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症候群1-試閱.jpg

本週五送上的試閱是《勇者症候群1》

《勇者》,那是未成年的少年少女受《女神》蠱惑,變身而成的異形。

這些為害世界的怪物只有成年前的少年少女能看見,

即使大人們因看不見而當作兒戲,它們依然存在,

意圖拯救《勇者》的少女,與想要殲滅《勇者》的少年,相遇了──

 


 

 

    始 怪物
  
  他們與勇者不可能相互理解。
  因為勇者是為拯救無辜的百姓而存在。
  
  一回過神來,人到了陌生的地方──聽來好像很糊塗,無奈事實就是如此。原本在池袋車站月台等車的少年只是眨個眼,就到了從沒見過的地方。
  「……咦?怎麼回事?這裡是什麼地方?」
  他對著第一次見到的風景東張西望。這裡是座公園,位於遊戲裡常見的中世紀歐洲風格的城鎮。晴朗的天空底下,能見到衣著樸素的人們來來去去。
  面對這明顯不是日本的超現實景象,少年愣愣張大了嘴巴。
  整人遊戲?
  電視節目企劃?
  綁架?
  他思考了各種可能性,但沒有一個能解釋眼前的狀況,他忍不住納悶。
  整人的話太普通,電視節目又不可能選上自己,而如果是綁架,綁匪不在附近也很不合理,況且綁架自己根本得不到任何好處。
  那麼就是最後一個可能性了。
  「……嗯,這是夢。」
  真要說起來,這是唯一的可能性。自己恐怕是坐在電車上做夢之類的吧。雖然說不記得有搭上車,整個很莫名其妙,畢竟做夢就是這麼一回事。
  「好猛,這就是清醒夢嗎?清醒夢裡什麼事都做得到是真的嗎?」
  少年環顧四周,仔細觀察後發現比起中世紀歐洲,也很像熟悉的遊戲世界。
  「這個夢境好真實──噴泉的水也很涼。」
  他往噴泉伸出手,冰冰涼涼的水打在手上,感覺很舒服。
  噴泉的水池很乾淨,清楚照出自己的臉,那是張他自己也覺得平凡,隨處可見的高中生臉孔。
  「搞什麼嘛,都在夢裡了,怎麼沒有變帥一點。」
  接著,他繼續觀察周圍環境。這是一座廣大的公園,後方鄰接著一片茂密的森林。
  好美,他不禁讚嘆。
  他走向那座耀眼的美麗森林,香氣十分真實,實在不像是夢裡的森林。
  這香氣真讓人懷念──他心想著,伸手要碰觸眼前的樹葉時──
  他的手碰到了一個柔軟的物體。
  「──嗯?」
  那是個軟綿綿的,像棉花糖的觸感。
  手上傳來的觸感真實到不像在夢裡,至少這應該不是植物。
  他提心吊膽地看了過去,一位有著深綠色秀髮與銀色瞳孔的少女就氣呼呼地站在眼前。
  他的手就放在那位少女豐滿的──也就是胸部上面。
  「……唔,這是夢──」
  「你在做什麼!」
  「對不起!真的很抱歉!」
  少年當場下跪。
  「不是的這是意外,我以為在做夢,絕對不是故意的。」
  「什麼!?難道在夢裡就可以亂摸別人胸部嗎?」
  「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總之真的很對不起!」
  「如果道歉可以了事,就不需要警察了吧!」
  少女大呼小叫過後,嘆了口氣。
  「……唉,我明白了,請把頭抬起來。」
  少女看見他死命道歉的模樣,稍微笑了出來。
  「真要說起來,我不是夢是現實,我就是來告訴你這件事的。」
  「現實?」
  他抬起頭,現實這個詞讓他更混亂了。
  「原來是現實,我以為在做夢,難道這果然是整人──」
  「不對!就是那個啊,你還不懂嗎?這是異世界轉生。」
  「異──異世界轉生!?」
  少年聽見這個詞,眼睛都亮了起來。
  「真的有異世界轉──怎麼可能……」
  他的眼神又瞬間轉為黯淡。
  「一般來說沒有異世界也沒有轉生,這其實是夢境吧。」
  「我就說不是夢了。你看那裡。」
  少女指向噴泉廣場入口,城鎮的方向。
  他循著少女指的方向看去,那裡什麼也沒有,只有行人在街上走來走去。
  「?到底要我看──嗯?」
  話說到一半,他注意到了。路上的行人在害怕著什麼,每一個人都是臉色蒼白,腳步匆忙。
  「怎麼回事?他們好像在害怕……」
  「你看清楚一點,有不是人類的東西。」
  少女要他看清楚,於是他瞇起眼睛來觀察街道,這才發現到處有黑色的物體。那東西的體型像小孩子,手上拿著疑似棍子的東西。
  「有什麼──哇啊!?」
  他正觀察時,有東西忽然從左邊攻擊他。那是個黑色身體,像是小鬼的怪物。
  「這傢伙是怎麼搞的?」
  「這就是證據!勇者大人!」
  「什麼!?」
  遭到攻擊的痛覺不是做夢──少年感受到這點,心想自己果真來到了異世界,雖然他一點也不想有這種真實感。
  小鬼真正攻擊的目標似乎不是少年,而是少年不知道什麼時候插在腰間的「劍」。
  「這──這些是什麼東西?」
  「那是哥布林,威脅這個世界的其中一種魔族!」
  他這才發現,好幾隻哥布林出現在城鎮入口。
  街上人們紛紛慘叫著,四處竄逃。
  「哥布林!?是真的哥布林!」
  「有什麼好佩服的!雖然弱,那可是威脅這個世界的魔族!」
  「哦,『魔族』啊,我慢慢搞懂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換句話說,少年是為打倒魔族受召喚來到此地。
  「這事簡單,打倒那東西就行了吧。」
  「是,拜託你了!你現在因為有召喚特典,具備多種技能,那種程度的怪物應該難不倒你!」
  「好,那就先來發動技能。」
  少年將手伸向前方,他莫名知道發動技能的方式。
  魔力(?)集中在掌心,他靠感覺知道可以提升魔力,再從手施放出去。
  「滿簡單的嘛。技能,龍──」
  叮鈴,這時,有個聲音響了起來。
  「……嗯?」
  因為用力把手伸出去的動作,腰間口袋裡的東西發出了聲響。
  他納悶著把手放進口袋裡,拿出來一瞧,不由得感到詫異。
  「兔子……?」
  那是個兔子造型,隨處可見的塑膠製鑰匙圈。
  東西放在自己的口袋裡,他卻一點印象也沒有,只隱約記得那不是自己拿到的東西。
  如果不是的話,自己怎麼會有這個鑰匙圈──他一時間感到混亂,但現在不是思考這種事的時候,於是他又把鑰匙圈收進口袋裡。
  他再次看向眼前的哥布林,那是脫離現實的醜陋怪物,是自己必須打倒的敵──
  「──咦?」
  哥布林的身影出現瞬間的晃動,就像雜訊一樣。
  雖然轉眼就消失了,狂暴的哥布林的頭還有手腳有一瞬間看起來就像是其他東西。少年覺得很不對勁,攻擊動作跟著停了下來。
  「……欸,那東西剛才──」
  「你要發呆到什麼時候?只不過是哥布林而已,拜託趕快收拾他們。」
  在一旁觀戰的少女擋住視線,少年這才回過神來。他再看向哥布林時,先前的異狀已不見蹤影。
  少女在傻住的他耳邊低語著。
  「好不容易來到理想中的世界,你不需要有任何顧忌。」
  魅惑的聲音逐漸擾亂少年的思緒。既然來到理想中的世界──
  「這裡不會有人傷害你,可以永遠過著快樂的生活,沒有必要繼續待在之前那個地方吧。」
  為鼓勵混亂的他,《女神》拉起他的手。
  「心想就能事成,想要的一切都能到手。那就是你的技能。說吧,你得到的力量。」
  少年傾聽自己的內心,自己終於得到的「力量」。
  在腦中想像後,的確是浮現出各種意象。這是──火焰?外型是一條龍。也就是說──
  「技能──龍炎發動!」
  右手冒出龍型的火焰,他不由自主讚嘆。
  猛烈的火勢橫掃空氣,轟向奔逃的哥布林──
  
    ‧‧‧
  
  「──攻勢要來了!準備接受衝擊!!」
  同一時間,池袋車站。在某人的號令下,身穿野戰服的少年少女散了開來。
  有人靠著優異的體能,在接近的狀態下退開。
  有人拋下原本手中的槍,護住自己的身體退開。
  有人以手上的刀為軸心,有如跳舞向後退開。
  猛烈的火勢橫掃過他們退開後的空間,燒焦的氣味強行刺入鼻腔。
  巨大的龍型火焰高達數公尺,滅火儼然失去意義,而少年少女只是強忍著熱氣,抬起了頭。
  其中一位長相成熟的少年始終緊盯著火焰出現的地方,視線前方是剛過最後一班電車時間,無人的池袋車站山手線月台。
  「……怪物。」
  有個異形在那裡。
  異形頭上長出兩根觸角,臉因為蒙著一層黑影看不見。雙腳步行,乍看之下和普通人沒兩樣,只是身長超過三公尺,身上有無數的突起物。
  那明顯是自然界不存在的生物,剛才使出火焰攻擊的也是這個異形生物,而它正是少年少女要征討的敵人。
  長相成熟的少年沒有讓視線離開異形,朝無線耳機平靜地說了起來。
  「我這裡沒有問題……所有人回報狀況。」
  『是,隊長,這裡沒事。』
  『我也沒事~雖然很熱,但沒有被擊中。』
  好幾個人的聲音傳來回應,少年鬆了口氣。從回應的語氣聽來,似乎也沒有人受傷。
  耳機另一頭傳來不太正經的聲音。
  『戰士型還是一樣這麼強。』
  『那個果然是戰士型啊,可是氣氛很像是魔導師型。』
  『魔導師型沒有這麼強大的威力。沒有棘手的能力,單純只想用蠻力打倒對方,這是戰士型的特徵。』
  『喔,那麼今天可以打個過癮了。』
  別鬧了,少年制止了那聲音。
  「雖然最後一班電車走了,這裡畢竟是車站。就算人不多,最好是可以盡快解決。」
  『開玩笑的啦,東你太死腦筋了。』
  東這位少年聽見那嗤笑般的輕浮嗓音,不耐煩地垂下了眼角。
  最後一班電車離開的山手線月台上幾乎空無一人,雖然可以看見零星幾個沒有生命跡象的人,但月台周圍沒有任何一個人接近,在內側的則是非站務員也不是警察的幾名少年少女。
  「那傢伙已經出現三十分鐘,不能讓災害繼續擴大。」
  少年露出銳利的眼神說,他的背後有火焰在熊熊燃燒。那是剛才的怪物噴出的火焰。停靠在池袋車站的那節扭曲的車廂燒了起來,月台上的灑水器啟動──在到處噴濺的水滴與熱騰騰的空氣裡,他們只是冷冽地瞪著那個怪物。
  此時燒毀月台,在那之前更是害死好幾名乘客的怪物名為──
  「《勇者》……」
  【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就像昆蟲摩擦翅膀發出來的駭人聲響,聽了令人寒毛直豎。少年瞪著從嘴巴──類似嘴巴的地方發出聲音來的「那個東西」,同時朝無線耳機型的通訊器說了起來。
  「沒有時間了──最慢五分鐘內解決。」
  少年少女各自應和,在他的指揮下展開作戰行動。
  【嘰咿咿咿!啊啊啊──嘎啊──】
  「吵死了,說人話。」
  東喃喃唾罵著。
  異形動了起來。兩根觸角豎得筆直,後方疑似出現多個物體。
  所有人提高警覺。「那個東西」彷彿捲著漩渦出現──那是水,空間裡出現好幾個直徑達數公尺的水球。
  球體一成形,隨即如同所有人的料想,往前方射出去。所有人各自盡可能閃避,水球撞上月台後,沖毀反方向的鐵軌。
  水球威力相當強大,恐怕只是擦過就會造成重傷。
  「警察還有三分鐘就會趕到──必須在那之前收拾這傢伙。」
  怪物發出哭喊般的咆哮聲,又再準備使出新一波的攻擊。
  「所有《勇者》基本上都不正常,不過有個唯一的弱點,只要攻擊那裡就解決了。」
  『我知道,他們的心臟對吧。』
  砲擊聲,隨著活潑少女的話聲傳了出來。
  幾乎在此同時,怪物的側頭部遭到砲轟,東趁這時候流暢地拔出佩帶在腰間的刀。耳機另一頭傳來少年的笑聲。
  『哈哈,你那玩意還是這麼有看頭。』
  「囉嗦,你的還不是一樣。」
  那是把美麗──而且醜陋的刀。銀色刀刃彷彿佈滿鮮血,栩栩如生。那些血不是像單純濺到刀身上的血,看起來也像是一條條的血管。那把刀不是生物──但也確實不是人工製造的物品。
  東閉起眼來,低聲說著。
  「『卵』在左前胸,剛好是人類心臟的位置。」
  『OK。東距離比較近,就拜託──居然衝這麼快。』
  少年獨自衝上前去,行動比所有人都還要迅速。他眼裡映出明顯不正常的怪物。
  傳入耳中的是心臟的跳動聲。
  那聲音非常的吵。在他此時的耳中聽來,那輕細的心跳聲比任何噪音都還要響亮。那縹緲又強悍的聲音,像是在強迫虛弱的心臟跳動。
  他揮出刀,往怪物在稍遠處的肉體準確斬下去,劈向──左前胸。
  【嘎啊──啊啊啊啊!】
  遭到斬擊的怪物震驚地睜大雙眼,動作像是在垂死掙扎。
  「趕緊去死吧──在你殺了人之前。」
  【誰──嘎、什麼──】
  怪物最後試圖要說什麼話時,他沒有理會,直接把刀從怪物肉體抽了出來。不尋常的刀身前端刺著一個小小的球體,那東西就像生物般扭動。
  少年往那個球形的心臟一腳踩下去,停止了心臟的動作。
  異形的行動也在同一時間停了下來,身體緩緩往後倒。臉上的黑影散去,一瞬間露出稚氣的臉龐,同時消失無蹤。
  那張臉是個平凡,隨處可見的高中生。少年甚至連看也不看「他」一眼。
  他憎恨而又漠不關心──彷彿本來就沒有東西在那裡。
  
  人類與《勇者》不可能相互理解。
  因為《勇者》是為消滅無辜的百姓而存在。
  
    一 勇者
  
  『後勤小組報告──本日凌晨一點,池袋出現《勇者》,受害者七名,悉數為通勤乘客。影像記錄已完成安全檢查──開始共享。』
  
  都內某處。在實驗設施與工廠林立的工業區內,有棟建築物。
  那是棟單調而且寬敞的建築物,上面只印了「殲滅軍技術研究所」幾個字。建築物內部一般食堂設置的液晶螢幕裡,播映出冰冷的機械聲與影像。
  影像裡映出池袋車站月台,瓦礫與燒毀的地方冒出黑煙,幾名工作人員正在進行善後處理。
  『展開共享。如需申請詳細情報的存取權限,請向將官以上──』
  「哦,昨天的《勇者》戰在池袋啊。」
  食堂角落有兩名少女圍著一張小餐桌,正在觀看影像。
  她們都穿著白袍,面前擺著食堂菜單。其中一位有著翡翠色瞳孔的少女,懶洋洋地說著。
  「輝夜前輩,快點決定好嗎?午休都要結束了。」
  「等一下啦,麻里!再一下、再一下就好……!」
  在她的視線前方,有個少女正緊蹙著眉頭,唸唸有詞。
  那是個留著一頭亮麗的緋紅色長髮,有著淡紫色瞳孔,氣質高雅的少女。食堂料理不符合她的氣質,但是她的神情十分嚴肅,簡直像在決定世界的命運。
  「A餐還是B餐……B餐的熱量高,但是我實在捨不得放棄這個炸豬排,可是A餐又是期間限定的的義大利麵醬……特別餐的蛋包飯附沙拉也很有魅力……」
  「好了嗎?我要點囉?」
  「麻里等一下!午餐可是左右一天動力的重大決定,而且只能選一個……不能那麼輕易決定……!」
  「明天和後天都可以吃,再說假日也得待在隊舍,之後也吃得到。」
  「別說那麼讓人傷心的事嘛麻里!!」
  「是是是,我要點餐了。不好意思──」
  啊啊!?少女輕叫了一聲,連忙凝視菜單。
  她的名字是筱原‧輝夜,是隸屬於這棟建築物裡「第二技術研究所」的中尉。
  她的同伴江櫻麻里是隸屬於同一研究所的准尉,為輝夜的後輩。
  冷清的食堂裡,兩人用著稍微遲來的午餐。雖然是一般食堂,採用的卻是服務生來幫忙點餐的形式,空曠的食堂裡只有麻里點餐的聲音。
  「我要這個……前輩呢?」
  「……………………A餐B餐加特別餐。」
  「結果全部都點了……」
  後輩傻眼地說。輝夜呵呵笑著,有些自豪。
  「我這個人的原則是猶豫的時候全選再說,全選就不會後悔了。」
  「前輩妳還是這麼欲望無窮呢。」
  此外輝夜沒有點半份而是實實在在的三人份,這對她來說是再正常不過了。
  「反正那是前輩的問題,我管不著。妳之前說要減肥,進行得怎麼樣了?我記得是半年後要瘦十公斤吧。」
  「麻里,身為第二技研的研究員,我有話要說。」
  輝夜的雙眼發亮,嘖嘖揮著手指。
  「我們生物進行不必要的減重簡直是荒謬,動物攝取營養本來是為了生存,會想瘦下來的只有人類!我要恢復原本的──」
  「是是,妳每一次都這麼說。」
  麻里應道,連看都懶得看她了。
  「可是這個解釋不符合前輩的狀況吧?動物有肌肉,但是前輩完全沒有肌肉,不運動的話就只會繼續增加。」
  「嗯?等一下這話是什麼──」
  話還沒說完,隨著嗶的通知聲響起,影像也跟著切換。
  食堂裡液晶螢幕播放的是屬於殲滅軍的路口監視器影像,內容大多是《勇者》戰的記錄。
  話說到一半的輝夜看過去時,播出了另一個角度的畫面。
  偽裝成各種外型的監視器當中,有個裝設在車站的電子布告欄──疑似是從上方攝影,畫質粗糙的影像裡,映出了幾名少年少女。
  「那些人是──」
  「戰鬥兵科的人,他們還是那麼強。」
  所有人穿著藍綠色的隊服,儘管畫質不佳,還是精準捕捉到了少年少女的身影。
  他們在螢幕裡有著驍勇善戰的表現,尤其最前面的少年更是以壓倒性的速度,與三公尺高的怪物周旋,看得出萬夫莫敵的堅強實力。
  「這個人……」麻里注意到了什麼。
  「這不是戰鬥兵科的名人嗎?我看過他一次。」
  「是嗎?畫質這麼差,真虧妳看得出來。」
  輝夜看不清楚那些人的長相,況且她本身就對人類不同長相沒什麼興趣──不過,少年左耳的銀十字耳環吸引了她的注意。
  看著看著,螢幕裡的怪物噴出龍型的火焰。
  「體型幾乎和人類相同……空氣中噴出火來?到底是什麼構造……」
  輝夜仔細觀察著《勇者》的動作,漆黑的臉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像是蒙上一層黑影,無法辨識。
  《勇者》從手上擲出水球,轟炸對向的鐵軌與月台。光從聲音與影像,就能感受到戰況的激烈。
  然而,輝夜有興趣的只有《勇者》。
  「火焰的接下來是水?什麼都有可能呢……」
  螢幕裡的少年揮刀,攝影機完全跟不上他的動作。刀尖刺向《勇者》的心臟附近,接著《勇者》的身體倒了下去。
  「啊……」
  「啊什麼啊,前輩妳在看哪裡啊?」
  「當然是《勇者》啊。」
  輝夜像是全身無力,癱坐在食堂椅子上。
  「那是戰士型──攻擊威力格外強大的《勇者》。從剛才那短短幾秒鐘,只看得出這一點……」
  「戰鬥兵科的人很厲害吧?一擊就打倒了那麼巨大的《勇者》。」
  「我根本沒有注意戰鬥兵科。」
  輝夜說到這裡坐了起來。
  「我有興趣的只有《勇者》……像剛才的部隊那種實力格外堅強的人,我是會多看兩眼,但那也只不過是人類而已。」
  「……前輩還是老樣子。」
  麻里調侃著。
  「比起人類,妳更在意《勇者》嗎?」
  「那當然。」輝夜嚴肅點頭。「只要調查《勇者》,就能早點為這個局面找到解決的辦法,結束戰爭,殲滅只是維持現狀的行為罷了。」
  這個局面指的當然是稱為《勇者》的異形突然出現,威脅日常生活,如今這個國家的現狀。
  《勇者》──那是出現在距今三十年前,蹂躪人們的怪物總稱。
  從何而來,目的為何都不清楚,唯一只知道會突如其來出現,展開大規模破壞,臉部蒙上一層異常的黑影。
  其他值得一提的還有兩個特徵。
  「《勇者》是破壞周圍環境,殺害大量人類的怪物,有很多人因此失去家人,麻里妳也是吧?」
  麻里點頭。她看似開朗,但其實也是讓《勇者》奪走家人的孤兒。
  「從以前到現在發生過那麼多悲劇,有那麼多人變成孤兒,可是都沒有人發現異狀──」
  沒有人發現異狀,輝夜沉聲道出這個事實。
  不管破壞再嚴重,大多數人因為看不見也就不會察覺有異。認知受到扭曲,當成是異常氣象之類的其他現象。
  輝夜徐徐看著自己的手機。
  『池袋車站月台在深夜毀損,疑似發生電車相撞意外』手機裡面出現這類與事實不符的新聞標題,而且剛才影片裡的怪物連一張照片都沒有。
  在大眾新聞媒體上,昨天深夜池袋車站發生的狀況,成了電車的相撞意外。
  單純的電車相撞不會連對向月台也遭到破壞,然而就算再不自然,也不會有人聯想到是怪物攻擊。
  「破壞再嚴重,大人也看不見,不會發現有哪裡奇怪,這就是《勇者》。」
  根據報告,過了青春期的大人看不見《勇者》,這是《勇者》的其中一個特徵。
  每個人的情況不同,不過一旦到了二十歲,就無法再經由電視之類的媒體辨識出勇者。因為看不見,不管看得見的小孩子再怎麼堅稱,也不會相信。
  「不過,以前是看得見的吧?現在的那些大人。」
  麻里顯得很納悶。
  「本來看得見,一看不見就再也不相信,這種事有可能嗎?」
  「畢竟很少人目擊過《勇者》出現的時候……在場的人也大多都死了──在殲滅軍裡的人應該還記得,不過因為大多數人都看不見,可能很多人以為是自己搞錯了。」
  三十年前應戰《勇者》的那些人,也無法再看見《勇者》,《勇者》只存在他們的記憶裡。
  「前輩們也是一樣,慢慢看不見《勇者》──看不見也就沒辦法研究,所以一個一個都辭職了。」
  「……真哀傷。」
  麻里垂下了頭。
  「不管再怎麼努力再怎麼盡力,有一天還是會完全看不見。我和前輩總有一天也都會看不見吧……」
  「……對。」
  這時,輝夜忽然屏住呼吸,像是在強忍情緒。
  「……對,沒錯,麻里……!」
  麻里抬頭看向口氣一下子變得強硬的輝夜,輝夜深紫色的瞳孔正閃耀著。
  「看不見是無法抵抗的過程,再過三年,我也會……所以在那之前,我一定要完成那個研究……!」
  「那個研究是……」
  「之前我不是稍微提過嗎?就是『反魂研究』啊。」
  「啊啊,『反魂』是那個吧,我記得是把《勇者》──」
  『──後勤小組通知。』
  這時,機械聲響起,打斷了麻里的話。
  『補充說明──已知《勇者》真實身分,立即顯示個人情報。』
  螢幕上映出一張少年純真的臉。那明顯不是軍人,只是個與戰鬥無緣,一名再平常不過,穿著制服的少年。
  『寺島颯太,十六歲,就讀附近高中的學生,在池袋車站跳下月台後,成為《勇──』
  「……成為《勇者》。」
  輝夜沉吟著,接過機械的聲音。
  《勇者》──那個醜陋又強悍的怪物,在這個國家攻擊人類的怪物。
  隨處可見的高中生成了《勇者》──儼然已逐漸成為這個國家的「日常景象」。
  輝夜明白這個事實,露出了堅決的眼神,繼續說下去。
  「所以我要研究讓他們變回人類。」
  輝夜說著,目光十分堅定。她誇口說要讓《勇者》變回人類,坐在對面的麻里並不怎麼驚訝。
  《勇者》原本是人類,和輝夜還有麻里一樣是人類──對知道《勇者》的人來說,這算是常識。
  異常的怪物,《勇者》最後一個也是最大的特徵,那就是──
  ──《勇者》本來是人類。
  就算成了那副模樣,就算殺了那麼多人,就算大人看不見,他們原本都是人類。有監視器的影像與大量證詞可供佐證,至少在未成年人──尤其在殲滅軍之間,是眾所皆知的事實。
  只不過證詞都是來自未成年人,再加上佐證不多,警察也就沒有採信。殲滅軍幾乎都是暗藏著怒氣,倖存下來的未成年人。
  出現在池袋的《勇者》真實身分,是就讀附近高中的學生。
  跳下池袋車站月台後,成了《勇者》。
  「那種怪物本來和我們一樣都是人類──也就是說,我們或是自己重視的人說不定有一天也會變成那個樣子,所以就算希望渺茫,我也要賭讓他們恢復原狀的可能性。」
  「前輩……」
  「可惜這種想法是少數派就是了。」
  輝夜笑著,專心吃起剩下的餐點。三人份的餐已經清空兩人份,剩下一個是她最想吃的B餐。炸豬排堆成一座小山,簡直是棒球社社員結束社團活動後大吃特吃的量。
  輝夜輕鬆掃光三人份的餐點,完全沒有露出痛苦的表情。
  「……在軍隊裡面,前輩的想法的確是少數派。」
  麻里看著飽餐一頓的輝夜,平靜地說了起來。
  「不過,我喜歡這個想法。對變成《勇者》的人類來說,這將會是得救的希望。」
  「麻里……!」
  「雖然不願意這麼想,畢竟我也有可能變成勇者。」
  麻里露出了哀傷的微笑。
  「所以說,前輩,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
  麻里說著忽然停了下來。
  輝夜從炸豬排抬起頭來,看見她啞然失色的模樣。
  「麻里?怎麼了?」
  「呃……」
  麻里露出了難以形容的表情,輝夜發現她正注視自己背後,於是慢條斯理轉過頭去。她有些好奇,究竟是什麼東西讓麻里如此驚訝──
  「……咦?」
  眼前是一位陌生的少女。
  那是個有著櫻粉色秀髮,淺綠色瞳孔,個子高又男孩子氣的美少女。她不只是五官端正,身材修長又苗條,說是舞台劇的男角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輝夜面對這麼一位美女,不自覺喃喃說著。
  「妳、妳……是誰……?」
  少女對著驚訝的輝夜微微一笑,把手抵在胸前,介紹起自己的身分。
  「我是荒川‧櫻少尉,隸屬戰鬥兵科。請問筱原‧輝夜技術中尉是哪一位?」
  麻里與輝夜愣了一下,同時指向輝夜。
  名為櫻的少女當場蹲下來,對上輝夜的視線。讓翠綠色的清澈瞳孔這麼盯著,輝夜感到莫名坐立不安。
  「抱歉突然來訪,技術中尉。」
  「咦?啊,不會……」
  平靜而且充滿自信,足以讓對方忐忑不安的聲音。
  「請問可以打擾您用餐嗎?」
  「可、可以,沒關係……妳說話不用這麼恭敬,反正……反正我們的部門也不一樣。」
  「……是嗎?妳不在意就好,其實我很不會表現出那種畢恭畢敬的態度。」
  少尉爽朗說著,站了起來。
  只是這麼一個小動作也顯得落落大方,輝夜不禁愕然。她從來沒有遇過這種人。
  「戰鬥兵科的少尉為什麼……」
  她這麼一問,少尉露出了納悶的神情。
  「奇怪?妳沒聽說嗎?下個月的人事異動。」
  「人事異動?」
  這話出乎輝夜的意料,她稍微瞇起眼來。
  「我沒聽說。請問是什麼事?」
  「妳果然沒聽說……」這麼笑著的她,看起來不像是人事局的員工。愈來愈顯得可疑的少女苦笑著說:
  「人事命令沒有收到回覆,我就覺得奇怪,畢竟實在不可能兩個星期的時間都無聲無息。」
  「兩個星期……?」
  「對,人事命令在兩星期前就下達了。下個月,也就是從明天起──」

 


《勇者症候群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