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銷試閱(右).jpg

本週三天的上班上學日終於來到最後一天

小編今天特別雀躍呢

明天就是雙十連假

感想只有讚讚讚cat01

因此本週五的試閱文提早至今天發布

今天要來看《被吊銷冒險者執照的大叔,與愛女一起歌頌悠閒人生1》

被吊銷執照的冒險者

與被詛咒的少女相遇後

因此找到了人生新的意義!?

哪裡可以撿到一個這麼可愛的小蘿莉

請告訴小編我吧~~~~~

往下拉是試閱文


 

 一話 大叔,被吊銷冒險者執照
  
  「你的冒險者執照被吊銷了喵。」
  公會的簡易櫃檯上,提供指引服務的貓妖精直白地說道。
  原本想跟往常一樣承接任務的我,錯愕地張大了嘴巴。
  「……妳說什麼?」
  「這張卡片已經失效了喵,麻煩你在二十日內到一般櫃檯聽取退還手續說明喵──」
  「我的執照被吊銷了……」
  從我口中發出了尖銳而令人難堪的聲音。我想相信這一切只是因為公會出了某種疏失。
  「給我等一下,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探身越過櫃檯,結果腰部啪嘰一聲,發出不妙的聲音。
  「嗚呃!」
  我二十年來太過操勞這副身體,如今各個部位都出現了病痛,尤其腰部與肩膀的痠痛更是惱人。
  我一邊難為情地揉著腰,一邊收下被退回的執照卡。然後,用穿了很久的破舊襯衫袖子擦了擦卡片後,再次遞向貓妖精。
  「麻煩你再幫我確認一次。」
  貓妖精回應了我的請求。然而,我得到的卻是悲傷的答案。
  「你的冒險者執照被吊銷了喵。這張卡片已經失效了喵。」
  冷汗從我的背部滑落。
  「怎麼會……」
  執照被吊銷的話,就完全無法承接任務了。這樣事情就嚴重了。
  最近我的狀況確實很糟糕,常常無法完成執行的任務。
  即使如此,我還是一直以為目前還有勉強挽回的餘地,結果是我把事情想得太樂觀了嗎?
  我的肩膀一垮,頭也沮喪地垂下。我所恐懼的最糟情況發生了。
  當我想抱頭蹲下的時候──
  從我身後經過的一支隊伍,傳來了「喂,那個大叔好像被吊銷執照了耶!」「噗哧……真可憐」之類的嘲笑聲。
  丟臉至極的感覺,讓我的臉轟地熱了起來。
  總之,必須先去服務台才行。
  我縮起魁梧的身軀,移動到有職員服務的窗口。
  我站在最角落的空櫃檯前,然而卻一直沒有獲得任何人的注意。櫃檯另一頭的職員們都忙碌地走來走去。
  「咳、咳咳!」
  儘管我稍微萌生退縮之意,但還是咳了幾聲彰顯存在感。
  結果他們還是沒發現我。真傷腦筋。
  「咳、咳嗯……!!」
  我又稍微用力咳了幾下,完全成了標準的大叔式假咳。
  不過,終於有幾個人往這邊看過來了。一個認識的年輕男職員朝窗口走過來。
  「達克拉斯先生,哈哈,你好。」
  男職員叫完我的名字後,露出有些尷尬的討好笑容。
  見狀,我便明瞭了。看來公會裡的人們已經知道我被吊銷執照的事了。即使如此,我還是硬擠出笑容回應,佯裝平靜。
  因為心情會低落到讓人擔憂的地步,所以我想裝作自己完全不為所動。
  「抱歉在你正忙的時候打擾你。是這樣的,我有些關於執照的事想麻煩你……」
  「你是想辦理繳回執照卡的手續對吧?沒問題!」
  「不,不是繳回……我是想麻煩你幫我恢復被吊銷的執照。」
  「咦,你說恢復嗎?」
  男職員皺起眉頭,露出十分困擾的表情。
  「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道歉的同時,我為自己感到羞愧。
  話雖如此,我還是無法徹底死心。
  畢竟這件事關係到生活,現在不是愛面子的時候。
  「總之,只暫時恢復今天一天也好。這麼一來,我就能立刻完成C級任務,賺到公會點數了。能不能拜託你設法通融一下呢?」
  C級任務的難度,適合等級大約35級左右的冒險者。
  這個世界的冒險者平均等級剛好是30級,因此只要比一般冒險者再強一點,就能百分之百完成任務。
  附帶一提,我的等級是68。如果只以等級來看,不可能完成不了C級任務。
  然而,我今年已經是個三十七歳的大叔了。
  或許是因為年輕時太亂來了,過了三十五歳以後,我的身體各部位就開始頻頻出問題。其中最顯著的就是體能衰退,其他還有眼睛疲勞、偏頭痛、腰痛、肩膀痠痛,以及慢性倦怠感。
  而且從一年前開始,我就受某種奇怪症狀所苦。
  不知從何時起,每次只要一使用技能,我的HP最大值就會減少。
  而減少的最大HP並不會復原。
  當我意識到這個症狀而整個人不停顫抖時,當時的夥伴連忙帶我去找萬能藥師。
  但藥師給出的診斷很殘酷。
  『你的身體似乎已經承受不了使用技能了。這種症狀雖然罕見,不過目前為止我已經看過好幾名患者了,遺憾的是沒有半個人痊癒。如果你繼續使用技能導致HP歸零的話,就會喪命了吧。』
  是要辭去冒險者工作?或者耗損生命繼續走在這條道路上?
  滿心絕望的我,在那個晚上將自己泡在酒海裡,狠狠地爛醉一場,最後一邊吐一邊哭。
  隔天早上,我帶著爽朗的心情告訴隊伍成員們:
  「我決定繼續當冒險者,直到HP變成零為止。未來還請大家再以夥伴的身分關照我一段時間了。」
  因為,我只懂得這種生存方法。要我現在捨棄一切,我辦不到。
  在那之後,時光飛逝──一年後的現在,我的HP僅剩2500,和等級是個位數的新手冒險者沒兩樣。
  正常來說,一個等級68級的冒險者,HP不會低於50000……
  「唔……C級任務嗎?達克拉斯先生,我記得你已經連續三次任務失敗了吧?因此公會目前無法再將C級委託給你了。」
  「啊啊,我明白你們也很為難。」
  每間不同的冒險者公會之間,有著所謂的綜合公會點數。依照規定,冒險者只要完成在該公會承接的任務,冒險者本人與該公會都能得到公會點數;反之,任務失敗的話則會扣除公會點數。
  冒險者可以透過公會點數,得到各式各樣的好處。最重要的是,倘若名下沒有保持一定的公會點數,將無法繼續持有冒險者執照。
  但對於究竟必須擁有幾點以上的點數,公會並沒有公布一個明確的數字。由於公會一直是以名下擁有的綜合點數加上任務完成數、公會貢獻度、當事人等級來做判斷,因此,直到這次被吊銷執照以前,我都沒察覺自己已經處於將被吊銷執照的危機中。
  公會點數愈高得到的好處愈多,這一點對公會來說也相同。
  只要綜合點數高,公會總部給予的補助金就會增加;反過來說,如果擁有的點數太低,公會長就會遭到貶謫,最壞的結果甚至可能廢除該公會。
  所以說,我的任務失敗次數愈多,就愈給公會造成麻煩。
  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他們。
  以前我在這家公會曾是點數排行榜的榜首,沒想到竟然淪落到這番境地,我自己也為此感到羞恥。
  可是,這一次和平時不同,我已經做好萬全準備了。
  「你看這個。」
  我讓男職員看我揹著的後背包。
  滿滿鼓起的後背包裡面,裝滿了我狠下心花錢買回來囤積的回復藥。
  液狀回復藥裝在瓶子裡頭,光一罐就相當重。
  這重量對我僵硬的肩膀造成相當大的負擔。將這些藥瓶帶到這裡來很費力氣,坦白講快累死我了。
  「啊──……數量真驚人……」
  「對吧?只要有這些藥,我肯定能完成這次的任務!」
  我握緊拳頭激動地說。
  任務連續失敗了三次,就連我自己也感到焦慮,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
  而現在還要加上執照被吊銷的問題。最重要的是,賺不到報酬的話,我的生活會變得很困苦。
  畢竟我的手頭一直都非常緊。
  「從道具數量上,確實可以感受到你相當有幹勁。不過我對於你揹著那麼多東西是否有辦法進行戰鬥這點有所存疑……這樣不是更容易被打中嗎?」
  「應、應該是吧。瞬間爆發力的確會降低沒錯,但是我是強化魔術師,比起移動身體閃避,我的戰鬥方式是用魔法防禦抵擋攻擊。」
  「可是,達克拉斯先生現在的最大HP非常低,應該很吃力吧?如果找其他人組隊,隊伍裡有人負責治療的話也就罷了,可是你從一個月前開始就一直獨自出任務。你應該明白,在這種狀態下挑戰C級是有勇無謀的行為吧?」
  「可、可是!這次我的心情完全不一樣,我覺得我能成功的。」
  「哈哈,真是受不了你耶。」
  男職員毫不掩飾地嘆了口氣。
  他雖然很有耐心地跟我對談,但心裡應該開始不耐煩了吧。
  我感到無地自容。
  「達克拉斯先生,我雖然不想這麼說,可是如今的你,並不符合我們公會的等級。坦白說,過去這一年裡,你一直在增加我們的負擔。」
  「……」
  不符等級的累贅。
  正因為我自己也明白這一點,所以才會因他的話而大受打擊。
  「再說,雖然你一直只接C級任務,但我想其實你連D級都很難完成。即使你等級高,但HP僅有2500的話,只要被打中一下就會性命垂危了吧。你還不如去森林裡採集蜂蜜──」
  「別再說了。」
  一個身材矮小但舉止優雅的男人從裡面走出來,輕輕拍了拍男職員的肩膀。男職員倒抽一口氣後閉上了嘴巴。
  和我同年紀的那個矮小男人是這間公會的公會長。
  我與公會長已經認識了十年以上,從他還是普通職員時,我們就很熟了。
  看到公會長出現,我鬆了一口氣。
  他的話,應該能理解我的想法。
  「太好了,公會長,拜託請再讓我承接一次任――……」
  我之所以沒有繼續講下去,是因為看到對方沉著臉後,察覺到一件事情。
  他並不是為了幫助我才出現的。他是為了代替剛才的年輕男職員勸退我,才親自上陣的。
  「達克拉斯,我明白你的心情。可是,一切就到此為止吧。你也不喜歡把事情鬧大吧?」
  說完,公會長看向四周。
  「啊……」
  被這麼一說後,我終於冷靜了下來。我在對方的示意下環視周遭,發現導引站內的其他冒險者們,都一臉興致勃勃地聽著我們的對話。
  「怎麼了?那個大叔是在抱怨嗎?」
  「聽說他連完成D級任務都很勉強。」
  我完全變成找人麻煩的壞人了。
  「抱、抱歉,我一時太過驚慌失去理智,讓人見笑了。」
  我用乾澀的喉嚨擠出道歉的話語。
  雖然道了歉,但氣氛卻依舊尷尬。
  「我們公會也很感謝達克拉斯。我們並沒有忘記你年輕時的貢獻,正因為如此,才不想見到你白白送死。希望你能體諒我們。」
  「……你說的對。」
  從十五歲時離開故鄉,至今已經過了二十二年,我一直全心投入於冒険中。
  我沒有其他才能,人生全奉獻給了這個行業。
  然而,不管我再如何執著,都無法繼續留在這個地方了。
  這座城市叫巴爾札克,由於擁有難以攻克的迷宮,因而聚集了眾多冒險者,相當熱鬧。
  而我過去曾在這樣的大都市公會中,當上排行榜榜首。
  那時的我算是頗有名氣的強化魔術師。老實說直到半年前為止,我都還是勇者小隊的成員。但這一切都已經是過去的榮耀了。
  「……」
  承認吧,現在是引退的時候了。
  「抱歉,給你添了許多麻煩。」
  我低頭鞠躬後轉過身――
  「等一下,達克拉斯。」
  聽到公會長叫我的名字,我可恥地又產生了一絲期待。
  說不定他要挽留我?
  然而,傳入我耳中的卻是無情的話語。
  「抱歉,既然執照被吊銷,按規定必須歸還租借的武器。」
  「啊、啊啊,也對。」
  我現在使用的,是從公會借來的出租武器。
  以前我自己擁有相當不錯的專屬武器,但因為生活窮困就將它轉手了。
  我到櫃檯旁邊的武具出租店辦理歸還手續。
  留在我手邊的,只剩一把廉價小刀。
  想和往常一樣握住握柄的手只捏到一團空氣。
  心底湧出一股束手無策的孤寂感,我用指尖用力壓住發熱的眼眶。
  
  
  「唉……」
  走出公會後,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沉重的雙腳表示它不想離開這裡。
  ……不,不可以。我差不多該正視現實,轉換想法了。
  「我想想,首先先回家為離開做準備吧。」
  我特地用開朗的聲音說話,為自己加油打氣。
  我沒什麼貴重行李,而且現在還是上午,只要加快速度,應該就能在中午前離開城裡。事到如今,繼續拖拖拉拉地滯留在這裡也沒用。
  我租的房間是由公會經營、給單人冒險者用的宿舍。現在我已經失去住在那個房間的資格了。不管如何,我都必須趕緊搬離才行。
  由於這座城市是大都市,所以房租與物價都很高。失去執照的我,很難在這裡生活。
  回宿舍吧……
  我重新揹好重重地壓在肩膀上的後背包,往前邁步。就在這時候──
  我發現一群熟悉的面孔,正從通往迷宮的大馬路上往這個方向走過來。
  「那些人是……」
    半年前開除我的勇者小隊。
  他們說要暫時停留在迷宮裡提升等級,現在是回來補充道具的嗎……?
  比我年輕了將近二十歲的他們,成長得很快。
  當初大家一起旅行的時候,我便常常在這方面感到震驚。
  一股懷念感突然湧上心頭。離開城裡後,我與他們日後應該不會再見到面了吧。
  雖說與他們碰面多少會感到尷尬,但既然巧遇了,我還是舉起一隻手示意。
  「嗨,好久不見了。」
  「達克拉斯大叔……」
  勇者亞倫用僵硬的表情,低聲輕喚我的名字。在他隔壁的賢者艾德蒙以及先鋒達利歐則一臉尷尬地與我對視。
  唯有萬綠叢中一點紅的魔法師范妮朝我露出微笑。
  「好久不見了,達克拉斯先生。真巧,我們竟然能在城裡不期而遇!」
  當我正準備回應的時候,艾德蒙像要保護范妮似的站到她身前。
  「這不是巧遇,你埋伏在這裡等著我們吧。」
  「咦……?」
  「達克拉斯先生,不管你拜託多少次,我們的答案都一樣。我們無法讓你回到隊伍裡來。你也差不多該死心放棄了吧?真是傷腦筋……希望你能體諒一下被你糾纏不休的我們有多困擾。」
  「啊啊,不是,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發現對方誤解後,我慌張地搖頭。
  『糾纏不休』嗎……
  我記得自己在被開除之後,曾經立刻帶著一盒點心去拜託對方,詢問「能不能再考慮一下?」,但也僅有那麼一次而已。
  對方之所以會有那樣的想法,大概是我當時的態度相當戀戀不捨吧。
  我剛剛或許不該跟他們打招呼的。
  心中這麼想著,我盡力擠出爽朗的笑容。
  「我決定今天要離開這座城市,結果就恰好看到你們出現,想說最後來跟你們打聲招呼。」
  「你要離開城裡?」
  艾德蒙斜眼掃視我全身。
  結果,他嫌棄的表情突然和緩下來,還露出淡淡的笑容。
  但不知為何,我反而覺得艾德蒙比剛才更加疏遠了。
  他的微笑散發出一絲冷意。
  「對一個冒險者來說,我覺得很難再找到第二個像這裡一樣棒的城市了。你是遇上了什麼重大事情嗎?」
  「算、算是吧……」
  「這樣啊。話說回來,怎麼沒看到你的武器?」
  「我的武器,呃──」
  「啊啊,不好意思,我似乎問了一個讓你很難回答的問題呢。」
  艾德蒙摀著嘴竊笑。
  「噗哧……哈哈!艾德蒙你明明就知道,說這種話也太過分了,不要這樣欺負大叔啦。吶,大叔,你的執照被吊銷了吧?」
  先鋒達利歐用若無其事的語氣詢問我。
  艾德蒙似乎再也忍耐不住,捧腹笑了出來,范妮則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至於亞倫,依舊一臉尷尬地看著其他地方。
  我也只能苦笑以對。
  「既然不能當冒險者了,你現在在做什麼?」
  「請看那個大包包,回復藥的藥瓶都滿出來了。」
  達利歐與艾德蒙兩個人繼續一搭一唱。年輕人講話的速度很快。
  我只能維持僵硬的客套笑容,默默聽著他們的對話。
  我現在才記起來,以前待在隊伍裡的時候,我們也大多是這種相處模式。
  「嗚哇!真的假的!你該不會跑去當賣回復藥的商人了吧!?大叔,你也太落魄了吧──!」
  「啊,對了,你們要用回復藥嗎?我買太多了,你們要的話,分一些給你們……」
  我終於找到話回應了。
  然而,我一加入對話後,達利歐與艾德蒙就一臉冷淡地嘆氣。
  「不了不了,以我們的HP,回復藥根本不夠看。」
  「對我們而言,那種東西等同垃圾。」
  「啊啊,這麼說也對……」
  「達克拉斯先生的HP後來又繼續降低了嗎?」
  「哈哈!繼續降低的話,大叔你會死翹翹吧――」
  「喂,說夠了吧!」
  驀地,亞倫大喊出聲。
  在場所有人都嚇得倒抽了一口氣。我的肩膀也抖了一下。
  身為勇者的亞倫個性格外沉穩,是一名屬於不太會表露情緒的類型的青年。
  他會這麼粗魯地說話相當罕見。難道說他這是在袒護我嗎?
    亞倫的關心,深深打動了我那顆冰冷到極點的心。
  「這種沒意義的對話你們打算講多久。達克拉斯大叔,抱歉,我們在趕時間。」
  「啊,是嗎?也對。抱歉,害你們呆站著陪我聊天。我到下一個地方後也會祝福你們能有出色表現的。」
  亞倫微微抬手示意後從我身邊走過去。他的隊友們也跟著走掉。
  我目送亞倫他們的身影漸行漸遠。
  然而,他們卻沒有回頭看我。

 


《被吊銷冒險者執照的大叔,與愛女一起歌頌悠閒人生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