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白試閱  

放假天~看書天~看稿天(?)~

今天免費賺到一天假日!!但對趕稿的小編來說,是有如地獄般的假日

總之,小編今天要來放新書試閱啦~~~

今天的作品是,受廣大讀者喜愛消失吧,群青系列作續集《即使那是片虛假的潔白》

日本銷售突破30萬冊,蟬聯ORICON排行榜!!

再版熱銷作品《消失吧,群青》系列續集

榮獲『2015大學讀書人大賞』、日本知名書評網站『読書メーター』最想閱讀的書籍排行第1名

《重啟咲良田》知名作者『河野裕』X《古書堂事件手帖》人氣繪師『越島はぐ』


先放個簡介

那時的我們,曾想成為某人的英雄。

階梯島的聖誕節近在眼前,但一場事件卻在此時發生了。

網路購物無法使用──對仰賴外來物資的階梯島來說,網路購物可謂生命線,然而它卻在某一天突然被阻斷了。

追捕駭客嫌犯的真邊由宇;為了學妹尋找小提琴弦的佐佐岡;被捲入島上七大不可思議事件的水谷……

最後在聖誕夜,各個故事將交織相錯,而七草也將與階梯島最大的謎題對峙。貫穿內心的青春懸疑小說,第2彈。

 

看過《消失吧,群青》的讀者,想必對作者河野裕那極具特色的文風印象深刻吧。飄渺曖昧卻又含意深遠的人物對話,以及能夠引起共鳴的內心獨白,每每令人心弦顫動。

本書是《消失吧,群青》續集,也是「階梯島」這個系列的第二部作品。作者不僅維持一貫的文風,更展現出高難度的敘事方式──除了主角七草之外,加入好幾名角色各自的視點。多個視角相互交錯,發展為所謂的「群像劇」。

善解人意的班長水谷、憧憬英雄的電玩迷佐佐岡、島上郵差時任,以及七草和真邊由宇,眾人所在的階梯島即將迎來聖誕節,網路購物卻變得無法使用,斷絕了島與外界唯一的聯繫。接著,聖誕節的「七大不可思議」和切斷聯繫的兇手「駭客」傳聞在島上擴散,使得不安情緒進一步渲染開來。

為了追查真相、幫助苦惱的少女、克盡自己的職責……人們懷抱著各自的目標在島上奔走,時而彼此幫助,交換情報。最後,一切都將在聖誕夜裡交匯。

故事裡的英雄總能拯救世界,現實中卻經常連簡單的助人都難以達成。本書是關於英雄的故事,同時也是揭露人們內心虛假的──真實。

獻給喜愛群青的你──

※小編偷偷說:這一集的封面其實藏了個小彩蛋喔,其真面目將在下一集的內容揭曉!
(到時還會有人記得這件事嗎……?)

 

真正的英雄,其實是一種缺陷。
拯救他人的同時,也將暴露真實而脆弱的自我……

以下就是試閱文了!!


 

序章

 

  時至今日,我偶爾還是會想起有關英雄的事。

  腰上繫著變身腰帶,使用無敵的肉體與閃閃發亮的必殺技,與企圖征服世界的壞人們戰鬥的那些英雄。

  雖然我現在已經不記得了,但就算是我,小時候似乎也曾憧憬著英雄。

  以前,我曾在抽屜的深處發現幼稚園的畢業相簿,並一時興起翻了起來。相簿中乘載著未來的夢想,我愉快地望著那一列列非現實的話語。然而在我自己的欄位上,竟寫著當時電視上放映的戰隊英雄的名字。我對此感到相當震驚。

  雖然那時還很年幼,但我竟然曾想成為英雄,讓人有些難以置信。如果說是因為我沒有半個像樣的夢想,只好仿照朋友的回答直接抄上去,倒還比較有說服力。

  不過,當時在我的玩具箱中,確實收著那名英雄的變身道具。不論再怎麼難以相信,我似乎真的有過認真憧憬英雄的時期。

  那麼,我到底是什麼時候放棄成為英雄的呢?

  是知道了變身英雄只存在於電視中以後嗎?還是領悟到世間的正義與邪惡是種相對的概念,會隨著觀點不同而翻轉的時候呢?或是更單純地,察覺到比起英雄遊戲,玩樂高更符合我個性的時候?

  我很想問問某個兒時曾憧憬英雄的大人:「你是什麼時候放棄成為英雄的呢?」

  但是,我至今從來沒有問出這個問題。

  相對的,我曾試著如此詢問過──

  「妳想成為英雄嗎?」

  對象是個普通的女孩子。

  當你看到有人做出違反規矩的事時──什麼都可以,比如把空罐丟在路邊,或是從旁插進電車隊伍──心頭總會冒出一種健全的情感。那是一種稱不上是存在於每個角落,卻存在於每個人心中的情感。她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彷彿那股情感生出了手腳,然後化作了人形一般──她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子。

  真邊由宇。

  她露出愕然的表情,歪著頭說:「英雄?」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怎樣才能成為英雄?」

  她既不能變身,也不會使用必殺技。別說是和邪惡的怪人戰鬥,就連和同年齡的男孩子打架都會輕易輸掉。

  即使如此,這依然是一則關於英雄的故事。

  一個沒有任何力量,也絕不會有人聲援的英雄的故事。

  

      *  

  

  那個冬天,階梯島發生了一起大事件。

  說是大事件一點也不為過。

  人們陷入混亂,內心被不安所壓垮,並沉浸於悲嘆之中。到處都有人抱頭嘆息、踢飛垃圾桶、遷怒似地唱著歌、舉行沒有希望的對策會議,或是喝得酩酊大醉、輾轉難眠。

  話雖如此,當然也不表示有隸屬邪惡秘密組織的怪人們正到處發狂、做盡壞事。事件的全貌是這樣的──

  ──網路購物的包裹沒辦法送到階梯島了。

  為了表達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悲劇,首先得針對我們所居住的這座島說明一下。

  階梯島是個七平方公里左右的小島,大約有兩千人住在上面。

  島上的日常生活很平凡。學生們到學校去上學,大人們則以捕魚、耕田或經營小店面為業。或許是因為周遭都是認識的人,幾乎不曾發生過什麼犯罪事件。居民之中有很多怪人,但都各自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每天悠悠哉哉地生活著。

  在島上生活的人們,有一個共通點。

  那就是,我們都是「被捨棄的人」。就像把破洞的襪子、印壞的影印紙,或不需要的玩具扔到垃圾桶裡一樣。我們被捨棄,然後來到了階梯島。

  那麼,我們到底是被誰捨棄了呢?

  知道答案的人並不多。但我不打算裝模作樣,所以就繼續說下去吧。我們是被自己所捨棄的。

  這既不是比喻,也不是假說。

  人的成長過程與其說是獲得,恐怕更接近廢棄吧。易怒的自己、馬上就消沉的自己、怠惰的自己、擁有日常生活中所不需要的缺點的自己……如果能輕易地將這樣的自己捨棄,那肯定非常方便又幸福。不過那始終是對捨棄的那方來說。

  我們就是像這樣被捨棄的──「自己所不需要的部分」。

  或許有點難以理解,但總之,也只能先這樣接受了。不論聽起來多麼像是幻想,這對我們來說就是現實。

  被自己所捨棄、充滿缺點的我們,在和平的階梯島上隨心所欲地生活著。就像生存競爭上存在缺陷的加拉巴哥群島的動物們,多虧和天敵隔離開來,才能無所畏懼地生活一樣。

  那麼,為什麼人們可以捨棄自己呢?又或者,為什麼會存在階梯島這種地方呢?

  理由非常簡單而草率。

  ──因為魔女使用了魔法。

  階梯島是由魔女所管理的。

  又或者這座島本身,就是魔女所創造出來的也不一定。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魔女說,要有階梯島,就有了階梯島。雖然不知道實情是如何,但恐怕是這種感覺吧。

  雖然不曾聽說魔女在人們面前現身,但是大多數居民都相信魔女實際存在。雖然大家只是半信半疑,但起碼有一半是相信的。

  我移居到階梯島才僅僅四個月左右,但現在也幾乎完全接受魔女的存在了。至少我確信,某個擁有魔法般超凡力量的人正管理著這座島。否則的話,我便無法接受這座奇妙之島的存在了。

  階梯島實在是個設定周全的造景庭園。在這座狹小的島上,有著完善的生命線。經由每週駛來一次的船,使經濟不會停滯而得以運轉。生活上沒有任何不方便之處。

  然後,我們是不被允許與階梯島外面聯絡的。既沒有橋,也沒有渡船。雖然有漁船,但如果打算離開島的話,就會返回原地。電話沒有連接到島之外的地方,也無法從這裏傳送郵件。

  這若不是魔法,就只可能是特殊的夢境,或電腦中的假想空間了。不論如何,我只能設法想出這種非現實的理由而已。然後,管理著這個非現實的某人,即名為魔女。

  我們在不知不覺間被丟到階梯島上,被迫在這裡生活。但是,卻很少聽見不滿的聲音。

  理由很單純,因為島上的生活很舒適。

  在狹小範圍中形成的階梯島被完全隔離,很少讓人產生不安的感覺。

  對升學的不安、對找工作的不安、對將來的不安等等,在這裡完全不存在。雖然很難實現遠大的夢想,但只要待在這座島上,就能保障最低限度的生活品質。

  所以我們都接受了這座特殊島上的平凡日常生活。

  但是,這可能也差不多要成為過去式了。

  在階梯島上生活的我們,就算有什麼想要的東西,也不能出島去購物。雖然島上有幾間商店,但商品種類卻稱不上豐富,一直以來居民們都是仰賴網路購物。舉凡遊戲、衣服、日常生活用品,在意品牌的人甚至連礦泉水都會用網購來買,這是理所當然的事。雖然不知道階梯島位於何方,但網購的商品總是會送達──直到最近為止。

  這個顛覆我們常識的問題,是發生在十二月十六日,星期五的那天。

  

      *  

  

  那封郵件正好是在晚上九點時同時寄達的。

  發信人是所有網路購物的網站,這件事本身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之前只要利用網購,就會收到以結帳完成為主旨的郵件──雖然無法從島上傳送郵件,但能收到從別的地方寄來的信──這讓人無法理解,但也只能接受。

  問題在於信的內容。

  信上用官方式的敬語寫著,因為運送出了狀況,因此商品取消出貨。一封郵件的單方面通知,便讓階梯島的物流系統崩潰了。

  一直以來,網購的商品總是會統一在每個禮拜六用船送達。寄給個人的紙箱會和餐廳或商店的貨品一起送達,紙箱在港口堆積如山的景象可說是稀鬆平常。

  讀信的時候,我所預想的最壞狀況是:堆著物資的那艘船也許不會來了。如果真是如此,階梯島將完全無法維持下去。非但不能取得衣服或清潔劑等日常生活必要的用品,就連丙烷瓦斯也是由船送達的。食物也一樣,階梯島難以稱得上能自給自足。島上大多數漁夫應該也是從外界取得道具的,要讓船啟動也需要燃料。

  於是,雖然我沒能力解決這個問題,但隔天星期六,我還是去了以往船會抵達的港口。或許是因為有很多人同樣感到不安吧,港口聚集了大量的人潮。要是大家的表情不是面露憂色,現場簡直就像是場祭典。

  值得慶幸的是,船按照預定來了。

  接著船卸下了食品及商店的商品,但果然沒有寄給個人的紙箱。

  當然,人們都上前質問船務人員。不過對方只是不斷重複同樣的回答:「我們沒有聽說詳細情形。」讓人完全搞不清楚具體狀況。最後,我們甚至無法從網路連線到購物網站了。

  這就是現狀。是階梯島當前面臨的問題。

  

      *  

  

  新的一週開始了。十二月十九日,星期一。

  在放學後的教室中,我和四個朋友面對面坐在一起。期末考結束,結業式就近在眼前,我們的話題當然圍繞在無法送達的網購上。

  斜著椅子搖來搖去的佐佐岡,沒好氣地說:

  「這太奇怪了吧。上禮拜為止都還能送到的,為什麼突然就不行了啊?」

  他似乎是在氣自己拿不到剛發售的遊戲。那是款家喻戶曉的RPG系列大作的最新作品,他本來還滿懷期待,因此讓人有些同情。

  班長──名為水谷的少女,臉上浮出一抹困擾的笑容。

  「應該只是暫時出了問題吧。稍微忍耐一下,或許很快就會送到的。」

  這麼說來,第三學期她還會繼續當班長嗎?之前一直都是用班長來稱呼她,事到如今突然叫她「水谷同學」,總覺得有些奇怪。

  佐佐岡將視線移到她身上。

  「遊戲是會隨著時間劣化的。」

  「為什麼,資料不是都一樣嗎?」

  「雖然資料一樣,但我的感覺會改變。如果是歷史名作,的確是可以重新再玩。可是啊,『最新作』是『最新的』,這件事是很重要的。就像草莓蛋糕上的草莓一樣。就算鮮奶油和海綿蛋糕的味道一樣,但上面缺了草莓的話,魅力就會急遽減少,對吧?」

  雖然是個有點莫名其妙的比喻,卻意外地有說服力,班長只好沉默以對。

  我從旁插入話題。

  「不能用下載的方式買嗎?」

  佐佐岡搖搖頭。

  「不能買。我沒有信用卡,這座島上也沒有賣電子貨幣。而且啊,我是屬於喜歡實體包裝的類型。翻開紙本說明書的感覺不是很開心嗎?看著印在上面的小照片,就會延伸出無限的想像空間。但是最近,有時就算買了盒裝版,內附的也是電子版的說明書──」

  佐佐岡輕易地就轉移了話題,這麼看來他受到的打擊也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麼大。他針對說明書的魅力高談闊論著,我則是左耳進右耳出。就在這時,一個人默默沉思的真邊由宇,面帶疑惑地看著我。

  「島上的店裡買不到遊戲軟體嗎?」

  「島民的人數還沒多到能讓人靠經營遊戲店維持生計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商店不是還能正常進貨嗎?那麼,只要透過商店下訂的話不就能送到了嗎?」

  「好像沒辦法那樣做。某種程度上,能進貨的商品種類是受到限制的,有專用的訂貨單。」

  話雖如此,部分有志之士聚在一起舉行的對策會議上,似乎也有提出活用商店的方案。

  有些人一直以來都是靠網購解決大部分的日用品需求。要是他們全都流往商店消費的話,照商店以往的進貨量是不足以應付的。話說回來,因為現狀使得商店不用面對價格競爭,所以也令人擔心會有不當漲價的情形──宿舍的舍監是這麼說的。雖然我認為在這座狹小的島上傳出不好謠言的商販很難生存,但還是希望能盡量和平地達成共識。

  「發生了什麼事吧。」

  真邊喃喃說道。

  「不管哪個網站都沒辦法使用,這果然很奇怪。大家利用的業者、運送的管道應該都各自不同吧。既然所有人的東西都沒辦法送到,我想除了那艘船以外沒有別的原因了。」

  但是,船確實來到了港口。

  應該有個完全不同的理由才對。比起物理上的問題,我總覺得是更根本的規則被改變了。然後,能做到那種事的,就只有在這座島上的魔女而已。

  不過,這點也讓我有種不對勁的感覺。

  至今為止,魔女都給人一種溫柔管理著島,好讓居民不會感到不滿的印象。那為什麼現在突然這麼做?看不透她的意圖。難道是有什麼不得已的內情?

  當我陷入深思時,有股微小的力量戳了一下我的肩膀。是堀。

  堀今天還沒開口說一句話。她一直都是這樣,對說話抱著極度的恐懼。我不知道理由,也不打算特地去問她。誰都不想針對自己的缺點從頭到尾說明一遍吧。

  她指著黑板上方的圓形時鐘。就快到下午五點了,老師說過要在五點前離開教室。

  「差不多該回去了。」

  我拿起書包,從木頭與鐵組成的老舊椅子上起身。

  「七草。」當我走出教室時,真邊小聲地叫了我的名字。

  「接下來要怎麼辦?」

  「怎麼辦?妳指什麼?」

  「網購的事呀。要怎麼做才能解決?」

  那種事我怎麼可能會知道。

  「我想只能暫時忍耐一下吧,就像班長說的那樣。」

  因為個性的關係,我看待事情的角度總是不太樂觀。雖說如此,我也想不出具體的對策。只能期待時間可以解決一切了。

  

      *  

  

  但是──

  我們迎來了第二學期的結業式,下一個星期六也來訪了,網購網站卻依然無法使用。

  網購商品無法送達的第二個星期六──十二月二十四日。

  別說聖誕老人,連亞馬遜的貨物都沒有送來的聖誕夜裡,真邊由宇決定找出技術高超的駭客。佐佐岡為了得到小提琴的E弦、班長為了尋找禮物、某個郵差為了寄送被大量投遞的聖誕卡,各自在階梯島奔走著。

  然後那個晚上,我和魔女會面了。

  差點忘了說,這是關於一名英雄的故事,同時也是關於一名魔女的故事。恐怕不會得到任何聲援的英雄,與肯定打算拯救某人的魔女的故事。

 

 

第一話 每個人都在拚命尋找著什麼

 

    1 七草 二十四日之前發生的事

  

  我從沒遇過比真邊由宇更單純的人。

  這裡所指的單純,和一般的意思有些不同,並非是說她容易受騙,或感情容易激烈起伏。確實,要欺騙她並不困難。且一旦她陷入激烈的情緒中,誰都拿她沒轍。但我想說的並不是這種事。我從來不曾遇過像真邊由宇這般,毫無混色的人。

  一般來說,我認為所謂的人心是混色的。若說熱情是紅色,而冷靜是藍色的話,不論是誰都應該是紫色的。當然有些人的紫是偏紅、有些人則是偏藍。也有些人的顏色深淺不均。雖然有各式各樣的配色,但每個人都是混色。

  可是真邊由宇不同。

  她單純到彷彿用單一顏色就能表現出內心的想法。

  例如現在,網路購物無法送達階梯島。

  面對這個問題,人心會產生許許多多的感情。憤怒、煩悶、不安、恐懼、焦躁、悲愴、亢奮──各種不同的感情以各自不同的強度到處宣洩著,多少會產生一些混亂吧。

  但是,真邊由宇心裡想的只有一件事。

  ──好了,來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吧。

  就只有這樣。

  用帥氣一點的說法來解釋的話,就是她的心中只存在希望。不過,可能連她本人都沒有自覺也說不定。不知道失望是什麼的話,也就無法理解希望。

  所以,她當然也打算要解決網購的問題。

  一如往常,她毫不猶豫地便下了這個決定。  

  

  「我聽說是駭客做的好事。」

  真邊用正經的表情如此說道。

  那是十二月二十二日結業式之後發生的事,當時我和她並肩坐在回家路上的攤販裡吃著拉麵。

  「駭客?」

  「嗯,技術高超的駭客。」

  「他駭進網站把所有網購商品都取消了嗎?」

  「根據傳言,是這樣沒錯。」

  「哦~」

  我吸起浸在傳統醬油味湯頭裡的麵條,同時非常肯定最適合拉麵的高湯果然還是小魚乾高湯。接著,我將意識從冒著蒸氣的碗轉回真邊身上。

  「妳相信那種說法嗎?」

  「總之,若無法證明沒有駭客的話,就不能否定吧。」

  「這種說法,大多被稱為『魔鬼的證明』。」

  比如說,假設你想證明有白色烏鴉存在的話,只要把一隻白色烏鴉帶來就行了。但是假設你想證明白色烏鴉不存在,就非得把世界上所有的烏鴉全都調查一遍才行。根本是非現實的做法。

  真邊把魚板送進嘴裡,點了點頭。

  「但是那個駭客似乎就在階梯島裡喔。只要從兩千人裡找出來就行了,還算輕鬆吧?」

  「我可不覺得輕鬆。」

  我一邊猶豫著何時吃掉水煮蛋,一邊茫然地問:

  「為什麼技術高超的駭客會待在階梯島?」

  「似乎是做了什麼壞事而被某人追趕,然後逃進了這座島上。」

  「好模糊的故事。」

  「但是,我對『逃進來』這件事有些在意。」

  「為什麼?」

  「我們所有人,都不是憑自己的意志來到島上的吧?」

  「應該吧。」

  階梯島的居民們都喪失了來到島之前的記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階梯島,就這樣不知不覺迷失在這座島上。

  「但是駭客是憑著自己的意志逃到島上的。搞不好他比我們更清楚這座島的事。」

  「確實有這種可能性。」

  真邊正在尋找從階梯島與外界聯繫的方法。她無法接受被擅自帶到島上後,就這樣無法回到原來的地方。並不是她本身想要離開這座島,她認為是整個事態的結構問題。

  「總之,我要尋找駭客,你要幫忙嗎?」

  受到直接邀約的我點了點頭。

  「可以啊。我寒假也沒什麼計畫。」

  連聖誕夜都很閒。照這樣下去,我大概會和同宿舍的佐佐岡他們無所事事地度過吧。

  說句真心話,我想找出魔女。

  能夠使網路購物停擺的,應該只有管理這座島的魔女而已吧。如果是魔女使網購停擺的,那她應該是有什麼意圖才對。我並不是想一一揭發別人的理由或意圖,但不能使用網購果然還是很不方便。再加上我最近也有些個人的煩惱,所以才覺得趁這機會試著認真尋找魔女也不錯。

  另一方面,我對放著真邊不管也感到有些不放心。她動不動就會亂來,而且是個容易樹敵的女孩子──即使她本人沒有那個意思。雖然這不表示我能起什麼作用,但比起強忍不安獨自尋找魔女,和真邊一起尋找不知去向的駭客還比較輕鬆。

  「妳打算怎麼尋找駭客?」

  「我還在想。你有什麼好辦法嗎?」

  「交給妳想吧。要是有我能幫忙的事就說。」

  「嗯。那果然只好去打聽了。」

  「向誰打聽?」

  「既然是傳言,那應該有出處吧?島上的某個人肯定知道駭客的事。」

  「原來如此。」

  幸好她提出的是理性的方法。不過,我們既不知道駭客在哪裡,就連對方是否真的存在都不曉得。這種狀況之下,她也不可能突然衝進人家家裡揍人吧。

  「我放心了,我還以為妳會更生氣的。」

  「生氣?」

  「對那個使網購停擺、不知道是駭客還是什麼的人生氣啊。真邊妳只要一血氣上湧,我可是完全沒轍。」

  就像一個宛如牛那麼大的老鼠炮到處大鬧一般。煙火啪嘰啪嘰地亂竄,於是我就得拿著滅火器四處奔走。

  「我倒覺得七草你生氣起來比較恐怖。」

  「怎麼可能。像我這麼溫和的高中生可不多見。」

  雖然我說的是真心話,但真邊卻輕輕歪著頭,然後吸了一口麵。

  「真邊,頭髮要沾到湯了。」

  我提醒她,於是她將極度細膩的黑色直髮撩了起來。要說真邊由宇身上有什麼纖細的地方,就只有髮質而已。

  「妳沒有帶髮圈嗎?」

  「嗯。我要不要乾脆剪成短髮呢?」

  「我覺得妳比較適合長髮。」

  總之就這樣,我開始和真邊一起尋找技術高超的駭客了。

  

      *  

  

  但是我的行程,可不是只有尋找駭客而已。那一天,還有另外兩個預定計畫出乎意料地插進來。

  其中一個是來自佐佐岡。正好在我回到宿舍的時候,他發出啪噠啪噠的腳步聲,從樓梯上衝了下來。

  看到我的瞬間,佐佐岡大喊一聲:

  「你有小提琴嗎?」

  ──小提琴?

  我搖搖頭。

  「我連響板都沒有呢。」

  「只有弦也可以,E弦。最好是Oliv這個牌子的。」

  「一般來說不會單只有弦吧。」

  我連E弦是細弦還是粗弦都不知道。

  「佐佐岡你有在拉小提琴啊?」

  「不是我啦。有人的弦斷了。」

  「那可真糟。」

  島上可沒有什麼樂器行。現在無法使用網購,光是取得小提琴的一根弦都很困難。

  「非常糟。幫我找找啦,你很擅長這種事吧?」

  「一點都不擅長。不過有時間的話我可以幫忙。」

  「時間緊迫啊。聖誕夜那天好像有演奏會的樣子。」

  很棘手呢,聖誕夜就在兩天後了。

  「沒辦法延後幾天嗎?」

  「不可能吧,聖誕夜耶。」

  「新年宴會的時候再演奏不是也可以嗎?」

  「新年不都是彈琴嗎?小提琴還是要在聖誕夜演奏吧。」

  話雖如此,他要我在這座島上找到小提琴弦,但我甚至不知道這件事有沒有可能辦到。我認識會彈吉他的人,卻想不出誰有在拉小提琴。

  「我會找找看的。但是我有點忙,還得去找駭客。」

  「駭客?」

  「你不知道嗎?有傳言說網購沒辦法送來都是因為駭客。」

  「哦,好像是有聽說過。但是現在小提琴的事比較重要。」

  如果能解決網購的事,小提琴弦也能輕易拿到手了。雖說如此,恐怕也趕不上後天的聖誕夜吧。

  ──這座島上,有誰可能擁有小提琴的弦?

  當我陷入深思時,背後傳來了一聲「我回來了」。

  是宿舍的舍監──名為春哥的二十歲出頭的男性。他左手抱著紙袋,右手牽著大地。據我所知,大地是這座島上唯一的小學生。

  「那就拜託你了。」

  佐佐岡丟下這句話,然後奔向了玄關。他大聲地喊:「春哥,你有小提琴嗎?」

  我一邊聽著他們的對話,回到了房間。

  第三個預定計畫,是來自班長。

  晚上,我在宿舍接到了她打來的電話。我有點吃驚,會打電話到這間宿舍來的女孩子,至今就只有真邊而已。

  「我有件事想懇請七草同學你幫忙。」

  班長這麼說。

  「什麼事?」

  我淡淡地回應。

  我轉學到這個島上的學校之後──雖然我對這個說法是否正確不是很有自信,但總之我從九月便開始到柏原第二高級中學上學,也受到了她很多照顧。她是個很善於照顧別人的少女,讓人難以拒絕她拜託的事。

  「其實,我想請你幫我找聖誕節禮物。」

  「可以啊。要給誰的?」

  既然會來找我商量,對方應該是男生吧。不過我想錯了。

  「是給真邊同學的。因為我和她還不算很熟……」

  真邊由宇來到階梯島,不過是一個月前左右的事。但是我從小學到國中中途為止都和她上同一間學校,關係很好。國中二年級的夏天她轉學之後,我本以為再也不會和她見面了。不過因緣際會之下又再度在階梯島相會,現在我們的感情也很好。

  「真邊的話,只要給她小孩子喜歡的糖果,她就會很開心的。」

  給她巧克力和餅乾應該就行了吧。要不然就是眼睛會發光的機器人,或聲控跳舞花。這種加了奇妙機關的玩具她也很喜歡。基本上只要當作是選給小學低年級男生的禮物就不會錯了。

  「我想更認真地選,希望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和她加深感情。」

  「我想真邊已經覺得她和班長感情很好了。」

  「是這樣嗎?我有時還是會感覺到隔閡。」

  「她就是那種人,不擅長表現自己的感情。」

  「不過她和七草同學你講話的時候,感覺還是不一樣。」

  「畢竟我和她認識很久了嘛。」

  單純用時間構築而成的人際關係還是存在的吧。

  至少,我和真邊並沒有特別合得來,個性和價值觀也大相逕庭。我們會兩個人一起行動只是偶然而已。要是過去有哪個環節錯位的話,我們可能甚至不會看對方一眼。

  「總而言之,選不出適合真邊同學的禮物,讓我感到很煩惱。」

  她說她想去店裡晃晃,問我可不可以陪她去。

  「可以啊。什麼時候?」

  既然是聖誕節禮物,時間應該不多了。

  「我想在後天晚上的聖誕派對上交給她,在那之前要挑好。」

  「原來有派對啊。」

  原來如此,看來真邊也被朋友邀請參加派對了。真讓人感慨。不管是在小學還是國中,她都是很容易被孤立的女孩子。應該不是真邊有所改變,而是因為班長有好好地在關照她吧。

  「沒有邀請七草同學,是因為會場在我們的宿舍。」

  她辯解似地說。

  原則上男學生是不能進入女子宿舍的。

  「嗯,我也會和佐佐岡他們悠閒地度過聖誕夜的。」

  畢竟有大地在,春哥大概會買聖誕蛋糕回來吧。

  明天──二十三日班長要打工,於是我們決定在二十四日中午碰面。

  我掛掉電話,大大地嘆了一口氣。

  看來會是個相當喧鬧的聖誕夜呢。

 


 《即使那是片虛假的潔白》已於10/21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讀者
  • 小編您好,我很喜歡輕文學這一類的系列小說,很期待貴公司繼續引進類似作品!但是日前買了你們家的輕文選,覺得書籍包裝上真的只是加大版的輕小說,輕文選的文學特質沒有被強調出來,書拿在手上又比一般輕小說重,變得要上不下,有點引不起購入的慾望orz不知道貴公司是否能在書籍包裝上做一些調整,至少第一集不要封膜,譯者介紹和文案也調整得更貼近一般文學讀物一點呢?謝謝
  • 感謝您的意見,小編會轉告相關部門,還請繼續支持東立小說。

    TongliNV 於 2016/11/23 17: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