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點  

一轉眼又到週五啦!!

最近怎麼感覺時間過得特別快呢~?

啊……是因為都在放假的關係啊……(笑中帶淚)

今天的新書試閱是下週即將發售的《原來我家是魔力點2~只是住在那裡就變成世界最強~》

有殼、有後宮、有武力值,還可以悠閒度日,好好喔~~~

小編晚上決定怒吃三碗元宵以消自己無法被選中成為異世界居民之恨!!(?

大家也吃湯圓配試閱吧~元宵節快買書……不,是元宵節快樂~~

 


 

前情提要

  

  我家蓋在世界屈指可數的魔力點。

  某天我連人帶家被覬覦魔力的魔女們和統治第二王都普羅希亞的公主──迪亞內雅召喚到了異世界。

  但我憑著體內的超強魔力擊退了她們。

  由於住在魔力點長達數十年,我體內似乎儲存了多得不像話的魔力,只要稍微喊一聲就能發出連龍都能轟飛的衝擊波。

  雖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但我只有一個願望──過著平穩又和平的生活。

  我向因過多魔力而現身的家之精靈「小櫻」學習如何運用自己的力量,開始了異世界的生活。

  托整棟房子都來到異世界的福,我無須擔心衣與住的問題。

  除了家裡有存糧,還能利用魔法生產食物,讓我足以過著輕鬆的生活。

  不過有時也會有覬覦我家土地的煩人怪物或成群結黨的人狼前來騷擾。

  我家被召喚到名為《魔境森林》的區域,那裡似乎是被人狼支配的危險地帶。 

  但是只要靠著設置在庭院的陷阱以及用魔力生成的魔像就能輕易地打倒那些傢伙,所以完全不構成威脅。

  見識到我的力量後,人狼似乎認定我是這座森林的新主人,開始向我進貢食物,還揚言不接受的話就要以死明志,我只好無可奈何地收下。

  來我家的不只這些危險分子,還有教導我這個世界相關知識的幼女旅行者「赫斯提」。

  我平常會向她學習這個世界的知識,還會和把我召喚到這世界的始作俑者「迪亞內雅」說說話增進感情,偶爾也會改造一下木魔像,就這樣度過和平的日子。

  然而某一天,有一群飛龍和自稱「白焰之飛龍王」的傢伙不請自來。

  白焰之飛龍王還朝我家噴出火焰吐息向我挑釁。

  我絕不原諒膽敢破壞我安居之地的傢伙,我施展為了自衛學習的魔法以壓倒性的力量擊敗了龍王!

  結果龍王的真實身分竟是赫斯提。她挑起這場戰鬥是為了避免龍族和我之間的全面性戰爭。

  她認為只要身為龍王的自己戰敗的話,其他飛龍就會退縮,因此選擇了戰鬥。聽到她的原因,我稍微斥責了她:

  「既然有困難就直接說。難得有這麼多機會可以講,妳要找我商量啊。」

  她聽完我說的話後點了點頭,我們總算達成了和解。不僅如此,我還將我家的空間借給赫斯提住,她決定不再回去龍之谷。

  達成和解後,我多了位龍王朋友和房客,也找回了安穩又輕鬆的生活。

  

Prologue 我家的簡單改造

  遭到龍王赫斯提攻擊的幾天後。

  我家成長為十層樓的建築,感覺就像住在高樓大廈,連森林的另一端都能一覽無遺。

  ……雖然內部只有2LDK就是了。  

  和在日本時完全相同,正因如此,我住得十分安穩。

  我一如往常地在頂樓吃完小櫻做的早餐後稍事休息。

  「主人,有件小事想和您商量……不知是否方便呢?」

  小櫻一邊泡著餐後茶一邊這麼問我。

  「商量?」

  「是的。我希望主人能改裝我,也就是這個家──前幾天受到赫斯提攻擊後,我就覺得房屋結構有些不穩定。」

  「啊……好像是這樣沒錯。」

  雖然高樓層的風能靠魔力牆阻擋,但房子目前呈一直線地拉高,即使之前撐過了赫斯提的攻擊,但下方崩塌的話還是有可能垮掉。

  「如果房子下方受損會很危險吧。」

  「由於有魔力牆支撐,所以不至於馬上崩塌,但考量到緊急狀況,可能還是有些危險。」

  說得也是,畢竟沒有什麼東西是絕不會崩塌的。

  樓下都被燒過一次了,放著不管也有問題吧。

  「這是改裝的好機會呢。」

  「是的,麻煩主人了。」

  「交給我吧……不過,該怎麼改造才好呢?用樹木補強就可以了嗎?」

  要是我有心,我也能用樹木一口氣將房子包圍起來。

  聽到我這麼說後,小櫻搖了搖頭。

  「不,這是我的疏失,所以我希望主人能充分利用我的身體和魔力。」

  這明明就說不上是疏失,房子被燒是赫斯提做的好事,變成塔型也只是順其自然的發展。

  「即使如此,無法提高主人住處安全性的我還是應該負起責任。所以請主人務必和我同步進行改造。」

  「啊,妳說的利用原來是指同步啊。」

  「是的。請主人在掌握我全部的同時進行房屋外觀的改造。我想同步時您就會知道該怎麼做了。」

  「我瞭解了。」

  喝了一口茶後,我觸碰小櫻開始進行同步,腦海中一如往常地浮現出我家的整體面貌。

  「嗯……請您就這樣稍微將精神集中在我和房子上。」

  「好。」

  我照小櫻說的,將意識集中在小櫻和房子上後,樓層隨即清晰可見。

  「嗯……看到樓層之後……再來只要和使用魔法一樣用直覺就能進行改造了。」

  我被小櫻性感的吐息弄得有些分心,但現在先將注意力集中在房子上。

  ……和使用魔法一樣……

  我試著將一樓往旁移動一公尺左右,就聽到樓下傳來轟轟的移動聲。  

  「喔喔!?

  「主人,您做得很好。您還是一樣,很快就能掌握訣竅呢。」

  「不,這樣哪算做得很好,這樣房子就動起來了嗎?」

  「是的。」

  巨大的建築有這麼容易變形嗎?

  與其說單純不如說是簡單啊。

  這樣使用魔力真的沒有問題嗎?

  話說,因為和敲不倒翁一樣是移動最下層,所以房子應該不會錯位或倒塌吧?

  「同步時有主人和我的魔力牆大幅強化了最下層,因此不必擔心會倒塌……還是要到屋外去呢?」

  「……嗯,也對。第一次還是小心為妙,我們在外面進行同步吧。」

  我也想親眼見識房子動起來的畫面。

  於是我們轉移陣地到了蘋果園。

 

  

  在庭院重新開始作業後過了十分鐘。

  我認真著手改造後發現,只要將樓層以區塊為單位來移動,似乎就能改變位置和形狀。

  只要不改變體積,不論是要變尖或是橫向拓寬,基本上都能自由更動。

  另外,被火燒焦或髒掉的部分,也能夠挪用其他樓層的素材修復。

  ……原來如此。這真是方便又有趣。

  就像在玩豪華積木一樣。

  我家已經不再是原有的塔型了。

  塔型對來自兩側的攻擊沒有什麼防禦力。

  我為了注重房子的穩定性將樓層進行重組。

  ……雖然因為蘋果園的關係,無法將現有的高度直接往兩側擴建……

  不過庭院的占地很廣,所以還是能拓寬一定的程度。

  於是──幾分鐘後。

  「蓋好了呢,主人!」

  沒錯,我的新家完成了。

  「蓋成了……金字塔呢。」

  由於一味地追求穩定性,結果蓋成了四角錐型的房子,不過頂樓還是一樣只有2LDK。

  「啊……總覺得搞錯了什麼。」

  腦子不斷地想著穩定、穩定,最後就變成這種形狀了。看樣子我的造型品味還有待加強。

  「而且金字塔是墳墓吧……我怎麼會蓋成這副德性啊。」

  「沒那回事喔,主人。就穩定性來看,沒有比這更適合的形狀了。」

  小櫻一臉認真地說。

  確實是很穩定啦。

  「金字塔既堅固防衛性又強,是很棒的形狀喔!現在就算赫斯提用力撞過來,應該也是文風不動吧。」

  有這麼堅固嗎?

  那或許很適合作為防守的型態呢。

  「我原本想改建成小型城堡的,但這樣也可以吧?」

  反正不論怎麼改建住起來都沒有問題,所以這樣也好。

  而且只有十層樓也不足以改建為城堡的形狀。雖然我想把它改建得更酷一點,但改成現在這樣或許也算是對的。

  「今後還能不斷地擴建下去,總有一天能變成主人心目中的樣子的。」

  擴建啊。

  的確,我愈常和小櫻一起睡,這個家就會變得愈寬敞。但是……

  「照這樣下去,形狀不會歪掉嗎?」

  不會像在大三角形底下多出一個房間那樣,變成蘑菇型嗎?

  「不,沒問題的。由於地點和形狀會受到限制,所以我想頂多只會出現獨立的建築或冒出一座小塔吧。」

  「啊,那就放心了。」

  「是的。主人只要慢慢將房子改造成喜歡的樣子就可以了。」

  嗯嗯,也就是說我沒必要急著改造嗎?

  總之,今天就先在金字塔將就一下,但我可不能老是住在墳墓。

  「說得也是。我就一邊磨練我的造型品味,一邊悠閒地改造吧。」

  「好的!」

  我也不想把小櫻──家弄成難看的樣子。

  所以就繼續適度地調整與改造這個家吧。

  

  

Chapter 1 旅行者的真正身分

  白天,我繼續在蘋果園改造房屋。

  在那之後,金字塔只維持了一天就回復成塔型了。

  雖然居住方面沒有問題,不過外觀實在不怎麼好看。

  ……不,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很美沒錯,但金字塔怎麼說都是墳墓啊。

  如果要當成住家還是有點問題。

  因此我以原本的塔型為中心調整了建築的外觀。

  和進行改造時不同,我一瞬間就將金字塔復原為塔型。

  「我記得房子原本的樣貌,所以只要注入魔力就能恢復原型。」

  小櫻是這麼說的。

  只要她記住了基本形狀,不論是多大膽地練習改造都沒問題。

  「因為這種事不反覆練習來累積經驗的話,就沒辦法熟練啊。」

  這和塑造木魔像一樣,如果不夠熟練的話,就連要調整形狀都很困難。

  「主人每天都在製作木魔像呢。」

  「是啊,多虧有每天練習,不管是木魔像或裝甲都多少變得帥氣一點了。」

  原本土裡土氣的魔像,現在只要我用心製作,甚至能雕刻出仁王的臉呢。

  我覺得放在蘋果園的魔像練習作品做得都還不錯。

  「不過,和塑造魔像時不同,光是把房子恢復原狀就得使用相當多魔力呢。」

  雖然同步使用的是小櫻的魔力,但我的魔力還是消耗得很快。

  因為將房子以區塊為單位移動時,無論如何都需要藉助我的力量。

  魔力的消耗量非同小可,重複幾次就得停下來休息才行。

  「是的……很抱歉,都是我能力不足。」

  「不,妳沒必要道歉。」

  重組完房子後還能在休息時進行檢視,我覺得這樣也滿有趣的。

  正當我這麼想時,赫斯提從蘋果園的小屋走了出來。

  「……你又把魔力用在奇怪的地方了。」

  看她還在揉眼睛,應該是剛睡醒吧。

  「早啊,赫斯提。」

  「嗯,早安。我昨天,就感覺到魔力在變動……但沒想到,你會這樣使用魔力。」

  不知道她是感到驚訝還是覺得無奈呢。

  赫斯提目不轉睛地盯著我重組後的家。

  「真厲害,不過,你這是在大肆揮霍魔力。就算是你,也一定消耗得很快吧。」

  「喔,這種事妳果然看得出來啊。」

  「嗯……你現在使用的魔力量,普通人只要用一次,就會累倒──所以,這個給你。有它的話,會輕鬆點。」

  她說完後遞給我先前那支白色法杖。

  不過它比以前更粗也更結實了。

  「難道妳從昨天就一直在做這個嗎?」

  「沒錯。雖然花了點時間,但比之前更加堅固,也更不容易壞了。」

  「喔喔,謝謝妳,赫斯提。」

  要我使用這支法杖,就代表要用魔法鑰嗎?

  「魔法鑰能用來重組房子嗎?」

  「我想,只要讓魔法鑰記住房子的形狀,就能改變外觀。怎麼樣?我說的對嗎?」

  赫斯提歪著頭問我和小櫻。

  「我也不清楚。小櫻,這樣可行嗎?」

  「這個嘛……是的。雖然可能必須和我同步,但只要事先設定好外觀,應該就能在一瞬間重組。大概就像我記得原本的樣貌,然後一下子就把房子恢復原狀的感覺。」

  喔喔,真厲害。

  也就是說,只要事先讓魔法鑰分別記住完成後的型態就沒問題了吧。

  之後再設定成說出關鍵字就能變形。

  「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可行。我來試試看好了。」

  我先將目前的型態《一般塔》登錄到魔法鑰中。

  「小櫻,和我同步吧。我重組看看。」

  「好的,麻煩您了。」

  我握著白色法杖觸碰小櫻。

  要重組的目標就是我家直到今天早上為止的樣子。

  我一邊在腦中想像一邊和詞彙互相組合,說出:

  「《金字塔》模式!」

  剎那間,我家變成了四角錐。

  「喔,真的瞬間就變形了呢。」

  「主人真厲害!」

  這樣隨時都能重現之前製造過的形狀了。

  因為不需要重組後再回想當初是怎麼製作的,所以非常方便。

  「……嗯,法杖這次,沒有壞掉。做得,很完美呢。」

  赫斯提來回看著我的臉和法杖說道。

  法杖的確安然無事。

  ……這招還滿實用的嘛。

  雖然必須和小櫻同步,但多虧了魔法鑰的力量,不僅可以節能又不會消耗魔力。

  「這樣的話,如果是變化過的樣貌,說不定主人也能夠獨自完成變更呢。」

  喔喔,那還真是輕鬆,之後練習也不用麻煩小櫻了。

  「謝謝妳的法杖,赫斯提。多虧有它,變得輕鬆多了呢。」

  「嗯……我也很高興,能做出堅固的法杖。如果弄壞,我會再修好的,有問題的話,隨時跟我說。」

  「好,到時候就再拜託妳了。」

  就這樣,我的改造效率又提升了。

  我不停試著變換各種型態,然後登錄到魔法鑰中,接著再把房子恢復原型,我家就像變形機器人一樣。

  反正最後還是要回歸適合居住的型態,現在就先多加嘗試吧。

 

  

  白天。

  房子改造的工作告一段落,我開始練習塑造木魔像。

  「首先……木魔像×二十。」

  我先將庭院的樹木變成二十隻魔像,但不是無臉的木偶人,而是稍微講究外型的魔像。

  與之前的魔像相比,現在的魔像身體跟臉都較接近人型,不過……

  「嗯,我的功力還不到家呢。臉部塑型果然很難。」

  魔像臉部的精緻度從無臉進步為塗鴉等級,要說成長的話,確實有進步啦。

  不過還有許多改良的空間,所以今後更需要練習。

  「想像,想像……」

  我在腦海回想記憶中粗獷的臉和魁梧的身材加以調整。

  就像做黏土一樣,只要仔細地想像魔像的臉就會慢慢產生變化。

  我就這麼一點一滴地持續製作著。

  ……雖然一開始花了很多時間,但我也漸漸習慣了。

  我只要有空都在做這個,所以和一開始相比已經做得更快又更好了。

  正當我想著「這種工作果然還是要靠熟能生巧啊」,且同時使勁塑造二十隻魔像時──

  「噫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群一臉凶惡的魔像是什麼鬼東西啊!?

  看樣子有訪客上門了。

  「安安靜靜地進行想像時偏偏來了個吵死人的傢伙。」

  魔女公主今天還是一樣聒噪啊。

  我一邊這麼想一邊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蘋果園外圍。

  魔女公主癱坐在赫斯提的小屋附近,她發現我後便吃力地撐起癱軟的身體打招呼。

  「嗨、嗨,大地閣下。好久不見,我又來找你啦。」

  「嗯,那倒無所謂……一段時間沒見,妳又做出這種事啊,迪亞內雅。」

  地上有一灘明顯的水漬。

  「抱、抱歉。我被那群恐怖的魔像嚇到了。」

  「有那麼恐怖嗎?」

  雖然我做的魔像確實個個肌肉發達,且一臉凶神惡煞啦。

  魔像們聽到妳這麼說,也顯得有些無精打采喔。

  「那個,就是,該怎麼說呢……這麼多張恐怖的臉在一起,壓迫感真的非同小可……」

  啊,原來如此。二十隻魔像確實是有點恐怖。

  但因為這個就隨地小便我可受不了。

  「真拿妳沒辦法。木魔像──回來吧。」

  再讓她尿失禁下去可不行,因此我用了魔法鑰。

  只要我說《回來吧》木魔像就會變回蘋果樹,這麼一來不僅能輕鬆收拾,也可以重複利用。

  實在是非常方便。

  「妳看,這樣就不恐怖了吧。」

  我正想叫迪亞內雅趕快站起來告知她的來意,結果……

  她為了某件奇怪的事感到萬分吃驚而嚷嚷著:「──那、那是魔法鑰的咒語!?

  「妳也知道魔法鑰啊。」

  原來這是很普通的技術啊,真令人意外。

  「那、那當然,那可是高等魔法啊!?

  我錯了。

  迪亞內雅興奮地向我說明……

  「普、普通的魔術師最少也要一行或一節的詠唱,否則無法發動魔法。即便是我這種大魔術師,能夠使用一到兩個魔法鑰就心滿意足了,但你卻……!?

  魔法鑰是那麼高等的技術嗎?

  我記得赫斯提也滿常使用魔法鑰的,那隻龍幼女搞不好是個厲害的魔術師耶。

  「真、真沒想到我的魔法能力也在不知不覺間被你超越了……就連我也只能使用一個魔法鑰……實在是差太遠了……」

  迪亞內雅向我說明後便自顧自地沮喪起來。

  擅自闖入、擅自尿失禁、擅自興奮又擅自沮喪,真是忙碌的公主啊。

  「抱歉在妳沮喪的時候打擾,但能請妳告訴我來這裡的目的嗎?」

  「啊,對喔……我是來拿土地權狀給你的。因為那時候沒能交給你。」

   迪亞內雅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從腰包拿出了一卷紙。

  「這是街道土地的權狀,隨你怎麼使用都可以。」

  我攤開迪亞內雅遞給我的紙卷,上頭寫了許多字。

  只可惜我還沒辦法讀懂這個國家的文字。

  雖然我有請赫斯提教我了,之後再去問她吧。

  ……儘管說獲得了土地,不過我也想不到該如何運用就是了。

  擁有土地至少不會吃虧吧,畢竟不需要繳稅金。

  「話說回來……大地閣下是怎麼學會使用魔法鑰的……?是自己開發的嗎?」

  「不,是偶然路過的幼女教我的。」

  聽我這麼說後,迪亞內雅睜圓了眼睛。

  「有、有那種幼女的話,我也想見一見啊。在城裡,沒人有本事可以鍛鍊我……」

  這個魔女公主到底在說什麼啊。

  「妳已經見過了吧,迪亞內雅。那幼女之前和我在一起啊。」

  「你說一起……難道是和你住在一起的龍王嗎!?

  迪亞內雅驚訝地大聲說道。

  「嗯……有人來了嗎?」

  不知道是不是被迪亞內雅的大嗓門吵醒,赫斯提從小屋走了出來。

  看她在揉眼睛,應該是在睡午覺吧。

  我正想確認權狀內容,所以時機剛好。

  「妳過來一下。」

  「嗯……怎麼了?」

  赫斯提搖搖擺擺地走了過來,這麼稚氣又可愛的動作卻讓迪亞內雅「噫……!?」地倒抽一口氣且往後退了一大步。

  赫斯提有這麼恐怖嗎?

  她現在明明只是個幼女而已。

  「算了。赫斯提,妳能幫我讀一下這些字嗎?」

  「字?我看看……?」

  我將紙卷遞給赫斯提,她在我身旁坐下後讀了起來。

  我問她上面寫了些什麼,她正在思考的時候──

  剛才後退的迪亞內雅又跑回來問道:

  「你說她叫……赫、赫斯提?」

  她探頭看向赫斯提的臉。

  明明剛才還那麼害怕,真不知是什麼風又把她吹了回來。

  正當我如此納悶時……

  

  「妳該不會是……黑衣的超級魔術師赫斯提伊‧拉德納吧?」

  

  迪亞內雅用顫抖的聲音這麼說。

 


《原來我家是魔力點2~只是住在那裡就變成世界最強~》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