶼的援軍應該也不會這麼快趕到,所以短時間內只能靠現有人力應戰。
  神兵的『約翰義眼』內已經填滿了深紅色。
  「急速潛航,深度六十!」
  AI接收到命令之後,僚機也傳回「瞭解」的訊號,包含彌可奈在內的四架機體立刻開始進行潛航。
  原本這個小隊應該有五架機體,但殿後的秀太在警報大大作響之後依然沒有出現。
  負責誘敵的第三隊在海上散開,拚命閃躲大鐮刀和EQ砲的攻擊。第一、二隊由各項能力平均的成員組成,第四隊擅長砲擊,第三隊則是以操控與變形能力優秀的成員編組而成。
  紅色光線再次燃燒大海,但沒收到有異常的聯繫,所以沒有人員折損。彌可奈再次上浮開砲。
  沒能給予神兵有效打擊,讓彌可奈愈來愈焦躁與不安。她不斷告訴自己,只要拖住對方就可以,不需要打倒它。
  接著,加農砲的彈藥剩下一半不到,想必負責誘敵的第三隊也累積了不少精神上的疲憊吧。雖然彌可奈很想幫忙做些什麼,但她自己光是要維持現狀就夠吃力了。
  散開的第三隊重新聚集,變形成戰船在神兵附近航行。
  這時,眼觀八方的彌可奈全身寒毛直豎。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神兵上,所以不小心踩進另一架神兵的鄰近區域。
  「三號機,快撤離──」
  她透過通信機大喊,並立刻發現三號機慌了手腳。彌可奈通告隊員採取最大戰速,並縮短了為避免突發狀況時來不及對應而預先拉開的兩千公尺安全距離。這麼做是為了吸引神兵注意。第一、二隊也察覺狀況不對,一邊不斷朝神兵開砲,一邊變形後切進神兵的鄰近區域高速航行。
  兩架神兵被煙塵包圍,目前無法得知裡頭的狀況為何。
  紅色閃光突然從有如卷積雲的煙塵之中破衝而出。
  這短短一瞬間竟像幾十分鐘般長,主畫面上神兵的EQ砲劃破海浪,往這邊過來。
  劇烈白浪翻起,視野染成一片鮮紅。
  旁邊的海水蒸發,彌可奈感覺到強烈的搖晃。
  「嗚──」
  好不容易熬過這股衝擊的下一秒。
  嗶────────
  原本以為這是AI發出的警告,但它不是。這是不熟悉的電子聲。機體控制方面沒有問題,相似機制的數值也在正常範圍內。
  那麼,到底是什麼──?AI淡漠地回答了彌可奈心中的疑問。
  
  『十六號機失聯。』
  
  「──」
  黑煙散去,神兵朝這邊射出的EQ砲在擦過彌可奈旁邊之後,直接命中第四隊最尾端的十六號機。
  並將之擊沉。
  第四隊的機體在原有的ReF裝甲上面,加裝了可以減少敵方攻擊損傷的電磁裝甲,但還是遭到擊沉。理論上來說,加裝電磁裝甲的機體,應該承受得住三發EQ砲的火力……應該是這樣才對……
  所有搭乘者不寒而慄。
  『路克,喂──喂!!你回話啊──!!』
  僚機發出的通訊沒有回應。
  每個人好像都看到了自己的下場,不管挨了多少攻擊,神兵依然不見弱化的徵兆。
  但我方只要中一發就完了。
  無力與恐怖的感受侵蝕弱者的內心,就像蜘蛛絲那樣撥也撥不掉。也因此有非常簡單的方式可以突破這狀態,那就是隨著情緒的波動起舞。
  『王八蛋,看你幹了什麼好事啊啊啊啊啊!!八號機,掩護我!』『好!』
  「你們兩個等等,十六號機的生命反應還沒消失,冷靜點──」
  『情況只會愈來愈糟糕吧!我要把破甲劍插進那傢伙頭頂,我們可以做到!!』
  駕駛艙設計得比任何部位都堅固,但從無法進行通訊來看,系統應該已經沒有正常運作,也因此無法確認搭乘者的生命安危。
  十二號機變形為戰鬼試圖衝鋒,八號機則進行掩護。
  擁有領導號召能力的辛西亞正與一架神兵激戰中,看來沒有餘力顧及這邊。
  思考一片混亂的彌可奈,根本無法判斷不斷反覆響著的警報到底在警示什麼。
  『──』『──』『──』
  已經聽不進AI發言的她,腦中只想著要盡快搜索十六號機。人應該還活著。
  下一秒,一種像蟲子爬過似的不快感竄過彌可奈的身體。
  『四號機,快逃!!』
  某人傳來了通訊。什麼情況……?
  四號機的主畫面一片漆黑。並不是被雲朵擋住,而是被背光的神兵身影遮住了光源。
  『距離兩百公尺。』『警告,警告!貴艦位在神兵鄰近區域內,建議盡速撤離──』
  等彌可奈因AI的聲音而回過神的時候,眼前的神兵已經揮下大鐮刀。
  她雖然下達急速潛航的指令,但注水仍需要時間。這短短的幾秒簡直像永遠那樣漫長。
  大鐮刀嗡嗡作響,留下破風的聲音。
  機體這才開始下潛,它那慢慢沒入大海中的模樣,簡直有如進入一灘擁有抗拒物體阻力的泥沼。
  來不及。
  巨大的鐮刀一定會將駕駛艙一斬兩斷。
  彌可奈在最後還是很有勇氣地笑著說:
  「秀太,抱歉啦……我大概不行了。」
  神兵的鐮刀會搶在逆神機成功下潛之前,將彌可奈斬成兩半──彌可奈已死心。
  就在這一瞬間──
  
  雷達突然顯示僚機的信號。
  不是十六號機,而是代表最弱、成績最差候補生的編號。
  在這次出擊行動中下落不明的──二十號機。
  
  尖銳的船頭勢如破竹地衝破海面,躍入空中。
  叩咚──!
  二十號機──《亞斯它錄》的船頭撞上水平揮動的神兵鐮刀,讓鐮刀從原本的路徑往上一歪,切開天空。
  對神兵來說,那架逆神機的行為就像飛蛾撲火一樣吧。
  但劣等生的這一擊,讓所有人看到一線曙光。二十號機現身的場面,在所有陷入膠著戰況的一年級生心中點燃一把希望之火。
  「你來幹嘛啦,笨蛋……」
  下潛到預定深度五十的彌可奈,為自己還活著而鬆了一口氣。但也同時擔心起秀太的安危。不過秀太出面搭救她,還是讓彌可奈感到非常開心。
  
  
  「船頭輕微損傷,還是可以繼續戰鬥!幹掉他!」
  在耳邊吵吵鬧鬧的菲莉絲不斷要秀太前進,秀太將戰船變形為戰鬼。
  『約翰義眼』發出紅光,秀太瞬間俐落地讓浮游板往旁邊一偏。接著,朝他原本航線發射的EQ砲炸開海面,灑下來的海水像雨滴般打在他的裝甲上。
  秀太在這陣雨中狂奔。
  背上兩架推進裝置發出怒吼。
  貼近。
  切入絕對禁止候補生進入的超超超級極近距離。
  秀太加強推力,發出尖銳驅動聲的《亞斯它錄》把能量轉化成速度。
  加速加速加速加速加速加速加速加速──推出超乎規格的戰速。
  敵我間的距離已不到五十公尺。
  如果按照一般AI設定的程序,應該已經開始警告搭乘者了吧?但菲莉絲的導航跟冥頑不靈的AI不一樣。
  「準備近身戰!」
  「不用妳說!」
  《亞斯它錄》拔出太刀˙臥龍。
  「給它好看!」
  準備進行下一次攻擊的神兵動作,看在秀太眼裡實在太過緩慢,他徹底看穿巨大鐮刀即將揮動的路線。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亞斯它錄》拿鐮刀當踏板,高高騰躍上半空。
  這是只有裝載最輕量化裝甲的《亞斯它錄》才能辦到的跳躍能力。
  短暫的無重力飄浮感。
  看得見,看得見,看得見──
  毫無防備的病態雪白腦門。
  就像鎖定獵物的老鷹一般,蒼藍逆神機劃開風,一直線掠空而過。
  太刀反射朝陽,閃閃發光。
  刀刃突破神的『庇佑』,捕捉神兵的腦門。
  如砍破布疋一般輕巧的手感透過操縱桿傳來,神兵揮出的大鐮刀脫手沉進海底。它仰天長嚎,痛苦地扭動身體,化為無數粒子崩散。
  「──成功了!」
  在落水的同時,菲莉絲開朗的聲音迴盪在駕駛艙,同時也聽到夥伴的歡呼。
  滿腦子只想著打倒敵人的秀太,總算有餘力掌握現況。
  「秀太,秀太!」
  菲莉絲高舉起手,秀太配合她擊掌,發出清亮的聲響。秀太能毫不迷惘地成功行動,一定是因為菲莉絲毫無條件信任他的關係。
  通訊切入頻道。『筑波,你好慢啊!』『還想說怎麼有架機體突然冒出來,沒想到你又打倒神兵了!』聽到這些歡欣鼓舞的通訊內容,秀太只是簡單以「抱歉,我來晚了。」回應。接著又一條通訊切進來。
  『筑波,謝謝你,得救了……』
  第三隊的成員紛紛向秀太致謝,秀太擺出小事不足掛齒般的態度,報以純真的笑容。
  「神兵還沒完全消滅,不能太鬆懈。」
  以這句話為觸媒,一年級候補生之間交互傳起話來。
  『重整態勢。』『拉開距離,像演習那樣以小隊為單位採取行動──』『第四隊負責游擊,第三隊誘敵,第一、二隊維持住火網。』
  原本一片混亂的戰場,突然變成井然有序的海域。
  還聽見充滿殺伐氣息的歌聲。
  『哈哈哈哈哈!憑你也想對抗我辛西亞大人?還早個一百萬年啦,垃圾神兵!』
  辛西亞的紅色機體《錫蒙力》高高舉起巨劍狂笑。
  秀太一如往常,跟在第四隊的最尾端。
  『秀太。』
  「彌可奈,有話等會兒再說,還有一架要處理。」
  這時候秀太才發現第四隊少了一架機體,雷達上顯示著4、8、12。
  『十六號機被擊沉了……但附近還能接收到生命反應,第四隊開始搜索並援救十六號機。』
  「……知道了。」
  另一邊有辛西亞加入,應該不會有問題。
  就算拉開不少距離,隆隆砲響還是不斷震盪在耳邊。隊伍統整好之後,發揮出更強的火力壓制神兵。
  『筑波,你給我記著,別以為一下頭錘就可以了事啊!』
  「遵、遵命,長官!」
  警報響起的時候沒有立刻集合,是嚴重違反規定的行為。秀太想像辛西亞的連續頭錘酷刑,不禁渾身發抖。
  散開的夥伴之一接收到十六號機發出的微弱訊號,秀太等人迅速集合過去。
  緊急浮游裝置在嚴重損壞的駕駛艙周圍張開,讓駕駛艙得以漂在海面上。
  秀太看到駕駛艙內的同學面孔後鬆了一口氣,雖然頭部似乎有出血,但目前也已經止住。
  從交戰中的僚機那兒,傳來神兵已撤退的報告。
  秀太感覺到原本緊繃的氣氛瞬間緩和下來。
  不過,在秀太身邊的菲莉絲卻一臉沉痛地看著漂在海面上的駕駛艙。
  「菲莉絲……?」
  「對不起……」
  菲莉絲對著漂在海上的駕駛艙殘骸低聲說道。
  「再見……」
  AI系統已經關閉。至於導致AI關閉的原因,應該是承受了敵人的物理性損傷。
  如果說AI真的是魔女的話,菲莉絲顯然是在……
  秀太摸了摸咬緊嘴唇的菲莉絲的頭。
  同班同學之間的通訊交互傳遞,一次面對三架神兵還活了下來的安心感,讓大家變得比平常多話。
  一道通訊切入秀太的頻道。
  『筑波!你是怎樣,警報響了還不來?很大牌喔?』
  辛西亞皺著眉頭狠狠瞪著秀太。
  「啊,那個,對不起……呃,我肚子痛。」
  秀太實在沒辦法說自己跑去找一個女孩子,只好情急亂扯謊,但辛西亞卻露出一臉擔憂的表情。
  『喂喂,不是吧……既然是肚子痛的話就沒辦法了……你是有點痛嗎?著涼了?還是吃壞肚子?有沒有吃藥?』
  看到辛西亞這樣擔心,秀太的罪惡感油然而生。
  「啊……嗯,沒事了。」
  接著是彌可奈切入。
  『你在幹嘛啊!沒來集合就算了,一登場就幹掉神兵是哪招……』
  「抱歉啦。」
  『……謝、謝謝你救、救了我!』
  臉頰泛紅的彌可奈瞬間切斷通訊,緊接著另外一道通訊切入。
  『呼哈哈哈,筑波,你聽好了,只要我拿出真本事,一架神兵根本小意──』
  「啊──抱歉,通訊線路的狀況似乎不太好。」
  秀太強行切斷李爾克的通訊。
  「大家都想跟你道謝。」
  菲莉絲微笑著說。
  「是嗎?」
  秀太苦笑著,想說李爾克一定不是。
  存活下來帶給大家的後勁似乎超乎想像地強烈,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地交談著。
  『好啦,小蘿蔔頭!平安回家之後喝一杯才算是戰鬥結束啊!快點整好隊伍!』
  辛西亞的斥責傳來,所有人都像大夢初醒一樣紛紛整隊。
  秀太的主畫面突然轉暗。
  『我們去支援其他部隊吧。各自報上剩餘的彈藥數量,需要補給的──』
  
  鏗。
  
  一道應該是來自外面、貫穿鐵板的粗重聲音傳來。接著……
  嗶────────
  不熟悉的電子聲響起,秀太緊緊皺眉。
  「【蘿絲】!」
  菲莉絲尖叫。
  「秀太!蘿絲、蘿絲她!」
  剛剛的電子音和菲莉絲的叫聲讓秀太不寒而慄。
  他連忙從主畫面檢視後方的景象,不禁倒抽一口氣。
  畫面上出現從未見過的神兵。
  那機體是整片銀白帶著少許藍色,約與一般神兵同高,外型卻比神兵更接近人類。
  不──或許是人類像它也說不定。
  頭頂上長著一支角,與人類同樣的一對眼睛火紅發亮,形狀看起來修長尖銳。
  握在雙手上的,是彷彿以光構成的白色魚槍。
  那不是劍或槍這種武器,而是單方面屠殺獵物用的兇器。
  因為獵物不可能反撲。
  不會容許這種事發生。
  雙方並不對等。
  神的思維就是如此明顯地傲慢。
  巨大猶如鰭般的東西在背上張開,海水滴落而下。在它面孔旁邊,以人類來說是耳朵的位置上開著裂縫,但秀太稍後花了點時間才明白那是嘴。
  《錫蒙力》被對方的魚槍刺穿。
  就像用針固定蟲子的標本一樣,在海上被刺穿。
  那個怪物張大了嘴,發出吼叫。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音波擴散,撼動著大海,甚至讓海浪低伏。
  接著怪物一揮魚槍,辛西亞的逆神機在海面上彈跳兩次,隨著爆炸的巨響熊熊燃燒,再被大海吞噬。
  ……惡夢變成現實。
  它體現了金字塔最頂端的存在。

  『異端女帝的複製品與其使用者,我將在此收拾你們,就讓愚蠢的人類回歸大海吧。』
  不快的聲音在腦內響起。
  是洗禮執行者。秀太和菲莉絲直覺地這麼認為。
  『那、那是什麼啊──』『不會吧,教官……?』『快聯絡海軍管制室!請他們增派援軍──』『不可能來吧!』『有聯絡總比沒有好!』『海軍都到別處作戰了喔!?』『等援軍趕到,我們也變成海中的碎海藻啦。』『別鬧了,那到底是什麼啦!?』『為何雷達完全沒有反應!』
  交織傳遞的通訊讓菲莉絲不禁摀起耳朵,對她來說應該是很吵的噪音吧。
  接著又一架神兵現身在眼前,原本井然有序的隊伍再次被打亂。
  『開、開什麼玩笑──』
  一架逆神機脫隊潛航,往後方撤退。
  『嗚、嗚、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著又一架潛航,往與神兵和洗禮執行者相反的方位衝去。
  毫無疑問是臨陣脫逃。
  一道光芒瞬間閃過。
  洗禮執行者擲出的魚槍刺入海面,濺起巨大水柱。原本打算脫逃的兩架機體立刻失去訊號。
  簡直像在說:「你們一個也別想逃。」。
  每個人都倒抽一口氣,像是看到自己的未來沒入一片絕望的深淵當中。
  就在這時──
  『冷靜!』
  公開通訊切入所有機體的頻道。
  『第一隊進行游擊,第三隊負責誘敵。第二、第四隊採取砲擊,先想辦法收拾神兵!』
  李爾克出現在副畫面上。
  『筑波,我要拜託你應付那傢伙……辦得到嗎?』
  秀太立刻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當秀太擔任搭乘者的時候,《亞斯它錄》的動作比其他機體更輕、更快。
  李爾克比誰都清楚,《亞斯它錄》可以在不影響推進裝置動力的情況下發揮速度。
  換句話說,也最適合用來引誘敵人之後逃脫。
  「真難得你會說這種話。」
  『我不是在開玩笑,而且這不是一號機下達的命令,所以你大可拒絕──』
  「我可以。」
  『喂,秀太!』
  彌可奈插話進來。
  『為什麼你要接受啊!』
  『因為這是將所有人存活機率提到最高的方法。』
  『我才不管什麼存活機率!這樣秀太會……』
  「──彌可奈,別說了。」
  班上所有人的生命幾乎都由秀太一肩扛起,如果他牽制失敗的話,專心應付神兵的夥伴就會被偷襲,這麼一來所有人都不可能存活吧。
  秀太看了看菲莉絲,她一如往常地露出純真微笑。
  一定辦得到。
  「二十號機從現在起與未知敵人接觸,可能要邀它跳支有點酷炫的舞蹈,屆時請各位擔待一下,我會努力不被對方拋棄。如果各位能早點結束這場拉砲滿天飛的宴會,我會很感激的!」
  『哼,你偶爾也講得出像樣的話嘛。』『秀太,你敢死我會殺了你!』
  秀太讓戰船調頭,將船頭對準洗禮執行者。
  『賭上我們同伴的性命,我們不會輸給它,沒錯吧!?』
  「喔喔喔喔喔!!」
  自我激勵的吶喊聲此起彼落。
  『筑波,十分鐘。十分鐘就好,麻煩你撐住。』
  「瞭解。」
  過去從不曾有人把秀太當一回事,但在面對這空前的危機時,卻能獲得大家的依賴,沒有比這更值得高興的事情了。
  秀太以因為興奮而顫抖的手握住操縱桿。
  加農砲「轟轟轟轟轟」地開始同時展開砲擊。
  「目標是洗禮執行者。不要靠太近,也不能離太遠!」
  「瞭解!」
  推進裝置噴出藍色火焰,機體如在海上跳躍般滑行,洗禮執行者也隨之採取行動。《亞斯它錄》以砲彈來招呼它。
  砲彈隨著「嗡嗡嗡嗡」的聲音命中目標。
  ──理應如此才對。
  洗禮執行者的『庇佑』忽然出現──完全擋下了砲擊。
  「!?」
  逆神機的攻擊本應該對所有『神之使者』都有效,這個前提一口氣被推翻了。
  洗禮執行者像撫摸空氣一樣輕輕交叉雙手,陽光聚焦成銳利的形狀,幻化為魚槍後,立刻朝秀太飛了過來。
  魚槍插進秀太原本航行的位置,使海水爆炸濺射。
  「威力太誇張了吧!」
  之前秀太能撐住光槍的攻擊,應該是因為那只是用來應付人類的尺寸吧。
  「秀太,背後──」
  四把在空中高速飛竄的魚槍追了過來。
  秀太旋轉砲塔迎擊。
  砲彈奇蹟似地命中其中一把魚槍,使旁邊的魚槍跟著爆炸,掀起巨大火球。
  「菲莉絲,那傢伙雖然說自己是洗禮執行者,但那到底是什麼鬼?」
  秀太以蛇行方式不斷變換航路行進,在身旁入水的魚槍掀起巨大聲響,爆炸餘波轟擊著《亞斯它錄》的裝甲。
  「洗禮執行者是神的眷屬。」
  「神的眷屬……」
  除了神兵以外,人類目前已經遭遇過祭司和天使這兩種階級,但從未聽過或見過洗禮執行者。大概因為它是屬於更接近神的存在,所以『庇佑』的能力也更強吧。
  我方的攻擊無效。但現在不必急著打倒它,只需要專心爭取時間就好。
  洗禮執行者以EQ砲攔阻秀太前進,雖然掀起的海水形成障壁,但秀太毫不在乎地穿了過去。
  敵人就在眼前,距離兩百公尺。
  它已經舉起魚槍準備刺穿秀太。
  什麼時候接近的──
  光是雷達偵測不到,竟然就變得這麼棘手。也是因為這樣,對方才能在不驚動警報的情況下來到島上吧。
  握著操縱桿的手比大腦更快反應。秀太扣下扳機擊發加農砲,以替代煙幕彈。
  雖然被『庇佑』擋了下來,但起碼形成了阻礙視野的煙霧。
  接著立刻潛航,下潛同時左右轉舵。
  巨大魚槍帶著大量氣泡「啵」地沒入水中,隨著強光爆發。
  海底沙塵被捲起,細小的岩石打在戰船的裝甲上。秀太閃過兩、三把魚槍之後,原本清澈的海內已經因為沙塵變得混濁。
  洗禮執行者為了追殺秀太,也潛入海中。
  秀太時時提醒自己不能讓敵人離開視線,但靠太近又會影響自身迴避,所以秀太維持極近的距離七百公尺,不斷在海中逃竄。
  洗禮執行者大概是覺得這樣下去沒完沒了而浮出海面,再度開始從海上往海裡投擲魚槍。
  「菲莉絲!」
  「好!」
  駕駛艙內沒有任何東西阻撓兩人之間的配合,因為相似機制維持在高數值,所以兩人的溝通甚至不需言語。
  往上可以看到洗禮執行者的腳。
  秀太朝著那個方向,讓戰船順著螺旋狀的軌跡航行,一邊閃躲魚槍與伴隨引發的爆炸。
  在即將浮出海面的瞬間,秀太將動力拉到最高。
  《亞斯它錄》在躍出水面的同時變形。
  這是從背後偷襲的絕佳機會。
  由人類和魔女協力創造出來的臥龍,應當可以突破『庇佑』。
  ──但海上只是一片寂靜,完全不見洗禮執行者的身影。
  「那傢伙呢?」
  菲莉絲搖了搖頭。
  「找不到。」
  因為對方不會顯示在雷達上,所以與雷達連動的菲莉絲也不清楚。
  不妙,跟丟了……?
  冷汗滑過秀太的脖子。
  要是洗禮執行者跑去攻擊正在應付神兵的夥伴,一定會造成很大的傷害,這攸關夥伴的性命。
  目前還沒傳出候補生中有誰失聯了,秀太因此暫時放下心。但照這樣下去,戰況也不會好轉,只會陷入更加膠著的狀態。
  遠方可見被爆炸煙塵包圍的神兵與豆粒般大的我方機體。
  除此之外只剩大海與天空。
  就在此時,一道影子從秀太腳旁竄過。
  在海裡──?不,這樣應該可以看得見它的本體啊。
  到底在哪裡?
  可以聽見扯碎空氣般的巨大聲響,而且是好幾次、好幾次。
  主畫面又變成一片黑。
  既然不在下面──
  抬頭一看。
  就像要給太陽裱框一樣,環繞著其外匝飛行的洗禮執行者張開兩片背鰭──展翅翱翔。
  就像故意炫耀給無法飛翔的人類看,以顯示彼此的差距。
  彷彿在嘲笑。
  它「啪噠啪噠」拍著翅膀。
  『你就在那裡看好,並且悔恨自己有多麼無力吧!』
  洗禮執行者往神兵的方向過去。
  「不妙──!」
  秀太以最大戰速追了上去。
  但在空中優雅飛舞的洗禮執行者卻愈離愈遠,數十把魚槍像是從翅膀生出來一樣出現。要是讓他射出那些魚槍,在海上的夥伴全會變成串燒吧!
  「菲莉絲,再衝快一點!」
  「我正在試!」
  兩者之間的距離非但沒有縮短,還愈拉愈開。
  速度已經無法再往上攀升,能量也消耗得很兇。雖然秀太嘗試開砲,卻被對方輕易閃過。
  果然還是沒辦法嗎?在辛西亞被擊墜的時候,勝負就揭曉了嗎?不管怎麼掙扎,人類就是無法勝過神嗎?
  ……就算面臨如此窮途末路,自己一定還是可以做些什麼。
  而且大家毫無疑問地將這項任務交給自己,沒有取笑的意思,而是打從心裡將牽制洗禮執行者的任務託付給他。
  無論如何,都想回應大家的心意!
  「不讓人死……我不會讓任何人死去!我會──保護所有人!」
  「沒錯!不管是秀太的同伴還是其他魔女,我都會保護!!」

 

(未完待續)


《搭乘者科的最下生》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