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小編想開冷氣時總是會想到遠方的北極熊朋友
咳,為什麼會扯到北極熊呢~
那是因為,本週的新書試閱,要為大家提供一篇人類與動物間的奇幻戀愛(!?)喜劇
其名為──

進化果實~不知不覺踏上勝利的人生~1

故事描寫又胖又醜還遭到霸凌的主角,某天在神的惡作劇下被傳送到異世界,
不僅如此,在陰錯陽差之下,他居然還被當地的母猩猩求婚了!?

這究竟是什麼樣歡樂的故事啊!?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進化果實試閱                  


【內容試閱】


  序章
  
  我,柊誠一,正面對著以往的人生中所不曾面臨過的現實。
  「喝酒。」
  「我還未成年。」
  「那,吃飯。」
  「我現在還不餓。」
  「那,和我睡。」
  「我昨天已經睡得很飽了。」
  「那,和我結婚。」
  「我要全力拒─────絕!」
  ──我,被一頭猩猩求婚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我完全無法明白我所處的狀況耶!?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冷、冷靜下來……慌亂也於事無補……
  首先,在我眼前的,的確是一頭猩猩。
  不過,這可不是普通的猩猩。
  受過鍛鍊的肌肉上,覆蓋了宛如火燄燃燒似的紅色體毛。臉也完全是一頭猩猩,可是牠口中露出的巨大牙齒,和地球上的猩猩明顯不同。
  ──皇帝金剛。
  這就是我眼前這頭猩猩的名字。而且牠還是母的。
  不是電影裡的金剛,也不是電動遊戲的大金剛。是皇帝金剛。
  「我,第一次。所以,溫柔一點?」
  「住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皇帝金剛的臉紅了。我好想死。
  順便說一下我所知道的關於皇帝金剛的知識。
  雖然那也是從聰明猴和極灰狼那裡得到的知識就是了。
  「孩子,想要十個。可是,更多也行喔。」
  「妳一輩子都別開口了。應該說,讓我死了吧……」
  根本無法冷靜啊!?因為眼前這頭猩猩的緣故,我什麼都搞不清楚了啦!
  就是這種時候才必須要冷靜……
  我不理會皇帝金剛的話,為了釐清狀況而回想之前的事。


  前往異世界
  
  我的名字是柊誠一,就讀特殊高中的二年級學生。
  雖然說是特殊,不過不是像漫畫裡出現的超能力者或外星人所在的學校。
  是所謂的偶像培育學園……之類的地方。
  在我所就讀的學園裡,看到知名的女高中生偶像或傑尼斯偶像就像吃飯喝水一樣理所當然。
  既然如此,那我也長得像那些偶像一樣嗎?如果有人這樣問我,答案是否定的。我會盡全力否定。
  雖然幸好我沒有禿頭,可是我長得醜,又有嚴重的體臭。
  我的體臭甚至重到沒有人要坐我周圍的座位。而且這不只是學生的要求,連老師都如此要求,這就沒辦法了。
  或許是因為身邊盡是俊男美女的關係吧,這樣的我在學園裡變成眾所皆知的名人……不過是在不好的意義上。
  加上我最近開始變胖,體重從入學當初七十公斤,增加到了一百公斤。連我自己也認為,我是個無可救藥的醜八怪。
  我之所以開始變胖,是因為我在雙親意外往生後,過著放縱的生活。由於這是對父母大不孝的下場,無計可施之下我只能想開了。都是我自作自受。媽媽、爸爸,對不起喔。
  談到外表,我可說是已經放棄了。唯一最無法忍受的是我的名字。
  哎,誠一這個名字,雖然唸法和寫法都很帥,不過因為和我的外表差距太大,名不符實的感覺也十分強烈。我甚至想對全世界下跪磕頭。對不起。
  大概是因為我是這樣的人吧,我去學校就會受到霸凌,像是理所當然一樣。這或許說是這個世界的天理也不為過。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會在這間學園呢?應該有人會抱著這樣的疑問吧?
  理由是我住的地方離這間學校很近,而且這間偶像培育學園的入學門檻不高。像我一樣的普通人也能唸。
  我是個一無是處的人吧?想笑的話就笑啊!因為我正在反省,也很後悔!
  可是說真的,因為方便和討厭麻煩而入學,最後遭到霸凌也無話可說。不過,就算進入其他高中,八成也會被霸凌吧。
  那一天,應該也是那麼平凡無奇的一天才對──
  
    ◆ ◇ ◆
  
  「喂,肥豬~!去買麵包~!」
  「當然是用你的錢啊~」
  哈哈哈哈哈哈!
  一如往常,我在午休時被幾名男學生叫去體育館後方,被逼著為他們跑腿。
  外表長得好看的人,連個性也會很好──這種方程式不一定正確。不過,這個學園裡真的很厲害的那些人……才真的是國民偶像,他們的長相和個性都很好。甚至能平常地對待這樣的我。
  不過,也無法否認他們有種把我當成陪襯角色的感覺就是了。
  結果,我照著命令自掏腰包去幫他們買麵包。之後他們也假稱要紓解日常壓力,把我當成沙包。
  「嘿咻!」
  「嗚!」
  對方的拳頭扎進我的腹部。
  「呃!咳咳!」
  「哈哈!心情真爽快~!好舒暢啊~!」
  「啊,下一堂課差不多快開始了喔?」
  「已經這麼晚了嗎?那走吧。再見啦~肥豬!」
  男學生們笑著離開。
  「嗚……」
  我忍著劇痛設法站起來,但膝蓋使不上力,馬上就倒地不起。
  「啊……啊……」
  就在我皺起臉,等待疼痛消退時……
  「柊、柊同學!?」
  一名女學生走近我。
  「你、你還好嗎!?」
  她有一頭長度及背的天生棕髮,頭上戴著髮箍;圓圓的可愛雙眼皮眼睛裡,黑眼珠的部分比眼白多;水嫩的嘴唇偏粉紅色。
  這名正擔心似地窺視著我的少女,是即使在這個學園裡也是屈指可數的美少女──隔壁班的日野陽子。
  她是極少數不在意我的體臭,可以平常地對待我的人。
  「站得起來嗎?」
  「呃、嗯嗯……」
  因為她毫不猶豫地向這樣的我伸出手,所以我認為這個女孩是好人。
  順便說一下,我不是那種對我稍微好一點,就會抱持奇怪的誤解與期待的笨蛋。因為我最清楚自己的長相了。由自己來說這種話實在很悲哀!
  「柊同學,發生什麼事了?」
  「……不是什麼值得讓日野妳操心的事啦。不快點進教室的話,下一堂課會遲到喔?」
  「啊……嗯。是那樣沒錯……」
  「那就快走吧。可是,妳走的時候還是離我遠一點比較好。」
  「為什麼?」
  「這樣才不會被旁人誤會啊。還有,我不想連累妳。」
  「咦?」
  我這麼說了之後,鞭策著疼痛的身體,比日野先往前走。
  雖然日野好像真的很替我擔心,不過要是她太擔心我,我會很為難的。哎,所以日野才會那麼受歡迎,不過因為我討厭連累那麼好的女孩,所以隨便想了個說辭擺脫了她。
  就這樣,就在所有課程都結束,大家準備收拾回家的時候……
  叮咚噹咚。
  突然間,教室的擴音器發出聲音。
  『各位全校師生,請停下所有動作,回到座位上。』
  擴音器中傳出了那種莫名其妙的廣播。
  大家都在那一瞬間停下手邊的動作歪著頭;接著不知怎麼地,所有人都以驚人的速度回到位子上坐好。
  「什麼!?」
  「身、身體怎麼!?」
  如此說來,我也突然因為某種看不見的力量,強制回到座位上。
  「真是莫名其妙……」
  我這麼喃喃自語,打算再度站起來,然而──
  「動、動不了了!?」
  「怎麼回事!?」
  簡直像被綁在椅子上似地,身體一動也不能動。
  不管如何用力晃動身體,就是動彈不得。
  當大家都在為這種狀況著急時,再度傳來廣播。
  『各位好。我是你們的世界上稱為《神》的存在。』
  一種不屬於男女老幼任何聲音的不可思議嗓音,從擴音器裡傳出來。
  『現在你們好像因為突然發生的狀況感到困惑的樣子?一旦發生無法理解的事情,人類就會無法冷靜。因此人類才是悲哀又可笑的生物啊。』
  完全搞不懂對方在說什麼。雖然這個聲音的主人自稱是神……
  如果是在普通的狀況下,大概只會認為對方是個十分瘋狂的傢伙吧。
  但是,明明沒有東西纏在身上,我們現在卻受到莫名其妙的力量驅使強制就座,還動彈不得。
  因此,這個廣播之神所說的話,萌生出奇妙的可信度。
  『要對你們這種人一件一件詳細說明太麻煩了,所以我就簡單說明一下。』
  總覺得擴音器傳出來的聲音之中,帶有一種愉快的氣氛。
  『接下來,我要你們到一個和這個地球不同的世界──【異世界】去。』
  「「「……」」」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話,所有人都啞口無言。
  雖然有人回過神,張開嘴巴想說什麼,可是卻說不出話來。
  周圍的人驚訝地看他著那個樣子。這時擴音器裡再度傳出聲音。
  『啊,順便告訴你們,因為你們若對我的每一句話都做出反應,只是徒增吵鬧而已,所以我暫時奪走了你們的發聲能力。』
  這番發言,讓我完全明白這個廣播的人就是《神》,或是代替神的人。
  難以置信。這實在太難以置信了。
  『言歸正傳,我要你們去異世界的理由……是因為地球上的人口太多了。你們人類也活得太隨心所欲啦~地球都發出哀號了。要是人類再繼續增加下去,事情就會變得很嚴重。所以像我這樣的神,這次想要透過把你們送到異世界的方式,來拯救地球。』
  嗯嗯,透過擴音器,在我的眼前浮現對方自顧自理解的模樣。
  『儘管如此,我還是很有良心的喔?因為我其實可以不用對你們做任何說明,直接在你們沒有任何感覺的狀況之下把你們消滅掉就好了。不過我還勉強給你們移到其他世界生存的權利喔。真希望你們能感謝我啊~』
  自己一個人在那裡開心什麼……
  『所以,我要你們去的世界,就是所謂奇幻的世界……如果說是像RPG一樣的世界,應該會更好懂吧?總之就是要你們去那裡喔。因為是奇幻的世界,所以有魔物,當然也可以用魔法。不過,因為不存在科學技術之類的東西,所以對你們這種現代小孩來說,應該是個不方便又危險重重的世界吧~』
  真的嗎?如果危險的話,什麼都不想直接被消滅還比較好……
  『因為那個世界裡充滿危險,所以完全不用擔心人口會增加,我也完全不會插手。那個世界上不會有神明做出不必要的惡作劇,也沒有奇蹟那種東西存在。可是,也因為有等級、技能、狀態之類的,應該可以隨意享受一下吧?你們所居住的地球,地位比我待會兒要送你們過去的那個世界還要高,所以我想你們的狀態也會比那個世界的人還要出眾喔?還有,為了讓你們不會後悔,我會把關於你們的記憶,從你們地球上的家人身上消除喔。』
  喔喔,那樣我就放心了。不會馬上就死掉吧?
  可是,把我們的事情從父母的記憶中消除,這真的是讓我們不會後悔的選擇嗎?雖然我的父母已經不在人世了,我是無所謂啦……
  『當做是我給你們的餞別禮,我會送你們可以在選單中確認自己狀態的能力、只要默唸,不管多少道具都放得下的道具箱,以及為了讓你們在異世界不要太辛苦的語言理解能力,還有一點點的鑑定技能。順便告訴你們,看狀態值的能力在待會兒要去的世界裡,每個人都會。
  什麼都不想地樂觀向前是很重要的喔?這次把你們送去異世界,完全是運氣的問題。雖然我還打算把其他幾個團體送去和你們不同的世界就是了。你們整個學園都會直接被轉移過去。當然建築物是不會轉移的。啊,對了對了。也有技能啦、稱號啦那些東西,可以從選單畫面中進行確認。』
  居然有這種事……我們竟然要因為運氣而被轉移到異世界那種地方去嗎?而且還是學園裡的全體人員都要去。我們的學園,全校師生約有800人。這人數不會挺多的嗎?而且似乎也有其他人被轉移,雖然和我們去的世界不同。
  可是……祂說是禮物的那些能力,在異世界是必要的吧?像是語言理解能力之類的,要是沒有的話,可能連話都說不通就掛了。
  雖然我不太懂技能與稱號,不過有鑑定這項技能實在值得慶幸。好像可以在要吃不熟悉的東西時使用這項技能。
  『那麼,我話就說到這裡。我還有其他工作要忙。最後,我就給你們一個小時去準備吧。如果你們組隊的話,就把你們轉移到安全的地方去。如果是獨自一人的話……我就不知道會轉移到哪裡去了喔。』
  說完那些話之後,廣播突然中斷了。
  我試著活動身體,已經可以在椅子上動作了。
  不過,大家都沒有馬上行動。
  人類的確會因為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情,或是無法理解的事情而陷入慌亂。可是,真正困擾的時候,反而會變得冷靜。
  大概是因為那個緣故,所有人都異常地安靜。
  明明可以動了,卻沒有人動。
  彷彿要打破如此寂靜似地,青山廣樹站了起來。
  「各、各位!總之,我們來確認現狀吧?」
  青山雖然不是偶像,不過他是足球社的隊長,也是主將。頗受女生歡迎。
  「首先,除了我們以外的人……如果那個廣播說的是真的,在這所學園裡的人似乎都會被轉移。教室的門能開嗎?窗戶也確認看看。」
  坐在窗邊的傢伙和離門最近的傢伙,都跑去確認門窗能否打開。
  「不行,打不開。雖然並沒有鎖上……」
  確認過後的傢伙如此說了之後,青山點頭。
  「那樣的話,那個廣播所說的話就更具有真實性了……」
  他這麼說著,用手抵著下巴,做出思考的動作。
  「……對了。如果那個廣播是真的,我們應該可以確認自己的狀態值才對……」
  「咦?那不是去到異世界之後才能做的嗎?」
  「這只是假設。畢竟老師在教職員辦公室,先完成現在能夠確認的事情比較好吧?總之……狀態!」
  雖然廣播說只要默唸就好,不過青山不知為何喊了出來。
  於是,青山面前突然出現一張半透明的卡片。
  「出、出現了!」
  青山馬上拿起那張卡片確認。
  「原來如此……真的像遊戲裡的狀態。大家也確認看看!」
  被青山那麼一說,所有人都顯示出自己的狀態。
  情況就是如此。就算只有一個人,能有人出來主持局面實在太好了。
  大家都確認能否打開狀態畫面,我也試著默唸狀態。
  
  《柊誠一》種族:勉強算是人類 性別:噁心男 職業:社會垃圾(無業) 年齡:17 等級:1 魔力:17 攻擊力:1 防禦力:1 靈敏力:1 魔攻擊:1 魔防禦:1 運氣:0 魅力:無法檢測(過低)
  《裝備》髒制服。髒制服褲。髒內衣。髒內褲。
  《技能》鑑定
  
  ……
  這是欺負我嗎!?
  什麼叫做勉強算是人類!?這意思是說我太噁心了,連是不是人類都不知道嗎!?
  而且性別是噁心男……寫男的不就好了!為什麼還要加上『噁心』!?
  話說回來,狀態值好低!連魅力都無法檢測!?是不好的意思吧!還有運氣居然是零!?
  為什麼所有裝備都要加上『髒』啊!?我的身體有那麼髒嗎!?我要哭了喔!?應該說,這個狀態值只是壞話的集合體吧!
  說我是社會的垃圾,連職業都沒有!首先,我不是無業是學生啊!?瞧不起我嗎!?
  根本沒救了!是要我怎麼辦啊!?去死嗎?想叫我去死嗎!?
  ……哈啊……哈啊……
  ……可以吐槽的地方太多了……!
  我因為狀態太糟而心情不好地大鬧了一番之後,便聽到周遭傳來各種聲音。
  「我的職業是劍士!」
  「我變成賢者了耶?」
  「狀態值全部100很厲害嗎~?」
  「啊,我也是100。」
  ……呃,真的假的!?
  所有人的初期狀態值都是100嗎!?我的100倍!?無計可施了……!
  我對周圍與自己的能力差距感到絕望。
  階級差異社會為什麼這麼殘酷啊……
  「好。大家好像都能夠確認了。那這次我們來組隊吧。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青山看了黑板上面的時鐘。幸好時鐘還會動。從那個廣播到現在已經過了五十分鐘。
  「組隊的時候應該沒有特別的人數限制。因為那個廣播也沒有說過那樣的話。既然如此,所有人組成一個隊伍比較不危險吧?雖然我不太清楚組隊的方法……」
  就在青山如此喃喃自語的時候,突然間,青山眼前出現一張半透明的卡片。
  「喔喔……在這上面登錄想組隊的成員嗎……好,那就每個人都把名字告訴我!」
  同學們接二連三地聚集在青山附近,去登錄自己的名字。
  要是不登錄,到了異世界後,我勢必會成為第一個犧牲者。
  我趁著其他同學都登錄之後,對青山說:
  「我也要登錄!」
  然而,得到的回應的是冷漠的視線。
  「啊?你少得寸進尺了。」
  「咦?」
  「為什麼非得讓你加入啊?」
  「不、不是啊……因為這樣下去,我就一個人……」
  「一個人很好啊。你就自己去死吧,肥豬。還有,別靠過來。臭死了。」
  我啞口無言。
  怎麼會……就算在這種情況下,還要繼續欺負我嗎!?
  而且,其他同學也以像看著髒東西一樣的眼神看著我,其中甚至有人嘲笑我。
  四面楚歌。在這個班上,沒有一個人能正常對待我。
  說真的,今天的我太不順了……運氣值零不是擺好看的!
  當我正在這麼想的時候,其中一位簡直就是在上下打量我的同學突然爆笑出聲。
  「等等……!哈哈哈哈哈!糟了,肚子好痛……!」
  「喂喂,你怎麼了?」
  其他同學也用困惑的表情,看著那突然爆笑出來的傢伙。
  「因、因為啊……!這傢伙的狀態值太爛了……!」
  「!?」
  為、為什麼曝光了!?應該沒有被人看到才對吧!?
  不知道是否看穿了我的想法,爆笑的男學生……大木笑著說:
  「告訴你一件好事吧。因為就像剛才廣播說的,可以確認自己的狀態值,所以我就試著使用了廣播說是禮物的『鑑定』技能了喔。然後……啊哈哈哈哈!」
  鑑定!?真的假的!?
  聽到大木的話,所有人都對我投以奇妙的視線。
  然後────
  「「「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笑出來。
  「糟糕……這糟過頭了吧!?」
  「幾、幾乎都是1……!」
  「死定了……這傢伙確實死定了……!」
  所有人都用雖然憐憫,卻又像是發現有趣玩具的孩子一樣的視線看著我。
  「這樣你根本就是個累贅!誰要讓你這種傢伙入隊啊!呵呵呵!」
  「唔哇……真的是廢物耶,這傢伙……」
  「社會的垃圾……好適合你的職業喔!」
  所有人都看不起我、侮蔑我。
  我也試著偷偷對青山使用『鑑定』技能,可是出現在我視野中的文字讓我更加絕望。
  『由於與對方有能力差距,無法進行完整鑑定』。
  最後透過鑑定得知的,只有青山的名字,狀態欄全都是亂碼。
  也就是說,當我在等級為1的那個時間點上,我在能力上就被全班所有人拋棄了。
  我在這個地球上沒有任何長處,和其他人類相比是劣等人種,而且在異世界的能力值也完全是最低的層級。
  我的眼前變得一片黑暗。
  班上同學對我的模樣毫不在意,把我逼上絕境。
  「消失吧,廢物。」
  「真搞不懂為什麼會和你在同一間教室?」
  「霸凌在地球上明顯是犯罪,不過在異世界就和犯罪無關了喔?」
  「說真的,你可以去死嗎?」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去死的煩死了!?我的心裡已經對『去死』產生※語義飽和了喔!?(譯註:語義飽和指的是人在重複盯著一個字或者一個單詞長時間後,會發生突然不認識該字或者單詞的情況。)
  這些傢伙是怎樣!到底是有多想要我去死啦!才不要,我是不會去死的喔!?因為死很可怕啊!
  我的心情完全舒暢多了。總覺得,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就算不能加入隊伍也無所謂。反正就算加入了,也只是助長霸凌而已。
  積極一點吧。嗯嗯。
  「嗚哇……居然在笑……」
  「感覺真差……」
  所以我說你們到底想欺負我到什麼地步啊!?太閒了嗎!?
  結果在我沒有辦法加入隊伍的狀況下,一個小時就那樣過去了。
  然後,再度傳出廣播。
  叮咚噹咚。
  『看樣子隊伍似乎都組好了……不過好像只有一個人沒有夥伴。』
  咦?只有我是一個人嗎!?真的只有我!?
  『哎,就是在這種狀況下還要進行無聊的爭執,人類才會老是沒有成長……扯遠了。然後呢,有一件事我必須向你們道歉。』
  道、道歉?為什麼?
  『如果組隊的話,我本來打算讓你們飛去在某種程度上算是安全的地方,不過看樣子你們現在要去的世界裡,有個國家好像正在舉行從異世界召喚勇者的儀式。』
  召、召喚勇者?
  『由於這個緣故,組好隊的學生全都會被召喚到那個國家去。因為召喚術會故意從旁邊干擾我的轉移術……不過,只有一個人不會受到那個召喚。』
  啊~!?大家都會以勇者的身分受到召喚,而我則孤零零地不知道會飛去哪裡嗎!?
  『總之,你們要去的世界上出現了魔王這種存在,所以變得更加危險了。因此,我猜你們會馬上就被投入戰場。於是呢,我想你們沒有時間好好學習異世界的知識,就在道具箱裡先放了一本簡單的異世界知識說明書。我無法再干涉更多了。這是我最大的努力了。』
  真的嗎!?我以為神是萬能的……
  而且,被召喚過去當勇者的結果,是要馬上進入戰鬥,那也太討厭了。說不定一個人還比較好……不,那是騙人的。一個人好寂寞。
  『喔……看樣子召喚儀式好像開始了……』
  擴音器的聲音那麼說了之後,除了我之外的所有同學,腳邊都浮出像是光之魔法陣之類的東西。
  『抱歉突然讓你們飛去異世界喔,祝你們奮鬥到底。在新的世界裡要努力喔。』
  班上同學接二連三地成為光的粒子消失了。
  在那之中,所有人都一一看著我,對我投以像是嘲笑的眼神。那些傢伙真的太閒了。
  最後,所有人都因為那個勇者召喚什麼的而消失了。
  「………」
  ……咦?那我呢!?
  就算沒有被那個什麼勇者召喚的叫過去,應該也要飛去某個地方吧!?
  不知是否注意到很著急的我,擴音器再度傳出聲音。
  『哈哈哈。放心吧,也會送你過去的。可是,只有一個人的話,沒辦法好好決定要送去哪裡。這是隨機的。』
  「啊?」
  『也就是說,或許你會被送到安全的地方,也或許會被送到非常危險的地方。』
  「真的嗎!?」
  不妙……我的運氣可是零喔?總覺得我好像已經可以看見結果了……
  大概覺得我很可憐吧?擴音器的聲音接著如此說道:
  『嗯……只有一個人從學園中被留下來,在某種意義上也很厲害呢。明明連老師在內,所有人都受到勇者召喚了說。因此,我就給孤零零的你一個技能吧。』
  「咦!?」
  『給你什麼好呢~……對了,這個不錯。【完全解體】……把這個送你吧。』
  「完、完全解體?」
  那、那是什麼?這技能的名稱聽起來好誇張……
  『這是打倒魔物之後,可以把魔物的一切都納為己有的技能喔。就像你們使用的【鑑定】技能一樣,現在送你的技能在使用上也沒有任何風險。不過,技能這種東西,在本質上就和要消耗魔力的魔法不一樣,不用消耗任何能量就可以使用,是很方便的東西。等你到了新的世界之後,再去確認效果吧。』
  「呃、好……」
  『喔。看樣子你的傳送好像也開始了。』
  「啊……」
  如同那個聲音所說的,我的身體在不知不覺間被光的粒子包圍。
  『呵呵。那麼,你也要在新的世界努力喔。』
  「啊,是的。」
  『祝你奮鬥到底。』
  不久後,我就從地球上完全消失了。
  然後,我的冒險就從這裡開始……!
  ……對不起,沒這回事。
  
    ◆ ◇ ◆
  
  在所有人都消失了的學園中,從擴音器裡傳出聲音。
  『人類還真是醜陋……完全就如聖經裡七原罪說的那樣。貪婪、傲慢、憤怒、暴食、色慾、嫉妒、懶惰……簡直沒有進步。所以,才會橫行猖獗到地球即將發出哀號。』
  那個聲音裡,沒有任何感情。
  『地球是誰的?是人類的?不對喔。是人類擅自存在於地球上。醜陋的鬥爭什麼的,都圍繞著地球的領土與資源。宗教戰爭也是一樣。為地球帶來一堆麻煩。』
  擴音器傳出的聲音,似乎開始含有愉悅之情。
  『被周遭否定成那樣,他卻還沒有染黑呢。真讓人佩服。他好像也沒有被復仇心所支配……說得好聽一點是想得開,說難聽一點就是死心放棄了,大概是這種感覺吧?』
  然後,那個聲音稍微笑了一下。
  『如果人類真的無藥可救,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會創造人類了。因為偶爾會出現那樣的人,所以即使人類很醜惡,也仍然很可愛吧?』
  那個聲音,充滿了宛如慈母一般的溫柔。
  『往後我們也會注視並引導人類。願他們的未來會過得幸福──』
  最後,那所學園的擴音器再也沒有傳出聲音。
  
    ◆ ◇ ◆
  
  「唔,這裡是哪裡?」
  我……柊誠一飛到的地方,是一座莫名其妙的森林。
  要是至少能離城鎮近一點的話就好了……
  總之先來確認現狀吧!
  ………
  「完全沒辦法冷靜!」
  我為了讓自己穩定下來而自言自語,可是什麼也沒有改變!可惡啊!
  「……總之,先走吧?」
  因為就算呆站在這裡也於事無補。
  我重新環視周遭,蔥鬱的茂密森林中,老實說讓人毛骨悚然。
  「應、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東西……對吧?」
  我心驚膽戰地往前走。
  我沒注意到,我所說的話就像是豎起某種旗一樣──


  進化果實
  
  我被轉移之後,一直不斷在這座森林裡徘徊。大約走了一個小時。在路上的樹叢裡解決了生理需求後,繼續徘徊這點仍沒有改變。
  而且,我的腳已經快到極限了。我可是沒有穿外出鞋的喔?鞋子還躺在鞋櫃裡……!我是穿室內鞋走路的。
  要全校最胖的胖子在這座森林裡走一個小時,我覺得太殘酷了。沒有其他辦法可想嗎?該怎麼辦呢?
  「……不過,肚子餓了……」
  肚子真的餓了。我已經多久沒走過這麼多路了?總之肚子很不妙。
  「有、有沒有什麼可以拿來吃的東西……」
  我一邊這麼說,一邊張望四周,不過別說動物了,連一隻蟲都沒看見。而且,就連像是樹木的果實或香菇之類的東西也沒有。
  「啊,我會餓死嗎?……我才不要!?」
  要一個人維持高亢情緒也是相當辛苦的。
  「混帳……我──要──吃────!」
  不知為何很想大叫,我叫了出來。不過還是無法冷靜。沒辦法把肚子餓的事實敷衍過去。
  「我要吃東西!給我東西吃───────────!」
  我一味地大叫。總覺得我似乎變得愈來愈開心了,但說不定也造成許多事為時已晚。
  做了那種笨事之後,附近的樹叢突然沙沙地動了。
  「是食物嗎!?」
  我把視線朝向樹叢的方向。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OH………」
  一匹巨大的狼出現在我的眼前。
  「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對不起!請原諒我!」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還是向狼跪地磕頭。
  畢竟,在我眼前有一匹兩公尺長的灰狼耶。牠的眼睛閃閃發亮的,好恐怖。從嘴巴露出來的牙齒也很尖銳。總之就是很恐怖。所以我跪地磕頭。因為我想這樣應該能讓牠放過我吧!
  「吼喔喔喔喔喔喔!」
  「說得也是嘛!?」
  結果,跪地磕頭之類的都沒有意義,狼向我襲來。
  維持著跪地磕頭姿勢的我徹底倒在地上,勉強躲過狼的攻擊。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糟了,幸好轉移到這個世界之後,先上過廁所了……!不然現在一定會漏尿!
  「吼喔喔喔喔喔喔………」
  被我躲過了之後,狼好像十分意外,牠一邊拉開距離,一邊似乎變得謹慎。
  不過,總覺得與其說是把我看成是『獵物』,牠的眼神更像是寫著『這是什麼啊~?』、有種嬰兒好奇地想把東西放入口中似的感覺。
  可是,狼的好奇心看起來不像是滿足了!
  倒是我陷入渴望食物結果卻似乎反過來變成獵物的這個狀況……誰來救我。
  也許是是我的願望實現了,這次我從另一邊的樹叢聽到沙沙聲。
  「是救星嗎!?」
  我一邊用高漲到MAX的情緒這麼說,一邊回頭看。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OH………」
  這是本日的第二個『OH』。
  不會太過分了嗎!?居然出現第二隻!?無處可逃了!真的死定了!
  「哼!要吃就吃吧!……不要弄痛我喔?」
  我一邊如此叫嚷著,一邊呈大字形躺在地上。
  可是────
  「吼嗚!」
  「唔嚕嚕嚕……汪!」
  不知為何,二匹狼開始起爭執。
  「吼嗚吼嗚!」
  「嗚啊啊啊啊!」
  如果用我的方式來翻譯……
  『你快交出那個獵物────!』
  『誰要啊────!』
  ……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吧?
  ……
  「快逃吧。」
  我趁著二匹狼爭吵的空隙,悄悄從那個地方離開。
  
    ◆ ◇ ◆
  
  「不、不妙……」
  咕嚕嚕嚕嚕~
  我的肚子從剛才就拚命在叫。
  設法避開了被狼吃掉而死的死亡結局之後,已經過了五天了。
  睡覺的時候,我勉強爬到樹上,躲避像那種狼之類的生物。
  不過我現在處於連水都沒辦法喝的狀況。
  別說爬樹的力氣了,我連只動身體的力氣都沒有。
  雖然我並沒有抱持著能吃到動物的肉的期待,不過我今天仍繼續到處尋找樹木的果實或香菇之類的東西。
  「……我真的會死嗎?」
  儘管公認個性樂觀如我,在這時候也只能憂鬱。
  要我這個胖子忍耐五天沒吃東西實在太嚴苛了。
  最糟的情況,就是我打算把長在那邊的雜草或樹上茂密的葉子拿來吃。應該說,土也可以。總之我想找些東西放進嘴裡。
  「……啊,或許真的糟糕了……」
  我如此喃喃說了之後,就這樣放鬆身上的力氣,臉朝下倒在地上。
  「………」
  雖然臉部頗為刺痛,可是我連在意這一點的餘裕都沒了。
  「要是真的再不把什麼東西放進嘴裡的話……」
  我拚命地只動頭部,啃食地面。
  「呃!?」
  好、好硬……
  地面並沒有軟到可以用牙齒挖起來。
  「萬事……休矣、了嗎……」
  就在我如此自語,並輕輕閉上眼睛時……
  「……嗯?」
  我聽到像是動物騷動起來的聲音。那個聲音逐漸朝我而來。
  『────噫噫!』
  『──嘰嘰噫噫噫噫噫噫!』
  『吼喔喔喔喔喔喔!』
  我抬起頭,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大量抱著某種果實、像是猴子的生物,正被與五天前襲擊我的狼同種類的狼追趕著,拚命地逃。
  「嘰嘰!嘰噫噫噫!」
  「嘰呀、嘰呀、嘰呀!」
  「吼汪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那些猴子完全不在意倒在路上的我,直接從我頭上經過。
  咚。
  那時,傳來東西掉落的聲音。
  「呼、呼、呼、呼!」
  狼在牠們後面追著。沒有注意到我。
  「怎、怎麼了?」
  不過,我連思考的力氣都沒有。
  「至少……有誰來把我吃了的話,應該可以死得更輕鬆一點吧?」
  我不由得想著這種事。
  然而,沒有人回答我的這番自語。因為我只有一個人。
  「哈哈……」
  不知為何,我自然地笑了起來。
  現在想想,我過的人生很令人不滿意。
  從幼稚園的時候開始就遭到霸凌,還持續到國小、國中,直到高中。
  除了挨打外,我也時常遇到東西被藏起來或被亂畫、被潑水……這種暗著來的欺負方式。
  就算遭遇那些事,我仍然能像這樣積極樂觀,是因為有能平常地對待我的人。
  或許我的人生的確不順。可是,像平常一樣對待我、和我說話、和我玩、接觸我的人……只有『朋友』,是我令人不滿的人生中最重要的寶物。
  隔壁班的日野也是如此,還有翔太和賢治,以及除了班級之外,連學年也不一樣的神無月學姊和美羽……和我在同一個學年裡,還有好幾個像這樣的人。
  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和我存在於不同次元的人。說不定在他們眼中,我只是個陪襯的角色。可是……就算是那樣,我還是很高興他們能平常地對待我。
  而且,我家人的感情很好。可是父母雙亡之後,因為遺產的事,親戚之間起了爭執……
  我選擇獨自生活,也保住了遺產,而我的監護人是爺爺。
  結果我隨意使用父母的遺產,身材發福讓外表變得更醜……這完全是自作自受。
  這樣看來,令人不滿的不是人生,而是我這個人的存在。
  「哈哈哈……真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這就是臨死的感覺嗎……?實在沒辦法喜歡啊。絕對沒辦法。
  因為我的死亡而哭泣或難過……會有這樣的人嗎?
  就算我單方面認為是朋友,若對方不這麼認為的話,實在很討厭。
  「可是……哎……要是死了的話……就沒……關係、了……」
  在我的意識逐漸遠離時,我的視線落到地面。
  「……哈哈……樹木的果實,掉下來了……」
  在逐漸狹窄的視野中,我看到掉落在路上的果實。
  ……………………
  …………………
  ……………
  ………咦?樹木的果實?
  「!?」
  我的意識一口氣清醒了。
  「樹、樹木的果實……」
  沒錯,掉在我眼前的,是貨真價實的果實。
  我不知道那是哪種樹的果實。
  不過,那個棕色的、外觀簡直像一顆橄欖球的物體,肯定就是樹木的果實。
  是果實。是樹木的果實。
  是我所期待的東西。
  是‧食‧物!
  「食─────────────物──────────────!」
  我以像是地獄亡者一般的氣勢,拚命在地面上爬。
  我不知道這股力氣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儘管如此,我還是把指甲插進地面,爬行前進!
  目標就是眼前的果實!
  是生存本能使然嗎?我一心一意地以眼前的食物為目標,毫無羞恥心地往前衝!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然後────我的手碰到果實了。
  「!」
  我牢牢握住果實,抓住它。
  這是我的食物。我不會讓給任何人……雖然這本來是奇怪的猴子抱著的東西。
  我以非比尋常的力氣緊緊抓住果實。然後,把它拿到眼前。
  因為剛才使勁把指甲插入堅硬的地面,指尖流血了。老實說,很痛。
  回神之後,我試著對這顆果實使用『鑑定』技能。
  『進化果實』。
  就算鑑定了,也只知道名稱而已。
  上面似乎寫著效果之類的部分,但不知為何,就像我鑑定青山的時候一樣,那些文字都是亂碼。可是它看起來好像沒有毒。既然如此,現在要做的行動只有一個了吧。
  「……我要吃了!」
  我狠狠地咬下那顆叫進化果實之類的東西。
  除了外觀是棕色的以外,它長得也像是橄欖球,所以好像很硬。不過,味道說不定會像杏仁?我這麼想。
  然而────
  「好……好難吃……」
  難吃得嚇人。
  難吃到非比尋常。
  咦?那個猴子以這種東西為主食嗎?牠們的味覺有問題嗎?
  話雖如此,這可是珍貴的食物。我不抱怨了。把它吃光光。
  若是平常,我大概一定不會吃吧,但我專心地把這顆果實吃完了。
  一邊吃著,我一邊注意到一件事。
  「……指甲好了?」
  沒錯,不知不覺間,剝落的指甲痊癒了。
  而且,我明明還吃不到半顆果實,肚子就已經脹起來了。
  最後,我把進化果實整個吃完。
  「呼~……真難吃!」
  就在我摸著肚子說著的時候──
  『發動進化果實的效果。』
  這樣的聲音,在我的頭腦中響起。
  啊?效果?那是什麼……
  我在想會發生什麼事,於是一聲不吭地站在原地一會兒。
  ………………
  …………
  ……
  「什麼也沒有啊!?」
  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開什麼玩笑!我也姑且試著確認狀態,可是還是一樣,漂亮地排列著1啊!有意見嗎!?
  不過,就算期待每一個吃下的東西會出現效果也沒有用。肚子填飽了、而且我還活著──現在應該是要細細品味這兩件事的時候。
  「好……接下來要怎麼辦呢……」
  只是再這樣什麼都不做地繼續到處走,又會重蹈覆轍。
  「幸好有生物棲息在這裡。既然如此,先接近那些生物或許不錯。」
  那個狼雖然可怕,可是接近古怪的猴子好像沒問題。
  而且,因為可怕這個理由不行動就死去,這點我絕對不幹。
  我不想後悔。就算是逞強,我也想生存下來。
  所以,首先接近那個猴子,找到牠們的食物來源,以確保食物為目標吧!
  「這樣決定之後……就快點開始行動!」
  重新下定決心,我首先為了要在這個嚴酷的環境中生存下來,開始確保食物。
  ……在那之前,不能忘記解決生理需求。因為會漏尿啊!


  聰明猴
  
  「有了……!」
  吃了進化果實之後,我專心一致地在森林裡四處尋找,最後發現了猴子集團。
  「嘰!」
  「嘰、嘰、嘰!」
  「嗚嘰!」
  仔細一看,牠們好像正開心地圍繞著我吃的那個進化果實。
  「……啊,要鑑定看看嗎?」
  剛才還沒有這樣的餘裕,所以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不過,如果是像現在這樣,躲在樹叢裡的話……
  我趕緊使用『鑑定』。
  然後,猴子的名字出現在我的視野中。
  『Clever Monkey Lv:120』
  ……………啊?
  等、等一下!名字叫做Clever Monkey,也就是說直譯叫做『聰明猴』。那倒是無所謂……
  可是那等級不會太奇怪了嗎!?120耶!?程度也一下子難太多了吧!?別說我只有等級1,而且除了魔力之外所有狀態值都是1或0,不然就是無法檢測,是要我怎麼辦!?
  「……咦?牠們在做什麼?」
  牠們好像在用一個像是研磨缽的東西,將奇怪的草一邊混合水分一邊磨碎的樣子。
  牠們接著把磨碎到某種程度的東西,裝在玻璃容器裡。完成之後的液體是青綠色的。總覺得對身體很不好的樣子。
  不過,看到牠們那麼靈巧地使用工具,我覺得牠們真的很聰明。
  我如此想了之後,那群聰明猴突然開始行動。
  「嗚嘰!」
  「嗚嘰嘰!」
  「嘰噫!」
  牠們要去哪裡?
  應該要跟著去嗎?還是不該跟去呢……我看到牠們把剛才做的液體和進化果實放著就走了,牠們應該還會再回來這裡吧?
  「……既然這樣,要趕快先去把聰明猴放著的東西拿走嗎……?」
  我一直等到聰明猴都走光。
  在我確認過所有聰明猴都走了之後,我走去剛才聰明猴所在的地方。
  「呼……總之,先收好用來吃的進化果實。」
  我把掉下來的進化果實全部放進道具箱裡。我數一數,全部共有九個。
  雖然這是我第一次用道具箱,不過還真方便。似乎只要默唸想放進去的物品名稱,就能輕鬆放進去。
  「……這樣說來,那個神好像說裡面放了一本有異世界知識什麼的書嘛?」
  唔……雖然我想確認,可是那些猴子回來的話就麻煩了。等會兒再說吧。
  「……雖然很在意,不過那個液體是什麼啊?」
  我拿起那些猴子所做的,裝著好像對身體很不好的青綠色液體的瓶子。
  「嗚哇……近看更覺得對身體不好了……」
  盛裝液體的瓶子共有四個。旁邊堆著我認為就是這個液體原料的草。不過,這個瓶子是哪裡來的?該不會是牠們做的吧?
  應該不會有這種事吧……我想如此相信。
  不說那個了,這個液體到底是什麼?這點比較重要。
  「……姑且鑑定看看吧?」
  我發動鑑定技能。
  『最高級恢復藥』。
  「唔喔!?」
  出乎意料的結果,讓我發出驚訝的聲音。
  這是恢復藥!?而且還是最高級!可是別說對身體好了,看起來根本對身體有害啊,為什麼!?
  「那、那麼……這堆草呢?」
  我再度使用鑑定。
  『特藥草』。
  竟然是※特藥草!又不是勇者○惡龍!(譯註:特藥草是電玩『勇者鬥惡龍』裡的藥草。)
  可、可是,因為很容易就能想像到效果,這種小事就算了吧。
  「這個……只能收起來了吧?」
  我趕緊把那裡的最高級恢復藥和特藥草全部收進道具箱裡。
  「糟糕……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
  聰明猴……真是可怕!
  「收了相當多的數量……難不成,這附近有一樣的藥草嗎?」
  若是如此,我想多採一些。若是發生什麼事情,也比較保險。
  「沒辦法……總之想要的東西都收好了,接著去找找藥草吧。」
  這裡是那些聰明猴的地盤。這附近說不定還有其他的果實或菇類!
  我迅速離開現場。
  
    ◆ ◇ ◆
  
  「唔……」
  我盯著堆在地上的草看。
  在那之後,我隨手拔起草,然後發動『鑑定』技能,調查看看有沒有可以用的東西。
  不過,都只是普通的草。沒有任何效果,生吃的話好像會弄壞肚子。
  可是,現在讓我苦惱的是其他狀況。
  「這個……有什麼效果啊?」
  我終於發現對『鑑定』有反應的草。不過,鑑定的結果讓我很煩惱。
  「……根本不可能知道吧?全部都是『?』啊……」
  『鑑定』的結果全部都標示為『?』。誰知道啊。
  「雖然至少不是亂碼,這還算好……可是這到底是什麼?」
  然而,它對『鑑定』有反應,應該可以期待它會產生什麼效果。
  「……好!」
  我試著吃下這個草。
  說不定會吃壞肚子,儘管如此,要是不確認它有什麼效果,就無法繼續前進,只能一直維持現狀。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雖然要犧牲我自己的身體。
  可是,為了得到情報,不得不這麼做。
  最糟的情況,頂多是吃的時候沒有發揮效果,之後效果才出現。
  一想到萬一有毒……
  「……呃!愈想就愈沒辦法吃了啊!」
  一旦開始想,就會引起負面連鎖。我下定決心之後,一口氣把那個草含入口中。
  「……好苦嗚嗚嗚嗚嗚……」
  亂苦一把的。
  「咳咳!嘔咳!超苦!不、不過就代表這個對身體很好吧!?」
  下一秒。
  「呃!?」
  我的身體突然僵硬,動彈不得!
  「啊嘎嘎嘎嘎。」
  這、這是……變成麻痺狀態的草嗎!?突然就抽到下下籤……!
  「啊嘎嘎……」
  口中發出的聲音很奇怪。大概因為僵硬時的姿勢很糟,身體裡面一陣悶痛。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一段時間。
  不妙……要是現在那個猴子還是狼來了的話,我就束手無策了……
  然而,應該說是不幸中的大幸嗎?在麻痺消失之前,沒有出現危險的生物。
  
  「……啊。」
  我總算從麻痺狀態恢復了。
  我呈現麻痺狀態長達一個小時。身體裡面好痛。而且還提心吊膽地怕會被那些怪物襲擊。
  「真、真倒楣……」
  我變得沮喪之後,突然頭腦裡響起一個奇怪的聲音。
  『學會了《麻痺抗性》技能。』
  「啊?」
  這個聲音是什麼啊?而且它說什麼技能?
  我打開自己的狀態欄看看。
  
  《柊誠一》種族:甚至懷疑是否為人類 性別:臭到極點的噁心男 職業:充滿野性味道的流浪漢 年齡:17 等級:1 魔力:17 攻擊力:1 防禦力:1 靈敏力:1 魔攻擊:1 魔防禦:1 運氣:0 魅力:比無法檢測還低(過低)
  《裝備》比垃圾還髒的制服。比垃圾還髒的制服褲。必須馬賽克的內衣。必須馬賽克的內褲。
  《技能》鑑定。完全解體。麻痺抗性。
  《狀態》進化0/1
  
  好像變得更過分了!?不妙……連種族都開始被懷疑了……!
  性別的版本也提升了。不過是在壞的方面!
  職業到底比之前的好還是不好,我無法判斷耶!?
  至於魅力,比無法檢測還低了喔!?已經無計可施了吧!?
  我已經連吐槽都嫌煩了。為什麼裝備的名稱會讓我想哭?
  的確,因為沒有洗澡,所以我的體臭變得更嚴重了吧。在這種狀態下穿著的衣服,我的體臭必然會滲進去……
  而且,因為沙土或污垢變得非常髒,這點我也沒有辦法。
  不過,先把那些放一邊去……這個《狀態》和進化0/1是什麼啊?之前確認狀態值的時候還沒有……
  「……啊,對了。這時候就來確認一下技能的內容吧。」
  我一想起自己的技能,眼前便出現說明。
  
  『鑑定』……可以詳細分析某種程度的物品。不過,無法分析超過特定稀有度的道具,或是等級更高的對象。
  『完全解體』……打倒魔物的時候,會獲得最大量的道具,得到那個魔物的一切。
  『耐麻痺性』……麻痺無效。
  
  嗯,總覺得能明白『鑑定』與『麻痺抗性』的說明。
  可是『完全解體』的說明有點不太懂。獲得的道具數量會變多,這裡我能理解,可是我不懂什麼是魔物的一切。
  而且,『鑑定』說明欄裡的「稀有度」是什麼?不過,神給的那本書裡應該有寫吧。
  「唔……都是一團謎啊……結果連這種草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一邊這麼說,一邊再度試著鑑定剩下的草。
  
  『特麻痺草』……以食用之類的方式攝入體內的瞬間,會讓身體在剎那間完全麻痺的草。有時凶暴的魔物誤食之後也會麻痺。
  
  好可怕!?應該說好危險!?而且麻痺前面還加上了『特』喔。麻痺的威力到底是有多大啊?
  不過,誤食這個的魔物也太悲哀了……
  這個要用在什麼地方啊?還有,雖然都已經鑑定了……不過為什麼可以鑑定啊?
  「……啊,原來如此。因為像這樣透過身體來體會,所以才知道了內容嗎?」
  喔~……
  ………
  「麻煩死了!?」
  所以每鑑定出一個『?』,我就得吃下去才行嗎!?一定還要再那麼辛苦才行嗎!?
  不、不能想點辦法嗎!我才不要!?要一一去試麻痺或中毒……身體會吃不消的!
  「唉……我今天好累……」
  ……總覺得沒有心情繼續探索下去了。
  「沒辦法……明天再努力吧~」
  今天就好好休息,為明天做準備吧。
  我找到一棵安全的樹,在上面睡覺。
  不過,這時的我,還完全無法理解『特麻痺草』的厲害之處……
  
  
  毒抗性
  
  「唔……」
  我快要死了。
  今天的我,累到連自己在說什麼都不知道。不管是精神上或肉體上都很累。
  吃了特麻痺草,學會『麻痺抗性』技能之後,經過了一個星期。
  那之後,我也數度造訪像是聰明猴所住的地方,但是,除了那九個之外,最後沒有發現其他進化果實。
  「啊嗯,嚼嚼……好難吃……」
  我把一個進化果實放進嘴裡。順便說一下,我現在吃這個,是當作今天的飯,順便清清口。
  這一個星期裡,我以一天一個的速度來吃,所以還剩下兩個。
  除此之外,大概因為我還鑑定並吃遍了特麻痺草之外的東西的緣故吧?我得到了很多奇怪的抗性。
  順便說一下,我現在的狀態是這樣的:
  《柊誠一》種族:一團污穢物……啊,以及人類 性別:名叫男性的污穢物 職業:臭得過分的流浪漢 年齡:17 等級:1 魔力:17 攻擊力:1 防禦力:1 靈敏力:1 魔攻擊:1 魔防禦:1 運氣:0 魅力:
  《裝備》最終兵器制服。最終兵器制服褲。必殺的內衣。必殺的內褲。
  《技能》鑑定。完全解體。麻痺抗性。睡眠抗性。混亂抗性。魅惑抗性。石化抗性。阻礙抗性。
  《狀態》進化0/8 疲勞。
  
  嗯。充滿吐槽點。
  首先是種族。連我是人類這件事都被遺忘了。
  性別好像不是男性,似乎污穢物才是對的。職業比之前還要顯著升級,不過是在壞的那方面。
  至於裝備品,已經被當成兵器了。這是什麼啊?最終兵器?而且,好像用內衣褲就一定能殺死對方,真讚。
  來看看魅力吧,是空白的喔。終於連寫都不寫了嗎?
  ………
  「我該說什麼才好………」
  我用雙手與雙膝著地,垂著頭。
  「到底對我有什麼怨恨啊啊啊啊啊啊!正經的狀態全部都比《技能》還要低啊!」
  我反覆深呼吸。冷靜~……很──好……呼。
  然後,我再度確認剛得到的五項技能。
  
  『睡眠抗性』……令因催眠瓦斯等等引起的強制睡眠無效。
  『混亂抗性』……令因幻覺等等引起的錯亂與混亂無效。
  『魅惑抗性』……令因魅惑引起的催眠無效。
  『石化抗性』……令因邪眼或魔法等等引起的石化無效。
  『阻礙抗性』……令因陷阱或魔法等等引起的動作阻礙無效。
  
  這五項技能相當厲害不是嗎?不,與其說是厲害,應該說是非常方便。
  在這危險的森林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吸入催眠瓦斯或產生幻覺的瓦斯。這種抗性,對活下去來說非常重要。
  這五項,都和那個特麻痺草一樣,是吃了就算鑑定也只是『?』的菇類之後得到的。
  隨便鑑定之後,有效果的五項都是異常狀態。不過已經死而無憾了。
  順便說一下,我在獲得這些技能之後再度試著鑑定那些菇類,看到的表示如下:
  
  『熟睡菇』……只要吃一口就會立刻睡著。整個全部吃掉就會長眠不起。
  『超危險菇』……會看到各種幻覺,讓心情變得愉悅的菇類。注意會殘廢。
  『魅惑菇』……所有東西看起來都很美並因此興奮,無法保持冷靜與理性。
  『石菇』……吃下之後,會從腳開始慢慢僵硬變成石頭。整個全部吃掉就會完全變成石頭,無法靠自己的力量應付。如果只吃一點,過一段時間就會解除石化狀態。
  『阻礙菇』……吃下之後無法離開原地。雖然無法離開原地,但可以活動身體。
  
  我用盡全力把吃過的東西全部扔掉。
  簡直就是生死交關嘛!?我再也不幹了!
  而且吃了熟睡菇之後我就那樣直接睡著,醒來時附近有聰明猴,讓我嚇了一小跳耶!因為我的體臭很重,所以我還以為會被發現!都做好送命的心理準備了!
  還有超危險菇什麼的,根本就是那個嘛!?它的效果,根本就是毒品啊!我不禁如此吐槽。雖然吃了之後心情馬上變得很開心,可是在我似乎要突擊聰明猴的住處時,我覺得我好像漏了一點尿出來。
  藥物不行,絕對不行。
  魅惑菇什麼的,等我回神之後,對自己的性欲絕望了。
  石菇有一點點恐怖。真的嚇到我了。
  其實阻礙菇很有趣。身體明明可以動,可是卻不能離開原地,實在太有新鮮感了。不過,我的內心充滿不安,不知道會不會被那群猴子碰上就是了。
  「說得清楚一點,我已經不想再把來路不明的東西放進嘴裡了……」
  我不能行使※消費者的四項權利嗎?知的權利是很重要的!(編註:美國總統甘迺迪在1962年提出,分別是安全、瞭解、選擇和表達意見的權利。)
  但是,神好像還是決定徹底對我冷淡。不過,把我們送過來的傢伙,好像不會干涉這個世界,所以應該沒問題吧?
  「這個……顯然很糟糕吧?」
  現在的我,正吃著進化果實來清嘴巴。應該說,這或許是我的最後一餐了。
  話雖如此────
  「雖然危險的氣氛到達MAX……」
  我手上還有一個香菇。
  以深紫色為中心,上面有三原色的紅色、藍色,以及黃色的斑點。頂端部分是白色。是的,不知為何是白色,那反而令人害怕。
  這東西肯定很糟糕吧!?會死喔!?從外觀上看來根本就已經是一個毒藥了!就像是在說吃下我然後去死吧一樣啊!
  可、可是我還沒鑑定這個香菇。如果這個香菇只是一個普通香菇的話,就可以吃,不過在『?』出現的那一瞬間,那個名稱就改成實驗了……!
  「神啊……請對我大發慈悲……」
  我如此想著,發動了『鑑定』技能。
  
  『????』……????
  
  「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給我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吧!因為你的緣故,我就得犧牲自己進行實驗才行了啊!?
  差不多也應該要對我好一點了吧!?那個世界說真的到底是怎麼樣啊~!?
  「我……很努力了……各位,之前謝謝你們……!」
  我把這個一看就很危險的香菇拿近嘴邊。雖然我孤零零的,不過都到最後了,想像大家看著我死去也沒關係吧?我這個人的個性,就是絕對不說『妄想』!
  可是,說真的,我為什麼要做這種危險的事情啊?不吃不就好了。
  不過,萬一是可以吃的東西,我就困擾了。
  因為現在說到可以吃的東西,就只有剩下兩個的進化果實,以及特藥草而已。
  如果不再多少得到一些可食用物品的資訊的話,那個即將餓死的恐懼,就會再度出現。
  倒是因為不知為何,進化果實只要吃一個肚子就會膨脹,所以總會有辦法的吧。
  ………
  「果然還是等一下!」
  還是很可怕!超可怕的!好像亂毒一把的耶!?吃了這個之後,肯定會死的吧!?
  「不行……完全無法做好心理準備。雖然自言自語了這麼久,還是揮不去這個不安……!」
  尤其是,我如果死了,會有人為我難過啊。像是父母啦、朋友啦、女朋友啦……
  …………
  「父母都不在了啊!?朋友超級少的!?女朋友什麼的根本就不在討論範圍!?」
  啊,糟糕。說了之後就難過起來了。我或許沒有活著的價值。
  思考一旦變得負面,那樣的想法就會開始縈繞。總覺得生活太痛苦了,精神已經變得很危險。
  「……吃了這個就會死了嗎……」
  事到如今,這時的我大概已經變得不對勁了吧?因為,我明明不太清楚要自殺的原因,卻居然想自殺耶?連我自己都這麼認為。我真是個笨蛋。
  「……嘿。」
  咬。
  「………」
  最後,我咬了那個好像有毒的香菇。
  ………
  「………奇、奇怪?沒事情耶?」
  也就是說,好像真的沒問題!?終於中獎了嗎!?
  「唔喔喔喔喔喔喔!」
  我高舉雙手大叫。表現出體內的喜悅也無妨吧。
  「我的時代終於來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當場手舞足蹈。
  「呀呼嗚嗚嗚嗚!」
  我真的好高興!真想把這心情告訴女朋友……沒有這種人。
  「呵呵呵。只有這次是我的呃咳!?」
  我吐血了。
  「啊咳!咳咳!」
  我拚命吐血。
  「……這、這是真的嗎?」
  我好像到最後還是很倒楣。畢竟在我的狀態值裡,運氣只有零。
  「……難不成,是延遲毒性嗎………」
  不對,像這樣在短時間內就毒發,應該是即效性嗎?
  總之,這次好像還是抽到下下籤了。
  「我知道了啊……我知道了啦……」
  我像個笨蛋一樣歡鬧著,不過總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這種結局……!可惡!
  我的膝蓋彎曲跪地。
  「啊咳!呃咳!……嘔、嘔……」
  真的,這次真的危險了……
  「……我會被毒死嗎?」
  唔啊……真討厭。雖然我討厭餓死,可是這樣也太痛苦了。沒有更輕鬆的死法嗎?可是,現在的我,對這個毒一點辦法也沒有。真的。
  結果,我的幸運值是零啊……
  我就這樣倒臥在地上。
  「呼、呼。」
  沒辦法好好呼吸了。身體也不聽使喚。
  特藥草也沒有用吧?畢竟就算鑑定了,也只寫了可以治療受傷而已。
  果然毒就要用去毒草嗎……還是解毒草?叫什麼都無所謂。
  「咳……既然最後都是死……就吃、這個吧……」
  我用盡全力,從道具箱裡拿出僅剩的兩個進化果實。
  「嘿嘿……因為這傢伙的關係,我才能活到現在不至於餓死啊……」
  我趴在地上,靜靜地看著眼前的進化果實。
  如果聰明猴沒有弄掉這個果實,我在那個時候應該就已經成為屍體了。
  雖然味道很難吃,不過這個能夠一口氣充滿肚子的東西救了我。
  這一個星期裡,多虧了這個東西,我沒有為食物操煩。
  真的,我要感謝這個進化果實……雖然最後我還是不知道它的效果是什麼。
  「……謝謝你幫了這樣的我。」
  我如此說了之後,把進化果實放入口中。
  嚼嚼嚼。
  ………
  吃完了一個進化果實。啊,總覺得好像還能再吃一個。
  嚼嚼嚼。
  ………
  最後的進化果實吃完了。
  ………
  「完全沒事啊!?」
  我跳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剛才還快死了耶!?
  總覺得吃了進化果實之後,身上好像湧出活力了喔!?
  「等等!剛才我那心平氣和的氣氛是什麼!?好丟臉!」
  真讓人害臊!那是怎樣!?到底!毒消失到哪裡去了!?
  在我獨自因羞恥心而扭動身子之後,頭腦裡忽然浮現一個假設。
  「……該不會,是進化果實的效力什麼的吧……」
  可是,我實際上是脫離了中毒的狀態……咦?真的嗎?
  「等、等一下。如果那是真的……」
  已經沒有進化果實了。
  ………
  「快吐啊啊啊啊啊啊!一個也好!快盡全力吐出來啊我喔喔喔喔喔喔!」
  我拚命地想把剛才吃下去的進化果實吐出來。
  「啊啊啊啊啊!如果真的有解毒的效果,留下一個的話就好了啊啊啊啊!不過,這樣說起來,我發現它的效果超乎想像地好喔!」
  在快要餓死之前也是一樣。
  儘管我把指甲插入地面,使得指甲都剝離流血,但吃了進化果實之後,傷口不知不覺間就消失了。
  「我是個笨蛋!讓我回到吃下進化果實之前,就算把自己揍飛也要阻止……!」
  ……啊,那樣的話,回到吃香菇之前就好了。說到底,那樣一來就不會遇上這種事了!
  「……唉。已經吃掉了。死心吧……」
  我沮喪地垂頭之後……
  『學會《毒抗性》技能。技能《鑑定》升級,變更為《中級鑑定》。』
  熟悉的聲音在頭腦中響起。話說回來,這是誰的聲音啊?
  「………等一下?從『鑑定』變成『中級鑑定』?」
  之前,就像不久前得到的『毒抗性』一樣,只是得到新的技能而已。可是,這次好像升級了,變成『中級鑑定』之類的東西。
  「搞不懂……」
  我打開自己的狀態。
  
  《柊誠一》種族:暗藏最高可能性的人類 性別:男 職業:過於不幸的流浪漢 年齡:17 等級:1 魔力:17 攻擊力:1 防禦力:1 靈敏力:1 魔攻擊:1 魔防禦:1 運氣:0 魅力:
  《裝備》最終兵器制服。最終兵器制服褲。必殺的內衣。必殺的內褲。
  《技能》中級鑑定。完全解體。麻痺抗性。睡眠抗性。混亂抗性。魅惑抗性。石化抗性。阻礙抗性。毒抗性。
  《狀態》進化0/10(MAX)疲勞
  
  奇、奇怪?很多地方改變了?
  種族變成人類,性別也變成普通的男性……不過「暗藏最高可能性的人類」除了太粗略之外,也太誇張。什麼啊,最高可能性是什麼東西?
  不過,魅力還是一樣什麼都沒寫。我、我才沒有覺得難過呢!
  技能欄裡,也加上了《中級鑑定》和《毒抗性》。
  
  『中級鑑定』……可以比使用鑑定的時候更詳細地鑑定各種東西。
  『毒抗性』……使各種毒無效。
  
  不妙,超讚的。
  毒抗性簡直就是神。拜此所賜,我可以毫不在意地去吃那邊的雜草了……我到底是走投無路到什麼地步啊。不過,反正進化果實都沒了,就算了吧。
  而且中級鑑定真的太讓人開心了。說不定不會再像之前一樣顯示『?』了……
  不過,《狀態》欄裡進化0/10(MAX)那個是怎麼回事?
  因為已經沒有進化果實了,也沒有辦法用新的『中級鑑定』來調查……
  「不過,光是像這次這樣活下來就已經賺到了!」
  我獨自一個人變得神清氣爽。也就是說,我不去想了。因為想了也沒用。
  哎呀,活著真是太棒了!
  只不過,我這時完全忘了一件事。
  那就是────
  「嗚嘰嘰嘰!」
  「咦?」
  我的附近,站著一隻聰明猴。
  為什麼?只要想想馬上就明白了。
  「………」
  我太吵了……!
  
  
  初次戰鬥
  
  「嗚嘰噫噫噫噫!」
  突然,我的眼前走來一隻聰明猴。
  「對不起!」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我盡全力跪地磕頭。雖然說我和聰明猴之間還有一段距離,總之要先發制人!
  儘管如此……我為什麼感覺不到牠的氣息!?……這是當然的嘛。我又不是專家。
  不過,這個狀況也真的太那個了。好可怕。
  我以對猴子跪地磕頭的狀態一直等待著。
  ………
  奇、奇怪?
  我以為牠會攻擊我,可是從牠沒有對處於如此狀態的我做什麼來看,聰明猴意外地是很和平的生物嗎!?
  因為不管過了多久,我所害怕的衝擊都沒有襲擊我的身體,所以我戰戰兢兢地抬起頭。
  「嗚………」
  「啊?」
  在一段距離外的位置,猴子把腳深深往後拉的模樣,映入我的眼中。
  簡直就像是足球射門似的姿勢。
  「你要幹嘛──」
  我的話,因猴子的下一個行動而消失。
  「嘰噫噫噫噫噫噫噫!」
  「咦!?」
  猴子狠狠蹬了一下往後拉的腳。也就是雙重射門的姿勢。
  「等等等等等等!真的!?」
  然後,牠從腳放出斬擊。
  斬擊以驚人的速度逼近我────
  「嗚哇!」
  嘶沙───!
  我被狠狠地劈開!
  「好痛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在地面上痛苦地打滾。
  「被砍到了!糟糕!流……流血了啊啊啊啊!」
  為什麼我被砍了還這麼有精神啊!?可是,幸好我在變成兩半之前稍微扭了一下身體,所以只有腹部被削了一大塊而已喔!
  ………咦?應該傷得很重才對吧?仔細一看,腹部已經是一定要馬賽克的狀態了!?
  「嗚嘰嗚嘰嗚嘰!」
  猴子看著我痛得打滾的模樣,拍手笑著。
  這傢伙的個性真差!你是超級虐待狂嗎!
  「好痛……好痛喔……」
  我拿出道具箱裡的『最高級恢復藥』,當場喝乾。
  「嗯……嗯……噗哈!」
  我在喝的時候,猴子沒有攻擊,只是一味地爆笑。
  吵死了……
  不過,雖然我這是第一次喝,可是這顏色好像有毒的恢復藥,事實上還真是好喝。該怎麼說呢……是清爽的蘇打味道,還有一點碳酸。超棒。
  我看了應該被切開的腹部,傷口不知何時填滿了。最高級恢復藥,真是令人敬畏三分!
  好。我要對眼前的猴子提出抗議!
  「混帳東西!你好大的膽子,居然無視我跪地磕頭!現在我馬上就把你打得落花流水,你給我────」
  「嗚嘰噫噫噫!」
  在我說完話之前,猴子飛撲進我的懷裡,給我一拳!
  喀啦啪嘰!
  「嗚哇!?」
  體內的骨頭發出討厭的聲音。
  啪沙。
  我也聽到有東西擠碎的聲音。
  「呃咳!」
  我就那樣被打飛,撞上附近的樹,那棵樹也被我撞倒,接著又撞上後面的樹,才終於停下來。
  「可……惡……」
  我就那樣,像是靠著樹似地坐在地上。
  「嗚嘰呀嘰呀嘰呀嘰呀嘰呀!」
  看到我這種樣子,聰明猴笑得更開心了。
  剛才的攻擊,確實讓我的肋骨斷了好幾根,內臟也被打爛了吧?
  在現實世界中體驗不到的疼痛襲擊我的體內。
  不過……我看不見猴子的動作。牠是什麼時候衝進我的懷裡的?
  這個威力之大,在地球上的時候,同學把我當沙包一樣對待的攻擊就像是假的一樣……那些人之中明明也有拳擊社的,可是那都不夠看。
  身體被彈飛似的感覺襲擊。
  「呃咳!喀哈!」
  從口中流出來的紅黑色團塊,弄髒了原本就很髒的衣服和身體。
  不過,為什麼我會被攻擊啊?我做了什麼事嗎?
  該不會,牠是想殺了我拿來當成食物嗎?……若是如此,為什麼會那麼開心地虐待著我玩啊!要殺的話就給我個痛快,我打從心底這麼想。好痛苦啊。
  可是,把我揍成這樣,牠真的想把我當成食物嗎?如果我是為了打發時間才被殺的話……嗚哇,好討厭……雖然我也討厭被吃。
  牠應該沒有把我當成食物吧?我也無法想像猴子吃人的模樣。
  「恢……復……」
  我勉強命令著漸漸說不出話且顫抖的身體,從道具箱拿出另一瓶最高級恢復藥。
  我打算再把那瓶藥喝下去,然而──
  「嗚嘰!」
  「!?」
  猴子不允許。
  牠以超出我的認知範圍的速度接近我之後,用以驚人握力自豪的手抓住我的頭抬起來。
  「啊……!?」
  「嗚嘰嘰!」
  嘿嘿。
  彷彿發出如此奸笑聲似地,聰明猴露出討人厭的笑容。嗚哇,真想扁牠……!
  不過,現在是我第一次這麼近看牠,牠比我小一點。
  我雖然身高只有大約170公分左右,可是體重有100公斤喔。
  相對於此,聰明猴覆蓋了紅棕色體毛的身體很纖細,整體看起來很寒酸。
  明明那麼瘦的聰明猴,卻用像樹枝一樣細的手臂輕輕把我提起來。我真的大吃一驚。
  「嗚嘰!」
  「!」
  聰明猴在抓著我的頭的狀態下把我舉起來揮舞,最後撞上地面。
  「嗚呃!?」
  「嗚嘰嘰嘰嘰!」
  頭痛得像破了一樣。
  我的頭竟然沒有被壓碎。我以為一定會像蕃茄一樣扁掉。
  而且,被牠抓起來旋轉的時候,我還以為頸骨會脫臼。
  我的身體還真努力!之後再來表揚你。
  血從體內流出來,我的意識也模糊了。聰明猴注意到我這番模樣,點一下頭。
  「嗚嘰。」
  ………
  牠剛才是對什麼點頭!?
  如果是看到我受傷的狀況,認為『嗯,做得不錯』的話,我就要一拳打爆牠喔!?……雖然這是不可能的。
  然後,聰明猴大大張開嘴巴。
  咦?等一下。真的嗎?呃,要吃掉我嗎?
  「嗚嘰嘰嘰嘰~!」
  那個聽起來像是『我要開動了~!』的節奏是怎樣!?真的要吃了我嗎!?
  模糊的意識,因為猴子意料之外的行動而清醒了。不,我沒想到牠真的把我當成食物來看!
  可是,就算我的意識再怎麼清醒,但除了頭被牠狠狠抓著,也無法讓身體做出滿意的動作,在這種情況下根本沒有意義。
  聰明猴起初把嘴巴湊過來,好像想把我從頭開始吃,但不知為何皺起五官。
  「嘰嘰!?嘰、嘰噫……」
  『嗚哇!?好、好臭……』我總覺得牠這麼說。你管我!
  然後,不知是否討厭從頭開始吃,牠這次把我放倒,打算啃咬我的腹部。
  嗯,在我的身上,我確實最推薦身體部分。有脂肪很好吃喔。
  我已經放棄抵抗聰明猴了。
  不管我再怎麼樣拚命掙扎,現在這樣的狀態根本束手無策。一切都是徒然。
  然後,最後聰明猴的臉慢慢朝我的身體靠過來──
  「嘰!?嘰、嘰………」
  咚。
  「噗哇!」
  我咚一聲掉到地面。
  怎、怎麼了!?
  我無法理解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剛才明明要被吃了,為什麼會突然掉到地上呢?我不懂。
  呈趴著的狀態掉到地面的我抬起頭,想要搞清楚四周的狀況。
  在我視野的邊緣,映著聰明猴的身影。然而……
  「咦?」
  那是聰明猴的腳。聰明猴和我一樣倒下來了。
  「到、到底是怎麼……」
  我的頭腦搞不懂現在的狀況。在我伸手可及之處,倒著那瓶因為被聰明猴抓起來旋轉而掉下來的最高級恢復藥。
  「………」
  總覺得……現在就算喝這個最高級恢復藥應該也沒關係了……
  我拚命伸出手,拿了倒在地上的最高級恢復藥之後,一口氣喝完。
  「嗯……嗯……嗯……噗哈!」
  清爽的蘇打味和爽快的碳酸滲透進我的身體!
  「嗝。」
  我不禁打了一個嗝。畢竟我一口氣喝完碳酸飲料嘛。雖然這個恢復藥只有一點碳酸而已。
  不過,這個恢復藥真的好厲害喔。剛才的傷好像是騙人的一樣,都癒合了。不過,好像流失的血液和體力沒有恢復,我有點搖晃。
  「好痛痛痛……啊?」
  我慢慢爬起來,看著聰明猴。牠翻了白眼,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牠為什麼口吐白沫?」
  我的頭腦裡浮現出一個假設。
  「呃、不會吧……可是如果那是真的……」
  可是,如果我的想法猜中了,就代表我本身處於十分荒謬的狀態。
  最後,若問我想說的是什麼──
  「……是因為我的體臭嗎?」
  就是這件事。
  真的假的!?現在的我到底是有多臭啊!?雖然我聞不到自己的味道,不過竟然厲害到連猴子都可以擊倒!?
  「喔喔……心情好複雜……」
  我記得,聰明猴把臉湊近我的頭之後,臉就皺起來。那應該是因為我的頭很臭吧?
  可是,我身上最臭的地方,不是頭也不是腳,而是身體。主要是從脖子散發出來的味道和腋下的狐臭,總之就是非常臭……的樣子。
  雖然我認為就算不說也知道,不過下半身的臭味應該是最糟的吧?
  我大概自己因為血的味道而沒有注意到,大概聰明猴在臉靠近過來的那一瞬間,就被從腋下飄出來足以致命的臭味幹掉了。
  「真的嗎……」
  我垂著頭。
  「嗯……」
  牠真的是被我的臭味臭暈的嗎?
  「……」
  我走近翻白眼暈倒的聰明猴。
  「……(口吐白沫)」
  「……嘿。」
  我蹲下來,把自己的腋下湊近聰明猴的鼻子。
  「────」
  顫抖!啪。
  「………」
  聰明猴斷氣了。
  我悄悄站起來,走向旁邊,雙手抱膝坐下。
  ………
  ………我可以哭嗎?
  
    ◆ ◇ ◆
  
  我走近變成屍體的聰明猴。
  「………」
  太可憐了……!因我的體臭而死……雖然殺了牠的我說這種話不太好,不過實在太悽慘了啊!我超有罪惡感的!
  「對不起!請你原諒我!」
  「………」
  「不要不說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哎,因為牠已經死了,所以當然不會說話。
  只不過,只有這件事,我必須好好搞清楚才行。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我第一次殺死了生物。
  在地球上的時候從來沒有在意過,不過我以前也曾經輕易地殺死蟲子之類的生物取樂。
  可是,眼前的聰明猴是動物。我沒有殺死動物的經驗。
  雖然我認為應該要再多一點什麼感覺,可是正因為是用那種方式殺的……
  「我的心情超平靜的啊………!」
  本來啊!通常好像會被罪惡感擊潰才對吧!為什麼這麼平靜!?
  果然是殺的方式不好嗎!?我真的想盡全力向牠道歉!對不起我這麼臭!?
  「啊………沒想到來到異世界,第一次奪去生命的結果會是這樣的……」
  我還真是沒用啊……
  不過,幸好我沒有沉浸在徒勞的感傷裡。要是在異世界首次殺死生物的經驗變成心理創傷,使我變得無法獵捕生物來吃的話,我就完全註定要餓死了。動物性蛋白質是很重要的喔。
  「……總之,該拿這傢伙怎麼辦呢……」
  我碰一下變成屍體的聰明猴。
  然後,我一碰到聰明猴,牠就變成了光的粒子……
  「唔喔!?怎、怎麼了!?」
  突如其來的事情讓我嚇一跳,沒多久光的粒子就完全消失了。
  接著,直到剛剛都還躺著聰明猴屍體的地方,好像掉下了好幾樣物品。
  「這個……」
  不會就是掉寶吧!?這真的是電玩的世界嗎!?
  我撿起掉落的物品,發動『中級鑑定』。
  我首先鑑定的,是大約有一公尺長的骨頭。
  
  『賢猿的大骨』……支撐聰明猴身體的大骨頭,相當堅固。
  
  喔喔。好有電玩的感覺。
  ……看了鑑定結果,我只有這種程度的感想……
  相同的骨頭總共有三根,名字全都一樣。
  所以說,聰明猴的日文名稱是叫做『賢猿』啊。
  「唔。這個好像可以當成武器的樣子。」
  我一邊說一邊收進道具箱裡。
  「接下來是……毛皮?」
  我拿起紅棕色像是毛皮的東西,再度鑑定。
  
  『賢猿的毛皮』……覆蓋在聰明猴身上的毛皮。透氣性佳,不耐火。
  
  原來如此……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感想才好。
  不過,因為觸感比想像中好,好像可以用來洗身體或擦身體。
  「繼續鑑定吧……這是什麼?」
  我下一個拿起來的是好像用繩子仔細綁起來、以葉子包住的東西。
  「……鑑定之後就會知道了吧?」
  
  『賢猿的肉』……聰明猴的肉。雖然又硬又有很多筋,但營養價值高。
  
  喔喔。我第一次得到進化果實以外的食物了。而且還是肉!
  「真幸運!之前光吃果實好難受喔……」
  不過我很久沒吃肉了,說不定吃了之後腸胃會嚇一跳,吃壞肚子。
  「可是我還是要吃!」
  為什麼?因為肉就在那裡!……沒事。
  「……這是什麼?」
  我接下來撿起的東西,好像是一張卡片。
  「……鑑定看看吧。」
  那可稱為是吃了進化果實之後,我朝向嶄新人生所踏出的第一步。

 

(未完待續)


《進化果實~不知不覺踏上勝利的人生~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86123
  • 嗯...看到這,還是難以認定好不好看,擁有技能這點,
    已經有太多異世界類型的小說都有類似的了,
    技能多到爆表的主角好像已經可以看見了....
    還有主角會一直吃進化果實變成封面那樣嗎?
    神也太給面子了!
  • 小編也想吃進化果實變現充wwwwwwww

    TongliNV 於 2015/06/10 10: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