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未婚妻1-試閱.jpg

本週要帶來的試閱是《無法放棄你的前未婚妻就不行嗎?1》

城木翼和天海七渡是訂下婚約的青梅竹馬

隨著七渡搬家,兩人之間也斷了聯繫。

五年後的春天,翼決定進入七渡就讀的高中再序前緣,

然而七渡身邊有了要好的朋友──外貌出眾的辣妹‧地葉麗奈!?

青梅竹馬這次能否反殺天降女孩呢?以下就來看看試閱文吧!

 


 

  

序章

  
  我有一位名叫城木翼的青梅竹馬。
  她住在我家隔壁,是個年紀和我一樣大的女孩子。
  她是個膽子很小,說話聲音也很小,令人對她放心不下,擔心她一個人可能會出什麼狀況的女孩。
  那時我住在福岡縣周遭都是山的鄉下,我們一家和隔壁家的感情很好。
  不論是上學時,還是放學後、假日,印象中我的身旁經常都有翼作伴。
  我們一起玩傳接球遊戲,兩家人還曾一同出遊去海邊游泳,有非常多時間都玩在一起。儘管沒有相簿可以回憶,腦中仍可回想起當時的情景。
  我們一直把對方當成合得來的朋友,直到小學四年級都是彼此的玩伴。
  然而雙方父親的一句話,改變了我和翼的關係。
  「七渡和翼從今天開始就是未婚夫妻了,你們兩人要好好守護好我們的農地和這個家。」
  雙方父親趁著醉意說出的一句話,讓我和翼的關係產生了變化。
  朋友不再只是朋友了。
  翼開始用不同的眼光看我,沒辦法流暢地和我對話。
  我也因為想隱藏自己害羞的心情,不再和翼一起玩,同時極力避免和她說話,與她保持安全距離。
  用這種模式相處的我們,後來面臨了離別的時刻。
  小學五年級的春天,我的父母離婚,我和母親兩人要搬到東京去。
  「……我會一直喜歡你的。」
  這是翼最後說的話。
  翼一邊大哭一邊揮手的身影,我直到現在仍記憶猶新。
  面對悲傷的翼,我沒能說出任何安慰她的話,這件事至今我都還是很後悔。
  那時的我,一滴眼淚都沒有流。
  不知道為什麼,我早就知道事情最後會變成這樣。
  什麼一直、永遠、一生,這種東西根本不存在。
  有開始必有結束,有相遇必有分離。身旁的人總有一天會離去。
  那時我年紀雖然還小,但已有覺悟某天將會與翼分開。
  但對於「既然有分別,也可能會重逢」這件事,此時的我還無從知曉──
  

第1章 重新開始

  
  「我出門囉。」
  我走出我家公寓,前往公園集合。
  今天是駒馬高中的開學典禮,我的高中生活從今天起正式開始。
  我的國中生活除了社團就是準備考試,全都是些累人的回憶。我希望高中能過得像個高中生,享受美好的青春時光。
  比方說……春天去賞花、夏天去放煙火和海邊戲水,然後秋天去泡溫泉,冬天去滑滑雪板等等,我想過那種生活。
  假如要體驗我說的那些,勢必少不了朋友的陪伴。所幸我已經有兩個朋友了。
  他們是和我一起從同所國中進入同所高中就讀的朋友。其中一個人是以前和我同屬籃球社的廣瀨一樹,另一個人則是此刻正坐在公園長椅上,滑著手機等我的地葉麗奈。
  「早啊~七渡。」
  麗奈一看到我,表情瞬間亮了起來。
  她是國三開始和我同班,因為一起準備考試而變得要好的女孩子。
  我們初識時相處起來很有距離感,如今卻好到已經可以直呼對方的名字。
  我和她比一般的朋友好,但僅止於好朋友的關係。由於是異性朋友,我們經常被誤以為是情侶……
  「早安,麗奈。」
  麗奈有著一頭亮眼的棕色長髮,她的裙子很短,上衣釦子也比大家多開一顆,露出了胸口。若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她是怎樣的女性,應該會說她是辣妹吧。
  她不僅有化妝,還和不起眼的我不同、帶有花俏感,屬於存在感強烈且引人注目的類型。
  麗奈來到我身旁,和我並肩邁出腳步。她說開學典禮會緊張,因此提議一起上學。
  「希望我們能同班。」
  「嗯,要是不同班,我就要哭了。」
  「聽說一個學年有八個班,機率大約落在百分之十二。我個人覺得頗有難度的。」
  「不要告訴我現實啦~就算不同班,也要來我的教室找我喔。」
  「放心吧,不同班也還是朋友,放學後可以一起行動啊?」
  麗奈聽完我說的話,戳了戳我的腰側。雖然不知道她這麼做是為了什麼,但從她的表情看得出來她很高興。
  「話說回來,妳從上學第一天就打扮得很搶眼耶。這樣說不定會被可怕的學長姊們盯上喔?」
  我針對麗奈的辣妹裝扮提出看法。麗奈這樣確實很可愛,可是顯得相當招搖醒目。她一旦受到矚目,站在她身旁的我也會跟著變顯眼。
  「七渡,這你就不懂了。女孩子之間競爭激烈,如果不在第一天浮誇一點,反而會被瞧不起。不上不下的那種最糟糕了,要是中途變得搶眼,會讓人覺得這傢伙是想怎樣,因此被人家找碴。所以我才會從第一天就卯足全力,做最真實的自己。」
  國中時期的麗奈是個經常無視校規的辣妹。女孩子們都怕她,男孩子們也覺得她不好接近,導致她有點格格不入。
  「花俏又吸睛的打扮會成為好認的特徵,還能加入厲害的小團體,周遭的人也不會看不起你。」
  看來從開學第一天開始,女孩子之間就會進行著我不知道的高度交流。駒馬高中的校規不太嚴格,好像也沒有在檢查頭髮,不用擔心她會被罵。
  「奇怪,不是走這裡嗎?」
  我在十字路口處和麗奈選了不同方向的路向前走,因此被她叫住了。
  「走這邊比較近喔。」
  「是喔……可是繞遠路也不錯吧?」
  「哪裡不錯?」
  「什麼哪裡不錯?這樣就可以和你單獨待久一點啊。」
  「咦?」
  「不是啦,現在時間還有點早,不用那麼急也沒關係吧!不需要特別走奇怪的小路,走大路去就好了!」
  麗奈面紅耳赤地拍打我的背。最後我們走了遠路去學校。
  
  抵達駒馬高中後,許多新生聚集在貼在牆壁上的分班表前。
  不同於國中時期,高中的分班表上不認識的人占了大半。沒幾個學生因此開心或難過,大家大多淡然地接受結果。
  然而麗奈卻緊張到發抖。她雙手合十放在胸前,似乎正努力地祈禱希望我們能分到同班。
  「怎怎怎、怎麼辦……?要是和七渡分到不同班會超級無聊的。我絕對不想變成那樣,那樣我真的無法接受。」
  麗奈臉色鐵青,驚慌失措地說道。
  「麗奈,妳冷靜一點。」
  「我冷靜下來了。」
  我抓住麗奈的雙肩後,她瞬間全身僵直。我用有如拔掉機器人電源的方式制止了她。
  不知為何只要抓住麗奈的肩膀,或者壓制住她的身體,她就會臉頰泛紅並僵住不動。
  每當麗奈太過慌張,或是做出奇怪的舉動時,我就會像剛剛那樣利用她的習性,抓住她的肩膀讓她冷靜下來。
  「嗨,七渡、麗奈。我們果然──」
  「哇啊啊啊!」
  國中同校的廣瀨一樹朝我們走來,由於他準備說出分班結果,我大聲吼叫蓋過他的聲音。
  「你也察言觀色一下。絕對不要把結果說出來,我要用自己的眼睛確認。」
  「好、好喔……」
  一樹笑容滿面,無疑是要說好消息。雖然我觀察到了結果,但在自己親眼確認前,我決定什麼都不要想。
  我和麗奈來到可以清楚看見分班表的位置。一樹站在我們後方,用手摀住嘴等待。
  「七渡……」
  麗奈看著我,感覺她快要哭出來了。看來她比我更快找到我們的名字,不過我希望她能等等再表達喜悅之情。
  「我真的……好高興──」
  「先別說,就說等一下了!我還沒找到我的名字。」
  「和我同班喔,一年八班。」
  最後在我自己找到前,麗奈忍不住先說出來了。算了,能同班當然是最令人高興的……
  我看向一年八班的分班表,上頭寫著我、麗奈、一樹的名字。親眼看到三個好朋友分在同班的奇蹟,讓我的眼眶有點發熱。
  「這、這就是命中註定吧?」
  麗奈一臉感慨地拍打我的背。我覺得這是個奇蹟,但麗奈似乎認為是命中註定。
  「同班的還有同國中的相田和小宮,看來我們芝坂國中的人全都被分到一年八班的樣子。這不是奇蹟也不是命中註定,八成就是以就讀的國中作為分班依據。」
  「嗚哇~廣瀨,可以不要那麼冷靜地分析嗎?稍微看一下氣氛嘛,我還在感慨是命運的安排耶。」
  麗奈冷眼看向冷靜分析的一樹。看來這個分班結果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總之,這毫無疑問是最好的結果。以後也要請你們多多關照啦。」
  「就是說啊,七渡。」
  即將拉開序幕的嶄新高中生活,能夠有朋友在身邊讓人感到放心。麗奈也不再發抖了。
  「咦?」
  我的目光掃到分班表上寫著「城木翼」這個名字。我很訝異有人和我的青梅竹馬同名同姓,簡直是難以置信的巧合。
  該不會是本人吧……不對,翼住在福岡,不可能會是她本人。
  「你在做什麼,快點去教室啦。」
  一樹故意講話帶著不自然的博多腔,我不太理解他為何突然做出如此莫名的行為。
  「幹嘛突然用博多腔講話,是想挑釁我嗎?」
  「剛才有個說話帶博多腔的女生。讓我想起國一時的你。那時你講話多少也帶點博多腔不是嗎?」
  我和一樹在籃球社認識是國一時的事。那時因為我才從福岡搬來兩年,偶爾還是會不小心說出方言。
  我現在已經完全習慣說標準語,不太會說出方言了。
  不對,等一下。居然出現了講話有博多腔的女生,該不會是……
  「一直待在這會擋到別人喔。」
  麗奈推了我的背,我們從分班表前離開,朝一年八班的教室移動。
  
  我們走上階梯,來到四樓,一年八班的教室在走廊最深處。
  今天是開學第一天,教室裡果然充斥著獨特的氛圍。不論男生還是女生都顯得坐立難安,不少學生都在滑手機,想要藉此舒緩緊張的情緒。
  外表可以用玩咖辣妹形容的麗奈一走進教室,立刻受到大家的注目。駒馬高中屬於升學型學校,因此少有打扮花俏的學生,辣妹麗奈成了眾所矚目的焦點。
  個子高且長得帥的一樹亦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一樹運動能力也很強,因此國中時就很受女生歡迎,感覺這點到了高中也不會變。
  被那兩人夾在中間的我,也跟著受到關注。被可愛的麗奈和帥氣的一樹圍繞,說不定我也會看起來像帥哥。這就是所謂的沾光吧。
  我特別重視想受女性歡迎最重要的要素──乾淨整潔。男生的外表除了頭髮以外,沒有其他能多做處理的地方,所以我的重點全放在表現出清潔感上。我其實沒有特意多動什麼手腳,但我會隨時保持「我很愛乾淨喔」的形象。
  「※座位按照名字排,我們的座位隔好遠喔。」(編註:這裡指的是取姓氏,照日文五十音的順序排序。)
  麗奈說的沒錯,我的姓氏是天海,麗奈姓地葉。一樹則是姓廣瀨,所以我們三人的座位距離彼此很遠。我坐在第一排,麗奈坐第四排,一樹坐第七排。
  ※尤其我的姓氏是排在五十音裡第一行,坐在右邊最前面位置的機率有百分之九十五,還好有位姓赤羽的同學,多虧了他,我坐到了排序第二的座位。(編註:赤羽(あかばね)跟天海(あまみ)在日文中都是五十音第一行「あ」開頭,但再比較第二個音節時,赤羽的「か」排在天海的「ま」前面。)
  麗奈不知為何坐到我的位子上,眼神凶惡地瞪向周遭。雖然不懂她想表達什麼,但她彷彿在警告周遭的人。
  「妳不要第一天就做些奇怪的舉動啦。要是被旁人當成危險的傢伙,以後在人際關係上會很辛苦喔。」
  「少囉嗦少囉嗦。為了避免有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你,從第一天就要發出警告。比方斜後面的那個女生,她一直盯著你看。」
  聽到麗奈說的話,我轉過去看斜後面的女生,發現一名長得很像我青梅竹馬翼的女孩子坐在座位上。我一和她對到眼,她就連忙低下頭。
  咦……?難道說真的是翼……?從座位來看也是城木翼的城會排到的位置。這也太巧了。
  等一下,真的會有這種事嗎?青梅竹馬搬來東京,還和我念同所高中的同一班,這是有可能發生的嗎?
  「……翼?」
  我不禁喊了翼的名字。無法接受現實的腦袋,以及親眼目睹眼前現實的雙眼,令我的腦袋亂成一團。
  「七渡同學……」
  女孩子聽到我的疑問,害羞地回應我。喂喂,不會吧──
  
    ◇翼◇
  
  我有喜歡的人。
  他叫做天海七渡,是從我懂事起,一直陪在我身邊的青梅竹馬。
  他是個經常忙東忙西,閒不下來的人,聊天時也總是會主動找話題和我搭話,外加個性相當地不服輸,玩遊戲時往往要玩到他贏為止……
  只要我閉上眼,眼前自然會浮現七渡同學的身影。有看到後會讓我打起精神的笑臉,還有會讓人想關心他的困擾神情,以及看了會想替他加油打氣的認真表情。
  他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人,我很希望能一直和他在一起。
  我把這件事告訴父母後,父親當天晚上便讓七渡同學成為我的未婚夫。
  雖然只是口頭上的約定,我依舊非常高興。我很怕有天會和七渡同學分開,因此希望能用某種形式將我和七渡同學連結在一起。
  不過我和七渡同學成為未婚夫妻後,我因為太過害羞,無法好好和他說話。再加上當時我已經十歲了,多少開始對異性有不同的想法,整個人沉浸在緊張和不好意思的情緒裡。
  七渡同學似乎也有同樣的感受,他變得不太和我一起行動。
  我是因為想一直和他在一起,才和他成為未婚夫妻,結果卻適得其反。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能重新正視彼此。
  然而這份期待最後也被打碎了。
  在我們小學五年級時,七渡同學搬到了東京,我們從此相隔兩地。
  我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
  在那之後,我有種一個人被拋棄在這個世界的感覺。即使變成國中生,進入社團交到了朋友,我的內心卻一直覺得空空的。
  我想忘記,卻忘不了。本來以為時間可以解決一切,我的心境卻沒有任何變化。
  我放棄了,放棄「放棄七渡同學」這件事。
  升上國三後,我不斷地思考要怎麼樣才能見到他。
  這時宛如在推我一把的機會降臨了。
  我聽說姊姊升上大學後要去東京一個人生活,於是我拜託姊姊讓我和她一起住,並決定去讀東京的高中。
  轉換環境比想像中來得可怕,但比起不安的感覺,我想再次見到七渡同學的心情更為強烈。
  就這樣,此刻七渡同學就在我面前。
  我發現夢想實現的瞬間,出乎意料地能夠保持冷靜。
  「你認識她嗎?」
  七渡同學聽到朋友提出的疑問,默默地點點頭。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緊張,儘管我盯著他看,他也不願和我對上眼。這讓我有點寂寞。
  「你們以前讀同一所小學?」
  「我跟她是青梅竹馬。」
  「咦?你之前說過曾是你婚約對象的青梅竹馬!?那不是你的妄想喔!?」
  「笨蛋,不要提那件事!」
  七渡同學用力搖晃他朋友的身體。看來他有和朋友提過我的事,我好開心。他沒有把那件事當作沒發生過……
  「……等一下,那是怎麼回事,七渡?」
  疑似也是七渡同學朋友的女孩不知為何生氣了。她踹了七渡同學的椅腳一腳,周遭的學生都被她嚇到了。
  她算是都市的辣妹嗎?總之是個俏麗又時髦,相當引人注目的人。和土裡土氣的我是相反的類型,看著她,我腦中不禁升起一股煩躁感。
  她到底是誰……?她直接喊七渡同學名字這點,讓我有些在意。
  「那、那個,該怎麼說呢,反正就是、就是那麼回事。」
  「我完全聽不懂。」
  被那個女生瞪著的七渡同學一臉驚慌。七渡同學的表情和動作沒什麼改變。理解到七渡同學還是那個七渡同學,我感到很開心。
  「總而言之,那個就是那樣,現在也就是這樣……具體來說就是妳聽到的那樣。」
  「你啊,每次做了虧心事的時候,就會像這樣想蒙混過去耶。你不說清楚,我怎麼會知道是什麼情況?」
  七渡同學被逼到無路可退,臉色看起來不太好。他那樣太可憐了,我實在看不下去。我不想讓七渡同學露出那種表情。
  「那、那個……七渡同學他很困擾。」
  「啥?」
  我鼓起勇氣,介入七渡同學和那個女生之間,那個女生惡狠狠地瞪著我。好可怕,但比起恐懼,七渡同學更重要!
  「翼,麗奈是我的朋友。地葉麗奈。」
  「嗯、嗯嗯……」
  七渡同學站到那個女生面前,向我說明他們的關係。
  看他們之間相處的距離感不像是戀人,不過似乎是朋友。七渡同學要是交了女朋友,我一定會大受打擊,只是朋友真是太好了。
  「……離七渡遠一點。」
  那個女生用七渡同學聽不見的音量對我悄悄說道。
  冰冷的話語令我背脊發涼,那句話不是在開玩笑,而是近似於警告的語氣。
  可是我反而比較希望那個人離七渡同學遠一點。
  我無法原諒令七渡同學感到困擾的人。

 


《無法放棄你的前未婚妻就不行嗎?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