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骨.jpg

今天奉上的不是新刊

而是大家敲破了碗的《骸骨騎士大人異世界冒險中Ⅷ》!!!!ヽ(゜∀゜)メ(゜∀゜)メ(゜∀゜)ノ

小編終於可以把頭上的鍋蓋拿掉了(拭淚(很怕被丟番茄

骸骨騎士這一集迎來了非常精彩的決戰

想知道亞克這場異世界改革戰記最後的終結為何的話,

絕對絕對不能錯過這一集喔!!

其實比起說是結束,小編更覺得這集像是一種起始呢……

真想去作者的小說家網站敲碗後日譚啊h48

(私心劇透(?):小冊子又有萌吱吱的碰太日常\|*≧Д≦|各位貓奴狗奴別錯過啊!(咦)

 

以下就是讀者等待已久的試閱~


 

序章

  在太陽西斜、染成茜紅色的寂靜草原上,三道黑影猶如各自劃曳出線條般拖長了軌跡。
  那些黑影的真面目,是三名全身漆黑,著忍者裝束的男子們。
  從每個人的頭頂處都長著相同的貓耳,以及那副左右彈躍著長尾巴的模樣,可以窺見他們身為貓人族這一點,不過他們的身形都大大違背了貓人族嬌小纖細的種族特徵。
  一行人撥開高聳草葉,用非比尋常的速度奔馳,其中能輕易看出位於隊伍前方、軀體比其他人巨大許多的男子並不是普通人──因為即使他身高輕鬆就超越兩百三十公分,仍能用相當於馬匹疾馳的速度,在草原上毫不遲疑地猛衝。
  等他們步伐前方的草原景致幾乎消失後,視野中鋪開一片廣大的麥田。
  儘管如此,他們仍然馬不停蹄地橫越那塊田野直奔而去。
  環繞四面的麥田突然吹過一陣風,麥穗激烈地隨之舞動。這陣風使原本微弱的臭氣更加濃烈,乘著風傳到男子們的鼻腔中。
  他們距離目標地點尚有些許路程,但獸人以嗅覺見長的鼻子,卻敏感地對前方飄來那股異樣臭味的真相產生了反應。
  「五右衛門殿下。」
  「……」
  一名男子雖然正拔腿疾奔,仍用帶著警戒的聲音呼喚領頭巨漢。而那名被稱作五右衛門的男人,始終用銳利的目光盯著前方,沉默地輕輕點頭回應那句話。
  那隨風飄送而來的東西,是戰場的氣味──融合火焰、金屬、血液的獨特味道,其中還混入濃烈的凝滯死穢屍臭。
  他以前也曾聞過那股臭味,並且記憶猶新。
  從這塊北方大陸越過海洋的另一頭──建造於南方大陸、人族最大的城市‧塔吉恩特內部發生那場動亂之際,他也曾在該處嗅過極為相似的氣味。
  多達數千名的不死者士兵們溢滿城市,讓原應平靜的市鎮充塞恐懼與騷亂──彼情彼景浮現於他的腦海中,讓五右衛門的目光微微銳利了幾分。
  然而他們的腳步並未因此停歇,而是筆直地奔過那片遼闊的麥田。
  
  不久後,視野盡頭就出現了他們此行的目標,戴爾福倫特──也就是這個國家──的王都。
  那高聳的城牆,原本應是為了抵禦外敵入侵都城所建造的產物,如今卻慘不忍睹地處處傾圮。牆內延伸的城區冒出幾道肇因可能是火災的煙霧,昇上被染成暮色的天空。
  儘管離城都還有一段距離,但衝在隊伍前面的五右衛門卻放慢腳步站定。
  而跟在身後的兩人也隨著他的動作停下步伐,瞇眼遙望城市的景象。
  身體能力優於人族的他們,已用雙眼掌握城牆附近蠢動的小型物體。
  即使待命於五右衛門後方的那兩人,可稱得上是刃心一族中的精銳成員,但目睹眼前那幅極具震撼性的光景時,卻依然不禁驚訝地屏住氣息。
  「……這數量真是驚人啊。」
  五右衛門低聲呢喃,他環顧開展於面前、已化為戰場遺跡的戴爾福倫特王都──四周竄動著由無數不死者士兵與異種怪物蜘蛛人組成的大軍,並觀察著周圍。
  就算只看王都城牆外的敵軍數量,也遠遠超過萬人之譜。
  只不過,從此處見到的不死者動向,全體而言都很緩慢,看不出顯著的動靜。
  從這點來看,王都多半已被攻陷,戰勢也已經底定了吧。
  然而,如果不死者的目標只是要消滅城市,就一定會開始向下一個目的地移動。既然它們沒有做出那種舉動,那麼佔領王都應該具有某種目的性。
  由於本處身為一國王都,城市的規模頗大,居住的人口數也相當可觀,因此敵軍說不定尚未完全鎮壓整個城區。
  而攻佔王都的不死者士兵會怎麼處置殘存的居民們?只要聯想到組成大軍的不死者是從何而生,自然就能想像出答案了。
  即使此事對王都居民而言意味著絕望,但對五右衛門一行人來說,這裡只是其中一個受到執意剷除獸人族與精靈族的錫爾克教嚴重影響的人族都市罷了。
  雖然眼前發生的事件始末終究不合乎情理,不過他們的確不會感受到憤恨與哀傷──一如同胞家鄉遭到人族放火侵略之時。
  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光憑在場的這三人,面對佔領王都的數萬名不死者,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突破現狀。
  就算擁有足夠拖住對手行動的戰力,還是只能像這樣愚蠢地對敵人在眼前漸漸增殖感到悔恨,他們能採取的手段,唯有牢牢把現狀刻在記憶裡而已。
  就在三人正細細觀察王都狀況的時候,其中一人注意到某項異狀,他對五右衛門開口並指出那一點:
  「五右衛門殿下,請看那邊。」
  五右衛門聽到這句話,隨著男人伸出的手望過去。
  在他視線前方的崩塌王都城牆頂端,也就是平常衛兵們站哨的地點,五右衛門看到一道矮小的人影孤單地佇立在那裡。
  五右衛門等人所處的位置,跟王都城牆之間還有一段頗長的距離,儘管他們的視力尚不足以分辨出那人的容顏,但對方看來是名少年。
  雖然他們一開始認為少年是存活下來的王都居民,可是在城牆下蠢動的不死者們即使看到那名少年,也沒產生什麼特別的反應。
  他們才剛對此感到不可思議,少年的視線就冷不防對上了站在遠處的五右衛門一行人──感受到這點的五右衛門倏地皺起眉頭,反射性地回瞪遠方那名少年。
  就在下一個瞬間,站在城牆上的少年當場往下一躍。
  「!?」
  少年那突如其來的行動讓三人難掩吃驚,不過眾人頓時便明白他的行為並不是跳樓自殺一類的事。
  那道城牆應該足足超過十公尺高,少年卻泰然自若地成功著地,而且還從落地處蹦起來,拔腿直奔。
  雖然他的動作從遠處看來,完全就像一隻彈跳的蟲子,不過做出這一連串舉動的卻是某種披著少年外皮的物體。
  那畫面如實地述說著──眼前的那名人物並不是人類。
  「五右衛門殿下,那到底是……」
  就在其中一名部下用畏懼的聲音這麼詢問之時,五右衛門也注視著那道動作不尋常的人形身影,瞇細了雙眼。
  那個少年外觀的某種物體以跳躍般的動作奔馳,目不轉睛地盯著此處,筆直地用駭人的速度直奔而來──五右衛門背朝這幅光景,望向兩名在他身後待命的人,開口:
  「回去吧……集合地點按照原訂計畫,解散。」
  在五右衛門開口的同時,那兩名男子點點頭,各自驀地衝往不同的方向。他們的背影霎時間消失在麥穗的海濤之中。
  五右衛門看著他們離開後,回頭瞥了一眼那猛然逼近、擁有少年形體的東西,起步奔向不同於隱去身影的兩人消失的方位。
  天空幾乎全被暮色掩沒,在陽光沉入地平線、黑夜的帷幕漸漸將周遭的昏暗化為闇夜之時,只消一眨眼,五右衛門的身影便消失在夜晚的寂靜中。
  
  ◆◇◆◇◆
  
  這巨大的城市簡直像受到噤聲似的靜寂所支配──位於戴爾福倫特王國中心地帶的王都利奧涅,如今化為一座無數不死者橫行的死靈之城。
  如果是平常的王都,在這才剛入夜的時間帶,一定會有許多人為了尋求酒精與娛樂在街上遊蕩,令城內充滿熱鬧的氣氛吧。
  不過王都中,如今卻有無數名身穿鎧甲的不死者士兵,用力踏響死氣沉沉的無機質街巷,徘徊在城市中,尋找屏息匿蹤的僅存生還者。
  城中各處民宅都因為火災而延燒,那猛烈燃燒的赤紅火焰成為照亮暗夜城市的篝火,映照化作懾人死靈之城的王都。
  在城都的中心地帶,融合巨大蜘蛛與人類外型的異種怪物行走往來。
  大廣場的中央平常是居民們歇憩的場所,現在卻引火焚燒著一大堆崩塌住宅的廢料,那道將周遭照得通紅的火柱閃動搖曳,猶如要驅散閃耀夜空的星光。
  而在那座火堆的旁邊,曾為這座都市居民們的遺骸則堆積成山。
  只要是普通人都會不忍卒睹此處的景象,徘徊於該處的異形怪物蜘蛛人,不斷把手上從各地運送來的居民屍首逐步堆得更高。
  他們的行動並非源自不死者在本能中對生者心懷的那道執念,或是執迷那類的情感,就只是在進行單調的作業。放眼望去,僅能看到讓本地居民感到古怪的詭異身姿。
  然後在那座由接連運來的亡骸所堆成的山丘一旁,有名外觀與周圍昂首闊步的異型們大相逕庭的人物,十分用心地默默在手邊做著某項工作。
  他的手中握著一支為了顯示所有者的權威而綴滿耀眼裝飾的聖杖,身上穿的法袍比錫爾克教的司祭等人還豪華許多,臉部則垂掛著隱藏面容的面罩。
  那模樣從遠處看來,就如同一名位處高階的聖職者,他在如山屍骸的前方再三屈膝的舉動,也宛如向神祇獻禱。
  但不消多久就能明白,他的舉動並非向神祈禱。
  他用左手那支聖杖的杖尾擊響石磚,右手則捧著一顆發出不祥漆黑靈光的小石子,並將其舉到成堆屍山中的一具死骸上方。
  於是,那顆從詭異聖職者手中放出駭人靈氣的石子輕飄飄地懸浮空中,像是滑行一般,一聲不響地漸漸被吸入屍身裡頭。
  以此為暗號,那至今一聲不吭、原為屍首的物體,陡然像上緊發條的玩具一般,痙攣似地舞蹬四肢,當場霍然挺身站起。
  那光景乍看之下,就像由治癒魔法或復活魔法所引發的復甦奇蹟──不過,那名起身佇立的昔日居民眼中沒有一絲生氣,張著白濁空洞的雙瞳並開始緩慢移動。接著毫不猶豫地縱身投入設置於廣場中央的大型篝火之中。
  接著,他全身被火焰包覆焚燒,周遭開始升起令人嫌惡的血肉燒灼臭味。
  過沒多久,那個受盡焚燒的物體緩步走出火焰現形。被燒爛的屍肉掉落在石磚上,顯現出其化為整副骷髏的不死者外貌。
  而後聖職者淡漠地持續進行讓不死者接連誕生的作業,大廣場之中瞬時出現一排被火焰燒得變成骨架的不死者隊列。
  「唉,只能全靠手動方式增加兵卒個體這一點,真是個麻煩的規範呢。」
  那名陸續創生出不死者的蒙面聖職者發出嘆息,他這麼說完後,抬頭仰望身邊那座如今已逐漸堆高的屍山。
  他就是在化為死者之城的王都利奧涅中央格外與眾不同的存在,也是將王都打造成如今這副模樣的元凶。
  那人正是北大陸人族國家中深具影響力的錫爾克教──堪稱其最高領袖的塔納杜司‧希爾比維斯‧錫爾克教皇本人。
  塔納杜司教皇的面罩不時被猛烈竄升的焰氣捲動,隨著熱風翻飛。這時便能窺見──面罩底下顯露的並不是人類的面龐,而是漆黑眼窩中嵌著紅亮魂火的一張骷髏面容。
  塔納杜司教皇彷彿忽然察覺某種動靜,轉頭環顧四周,這時,一名少年從大廣場的暗處現出身影。
  在這個完全就是群魔亂舞的場景中,他的外貌實在太過顯眼。
  
  那名擁有金髮碧眼的端正少年並不在意周圍的景象,他筆直走到站在大廣場上的塔納杜司教皇面前,當場跪下,俯首開口:
  「實在非常對不起,塔納杜司大人。我雖然在郊外發現三名應為獸人族的個體並展開追擊,卻讓目標分朝三個不同的方向逃走了。」
  少年以那副與外表相襯的清脆嗓音鄭重地道完歉後,塔納杜司教皇微微點頭回應,又默默搖搖頭,望向少年說道:
  「不要緊,提斯摩。戴爾福倫特王國跟獸人族之間並沒有往來,就算那三隻獸人真的逃掉,應該也不會將此處的情形告訴人族國家吧。」
  塔納杜司教皇如此說著,從排列著裸露牙齒的空洞深處傳出低沉的嗤笑聲。
  實際上,錫爾克教國周邊的三小國在這數十年間,深受教會的教義影響,國家的風氣轉變為積極地排除精靈族與獸人族。
  那些種族天生具有能分辨不死者的嗅覺,對正著手蓄積戰力的教皇而言,其存在只會礙事。因此他們在篡得錫爾克教國之時,便開始對國內外施壓,積極排除那幾支種族。
  燒盡隱身於山野之部族的主要聚落,再由教皇親手將那些曾經的居民加工成忠實的不死者僕從,化為他貴重的棋子。
  為了保障兵源數、增強戰力,不斷努力收集屍體以充當製造不死者的原料。確保能用作核心的魔石與魔晶石,並生產出擁有這些核石的武器。
  而這些東西的總數已超過百萬以上──要確保如斯數量,可說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然而,那也全都是為了今日所做的準備。
  塔納杜司教皇望著眼前服侍自己的部下中,能力最強大的七人樞機卿其中一員──外觀完全像名少年的提斯摩‧古拉‧制律樞機卿。
  「我要趁現在先盡量製造軍隊,麻煩你繼續警戒周遭以及排除礙事者,因為我這邊似乎還得花費許多時間。」
  「謹遵旨命。」
  提斯摩樞機卿再次深深鞠躬,帶著一旁好幾隻蜘蛛人默然離開大廣場。
  塔納杜司教皇凝視著他們的背影,下顎靜靜地抖顫,從口腔深處發出詭異的笑聲。
  「無聊的時光終於結束了……這場餘興節目將成為最後的遊戲。」
  塔納杜司教皇感慨良多地這麼說完,再度沉默地開始致力生產不死者。


第一章    聯盟

  於蒼天閃耀的日光,教人不由得瞇起眼睛。
  周圍眾人的歡聲,唯有沸騰的熱氣足以比擬。亢奮感支配著這一帶,而我正靜靜地藉由倒臥的身體感受地面傳來的震動。
  這裡是加拿大大森林的深處──人族未曾涉足過的精靈族都市‧森都梅普爾。
  居住著許多精靈族的巨大都市內建築的鬥技場裡,如今擠滿了人潮,那股高漲的熱情主要是源自不久前的餘興節目。
  鬥技場的外觀雖然類似以『羅馬圓形競技場』一詞聞名的Colosseo,但外牆的壁面卻長著猶如支柱一般排列的等距直立大樹,那些樹木與石材組建的牆壁互相融合,形成獨特的景觀。
  相對於設立在內部的巨大鬥技場舞台,建造在相當於二、三層樓高且環繞舞台設置的觀眾席則十分狹小,其上能看到許多精靈族的身影。
  說起在這種鬥技場表演的餘興節目,內容自然也已決定了。
  我將視線從耀眼發光的太陽上移開,把焦點轉移到露出滿面笑容佇立於一旁的存在。
  那是一名身高超過兩公尺的高大女性。但是她的姿容異於常人,從外觀便能輕易判斷出她並非一般人的事實。
  她青紫色的長髮隨風搖曳,從太陽穴附近朝天空伸出兩支纏捲的犄角。那雙蘊含笑意的眼眸擁有和頭髮相同的美麗藍紫色,而縱生的細長瞳孔讓人聯想到爬蟲類。
  她的背後長有小翅膀,擁有覆蓋著通透雪白肌膚的豐滿身體,雖然大膽地袒露胸腹部,但除此之外的部分──也就是肩頭至手臂以及腰部以下,都像穿戴著重裝甲似地被黑鱗狀的鎧甲覆蓋住。
  然後,她的腰際還伸出一條足足有她身高那般長的鎧狀尾巴,那呈現美麗劍型的尾巴尖端宛如用水晶削切而成,在半空中彈甩著。
  她就是龍王菲爾菲威斯洛特。
  猶如這名號所示,她正是舉世無雙的最上位種族。其真面目雖然是隻巨龍,不過不知有什麼理由,如今幻化為人型。
  即使她將身材變化成跟常人一樣的尺寸,但身擁的力量卻輕易超出人類應有的範疇。
  如果是擁有那般超凡力量的她,就算面對這次與錫爾克教國的戰爭,也必定會成為強大的戰力吧。
  儘管她將此稱之為餘興,但我總覺得這件事的內容,目的是向聚集於這裡的人們──精靈族人民顯示自己的力量。
  以結果而論,只要看看自己在鬥技場舞台上白銀鎧甲沾滿泥土的德行便一目瞭然,獲勝的人就是龍王菲爾菲威斯洛特沒錯。
  但在競賽過程中,我可謂盡力地用自己的方式英勇奮鬥,而她似乎也對此感到滿足。所以我應該可以認定自己已完成基本的任務了吧。
  我揉著疼痛的鼻梁撐起身子,撿起在稍早戰鬥中被轟飛的頭盔,然後將褐色的長耳朵塞進其中,重新戴好。
  我在事前喝了龍冠樹的靈泉解除全身詛咒,對我來說,能以感情正常起伏的狀態打完這次的模擬戰,已經是件很有意義的事了。
  和感情數值受到抑制的骸骨狀態不同,我有生命的肉體還沒習慣戰爭。這種情況下,很容易湧現出恐懼之類的負面感情。
  我設法壓抑住那些情緒、成功欺近她身邊這件事,應該也強烈受到至今所做的一切鍛鍊的影響吧。不論是好是壞,在這個世界生存的方法,可能都已在我腦海中根深柢固了。
  我心中驀然掠過這些想法,無意間與菲爾菲威斯洛特眼神交錯。
  她臉上浮現包含某種意義的笑靨,朝我走了過來。
  她的視線緩緩移動,最後停在我身扛的『聖雷之劍』之上。
  「你那最後一擊呀,雖然還挺不錯的,不過其實沒有使出全力對吧?」
  她收縮一雙彷如爬蟲類的瞳孔,以鎖定獵物的眼神望向我。
  面對那樣的她,我聳肩搖頭,開口說道:
  「菲爾菲威斯洛特大人不也相同嗎?吾感覺到汝大大地手下留情了,這是否只是吾的錯覺呢?」
  我如此回應之後,她的唇邊就勾起惡作劇般的笑容,撩高一頭長髮說道:
  「因為妾身要是認真地出手亂來,這整座建築物就會消失無蹤嘛……哎呀,不過喏,小哥你自己還不是一樣?聚集在這裡的觀眾們一定也隱約察覺這一點了。這樣一來,亞克先生的初次登台也可以平安落幕了。」
  菲爾菲威斯洛特心情愉悅地說起這次在鬥技場舉辦餘興節目的其中一個目的。
  雖說那是我們的目標之一,但以我在和她戰鬥中所感受的印象而言,看來她只是純粹地享受著戰鬥這種行為。
  不如說,她道出的最初目標之中,有一項本就是負責治理森都梅普爾的大長老心懷的打算吧?
  雖然我基本上是受到精靈族拉拉托亞村接納、隸屬的成員,但自己身為資歷尚淺的菜鳥一事仍然不變。像我這樣的人卻站在本次大戰的關鍵地位,應該讓參戰的精靈族戰士們不怎麼開心吧。
  儘管作法較為蠻橫,但我認為她的目的是藉由這場與最強種族‧龍王交戰所彰顯的意涵,以避免我遭受他人蔑視。
  就在我如此思量的同時,有一名人物進入我們的視線內。她從觀眾席以輕盈的動作翩然落下,立於我和菲爾菲威斯洛特兩人所在的鬥技場舞台上。
  那是一名有著雪白長髮、尖尖的耳朵與金色瞳孔的女性。她用點綴著精靈族特有紋樣的法袍裹住淡紫色肌膚的豐滿胴體,彈晃著碩大的胸乳,以小跑步靠近我們。
  那位女性身懷的特徵,即使在精靈族之中也絕不多見,是屬於名喚『黑暗精靈族』的種族。
  她是自從來到這個世界起,就和我共同走過許多地方,現在也與我隸屬同一個村里的同鄉人──艾莉安。她的金色眼眸投向菲爾菲威斯洛特大膽暴露出的雪白腹部,用帶著擔憂的聲音朝她開口:
  「那個、菲爾菲威斯洛特大人,您沒事嗎?」
  她問的那句話,是指剛才在對打中,我用所持的『聖雷之劍』貫穿她的事。由於她的視線來回逡巡於對方的腹部以及其表情,便能簡單地做此聯想。
  面對艾莉安所指的問題,菲爾菲威斯洛特用包著帶刺鎧甲的手撫摸自己的腹部,勾起淺笑開口:
  「妾身沒事唷,謝謝妳為妾身擔心。妾身也對他說過就是了──妾身這具身體是特別打造的,這點小事連傷口都不會留下喔。」
  「這、這樣啊……」
  艾莉安聽到菲爾菲威斯洛特的話,安心地呼了口氣。然後她改而望向我,肩膀靠過來,小聲地對我說:
  「欸,亞克,這是怎麼回事?從上方看起來明明就像致命傷啊。」
  我輕輕搖頭,回答向我道出疑問的艾莉安:
  「吾也不甚清楚,雖然刺進去的手感很紮實,應該不是幻術……吾完全看不出她在玩什麼把戲呢。但吾猜想,那應是龍王人類型態特有的能力才對。」
  我如此回答之後,艾莉安就帶著欽佩的神情,望向展露愉快笑容對觀眾招手的菲爾菲威斯洛特。
  接著,空中出現了一隻草綠色被毛隨風飄舞的小動物,從看台的方向朝我們飛來。
  牠的體長約六十公分左右,那條有身體一半長的白色絨毛大尾巴,以及長在前後腳之間的皮膜極具特色。牠迎著風在空中滑翔的姿態,十分類似鼯鼠或飛鼠。
  「啾!啾!」
  牠用這般可愛的叫聲彰顯自身的存在感。這隻在這個世界尚屬珍稀、精靈族慣稱為精靈獸的動物在上空盤旋了一會兒後,就靈巧地直接降落在我的頭盔頂上。
  「喔,是碰太啊。怎麼了嗎?」
  「啾!」
  牠是不是來慰勞我的呢?我如此心想,來回撫摸著碰太的頭並詢問牠。碰太不知為何用前腳啪啪拍打我的頭盔,像是要我看看觀眾席的方向。
  我心覺奇怪,視線在牠前腳所指的方位來回逡巡,然後就和眼前某個朝此處招手的人物對上了眼。
  「艾莉安小姐,似乎有人在呼喚汝呢。」
  艾莉安聽到我說的話,也隨我望向觀眾席。她對視線另一端的人們點點頭表示允諾後,向站在一旁的龍王菲爾菲威斯洛特開口道:
  「那麼,菲爾菲威斯洛特大人,請容我們在此失陪了。」
  「哎呀,你們今天也讓妾身十分盡興,所以妾身會依照約定好好努力的……那麼亞克先生,請你以後再好好陪妾身玩喔。」
  正在向觀眾們揮手的菲爾菲威斯洛特耳聞艾莉安向她道別後,轉頭看向我,勾起嘴角這麼說道。
  她臉上的表情讓我感到背後竄過一陣寒意,於是挺直腰桿回答:
  「唔呣,若是還有機會的話……」
  我留下那句話後,就帶著頭上的碰太,與艾莉安一同背向她,打算離開鬥技場的舞台。但她立刻開口說出讓我停下腳步的話──
  「啊、對了對了,亞克先生。妾身有件小事,想請你幫忙帶個口信──」
  菲爾菲威斯洛特說到這裡,就盯著半空中皺起眉頭。
  她的話讓我回過頭,對她話中內容產生些許疑惑。
  「要吾將口信捎給什麼人呢?」
  既然她想委託我傳話,那對方應該是她不在現場的往日知己──因為我沒辦法立刻想到自己認識的人之中是否存在這樣的對象,才會這麼問。
  然而她沉默了一會兒,很快換上柔和的笑容,輕輕搖著手掌撤回自己方才的話語:
  「算了、算了,妾身自己告訴對方似乎比較快。那麼就再會囉,亞克先生。」
  她說完這句話後,就跟最初現身於鬥技場那時一樣,當場凌空浮起。將背上那對小翅膀開展到最大限度,直接飛上高空、失去蹤影。
  龍王菲爾菲威斯洛特離開之際,留下了不祥的話語──可以的話,我實在不想再三與她交手就是了。
  從她那副愉悅的表情,我便能輕易想像──只要今後我還隸屬於精靈之村,那麼這個願望實現的可能性就很低吧。
  讓她參加本次戰役的條件──說不定對我個人而言代價相當高。
  「啾?」
  「碰太,吾沒事啦。」
  碰太眼見我出聲嘆氣的模樣,就一臉奇怪地從我頭上俯視我。我用指尖搔搔牠的下巴,離開鬥技場舞台,走上觀眾席。
  該處聚集了大長老會全體成員,他們都是為了前來觀看稍早我與龍王菲爾菲威斯洛特的一戰,其中有幾個人一看到我,立即微微欠身。
  以血肉之軀迎戰那位身為最上位種的龍王,能做到這種事的個體,在精靈族內部果然也很少見吧。
  他們的臉上流露出驚愕及警戒之色。
  不過,也有人的臉龐露出其他表情。
  那些就是對我表示關心與欽佩的人們──而其中最先走向我並開口的對象,正是統率加拿大大森林內所有村落長老的第三代族長,布里昂‧博伊德‧伊文格琳‧梅普爾本人。
  他擁有精靈族特有的長耳朵,以及帶著碧綠色澤的金髮。那頭長髮上束著帶有複雜花樣的編帶,頸上則點綴了色彩豐富的裝飾品,在在透露著他極高的地位。
  布里昂族長即使用蘊藏威嚴的眼神直勾勾地望著我,聲音中仍帶著驚訝:
  「真是的,剛剛目睹的事情真是令人難以置信。雖然早已從狄倫長老那邊聽說過,但沒想到竟然真有人能力抗菲爾菲威斯洛特大人到這種地步……若擁有這樣的能力,你在率領精靈族戰士的時候,應該就不會有人當面對你表露不滿了吧。」
  布里昂族長掛著微微的笑靨這麼說道,而在他身旁的黑暗精靈族大長老──方格斯‧弗蘭‧梅普爾也大動作地附和,對族長這席話表示同意。
  他的身高應該跟我差不多,魁梧健碩的身軀配上一頭剃短的白髮,嚴厲的面容上有著巨大的傷疤,還留了一口絡腮鬍,讓他散發的氣質顯得更有威嚴。
  儘管他身為艾莉安的外祖父,但容貌氣質與其說是一名大長老,更接近偉大的戰士。這樣的他如今看起來顯得有些愉悅。
  「好久沒看到這種激昂的戰鬥了呢,希望你無論如何都要跟本人打一場。」
  他說完這句話後,就露出駭人微笑,使勁敲擊我的雙肩。
  「啾!啾!」
  這動作所引發的震動甚至傳導到頭盔上,讓碰太對此高聲抗議。
  看來若能了結這次的戰鬥,我將會暫時面臨被多方磨練的命運。
  雖然依我個人的印象,會傾向於把精靈族想像成一支擅長魔法、充滿知性且外表沉靜的種族。但我最近仔細想了想,覺得這個世界的他們真要形容起來,還真是意外地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呢。
  但假如考慮到他們的境遇,就知道精靈族會變成這樣也是沒辦法的事。
  生活在這個人世間,有強大魔獸橫行霸道,還受到人族迫害,當然會讓他們逐漸變得強悍。
  我設法躲避方格斯大長老咄咄逼人的邀請,將視線往旁邊一掃,就看到兩名看著我們互動的人物──一個露出感到困擾的表情,一個則正在上下打量著我。
  其中一人是艾莉安的父親,也就是我目前設籍的拉拉托亞村的長老──狄倫‧達格‧拉拉托亞。而另一位則是艾莉安的姊姊,伊玟‧葛瑞妮絲‧梅普爾。
  狄倫長老跟艾莉安不同,是名正統的精靈族。他身擁翠金色的長髮、長長的耳朵,還穿著一件繡有獨特紋飾、類似神官的服裝。
  也就是說,狄倫長老的存在體現了我幻想中的精靈族外貌,總而言之,他和眼前的方格斯大長老或龍王菲爾菲威斯洛特那些人種──只要對方實力不錯,便想與之交手──極端相異。
  他輕輕對我行個禮,出言慰勞道:
  「徵召戰士以及進行前置準備,應該會需要花上整整一天吧。由於你的轉移魔法會是我們明天的指望,為了做好明天的準備,今天你就好好休息沒關係。」
  我聽到他這句話,看向站在身旁的艾莉安,她也面帶疑惑地回望著我。
  「既然如此,吾今天接下來的時間就留在這座森都裡稍微參觀一下,應該不要緊吧?」
  既然我在精靈族召集戰士、進行準備這些方面幫不上什麼忙,那我想趁這段時間逛逛可稱為加拿大大森林中央處的森都梅普爾──我嘗試道出這項請求。
  雖然因為我已踏上梅普爾這塊土地,要使用轉移魔法【轉移門】再次造訪此處並不難。但我是初次來到這裡,會想稍微閒逛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吧。
  於是狄倫長老便將眼神投向身邊的布里昂族長,見對方輕輕點頭回應後,就面露和煦的笑容轉向我開口:
  「那件事沒問題,只要委託艾莉安擔任嚮導就可以囉。只不過也必須先把我方這次的決定告訴人族陣營,所以你若能留意那一點,我就很感激了。」
  他說完後一拍手,艾莉安就聳聳肩膀嘆道:
  「你可別逛太久啊,亞克。不要忘了千代女跟莉露也在另一頭等你喔?」
  我聽到她說的話,便二話不說地點點頭,接受了提案。
  儘管我的確想悠閒地四處參觀這座城市,但莉露公主他們會擔心吧。
  然而,就在我們進行這段對話的同時,某個人物舉起手插嘴道:
  「好喔、好喔!既然小艾莉要去的話,我也要跟著去!」
  那名緊緊挽住艾莉安的手、彷彿朝狄倫長老表達主張一般高舉手臂強調的人,就是艾莉安的姊姊──伊玟。
  她雖然跟艾莉安一樣屬於黑暗精靈族,但她將具有種族特色的白色髮絲整理成留到肩膀附近的中長髮,予人的印象比妹妹艾莉安更加活潑。
  對伊玟的話發出驚呼的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妹妹艾莉安。
  「咦,伊玟姊也想一起來嗎!?」
  伊玟聽到她驚訝的語氣,頓時鼓起雙頰,而艾莉安則慌張地試圖辯解,像是想把方才的話抹去一般揮著手重新開口:
  「姊、姊姊妳也要一起來呀?妳看嘛,明天的事情已經準備好了嗎?」
  艾莉安開口稱呼伊玟「姊姊」的時候,偷偷瞄了我一眼。她那副有些害羞、吞吞吐吐的模樣頗為新鮮,應該是因為她平常不太在人前那樣叫她吧。
  我興趣濃厚地望著羞赧的艾莉安,接著就看到伊玟以蘊含不滿之色的眼瞳,對我投來凌厲的視線,並將纏著艾莉安的手臂抱得更緊。
  看來她大概對陪在妹妹艾莉安身旁的我心懷警戒吧。
  「只要準備能遠行一陣子的裝備似乎就夠了,那麼攜帶平日巡邏森林的裝備就沒問題了吧?花不了多少時間,不要緊、不要緊的。更重要的是,妳可要好好看清楚姊姊活躍的姿態喔,小艾莉?」
  雖然伊玟挪開盯著我的眼神,開心地蹭著艾莉安這麼說,狄倫長老卻露出有點困擾的神情,像更正她的說法般插話:
  「不好意思,伊玟。我們已經決定不把妳納入這次遠征計畫的成員中了。」
  「咦咦!?為什麼!?這次的戰役對加拿大來說也很重要不是嗎?像我這種戰力高強的人,即使只多一個也絕對會比較好吧?那到底是為什麼啊!?」
  雖然伊玟向同時亦是自己父親的狄倫長老高聲抗議,對方仍只是靜靜地搖著頭。而代替他回答這疑問的人,則是她的外祖父──方格斯大長老。
  「所以我們才會有此決定啊,伊玟。儘管將會派出多名戰士,但也不能讓這座森都大唱空城計。妳必須留在梅普爾負責統率警衛隊才行。不過相反地,我會參加這次的戰事,所以不用擔心!哇哈哈哈!」
  「咦?等等,那是怎樣啊!?祖父你太狡猾了啦!所以說為什麼身為大長老的祖父要上戰場啊!?你又濫用職權了對吧!?」
  「喝哈哈哈,妳如果不甘心的話,就爬上更高的位置啊,伊玟!」
  身強力壯的方格斯大長老豪邁大笑,雖然身為孫女的伊玟出言頂撞他,但當事人毫不在意,依然掛著那張粗獷的笑容。
  大長老本來應該身處的立場,便是管理生息於加拿大大森林的全體聚落,一般來說不會擔任戰士這類工作。不過方格斯大長老那副散發強烈魄力、體格壯健的軀體,足以讓人輕易想像到他本身的高強實力。
  依據伊玟的發言,這位方格斯大長老似乎曾有好幾次在類似今天這類的案件中,利用自身地位之便,拿著武器出征最前線的紀錄。
  就在這對祖孫掀起論戰的同時,我從狄倫長老跟布里昂族長垂下眉毛、露出困擾神情對彼此無力微笑的模樣推斷出──這畫面似乎頗為常見。
  不過,這麼說來──
  「……那個,吾等是不是必須等到這段對話出現定論為止啊?」
  「啾?」
  聽到我望著兩人脫口說出的這句話,我頭上的碰太僅僅疑惑地歪著腦袋,而站在我身邊的艾莉安也輕輕嘆了口氣。
  
  位於北大陸,有許多精靈族棲居於此的加拿大大森林。
  大量魔獸橫行這座過於深邃廣大的森林,讓森林本身成為明確分隔人類與精靈族領域的天然屏障。
  雖然加拿大大森林呈現那般面貌,但它往昔曾是一片荒蕪之地。這片廣闊的大森林可說是一座靠初代族長主導而創建的人工森林,這項事實只能說的確令人驚訝。
  儘管森都梅普爾建設在距離人類文明頗為遙遠的森林深處,但這座城市的外觀,卻比我在這個世界中曾走過的每一座人族都市都更具都會氣息。
  那些外觀簡直像摩天大樓的大樹建築物林立,擁有融合自然與人工產物的奇妙活體大樓的旨趣。空中架設著有如連結起那些高樓大廈的迴廊,可以看到上面有許多正在往來行走的人們。
  城內鋪設通往四面八方的道路被裝修得很漂亮,街道兩側以同等間距設立路燈,擠滿許多客人的熱鬧商店一字排開,還有不少工匠面貌的人物出入的工房。
  我放眼眺望繁盛高層建築之間五花八門的風景,大批人群出入其中,昔日理所當然地居住的都市景象,突然掠過我的腦海。
  我十分突然地踏入這個世界,以曆法來看,其實並沒有經過多長的時間。
  不過我已隱約瞭解──自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再回到那個地方的事實,胸中浮現轉瞬而逝的寂寥心情。
  過去建造出這座大都市的加拿大大森林初代族長;統率受到帝國迫害的貓人族、振興刃心一族的人物初代半藏;以及在南方大陸建造了巨大獸人族國家的初代大王──他們絕對跟我一樣,都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漂流者。
  而那樣的他們,對以前的世界是否毫無留戀了呢──時至今日,已不會有任何人知道答案,但就我所知,他們全部都埋骨於這個世界。
  而那代表著什麼──我連想都不用想。
  幸虧我在化身骸骨時不會被那般負面感情囚困,能輕鬆保有積極的心情,可以說十分幸運。
  雖然這點也存在一些不便之處,但我至今為止的生活大致上沒碰到什麼問題──不過,我若去浸泡龍冠樹腳下湧現的靈泉,便能解開這身骸骨咒縛,讓感情隨著肉體一起回歸於自身。
  這次的戰役若順利結束,就差不多必須開始思考往後的事情,帶著覺悟開始習慣我的身體與情感了吧。
  ──亦即在這個世界活下去的覺悟。
  我左思右想地走在喧囂的街道上,這時,走在前頭負責帶路的艾莉安返身望向我,覺得奇怪似地歪著頭開口:
  「等一下,亞克你怎麼了啊?是你自己說想要參觀梅普爾的,那你難道沒有想去的地方或想見識的東西嗎?因為這座城市還滿大的,不可能在一、兩天之內全部逛過一遍喔。」
  「啾!啾!」
  艾莉安用狐疑的表情緊盯著我的臉,出言指責正在發呆的我。就像跟她的動作同步一般,待在我頭上的碰太都發出了同意似的鳴叫聲。
  我把方才還在思考的那些事情趕出腦海,對艾莉安提議一個我剛剛想起的場所:
  「喔喔,不好意思啊,艾莉安小姐。吾正好思考著在有限的時間內,這座大城市裡有什麼必看的地點,而吾剛才忽然想到了──吾一定要去參觀能買到精靈族魔道具的店家,汝知不知道何處有不錯的店呢?」
  「魔道具店?的確有好幾家店沒錯啦,但要去哪間比較好呢?」
  她聽到我的詢問後,就歪頭開始思索──沉默至今的伊玟看到艾莉安這副模樣,便代替妹妹開口回答:
  「既然如此,去我跟小艾莉常去的那家店不就好了?」
  艾莉安聽到伊玟那麼說,似乎也推測到她指的是哪間店,立刻拍了一下手,用力點點頭笑著回應:
  「啊,對耶。就是我常跟伊玟姊去的那間店嘛,如果要去那裡的話,就走這邊。」
  她這麼說著,帶領我跟伊玟在喧鬧的道路上步步前進。
  在擠滿人的馬路上行走時,應該是我穿著甲冑的姿態太過珍奇,吸引了各處人們強行投來的視線。
  就在那時,我為了不跟丟艾莉安的背影而加快腳步,卻忽然感覺到身旁有一道強烈的眼神,於是往該處集中意識。
  而我注意到的方向──站著表情嚴肅、朝我送來凌厲眼神的伊玟。
  「啾?」
  黏在我頭上的碰太,也因為她散發出與先前截然不同的氛圍而心生疑惑。
  「伊玟小姐,汝有什麼話要跟吾說嗎?」
  她聽到我直截了當的詢問,把視線從我身上挪開,重新面向前方。
  兩人之間產生了某種奇妙的空白,讓我內心感到很不自在,正想開口問到底是什麼事情,伊玟就用認真的口氣開口說道:
  「……我剛剛在鬥技場已經確認你擁有相應的本事了,雖然我認同你的實力,但你如果傷害小艾莉的話,我可不會原諒你喔。」
  她那麼說著,像發表宣言般筆直地挺出指尖指向我,以不由分說的氣勢逼迫我回答。
  我被她的勁勢壓倒,立刻點頭回應:
  「瞭、瞭解了,伊玟小姐。吾誓會鞠躬盡瘁,保護艾莉安小姐。」
  我也預測這次的戰役會比至今遇過的任何一場戰事都危險,身為艾莉安姊姊的她無法參戰,應該讓她十分擔心妹妹的安危吧。
  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但我十分明白艾莉安的戰鬥能力相當高強,只有體能可取的我宣布要「保護她」其實相當可笑。
  可是在此時說出這種話就太不知趣了。
  迄今負責保護艾莉安的人,本來都是她這個姊姊──我好歹也被認同擁有足以擔任那個重要職位的實力,對方甚至說出把她託付給我這種話。
  此時的場面,我無論如何都必須展示出會遵從約定的氣概。
  儘管我對艾莉安的姊姊伊玟誇下海口,但她只是略微皺起眉頭露出複雜的表情,然後輕輕嘆了口氣,催我往前走:
  「你已經跟我約好了,可別忘了這約定喔。」
  伊玟猶如留下最後的忠告一般囑咐我,之後為了追趕上走在前頭的艾莉安,小跑步離開了。
  ──這表示這次的戰役,我必須鼓起幹勁、挺身挑戰才行吧。
  我重新下定決心,望著姊妹兩人走在前方的背影。


 

《骸骨騎士大人異世界冒險中VIII》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