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骨  

夏天的時候來杯冰涼的飲料最讚啦~

最近唯一能把小編從炎熱拯救出來的就是冰冰涼涼的飲料

各位讀者也要注意,不要讓自己熱壞喔!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喝飲料的時候還可以搭配上我們的新書試閱

今天的作品是骸骨騎士大人異世界冒險中VI

虎人族為了解救獸人族的同胞東奔西走,最後終於成功讓他們獲得自由!

亞克使用魔法巧妙地助他們一臂之力,虎人族長便送他一頭龍座騎當作友好的證明...?

身邊圍繞著珍奇異獸以及黑精靈旅伴,亞克的冒險還在繼續著!


 

      清早的晨暉從頭頂灑下,不時揚起的風將這一帶的草木吹得窸窣作響,讓這寧靜的山頭縈繞一片微微的喧囂。
  在山頂附近,長著一株巨大的龍冠樹。它顯赫的威容不受自然法則拘束,抬頭就能看到其枝葉繁茂的樹冠,正像是一座蒼翠的山脈覆過天際。

      眼前開展的景象,猶如龍冠樹本身為山巒撐了一把大傘。
  龍冠樹巨大的枝枒篩落早晨的朝陽,將光芒散佈周遭。光線匯聚各處,明亮地照耀著我工作的地點周圍。
  這座山頂矗立著一棟類似神社本殿的建築物,雖然它的石牆還完整留存下來,但木造的屋頂已全數腐朽崩落,形成挑高的鏤空天井。
  從樹葉空隙照進來的陽光,柔和地透過缺少屋頂的這棟社跡,遠遠映照在我身上,將這襲鎧甲反射得明耀閃爍。
  這套以藍白兩色為基礎設計、各處綴滿華美裝飾的白銀全身鎧甲背後,那件隨風飄揚的漆黑披風,簡直就像將繁星閃耀的夜空割下一塊直接製成的裝備。

      我身著仿照神話中騎士形象打造出的豪奢鎧甲,而手中拿的東西──並不是用慣的那套神話級寶劍與盾牌。
  我此刻抓著一根木頭做的握柄。
  握柄前端裝著一片尖端呈刃狀的扁平金屬板,上面盛著一團像泥巴的灰色物體──用來將磚塊黏附在一起的灰泥。
  我用這工具把灰泥塗抹在眼前擺好的磚塊堆上,再密密疊上一個個新磚頭,不留絲毫空隙。
  「呼,這樣雛型就大致出來了……」
  我低聲自言自語,為了檢查這座由磚塊砌成、留著開口的半圓體構造物有沒有傾斜,後退一步觀察整體造型。
  我在社內廚房中做的這樣東西,是一座磚造瓦窯。
  精靈村落裡雖然可以順利籌措到類似瓦斯爐的魔道具,但還是必須要有燒窯,才能烘烤這個世界的主食──麵包類,所以我才動手搭建一座。
  身處遠離人煙的深山中,根本沒辦法找專業製窯師來幫忙。於是我集齊材料、試著挑戰了一番,沒想到這種事有做有成果,讓我欽佩地對自己點點頭。
  磚窯所需的各種材料,多虧出身於蘭德巴爾特的旅行商人拉契幫忙才收集齊全,材料費總金額卻不算太貴。
  等這座窯蓋好後,除了麵包之外也能烤披薩之類的。
  好不容易在南方大陸發現蕃茄,沒道理不做個披薩吧。
  我用沾濕的布擦了擦磚窯,將溢出的灰泥拭去,把磚頭表面擦乾淨。
  就在我忙著做這件事時,碰太不知從何處現身,跑到我腳邊。
  「啾!」
  碰太的身長大約六十公分,光那團絨毛狀的大尾巴就占了身體的一半長。牠的特徵是前後腳之間擁有鼯鼠般的皮膜,以及一張神似狐狸的臉。

      屬於這個世界『精靈獸』的一種,這名稱代表牠是能夠操使魔法的動物。
  覆滿牠全身的柔軟毛皮為草綠色。這顏色形成防護,讓牠能與草叢或樹木的枝葉融為一體,巧妙地隱藏身形。
  「喔喔,是碰太啊?汝剛才都跑去哪裡玩啦?」
  我擱下水泥抹刀這麼說,摸了摸碰太的頭。
  牠被我一摸,立刻開心地使勁把腦袋往我的手掌頂,嬉鬧了起來。
  「啾!啾!」
  碰太搖著白色的綿毛尾巴,用臉頰蹭了我一會兒。這時牠的大耳朵像感應到什麼狀況般抖動起來,突然回頭叫了一聲。
  我順著碰太的視線看過去,發現一頭龐大的獸類正透過廚房邊的窗戶探出臉、窺伺此處。
  不對,那模樣與其說是獸類,將牠形容為巨大爬蟲類更為妥當。
  牠的體長約有四公尺,紅褐色的鎧甲狀鱗片覆蓋全身,頭上長出一對巨大的犄角。強健的足肢左右共三對,六隻腳都非常粗壯。

      略寬的背部中央長了一排類似鬃毛的白色皮毛,一路迎風飄揚、延伸到尾巴尖端。
  「嘰咿咿咿咿咿!」
  這隻擁有龐然巨軀的巨大爬蟲類,發出與外表相比顯得突兀的尖銳咆哮聲,甩了甩頭。牠背上長長的白色鬃毛隨著動作搖曳,被日光照射得閃閃發亮。
  或許是那兩支犄角形成阻礙,害牠無法把頭伸進廚房窗戶裡的關係,牠略顯焦躁地在社的外牆上蹭了蹭腦袋,鼻子發出嘶鳴。
  「喔喔,『紫電』也想一起玩嗎?」
  我叫著眼前這巨大生物的名字,走近窗邊。紫電斜眼觀察我們的動靜,我伸手撫摸牠粗壯的脖子。
  被我這麼一摸,紫電便漸漸縮起爬蟲類特有的細長瞳孔,連連眨著眼。
  看來牠已差不多習慣了此地的環境。
  牠原本是生息於南方大陸平原的遊牧民族──虎人族慣用的坐騎,當地把牠們稱作『疾驅騎龍』。
  然而,我當時在接連數場騷動中出手幫助他們,因此得到虎人族族長親自致贈這匹疾驅騎龍,藉此證明我對獸人族的貢獻,也表示我是他們的『朋友』。
  這種生物的體型相當於一輛自小客車,我本來想說要照顧如此龐大的動物很麻煩,強烈打算謝絕這件禮物。但族長對我說「這是我等友誼的證明」,就是這句話害我難以推辭。
  我再怎麼說也曾受精靈族長老(代理)賜予代表村落的姓氏,站在與虎人族族人交流的立場上,若胡亂拒絕對方的好意,將來彼此之間的關係將產生齟齬──看來還是收下比較好。
  ──我用這些理由說服自己。
  即使疾驅騎龍的威儀可能會引起部分北大陸居民注意,但幸好此地所處的山區距離人類的生活圈非常遙遠,連最鄰近的獸人族新建聚落都位居森林的另一頭。
  而且牠比馬匹有力許多,能馱運更大量的貨物。之後若要踏上旅途,能多一種交通工具當然再好也不過。
  接下來,我已經預定好要從虎人族中規模最大的耶拿一族族長手中,獲取他們栽培的一種辣椒──俗稱『惡魔之爪』的優先使用權。
  下次做個辣椒醬或蕃茄辣醬之類的好像也不賴。
  「那些事發生至今已過了十天……不,經過半個月了呢。」
  我如此思考,偶然回想起南方大陸所發生、一連串事情的來龍去脈。
  
  ◆◇◆◇◆
  
  『嘎喔嘎喔嘎哇啊啊啊啊啊啊!!』
  一陣臨死的咆哮聲迴盪在黑夜的城市中。發出這道聲音的巨大生物仰天倒落街道正中央,讓周圍地面掀起巨響。
  這個世界用以照明的工具不多,每當雲層擋住月亮的夜晚,即使是大街也蒙受黑暗籠罩、視線不佳。此刻卻有火舌從各處竄出,詭異的光暈將四周渲染得一片紅豔。
  在那片火光之下,引發這場火勢、間接引起騷動的巨大生物血流滿地、橫屍路中央。
  牠龐大的外表呈現人型、身長高達六公尺,全身披滿黑色剛毛。
  這個巨人雖然擁有近似人類的外型,但應該要有頭部的地方卻空空如也,牠的臉改為長在胸口上。眼睛瞳孔放大、一張血盆大口中排滿黃板牙。

      以身體比例來看,巨人的兩隻手腕算是很長,整體來說,以『沒有頭的猩猩』形容最為貼切。
  這隻我擅自取名為『黑巨人』的生物,住在分佈於大陸南部、人跡未至的廣袤森林中,那地俗稱『黑森林』。
  巨人棲息在充滿凶暴魔獸等生物的森林裡,對牠們來說,人類只不過是矮小的小動物,剛好適合食用吧。
  實際上,現在闖入城市追趕居民的黑巨人們正襲擊人類,用胸口那張巨大的嘴巴一口咬下受害者。
  這個位於南方大陸西部、建造在面向南央海岬角上唯一的人族城市──正是隸屬於雷布蘭大帝國的塔吉恩特。
  但這座城市如今已被鬧得混亂不堪,充滿被驅離大陸南部的黑巨人集團、不知從城裡何處冒出的不死者武裝部隊。

      以及為了解救被當成奴隸使喚的獸人族同胞,潛入此地的虎人族戰士團。

  「吾已成功剿滅敵人。艾莉安小姐,汝等也收拾得差不多了嗎?」
  我如此詢問他們,揮了揮手中的劍甩掉血跡,讓劍身重新綻放蒼藍俐落的光輝。這把劍真不愧被稱作傳說級武器『聖雷之劍』。
  我轉頭望去,看見兩名女性因為我的聲音回過頭來。
  其中一位女性身材修長,將一頭如雪般潔白的長髮在腦後紮成一束。她充滿女性特徵的豐滿軀體上,擁有不同於人類的淡紫色肌膚。

      身上穿著一件綴有特殊圖騰的法袍,外面套著風格略為粗獷的皮甲。
  她是我的旅伴,出身黑暗精靈族的艾莉安。
  ──黑暗精靈族最明顯的特徵,就是她那雙盯著我的金色眼瞳,以及較一般精靈族更短更尖的耳朵這兩項。
  艾莉安將手中那把裝飾著獅子型雕刻的細劍一甩──劍身上纏附的火炎,立刻沿著劍鋒留下的軌道撕裂夜空、劃出一道明亮的軌跡。
  「……我這邊也暫時擺平,但差不多該停止發射精靈魔法了。」
  她說著垂下肩膀嘆了一大口氣。
  艾莉安劍上附著的火焰雖然已經消失,但她身後那名上半身被火勢吞噬的巨人,還像支巨大的火把般燒得正旺,而後放盡氣力、直接倒地。
  牠的聲帶大概被火燒爛,痛苦得滿地打滾卻發不出聲。沒過多久,這隻黑巨人就一動也不動。
  牠覆滿全身的毛髮及皮膚十分堅硬,一般的刀劍很難傷得了牠分毫。但看來當面吃下這一招,那身毛皮依然抵禦不了艾莉安拿手的炎系精靈魔法。
  「這邊的廢兵大致上解決完畢了。」
  一名嬌小的少女語出驚人,從黑巨人倒臥的街道陰影處現身。她外表給人的印象和那句偏激的話一點都不相襯。
  她裹著一身漆黑的忍者裝束,額頭配戴深堇色護額。不算長的黑髮上豎著兩隻獸耳,從腰際伸出一條長長的尾巴左右搖晃。
  少女是忍者集團『刃心一族』的末裔,那個獸人集團由以前曾受迫害的貓人族聚眾創辦。號召成立這個組織的人自稱『半藏』,我猜想他應該跟我一樣來自另一個世界。
  她叫做千代女。雖然年紀輕輕,卻已成為組織中實力飽受推崇的『六忍』成員之一。
  千代女體內寄宿著刃心一族祕寶『契約精靈體結晶』。和精靈體合而為一的她,能夠像精靈獸一樣,以稱為『忍術』的形式自行施展精靈魔法。
  而她平常那雙澄澈的藍眼睛,如今不知為何染上深沉昏暗的色彩。
  怎麼看都不是黑夜陰影造成的。
  我從千代女口中聽說──她總算找到下落不明的師兄佐助,但他早已化為不死者,成為敵人阻攔在她面前。
  而後,千代女親手為他卸下不死的詛咒──
  可以說,她的模樣已充分表露出自己目前的心境。
  我似乎也能從艾莉安的動作推測出她在想什麼。她垂下那雙尖耳朵前端,望著千代女露出擔心的神情。
  此刻,道路的陰暗處忽然出現一名持劍的兵士,襲向悶悶不樂的千代女。
  「!千代女小姐!」
  那名士兵並沒有發出擊劍的吶喊聲,默默地揮起手中的劍迫近千代女。但我注意到的時候,千代女早已從剛才所處的位置消失,衝上前和敵人短兵相接。
  她瞬間拔出藏在腰間的短刀,和士兵擦身而過時劃出一道光芒的軌跡──敵人的腦袋便像玩具一樣,劃出拋物線掉落地面。
  金屬製的頭盔撞上石板路面、傳出清脆的聲響,頭盔內部隨之滾出一顆早已成為白骨的骷髏頭。
  看來是擠滿塔吉恩特街道的不死者士兵之一。
  它剩下的軀幹還搖搖晃晃地動了一陣子。但千代女一踏碎掉在地上的頭蓋骨,不死者士兵的身體便像斷了線的人偶般傾頹倒地。
  身旁巨人的屍骸還在燃燒,劈哩啪啦的火花爆裂聲填滿恢復寧靜的這一帶。
  「啾!啾!」
  我在一片靜寂的道路中央,略微思考接下來的行動時,纏在我脖子上的碰太仰望著我如此叫道。
  彷彿呼應牠的叫聲,我隨之注意到城市裡遙遠的某處傳來人們的喧鬧聲。
  我聽到房舍的焚燒聲,還有人們爭相逃竄的喧囂,其中微微夾雜著刀劍相擊的聲響。
  看來,我們解決掉大部分讓城市陷入混亂漩渦的黑巨人之後,人們重新起身對抗。
  裡面大概有為了解放獸人奴隸,東奔西走的虎人族戰士們。
  不管怎樣,可以肯定發生了某些事。
  「艾莉安小姐,千代女小姐。待會兒跟五右衛門先生會合後,吾等先去會見等在城牆外的赫烏族長一面吧,人族說不定已經重整勢力對抗這場混亂了。」
  我向她們這麼說,兩人皆點點頭同意這項提案,我們便動身離開這一區。
  途中碰上為解放獸人族奴隸而戰的虎人族戰士集團,以及留在現場助他們一臂之力的五右衛門。我們一發現這些人,便與虎人族攜行的十幾名獸人跟著他們逃往城外。
  虎人族在獸人之中算是體格特別魁梧的一支種族。他們擁有圓形的耳朵、金黑夾雜的髮色,而且全部人的身高都超過兩公尺。

      但與他們同行的五右衛門,儘管和千代女同樣出身貓人族,以健碩為傲的身形卻毫不輸給他們。
  多虧這支雄壯威武的勁旅在前方打頭陣,就算路上仍有無數死靈士兵徘徊、倚仗人海戰術襲來也無所謂,讓我們撤出市中心的速度增加許多。
  環繞城都外圍所建的城牆,其中一部分已在黑巨人侵入時遭到破壞。我們往那個缺口前進時,四散城中的其餘戰士團開始會合。
  看來準備往城外逃的人不只獸人奴隸,也有許多城中居民為了逃出黑巨人或死靈士兵的魔爪而聚集到這裡。
  這些人族被現場壯碩的虎人族以及大批獸人族嚇壞,保持著距離、畏首畏尾地迅速逃往城外。
  等我們終於出了塔吉恩特的城牆,便看到虎人族的戰士集團早在外面排好陣型,保護為數眾多的獸人們。
  雖然因為身處缺乏照明的陰暗夜晚,無法掌握正確的人數,但現場大概匯集了近千人左右。
  此集團由一名格外魁梧的虎人族領頭挺立在前方,威武的姿態簡直就像地獄的守門人,直直瞪進城牆內延展開來的塔吉恩特都城。
  身高直逼三公尺的巨漢一注意到我們的存在,嘴角便略略勾起、露出無畏的笑容走過來開口:
  「你在城裡似乎救助不少我們的同胞……但你也幫了人族那些傢伙一把對吧?」
  這個露出凌厲眼神睨視著我們的男人,正是虎人族中首屈一指、最大部族耶拿一族的族長‧赫烏。
  我對上他迎面瞪來的視線,表現出『這沒什麼』的模樣挺起胸膛,將擔在肩頭的『聖雷之劍』豎立在前方的地面上說道:
  「吾僅只是出手拯救眼前遭逢怪物襲擊之人罷了,無論該者是獸人或是人族,皆無足輕重。」
  我回答完,赫烏族長旋即瞇細了眼,露出玩味的眼神望著我說:
  「自己身為精靈族還這麼做,還真是有你這種奇怪的傢伙啊。」
  赫烏族長只拋下這句話,就轉身面向後方的戰士集團,以及獲得解放的獸人們,高聲發出指示:
  「最後的隊員已經到齊!現在開始,我們要趕在人族追兵到達前離開此地!目標是東方的獸人族之國──法布納哈!也就是自由之地!!」
  獸人集團聽到族長的話,瞬間歡聲雷動。
  虎人族戰士陸續騎上自己的疾驅騎龍,為了守護徒步移動的獸人們,在他們周圍展開隊形前進。
  這幅景象簡直就像是被牧羊犬引導著前進的羊群。
  虎人族族民似乎過著放養家畜維生的游牧生活,會照平常的習慣這樣行動也無可厚非。
  這個由上千人組成的集團宛如一隻巨大的生物般,在前進途中不斷變幻外型。
  我跟五右衛門各乘著一匹來時向虎人族暫借的疾驅騎龍,載著艾莉安與千代女,從隊伍後面跟上大家。
  獸人族集團原本因為重獲自由的激動,氣勢高昂地前進。然而,等天空透出魚肚白時,他們已因連夜趕路,陷入疲憊不堪的狀況。
  儘管獸人的體力優於人族,他們的精力也不可能無止無盡。
  這支化為獸人族難民的集團,一到達人族沿著半島跟大陸連接處興建的邊界牆旁邊,剛好同時停下腳步。
  他們雖然擔心人族會派兵追緝逃出塔吉恩特的前獸人奴隸,但也不覺得他們能迅速從混亂中恢復社會體制──本著這項猜測,他們決定暫且小歇片刻。
  只能祈禱塔吉恩特沒有優秀的人才負責掌權了。
  「……真是糟糕。行進速度這麼慢,別說前往法布納哈,就連跨越平原都無法如願啊。」
  赫烏族長深深地皺起眉頭低喃,周圍幾位核心人物也把額頭湊在一起討論。
  本次斷然實行『塔吉恩特奴隸獸人解放計畫』,本來就沒有經過事前的安排。
  這樁事件的起因,是虎人族的居住地庫瓦那平原遭到那些黑巨人恣意破壞。他們前往討伐時,發現前方人族建造的堅固邊界牆塌陷了一塊,便匆忙決定實行此計畫。
  如果重獲自由的獸人奴隸只有上百名,每位戰士還能用自己的疾驅騎龍載運。但現在解救出來的奴隸數量破千,實在無法這麼做。
  要前往獸人族創建的國家法布納哈大王國,必須橫跨兩片巨大的平原才能到達,行軍之際也會需要補給飲水跟糧食。
  要帶領這些才剛卸除奴隸身分的獸人,踏上這趟嚴酷的旅途,實在太過輕率。
  最實際的方案就是直接穿越邊界,再由虎人族戰士們將獸人帶回各自的聚落安置,而後分批編組東征的隊伍出發。
  雖然旅途時間長短取決於各隊的腳程,但還是要來回護送多趟。光跨越一次平原就得花上好幾天,要在一個月內運送這上千人到達東方十分困難。
  我在一旁聆聽他們討論時,感到身後傳來一股視線而回過頭,便看到坐在疾驅騎龍後座的艾莉安沉靜地望著我。
  看來她已經預料到,我接下來要向虎人族提出什麼建議。
  「汝怎麼了嗎?艾莉安小姐。」
  我故意裝作沒事,轉身面向在我身後撫摸碰太背脊的艾莉安出聲詢問。她聳聳肩膀、移開視線。
  「沒事啊,亞克你怎麼想就怎麼做吧,反正辛苦的也是你……」
  她噘起嘴巴這麼說,把臉藏進懷中碰太的毛皮裡。
  「啾!」
  然而,碰太大概以為艾莉安在跟牠玩,牠揮動兩隻前腳撥弄艾莉安的髮絲,把鼻子鑽進去。
  我瞄了一眼他們嬉戲的情景後,駕著座騎走向族長、加入虎人族的討論圈。
  
  過了幾個小時,這群由前任獸人奴隸與虎人族戰士組成的千人集團,已身在能望見連接東方法布納哈大王國平原的城市‧費爾南德斯之處。
  這群前任奴隸看見眼前幅員遼闊的費爾南德斯城,全都激動了起來。
  另一方面,虎人族戰士們則茫然呆立、盯著眼前景象,再將視線掃向我。
  我正想強行無視他們飽含疑問的眼神時,魁梧的赫烏族長便綻開快活的笑容,從我後方走過來。
  「哈哈哈哈!雖然我早就聽說精靈族擅長魔法,居然比傳聞中還厲害!我從來沒想過,會使用這種傳說中魔法的人居然是個無名小卒呢!」
  赫烏族長笑著這麼說,狠狠拍了一下我的背,自顧自滿意地點點頭、勾起嘴角。
  他所謂的『傳說中魔法』,是指從前創建加拿大大森林的精靈族族長‧伊文格琳使用的轉移魔法。
  我找虎人族商量之後,以邊界牆這一帶為起點設立【轉移門】。帶著被解放的奴隸獸人以及幾名虎人族的戰士,一口氣飛越到這個隔著多嘉斯河遠望費爾南德斯市的地方。
  只不過,果然無法一次傳送這麼多人,所以我來回載運了好幾趟。
  雖然出了平原之後,便沒什麼辨識度高的風景足以充當我回程的路標。但被巨人破壞的人族邊界,卻成為一項完美的標記物。
  一開始,因為要說服半信半疑的虎人族戰士們接受這個方法實在太難,只好採用非常粗魯的方式解決。

      我不由分說地抓住我身旁的虎人族男性,發動【轉移門】前往城鎮附近,再帶著他飛回原來的地點。
  「儘管這計畫最初會實行,有一部分是巨人們掀起騷動造成。但多虧亞克先生鼎力相助,讓我們成功走到這一步,十分感謝。這是一點不成敬意的小禮物,請您收下吧。」
  赫烏族長說著,從他座下疾驅騎龍的鞍韉上,動手解下捆在上頭的布袋,直接扔給我。
  我接下那只袋子,赫烏族長用下巴指了指,示意我打開看看。
  一看之下,發現裡頭裝滿許多紅艷的『惡魔之爪』。
  我的確是為了這些辣椒造訪虎人族的聚落,但根本還沒跟族長提出這項要求。
  我驚奇地回望赫烏族長,他笑著看向某個男人說道:
  「我從艾恩那傢伙嘴裡聽說你的目的了。總之只能先給你我手邊有的存貨,如果下次有要來再幫你準備吧。

      另外,為了證明虎人族對亞克先生抱持的感激及友好之情,你乘著的那匹疾驅騎龍就送你吧。」


  他說的這番話讓我瞬間不知所措。我腦中慢慢反應過來以後,低頭看著身下這匹『友誼之證』。
  這匹騎龍也彷彿聽得懂族長說的話般,縮起豎條狀的細長瞳孔轉而盯著我。牠重重噴了口氣,回望我的眼神就像在反問:「你有哪裡不滿嗎?」
  我緩緩搖了搖頭,只能開口答覆族長:
  「……那麼,吾便心懷感激地領受汝的提議了。」
  我向族長道謝,看著我手中韁繩前端那匹意外得到的疾驅騎龍,開始思考要幫牠取什麼名字。
  
  ◆◇◆◇◆
  
  我撫摸著紫電的頸項,甩甩頭從往事中回過神來。
  「看來汝已熟悉這片森林,偶爾也該帶汝去大草原上跑跑才行……」
  疾驅騎龍是種很聰明的座騎,某種程度上就算放養在外面,牠也會自己去找食物吃、選喜歡的地方睡覺。
  因為我之前曾在溫泉中幫牠洗過澡,牠好像非常喜歡。從此之後,我就常常看到牠自動跑去泡溫泉的模樣。
  牠只有一個時候會躲進森林裡不見蹤影,就是棲息在我背後這棵龍冠樹上的龍王維里亞斯菲姆下來的時刻。

      也許牠還是敏感地察覺到──龍王是不同層次的生物。
  話說,我覺得這是動物天性的正常反應。
  畢竟像碰太一樣膽子大得莫名其妙、敢在龍王泡溫泉的時候,把龍王長尾巴當逗貓棒玩的動物肯定不多。
  雖然紫電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但牠以往總是住在廣大的平原上,如今定居在森林──缺乏寬廣地形的山頂附近,對牠來說一定很壓迫吧。
  東邊的湖畔目前有座聚落正在修建,因為該處周邊環境較為開闊,找機會開墾一條能從社通往湖邊的道路似乎還不錯。
  我正誇讚這項好主意時,突然感覺到後方有人接近,便回頭查看──
  發現艾莉安就站在我身後,她的淡紫色肌膚微微染上紅暈,用手中一塊長布巾擦拭著略顯濕濡的雪白長髮。
  看來她直到剛才都泡在社後方的溫泉,現在才洗完走出來。
  艾莉安好像也很喜歡這邊的溫泉。每當我從拉拉托亞出發,來社進行開拓工程的時候,她時常像這樣為了泡溫泉跟著我過來。
  此刻的她,身上穿的不是平常旅行途中常看到的法袍跟皮甲,而是一襲點綴獨特圖騰的精靈族民族服飾。

      她的模樣,可說真實重現了『出浴美人』這個形容詞。
  「啊,你已經把爐灶的雛型完成啦?亞克還真是什麼都擅長呢……」
  艾莉安不自覺地這麼嘀咕,一臉稀奇般俯身窺探我才剛做好、放著等乾燥的爐灶內部。
  這個動作,讓她豐滿的胸部順著重力、波濤洶湧地往前傾,微微撐開民族服裝像浴衣一樣開在前方的衣襟。
  我從頭盔內部看著她的模樣,感嘆著這姿勢實在不像話。此時碰太一溜煙地跑了過來,跳上她的胸前。
  「等一下,碰太!啊,喂!這樣很癢啦!啊哈哈──」
  ──這景象真是讓我覺得『可惡好羨慕』。
  我望著這幅人類跟動物玩在一起的畫面,心裡冒出這些無謂的想法。
  大概終於玩到一個段落,艾莉安緊抱著碰太望向我開口:
  「亞克,現在差不多快到中午,我們要回村了嗎?」
  聽到她這麼說,我仰望天空,確認那顆不知何時高掛頭頂的太陽。
  看來我建磚窯建得太過投入,時間已經接近中午。
  「好啊,吾也要去顧正在釀的東西,就先回去吧。」
  我這麼回答她、收拾完手邊的工具雜物後,跟碰太和艾莉安一起走去社的前院。
  我在那裡發動了能傳送回拉拉托亞村莊的魔法【轉移門】。
  「紫電,拜託汝好好看守社囉。」「啾!」
  紫電甩甩龐大的身軀噴了口氣,像是在回應我跟碰太的話。
  我在腳邊展開閃耀的巨大魔法陣,向陣式外圍看著我們的紫電打了聲招呼。牠附和般鳴叫一聲,甩了甩鬃毛。
  剛才這套固定對話,是紫電一開始陪我們來社這邊時養成的習慣。
  碰太也搖搖尾巴、跟牠超大隻的朋友示意道別後,我發動魔法陣,眼前景色隨之暗了下來。
  分布於北方大陸東南部的廣大森林──加拿大大森林。
  往昔,精靈族為了躲避來自人族的迫害,逃到當時還只是一片遼闊荒地的此處,而後創建了一座巨大的森林聚落。

      森林的茂密樹木與其中棲息的大量魔獸形成天然要塞,阻絕了人類的蹤跡。
  在那座森林的深處,精靈族親手築起了好幾個聚落。
  他們藉助擅長的魔法之力,打造出一道道擁有生命的樹牆。防壁守護之下的恬靜景色,宛如真實上演的童話場景。
  聚落各處分散著蘑菇狀的木造房舍,隨處可見融合巨大樹木和住宅、極為不可思議的建築物。
  在現存的幾個精靈族聚落中,有座名叫拉拉托亞的村莊,由艾莉安的父親擔任長老所治理,而該處也是我目前隸屬的村落。
  此刻我眼前矗立著艾莉安的老家──那棟巨大的長老住宅。
  這座建築物跟雄偉如山的龍冠樹相比雖然小上一圈,但它的樹幹依然十分粗大,周長約等同人類住家外圍。

      它龐大的主幹與住屋的結構互相結合,延伸向天空的繁枝茂葉讓這棟房子籠罩在大片樹蔭之下。
  艾莉安熟門熟路地走了進去,我則跟在她後面。
  進到這棟建築後,首先能看到挑高的大廳,左右兩側設置通往二樓的階梯,前方是寬敞的食堂。
  食堂中有一位氣質跟艾莉安神似的女性,她看到我們兩人的身影後綻放笑靨。
  「哎呀,你們兩個總算回來啦?亞克明明說要準備午餐,我想說還不回來的話就改下次再煮呢。」
  笑著這麼說的女性名叫葛瑞妮絲,她是艾莉安的母親,也是拉拉托亞村長老的妻子。
  全名是葛瑞妮絲‧阿爾娜‧拉拉托亞,由於擔任長老的丈夫外出辦事,所以她現在的身分是長老代理人。從外貌看起來,年紀跟艾莉安相差無幾。
  但是精靈族的壽命十分漫長,根本無法從外表判斷出對方的年齡。
  儘管如此,我也知道不能跟眼前人物提到『年齡』這個話題,否則等同於自掘墳墓。

      她再怎麼說也是劍士艾莉安的師父,我雖然跟她打過好幾場模擬戰,卻無法使出任何一次有效反擊。
  因此我坦白地向掛著笑容的她道歉:
  「真是不好意思啊,葛瑞妮絲小姐。吾建造爐灶的時候有點認真過頭了。」
  我本來想趁今天中午實行某樣之前就開始準備的東西,所以才自告奮勇說要負責煮這次的午餐。
  總之我還是穿著鎧甲,走進位於食堂後方的廚房。
  這個世界的人族,在烹飪時普遍使用柴火。而精靈族擁有優秀的魔道具技術,得以維持高水準的生活品質。
  我眼前的這間廚房,不但備有燒柴火的爐灶,也設置了外觀類似瓦斯爐的道具。
  不過,這種魔道具需要消耗魔石代替燃料,平常煮飯時主要還是比較常用薪柴爐。
  「對了亞克,你從早上準備到現在的東西是什麼啊?」
  我在廚房正要開始忙的時候,艾莉安從後面走來、探頭詢問。
  她注視的東西,是我手邊兩只大型容器。
  這兩個陶製的器皿中裝滿水,裡面各泡著乾燥處理過的蕃茄跟蕈菇。
  「吾這次想做一種新的調味料看看。」
  我說著從容器內取出浸飽水的蕃茄與蕈菇。
  本次我要挑戰製作的嶄新調味料就是『醬油』。
  醬油原本是使用大豆跟麴料發酵製成,但製造程序複雜,還要配合監控溫度等等的手續,實在不是一朝一夕間能完成,一個外行人當然更不可能成功做出來。
  然而,我有辦法藉由化學變化重現醬油的成分。
  
  先來說說從昨晚泡到現在的蕃茄跟蕈菇乾。
  菇類能準備羊肚菌的話最好,但我在這個世界還沒看過。所以我請葛瑞妮絲幫我挑選以香味強烈著稱的蕈菇代替,她幫我找到的蕈類外表類似杏鮑菇。
  然後把這兩種材料泡出來的水倒在一起、移到鍋裡,接下來在旁邊用菜刀敲打雞胸肉,做成絞肉的形式。
  等肉全部剁碎了之後,先預留一部分,再將其餘的放進鍋裡開火。待煮滾後,用麻布過濾。
  總之,這樣就完成了製作醬油的前置作業『高湯』。
  我聞聞它的香氣,稍微試一下味道,覺得我熬的高湯比想像中美味。
  但在旁邊看著我做事的艾莉安,卻皺起眉頭抽了抽鼻子說:
  「……這是、什麼?我覺得不太好聞耶……」
  艾莉安擺出極為嫌惡的表情,看到我聳聳肩膀她就沒再說了。
  日本人的話呢,一聞到高湯的香味就會心情平靜,而外國人會把這味道形容為濕熱髒衣服的氣味,只能說是習慣跟感受上的不同吧。
  好啦,我即將開始製作『醬油』的仿製品。
  醬油這東西歸根究柢,只要擁有結構中占最大比例的胺基酸跟糖就做得出來,這也是我這次製作醬油的基本理念。
  首先把富含胺基酸的材料,也就是剛才熬高湯剩下的雞胸絞肉放進容器裡,再把充滿糖分的原料──加拿大大森林特產的楓糖漿加進去,充分混合攪拌。
  再把混合好的食材放到鍋子裡,用高溫拌炒。此時吸飽糖蜜的絞肉開始轉變為焦糖色、產生梅納反應。等整體色澤都出來時,加入食鹽跟酒,把火關掉。
  「唔呣,看來完成了呢。」
  我用手指沾起少許鍋中清爽的深褐色液體,舔了一下試味道。
  雖然還談不上是正統,但成功營造出醬油應具備的基礎風味。
  但我找不到米酒,只能準備類似白酒的水果酒類代替,讓醬油的口味整體染上西洋色彩。這成品與其說是『醬油』,不如形容為『大豆風味醬料』比較貼近。
  ……雖然材料裡面完全沒有加『大豆』就是了。
  艾莉安依然站在我身旁,懷裡抱著碰太、興致盎然地盯著我工作。她探頭將鼻子湊向剛做好的醬油,聞了好幾次味道。
  「如何?艾莉安小姐,現在還會難聞嗎?」
  她聽到我這麼問,短暫思考了一會兒之後,輕輕搖搖頭回答:
  「味道跟剛才差很多耶,怎麼說呢……有一種芳香的氣味。」
  看來她已經不再排斥。
  如果我等下要做的照燒雞也能合她口味就好了──我腦中轉著這個念頭,準備好照燒雞要用的醃料,將雞肉浸泡其中。

      這時候,在食堂裡安靜端坐到現在的葛瑞妮絲好像注意到什麼動靜,站起身走出食堂。


 

《骸骨騎士大人異世界冒險中VI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