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馬1-試閱.jpg

今天為各位帶來《與青梅竹馬的未婚妻成為戀人的故事1》試閱!

《前略。我與貓和天使同居。》的作者又帶來甜死人不償命的放閃小說啦!

 

身為富家公子的鳥羽悠也,與社長千金‧伏見美月從小就訂下婚約,

兩人對彼此來說都是理所當然會陪伴在身邊的存在。

然而從嬰兒時期起就朝夕相處的兩人,卻不知何謂戀人該有的表現!?

原本就甜蜜到像行動閃光彈的「夫婦以上,戀人未滿」的兩人,要如何更加荼毒同學的眼睛呢?

 


 

  

序章 悠也與美月的日常

  
  雖然有點突然。
  不過對於『指腹為婚』這個詞,您有什麼印象?
  
  那是指當事人還年幼時,就被雙親預先決定結婚對象。
  不過現在一般人已經不會那麼做了。即便是少數會如此決定婚事的富裕人家,也只限於雙方父母都很熟的場合下。
  
  您的認知是有如上述那樣嗎?
  ──或許已經有人察覺到了……我‧『鳥羽悠也』,一生下來就有了未婚妻。
  的確,我跟『她』的雙親,在我倆出生前,就已經在公私兩方面有著整個家族的來往。至於家世方面,雙方都是可以稱為『富裕人家』的有錢人。
  因此,就條件而言,我們或許算『最典型』的。
  ……不過,說起我們倆本身是否典型嘛──
  
      ◆      ◆
  
  六月某日,星期六的早上九點。
  「……她果然沒來,是嗎?」
  雖然早就預料到八成會這樣……但我依然發出無奈的嘆息。
  
  我現在在老家──不對,是從升上高中時搬來的公寓寢室裡。
  在固定的時間醒來後,我準備等下要吃的早餐,還有處理其他一些雜事,接著看了一眼時鐘。
  ──時間差不多了,姑且去叫一下吧。
  我朝無人的玄關那邊──以及聽不見有人的活動聲響的隔壁房那道牆看了一眼……輕輕嘆了口氣後才展開行動。
  「陽台的鎖,還是先別打開吧。」
  從陽台可以通往隔壁房,但那裡本來應該用隔板隔開的。
  不過我跟『鄰居』取得了管理員的許可,把那道隔板拆掉了,這樣就能從陽台自由通行。
  因此我的房間與隔壁房,只要玻璃門的鎖沒鎖上,都能自由進出。
  是說為了防範宵小入侵,睡覺和外出時當然是鎖上的。
  那位『鄰居』現在想必還沒解除門鎖,我只能照正常的方式從玄關走過去。
  此外,為何我不把鎖打開……是因為我已經預期到之後的發展了。
  
  我想著這些事並離開玄關,終於來到鄰居家門口。
  理所當然地,對方的玄關門是上鎖的。
  反正按門鈴大概也沒用吧,我拿出備用鑰匙登堂入室。
  我走進熟得不能再熟的室內,並拉開『她』充當臥房的和室紙門……一如預期的光景映入眼簾。
  
  「……咕……咕嘎……呼嘿嘿嘿嘿……」
  
  「……我就知道,她根本不可能起床的──」
  在我眼底下,是一名以不像樣的睡姿睡在榻榻米上的被窩裡,臉上露出傻氣笑容且睡得很沉的少女。
  
  這位飄散著些遺憾感的女子名叫『伏見美月』。
  我們幾乎從一出生就已是青梅竹馬──又是指腹為婚,現在則是未婚夫妻的關係。
  至於她的身分,則是可被稱為『社長千金』的存在。『只』透過派對等公開場合認識她的人,都會對她做出『名符其實的深閨千金』之類的評價,但其實……
  
  在外出時,她會將那頭散發著豔麗光澤的黑長髮,梳理得美觀又整齊。
  如今那頭長髮因睡覺而四處亂翹,簡直可媲美蛇髮女妖梅杜莎……正可說明當事人的睡相有多驚人。
  至於這頭秀髮的擁有者,則進入了把棉被當抱枕的狀態,露出幸福的模樣酣睡中。
  
  ……被譽為『深閨千金』的清純氣息,已蕩然無存。
  
  順帶一提,美月之所以不睡床,而鍾愛和式被窩的理由──
  『不論怎麼亂翻亂滾都沒問題,這種無邊無際的安心感真是太棒了──』
  ──難道妳就沒考慮過矯正自己的睡相嗎?這樣真的很有她的『風格』。
  靜靜沉眠於被窩中的黑髮少女──如果真是這樣,或許還有一點名門大小姐的風範。
  然而,她的睡姿倒是比較符合『爆睡』這個詞……睡在和風的被窩裡這點,也為她的大小姐風範扣了不少分。
  「喂~美月──?差不多該起床了吧──」
  「──嗯……?」
  我試著叫她,隔了一拍以後才有了反應。
  但她發出很明顯睡到昏頭的聲音,翻了個身後又睡成大字型。
  
  她穿著短褲跟背心當作睡衣。
  這位跟我同年紀的少女,身上那些引人遐思的部分都被早晨的陽光照亮了──然而對這幅光景已看慣的我,只會有著『……又來了』的感想而已。
  
  ……呃,關於美月的長相──不論她嘴角流多少口水,都十分夠格以『美麗』、『可愛』來讚譽。
  捲起的背心幾乎能窺見重點部位,那裡有形狀美妙的隆起。她以前是睡衣派的,由於現在換成短褲的緣故,美麗的雙腿也裸露出來。大概是睡著時出汗很癢吧,她搔著緊緻的腹部等處,身材也很完美。
  以客觀的立場看,她身為女性毫無疑問具備最高等級的外貌,這點不會錯。
  
  然而,這種因為不害臊而大為減損的性感魅力,卻成了致命傷。
  在公共場合的姿態,與這種非常遺憾的模樣比較──儘管是家常便飯了,但我還是感到有些無言。
  ……不過身為認識她那麼久已經習慣的人──的確有一種『她不這樣就很奇怪』的感覺。
  不知為何我臉上自然而然地浮現苦笑,也為了轉換一下心情,我用指尖試著輕戳美月的臉頰。
  「──呼喵?……唔喵。」
  美月發出貓叫般的聲音。
  結果她不但沒閃避我的手指,甚至想用臉磨蹭般主動貼近我的手──
  
  「……唔喵──最喜歡了……♪」
  
  「…………」
  ──她用好像很幸福的表情,朝我訴說道。
  雖然知道那只是夢話,但我還是因為突然被奇襲而有點心猿意馬……本來應該要這樣的。
  美月揪住我的手,表情從『笑容』轉為毫無半點性感的『竊笑』後,把嘴湊過來──
  「唔嘿嘿,那我就不客氣地開動嚕……」
  
  最喜歡了(指的是食物)。
  
  「…………妳也差不多該起床啦!」
  在她那大大張開的嘴咬下以前,我甩開她的手。接著直接用那隻手在美月的額頭上『啪』地拍一下,吼了一聲,這回我是認真要叫她起床了。
  ──語氣或許有點粗暴吧,但請瞭解這也是沒辦法的。
  「…………嗯~悠也……?」
  美月好像終於認出我了,她睡眼惺忪地看向這裡。
  第一關卡突破──正當我這麼慶幸時,美月用濕潤的眼眸望了過來。
  
  「……啊啊悠也,為什麼你是悠也呢……?」
  
  早上剛清醒的第一句話,竟然就跑出了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台詞。
  「……妳剛才的發言,有什麼意義嗎?」
  「意譯的話──就是『我明明做了好夢,為什麼要把我吵醒啊笨蛋悠也』。」
  「別做夢了茱麗葉‧美月。是說妳快去向莎士比亞道歉吧。」
  「……可是,我剛才正在啃有白蘿蔔那麼大的蒸蟹腳,卻突然被叫醒……」
  
  『為什麼你是悠也呢?』=『為什麼你不是螃蟹呢?』
  
  ──這種夢,換成是我也不是不想體驗一下啦,但……
  「──夠囉妳快起來。雖然沒有螃蟹,但妳起來梳洗時我會把早飯做好的。」
  我這麼說道,美月那惺忪的睡眼終於開始點亮知性的光芒。
  「嗯……還沒做早飯喔?」
  「我不確定要花多久時間,如果冷掉就不好吃了。況且我也不是要做什麼太費工夫的菜色。」
  「……是喔。那就麻煩你──」
  美月保持仰躺的姿勢,朝這邊伸出左手。
  我則無奈地心想『真沒辦法』並握住她的手,把她拉起床──但途中。
  美月瞬間伸出右手揪住我的左肩頭──不知何時她的腳也頂在我的肚子上。接著美月直接縮起身子把重心往後移。
  結果,就是一招完美的柔道巴投動作。
  動作到一半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所以我並沒有抵抗──以標準受身倒地法落地的我,又直接被美月壓在身上。
  「反正今天放假,就跟我一起睡到中午嘛──?」
  她露出貓咪撒嬌的姿態,以臉頰磨蹭我的胸膛──事實上美月的發言只是因為很睏而已。
  「嗯,今天確實是假日沒錯……不過美月,妳不是說妳家有活動嗎?」
  「啊,放心吧。那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我等下次再去──」
  不知為何美月得意地這麼表示。看她準備如此充分,果然──
  「……妳打從一開始,就決定這麼做了吧?」
  「欸嘿嘿♪可是悠也,你也一開始就預期到了呀。」
  我翻起白眼質問,美月則還以我促狹的一笑。
  ──嗯,我確實估計約有七、八成的機率,會變成這樣。
  「昨晚的『千金小姐模式』太累人啦~所以今天我想好好耍廢──」
  「啊~好吧,那點我可以諒解。」
  事實上在昨天──星期五的晚上。
  我父親工作上有來往的客戶公司開了派對,我們也一道參加。
  在那種正式場合上,美月就會進行完美的『大變身』──
  
      ◆      ◆
  
  「喔喔,竟然是鳥羽集團的會長大人大駕光臨,真是榮幸之至。」
  「──貴公司創立十週年的紀念,恭喜恭喜啊。」
  
  在首都內某棟高級飯店內裝飾得富麗堂皇的大廳中,正在舉辦賓客可自由走動的雞尾酒派對。
  我聆聽父親,與這場派對的主辦者、也是往來客戶的社長的對話──這時我將視線投向美月,她靜靜地點著頭,以自然的動作靠到我身邊。
  隨後我們兩人站到父親的後方,不一會兒,社長的視線便投了過來。
  「──所以……這位就是傳聞中的令公子吧?」
  「是的。這是犬子‧悠也,以及他的未婚妻──美月小姐。」
  父親往旁邊挪動,把空間讓給我們。於是我跟美月並肩向前一步。
  「初次見面,我是鳥羽悠也,是鳥羽家的長男。」
  「──我是他的未婚妻,名叫伏見美月。這次很感謝您的邀請。」
  
  雙雙行禮的我跟美月,身上的服裝都是半訂製的。
  相對於我一身標準的西裝,美月則是水藍色的晚宴服。
  身披淡雅配色服裝的美月,一頭美麗的黑長髮加上楚楚可憐的身段,和養在深閨的大小姐形象可說再匹配不過了,周遭人都對她留下了清純動人的印象。
  
  「聽說令公子很年輕就以創投家的身分嶄露頭角──真是相當有出息啊。至於那位未婚妻的小姐,既然姓『伏見』,該不會就是那個外貿業的──」
  「是的,她的令尊也是企業經營者。我們兩家從很久以前就開始來往了──老實說,我覺得犬子還配不上這位小姐呢。」
  對父親這番讚美,美月臉上浮現楚楚動人的微笑。
  「哪裡,伯父。我才是不夠格的媳婦,為了不辱悠也先生未婚妻的身分,日後還需要繼續努力。」
  「哎,這麼說就太見外囉?美月的廚藝是家父他們也認可的,此外又在學生會輔佐我。至於投資方面,美月的支援也功不可沒……更何況我自己也還在努力,一點也不認為美月是『不夠格的未婚妻』。」
  「──能聽你這麼說,我真的很高興。謝謝你,悠也先生♪」
  美月說完恬靜地露出微笑,我也以笑容回應。
  
  上述那些話,沒有半點虛假。
  我們在學校同是學生會的成員,而美月煮的料理很好吃,以及其他諸多優點亦是事實。
  ……但,唯獨最根本的部分,卻無法顯露給外人看。
  
  「……我說悠也跟美月小姐,你們怎麼在這種地方擅自進入兩人世界了──社長,恕小犬失禮了。」
  「哈哈哈,兩位感情融洽的模樣,真是讓人看了忍不住要露出微笑……不過你們也太謙虛了──兩位的舉止儀態都很高雅,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繼承人如果是這對夫婦,鳥羽集團的未來必定蒸蒸日上。」
  「哈哈哈,是否能接下棒子還得看將來的發展。得先累積實際的成績,讓那些股東們滿意才行──」
  
  對這種成年人的對話──我跟美月臉上都掛起『平穩的笑容』假裝專心聆聽……但其實心裡在想『我們會不會做過頭了?』。
  類似的客套話場面之後又重複了好多遍,時間就這麼流逝──
  
      ◆      ◆
  
  ──總之,昨晚就是這麼一場令人費神的派對。
  結束後明明可以在飯店過夜的,美月卻選了『想在家裡好好休息』的回家選項,我猜當時她就已經打定主意第二天要睡懶覺了吧。

  順道一提,昨天的派對我們之所以要那麼假掰,是有理由的。
  身為企業經營者的子女,不論來意是好是壞,都有不少人會主動接近我們。
  為了減少這種不請自來的人,我們不能露出任何讓他們鑽漏洞的破綻,不只如此,還得扮演出讓人一看就明瞭的親密關係。
  我總是一邊對周圍提高警戒,一邊努力扮演有出息的兒子……但美月本來就是自由奔放的性格,必須戴上比我更厚一層的面具,這對她來說應該相當累人吧。
  
  「飯店的餐點是很好吃,但裝乖會累積大量壓力,相較之下還不如吃附近的牛丼比較好!當然一定得點大碗多加醬汁,還有七味粉也要多撒點!!」
  美月熱情地說明道,這位大小姐真喜歡牛丼啊。是說我也很愛吃就是了。
  「……明天中午,我們就去吃牛丼吧。」
  「哇~我最喜歡悠也了~♪」
  美月就像一隻天真無邪的小貓咪,用臉頰磨蹭我的胸口。
  
  ……即使緊貼著我說出『最喜歡』這種話,我也絲毫感受不到任何性感的魅力。
  旁人看了可能會說『這不可能』,但對我而言,這種互動只是家常便飯,不要說『氣氛會變得有點微妙』了──甚至會全身脫力,連我都開始想睡了。
  
  ……我從口袋掏出手機,將鬧鐘設定在十一點半。
  「──中午前要起來喔。」
  「太棒了~♪」
  「……作為補償,午飯可是要由妳負責喔?」
  「遵命──我打算做悠也喜歡的蛋包飯。」
  ……果然,到此為止一切都如她預料。
  對心情愉悅的美月輕輕彈了一下額頭後,我躺回床上──
  「──蛋包飯的準備我都做好了,剩下的就麻煩妳了。」
  「嗯瞭解♪一定會符合你的期待!──畢竟都讓你放棄了飯店的早餐,對吧?」
  「…………只剩不到兩小時可以睡了,快睡吧。」
  昨晚,我也可以單獨在飯店過夜,之所以沒那麼做的理由……正如您所猜測的那樣。
  ……有什麼辦法呢?美月的蛋包飯,可是完全正中我的喜好啊。
  除此之外沒有別的理由──請先這樣理解吧。
  
  正如前述的內容,大抵上我可以完全看透美月,美月也可以完全看透我。
  從很久以前,親朋好友就說我們『到底是愛情還是親情,一點也搞不懂』。

 


《與青梅竹馬的未婚妻成為戀人的故事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