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幻21-試閱.jpg

今天要為各位帶來的試閱是《精靈幻想記21.龍的眷屬》

成為超越者的利歐,被重視的人們遺忘了關於他的記憶。

而利歐為了尋求解決的方法,與同樣被眾人遺忘的艾西雅一同啟程。

自千年以前存在至今的命運關鍵,將喚來新的戰火……!

 


 

 

  那一天。
  那個瞬間。
  兩股超越人智可及的壓倒性強大力量相互衝突。
  其中一股力量是翻覆地面的大地海嘯,另一股力量則是彷彿要吞噬大地的光之洪流。前者是被土之高等精靈附身的耶麗嘉所發出的,後者則是利歐與艾西雅合力發出的力量。兩股力量看起來不相上下,看不出哪一方更為強大。
  但是,結果卻非常奇妙,不,應該說是異常。兩股規模大得不得了的事象彼此衝突、抗衡,但是卻完全沒有留下任何痕跡,消失得乾乾淨淨。眼前的光景彷彿先前的天地變異不曾存在過、什麼事都沒發生。命力與瑪那也沒有因為巨大事象的餘波而劇烈地翻騰。
  但是,現場的人們無暇在乎這些異常現象,因為他們的心裡都有一股非常不對勁的感覺。
  也就是說──
  「剛才在那裡戰鬥的……究竟是誰?」
  萊娣法這麼問道,口氣聽起來非常不安。之所以每個人都感覺心裡很不對勁,原因就在這裡。
  每個人都無法想起,先前在前方遠處那個地點戰鬥的人是誰。
  沒錯,他們都不記得了。
  是誰在戰鬥?為什麼戰鬥?
  完全不記得。說不定不是不記得,而是從一開始就不知道在那裡戰鬥的人是誰。究竟是不記得還是不知道,就連這一點都無法確定。
  回過神來的時候,兩股強大的力量已經在眼前衝突,然後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不曾存在過。
  「…………」
  無論是瑟莉亞還是美春、莉賽蘿黛、沙月、莎拉、歐妃雅、愛爾瑪、夏洛特、豪喜、加代子、艾莉雅,沒有人能夠回答萊娣法的問題。即使想要回答,也無法想起那個人物的名字。
  兩股強大力量衝突之前所發生的事,也完全想不起來。即使試圖回想也想不起任何事,彷彿從一開始就什麼都不知道。
  感覺像時間靜止了。
  不,應該說像是跳過了一段時間。
  目前位於湖畔的萊娣法等人,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究竟發生過什麼事。
  (……為什麼?)
  每個人都在心裡這麼疑惑著。
  既然有力量衝突,表示一定有人在那裡戰鬥。但是……
  腦中唯一記得的,就只有最後一幕光景,有如要淹沒世界一般的光之洪流吞噬了大地海嘯,然後消失無蹤。以那個瞬間為契機,所有有關的記憶全都消失得一乾二淨……感覺似乎是這樣。
  現在的狀況,簡直就像做了一場夢。醒來之後無法想起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夢,想不起夢境的詳情。
  「…………」
  在場的每個人都一臉力不從心的焦慮表情。
  到底是為什麼呢?
  竟然不知道剛才在那裡戰鬥的到底是誰。但是,卻又無比地在意這個問題。打從心底強烈地認為那個人很重要,很想知道是誰。
  因此,雙腳自顧自地動了起來。就像受到吸引似地,雙腳自動走向眼前看著的那個地方。但是──
  「且慢。就算過去了又能怎樣?」
  國王佛蘭索從背後叫住了眾人。
  「…………」
  眾人停下腳步,不知該如何回答。
  對方是國王,因此不方便回嘴,這也是理由之一。不過每個人明明都沒有與其他人談論,雖然滿心困惑,卻還是急著想要過去。
  沒來由地,就是覺得非過去不可。只是如此而已。並沒有特別明確的道理或理由。即使如此──
  「……我們現在應該有必要確認狀況,瞭解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從實力的角度來說,讓在場的各位去調查應該是比較妥當的,父王。」
  對於國王的疑問,女兒夏洛特機靈地如此應答。
  「是這樣沒錯,可是……」
  確認狀況當然是有必要的,這一點佛蘭索也理解。跟眾人一樣,他也想知道在眼前那個地點,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之所以叫住眾人,是因為不放心讓他們前往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的地點。就連戰鬥是否真的結束了也無法確定。因此佛蘭索無法貿然地指示任何人過去查看狀況。
  如果真的要派人過去調查的話,應該要慎選少數實力強大的高手才比較妥當。讓戰力不足的人過去調查,反而更不放心。當下佛蘭索心目中理想的人選是豪喜與加代子兩人,不過……
  「懇請陛下許可。」
  「求求您了!」
  瑟莉亞與美春率先開口,懇求國王准許她們前去調查。她們的表情看起來非常急切,想要盡早趕過去。
  「唔唔……」
  佛蘭索低吟著思索了起來。雖然他明白瑟莉亞身為魔道士的能力非常優秀,但他還是認為要調查的話,真正適任的人選應該是豪喜與加代子。至於美春就更不用說了。
  「我也要去!」
  「……我們也要。」
  這時候,萊娣法自告奮勇要陪兩人前往。莎拉、歐妃雅、愛爾瑪看了彼此一眼之後也跟著附和。接著──
  「請讓我們過去,國王陛下。」
  就連身為勇者的沙月也要求同行。
  「唔唔……」
  以國王的立場來說,勇者可是重要的祕密武器,如果沒有相當的理由,實在不該讓她前往戰場。因為不知道還存在著什麼樣的危險。但是,既然這樣,當初為什麼會帶沙月來這?
  (是因為她本人想來,所以朕就帶了沙月閣下一起來嗎……不,真的是這樣嗎?只是這樣嗎?總覺得好像還有其他的理由……)
  當初答應帶沙月參與這場戰爭的合理理由究竟是什麼?佛蘭索怎麼樣也想不起來。因此,理性的判斷讓他不得不遲疑。
  不過,面對如此突然的狀況,周遭的其他人也都跟他一樣,腦中十分混亂。本來該記得的事,竟然完全不記得了。但是,卻感覺一定發生過很不得了的大事。眾人心情為了這種模糊不清的根據而焦躁無比,實在沒辦法站著不動。
  「父王,身為勇者的沙月大人都這麼親口要求了。」
  夏洛特試著說服佛蘭索。身為冰雪聰明的王族,夏洛特當然也知道這樣的理由並不足以說服國王。更何況,沒必要讓在場的所有人全部過去調查,這一點她當然也明白。即使如此卻還是這麼要求,那是因為──
  「父王,不知道為什麼,就連我也很想過去那個地方。我想要知道讓我有如此想法的理由。懇請您許可,父王。」
  因為夏洛特自己也很想過去。先前她說「在場的各位」,也是因為她從一開始就希望讓所有人一起過去查看狀況。
  「說這什麼……」
  說這什麼傻話?立場上來說該受保護的夏洛特跟著過去,只會礙手礙腳。佛蘭索雖然想阻止她,卻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明明知道根本沒理由答應夏洛特的要求,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果決地拒絕她。
  「莉賽蘿黛。妳也來求父王吧。」
  「咦?」
  「隨時根據時機與場合表現出合理合宜的言行,當然是妳的優點。但是,妳也很想過去吧?」
  雖然莉賽蘿黛到現在一直都沒開口,夏洛特卻看透了她的心思,這麼建議道。
  「……是,我也想過去看看。」
  莉賽蘿黛展現出堅定的意志,深深地點頭。她平常行動比任何人都還要注重道理,如今卻連她都想要採取不顧道理的行動。不,目前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打算根據道理而行動。
  為的不是道理。
  那麼,究竟是什麼?
  說不定即使失去記憶,心裡也還留有感情。
  但是,當事人們卻對此沒有察覺。
  感情只是一時的,終會隨著時間而風化。在場的人們之所以這麼焦急,或許是因為本能性地理解這一點。因為害怕失去重要的感情,所以才想憑據感情來採取行動。
  而且,國王佛蘭索自己似乎也不例外。面對如此異常狀況,身為國王的他照理說是最應該保持理性的,但是其實他也想答應讓所有人前去調查。他想要尊重這些人的意志,並且認為這是最好的選擇──即使完全沒有任何根據。
  於是──
  「…………好吧,朕答應就是了。千萬要小心。」
  佛蘭索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允許所有人前去調查。
  
   ◇ ◇ ◇
  
  時間回溯到僅僅一、兩分鐘之前。
  地點在卡爾亞克王國的古雷葛里公爵領地,領都古雷攸之近郊。離卡爾亞克王國軍停泊魔道船的湖畔,約一公里遠的地方。
  (這次她真的死去了……)
  利歐這麼判斷,同時讓刺在耶麗嘉心臟上的劍消失。劍化為光之粒子逐漸消散,就像精靈靈體化的時候消散那樣。
  「唔……」
  劍消失之後,失去支撐的耶麗嘉亡骸即將倒下,利歐連忙將手伸過去抱住。但他沒能穩住身體,一個踉蹌之後即將往後倒下。這時候──
  「春人。」
  艾西雅實體化,並從背後撐住了利歐的身體。
  「抱歉,我突然使不上力。」
  利歐抱著耶麗嘉的身體,連忙想要憑自己的力量站好。但是艾西雅卻將利歐的身體往後拉,讓他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後,她萬分愛惜地摟著利歐的腰,接著說道。
  「別勉強自己。」
  「沒事的,只是有一點累而已,不用擔心。」
  利歐溫柔地這麼回應道。
  「這大概是發動超越者之權能所造成的反動,對身體造成了沉重的負荷。」
  艾西雅這麼說道,標緻的臉龐同時蒙上一層陰影。
  「超、越者……這樣啊。不過,我沒事。真的。」
  陌生的詞讓利歐愣住了一下子,不過他又馬上溫柔地向艾西雅重複強調自己並不要緊。
  「對不起,春人。減輕你的負擔應該是我的職責才對……」
  「……雖然我不是很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不過事實上是因為多虧了妳,我所付出的代價才會這麼輕,只是造成身體上的負擔而已,沒錯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艾西雅,妳可以告訴我嗎?」
  艾西雅力不從心的無奈表情讓利歐於心不忍,於是他以特別開朗的口氣說話。
  「我知道了。可是……」
  「……怎麼了嗎?」
  「最好別見到其他人。我們先離開這裡吧。我之後會解釋。」
  艾西雅這麼提議道,看起來有些難以啟齒。
  「…………這樣啊。可是,我們離開的話,大家會不會遭遇危險?」
  「不會。目前的危險應該都過去了。而且,我們現在要是跟大家見面,很可能會引起問題。」
  「……好吧,我知道了。走吧。」
  隔了一會兒之後,利歐坦率地笑著點頭答應。他隱約察覺到這其中必定有逼不得已的理由。
  「你能動了嗎?」
  由於利歐剛才差點向後倒下,艾西雅仍然不放心,撐著他的背的同時這麼問道。
  「嗯。多虧妳,我感覺好很多了。但是在那之前……」
  利歐抱著耶麗嘉的遺體,向前跨出腳步,自行站了起來。然後他發動精靈術,精準地只凍結手上的耶麗嘉遺體。然後──
  「《保管魔術》。」
  利歐詠唱咒文,發動時空倉庫。由厚厚的冰包覆著的耶麗嘉遺體,被吸進亞空間的扭曲之中,當場消失無蹤。
  「你打算怎麼處理?」
  「……不能就這樣把她放在這裡。雖然我想她應該是已經死了,但我打算觀察一陣子之後再送她回國、將她埋葬。再說,我已經答應過她。」
  雖然利歐很肯定耶麗嘉已經喪命,但是卻無法確定,沉眠於耶麗嘉體內的神祕存在究竟是死是活。說不定還會再度復活。為了保險起見,先將耶麗嘉的遺體保管起來觀察,的確是有必要的。這時候──
  「……大家要往這裡過來了。」
  艾西雅望向湖所在的方向。雖然因為沙塵瀰漫而看不清楚,但可以看到一行人正快速往這裡奔來。他們剛開始移動。而且歐妃雅已經喚出了艾莉兒,恐怕不用一分鐘的時間就會趕到。
  「走吧。」
  莎拉等人也在的話,實體化後的艾西雅之精靈氣息可能已經被察覺了。利歐發動精靈術,讓身體浮上空中。
  「我先消失好了。」
  艾西雅化為靈體,移動到身為契約者的利歐之內。為了避免與逐漸靠近的瑟莉亞與美春等人接觸,利歐開始加速飛行。
  就在這時候。
  距離短短數公尺外的位置,突然有龐大的魔力噴發。發出魔力的是地上的某個東西,由於它與地面同色,而且混在其他的石頭之中,所以利歐沒有發現。那是一顆外表像是土色水晶的石頭,石頭持續發出耀眼的光輝──
  「……!?」
  情急之下,利歐與艾西雅連忙遠離魔力的發生源。魔力之光同時不停地膨脹──
  最後,石頭發出的光輝形成一道光柱,衝向天空。
  
   ◇ ◇ ◇
  
  瑟莉亞與美春等人前往利歐與艾西雅所在的位置。但才剛動身,便突然出現了衝天的巨大光柱,讓眾人不得不停下腳步。
  正確來說,是歐妃雅喚出的艾莉兒載著美春、瑟莉亞、夏洛特與莉賽蘿黛低空飛行。但是……
  「等、等等,發生什麼事了!?」
  面對突然發生的異狀,沙月慌張失措,她一手遮著臉,同時舉起神裝之槍。其他人也大多擺出架勢,不敢鬆懈。
  但是,即使眼前的事象看起來非常驚人,相反地對周遭卻沒造成任何物理性的影響。既沒有颳起強風、也沒有放出熱能或是破壞地形。只是一道又粗又大的光柱持續聳立著。
  「這是……轉移魔術?」
  情急之下,歐妃雅馬上張設魔力屏障罩住一行人。她感受到了空間魔術特有的命力與瑪那之波動。這時候──
  「不、不要緊的!這並不是破壞性的事象!」
  莎拉馬上對周遭的人們大喊道。
  「不過,看起來還是很驚人……」
  愛爾瑪用手遮著眼睛,只能稍微睜開來看。光是從這裡看,實在無法確認光之來源處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過了一下子,光柱逐漸收斂──
  「……消失了?」
  沙月這麼喃喃道。
  「唔……」
  判斷目前似乎不再有危險,豪喜與加代子將手中的武器收回刀鞘。但是,既然還沒釐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還是不能放下戒心。為了應對任何突發狀況,兩人仔細地觀察周遭,絲毫不敢大意。另一方面──
  「剛才那光柱是……」
  有些人的反應看起來似乎對那光柱並不陌生。是瑟莉亞、莉賽蘿黛、夏洛特與艾莉雅這四個人。
  「妳們知道那是什麼嗎?」
  美春在艾莉兒的背上對瑟莉亞這麼問道。
  「跟勇者被召喚出來的時候很像……不,應該是一樣的。不過光柱的顏色跟我在王都看過的不同……」
  以前瑟莉亞目擊過的,是重倉琉衣被召喚到貝爾托姆王國城時升起的光柱。
  「是。沙月大人被召喚的時候也發生過同樣的現象。」
  莉賽蘿黛這麼說道。
  「也就是說……又有新的勇者被召喚了嗎?」
  「這就不得而知了。」
  沙月與萊娣法看著彼此,內心不解。
  「莎拉、愛爾瑪,剛才感受到的精靈氣息好像消失了。」
  歐妃雅望著背後的艾莉兒這麼說道。
  感應到氣息的,是她的契約精靈艾莉兒。而艾莉兒感受到的精靈氣息是艾西雅。
  「…………我也確認過了。好像是在光柱升起的前一瞬間消失的。」
  莎拉一手按著胸口,閉上眼睛之後這麼說道。她應該是在問赫爾的意見,也就是目前處於靈體狀態的她的契約精靈。
  莎拉等人的契約精靈──赫爾、艾莉兒、伊芙莉塔都是中階精靈,無法說人話,但還是能在某個程度內與契約者溝通。因為牠們與契約者之間有靈魂層面的連結,也就是契約證明。愛爾瑪也做出與莎拉相似的舉動,與她的契約精靈伊芙莉塔溝通。
  就在眾人各自對剛才的異象表現出不同反應的時候──
  「還是過去看看再說吧。畢竟我們必須前往現場。」
  夏洛特這麼提議道。
  於是,一行人繼續前往現場。由豪喜、加代子與艾莉雅走在最前頭,一行人提防著周圍,同時快速前進。於是──
  「啊,看!那裡有兩個人!」
  萊娣法指著前方說道。如她所說,眾人都看到了。一個少年跟一個少女並肩站在一起。
  「那兩人是……」
  瀰漫的沙塵逐漸散去,靠近之後,終於看清了那兩人的身影。
  「咦!?那是……!?」
  看清那兩人的臉孔之後,沙月訝異地瞪大了雙眼。
  「……為什麼?」
  艾莉兒背上的美春也難掩驚訝的反應。因為站在一行人目的地的那兩個人,正是她們所認識的人物。
  尤其是少年,更是美春與沙月的舊識。
  也就是──
  「雅人!?」
  萊娣法叫喚少年的名字。沒錯,在光柱出現的位置站著的,正是千堂雅人。
  也就是夜會結束的同時與美春等人分頭行動,前往位於卡爾亞克王國南方的大國善托斯特拉的十二歲少年。
  在他身旁的則是善托斯特拉的第一公主,莉莉安娜‧善托斯特拉。雅人與莉莉安娜看起來似乎也不明白狀況,顯得十分動搖。兩人都不知所措地張望著周遭。
  然後,他們察覺了美春一行人的接近。一看到人,雅人立刻舉起已經出鞘的劍,往前跨出一步,擋在莉莉安娜面前。不過──
  「那是……美春姊姊她們……!?」
  雅人很快就察覺了美春等熟人的存在,立即放下戒心與手中的劍,茫然地喃喃唸著最熟悉的名字。
  同時,一行人接近了少年與少女。最前頭的豪喜在離對方只有十公尺遠的地方停下腳步。
  「你們認識嗎?」
  豪喜來回看著站在前方的雅人與身後的沙月這麼問道。
  「是。他是我以前世界的學弟的親生弟弟。他身旁的則是鄰國的公主。」
  沙月向豪喜說明兩人的身分。
  「雅、雅人!問你喔,剛才這裡有沒有別人?」
  萊娣法無法壓抑躁動的心情,張望周遭的同時這麼問道。
  「咦……?沒有耶。我們沒看到其他人。」
  看萊娣法的態度異常地焦急,雅人有些困惑地這麼回答道。
  「這樣啊……」
  雖然還不至於大失所望,但萊娣法依然茫然地垂下肩膀。其他人看起來也很在意周遭的樣子。
  「……各位,發生什麼事了嗎?」
  看出一行人的氣氛非比尋常,雅人觀察著他們的臉色。
  「就在剛才,這裡發生了戰鬥。是一場規模非常驚人的戰鬥……雅人,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這次換沙月對雅人這麼問道。
  「不,我們不知不覺間就出現在這裡了。然後就看到你們過來……完全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這樣啊……」
  聽雅人這麼回答,一行人看了看彼此。
  「對了,雅人。那個……亞紀……他們呢?」
  美春從艾莉兒的背上跳下來,對雅人這麼問道。她的話中所指的亞紀之外的人,應該就是貴久了。
  「喔……他們兩個應該還在善托斯特拉王國城才對。」
  雅人似乎是想起了貴久與美春之間發生的事,口氣有一點尷尬。
  「我們來到這裡之後,完全沒有看到各位以外的任何人。接著……可以換我提問嗎?」
  莉莉安娜補充雅人的話,接著向眾人確認狀況。
  「沒問題,請說。」
  開口應答莉莉安娜的,是同為王族的夏洛特。
  「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聽莉莉安娜這麼說,可以知道他們就連自己目前所在的地點都不清楚。
  「卡爾亞克王國古雷葛里公爵領地的領都近郊。剛才雅人大人說『不知不覺間就來到這裡』,可見兩位並不是憑著自己的意識前來,我可以這麼理解嗎?」
  「是。就在剛才,我還在善托斯特拉王城內跟雅人大人交談。結果一回神就發現我們出現在這裡。」
  「原來如此。」
  「我還是姑且確認一下,應該不是各位把我們喚來這裡的吧?」
  「沒錯。就如同沙月大人所說的,剛才這裡發生了不明的戰鬥。我們前來調查的時候,就發現兩位已經被召喚過來。」
  「原來是這樣。也就是說,目前還不知道是誰把我們轉移過來的,是嗎?」
  兩位公主發揮敏捷的思緒,率先迅速地與彼此確認該先瞭解的事。
  現在這樣的狀況下,很可能會以為其中一方有錯而開始追究責任,要是演變成那樣就麻煩了。因此,有必要像這樣盡快釐清狀況,清楚地主張目前對雙方來說都是意料之外。
  但是──
  「正是。只不過,關於兩位被召喚過來的理由,我也不是完全心裡沒底。雖說缺乏確切的證據就是了。」
  夏洛特先暗示自己想得到兩人被召喚的可能理由。
  「……可以告訴我們嗎?」
  停頓一下子之後,莉莉安娜這麼問道。
  「雅人大人、莉莉安娜公主,兩位之中其中一人很可能已被選為勇者。」
  「…………咦!?」
  夏洛特簡要地說出她的推測,雅人很明顯表現出驚愕的反應。相反地──
  「……這樣啊。」
  莉莉安娜看起來不但沒有驚訝,反而像是想通了什麼。看起來她似乎根據自己的知識與經驗,事先隱約想到了這樣的可能性。
  「喂……不,我是說,夏洛特公主。妳說勇者,指的是跟沙月姊姊一樣的勇者嗎?」
  「沒錯。」
  「我或莉莉安娜公主其中之一,可能是勇者嗎?」
  雅人看著莉莉安娜,語帶懷疑地問道。
  「如我剛才所說的,並沒有確切的根據,只是推測。純粹因為兩位轉移之前,這裡發生了與沙月大人受召喚時完全相同的事象。」
  夏洛特雖然沒有一口咬定,但表情看起來似乎很肯定。
  「原來如此。如果是這樣的話……」
  莉莉安娜似乎也贊同夏洛特的推測,點頭附和,然後看著雅人的臉。
  「我認為雅人大人很有可能是勇者。」
  夏洛特這麼說道,同樣將眼光轉向雅人。
  「……咦!?我嗎!?」
  雅人提心吊膽地指著自己問道。
  「因為雅人大人與沙月大人以及其他勇者,來自同一個世界。」
  夏洛特先如此說出她推測的根據。
  這樣的根據說起來也是理所當然。與其他勇者來自同一個世界的雅人被選為勇者,這樣想比較自然。而且──
  「……另外,就是那把劍。」
  莉莉安娜這麼說,同時看向雅人手中的劍。
  「呃、喔……」
  雅人也跟著注意自己手中的劍。
  「你手上的這把劍,剛才在城堡裡的時候還不在你的手上。雖然難以置信,但根據各位剛才目擊的光柱,以及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象來判斷,這可能性非常高。而且這明顯是一把非常鋒利的好劍……有沒有可能就是所謂的神裝?」
  莉莉安娜這麼說道。
  「這會是神裝嗎?不過,現在的狀況的確跟我們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很相似……」
  雅人眼光向下,愕然地盯著自己手中的那把劍。
  「身為勇者前輩,沙月大人覺得如何呢?」
  這時候,夏洛特轉而尋求沙月的意見。
  「咦?我嗎?這個嘛……如果是神裝的話,只要在心裡想著要它消失,應該就會真的憑空不見……」
  話鋒突然轉向自己,沙月雖然有些困惑,不過還是說出她的看法。
  「唔唔……啊,不見了……」
  雅人試著照做,一邊低吟一邊在心裡對劍下令。
  於是,劍馬上消失了。
  「或許可以確定了吧。」
  夏洛特有些煩惱地嘆了一口氣。
  「雖然現在很想更詳盡地分享情報,但這裡姑且還是戰地,不介意的話,跟我們回去本陣如何?父王也在那裡。」
  不顧雅人驚愕的反應,夏洛特繼續說道,同時望向湖畔本陣所在的方向。
  「妳是說國王陛下在那裡!?」
  莉莉安娜訝異地瞪大雙眼。
  國王竟然會親自前往戰場,表示這是一場非常重要的戰爭。但是,卻從來沒聽說卡爾亞克王國內發生了規模這麼大的戰爭,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莉莉安娜會這麼驚訝也是無可厚非。
  「是。稍微……不,包括兩位被召喚來這裡的事實,現在似乎發生了極為特殊的狀況。」
  夏洛特愁容滿面地嘆氣說道,強調自己這邊的人也一樣困惑。然後,她注視著莉莉安娜,等她回答。
  「原來是這樣……」
  「……莉莉安娜公主,妳怎麼了?」
  雅人不解地望著莉莉安娜沉思的側臉。
  「沒事。只是因為事情實在太突然,我有一點困惑。夏洛特公主,我明白了。請帶我們前往本陣。」
  莉莉安娜笑著搖了搖頭,向雅人表示沒什麼事。
  「感謝兩位的配合。雅人大人與沙月大人是朋友,同樣地,善托斯特拉王國與我國也一直維繫著友好的關係。我以第二公主夏洛特‧卡爾亞克之名保證,必定以國賓的待遇迎接兩位。」
  夏洛特展現出王族應有的言行,如此宣誓。
  「這種時候小夏真的會表現得像個王族呢……」
  現在的夏洛特完全沒有平常那副小惡魔般的態度,使沙月有些佩服地看著夏洛特。
  「這是當然的。事情就是這樣,我打算邀請兩位前往我們的本陣。歐妃雅大人,可以麻煩妳嗎?」
  夏洛特對沙月調皮地微笑,然後轉而請求歐妃雅。她想讓艾莉兒載兩人回到本陣,就跟前往這裡的時候一樣。
  「是,沒關係。」
  二話不說,歐妃雅馬上答應。
  「然後,我希望一些人繼續留在這裡調查。由於雅人大人也要回本陣,希望沙月大人與美春大人也跟我們一起回去,可以嗎?」
  夏洛特如此要求與雅人同鄉的美春與沙月。
  「嗯,說得也是……我們走吧,美春。」
  「……是。」
  美春心裡似乎對這個場所莫名地在意,捨不得離去的樣子。她回頭,張望這片無人的荒野。但是她又不能對雅人置之不理,雖然猶豫,還是緩緩地點頭答應了。
  「那麼,在下與加代子就留下來再調查一下周遭吧。」
  豪喜對加代子使了個眼色,這麼說道。
  「我也要留下來!」
  萊娣法也馬上自告奮勇要留下來調查。她的表情跟美春一樣,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卻非常在意這個場所。
  「那我也留下來吧。愛爾瑪,妳跟歐妃雅一起回去,保護大家。」
  「瞭解。」
  莎拉這麼指示愛爾瑪。狐獸人與狼獸人的嗅覺比人類靈敏許多,特別適合調查環境。接著──
  「我也要留下來。我能使用魔力探測的魔法。」
  瑟莉亞也主動要求留下來調查。她的神情跟其他人一樣,也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一行人紛紛決定好要留下來調查或者是先回本陣。最後還沒決定的,就剩莉賽蘿黛與艾莉雅這一對主僕了。
  「莉賽蘿黛,妳打算怎麼辦?」
  夏洛特詢問兩人之中作主的那一方意見。
  「我……」
  話鋒突然轉向自己,莉賽蘿黛不知該如何回答,只能隨口應聲。跟其他人一樣,心裡有一股不明的焦躁感促使她來到這個地點。本來以為來到這裡就能找到線索,但看來是落空了。即使如此,她似乎還是很在意周遭。
  「……我也一起回本陣吧。」
  即使留下來也幫不上忙,可不能只因為心裡那一股茫然不明的感受就堅持留在現場。於是,莉賽蘿黛也決定先一起回本陣。
  另一方面──
  「……美春姊姊,沙月姊姊。」
  雅人接近美春與沙月,小聲地叫住她們。莉莉安娜識相地後退幾步,避免聽到雅人的悄悄話。
  「嗯?雅人,怎麼了?」
  雖然美春仍然依依不捨地張望周遭,不過情同弟弟的雅人向自己搭話,她必須笑著回應。察覺美春的如此反應,沙月的臉色稍微一沉。
  「沒有啦,我只是想說,沒想到莎拉姊姊她們會跟城裡的人們一起行動。艾莉兒也很普通地在別人面前現形。」
  雅人這麼說明他向兩人搭話的意圖。
  「原來你是指這件事啊。我們跟你分頭行動之後,又發生了很多事。詳情我之後再告訴你。」
  沙月收起剛才有些陰沉的表情,對雅人這麼說道。
  「嗯,這樣啊……咦?可是,話說回來……」
  雅人察覺這其中似乎有不得已的苦衷,沒有再繼續追問。同時,他看起來好像想起了什麼。
  「雅人,你怎麼了?」
  美春要他繼續說下去。但是──
  「不……咦?我剛才是想要說什麼去了?」
  雅人疑惑。
  「這種事我們當然不知道了。」
  沙月與美春互看一眼,苦笑著說道。
  「說得也是。真是太奇怪了,剛才我好像想起了什麼,卻又一下子突然忘記……」
  雅人更疑惑了,不斷地低吟著。到最後,還是想不起來剛才想說的話。
  「沙月大人、各位,差不多該出發了,可以嗎?」
  為了回本陣,夏洛特過來打斷沙月他們。
  「啊,嗯。抱歉,我們馬上過去!」
  「雅人大人、莉莉安娜公主、美春大人,請坐上艾莉兒的背。」
  「瞭解。我們走吧。」
  沙月率先走了過去,雅人、美春、莉莉安娜隨後跟上。
  「耶!好久沒讓艾莉兒載了。艾莉兒,拜託你囉!」
  雅人喜孜孜地走向艾莉兒,撫摸牠的頭說道。艾莉兒看起來也很開心的樣子,用臉頰磨蹭著雅人。
  「這隻鳥就是艾莉兒嗎?真的很巨大呢……」
  莉莉安娜提心吊膽地接近艾莉兒,抬頭看著那巨大的身軀。
  「公主請放心,牠不會攻擊妳的。嘿咻……公主,請。」
  雅人上了艾莉兒的背之後,向莉莉安娜伸出手。艾莉兒已經蹲低了身子,而且實體化以後會裝上鞍,要上去其實並不難。但雅人依然表現得像個貼心的紳士。
  「謝謝你,雅人大人。」
  莉莉安娜讓雅人拉著自己,同時踏著階梯狀的踏板乘上了艾莉兒的背。
  「喔喔……」
  看著雅人的表現,沙月佩服地低吟了起來。
  「怎、怎麼了?沙月姊姊。」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很紳士,雅人。」
  「啊?什、什麼啊?」
  「竟然這麼自然而不做作地引導莉莉安娜公主。才多久沒見,你就成長這麼多了呢。美春,妳說是吧?」
  「呵呵,就是啊。」
  美春也微笑著附和道。
  「雅人大人真的很溫柔喔。」
  莉莉安娜也笑咪咪地附和。
  「真是的……」
  被熟識的年長少女們包圍,雅人知道自己說不過她們,只能靦腆地別過頭去。
  「是不是遇到了好的榜樣呢?真不知到底是像誰呢。妳說是吧,美……春?」
  沙月滿意地竊笑著調侃雅人,要求美春附和的時候,臉色突然轉為疑惑。
  「……沙月學姊?怎麼了?」
  美春疑惑地盯著沙月的臉龐。
  「沒事……只是,我好像也跟雅人一樣,突然說不出本來想說的話。奇怪……我剛才是要說什麼去了?」
  本來快說出口的話,卻突然說不出來,這種骨鯁在喉的感覺讓沙月的臉色看起來很不舒暢。後來,她還是沒有想起本來想說的話。美春等人出發前往湖畔本陣,少數人留在現場繼續調查。

 


《精靈幻想記21.龍的眷屬》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