豚骨試閱  

又到了漫博新書試閱時間!!!

今天是第三波!!!而且攻擊依舊強勁!!!

今天的奇襲作品是──《骸骨騎士大人異世界冒險中II》

外表(鎧甲)帥氣、極富正義感,卻有點脫線的骸骨騎士二度駕到!

他在異世界中的旅行也迎來了新夥伴,就是大家都愛的毛茸茸萌萌獸耳族 

這名強得超乎常識的騎士,將帶領極富個性的夥伴們,踏上誤打誤撞的匡世之旅! 


 第一章 前往精靈村 


  布滿這一帶的昏暗森林中,排列著高聳到需要抬頭仰望的粗壯大樹,一行人走在被苔蘚覆蓋的地面上,一邊小心不被凸起的樹根絆倒,一邊前進著。
  從上方茂密枝葉間的縫隙便能看出東方的天空已經開始泛白,由於被蔥鬱茂盛的樹葉阻擋,只有些許陽光灑落在位於森林底部的地面上。
  在這樣的森林景色中,每跨出一步,背上那三個放有金幣的大袋子便發出清脆的碰撞聲,與起風時的枝葉摩擦聲混合在一起。
  我們目前位於異世界的廣大森林──精靈族所居住的加拿大大森林正中央。
  不久之前,我化身為自己睡著前所操作的角色模樣被扔進這個世界,在還搞不清楚的清況下四處亂闖時,莫名其妙地就順勢幫了精靈族的忙。
  關於這一點,我心中絲毫沒有半分後悔的念頭。身為日本人,目睹精靈族與獸耳族吃虧,就算拋下人類也要幫助他們。日本人的民族性應該就是這樣,大概吧。
  
  走在前方的精靈族女性,所屬的種族稱為黑暗精靈,在精靈一族當中也是數量稀少的族群。她擁有彷彿淡紫色水晶般的光滑肌膚,白如雪的長髮綁成一束垂在身後,那對尖銳的雙耳比精靈族的耳朵還短。包覆那具高䠷身軀的衣服設計得宛如法袍,上方還加了件皮革製的束腹型防具,包裹在底下的性感肢體散發出十足的魅力,能讓男性的視線在無意識之間集中於此。
  女子名叫艾莉安‧葛瑞妮絲‧梅普爾。
  艾莉安是隸屬這座加拿大大森林的中央都市──森都梅普爾的其中一名戰士,腰際掛著一把細劍的她擅長劍技,以及每個精靈族都擅於使用的精靈魔法。
  跟在艾莉安身後的我宛如被哈梅爾的吹笛人引導的小孩,在追著她腳步的同時,目光還緊盯著那對每當她邁開步伐就會上下搖動的巨乳,以及往前走便會擺動的臀部。她突然停下腳步,以那雙閃著金色光芒的獨特眼眸瞪了我一眼。
  看來她應該是察覺到我的視線了──
  
  我佯裝不知情地忽略她的瞪視,將目光轉到自己身上。
  我來到這個異世界時得到的身體,就是睡前操縱的遊戲角色外型。
  以白色與深藍色為基底的一身銀白色甲冑,豪華得有如神話中的騎士會穿的鎧甲,連細部都有講究的裝飾。風一吹就會啪啪作響的披風,外觀令人聯想到一片漆黑的深夜,內側卻彷彿能夠看見閃耀著無數光輝的星空,就像是從夜空中直接割下一塊般。背後則是揹著設計精緻的巨大圓盾,以及一把散發出強烈存在感的大劍。
  最教人驚訝的是,這具鎧甲裡的身體只有骸骨。
  因此,我藏在鎧甲裡的身體並沒有眼睛,眼窩裡只有代替雙眼、彷彿人類靈魂的藍色亮光在搖曳。
  即便如此,她似乎還是察覺到我的視線,女人的直覺真是可怕。
  當我在腦海裡思考著這種無聊的事情時,兩名女性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我的魔力消耗了不少,就不用精靈魔法了。能不能借把武器給我?」
  「我累了~~找個地方暫時休息一下嘛……」
  跟在我身後的兩名女子分別穿著灰色與黑色的斗篷,兩人都有一頭帶點翠綠的金髮,以及從髮絲間隱約可見、具有特徵的長耳。與身為黑暗精靈的艾莉安不同,她們擁有一身雪白的肌膚、苗條纖瘦的體型。頭髮較長、眼神銳利的那名女子叫塞娜。
  和塞娜相反,留著短髮且眼角有些下垂的是烏娜。
  兩人都是精靈族,不久前還被人族的迪雁特領主囚禁在自宅中。因為她們在被救出之際所穿著的服裝稍嫌煽情,因此現在都披著我和艾莉安給她們的斗篷。
  在逃出迪雁特領主宅邸時,偷走的那堆金幣此時全都裝進三個大袋子裡,由我揹著。兩人一前一後地護衛著空不出手的我,以免我在森林中遇上魔獸的時候慘遭不測。
  「差不多要到可以下去拉伊德爾河的地方了,我們暫時在那邊的河灘休息一下吧。之後再從那裡沿著河川往上游走,就能抵達目的地。」
  走在最前方的艾莉安轉過頭來告訴我們。如她所言,我們又走了一會兒,便在前頭發現比較容易抵達河岸的場所。
  這條河很寬,周邊也沒有樹木遮掩,視野頓時明亮起來。
  已經高掛天空的日光也跟著轉強,晨光照耀著林中的樹木,從枝葉間灑落的陽光也逐漸增加。
  我放下塞滿金幣的大袋子,找了塊適合的岩石坐下。這麼多的金幣讓袋子的重量變得有如金塊,要搬動它們得花費不少的力氣。
  其他三人也分別在河灘上找了地方坐下來喘口氣。
  這個地方還真舒服。
  潺潺水聲和風吹動枝葉造成的沙沙聲,夾雜著鳥鳴傳入耳中。儘管偶爾也能夠聽見魔獸及野獸的叫聲,但在這裡度過的時間相對地也比較安穩。
  黏在我頭上的碰太大概也判斷這裡很安全,於是便跑到河灘去飲水,最後還把前腳浸入水面玩了起來。
  碰太是種和狐狸很像的動物,體長約六十公分左右,其中尾巴大概就佔了身長的一半。牠的尾巴有如蒲公英的絨毛,外觀卻是狐狸的模樣。不過,牠的前後腳還附著了類似皮膜的東西,只有這個部分看起來像飛鼠。牠的毛皮柔軟、淺綠色的毛覆蓋住整個背脊,腹部的毛則是白色的。
  據精靈族表示,碰太似乎是一種被稱為精靈獸的珍貴動物,通稱為綿毛狐。精靈獸好像不太親近人,但看到碰太一見到有人要餵牠,就會展現出意外親近對方的態度,我不由得對那句話抱持著些許懷疑。
  我將目光轉向碰太遊玩的河灘,接著往拉伊德爾河的上游看去,只見有幾隻寬約一公尺、體長兩公尺左右的巨大擬似蜻蜓垂下長長的尾巴浸在水面上飛行。偶爾還能看到巨大蜻蜓舉起尾巴,將咬住尾端的魚兒彈出河面,然後再靈巧地在半空中咬住的場面。
  即使在遊戲裡,我也不曾見過如此巨大的昆蟲,更別說是在現實中了。
  「那是龍蠅。目前還不是牠們的產卵期,只要別靠近,牠們就不會發動攻擊。」
  艾莉安大概是察覺到我的視線,便告訴我擬似蜻蜓的真面目。看來若是在產卵期,牠們就會攻擊過來了……
  這座森林中的魔素濃厚,似乎棲息著各種魔獸。我們來到這裡的期間,遭遇魔獸襲擊的頻率並不算低。
  雖然位在我前後的三人輕易地擊退了那些魔獸,可是塞娜卻因此消耗了不少魔力。
  「塞娜小姐,這把劍妳拿去用吧,我的魔力還夠支撐。」
  艾莉安將插在自己腰上的劍拔出來,交給魔力幾乎耗盡的塞娜。
  我看著她們的互動,突然想起一件事,於是將其中一個放了金幣的大袋子拉到身邊翻找。很快地,原本被埋在金幣裡的一把劍探出了頭。
  這是潛入迪雁特領主宅邸去救塞娜與烏娜時,我找到的劍。劍柄上刻有獅子頭模樣的浮雕,獅眼還鑲著紅寶石,看得出是一件名品。
  這把劍名叫『獅子王之劍』。
  直到剛才為止,我完全忘記自己將這樣東西塞進行李中。
  「艾莉安小姐,若是可以的話,請使用這把劍吧。」
  我以在角色扮演中,已經變得有模有樣的騎士口吻說道,將獅子王之劍遞給艾莉安。她接過那把劍,金色的雙眸因為詫異而微微睜大。
  「可以嗎?這把劍很不錯耶。」
  「無妨,那只是在迪雁特之館沾染灰塵的東西,何況吾有這個……」
  我一邊說著,一邊將背上那把劍身超過一公尺的雙手劍──神話級武器『聖雷之劍』拿給她看。
  她瞬間露出錯愕的表情,卻沒有特別說什麼,而是拔出手中的劍,確認過握與揮的感覺後,逕自點了點頭收劍回鞘。
  「謝謝你,亞克,幫了我大忙。」
  她彎起豐厚的嘴唇,笑著道過謝後,便把劍插到腰際。
  「休息得差不多,該往河川的上游前進了。亞克,能麻煩你嗎?」
  「沒問題,汝等拿好行李抓緊吾吧,吾將以移動魔法直接移動到上游。」
  聽她這麼說,我將放下的三個金幣大袋子扛起並站起身。在水邊遊玩的碰太好像也察覺到我的意圖,自己使用精靈魔法生出風,張開皮膜靈活地乘著風滑翔,一直線地飛往我的頭盔,黏在固定的位置上。
  確認所有人都抓住自己的身體後,我將目光轉往河川上游。
  河水滔滔不絕地蜿蜒而下,我注意到上游的對岸有塊突出的巨岩。
  「【次元步法】。」
  我一使出魔法士的輔助魔法技能──短距離的移動魔法,原先所站的位置周遭景色便瞬間改變,一行人全部移動到剛才被我設定為目標的上游巨岩上。
  「哇,真是方便的魔法~在剛才的森林裡,不是也可以用這招前進嗎~?」
  短髮的精靈族烏娜,一邊環顧附近的樣子一邊嘀咕著。
  由目前所在的位置來看,我們剛才站的河灘位於河川非常下游的地方。
  「像森林這種視野不太好的地方,能夠轉移的範圍十分有限。」
  雖然在移動上沒有比這更方便的魔法,卻只能轉移至眼睛看得見的地點。在雜草叢生的森林裡,要是轉移的地點腳邊是沼澤或懸崖的話,就會直接被困住,所以在視野不好的地方絕對不能常用。
  「這樣啊,不過果然還是很方便呢~」
  烏娜悠哉地回應我數次,打心底對這個魔法感到欽佩。
  「而且像這種程度的魔法,消耗的魔力感覺也很可觀。」
  塞娜似乎也很擔心我所使用的魔力,但這畢竟只是基本職業魔法士的輔助魔法,即使連續使用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更何況在我身後飄揚的黑色披風『夜天外衣』擁有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恢復魔力的功能,因此我的魔力不可能見底。
  我輕輕帶過兩名精靈族女性帶有好奇與敬佩的目光,重覆轉移的動作前往河川上游。
  
  終於來到了河流的交叉口。
  這條自北方風龍山脈流過來的河,會在此處一分為二。
  我們追著源頭而上的這條河被稱為拉伊德爾河,至於另一條似乎是利布魯特河。
  這條河非常地寬,從深沉的水色看來,水深應該也不淺。再加上水量多又湍急,一般來說如果要前往對岸,還要再往更上游的地方走才行。
  我們四人之所以來到這裡,是因為這裡是前往其中一個精靈村莊──『拉拉托亞』的路標起點,另外就是其他人預定在此跟我們會合。
  在我們各自環視四周時,沿著拉伊德爾河生長的附近森林樹蔭突然晃了晃,有幾個人影從中現身。
  其中一名身穿亞麻色披風的精靈族男性一邊警戒四周,一邊朝這裡走來。他周遭那四名擁有精靈族特徵的少女,也在發現我們之後立刻跑上前來。
  這些人分別是在迪雁特鎮上跟我們一起潛入人口販子據點的精靈族戰士丹卡,以及被囚禁在那裡的少女們。
  他們筆直往我們這裡走來,於是我彎下雙膝擺出迎接的姿勢。
  就在這時,原本待在我頭上的碰太落到地面上,就這麼坐了下來。精靈少女們立刻發出刺耳的尖叫聲,圍住了碰太。
  「啾!」
  碰太被四名少女輪流抱起,有如絨毛般的大尾巴彷彿很高興似地不斷晃動。
  ……看來人氣全被碰太搶走了。
  「你們的動作出乎意料地快……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但妳該不會是想帶這個盔甲男一起去吧?」
  身為精靈族戰士的丹卡,用音量稍低卻非常清晰的聲音詢問艾莉安,並朝單膝跪地佯裝休息的我瞥了一眼。
  「畢竟這次受了他不少幫助……而且基於某些原因,我想讓他見見拉拉托亞的長老。」
  「……別給老爺子添太多麻煩啊。」
  聽見艾莉安的回應,丹卡閉上眼一會兒後,只說了這句話就陷入沉默。
  對此,她微微低下白髮被風吹得輕輕飛揚的頭,只回了一句:「我知道。」
  
  「好了,繼續前進吧,已經沒什麼時間了。亞克,可以麻煩你帶大家過河嗎?」
  艾莉安拍了拍我肩膀的鎧甲詢問道,於是我站起身輕輕點了點頭。
  說是過河,其實也只是使用【次元步法】轉移到對岸而已。不過這魔法再怎麼方便,也不可能一口氣將所有人轉移過去,因此我分成三趟來傳送,也沒花多少時間。
  我將四名少女全部扛上肩轉移至對岸時,她們興奮地吵成一團。這些女孩在可愛方面雖然輸給碰太,野性卻似乎與牠不相上下。
  
  過河這件事沒出任何意外,平安地結束。接下來我們撥開林中枝葉,前往森林深處。
  我再次揹起裝有金幣的大袋子,幸好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是精靈族,或多或少都會使用精靈魔法,因此在路上出現的魔獸顯得一點也不夠看。
  可是,這次的路途與先前沿著河川筆直往上爬時不同,我們在森林一下往右一下往左,前進的感覺彷彿是群迷途的旅人。
  方向感不太靈光的我已經難以把握自己身在何處,只能默默地跟在他們身後走。要是跟他們走散,我肯定會在森林裡迷路。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還有長距離的移動魔法【轉移門】,最壞的情況就只是回到城鎮附近而已。
  碰太在這樣的路途上完全感受不到半點不安,反而以精靈魔法生出風,然後乘著那道風高高跳起,還會得意地拿著從樹上找到的樹實和水果給我看。我一摸牠的頭,牠便高興地垂下耳朵任我撫摸。
  儘管一行人當中還有小孩子同行,但精靈族並非浪得虛名。即使中間偶爾會小憩一下,可是在旁人眼中看來,我們在森林裡前進的步調算是相當快的。
  
  等天空開始染上紅色,林中影子也逐漸轉濃的時候,我們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林間被開拓出一大塊空曠處,眼前忽然出現的聚落,風貌與人類的村莊非常不一樣。
  圍繞在村落外、貌似城牆的牆面,是用一種類似以整棵樹製成、像是角材的材料並列而成,高度或許有三十公尺以上。
  那些木柱有著圓滑的曲線,上層就像是要阻擋老鼠似地彎曲起來,形成一種好似木頭浪濤襲來的形狀。愈往上看,附著在那些彷彿角材木柱上的綠色苔蘚就如同漸層般愈來愈多。木牆最底端被無數長了尖刺的藤蔓覆蓋,彷彿拒侵入者於門外。聳立在我眼前的那面巨大城牆排列得既整齊又毫無空隙,質量大得驚人。
  城牆佔據的範圍想必十分寬廣,即使左右張望,也只看得到城牆與森林的界線一直往前方延伸。因此,我的視野目前就只充斥著這面綠色的巨大牆壁。
  位於正面的拱型門扉寬度只容得下兩人並排,看起來也不怎麼高。門口設置了升降式的格子閘門,似乎是以閃耀黑光的金屬塊所製成,感覺不會因為一點衝擊就被撼動。
  門上設有應該是用來看守的箭樓,外觀卻是側邊平滑的圓筒型,而且屋頂還帶有弧度,看上去就像是巨大樹木旁長出來的香菇。
  四名少女一看到門,便開心地往那裡奔去。
  箭樓上站著兩名精靈族的哨兵,從我站的位置也能看見其中一人以肉眼辨識出我們後,用手指著這裡,正在跟身旁的同事討論著什麼的模樣。
  「呼,終於到了。」
  「還挺累人的~」
  塞娜和烏娜露出稍感放心的表情吐著氣,應該也是為了終於穿過森林,回到自己的領域一事感到高興吧。
  「開門!!艾莉安‧葛瑞妮絲‧梅普爾!丹卡‧尼爾‧梅普爾!完成救出人族囚禁的族人任務歸來!請代為轉達長老!」
  艾莉安一臉嚴肅地站得筆直,朝著箭樓大聲報上姓名並告知目的後,就安靜地站在原地等待對方的回覆。
  哨兵終於回應了艾莉安,正面那扇猶如金屬塊的格子閘門也邊發出刺耳的聲音邊往上升起,過了一會兒,位於裡面的另一扇格子閘門也開始上升。
  「我去向長老取得許可,亞克你在這裡等一下。」
  艾莉安說完後,像是要與自門內走出的兩名守門的精靈族男性交換般,帶著丹卡、塞娜、烏娜,以及四名少女進入門中。
  她們一消失在門內,兩名守門人便擋住了正面的門。其中一人的目光有點像是在瞪我,另外那個人的視線則是固定在我頭頂的綿毛狐上,訝異地睜大雙眼。
  我在離門有段距離的地方放下扛著的金幣大袋子,當場坐下等著艾莉安回來。
  至於碰太嘛,牠正一臉認真地挑戰捉住自己那條大尾巴前端的新任務。牠先是慢慢地將目標定在尾巴上,再快速扭動身體一撲再撲。
  我養在老家的貓也曾有過類似舉動,這是牠們小時候經常會做的、類似『天性』之類的定律嗎?
  我一邊想著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一邊看著碰太那毫無勝績且沒有結果的戰鬥。在這期間,周遭的天色也逐漸轉為昏暗。
  依我的感覺來看,大概過了三十分鐘左右吧。
  門上的箭樓點亮,發出橙色光芒的照明器具驅走了這一區的黑暗。那種光芒讓人隱隱聯想到電燈,我在人族的街道上從未見過。
  不,迪雁特的領主宅邸裡也有跟這相仿的東西吧……
  
  就著橙色的燈光,我終於看到艾莉安從正面的門扉深處走出。
  「亞克!我取得長老的許可了!過來吧!」
  聽到她的聲音,我站起身,扛起裝有金幣的大袋子往門口前進。碰太擔心會落後,也急急忙忙地跟在我身後。
  我跟著引路的艾莉安,穿過後方的那扇格子閘門,進入裡面。
  城牆的厚度是五公尺,我原本認為那肯定是人工建造出來的,走近一看才發現它似乎是貨真價實的樹木,看起來紮根長在地面上。
  這堵有生命的牆壁上設了一道門,再穿過門裡面另一扇鐵閘門後,便可進入拉拉托亞的境內。
  牆後是座給人感覺有些不可思議的村落。
  裡頭遍布為了收穫作物而設的廣闊耕地,以及家畜放牧用的寬廣牧草地,當中還零星散落著貌似木造的房屋。那些房屋與我在人族街道上看到的屋子不同,外型是蘑菇狀的。外圍設置了有些高度的木造露臺,上方是突出到可以遮住露臺的屋簷。支撐房屋和屋頂的外圍柱子刻有獨特的紋樣,能夠隱約窺見他們特有的民族文化。
  我一邊欣賞周遭平靜的風景,一邊走在鋪有漂亮石板的步道上。多虧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盞類似路燈的燈火標的,多虧它,不怕腳邊會出現什麼怪東西。
  明亮的道路也在遠方的景色中浮現,在傍晚的天空下形成一幅如夢似幻的風景。
  光憑這些來看,他們的生活文化等水準似乎是在人類之上。
  當我在艾莉安的帶領下走過村中道路時,兩名戰士也默默地跟在後頭。他們打從我們經過某個像是值班室的地方起就一直跟著,那地方就位於門口不遠處,應該是負責監視的人吧。
  穿過門之後又走了一陣子,我們才終於抵達目的地。
  從正面來看,這是棵巨大的大樹……不對,是和大樹合而為一的建築物。
  樹幹寬度抵得上一座巨大宅邸的大樹聳立在我面前。這種自然物與人工物融合出來的大樹宅邸,我連它是怎麼蓋出來的都不曉得。
  只是,不知是否開在大樹樹幹上的幾個窗戶透出房間亮光的緣故,這間屋子在暮色中宛如被人點亮燈飾般,模糊地浮現出兼具威嚴與夢幻的姿態。
  就好像童話故事中會出現的妖精之家。
  「這裡就是長老的住處,進去吧。」
  艾莉安說完後,便打開正面那扇木製的雙開門走進其中,還催促著我一起。我進去之前,碰太就飛快地滑進了屋子裡。
  難道裡面傳來了什麼好吃的味道嗎?
  我追在碰太身後,進入大樹宅邸的正面玄關。裡頭的空間如同挑高的大廳,巨大的柱子筆直貫穿宅邸的中心,大廳周遭是穿廊,能夠看見一到三樓的房門。透過位於左右兩側的階梯,就能爬上那條穿廊。
  宅邸中設置了幾盞彷彿是水晶製的燈,溫暖的光芒照亮屋內。這亮度與人族街道所使用的油燈不同。
  
  大廳中央站著兩個精靈族人,艾莉安也在一旁待命。
  其中一名是精靈族的男性,從外表看來年紀大約只有二十五到三十歲左右,帶點翠綠的金髮有些長,身上穿著一套繪有大約是精靈族特有紋樣的神官服。他正靈活地挑起一邊眉毛,仔細觀察著我。
  另外一名則是女性,對方擁有淡紫色的肌膚,白色的長髮綁成三股辮垂在身後,看起來跟艾莉安一樣同屬黑暗精靈一族。她穿著宛如民族服裝的寬鬆連身裙,一眼就能看出比艾莉安還要豐滿的雙峰,是用某種方法由下往上固定住的。
  「你就是亞克嗎?歡迎你來,我是狄倫‧達格‧拉拉托亞,擔任此處的村長。我女兒似乎也受了你不少關照。」
  精靈族男性這麼自我介紹,並伸出右手。
  聽到他說的話,我不由自主地望著在一旁待命的艾莉安,不過她只是微微地聳了聳肩。
  她只提到自己隸屬梅普爾,並沒有說那裡就是她的出身地。
  我握住眼前這位自稱是艾莉安父親的男子右手,和他握了握手,然後將目光轉往站在旁邊的另一名女性,她則是露出柔和的笑容。
  「我是艾莉安的母親,葛瑞妮絲‧阿爾娜‧拉拉托亞,今年一百七十歲。」
  聽到自稱為艾莉安母親的女性這麼說,我再度將視線轉往艾莉安,這次她以略為傻眼的表情微微搖了搖頭。看來她報上的實際年紀並不對。但只要超過百歲,加減個幾歲對人類來說其實都差不多。
  對方的介紹令我不知該如何反應才好,只好設法擠出聲音說道:
  「初次見面,村長,還有夫人。吾名為亞克,是旅行的傭兵。」
  「好了,在這裡站著說話也挺煞風景的,我們去二樓邊用餐邊聊天吧。」
  身為拉拉托亞長老的狄倫開口邀請我上二樓,我點頭附和後,跟著他走上二樓。
  在二樓貌似餐廳的一間大房間內,置有大張木桌以及椅子,裡面可以窺見類似廚房的空間,房裡飄盪著從廚房傳出來的香氣。
  碰太立刻跳上桌,很有修養地坐著環顧四周。我也受到狄倫長老相邀,在餐桌邊入坐,並且將行李放到腳邊。
  艾莉安的母親葛瑞妮絲表示要先把燉菜熱一熱,就進入裡頭的廚房了。
  艾莉安一就座,坐在我對面的狄倫便朝我微微低頭致謝:
  「我已自女兒口中得知大概的經過。對此,我謹代表精靈族向你致謝,感謝你。沒想到居然會出現能夠使用移動魔法的人,雖是意料之外的戰力,但這次女兒能討伐領主更是令我料想不到……」
  狄倫一邊抓著後腦勺,一邊露出苦笑。
  艾莉安則是一臉不滿地移開目光。
  「明明就簽訂了條約卻又視而不見,甚至連羅登的貴族都涉入其中。就算遭到討伐,他們也沒有立場可以抱怨吧!?」
  「即便如此,妳這次的態度還是太輕率了……這回不是只說要擊潰綁匪的據點,妳怎麼又跑到領主宅邸去了?」
  面對狄倫的勸告,依舊滿臉不服的艾莉安移開目光,噤聲不語。
  為了回答他這個問題,我大略說明了在據點遇見的那名忍者少女之事。
  
  「……那是山野之民吧,記得人族是稱呼他們為獸人?山野之民是被人族單方面獵捕去當做奴隸的住民。」
  默默聽我說明的狄倫一邊說著,一邊撫摸下顎。
  我之前的擔憂果然應驗了,看來獸人種族也是遭受人類迫害的對象。
  我在那個人口販子據點遇見的貓耳忍者少女,恐怕是搜索同胞行蹤的其中一人吧。彷彿要肯定我的預測般,狄倫開始說起了對方的出身。
  「那個人恐怕是因為到處解放被當作奴隸的山野之民,而被稱為『解放者』的人之一吧。我聽說他們是大約六百年前,在雷布蘭帝國以密探為業的集團後裔……他們與關在森林裡的我們不同,情報網很廣……原來如此。」
  狄倫環起雙手,獨自露出明白似的表情,卻又立刻沮喪地垂下肩膀。
  「總而言之,這次作戰若是像平常那樣成功,只要用私語鳥聯絡中央就好了……但事態演變至此,也只能出席中央的大長老會,直接說明情況了。又得額外花費用在轉移陣上的魔石了……」
  狄倫長老說完,按著額頭,再次垂下肩膀嘆息。
  看到長老嘆氣的模樣,我想起自己攜帶的其中一樣東西。
  「哦哦,那麼吾這裡正好有適合的東西……」
  我從放在身旁的大袋子裡,拉出自己跟金幣一起放進去的行李袋,再由裡頭取出約莫有嬰兒拳頭大小的石頭,往狄倫的方向遞過去。那顆石頭在房間燈光的照耀下,有如寶石的原石般散發出些許紫色的光芒。
  這是我在拉達村附近採集藥草時,討伐的巨蜥怪魔石。
  「這是……這樣好嗎?這種純度的魔石,非常適合成為魔法道具的燃料喔。」
  狄倫一面確認手中的魔石,一面臉露詫異地詢問。
  在這個世界,魔石似乎是用來當作魔法道具的燃料,可是對並未擁有魔法道具的我來說,這是個只能拿在手裡的漂亮石頭,所以我並不會覺得特別可惜。
  「沒關係,吾在旅途中也沒多少機會可以用到這種程度的魔石。另外,這是在綁匪據點拿到的精靈族買賣契約。」
  我從行李袋同時取出七份捲起來並且用繩子綁上的羊皮紙,交給狄倫。
  他將手裡的魔石放到一旁,解開羊皮紙的繩子,一一看過七份買賣契約的內容。
  「在這七份契約當中,有五份寫著同一個人物的名字呢。杜拉索斯‧杜‧巴里西蒙,我從未聽說過這名字。接著就是倫德斯‧杜‧蘭德巴爾特,還有佛利修‧杜‧霍邦。我記得最後這個霍邦是某個城鎮的名字,所處的街道位於亞涅特山脈與泰爾納索斯山脈中間……」
  迪倫一臉嚴肅地瞪視買賣契約好一段時間,才終於抬起頭來。
  「總之,我先告知對方明天要去梅普爾,然後這次就帶著這些買賣契約前去,並且報告這次的事情。我們跟羅登王國並無正式交流,說不定還要再委託艾莉安收集情報,或執行救人任務……」
  狄倫露出苦笑,不過艾莉安感覺並沒有特別介意,臉上的表情反而像在說「這是當然的」。
  在狄倫敲定要前往精靈族中樞機關的時刻,我順便提出自己想請他們代為處理的東西。
  「那麼,雖然順便這個詞用得有點奇怪,能不能請汝等順便將這些金幣一同帶去?」
  「可是,那些不是你帶出來的東西嗎?」
  狄倫滿臉驚訝地回答,老實說這些東西實在是太礙事了。更進一步來說,這原本就是賣掉精靈族所獲得的錢。我已經拿了自己應得的份,這樣對方也無法光明正大地要求返還這些不能公諸於世的錢財了吧。
  話說回來,他們恐怕連偷錢的犯人是誰都不知道。
  我說明這件事之後,狄倫雖然皺著眉頭好一會兒,還是同意收下。如此一來我便能夠如同字面所述,放下肩頭的重擔。
  若是信用卡或支票也就算了,金幣可是重量最為可觀的貨幣,實在不是適合旅人大量帶著走的東西。
  即使我在領主宅邸裡是懷著喜不自勝的心情將金幣裝進袋子裡,但扛著塞滿金幣的袋子在森林裡不斷徘徊之後,我已經完全認定這些東西只會礙手礙腳。
  狄倫沒有察覺到我的心情,露出微笑低頭致謝。
  「謝謝你。雖然還沒正式決定,不過這些錢大概會拿來和林布魯特大公國購買小麥吧。畢竟加拿大全區幾乎都是森林,實在難以種植小麥。你就暫時在我家裡住下吧,我會以權限准許你出入拉拉托亞。」
  「艱難的話題結束了嗎?那就來用餐吧,今天吃奶油燉菜喔。」
  在我得到出入精靈族村莊拉拉托亞的許可、並與狄倫握手後,似乎是在等著話題告一段落的艾莉安母親葛瑞妮絲,便將裝有晚餐主菜──奶油燉菜的深盤子擺到桌上。
  像是藤籃的容器裡裝著又白又鬆軟的麵包,每個人的沙拉也一一端上桌。
  碰太面前也擺著裝有燉菜的專用餐盤,牠立刻想要張嘴品嚐,但或許是燉菜太燙的關係,牠叫了一聲後便靜靜地坐在盤子前等著菜涼。
  面對眼前看起來十分美味的燉菜,我也以一副有些警戒的姿態煩惱起來,結果坐在對面的狄倫出聲對我說:
  「我已經從女兒口中聽說你身體的事情了,我跟葛瑞妮絲都不在意。」
  他這麼說完後,再度催促我用餐。
  看來艾莉安已經先跟他們說過我不少事了。
  我稍微思考過後,輕輕地將頭盔取下放到餐桌邊緣。
  無論如何,聽別人說與實際看見還是有很大的差別。兩人都有些驚訝地睜大眼睛,卻沒再多說什麼,只是要我享用燉菜。
  明明一具眼窩搖曳著藍色鬼火的盔甲骸骨就坐在眼前,兩人的膽量還真不容小覷。
  我順著他們的話拿著湯匙舀起燉菜,接著把熬得軟透的肉與蔬菜送入口中,吞下喉嚨。奶油風味的乳香在口中擴散開來,被煮得軟爛的肉同時跟著化開。
  麵包也跟我在人族城鎮中吃到的那種又硬又酸的東西不同,既白且軟,還帶著一點果實的甜香,跟我熟悉的麵包十分相近。
  艾莉安的母親似乎非常擅長做菜,我進食的手根本停不下來。
  「即使近在眼前,我還是難以相信世上竟有能吃東西的骨架。」
  狄倫看著這樣的我,興致勃勃地低語著,並擺出把手放到下顎的思考姿勢。我也完全同意這一點,自己這個有如四次元口袋的胃到底是通往何處啊……
  「你喜歡真是太好了。還有多的份可以再來一碗,別客氣喔。」
  「啾!」
  聽到葛瑞妮絲這番話,率先做出回應的不是我,而是旁邊的碰太。那少量的燉菜不知是何時變涼的,只見牠已經吃得乾乾淨淨,盤子閃閃發光,而牠此時正要求再來一碗。
  我聽到這句話,也將剩餘的燉菜納入四次元胃袋中,與艾莉安同時將盤子往葛瑞妮絲的方向遞出去。
  「再來一碗。」
  「吾想再來一碗。」
  我一直認為自己儘管外表是副骸骨,內心仍是人類。但不知為何,我卻覺得這次是自己久違地真正以人類的身分用餐。
  我留在精靈族村落拉拉托亞的第一個夜晚,就這樣愈來愈深。 


《骸骨騎士大人異世界冒險中II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頗好看的,好期待第二卷,但看的時候一直想到隔壁棚的XD
  • 感謝支持!!!隔壁棚XD

    TongliNV 於 2016/08/05 11:33 回覆

  • 訪客
  • 安茲大人~~~您有具死亡騎士跑到異世界去啦

  • 還發展出個人的故事XD
    請多支持亞克大人喔~~~

    TongliNV 於 2016/08/05 11:35 回覆

  • 訪客
  • 這本前面還好看....越到後面越悶..........
    越看越不知道在寫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