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經試閱  

今天依然也是個好天氣~

小編只希望不要再繼續下雨了呢,還是乾燥的地面讓人感覺比較舒爽啊

那麼,就來看看今天的新書試閱吧!

今天要介紹的是漫博期間作者將會來台舉辦簽名會的強打作品

大家猜到了嗎?沒錯,就是《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8

為了期待已久的讀者們,小編就先在此透露一下劇情給大家看看囉~

 

黎潔兒的成績總是滿江紅,為了避免被退學的命運,只能到聖莉莉魔術女學院短暫留學

但葛倫竟也跟到禁止男性進入的大小姐學園,搖身一變成為性感的巨乳女教師?!

本以為這是個玩弄青春大小姐們的好時機,但是結果會如葛倫所預想的這麼順利嗎?

 


      序章 梨潔兒大難臨頭

  那是一道有如晴天霹靂的消息。

  ───────────────────────────────────────
  ~緊急公告~ 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 學院教育委員會
  本會決議,項目一的人物將接受項目二的處分,特此公告。
  一、對象:梨潔兒‧雷佛德。
  二、處分內容:不及格退學(本學年度前期結束時執行此處分)。
  三、處分原因:未能保持本校學生所需具備的學力水準,因此喪失就讀資格。
                                      以上
  ───────────────────────────────────────

  「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啊,學院長啊啊啊啊啊啊──!?」
  葛倫一發現貼在公告欄上的那張通知單,立刻氣急敗壞地殺到學院長室,隔著辦公桌,模樣激動地向里克學院長興師問罪。
  「哎,我就料到你差不多該來了……」
  學院長以冷靜沉著的態度回應驚慌失色的葛倫。
  「我承認這傢伙是不折不扣的笨蛋!她現在的成績確實是爛到無可救藥了!」
  葛倫拉著梨潔兒的後領把她提起來,舉到學院長面前。


  「呣……罵人笨蛋的才是笨蛋。」
  梨潔兒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似乎還搞不清楚自己大難臨頭。
  不及格退學。那是成績不佳的人會受到的處分之一。
  公辦魔術學院,是由推行富國強兵政策的帝國政府主導,基本上奉行的是完全實力主義。有能力、有拚勁的人會受到禮遇;相對的,能力平庸、缺乏鬥志的人,則會受到嚴苛對待。
  所以,學院教育委員會有時候會以『不及格退學』的名義,強行剝奪學業成績不佳學生的就讀資格,勒令退學。
  「對成績影響最大的前期末考試都還沒考耶!?不等考試結果,跳過指導、補習、補考、留級等所有補救措施,直接宣布不及格退學,未免太莫名其妙了吧!!」
  葛倫說得沒錯,除非情況嚴重,否則很少有人會直接被判定不及格退學的。
  梨潔兒在這個時間點被勒令不及格退學,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就是說啊!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
  「拜託您了,學院長……請您再仔細確認一次。」
  跟著葛倫前來的西絲蒂娜和魯米亞,也拚命向學院長求情。
  「嗯,有什麼誤會嗎……一般情況的話,或許真的是這樣吧……可是,這次梨潔兒的情況有點特殊……」
  學院長有些同情,又有些憔悴似地嘆了口氣。
  然後他迅速環視了辦公室一眼,確定除了自己以外,目前剛好只有葛倫、梨潔兒、西絲蒂娜、魯米亞等關係人在場。
  「梨潔兒是帝國宮廷魔導士團特務分室的執行官,被派遣來擔任前王女魯米亞的貼身護衛……沒錯吧?」
  事實上,里克學院長也是知道魯米亞真正身分的少數人之一。
  「所以帝國軍……國軍省總合參謀本部才會以學生的名目,硬是將梨潔兒安插到這所學校來,然而……你們應該也知道吧?這所魔術學院在檯面下,充滿了帝國政府各機關的勾心鬥角和爭權奪利,是內部情況非常錯綜複雜的混沌魔窟……」
  「是啊。隨便屈指一算,就有國軍省、魔導省、行政省、教導省……為了爭奪集所有權力於一身的魔術學院主導權,背後有仰賴各派閥鼻息的爪牙們,每天在『學院理事會』這個學院最高決定機關展開惡鬥……」
  沒錯,阿爾扎諾帝國在女王陛下的統治下,看似是堅不可摧的國家,實際上卻並非那麼團結。若非有王室這個絕對崇拜的效忠對象存在,早就從內部四分五裂了……阿爾扎諾帝國就是蘊藏著這般分裂危機的不安定國家。


  「難道說……?」
  「就是你猜的那樣。」
  葛倫似乎想到了什麼,里克嘆了口氣。
  「梨潔兒來到這所學院擔任魯米亞的護衛時,有人對國軍省蠻橫的干涉手段感到非常不滿。恐怕是教導省和魔導省吧……他們為了把有國軍省當靠山的梨潔兒趕出學院,一時性地聯手採取了行動。」
  「怎、怎麼會這樣……」
  魯米亞臉皺在一起、露出哀傷的表情,兩隻手摀住嘴巴。
  「雪上加霜的是……梨潔兒因為許多複雜因素,精神上仍顯幼稚,導致她常常做出乍看下品性不良的問題行為……再加上平時成績不好……讓反國軍省派的人有非常正當的藉口可以攻擊……」
  「該死……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嗎……」
  明明有自己盯著,竟然還會發生這種事……葛倫只能懊惱地咬牙切齒。


  「……學院長……真的無計可施了嗎?」
  葛倫雙手撐在辦公桌上,面露誠懇的表情向學院長求援。
  看到葛倫那非比尋常的舉動,在一旁呆然地看著的梨潔兒,總算隱約發覺自己似乎被捲入了什麼天大的麻煩之中。
  「……欸,魯米亞、西絲蒂娜。『不及格退學』是什麼?……好吃嗎?」
  「呃……那是……」
  魯米亞和西絲蒂娜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說明。
  「……妳冷靜聽我說喔?梨潔兒。所謂的不及格退學就是……強制要妳離開學院的意思……」
  「……咦?」
  聽了魯米亞的說明後,梨潔兒那沒睡飽又沒有表情的臉,明顯浮現了動搖。


  「這樣不就代表……我沒辦法再和葛倫、魯米亞、西絲蒂娜……還有班上的大家……繼續在一起了嗎……?為什麼……?我不要……」
  向來沒什麼感情起伏的梨潔兒,唯有這時……難過得快哭出來了。
  「……求求你了,學院長!」
  看到梨潔兒那個樣子,坐立難安的葛倫又接著低頭懇求。
  然而,面對神情嚴肅得可怕的葛倫……學院長露出了不單純的笑容。
  「我每次都深深覺得……你真的有逢凶化吉的運氣哪,葛倫。」
  「咦!?」
  「不瞞你說……我剛好收到指定梨潔兒去短期留學的請求……是來自聖莉莉魔術女學院的邀請。」
  「聖莉莉魔術女學院!?」


  聖莉莉魔術女學院。它是一所私立魔術學院,位在名叫莉莉塔尼亞的湖水地區,地處阿爾扎諾帝國首都‧帝都奧蘭多的西北方。這所只收女學生的女校,其實也是專供上流階層的大小姐就讀的住校制千金學校。
  「為什麼那種地方會突然提出短期留學的請求啊……?不對!現在不是管那種問題的時候!對方希望梨潔兒去短期留學的事情是真的嗎!?」
  學院長重重點頭,肯定了葛倫的疑問。
  「唔呣。這次針對梨潔兒攻擊的反國軍省派,火力全集中在成績不佳是否有資格繼續留在學院就讀這點疑問上。換言之,只要拿得出成績來就行了。」
  「說得也是!去其他學校留學,可是能讓綜合成績評價獲得大幅加分的有力『實績』!如果梨潔兒可以順利完成短期留學……就沒人有藉口找碴了!」
  於是葛倫綻開笑容,轉身面向梨潔兒。
  「太好了,梨潔兒!有一絲希望了喔!?妳就去聖莉莉魔術女學院短期留學吧!知道嗎!?」
  梨潔兒聞言,露出錯愕的表情,然後……
  「……欸,魯米亞、西絲蒂娜。『短期留學』是什麼?……好吃嗎?」
  「呃……那是……」
  魯米亞和西絲蒂娜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說明。


  「……妳冷靜聽我說喔?梨潔兒。所謂的短期留學……簡單地說就是暫時去其他學校就讀的意思……」
  「……咦?」
  聽了魯米亞的說明後,梨潔兒那沒睡飽又沒有表情的臉,明顯浮現了動搖。
  「……其他的……學校……?不能在這所學院嗎……?」
  「啊!不過妳放心啦,梨潔兒!不是永遠都要留在其他學校讀書!應該……只有兩、三個禮拜左右的期間吧?一定可以再回來的!只要梨潔兒妳在那所學校有認真讀書的話……」
  西絲蒂娜慌忙地向一臉驚恐的梨潔兒解釋,然而……
  「我不要。」
  梨潔兒強硬地表示了拒絕。
  「……我不想要……『留學』?……」
  口中唸唸有詞的梨潔兒,乍看下就跟平常一樣一臉想睡、面無表情……可是她的眉心隱隱皺起。臉上總是不帶表情的她會有這樣的反應,看來她似乎真的感到非常排斥。
  「我、我說啊,梨潔兒……妳有搞清楚自己目前的處境嗎!?」
  葛倫一邊錯愕地搔頭,一邊質問梨潔兒。


  「再這樣下去,妳就要被迫離開這所學校了喔!?這樣妳就無法再跟魯米亞她們在一起了喔!?妳也不希望這樣吧?」
  「嗯。我不要。」
  「既然如此,妳就老實去短期留學……」
  「…………我也不要那樣……」
  梨潔兒握起拳頭,微微顫抖著身體,消沉地垂低了頭。
  「喂,妳也適可而止一點。現在由不得妳挑三揀四了!」
  葛倫有些不耐煩地斥責鬧起彆扭的梨潔兒,可是……
  「……好吵……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只見梨潔兒低著頭,全身顫抖個不停……
  「喂、喂……梨潔兒……?」
  「不管是『退學』?……還是『留學』?……我兩個都不要……都不要……」
  然後──
  「不要就是不要!葛倫大笨蛋!我討厭你!」


  碰!
  理智斷線的梨潔兒如此大聲嚷嚷後,衝出了學院長室。
  不愧是《戰車》梨潔兒。那壓倒性的迅速,令人根本來不及阻止。
  「喂、喂!?梨潔兒!別跑!唉,真會給人找麻煩!」
  葛倫也跟著衝出去找梨潔兒。
  「學院長!我們會積極考慮短期留學這個可能的!白貓!魯米亞!我們去追梨潔兒!絕對饒不了她!等我逮到那傢伙,一定要賞她打屁屁之刑啊啊啊啊啊───────────!」


  第一章 葛倫1/2


  一陣人仰馬翻後。
  葛倫等人為了逮住逃走的梨潔兒,找遍了學院校舍本館、別舘、附屬圖書館、中庭、學院會館、魔術競技場等學院所有地方,可是……
  「可惡……她是躲哪去了……」
  進行了地毯式搜索的三人,最後來到了設在校內的禮拜設施──小聖堂。這座小聖堂信奉的是聖艾里沙雷斯新教,也是帝國的國教,內部氣氛十分莊嚴肅穆,幾個信仰虔誠的學生,稀稀疏疏地散布在堂內的長凳上做禱告。
  葛倫精疲力盡地癱靠在小聖堂最後一排的長凳上休息。
  「梨潔兒她……該不會已經跑到校外去了吧……?」
  坐在葛倫旁邊的魯米亞忐忑不安地喃喃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也只能投降了。畢竟菲傑德那麼大。」
  葛倫半放棄地環顧四周。


  「主說過。人必須把鄰人當作自己一樣來愛、來寬恕……」
  在小聖堂內部的祭壇前,身穿僧服的牧師正於講台上打開聖書,向學生們佈道。
  「可、可是,老師!梨潔兒現在住在我家呢?」
  一如西絲蒂娜所言,梨潔兒最近因為某個緣故,搬到西絲蒂娜居住的席貝爾宅邸住了下來。
  「等天黑後,她一定會回來的……」
  「這很難講……她對留學那麼排斥,感覺有點不太尋常……不曉得她會不會乖乖回家……」
  葛倫搖頭嘆氣。
  梨潔兒是帝國宮廷魔導士團特務分室執行官,代號七《戰車》。
  雖然外表只是個年幼的少女,可是那嬌小又瘦弱的身體裡面,蘊藏有一般人遠遠不及的驚人體能和戰鬥技巧,求生能力也是超一流等級的。
  只要梨潔兒有那個意思,她能在完全沒有補給的情況下,在野外存活一段很長的時間。
  所以一旦她跑去躲起來,就拿她沒轍了。
  「……真是,到底該怎麼辦啊……再拖下去,那傢伙真的就要被退學了。」


  正當葛倫用手掌蓋著臉,仰頭面朝上方的花窗玻璃時──
  牧師似乎剛好結束了佈道。
  來參拜的學生紛紛安安靜靜地離開了小聖堂。
  剛才在佈道的牧師「叩、叩」地發出腳步聲,走到了葛倫身旁。
  葛倫煩躁地瞪了站在旁邊的牧師一眼。
  「……幹嘛?要傳教或是勸人入教,去找其他目標吧。我不信宗教那一套……」
  就在此時,葛倫發現了──
  那名身穿僧服、頭戴寬簷帽的牧師,帽子底下藏著一雙如老鷹般發出銳利光芒的眼眸。
  「……哇,你是!?阿、阿爾貝特嗎!?」
  「「咦!?」」
  聽到葛倫那錯愕的叫聲,西絲蒂娜和魯米亞也不禁凝視著牧師。
  「哼。」
  只見牧師「啪!」地瞬間脫掉樸素的牧師服和帽子,換回熟悉的魔導士裝扮。那手法精彩得就像在變戲法一樣。
  「雖然已經見怪不怪……不過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好久不見……倒也沒那麼久吧。上次碰面是在社交舞會的時候嗎?好啦……」
  露出真面目的阿爾貝特,用帶有譴責意味的嚴峻眼神直瞪著葛倫。
  「不是有你在旁邊盯著嗎……為什麼梨潔兒還會鬧出問題來?」
  「你、你已經知道了嗎……真丟人啊……」
  「我有話要跟你們說……稍等一下。」


  阿爾貝特丟下這句話後,轉身往小聖堂深處移動。
  他走到了先前向學生傳教時站的祭壇前講台。
  「……?」
  在葛倫等人一頭霧水地注目下,再次站上講台的阿爾貝特,從後側慢條斯理地把手伸進講台底下……將某個東西拖了出來。
  「「咦咦咦咦咦──!?」」
  魯米亞和西絲蒂娜頓時瞪大眼睛嚇了一跳。
  「嗯──!嗯嗯~~!」
  那個東西的真面目……竟然就是梨潔兒。
  在三個光之環形法陣的作用下,梨潔兒的頭、腳、身體都受到魔術拘束動彈不得。阿爾貝特拎著她的領子後面,讓她整個人懸在半空中。
  看來梨潔兒似乎是被阿爾貝特的黑魔儀【禁錮之術】逮個正著。


  現在的梨潔兒狼狽到連想要動根手指頭也沒辦法。
  「你竟然有辦法這麼簡單就逮住梨潔兒,果然厲害……雖然我很想這麼說,但你沒其他更適合的地方可以關她了嗎?前‧祭司大人。想跟上帝挑釁也不用這麼過火吧?」
  「哼,信仰早就被我拋棄了。」
  葛倫不可置信似地吐槽後,阿爾貝特彈了一下手指解除魔術。
  束縛住梨潔兒身體的光環消失了。
  「……怎麼樣。腦袋冷靜一點了嗎?梨潔兒。」
  阿爾貝特把獲得解放的梨潔兒放到地板上,淡然問道。
  「呣……」
  或許是放棄掙扎了,梨潔兒忿忿不平地鼓起腮幫子,滿腹怨氣似地環抱著膝蓋坐在原地。
  「那麼,大家來討論梨潔兒今後該怎麼辦吧。」
  在阿爾貝特的主持之下,相關人士湊在一起交換意見。


  「不能拜託軍方的高層設法杯葛不及格退學的決定嗎?有沒有跟敵對派閥協商的可能?她好歹之前也是王女的護衛啊。」
  葛倫立刻做出提案,但是……
  「那是不可能的。檯面上,王女早就是被剝奪了王室身分的『平民』。所以『王女』的護衛這個名義無法成立。拿這名義去爭也沒用。」
  阿爾貝特淡漠地陳述事實,否定了提案。
  「而且,反國軍省派打算從下一期開始派遣他們扶持的人進入學院,使其取代梨潔兒成為王女的貼身護衛。這顯然是想討好女王陛下……所以我不認為對方會願意接受協商,同意取消不及格退學的處分。」
  「啊啊,可惡!真是一群老奸巨猾的傢伙,快被他們煩死了!要鬥滾去地獄鬥啦!」
  葛倫只能用雙手拚命抓頭。
  「……總而言之……結論是……?」
  「梨潔兒如果想逃過不及格退學的命運,只能接受聖莉莉魔術女學院的邀請,利用短期留學提升實績……除了用正攻法突破困境外,別無他法了。」
  雖然早就心裡有數,可是再次被人點破事實,葛倫不禁深深嘆了口氣。
  「……喂。妳聽到了嗎?梨潔兒。還是快點認命吧。」


  只見梨潔兒那無表情的臉上清楚籠罩著一層陰霾,她一溜煙地躲到了魯米亞和西絲蒂娜的背後,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
  「……我果然還是不要……我不想去……」
  「妳這傢伙真的是講不聽哪……已經告訴妳好幾次了,繼續這樣下去妳會……」
  葛倫無奈地按著自己的太陽穴,試圖向梨潔兒曉以大義。
  「體諒一下她的心情吧,葛倫。」
  沒想到,這時跳出來替梨潔兒說情的人竟然是阿爾貝特。
  「嗄?你在說什麼啊?」
  「我說,要梨潔兒去短期留學確實是很殘酷。」
  「……為什麼?你這任務狂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善解人意了?反正她只是在耍任性而已……」
  葛倫皺起眉頭反駁。
  「你忘了嗎?梨潔兒她……實際上可是比外表還要『年幼』喔?」
  「!?」
  阿爾貝特點出關鍵後,葛倫恍然大悟似地噤口。


  「梨潔兒。明白說出妳不想去短期留學的理由吧……用所有人都能明白的方式。」
  阿爾貝特淡淡地催促道。
  「……我、我……不想……和葛倫、魯米亞還有西絲蒂娜分開……我害怕……自己一個人……所、所以……」
  聽了梨潔兒好不容易才擠出來的話語,葛倫感覺到彷彿後腦勺挨了一拳的衝擊。
  阿爾貝特輕聲嘆息,接著說道:
  「梨潔兒是世界第一個『Project:Revive Life』的成功案例。她是複製了當年那位天之智慧研究會的暗殺者伊露夏‧雷佛德的肉體與精神後,製造出的魔造人類。」
  「…………」
  「她誕生到這個世上的時日尚淺,而且在那短暫的歲月中,有一大部分的時間都被戰鬥占據。再者,伊露夏生長在異常環境之下,所以她一開始從伊露夏身上承襲的精神,本來就並非正常。即使肉體上是十五、六歲的少女……但梨潔兒仍只是個『孩子』。」
  葛倫不禁一臉苦澀地望了梨潔兒一眼。


  「對這樣的梨潔兒而言,你、王女、席貝爾以及那個班級的學生,是她內心的支柱……『依靠』的對象。就算只是短暫的期間,你不由分說就命令她和你們分開,那意思就跟從襁褓中的嬰兒身旁奪走母親是一樣的……所以你就體諒她一下吧。」
  阿爾貝特說得頭頭是道,葛倫完全無言以對。
  他說得對。最近的梨潔兒在光明的世界過著再正常不過的生活……導致葛倫不知不覺忽視了潛藏在梨潔兒內心的稚氣。
  梨潔兒過去把已故的哥哥投射在葛倫身上,將他視作內心支柱並『依靠』著他。後來在『遠征修學』的時候,梨潔兒在精神上有所成長,她下定決心尋找適合自己的生存之道,戰戰兢兢地向前跨出了第一步。
  可是──為什麼自己會因為這樣就產生『梨潔兒已經獨立了』的誤會呢?即使她下定了決心,依賴的心理和精神上的稚嫩也不會突然消失不見。人心是需要時間成長的,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依靠別人不是什麼壞事,而是成長過程中每個人都會歷經的階段。
  關心、引導、支持著還不成熟的梨潔兒,直到她的精神哪天可以真正獨立為止,是自己身為教師所應盡的職責,可是自己卻……


  「……唉……看來我也還不夠成熟呢……」
  會因為這種事情感到挫折,代表我也很嚴肅地在看待教師這份工作吧……葛倫面露苦笑,轉身面對梨潔兒。
  「抱歉,梨潔兒。我太一意孤行了,完全沒有尊重妳的意見。」
  「嗯……」
  「不過,現在該怎麼辦……?現實問題是,拒絕短期留學的話,是真的會被勒令不及格退學的喔……?嗯……」
  見問題兜了一圈又回到原點,葛倫頭痛不已。
  「那個,老師……我有一個想法……」
  魯米亞畏畏縮縮地提出建議。
  「什麼方法?」
  「就是……我和西絲蒂也陪梨潔兒一起去聖莉莉魔術女學院短期留學……你覺得可行嗎?」
  「啊!這方法不錯耶!如此一來梨潔兒應該也能放心了吧?」
  西絲蒂娜像是在說這是好主意般,敲了一下掌心表示贊同。


  「反正梨潔兒是我的護衛……所以我想說,我也陪她一起去比較好。」
  「……總覺得妳們立場顛倒過來了……不過,這方法確實不錯。」
  聽了魯米亞的意見後,葛倫無可奈何地聳起肩膀。
  「問題是,妳們能一起去嗎……」
  「當然能。」
  阿爾貝特立刻回答了葛倫的疑問。
  「以護衛效率而言,軍方高層認為這方法確實是上策。而且以高層的立場,他們也希望能繼續把『前王女的貼身護衛』這個特權掌握在手中。所以《隱者》老翁已經去穿針引線了。再過不久,王女和席貝爾應該也會收到短期留學的邀請。其實今天我會出現在你們面前,就是為了報告這件事。」
  「原、原來是這樣嗎!唉呀,你們手腳也太快了吧!這種事拜託早點說嘛!」
  葛倫露出開心的表情轉向梨潔兒。


  「太好了!魯米亞和西絲蒂娜也要跟妳一起去喔?這樣妳可以接受了吧?」
  然而……
  「……葛倫呢?葛倫你不來嗎?」
  梨潔兒的表情還是帶有幾分鬱悶。她伸手抓住了葛倫的袖子。
  「如果沒有葛倫……我不要……」
  「……我?……呃,我再怎麼說也沒辦法去吧……」
  葛倫一臉困擾地看著哀求似地揚起視線看著自己的梨潔兒。
  「畢竟……聖莉莉魔術女學院可是男賓止步的女校喔?男人連想要踏入校內一步都不行。唯獨這個障礙,就算怎麼安排,也沒辦法克服啊……」
  「不,葛倫,你也要以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派遣的臨時教師身分,跟梨潔兒一起去。」
  阿爾貝特突然說了令人摸不著頭緒的事情。
  「啥!?你有沒有搞錯!?那怎麼可能!?我是男的耶!?」
  「別擔心,這問題我們已經擬好對策了──」
  當阿爾貝特如此說道的同時。


  咚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小聖堂的牆壁突然被魔術從外側爆破──
  「嘿!既然有人指名我,我這不就來了嗎鏘鏘鏘!」
  只見一名笑容燦爛得宛如盛夏豔陽的女子,出現在牆壁大洞的那一頭。
  隨風飄逸的華麗金髮,美得令人窒息、充滿魔性的容貌,性感動人的妖豔身材,那個美女的名字就叫──
  「瑟莉卡!?」
  她是最近剛重返校園的魔術教授,同時也是葛倫的師父,兼全大陸最頂尖的第七階魔術師──瑟莉卡‧阿爾佛聶亞。
  「妳才剛回校園就在胡鬧什麼!?現在是流行跟上帝挑釁嗎!?」
  「狀況我已經瞭解了!嗯,包在我身上吧!」
  瑟莉卡無視被唬得一愣一愣的眾人,大搖大擺地朝葛倫走去。
  只見瑟莉卡從豐滿的乳溝掏出一罐小瓶子,把瓶子裡面的液體含在口中後──突然用雙手緊緊抱住葛倫,限制他的行動──
  然後她微微墊起腳跟,臉往葛倫貼近──
  滋啾啾啾啾啾!


  耳裡好像出現了這般幻聽的同時,瑟莉卡毫不遲疑地和葛倫接吻了。
  「什、什、什、什、什麼──────!?」
  西絲蒂娜見狀,瞬間整張臉變得火紅,發出錯愕的大叫。
  「接、接、接吻!?竟然接吻!?未免太狡──齷齪了吧!阿爾佛聶亞教授,您突然做出這種行為是什麼意思~~!?啊哇、啊哇哇哇哇哇──」
  「~~~~!?(嗚哇啊……)」
  魯米亞同樣面紅耳赤,雙手遮臉,透過手指的縫隙,目不轉睛地凝視著熱吻中的兩人。
  在整整僵硬了三秒之後……
  「──噗哈!?咳咳!?」
  腦筋一片空白的葛倫突然回神,推開了瑟莉卡。


  「妳、妳這傢伙,突然做這種事幹嘛啊!?妳剛剛到底餵我喝了什麼東西!?」
  「放心、放心!不會痛啦~?《陰陽之理在我身‧向萬物的創造主反抗‧重新改造軀體吧》──!」
  瑟莉卡啪地彈了下手指,一臉得意地順口唱起咒文後──
  ──馬上出現了異狀。
  「嗚、嗚喔……這、這是怎麼了!?」
  只見紫色電光四射,葛倫不僅全身開始冒煙……身體各個部位還啪嘰啪嘰地發出奇妙的聲音。
  「身、身體好燙……!而、而且還有種奇怪……的……嗚咕啊啊啊──!?」
  葛倫痛苦地皺起面孔,跪在地上。


  「老、老師!?你怎麼了,老師!?」
  「別碰他……等著看吧。」
  見西絲蒂娜神色緊張地打算衝上前,瑟莉卡拉住她的手臂阻止了她。
  就在這時,葛倫整個人埋在從身體冒出來的煙霧中,漸漸看不到他的身影……不過仍可以聽見那啪嘰啪嘰作響的不自然聲音……不久……
  「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葛倫發出淒厲的慘叫後……陷入了沉默。四周鴉雀無聲。


《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8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