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週末了,又到了新書試閱的時間!
上週提供的是人類與猩猩愛情(!?)喜劇
本週則要為大家提供人類與龍友情冒險故事~

第3回講談社輕小說文庫新人賞「優秀賞」得獎作品
我在週末與龍冒險

那麼請繼續看下去吧!

週末龍                    


【內容試閱】



  「這裡是?」
  「一顆叫作撒拉姆的星球。」
  一也環顧四周。除了緊貼在他身後的那顆巨大球體以外,這裡放眼望去盡是岩山。   
  「距離上次見面已經過了四天啊。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那麼,開始搜集情報吧……」
  「嗯。謝謝汝這麼爽快地答應朕。」
  龍一邊這麼說,一邊打開羅列著尖牙利齒的嘴巴,彷彿在威嚇那顆黑色球體。
  牠似乎跟人類不同,不是用舌頭和嘴唇來發音的。因此就算張大嘴巴也能流暢地說話。
  「我做得到嗎……真擔心。」
  「就算做不到也無妨。看到汝願意這樣協助朕,朕真的很感謝。」
  那顆被喚作『星紋球』的黑色球體發出有如金屬摩擦的尖銳聲響,縮小成棒球般的大小。
  張著大口的龍吃掉了縮小的『星紋球』,雖然說是吃掉它,不過龍只是把球吞入口中咬住,並沒有發出咀嚼的聲音。
  「你剛剛吃掉的是『星紋球』吧。我想要問一下,那究竟是什麼構造?」
  龍轉過頭來望著一也。
  「這個能阻撓群星辨識的能力,可以接壤到各個星球……順帶一提,朕雖然放入嘴裡,但其實只是把它收納在朕頭部的某個器官,並沒有真的將它吞下去。」
  「……我已經聽不懂了。我還是第一次聽到辨識星球這種事。而且我的身上應該也沒有你提到的器官吧。」
  「不論是哪一顆行星都存在著『星紋』這種東西。嗯,如果以人類來比喻的話,就像是指紋或聲紋吧。每顆星球的星紋都不一樣,就算有一顆星球和地球極為相似,只要調查星紋,馬上就能確認那究竟是不是地球。星紋通常無法以肉眼辨識,與其他物體也毫無關聯,那代表著星球。」
  「代表星球?」
  「嗯,群星擁有星紋,代表他們是從宇宙中獨立出來的一顆星球。將一部分的星紋取下來,即是『星紋球』。若是在其他星球打開取下的『星紋球』,唯獨打開的那塊地方會被視為取下星紋的那顆星球。正確來說,在打開星紋球之前,必須先取下目前身處星球的星紋……總之,這個完全無視物理法則的現象,稱為巴爾托涅軌道轉換,而利用這個現象的移動方式則是稱為『星紋導航』。方法就是要取下與星球上的物體不會互相干涉的星紋,為了能夠碰觸到星紋,要將次元移動到非常細微的單位,再散佈某種特殊的物質。為了讓取下來的星紋不要產生巴爾托涅軌道轉換,需要讓它收縮──」
  「龍,請等一下。」 
  「──在朕的內臟器官之中──唔,怎麼了嗎?」
  「夠了,我的腦袋已經一片混亂,你不用再解釋了。」
  一也雖然努力想要理解,不過一聽到不甚瞭解的專有名詞,他就決定放棄了。
  「嗯,是嗎?」
  「總之,之前只聽你提到這顆星球上有人類……」
  「嗯。所以朕才會拜託汝幫朕搜集情報。」
  
  前幾天,一也和龍道別時,龍拜託他一件事。
  龍希望一也能夠向各個星球的居民直接詢問龍的情報。
  一也只需要逢人就問對方星球上有沒有像龍一樣的生物,或是有沒有看過龍就可以了。畢竟龍的外表會讓人嚇到暈過去,因此牠沒有辦法這麼做。
  一也立刻答應對方。
  不過,只限於不用上學的週末。
  聽到龍的請託之後,因為還要上學,所以他暫時回到了地球上。
  隔天,一也在學校的生活一如往常,除了老師以外,他沒有跟任何人交流,依舊安靜地過著日子。雖然不至於感到痛苦,但他總覺得這樣的日子過得很空虛,好像在虛度光陰。
  之前和他搭話的青葉家哥哥也和其他學生一樣,沒有再來與一也說話。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一也之前曾經囑咐對方,要他別再與自己交談。
  一也的雙親在他年幼時便離開人世,養育他的祖父母也在這幾年相繼離去,所以一也已經習慣孤獨。不,說不定……
  ──從一開始……
  在吵雜又安靜的教室中,一也突然回想起過去發生的事情,他決定停止思考。
  從星期三到星期五,他一如往常地在帝王樹吃午餐。不過星紋球並沒有出現。
  周遭的人事物通常不會影響一也,讓他感到不安,但一想到那顆星紋球或許是自己因為太過孤獨而產生的幻覺,星期五的晚上躺在被窩中的一也便感到些許不安。
  這個時候他爬出被窩,重新坐正後靜靜閉上雙眼。
  祖父母以前會命令他修行,所以一也已經習慣坐禪、冥想。
  這樣的行為可以讓他潛入自己的內心深處,清楚認清自己堅定的存在,架構出屹立不搖的心靈。
  即使如此,星球六的早晨,當一也在帝王樹旁看到星紋球出現時,還是忍不住鬆了口氣。

  以讓一也能夠搜集情報為前提,龍可以抵達的十五顆星球上全都有『人類』存在。
  一也有些難以置信。
  龍並沒有造訪過所有星球,只是根據自己的知識這麼判斷。就算喪失記憶,牠的知識似乎仍然存在。
  「雖然只是朕的推測,不過為了君臨行星之間食物鏈的頂點,『人類』就必須演化成這個樣子。為了具備超越某種程度的智慧和力量,形成繁榮的景象,變成像一也這樣的姿態應該是最理想的吧。」
  「嗯~……可是對我來說,不論是頭腦、能力、還是體格,如果有許多像龍這樣的生物存在,人類一定贏不過你們吧。」
  「像朕這樣的生物,一定有什麼原因導致無法大量存在於世上吧。雖然這個推測的基準,只限於朕拙劣的知識和自身的行動範圍,但不論在任何星球都沒有像朕一樣的生物存在,這就是證據……嗯,朕自己知道。」
  龍抬起頭來。
  「話雖如此……」
  一也揚起目光望著龍,龍此時正凝視著遠方,一也順著牠的視線看過去。那裡空無一物,只有比地球的藍天顏色還要更深的天空而已。
  「朕還是想知道。想要知道朕究竟是什麼。」
  孤獨。
  一也回想起當初聽到龍的請求時,自己為什麼會馬上答應對方。
  因為龍和自己一樣。並非被孤立,而是名符其實的孤獨。一也覺得和龍相較之下,自己每天被外貌相似的人包圍其實還算好了。
  他用手掌輕輕敲了敲龍的前腳。他本來想拍拍對方的肩膀,不過實在是太高了,他根本辦不到。
  「不要緊,有我在。」
  這句話毫無根據可言。
  但與朋友說話時,不需要在意這種事情。
  「朕很期待汝,勇敢的朋友。」
  「嗯,我會盡力而為。跟許多人交談……嗯?交談……」
  一也突然察覺到一件事情。到了這個節骨眼,這件事情會從頭推翻整個計畫。
  「怎麼了嗎?有任何不安,汝都可以說出來。」
  「……該說是不安嗎?那是一件更實際的事情。」
  「唔……還請汝解釋清楚。」
  「我不會說這個星球的語言。」
  仔細想想,確實如此。
  漫畫與小說中描述的異世界召喚故事,不知道為什麼通常可以使用日文溝通。
  因為某種魔法、或是主角的心情之類的原因,而能設法解決溝通問題,不過從現實面來看,一也甚至無法流暢地使用英文,現在要他去學習某種未知的語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若讓精通各種語言的龍教導一也簡短的單字,再讓他拿著照片逢人便問「你知道這個嗎?」,那麼一也做得到。不過,這樣他就無法正確知道對方的答覆了。當然也可請對方將答覆寫在便條紙上,然後他再拿給龍看,但萬一有人知道與龍有關的詳細資訊,如此一來一往將花費太多時間,應該無法實現。要是將當地人帶到森林裡,讓對方和躲起來的龍直接交談……該怎麼將對方帶過來呢?如果硬拉著對方那就是綁架了,到時候會引起騷動。這麼一來──
  「汝是在擔心這種事嗎?」
  當一也不斷地在腦海中反覆思考著、再推翻自己的想法時,龍突然插話這麼說道,他不禁抬起頭望著對方。
  「汝大可放心。這種事情,朕自然也很清楚。所以才會拜託汝去搜集情報。」
  「什麼意思?」
  「汝只要懂得這個星球的語言就足夠了對吧。小事一樁。」
  「你辦得到嗎?」
  「嗯。」
  既然存在著『星紋球』這種一也完全沒聽說過的東西,就算有能夠輕鬆習得其他星球語言的技術,應該也不足為奇吧。  
  一也依舊認同如此牽強的理論。
  「那麼就來身體力行吧。一也,站到朕的面前。」
  雖然不太瞭解牠說的身體力行是什麼意思,不過一也照著龍的指示,移動到對方的面前。
  「嗯,那麼朕要開始了。汝可別動喔?」
  「喔,好。」
  在一也出聲回覆的下一秒,龍張開了大口。牠那巨大的嘴巴能夠輕易地將一也整個人吞下。只見牠口中緊密地排列著拳頭般大的牙齒。
  「你要做什麼?」
  「汝就這樣站著別動。已經開始了。」
  龍跟之前一樣,儘管張大嘴巴卻仍然可以正常說話。接著,就像關上一扇沉重的門一般,龍緩緩地閉上嘴巴。
  「結束了。」
  「咦……有什麼改變──唔!?」
  一股宛如暈眩的症狀突然襲向一也。他感到一陣昏昏沉沉的搖晃,周遭的景色開始迴轉,顏色忽白忽黃,變化得十分劇烈。
  「龍!你做了什麼!」
  「朕直接將言語情報轉送到一也的腦中。汝的腦部正在處理龐大的資訊。馬上就會好了……應該是這樣。」
  一也朝著龍變得歪七扭八的輪廓大喊:
  「什麼叫做應該啊!」
  「朕是第一次使用這種能力。」
  「至少也先跟我說一聲嘛!」
  景色一邊加速一邊延展開來,自己究竟有多久沒像這樣大喊出聲了呢?處於這種莫名狀況中的一也有些逃避現實地想著。
  
  「我剛剛真的超慘的……」
  「請見諒。恐怕是負荷太大了,以至於汝的腦容量一時之間承受不了。朕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狀況。」
  「總覺得你好像拐彎抹角地在罵我笨……算了,反正馬上就恢復,再說也跨越了最大的障礙,所以就這樣吧……」
  風吹乾了因為冒冷汗而汗濕的身體,一也感到十分舒暢。
  自己離地面十分遙遠。龍在能望見兩顆太陽的空中翱翔,一也就坐在牠的背上。
  一也盤腿坐著,茫然地俯視著景色。每隔一段時間,左右兩邊的視線就會固定被某個東西遮住。
  「原來翅膀還可以變大啊。」
  「如果翅膀沒有這麼大,朕的身體將無法獲得足夠的上升力,讓身體飄浮起來。」
  龍緩緩揮舞的翅膀本來就很巨大,現在的面積又擴大到原本的三倍以上。或許是因為翅膀使用了前腳的筋力,牠的前腳萎縮到只剩手臂左右的大小。就像用雙腳站立的肉食性恐龍的手臂,牠現在的模樣宛如奇幻小說中的翼龍。
  由於之前的所在地與有人居住的地方隔了一段距離,龍表示如果由牠來飛行,不到十五分鐘就可以抵達目的地,因此一也才會坐上龍的背部。
  ──自己簡直就像在遊戲與漫畫之中登場的龍騎士。
  應該有很多少年都喜歡在閱讀奇幻故事時任由想像力馳聘,廣瀨一也便是其中一人。雖然他的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內心卻恰好相反,整個心花怒放。
  從遠方的地平線可以看出這顆星球的弧度,澄澈的風吹拂而過,眼前的景色本來呈現岩石的灰色與土地的茶色,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了墨綠色的森林。
  「一也,朕可以問汝一件事嗎?」
  「……嗯?」
  迎著風的一也舒服地閉著眼睛,所以反應顯得有些遲鈍。
  「從前幾天開始汝便抱著那本書籍,上面記載了些什麼?」
  牠指的書籍,就是一也第一次掉入異世界時,讓他最重視的有著紅色布製書衣的那本書。
  他今天也小心翼翼地不讓那本書掉落下去,安穩地收納在盤坐的雙腿之間。
  「……這是日記。」
  之前不曾有人特地問起這件事,這是一也第一次和其他人(?)提到這本書。不知道為什麼,他認為可以將這件事情告訴龍沒關係。
  「日記是嗎?」
  「是啊,這是本日記,不過不是我寫的。」
  「嗯。」
  龍的回覆像是在催促一也繼續說下去,又像是要他不想說的話也無妨似地。那個聲音能夠同時讓一也認為是這兩種意思。或許就是因為龍比他所認為的還要擅長洞察人心的細微之處,才有辦法發出這樣的聲音。一也很自然地繼續說了下去:
  「前面的部分是外公……祖父和祖母每天輪流書寫的。我的祖父母開設教授護身術的道場,除了道場裡面的事情以外,他們也記錄了一天之中發生的種種。祖父過世之後,祖母便接著每天撰寫。內容和前半部沒有什麼兩樣。」
  「唔,不過朕覺得一般人應該不會將日記當作讀物。為什麼汝要閱讀它呢?」
  「……因為祖母曾經說過,只要我有什麼煩惱,應該都能從裡面找到答案。」
  「汝找到答案了嗎?」
  原來如此──一也恍然大悟。他總算知道自己為什麼能夠這麼輕易就回答龍的疑問了。那是因為龍並不會問他有什麼煩惱,不會探聽他的隱私。
  「老實說,我現在還沒有找到。但日記裡面也有寫到找不到時的處理方法。」
  「開卷有益。真是一本意義深遠的日記吶。」
  「開卷有益?那是什麼意思?」
  龍似乎很喜歡用成語來表達自己的想法。
  「唔?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只要打開書本即對自己有益處。同時也富有鼓勵大家多閱讀的含義。」
  「原來如此。你知道很多詞彙嘛。不過,我指的並不是這個意思喔。」
  「唔?汝的意思是?」
  一也促狹一笑,宛如惡作劇的小孩。面對這個巨大的朋友,他輕易就能露出這樣的表情。這麼說來,祖母將這件事情告訴他的時候,似乎也露出了同樣的表情。
  「在很煩惱、迷惘,找不到答案的時候,可以使出全力將這本日記砸向某個地方。只要這麼做,基本上都可以感到神清氣爽──祖母常常這麼對我說。」
  龍歪著頭,用一隻眼睛望著一也。表情看起來混雜著驚訝與懷疑。然後,牠再次將鼻尖轉回前方。
  「令祖母真是個豪放不羈的人哪。」
  「祖父和祖母都是相當能幹的人。我從來沒有看過他們將怒氣發洩在其他物品上。因此,我猜想祖母當時其實也是在開玩笑。」
  一也的腦海中浮現祖母一邊說著:「如果我們都走了,這本日記就交給你」,一邊補充說明這個處理方法時的表情。滿臉皺紋的她咧嘴大笑著,安穩地待在她身旁的祖父則是露出了一如往常的苦笑──除此之外,也連帶浮現了一個始終讓一也掛心的疑問。
  「……令祖母她……」
  「是的,她現在和祖父在一起……我的雙親也是。」
  「還請汝原諒朕提及這件事。」
  「別這麼說,這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楚地提起祖父母的事情,我很開心。這讓我回想起他們真的是很棒的人。雖然雙親在我懂事之前就過世了,不過他們是我祖父母養育的女性,以及經過祖父母認同的男性。我的雙親一定也是很好的人吧。」
  「嗯,那就讓朕改口感謝他們吧。感謝他們孕育出像汝這般有勇氣的人,感謝他們養育汝。」
  「……謝謝你。」
  好久沒有回憶起這些過往,一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很唐突地轉移了話題。
  「話說回來,我想問你一些問題。大概有三個吧。」
  「還真多。不過路途中也無事可做。如果是朕現在能回答的,朕會盡力而為。汝說吧。」  「嗯。你說話的方式,讓我覺得自己像是在和貴族或是國王說話一樣……為什麼你會用這種方式說話呢?」
  「汝很在意嗎?朕之前曾經說過,朕花了兩年的時間待在為政者的身旁搜集情報。換句話說,朕最常聽到的就是帝王說的話。因此在不知不覺間,朕說話的方式就變成這樣了。如果讓汝感到不快,還請汝多多見諒。」
  「原來如此。就像朋友之間口頭禪會互相傳染一樣啊。我只是有些好奇,並不會感到不舒服,你不用介意。」
  一也反而覺得這種說話方式很適合龍。如果牠對自己使用敬語,或是一些裝腔作勢的詞彙,反而會讓一也覺得怪怪的。
  「嗯,這樣就好。另外兩個問題是什麼?」
  「這個嘛,我該怎麼稱呼你才好?」
  「不能喚朕為龍嗎?」
  「龍喔……那比較像是種族的名稱,不像是稱呼一個特定對象。就像有人叫我人類一樣的感覺吧。所以我想用名字來稱呼你。不然遇到你的同族時也不太好吧?」
  聽到一也話中提及與龍實現願望相關的事,龍開心地搖晃著巨大的下顎。
  「嗯,那就拜託一也了。」
  「咦?」
  「汝幫朕想個名字吧。」
  一也沒想到對方會這麼回答,不禁皺起眉頭。不過嘴角卻揚起了微笑。
  「真是責任重大啊。」
  「嗯,汝可要好好準備哪。」
  一人一龍同時笑得肩頭抖動。彷彿是相識已久,只為了一些無聊小事便開懷大笑的朋友。
  「然後呢?」
  龍用意猶未盡的聲音這麼詢問。
  「嗯?」
  「剩下的一個問題是什麼?」
  「對喔,還有一個問題沒問。為什麼你聽得見我的聲音?」
  「汝指的是什麼意思?」
  「我現在不是正在和你交談嗎?我感覺你是用全身來發出聲音,所以能夠理解為什麼就算我坐在你的背上,仍然能聽見你的聲音。不過,你卻能聽到我的聲音,這點讓我感到很不可思議。跟你發音的原理一樣嗎?」
  「嗯,差不多。朕發音時是使用脖頸的聲帶,再傳導至數根骨頭。聽力部分也是一樣,朕基本上使用側頭部的耳朵聽聲音,除此之外,構成朕外殼部分的骨頭也能偵測到聲波震動。」
  「好厲害喔。這樣就算是再遙遠的聲音,應該都聽得見吧。你能聽到多遠的聲音呢?」
  「嗯,說到這個嘛~」
  龍緩緩地將脖子傾向左側。一也順著它的視線望去。
  「汝看得到樹木之間空出來的那塊不自然的空間嗎?」
  「……哪裡?啊,我看到了。森林之中確實有一塊圓形空地,那裡怎麼了嗎?」
  「嗯,雖然離城鎮還有一段距離,不過那裡有一間小屋。有四個居民正要往那裡走去。」
  「……你的耳朵到底有多厲害啊。」
  「朕至少可以聽到這個距離的聲音。」
  龍噗咻一聲,有些自豪地吐出了鼻息。看到對方的舉動,一也差點笑出聲來。在放鬆的那一瞬間,他突然靈光乍現。
  「對了,我有一個好主意。」
  龍用左眼瞄了他一眼,催促他繼續說下去。
  「你可以往那間小屋的方向飛過去嗎?」
  「汝想做什麼?」
  「你在那附近將我放下,然後我就朝著小屋前進。我會假裝自己在森林裡迷路了。等對方告訴我該怎麼走時,我再順便問他有沒有看過這樣巨大的生物。」
  「這樣就可以開始搜集情報了。」
  「對啊。比起一個外來者突然出現在城鎮裡問東問西的,這樣比較不會引人注目,而且感覺也比較自然。」
  「嗯,關於詢問的方式就交給汝處理。不過,朕也覺得這是個絕妙的主意。」
  龍發出了敬佩的聲音。
  「好,那就在附近隨便降落吧,我走過去試試看。」
  「嗯,萬一當地居民對汝採取懷有敵意的舉動,朕一定會守護汝。汝大可放心。」
  龍一邊下降一邊這麼說,這是牠至今說過的話當中最可靠的一句話,這句話在一也的心中迴盪。
  
  「龍,你知道裡面的狀況嗎?」
  「嗯,由聲音聽起來,有四個人在小屋裡面。恐怕有三位年輕男子。還有……女子……這個女子還很年幼哪。」
  這棟建築物就像個簡陋的山間避難小屋。一人與一龍緊緊挨著對方,待在距離小屋數十公尺外的樹林之中。
  「裡面的狀況如何?」
  「三名男子在談笑。那名女子則是不發一語。」
  「這樣啊。那麼,我該在什麼時機接近他們比較好呢?」
  一也待在龍巨大的頭旁邊,窺視著小屋。
  「嗯,那你就聽聽看吧。」
  「聽聽看?」
  「嗯,汝將耳朵靠近朕的角。如此一來,汝也能聽見朕接收到的聲音。」
  一也試著將耳朵靠向龍那兩根散發光澤的角。隨著一股宛如敲擊金屬筒時傳來的震動,一也聽到一陣悶悶的聲音。等他再靠近一點之後,那道聲音便轉換為一也聽得懂的語言。
  『老子就是這麼告訴他的啦。告訴他自己是在和誰說話。嘿嘿嘿,然後啊,那傢伙……』
  『德伯爾先生果然不簡單……』
  小屋裡有三名男子,一也聽到了其中兩個男人的聲音。一位是用詞粗魯的野蠻大哥,另外一位應該是他身邊的小弟吧。
  「龍,你真的無所不能耶。這麼一來,我好像也能聽懂他們的語言。雖然知道他們說的不是日文,不過我能夠理解他們交談的內容。這種感覺好不可思議喔。」
  一也貼著龍的臉,小聲地這麼說道。
  「這只是因為人類太不方便了。」
  或許是為了集中精神,龍閉上雙眼,露出了喜形於色的表情。一也看到之後露出了苦笑,再度專心傾聽著小屋中的對話。
  『哈哈哈哈哈!就是這樣啦。只要有本大爺在,什麼事情都可以解決啦。』
  『德伯爾先生太了不起了!你應該可以把那些傢伙打得一敗塗地吧?』
  『那些傢伙?啊,你說他們啊。是啊。不過如果只是打倒他們,咱們不就和他們那種四肢發達的愚蠢種族一樣了嗎?你們這些傢伙懂嗎?』
  『原來如此,所以足智多謀的我們才會利用他們。真不愧是德伯爾大人。』
  一也聽到了第三個人的聲音。那聲音聽起來既尖銳又充滿抑揚頓挫,感覺就像是大哥身旁的狡猾親信。
  「老實說,我不太想和這些人扯上關係。」
  「朕有同感。這群人似乎品德不佳。」
  雖然只聽了隻字片語,但一也和龍都露出一臉不耐煩的表情。
  「沒有辦法,先忍耐吧。我再找個好一點的時機去問路。」
  一也無奈地這麼說道,繼續聽那群人說話,希望能夠順便獲得一些城鎮的情報。緊接著,那群人的談話內容突然有所轉變。
  『那麼,德伯爾先生。那個~這樣真的可以嗎?』
  『啊?哈哈哈,你這傢伙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偷瞄。就是因為這樣你才會沒女人緣啦。』
  『嘿嘿嘿,我跟德伯爾先生不一樣。已經按捺不住了。』
  『哼,簡直就像動物在發情嘛。』
  『什麼?巴斯拉,你這傢伙在胡說什麼啊!?』
  『你們這些傢伙都給我閉嘴。知道了啦。巴斯拉也是因為心癢到不行,才會這麼煩躁不安吧?』
  『呵呵,我就先不否認啦。』
  『什麼!你這混蛋,自己不也在發情嗎!』
  『唉,吵死了,知道啦,現在就讓你們下手吧。喂,妮兒,脫掉衣服。』
  
  『脫掉……?為什麼?』
  
  一也完全無法理解幾名男子亂七八糟的談話內容,當他聽到毫無抑揚頓挫的清亮聲音時瞬間停止了呼吸。他逐漸察覺到發生了什麼狀況。
  「龍,這是……」
  「落花狼藉吧。」
  「落花、狼藉?」
  「就是將遭受凌辱的女孩比喻成掉落的花朵。也就是說,他們要侵犯那名女子。」
  一也在和龍交談的時候,依然聽到了小屋中傳來的說話聲。
  『為什麼?妳這種人還敢這麼囉嗦。在妳被吃掉之前,我要教妳如何享受女人的愉悅。快點給我脫掉。』
  『妳沒聽到德伯爾先生說的話嗎?還不趕快脫光!』
  『呵呵呵,妳最好趁我們還很溫柔的時候乖乖聽話比較好喔?就算是像妳這樣的人,我們也不想讓妳受苦啊?』
  『好的,我知道了。』
  接著傳來了衣服的摩擦聲。少女似乎毫不猶豫地脫下了衣服。
  「如果汝聽不下去,朕可以去打倒那幾名男子。一也,汝打算怎麼──」
  喀嚓啪嘰。
  龍聽到了某個東西遭到強行破壞的聲音而閉上了嘴。緊接著傳來的聲音讓牠不禁屏息。
  『不好意思,我想要問路。』
  「──一也!他什麼時候離開的!」
  龍本來闔上的雙眼此時瞪得極大。牠確認了一下自己的身旁,直到剛才為止還站在那裡的少年果然不見蹤影。
  龍驚慌失措,一也與龍隔著一段距離,只見他破壞了門扉的把手,毫不遲疑地踏進小屋中。那裡……
  
  站著一名半裸的少女。
  
  她的腳邊有一塊粗糙的布。另外一件狀似內衣的緊身布狀物,應該就穿在那塊破布底下。內衣位在肩膀的打結處鬆了開來,在少女聽到一也的開門聲而轉過頭的那一瞬間掉落地面。
  一頭淡白桃色的秀髮留到臀部附近,由於少女的身體毫無任何起伏,所以髮絲不受干擾直直垂落而下。少女仰望著一也,她的上下眼瞼彷彿畫出一條平行線,淡茶色的瞳孔讓人猜不透思緒。但是,一也至少看得出來她的眼神之中不帶一絲羞澀之意。鼻梁形狀漂亮又精緻、雙唇粉嫩小巧……她的五官勻稱,臉蛋十分惹人憐愛,不過,一也從她的身上完全感受不到一般少年少女特有的那股朝氣。
  「…………」
  一也不發一語地凝視著少女。
  雪白的肌膚,纖細的身材。
週末龍圖  
  他的心中只有這樣的感想。除了家人以外,這還是一也第一次看到異性的裸體。
  如果是在地球,女孩的年紀大概是介於小學生與國中生之間吧。她的身高只到一也的胸口附近,和一也認知中的女性相比──對他來說,就是雜誌封面的寫真女星──女孩的身形比那些女星纖細的身材還要瘦弱許多。
  她的胸前幾乎沒有女性特有的隆起,即使此時鎖骨和側腹直到肚臍為止都一覽無遺,依舊讓人感受不到帶有煽情魅力的性感,簡直就像是在凝視一尊切除掉所有非必要物體的石膏像。
  雖然美麗,但給人的感想也僅止於此。一也甚至沒有浮現因看到對方的裸體而想道歉的念頭。
  「你這傢伙想要幹嘛?」
  聽到對方凶狠地這麼說,一也才回過神來。
  說出這句話的是那位被稱為德伯爾的男子。他坐在椅子上,揚起眉毛瞪著一也。這名男子雖然打扮得有模有樣,但是體格似乎未經鍛鍊,看到他擺出一副大哥的風範,一也覺得有些不太搭調。
  「你這傢伙竟然自己隨便跑進來。」
  「我們正在忙,你趕快滾吧。」
  短髮男子狀似小弟,他的個子不高,身上的肌肉就像蓄勢待發的子彈一樣。另一名將頭髮向後梳的高個兒男子,感覺像是那位大哥的親信。德伯爾開口後,他們也接著輕蔑地這麼說,像是要趕走一也似地朝他走去。
  一也無視兩人說的話,他扯下襯衫的鈕釦脫下襯衫,露出穿在裡面的T恤,接著站在少女的面前將襯衫披在她的雙肩上。
  「已經沒事了。」
  他這麼對少女說,但少女只是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他,並沒有開口回應。她大概不知道這群人差點要對自己做出什麼樣的行為吧。
  「你這傢伙竟然敢無視我們,混帳啊啊啊啊啊!」
  一也的態度讓貌似小弟的男子情緒相當激動,他邊大吼著邊揮起拳頭衝向一也。
  男子的拳頭朝一也的臉龐揮去,他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腕拉向自己後再用力加快速度,以空出來的右手肘戳向對方的心窩。
  「唔喔!」
  那名小弟全身顫抖,一臉撞向木製地板倒臥在地。
  「吵死了。」
  一也覺得「怒火中燒」這句話形容得真是貼切。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這樣的憤怒,他感覺自己的體內全部被燃燒殆盡,只留下外皮而已。
  「如果不想受傷的話,就給我滾出去。」
  他以一副沒把對方放在眼裡的目光這麼說道,感覺就是在挑釁對方。
  「真是大膽哪……哎呀?」
  那名大哥的親信──叫做巴斯拉的男子望著一也,挑起了一邊的眉毛。
  「你的髮色……」
  男人笑著俯視一也的黑色捲髮,彷彿在評估什麼一樣。他比一也整整高出一個頭。
  一也馬上就察覺對方為什麼會這麼在意自己的髮色。
  不論是巴斯拉、德伯爾,或是倒地的那位小弟,髮色全都是亮茶色。他們的部族或人種的髮色應該都是相似的色澤吧。相較之下,少女的髮色卻是淡淡的白桃色,和他們相差甚遠,儘管感到疑惑,但他現在沒時間管這個問題了。
  「德伯爾先生,這該不會是那些傢伙吧?」
  巴斯拉瞄了德伯爾一眼後這麼說道。
  「不管是誰都無所謂啦。如果是那些傢伙的話,在我們面前應該抬不起頭來吧。不要緊,這是他小看我們的懲罰。巴斯拉,這傢伙隨你處置。」
  「呵呵呵,德伯爾先生真可怕。既然這個可笑的傢伙突然襲擊我們……那我就照辦了。」
  那名親信的臉上依然掛著微笑,他伸出手拿起靠在牆邊的長棍,再握著棍子的中間與前端部分,分別往反方向撐開手臂。
  棍子中間出現了暗灰色的金屬,那是一隻杖刀。
  「呵呵呵,可惜我今天帶的這支是教學用的砍不了人,但還是可以折斷你的骨頭。」
  男子拋開劍鞘後以左手握住劍,愉悅地凝視著刀刃的側面,緩緩走向一也。
  「──唔。」
  一也聽到斜後方傳來一道抽氣聲。少女雖然不知道在異性面前脫衣服代表什麼意思,但是當她看到那把武器時,即使對方無意攻擊她,她依然表現出怯意。一也察覺到少女應該有被這種武器傷害過的經驗,一瞬間只覺得自己由裡到外都僵住了。
  一也的臉上失去血色。怒意若是超過臨界點而燃燒殆盡的話,之後應該會化為焦炭吧。看起來不過是像渣一樣的灰燼。
  「……真是過分。」
  不過,灰燼中卻包含著無法只用一點水就澆熄的焦黑熱意。
  「不要緊,妳先離開這裡。」
  一也面向少女,他最近終於憶起什麼時候該露出笑容了,他輕輕推著少女的肩膀。少女正如外表看起來一般輕盈,咚咚咚,她踉踉蹌蹌地後退了二、三步。一也轉過身去面對巴斯拉的同時,腳邊感覺到了一股震動。
  「龍,我沒事。」
  「你在那邊嘀咕什麼啊。去死吧!」
  巴斯拉並沒有察覺到那股震動,他以噁心的高音喊著,手中的薄劍跟著橫掃過來。一也低下頭去,等對方的劍橫掃而過後再往前跨出一步,他靠近之後用手臂抱住對方伸直的左前臂。
  「你暫時不准握劍。」
  一也的右掌擊中對方的手肘,關節應聲彎向了反方向。
  「咿咿咿咿!」
  巴斯拉手中的劍掉落地面,他因為疼痛而胡亂揮舞著四肢,但是一也已經以單臂纏繞住對方的脖子,他雙腳往前一蹬使整個人浮在半空中。巴斯拉因為一也的體重而背部著地,在後腦勺撞到地板之後失去了意識。
  一也站起身,這群人的首領德伯爾此時依然坐在椅子上。
  「你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可惡,你可別太得意喔?你知道本大爺是誰嗎?要是丟了命,可別抱怨喔。」
  德伯爾一邊滿臉猙獰地說著,一邊握著一把狀似柴刀的東西。
  「聽好了,你這個卡貝托來的混帳!本大爺一族可是充滿榮耀──」
  「吵死了,如果你覺得害怕就抱著那些傢伙滾出去。」
  看到一也無視自己的話,德伯爾的怒氣似乎到達頂點,他站起來用柴刀砍壞了自己身旁的椅子。
  「我要宰了你!」
  他砍向一也,以腳步來看他似乎不習慣戰鬥。不只是體格,就連實力似乎也是三人之中最差的。一也緊緊握住雙拳。
  「我也是可以用合氣道的技巧啦,不過面對這種對手那似乎太花時間了。」
  「看招啊啊啊啊──啊嘎!」
  當德伯爾還在揮舞著柴刀時,一也的左拳已經正中他的臉。
  接著,他再以自己慣用的右手使出一記右鉤拳擊中對方的下巴。
  德伯爾再也無法發出聲音,就這麼跪地倒下。
  「呼。」
  一也輕輕吐了口氣,環顧室內。他望著之前解決掉的那兩人,他們還沒有甦醒過來的跡象。
  「好。妳沒事吧?呃……妳、妳先把衣服穿上吧。不管是穿我的衣服或妳自己的都好。」
  少女動也不動地站在一也剛剛要她後退的地方。她面無表情地望著一也的方向。雖然身上披著一也遞過去的襯衫,不過眼看就快要滑落下來,胸部若隱若現,幾乎沒有派上什麼用場。
  「是……」
  少女小聲地回覆之後,開始緩緩地穿起衣服。看樣子是要穿回她自己的衣服。一也望著窗外,龍似乎跟著來到了小屋的附近,一也對著牠輕聲說道:
  「作戰計畫變更。既然我們救了差點被侵犯的少女,應該可以稍微被當成英雄對待吧。這麼一來,就算詢問鎮上的人,對方應該也不會對我們有所警戒。等出了小屋後我會請這女孩稍等一下,然後再過去找你。你先躲回剛剛那個地方。」
  雖然龍沒有任何反應,但是應該在聽他說話吧。一也如此判斷後準備對已經換好衣服的少女開口。少女將襯衫遞還給他。
  「喔,謝謝。那麼我們回鎮上去吧。妳知道路嗎?」
  一也將手穿過襯衫的袖子時這麼詢問,少女點點頭。
  「太好了。那麼趁他們還沒醒來之前,我們快出去吧。」
  「你要拋下他們嗎?」
  一也聽到這句話有點訝異,但是少女似乎不是在責備他,只見她微微歪著頭。
  ──原來如此。看來她不知道對方想要對自己做什麼。
  「啊啊,沒關係。等他們起來了,就會自行回去吧。總之妳先回家吧。」
  「是。」
  就算面對自己這個突然打倒幾名男子的陌生人,少女依然率直地如此回應,這讓一也鬆了口氣。少女沒有再提起那些人的事,大概是因為對他們也沒有什麼好感吧。看到少女望著那把劍時的膽怯模樣,不難想像她至今為止受到了多麼殘酷的對待。
  察覺自己又要燃起怒意,一也趕緊拋下這個討厭的念頭,走近幾名昏厥的男子。
  「……就用這個吧。」
  一也以雙手撕裂巴斯拉的上衣。在撕下一塊長方形的布料後,他將布料塞進口袋,接著往門口走去。
  「好,走吧。」
  一也推開門把壞掉的門扉,催促少女。少女瞥了一也一眼後,靜靜地步出門外。少女的頭髮愈接近髮尾就呈現愈深的桃色,髮絲輕柔飛揚,一也瞬間看得入迷,隨即跟在她的身後。

 

(未完待續)


《我在週末與龍冒險》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