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微比我年長(右).jpg

星期五來啦~沒錯,歡迎回來我們的試閱時間1396504317-3238360442.gif

今天奉上 《雖然稍微比我年長一點,但可以當我女友嗎?1~愛上27歲的JK~》 的新書試閱

老少配這個主題雖然很常見

不過你有看過這麼可愛的輕熟女嗎?

不論是長相性格身材

全都毫無破綻啊啊啊

那身材的殺傷力可媲美軍用武器啦

小編個人最喜歡的一點是女主角喜也喜歡打電動這個設定

根本是超級超級大加分

一起在家打電動什麼的

根本是滿分的約會呀th_091_-3

還有還有身為男主角的桃田

雖然知道是他對女主角織原說的話(這邊就不劇透啦)

小編居然不禁對桃田稍稍心動了!?

好啦就不繼續爆雷大家

本書以兩人視角交互寫作

十分有趣也更能滲透劇情唷

本書特典有小冊子PP書衣

上頭有著各種樣貌的織原

別錯過囉

請大家細細品味試閱文章cat03


 

  古今中外,公主們往往容易一見鍾情。
  無論灰姑娘、白雪公主、人魚公主、拇指姑娘、睡美人,甚至茱麗葉,知名的公主們大多一見面就墜入情網。
  公主一下子被對方擄獲芳心,迷得神魂顛倒,自以為「這就是命運的邂逅!」,跳過交往階段直接接受對方的求婚。這算什麼啊,結果就只看對方的臉嗎?還是王子這個身分?有錢有勢的大帥哥難道最厲害嗎?
  不光是公主。
  王子也差不多。
  只看外表就被迷得神魂顛倒,一股腦地心想「喔,多麼美麗的女孩,就娶她為妻吧」,跳過交往階段直接接受對方的求婚。其中更有只看睡臉就墜入情網的狂人。受不了,女人終究也是靠長相吃飯嗎?年輕貌美就是女人的一切嗎?
  總之,這些故事全都是閃婚。雙方迅速達陣後,故事以一句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作結。即便是悲劇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也同樣進展飛快,整個故事的過程不過才花了兩個多星期的時間。
  現代的後宮愛情喜劇也是一樣,有些作品也被質疑『搞不懂女主角為何會愛上主角』,不過就我個人的觀點來看,古典文學反而更值得吐嘈。
  真令人費解。
  為什麼這些王子公主會愛上對方啊?
  少用「一見鍾情」這種取巧的藉口一語帶過。
  之類的。
  唉。
  在認識她之前,我確實沉醉於指謫帶來的扭曲快感之中。
  如今──在我實際體驗過「一見鍾情」後,想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徹底悔改了。一見鍾情的確存在。如今我能體會古今中外王子公主們的心情。英國推理作家似乎曾這樣說過:「一見鍾情以外的都不算愛情。」雖然這句名言看似不近情理,但我也稍有所感了。
  那天的那個瞬間,我一見鍾情了。
  不。
  或許──是我在潛意識裡想要這麼認為吧。
  因為喜歡上她,我才希望那是一見鍾情。因為愛上了她,我才深信最初的邂逅是特別的。這是命中註定,兩人之間的一切都是神聖無比──我不否認自己有可能過度妄想了。
  或許這正是一見鍾情的真面目也不一定。
  說穿了就是浪漫情懷造成的自我洗腦。
  其實不是在第一眼就愛上對方,而是喜歡上對方後才重塑記憶,一廂情願地認為『現在回想起來,第一次見面時就有種命中註定的感覺』。這類事後諸葛的牽強附會,說不定就是人們口中的「一見鍾情」。
  總之。
  唉。
  掩飾害羞的開場白就到此為止,準備進入正題吧。
  先從我們的相遇說起。
  現在回想起來──等到真相大白後再回憶當初,那真的是一場宛如童話故事般奇妙荒誕,滑稽可笑的邂逅。

  
  「……唉。」
  星期一早上。在不習慣的擁擠電車中,我輕輕嘆了口氣。
  現在正值上學通勤的尖峰時刻。我上車的那站別說找到位子坐了,連抓住吊環都辦不到。唉,只為了抓不到吊環就抱怨連連,或許會被首都圈的居民們恥笑也不一定,不過對於住在東北地方都市的我而言,電車就是要坐著搭的交通工具。
  平常我總是早搭兩班車,坐在座椅上優雅地享受上學時光。星期一我還會固定去站前的超商買少年Jump帶上車看,早早抵達教室後再悠哉地重看一次,連書末留言和下週預告都不放過。
  可惜受賴床這個單純的要因影響,今天沒能堅持住往常的習慣。
  唔,早知道我就別看漫畫,早點上床睡覺了。為什麼最近的漫畫App都在半夜12點準時更新呢?儘管理智上明白最好等起床後再看,最後卻還是忍不住熬夜了。
  為了半夜12點更新的漫畫App而熬夜,導致早上賴床睡過頭,沒能看到少年Jump而心情鬱悶低落──這就是我,桃田薰,高中一年級生的五月日常片段。
  當擁擠的電車和錯過漫畫周刊的失落感不斷消磨我的精神時,電車停靠到了其中一站。
  車門開啟後又湧入更多乘客,將我一再擠入車廂深處。我好不容易才在對側車門附近確保了自己的空間。
  就在這個時候──
  ──一位女高中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
  我滿心只想著「真漂亮」和「真可愛」。
  身穿深藍色制服外套的她,一直看著車窗外的景象。
  她有著雪白的肌膚,端正的五官。雖然臉龐仍保有幾分稚氣,纖長的睫毛與薄唇卻顯得女人味十足。一頭柔亮的黑色長髮帶出清純的氣質,而稍微捲過的髮尾,十分符合時下女高中生的時尚。
  即使身在充滿獨特熱氣的擁擠電車中,我卻有種惟獨她散發著清爽而幽淡的微光的錯覺。
  「……」
  我猛然回過神來,連忙將視線轉向車外的景象。糟糕,看太久了。
  不過她就是那樣美麗可愛,令人不禁看得入神。
  而且……好大。
  制服外套內撐起薄襯衫的雙峰,具有使男人一見便能痴狂的魔力。該說豐滿還是巨碩呢?如此駭人又美妙的豐胸,讓人忍不住想控訴其存在本身就是一種性犯罪。百褶裙底下的雙腿套著黑色的長筒襪,穠纖合度的比例十分完美──
  不對。
  我幹嘛老是注意性感的部分啊,一大清早的也未免太想入非非了吧。
  可是……好奇怪啊。
  沒記錯的話,那件外套應該是桐凜女學院的制服,也就是這一帶以只有貴族千金才能就讀而相當知名的私立高中。可是這班車卻是開往遠離桐女的方向。且除了她以外,車上也不見其他穿著桐女制服的學生。如果是搭錯車的話,那也早該在哪裡下車了……難道是忘了帶什麼東西嗎?
  我心生一股奇妙的異樣感,不由得再度朝她望去。沒錯,是因為情況不大對勁,絕對不是受性慾的驅使。我壓根兒沒想過能有幸目睹豐碩的果實隨列車行進而搖曳的模樣。
  我稍微將視線掃向旁邊時──
  忽然發現她一臉蒼白。
  直覺告訴我她並非身體不適。因為她那端正的臉龐因恐懼而顯得十分僵硬。緊繃的嘴唇微微顫抖,垂落體側的雙手把百褶裙都抓皺了。
  我馬上就發現了原因。
  「──!?」
  是痴漢。
  我親眼目睹了痴漢的犯罪現場。
  混在人群中的手熟稔地撫摸著女高中生的臀部。
  那隻手來自站在她背後的男人。男人戴著眼鏡,穿著像是上班族,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實在不像是會涉入性犯罪的人。可是他的手部動作毫不遲疑,另一隻手還若無其事地假裝在滑手機。
  感覺好像是慣犯。
  喂喂喂,真的假的……
  一大清早的在搞什麼鬼啊。
  啊,不,其實早上痴漢意外地多嗎?
  看到卑劣的魔手迫害無力抵抗的美少女,我心底頓時湧現出了義憤填膺的情感,可因為是第一次碰到這種異常狀況,我的腦袋一時之間陷入了混亂。
  該、該怎麼辦呢……?
  既然都看見了,我當然無法置之不理,更不能對她見死不救。我想幫助她,可是該怎麼做才好……把場面搞得太難看的話,對她可能也沒有好處。為了舉證犯人的罪行,最好還是冷靜地拍下證據照片嗎?──就在我拚命思索時──
  她朝這邊看了過來。
  我倆四目交接。
  一對上那雙含淚的眼眸──我腦海裡的種種算計瞬間一掃而空。
  身體比思考更快採取行動。
  「──喂!」
  我強行擠開旁人向前邁步,一把抓住了那名像上班族男性的手。「咿!什麼?」男人嘴裡發出悲鳴。
  「死老頭,你在幹嘛啊?」
  我死命壓抑恐懼,盡可能裝出凶狠的樣子。其實我嚇得半死,想到對方說不定會突然惱羞成怒,雙腿差點就不受控地發抖。
  真正的我是個以全勤獎為目標的正派優等生(回家社),如今卻為了唬住對方而竭力飾演不良少年。
  我粗魯地用力揪起對方的手。
  幸好那男人身形削瘦,個子也比我矮。
  「你、你是怎樣!?幹嘛突然……?」
  「少裝傻了。你從剛才就一直──」
  這時,女高中生的臉突然映入我眼簾。驚恐扭曲的表情好像隨時就要哭出來了。啊,搞砸了。我不該隨便出手的。
  因為我大聲嚷嚷的關係,旁人紛紛投來狐疑的目光。「發生什麼事了?」「聽說有痴漢呢。」「痴漢!?真的假的!?」「太蠢了吧。」「誰?是誰幹的?」「是不是搞錯啦?」「最近好像愈來愈多被誤會是痴漢的案子呢。」「自我意識過剩的女人真討厭。」車廂內滿是看熱鬧的眼神和閒言閒語。甚至有人拿起手機對著這邊想要拍攝。
  這下別說逮住痴漢了,連她也會淪為笑柄。
  可惡,該怎麼辦才好啊?
  經過苦思後……
  「──不、不要一直摸我屁股啦!」
  我這麼大喊。
  加害者的男性和身為被害者的她都目瞪口呆。
  周圍也彌漫著一股詭異的氛圍,不久後失笑聲四起。「呃,不會吧,是男生被性騷擾嗎?」「那應該不是痴漢,而是痴女吧?」「不對,好像是男生摸男生喔。」「太好笑了。」「反正人都有戀愛的自由啊。」當下我心裡瞬間湧現出了強烈的羞恥感。
  不過現在已經不能回頭了!
  硬著頭皮演下去吧!
  「真、真是的……就算我的屁股可愛得讓人忍不住想摸,你也不要一大早就發情啊!」
  「你、你在說什麼啊……?我對男的才──好痛!」
  我用力抓緊男人的手腕,阻止他反駁。
  像上班族的老頭!算我拜託你了,配合一下吧!比起痴漢,被當成熱愛肢體接觸的怪人要來得好多了吧!不要把事情鬧大啊!這次我會放你一馬,給我識相一點!
  不曉得是意識到我狂使的眼色……還是被我凶神惡煞的樣子給嚇著,男人一句話都沒說。
  「哼,不准再犯啊!」
  乾脆地這麼說完,我又回到原本的位置瞪著窗外……我沒有勇氣回頭。因為大家正嘰哩呱啦地討論著我啊。
  電車一停靠在下一站,加害者男性便立刻逃也似地下了車。可惜這裡不是我要下車的那站。雖然我超想逃離現場,但現在下車肯定會遲到,為了全勤獎也只好忍耐了。
  由於像上班族的男性離開了,旁人的好奇心轉而集中在我身上。傳言轉了好幾次後,最後甚至變成:「就是那傢伙,聽說那個男生是痴漢呢。」愚昧無知的大眾真的好可怕啊……
  結果在到站前的10分鐘內,我被迫承受著圍觀群眾的閒言閒語。雖然旁人事不關己地竊竊私語令人心累──幸好誰也沒發現她遇到了痴漢,只有這點令我感到欣慰。
  
  抵達目的地的車站後,我急忙地下車,小跑步地穿過剪票口。
  唉,要是風聲傳出去了該怎麼辦啊?
  剛才那節車廂裡好像有不少同校的學生。要是哪個沒常識的笨蛋把我的照片上傳到IG(Instagram)……啊──我的高中生活可能就要完蛋了。
  沉重的憂鬱幾乎壓垮了我,我不禁放慢走路的速度。
  「──等、等一下!請留步!」
  這時,背後傳來一道聲音。我停下腳步轉頭一看,只見剛才遭遇痴漢的女高中生跑了過來。
  「哈、哈,還……還好趕上了。」
  她雙手撐著膝蓋調整呼吸。我想本人可能沒意識到,不過她向前傾身的姿勢讓豐滿的胸部變得更加顯眼。
  不妙,正眼一瞧,胸部真的好大啊……而且臉蛋長得好可愛。
  柔順的長髮,鮮明的五官。妝也不濃,是所謂的自然妝感。整個人都散發著一股自然美。制服的尺寸整體偏小,更加突顯了她肉感的體型。
  雖然她也是個美少女,卻跟學校裡的漂亮女生不太一樣。
  該說性感嗎……?總覺得她有種一般高中女生所沒有的成熟氣質。
  「那、那個,剛才真的很謝謝你!」
  緩過呼吸後,她深深地低下了頭。
  「我……真的好害怕……怕到不知如何是好。謝謝你,多虧有你出手相助。還有……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啊,不、不會……」
  我吞吞吐吐地回應。
  看她如此鄭重地致謝道歉,我反而覺得不好意思。
  「我沒做什麼啦。倒是……我才要向妳道歉。其實該把那男的交給車掌或站務員才對。」
  照理說這才是正確的做法。為了公正地懲治罪惡──給予痴漢合理的社會制裁,揪出犯人並交由法律制裁才是正道。
  可是我卻憑著自己的判斷,掩蓋了那傢伙的罪行。
  「沒有的事,請別這麼說!」
  她以堅決的口吻否定了我的道歉。
  「你是為了不讓我丟臉,才故意裝作是自己遇害的吧?」
  「……嗯。」
  「對不起,都是我害你當眾出糗。」
  「別、別在意啦,是我自願的。」
  「……多虧有你的幫助,真的很謝謝你。」
  她瞇起水汪汪的雙眼,露出爽朗的微笑。
  我頓時害羞起來,忍不住別過了臉。
  「啊。糟糕,已經這麼晚了。」
  看了車站外牆的時鐘,她驚慌失措地叫道。現在已經過了上午八點,我們都得各自前往學校了。
  在這裡分手之後,我恐怕就再也不會見到她了吧──想到這裡,強烈的失落感瞬間向我席捲而來。
  好想再跟她多聊一會兒,好想再見她一面──我心裡強烈地這麼想著。
  該、該怎麼辦呢……?
  眼下是適合問她聯絡方式的狀況嗎?不,這樣說不定會給她帶來困擾,況且在這個節骨眼上問,感覺好像仗著救命之恩,逼迫她交出聯絡方式。即便心裡不情願,她似乎也會出於歉疚而告訴我,反倒令我難以啟齒……不,果然還是──
  我左思右想,耗費了許多時間思考,卻始終沒有向前踏出一步。
  「那、那個。」
  這時,她緊張地拔尖嗓音說道。
  仔細一看,她白皙的臉頰已染成了一片通紅。
  「不、不介意的話……方便請教你的聯絡方式嗎……?」
  說到後面,她的聲音小到快聽不見了。我驚訝地直眨著眼。
  「呃……之後我想再重新為今天的事情好好道謝……不、不行的話也沒關係。」
  「當、當然可以!我很樂意!」
  我們取出手機互換Line ID。
  「你叫桃田薰啊?」
  交換過聯絡方式後,她看著手機螢幕低聲呢喃。我點頭稱是,同時盯著自己的螢幕。看來她跟我一樣,都是在Line上面使用本名的那種人。
  我終於知道她的名字了。
  「織原姬,是嗎?」
  「……是的。」
  確認過名字後,她──織原難為情地點了點頭。
  「啊、啊哈哈。好、好丟臉,姬這個名字很怪吧。小時候還算可愛,到這個年紀就──」
  「不會啊。」
  我說道。
  連我自己都不明白為何會脫口說出這種話。
  「我覺得……很適合妳。」
  「~~討、討厭,你在胡說什麼啦……真是的。」
  織原的臉變得愈來愈紅。我的臉色一定也跟她差不多吧。我又害羞又尷尬,整個人都不知所措了起來。
  「……謝、謝謝你,桃田同學。」
  低聲這麼說完,織原露出了羞澀又開心的微笑。由於她的笑容實在是太耀眼了,讓我的胸口不禁緊縮發疼。
  此時的我還不明白這股疼痛的原因是什麼。
  
     
  
  「……你有喜歡的女生了?嘖,去死一死算了。」
  好友浦野泉的反應一如想像中的辛辣。
  現在是午休時間。
  我照例另外找了間空教室,和阿浦兩人共進午餐。除了我們之外,這裡就沒有其他人了。開學後才經過了一個月,午休時間的教室就已經被那些個性外放又聒噪的傢伙給佔據了,該說他們是現充還是派對動物呢?
  我怎麼樣都無法適應那種氛圍,便刻意來到校舍邊陲的空教室,和交心好友一起吃午餐。
  「我、我又沒說喜歡。只是……有點在意對方,該怎麼說呢,說不定是喜歡上她了吧……」
  「你好噁喔。明明長那麼大隻還說些這麼娘的話,可惡的叛徒。」
  「什麼叛徒……莫名其妙,我哪裡背叛你了?」
  「還以為只有阿桃不會背叛我的……」
  阿浦長瀏海底下的雙眼滿是強烈的恨意與斥責。
  「還以為你不會被青春啊還是戀愛這種充滿欺瞞的幻覺給騙倒,要陪我一起貫徹高貴的慘白少年之路呢……」
  「……什麼慘白少年啊。」
  「快想起來吧,阿桃。以前國中每逢聖誕節或情人節這種垃圾節日的時候,你總是在跟我一起詛咒這個世界吧?我們不是還一起品嚐美酒,一邊譏笑那群隨商業策略起舞的蠢蛋嗎?」
  「別說了,阿浦。別挖我的黑歷史出來曬啊。那種事情僅限國中時期,上了高中我想正常地交個女朋友啊。」
  而且我們不是喝酒,是喝香檳飲料。我已經受夠只能兩個大男生一起喝著香檳飲料詛咒世界的那種聖誕節了。
  「嘖,你終究也是耽溺於戀愛這種愚蠢價值觀的凡人之一嗎?我最討厭阿桃了。滾開啦,笨蛋。最好得性病死掉吧。」
  阿浦嘔氣地撇過頭去,含著吸管啜飲蔬果汁。在這種狀況下,我也只能低頭嘆氣。
  浦野泉。
  他個子不高,體型纖細。仔細一看,五官倒還挺端正的,只可惜他頂著一頭亂髮,眼睛有如死魚般毫無生氣,完全糟蹋了一副難得的好臉蛋。黑暗的雙眸偶爾也會綻放光彩,不過幾乎都是在對現充的不幸冷嘲熱諷時才會出現。
  我倆是從小學就結下的不解之緣。
  再加上另外一個男生,我們三人經常聚在一塊兒。
  綽號阿浦的浦野泉小時候個性開朗活潑,是班上的領導人物,不過經過從天堂掉到地獄的國中時期,最後就變成這種再陰沉不過的死樣子了。
  「還有,在電車上拯救被痴漢騷擾的女生是怎樣,自以為漫畫主角喔?」
  「我也沒辦法啊,就真的碰到了嘛。」
  「哼。反正那個桐女的一定也穿著跟低偏差值等比例的短裙,大肆地散發女性荷爾蒙吧?她肯定是大腿張很開的婊子啦。平常就穿得像是要誘惑男人的樣子,也難怪會遇到痴漢──」
  「喂。」
  我的聲音低沉到連自己都嚇了一跳。聽到織原被人講得這麼難聽,我心中產生了近似煩躁的心情。想必此刻我的眼神一定很可怕吧。阿浦發出一聲怪叫,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怎、怎樣……你、你想用暴力嗎!?動手等於承認你說不過我喔!好,是我贏了!你輸得一塌糊塗!」
  「……冷靜點,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啦。」
  基本上,這傢伙軟弱得要命。雖然面對熟人時態度囂張,嘴巴又很壞,實際上卻是個膽小怕生的人。在班上也總是無所事事地獨自佇在一旁。每當隔壁班的我過來找他玩時,儘管嘴巴上說「你、你這小子來幹嘛啊?」,他卻還是笑嘻嘻地衝到我身旁來。唉,這傢伙還算可愛啦。
  「……所以阿桃打算怎麼辦呢?」
  平靜下來後,阿浦重新在椅子上坐好,開口問道。
  「你……要跟那女的交往嗎?」
  「不,太快了吧。我們才剛交換聯絡方式而已。」
  「不然你想怎麼做?」
  「所以說……我這不就是在跟你商量嗎?」
  雖然運氣好獲得了她的聯絡方式,但缺乏戀愛經驗的我完全不曉得接下來該怎麼做。我要立刻主動聯絡嗎?還是靜待對方的消息呢?
  「原來如此。那我就給你個好建議吧──你找錯人了。」
  「用膝蓋想也知道。」
  這傢伙跟我一樣……不,是過著比我更慘淡的學生生活,對於戀愛的應對進退和微妙之處恐怕都一無所知。畢竟這傢伙的戀愛經驗頂多只有在二次元上才有點成績。
  「這種事跟阿金談吧,別找我啦。」
  「唉,我原本也是這麼想的……可是找那傢伙商量的話,好像會得到水準很高的建議吧?」
  「嗯──的確。感覺他會說『嗯?正常聯絡不就得了?』這種話。」
  「所以我才先找位於最底層的你聊啊。」
  「啊──原來如此……喂,你說誰在最底層啊?」
  稍微吐嘈我後,阿浦露出一臉認真思考的表情。
  「啊──嗯……雖然我也不太懂,但只要等就好了吧?畢竟阿桃是恩人,而且對方不也說了要向你致謝嗎?既然如此,對方一定會找時間主動聯絡的。」
  「話、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不過這種時候還是要男生主動才像話吧?好歹也先打聲招呼啊。」
  「那就這樣好了。」
  「可、可是……我又不想逼得太緊。我才不要仗著救命之恩踩到別人頭上呢……」
  「……麻煩死了,所謂處男就是這種生物嗎?」
  阿浦唾棄地說。不,你也是處男吧。國二還國三的聖誕節時,我們還自己的組了個像白癡一樣的『終生處男同盟』在嗨吧。
  「受不了,不過才交換了聯絡方式,阿桃也未免樂過頭了吧。現在對方八成已經對你沒興趣了啦。『唉──雖然那時候基於禮貌說要道謝,但真的好麻煩喔,還是別管了。』人家一定是這麼想的──」
  這時──
  我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是Line的訊息通知。我一把抓起了手機。
  訊息──是織原姬傳來的。
  『你好,不好意思打擾你吃飯。』她以不像女高中生口氣的拘謹問候開頭,再度鄭重致謝後──這才進入了主題。
  
  『我想為早上的事情回禮,方便的話,明天放學後可以見面嗎?』
  
  看完訊息後,我一定露出了很噁心的表情吧。一旁的阿浦露出不爽至極的表情咂了聲舌低喃:「……去死一死算了。」
  
  隔天放學後。
  應織原的要求,我們約在車站大樓前的廣場碰面。
  為了避免遲到,我提前了30分鐘抵達,看著行人在被暮色渲染的街道上來來去去,等候對方的到來。
  ……說來有點丟人,我整個人都一直是心神不寧的狀態,不僅無謂地從口袋裡一再掏出手機確認,還對著車站大樓入口的玻璃門整理髮型跟服裝儀容。啊──可惡,頭髮老是弄不好,早知道就去理髮廳一趟了。
  過了25分鐘,織原在距離約定的時間5分鐘前出現了。
  跟昨天一樣,織原依然穿著桐女的制服。她一看到我,立刻小碎步地跑來。
  「對不起,桃田同學。你等很久了嗎?」
  「沒、沒有,我才剛到。」
  我用常見的方式應答。其實我等了很久,畢竟30分鐘前就到了,在此之前我還繞去書店跟遊戲專賣店打發時間。
  我們約好5點半碰面。對於放學後直接回家的我來說,這時間點有點尷尬。我也不能先回家一趟,只好在車站前隨便打發時間。
  「……對不起,約在這麼奇怪的時間。因為今天……學、學生會事情很多。」
  「沒關係,妳不用在意。」
  「嗯……」
  對話就此中斷。我不禁怨嘆自己缺乏社交能力,連一句貼心的話都說不出來。在經過一段彼此摸索話題的沉默後,織原苦笑著開口說:
  「啊、啊哈哈……總覺得有點緊張呢。」
  「是、是啊。」
  「而且昨天才剛見面。」
  「嗯……」
  「真、真的超卍呢。」
  「……咦?」
  見織原豎起大拇指這麼說,我頓時愣住了。
  「呃……奇、奇怪?搞、搞錯了嗎?時下女高中生不是都把『真的超卍』掛在嘴邊嗎?印象中無論在什麼後面都加上這句話,就能讓對話成立啊……怪了?還是『真的超卍解』呢……?」
  織原滿臉通紅,困惑不已。彷彿全力搞笑卻換來冷場的結果一般,她好像覺得非常丟臉。
  「真的超卍……是嗎?的確是有人這麼說沒錯,不過我很少聽到……」
  畢竟我沒什麼活潑開朗的朋友,自己也幾乎不用這種用語。
  話說回來,「真的超卍」到底是什麼意思啊?簡直莫名其妙。
  「啊啊,忘了吧!剛才的不算!全都不算!」
  面紅耳赤地大叫後,織原輕咳幾下掩飾失態。
  「那麼……我們走吧。」
  這麼說完,她帶著我走了一小段路,來到高架橋下的一座沒什麼人煙的公園。
  冷清的公園裡只有長椅和沙坑。
  聽說我們高中的網球社偶爾會來這裡打壁球,不過現在正值日落時分,公園裡連個人影都沒有。
  織原攏起裙襬,坐到街頭中一把被微光照耀的長椅上。
  我不禁苦惱該坐在離她多近的位置,最後還是決定隔著大約一個人的距離坐下。
  「首先……昨天真的很謝謝你。」
  織原端正坐姿說。
  「然後,作為回禮……」
  她從手提包裡取出了造型十分可愛的便當盒。
  「我、我準備了便當。」
  「便當……是嗎?」
  「太、太為難你了嗎?不想吃也沒關係,我自己吃就可以了……」
  「不,我超開心的!剛好肚子也餓了!」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收到女生親手做的便當。不會有男人收到這種禮物還不開心的吧。啊,想不到人生居然能遇到這種好事,活著真是太好了。
  「呼……幸好你喜歡。」
  織原手貼著胸,放心地吁了口氣。
  「我一直在想要準備什麼禮物才好。就算想送東西,我也不知道男生喜歡什麼。而且我……那個,女高中生沒什麼錢嘛!沒錯,女高中生沒什麼錢!」
  她說得又快又急,還特別強調沒錢和女高中生這兩點。
  「女高中生真的很窮呢……俗話說蛇年出生的人不愁沒錢,實際上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蛇年……?」
  「嗯,對啊……哎呀?你不知道『蛇年不愁沒錢』這句話嗎?我倒是常聽奶奶說呢。」
  「我知道。我也被人這麼說過。」
  如同『豬年勇往直前』,『蛇年不愁沒錢』也很常聽到。冷靜一想,這些諺語有太多值得吐嘈的地方了,不過現在先略過吧。
  「所以說……」
  「沒錯,我也是蛇年出生的。」
  「這、這樣啊。」
  「好巧喔。所以織原同學跟我一樣大囉。」
  「咦……?」
  「既然都屬蛇,那妳今年也是唸高一吧?」
  「……是、是啊。嗯……沒錯,好像是。我今年高一,是唸高一的女高中生……」
  織原的說法很不自然,像是現在才重新記住新的設定一般。不過就算同樣都屬蛇,早出生的人也有可能大一個學年,但我們好像還算平輩。
  「原來如此,我之前還以為妳是學姊呢。因為織原同學感覺很成熟──」
  「什麼!?」
  織原突然大叫一聲,把臉湊了過來。等等,太近了吧。
  「我、我果然很老嗎!?看起來不像JK嗎!?還是太勉強了嗎!?」
  「咦……?不……」
  她的表情顯得相當急切。嗯──『成熟』是時下女高中生的禁句嗎?我還以為是誇獎呢。
  「妳、妳不老啦。只是看起來很端莊又穩重,感覺很像大人。」
  「是嗎……那就好。」
  織原深深吁了口氣,好像終於放下了心中的一塊大石頭。
  「……怎麼突然這麼說呢?」
  「沒、沒有啦。好了,別管那些小事,快吃吧。」
  在她急忙地催促下,我打開了便當盒。
  然後立刻瞪大了雙眼。
  正方形的盒子裡裝著三明治、炸雞、玉子燒、培根蘆筍捲以及小番茄。菜色豐富多樣,令人食指大動。
  「我、我開動了。」
  輕輕合掌後,我首先鎖定炸雞,拿著便當內隨附的可愛牙籤,插入肉塊送進嘴裡。
  好吃。
  炸雞就算冷了也十分可口。肉醃得相當入味,麵衣也沒軟掉。一咬下去,肉汁頓時在嘴裡噴發。接著我拿了三明治。嗯,這也很美味。配料有火腿、起司和萵苣,餐包切面還塗了乳瑪琳。玉子燒是重甜的調味,感覺個人喜好會很兩極,不過我最喜歡這種口味了。沒錯,玉子燒就是要甜。最好甜到不能當做菜來配飯。
  「如、如何?」
  見我埋頭狂吃,織原不安地問道。糟糕,因為實在是太美味了,我只顧著默默地吃。
  「很好吃呢。」
  「真的嗎?太好了。」
  織原開心地笑了出來。
  「我第一次吃到這麼美味的便當呢,織原同學手藝真好。」
  「討、討厭,你過獎了啦。這很普通啊,我一個人住久了,為了省錢,每天早上都親手做便當,所以手藝自然就變好了──」
  「一個人住久了……?織原同學,妳才高一吧?」
  雖然好像有不少人上高中後開始一個人住,但總不會從國中就開始獨自生活吧?
  「啊、呃,這、這是因為……我、我的家庭狀況很複雜啦!」
  唔,這樣啊。家庭狀況很複雜嗎?那就沒辦法了,還是別深究為妙。
  我暫時中斷對話,把剩下的便當吃得精光。
  「多謝款待,真的很好吃呢。」
  「是你願意賞臉啦。呵呵,看著男生豪邁地吃完自己做的料理,感覺真好。」
  開心地笑了笑後,織原忸忸怩怩地交繞雙手手指。
  「其實我有點緊張呢,這是我第一次做菜請家人以外的男生吃……」
  「這樣啊。感覺……好榮幸啊。真的很好吃呢,好想天天都吃──」
  我猛然驚覺,連忙閉上嘴巴。不過太遲了,織原早已羞紅了臉。哎呀哎呀,我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口誤呢!?
  「那個,我沒有特別的意思!只是想表達便當有多好吃而已!」
  「別、別在意,我懂的!」
  兩人奮力擺手。喘口氣後,織原補充說:
  「謝謝你。我也想每天做菜給像桃田同學這樣的男生吃。」
  同時她的臉上也浮現出了愉快的微笑。儘管她只是做出成熟得體的回應,我的心臟還是撲通撲通狂跳。
  這時,織原的表情突然蒙上陰影。
  「……只煮給自己吃有點可憐呢。」
  她虛無縹緲的笑容帶有幾分自嘲的意味。
  太陽早已西沉。在月光的照耀下,織原的笑容顯得很落寞,縈繞在她身旁的空氣彷彿一觸即碎──雖然很矛盾,我卻好想緊緊抱住她。

 


《雖然稍微比我年長一點,但可以當我女友嗎?1~愛上27歲的JK~》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