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商試閱(右).jpg

 

各位讀者們情人節快樂

今天為大家獻上《最強奴隸商的烙印魔術與美少女的墮落1》試閱文

看看這美少女奴隸

讓小編都心動不已喔喔喔h45

希望她能療癒各位看倌的心

不僅養眼的插圖有看點

內容也是相當精采唷

祝大家有個美好的一天

 


 

  《第一章》堂堂公主淪為奴隸……這是在開什麼玩笑!

  
  慈悲為懷的《女神》消弭世上一切紛爭,距今已是數百年前的事情。如今分為七國的各個國家,都發展建構起各自的獨特文化。
  而在七國之中,《神國艾利恩斯》素以清廉潔白著稱於世,尤其是座落於宮殿周圍的都城,更是以其神聖優美的城市造型,贏得各國人士的憧憬羨慕。
  然而,即使是在如此高雅的都城之中,還是存在避人耳目的陰暗角落。在缺乏整治、僅能仰賴月光照明的昏暗巷弄中,此刻正上演著一場異常的追逐戰。
  「哈、哈……咦,咿呀!」
  奔馳於荒廢巷弄之間的,是一名身穿華美連身洋裝的高貴少女。每當她被小石頭絆住腳步時,那頭即使在黑暗之中也熠熠生輝的粉色金髮,都會像是金色的河流一般波光粼粼。
  少女的名字是「莉亞拉‧艾因斯巴哈‧菲爾諾托‧艾利恩斯」。
  在這個《神國艾利恩斯》裡,少女是被稱作《公主殿下》的存在。但是,有別於《公主殿下》給人的嬌弱印象,這個頭銜其實是用來指代各國首腦人物的美稱。
  其理由在於,往昔《女神》在消弭世上的一切紛爭後,留下了一批擁有究極之力的神器。而只有被選上的《公主殿下》,才有能力使用這些《女神聖具》。
  可是如此偉大的《公主殿下》,此刻卻在杳無人煙的暗巷之中,孤身一人地拚命逃跑。緊追在她後頭的,則是一群滿臉橫肉的惡漢,一看就知道不是善類。
  儘管貴為《神國艾利恩斯》的最高權力者,莉亞拉也還只是一名不曉世事的天真少女。她完全不明白自己為何會遭人追殺。
  雖然滿心困惑,但也只能繼續逃跑的莉亞拉,最後終於被逼到死巷中。
  「咦……這、這裡是死胡同?怎麼會這樣……」
  就在莉亞拉心急如焚時,那群惡漢已經擋在她身後,堵住了來時的道路。
  「嘿嘿嘿,妳可真會跑,不過看起來是到此為止了吧?」
  原本跟在身旁的護衛兵不知已在何時走散,莉亞拉沒有任何保護自己的方法。
  雖然莉亞拉能夠操縱《女神聖具》,但是威力驚人的神器平常都是封印在神殿之中,並沒有隨時攜帶在身上。
  即使被逼到走投無路,莉亞拉仍然一臉堅毅地瞪著那群惡漢說道:
  「還不退下,你們這群無禮之徒!你們難道不曉得我是什麼人嗎!?」
  儘管她的這番話說得大義凜然,但是那群下流庸俗的男子,反而愉快地流露出了醜陋的笑容。
  「這種事情我們哪知道啊~我們也只是受人之託而已……嘻嘻!」
  「妳要是不稍微抵抗一下,那就太沒勁了喔~?待會兒升天時,要叫得好聽一點喔~?」
  「喂喂喂,這小妞可是國色天香的大美人耶?反正委託人只在乎能不能抹滅這小妞的存在……我們就把她賣到別的國家去當奴隸如何?嘿嘿嘿……」
  莉亞拉的出眾美貌,甚至被譽為「神國的至寶」。儘管那群惡漢的下流視線,讓莉亞拉不禁感到反胃,但她還是強忍著毛骨悚然的感覺開口回應道:
  「唔,居然說出要賣人為奴這種話……你們這些人真的是最差勁的禽獸!」
  聽到莉亞拉極盡所能的責難之語,那群惡漢只是回以刺耳的笑聲。
  縱使是在冠上神明之名的這個國家,而且還是在都城的市區裡,人類的惡意似乎也沒有區別。
  在無人聞問的昏暗巷弄裡,究竟有沒有人能站出來阻止這場暴行呢?
  「好啦,難得遇上這種大美人,我們就在『工作』之餘,好好地快活一番吧……!」
  「住、住手!別再靠過來了……快、快來人啊……誰來救救我呀──!」
  「嘻哈哈哈!很好!就由老子來打頭陣──」
  啊啊,難道真的沒有人能挺身拯救這名無力的少女嗎?
  莉亞拉懷著祈求的心情,緊緊閉上了眼睛,就在這個瞬間──
  
  「──來來來,請各位小心後方~!」
  「噗哇!」
  
  向莉亞拉伸出手的無禮男子,突然被人從背後一腳踹倒,悶哼一聲跌了個狗吃屎。
  看著那名惡漢就此昏厥過去的樣子,其他男子固然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氣勢洶洶地質問這名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
  「你、你……你這小子!你你、你這是在搞什麼!?」
  「居然冷不防地朝別人的背上踹下去……只要是還有一點良心的傢伙,都幹不出這麼冷血的事情吧!」
  「你小子是活膩了嗎!?你是什麼東西!……喂!我在問你是什麼人啊!你是聾了還是啞了?趕緊給我回話啊!……喂,你倒是回個話啊,混蛋~!」
  雖然那群惡漢爭相破口大罵,卻被對方無視到有點可憐的程度。不僅如此,那名英雄救美的高個子男性,甚至連看都沒看他們,逕自走到莉亞拉身旁。
  方才毫不留情地踹倒惡漢的男子,此刻彷彿變了個人似的,以溫柔的視線凝視著莉亞拉。因為身高差距的關係,莉亞拉處於被對方俯視的狀態,但是她完全沒有受到壓迫的感覺。
  緊接著,男子朝著莉亞拉展顏一笑,一道低沉安穩的嗓音傳入她耳中。
  「小女孩,妳沒事吧?還真是千鈞一髮呢,妳沒有受傷吧?」
  從男子的聲音中,聽得出對方是打從心底擔心自己。面對湊上前來打量自己表情的男子,莉亞拉在極近距離下和他對上了視線,臉頰頓時發熱。
  男子有一張精悍的臉龐,而且隱隱有股溫文爾雅的非凡氣質。就算說他是「某國的王子」,人們大概也會毫不懷疑地相信這個說法。
  忍不住看得入迷的莉亞拉,連忙端正自己的姿勢,向那名男子做出回應:
  「啊,是、是的!呃,我沒有受傷。多虧您及時出手相救,我才能平安無事!」
  「喂喂喂,真的沒事嗎?我看妳應該狂奔了好一會兒吧?難得的漂亮連身洋裝,全都沾滿塵土了呢。居然把妳這樣的大小姐逼成這副德性,這群下三濫實在不配稱為男子漢啊。」
  「沒、沒事的,連身洋裝這種東西,就算弄髒了也無所謂……話說回來,那個,哎,我既不是小女孩,也不是大小姐喔。我是──」
  說到這裡,莉亞拉先是做了個深呼吸,旋即禮數周到地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莉亞拉──我的名字是莉亞拉。」
  「莉亞拉?嗯,莉亞拉、莉亞拉、莉亞拉啊。」
  「是的……那、那個,您這樣連喊我的名字,是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莉亞拉納悶不解地歪著頭,那名男子聞言立刻做出回應:
  「嗯,也不是啦,我只是覺得這是個可愛又符合妳本人形象的好名字。」
  「咦!?說、說我可愛什麼的,也太抬舉我了……啊,先不說這個,您的大名是?」
  莉亞拉相當客氣地問道。男子則是自信滿滿地挺起胸膛,大聲地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克羅諾斯。克羅諾斯‧埃爾羅德。妳直接叫我克羅諾斯就可以了,小莉亞拉。」
  「克羅諾斯……好的,我明白了,我就直接用克羅諾斯稱呼你。不過,你在叫我的時候,也不需要加上『小』字。請你直接叫我……莉亞拉就好了!」
  看著克羅諾斯那張討人喜歡的笑容,莉亞拉自然地跟著放鬆下來。
  聽到莉亞拉的回覆,克羅諾斯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這樣子啊?嗯~莉亞拉妳不僅外表可愛,就連說的話也一樣很可愛呢。」
  「咦、欸!?我、我一點都不可愛啦!真、真是的,請你不要一直這樣逗我啦……我、我會覺得很害羞的……」
  「哈哈哈,只是因為聽到實話就覺得害羞,這也是妳可愛的地方呢──」
  面對莉亞拉有些不知所措的抗議反應,克羅諾斯更是不肯停止捉弄她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怒火中燒的嘶吼聲,從另一個方向傳了過來。
  「喂!臭小子……喂!你這混蛋!你到底明不明白現在是什麼狀況!?」
  「你這該死的蠢貨!不許你無視我們,自顧自地在那裡打情罵俏!」
  「居然敢破壞別人的好事……看我還不宰了你這臭小子!」
  面對滿口穢語汙言的那群男子,莉亞拉不由自主地尖叫一聲,整個人都瑟縮起來。克羅諾斯則是眉毛微微一挑,把眼睛轉向那群不停叫囂的惡漢。
  他打算怎麼辦呢?──莉亞拉不禁感到擔心,克羅諾斯則是緩緩開口說道:
  「別人?這裡所說的『別人』,該不會是指你們這些傢伙吧?」
  和面對莉亞拉時截然不同,克羅諾斯的嗓音宛如來自地底一般低沉。
  莉亞拉登時感到不知所措,那群惡漢則是不知死活地頂撞道:
  「!?什、什麼!?你這混蛋是什麼意思?明明直到剛才為止都無視我們的存在,現在突然蹦出這麼一句是──」
  「別說笑話了。至少在我的眼裡,根本沒有看到人類存在。你們不過是蟲子罷了。你們這群無用無能的臭蟲,只會追在天真可愛的蝴蝶後頭,沒有資格自稱為人類。」
  「什麼?你、你說我們是臭蟲……?」
  不留情面的惡毒話語,從克羅諾斯的口中流洩而出。連珠砲般的嘲諷謾罵,讓突然被罵得狗血淋頭的那群惡漢,似乎也一時反應不過來,沒有馬上顯露出憤怒的情緒。
  原本像是紳士的王子大人,居然瞬間變了一個人似的,莉亞拉也不禁傻在原地,但是克羅諾斯的嘴巴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嗯,沒錯,你們就是非人的臭蟲;無能又愚蠢的窩囊下三濫;光是存在就會汙染空氣的垃圾渣滓。只要看到你們這群傢伙,就會破壞別人的心情。你們要是選擇立刻消失,就勉強還對世界有點貢獻。好啦,快滾蛋吧。怎麼啦?還愣在那裡做什麼?趕快給我滾。」
  「唔、咿、啊……混……唔、咕……!」
  「哎呀?終於連人話都忘記怎麼說了嗎?這可真是愈來愈不像人類了吶,謹致上我的哀悼之意。你們要是還有那麼一點羞愧之心,就懊悔著自己嚇壞女孩子的罪過,靜靜地消失吧。」
  「唔、咕……~~!!」
  正如克羅諾斯所言,那群男子真的完全說不出話,因憤怒而全身顫抖不已。
  儘管並不是要代替那群男子發聲,但是一臉擔心的莉亞拉,在這個時候怯生生地說道:
  「克、克羅諾斯?雖然由我來說這種話有點奇怪……可是他們這樣有點可憐……」
  「嗯?喂喂喂,莉亞拉,就連這樣的臭蟲,妳也關心他們的感受嗎?唉,真是受不了妳呢,我說啊──妳的心地未免太善良了吧?妳是天使嗎?妳這樣子只會寵壞他們啊。」
  「話說回來,你的態度轉變未免也太激烈了吧!?就算這些人都是……壞蛋?我覺得把他們說成這樣還是有點不太好。」
  「喂喂喂,妳要是誤會了什麼,我可是會很傷腦筋的喔!我可不會因為對方是好人還是壞人而有差別對待。簡單來說,只要對方是男人,不管他是什麼樣的傢伙,我基本上都是用這種態度應對。」
  「這、這樣子問題更大吧~!?」
  只見莉亞拉的頭上彷彿冒出了「震驚不已」四個大字,克羅諾斯則是莫名驕傲地挺起胸膛。儘管克羅諾斯對待那群惡漢的態度確實相當隨便,但這或許是因為他天生就是喜歡惡作劇的人,又或者是想要藉此讓莉亞拉的情緒平靜下來。
  就在兩人竊竊私語的期間,氣到渾身發抖的那群惡漢,似乎也終於感到忍無可忍了。
  「你、你就算求饒也沒有用了……看老子怎麼宰了你這個──」
  「唔噢噢噢──!!」
  「!?喂、喂!你怎麼衝出去了!?」
  突然飛奔向前的,是剛才那名被克羅諾斯踹倒的男子,就連他的夥伴也沒料到他會這麼衝上前。儘管如此,克羅諾斯仍然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氣定神閒地做出了應對。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哎呀呀──咦?怎麼不是衝著我過來啊?嘖!」
  「咦……咿、咿呀!?」
  男子筆直衝向的人是莉亞拉,而不是作為罪魁禍首的克羅諾斯。
  只見他手中揮舞的凶器,就要招呼到被嚇得寒毛直豎的莉亞拉身上。克羅諾斯間不容髮地擋在兩人之間,右手握住插在腰間的劍柄說道:
  「哼,居然對女孩子刀劍相向,簡直是比螻蟻還不如的渣滓。」
  「唔噢噢噢──!!」
  「※在你被馬踢死之前──先由我來把你一劍送上西天吧!」(譯註:日本著名俗語:「妨礙他人戀愛者會被馬踢死」。)
  「咦!?咕噢……唔!」
  克羅諾斯拔劍出鞘,順勢使出一記橫砍,凌厲絕倫地劈開了那名惡漢的側腹,但是──
  「可、惡、呀啊啊啊!」
  「!嘖!有夠死纏爛打的──莉亞拉!」
  「咿呀……咦!?」
  克羅諾斯反手一劍,擋開了那名惡漢疾刺而來的長劍。可是對方最後奮不顧身地撲過來,克羅諾斯只能挺身擋在莉亞拉身前保護她。
  背部遭到撞擊的克羅諾斯,就這樣向前摔倒。
  「咕、唔、噢噢!?呣、嗯嗯?」
  「咿呀!……啊,克羅諾斯!?你、你還好吧……沒、沒事吧?」
  「………………」
  儘管莉亞拉頻頻詢問,克羅諾斯卻沒有任何回應。不,或許該說是「無法回應」才對。
  因為朝莉亞拉倒下的克羅諾斯……
  
  ──整張臉都埋進了她的胸前山谷之中──!
  
  「克羅諾斯……你該不會是無法呼吸了吧!?這、這下不好了,得趕快把你的臉弄出來才行!」
  雖然莉亞拉本人也感到相當難為情,但她對某件事情很有自覺。那就是以十六歲的年齡來說,自己的胸部發育得有點過頭。
  而克羅諾斯把整張臉埋進自己胸前山谷的狀況,也讓莉亞拉有股酥麻難耐的感覺。儘管如此,她還是更加擔心保護自己的克羅諾斯的安危。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從她的胸口響起。
  「──唔!剛才的那記攻擊,好像讓我的身體動不了了。不好意思,莉亞拉,再讓我保持這個姿勢一會兒!嗯嗯~拜託妳了!」
  「咦!?克羅諾斯,你果然是有哪裡受傷了嗎!?請你振作一點……如、如果有什麼是我能幫上忙的,還請你儘管開口跟我說!」
  「沒什麼啦,只要保持這個姿勢,我很快就會沒事了。噢噢~傷口正在逐漸復原喔~為了進一步提升恢復力,我得活動一下臉部才行~嘿咻~我磨我磨我磨磨磨~」
  「咦……啊!?克、克羅諾斯,你臉動來動去的,會讓我覺得……咿呀!」
  克羅諾斯上下左右地扭動起腦袋,磨蹭著從連身洋裝的縫隙露出來的胸口肌膚。莉亞拉身為《公主殿下》,自然從未受過如此不敬的對待。儘管整張臉漲得通紅,但她還是忍耐了下來。
  克羅諾斯肯定是痛到忍不住來回翻滾吧──就在莉亞拉如此尋思時……
  「呼~這樣蹭來蹭去真的是太爽了。嗯~不僅柔軟還滑膩,就連彈力也是一等一的水準。嗯嗯,太完美了。這真的是──至高無上的美乳呢,嗯~」
  「咦?……咿、咿呀!你其實完全沒事吧!?克羅諾斯,你也真是的,不可以做這種色色的事情啦!我……再也不相信你了啦!」
  莉亞拉連忙把克羅諾斯推開,語帶斥責地說道。克羅諾斯忍俊不禁地回覆:
  「哈哈哈,真是太可惜了呢。明明是一對完美無缺的胸部──啊。」
  「克、克羅諾斯?我不是才剛跟你說過,不可以一直這樣盯著別人的胸部……咦,這個是?」
  順著克羅諾斯的視線望去,莉亞拉也察覺到了「那樣東西」。直到剛才為止都還埋著克羅諾斯臉孔的胸口──浮現出了一道神秘的「紋樣」。
  「咦?咦?這、這是什麼啊?如果說是剛才的碰撞產生的瘀青,紋路也未免太過明顯了吧?簡直像是……某種『紋章』?這、這到底是什麼呢?」

 


《最強奴隸商的烙印魔術與美少女的墮落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