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術學院第第一名(左).jpg

歡樂的週五試閱時間要帶給各位 《魔術學院第一名畢業的我成為冒險者,真有那麼奇怪嗎?1》 的新書試閱

魔術學院第一名畢業的優等生──威廉

放棄了人人稱羨的大好前途

竟想成為一位冒險者解決公會任務!?tusky%20(64)

魔法能力高強的他將與組隊的三位美少女陪同下

過著隨心所欲的生活……

小編看了大綱真是心生羨慕啊

不僅是能力超優秀的精英

可以自由地選擇自己未來的生活方式

更重要的是還能被可愛的女生團團包圍住th_007_

身為精英就是任性(?)

這種勝利到不行的人生勝利組

將會在冒險旅途中掀起哪些波瀾呢?

 

以下請服用試閱文章


 

序章

  我之所以會想學習魔法,是因為想成為一位冒險者。
  小時候,我曾讀過許多冒險故事,每當再次翻閱,總會加深我對冒險的憧憬。
  然而我也明白冒險者絕非一項輕鬆的職業,如果以半吊子的心態挑戰,恐怕一下子就會沒命。
  因此,我付出了努力。
  即使知道這只不過是為了提高身為冒險者的存活機率,我仍盡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實力。
  但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樣呢?
  「啥?要成為冒險者?……你這傢伙是認真的嗎?」
  自魔術學院畢業前夕,我在學院餐廳和友人討論未來的出路,結果換來一陣傻眼的反應。我反問道:
  「是啊……這樣果然很奇怪嗎?」
  「拜託,那還用說……以你的成績來看,無論學院教授或宮廷魔術師的位子都能任君挑選吧。只有學院裡吊車尾的傢伙才會淪落成為冒險者喔?」
  「唔……我爸媽也是這麼說的。」
  「我想也是。」
  依照這位友人和父母的說法,成績優秀的學院畢業生一般都會以前途穩定、薪水又高的學院教授或宮廷魔術師等等為志願。
  然而這些職業對我卻沒什麼吸引力。就算保證能獲得高收入,但至少被學院或國家綁手綁腳的生活並不適合我。
  而且最重要的是,為了能以冒險者的身分過活,我已經一路這麼努力了過來。要是拘泥於「一般」與否而違背自己想走的道路,就本末倒置了。
  「我姑且有跟爸媽說,總之我會將學院的學費和至今為止的生活費連本帶利償還,他們卻不肯接受。」
  我在學期間的學費和生活費是由父母贊助的,因此他們確實有恩於我。
  我十三歲時進入學院就讀,今年就要十七歲了。一般而言十五歲就已算是成人,之後理應自行謀生賺取伙食費,而我卻仰賴父母支付要價不菲的學費,甚至還獲得兩年的緩衝期,因此我很清楚自己該負起相對的責任。
  不過友人聽完我的話,卻難過地搖了搖頭。
  「他們應該有告訴你問題不是出在這裡吧?」
  「是啊……難道你能讀出我爸媽心裡的想法嗎?」
  「至少比你還瞭解啦。你說他們不肯接受,那後來的結果如何?」
  友人大口嚼著沙拉,如此問道。
  「他們似乎打算和我斷絕親子關係,雖然會照顧我直到畢業為止,但假如我打算成為冒險者,將來就別想再踏進家門一步。」
  「喔喔,雖說要斷絕親子關係,但這種處理方式還算滿厚道的嘛。那你是怎麼回答的?」
  「我拒絕他們了。要斷絕親子關係也是沒辦法的事,但還是希望他們至少允許我再踏進家門一次,否則我就無法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了。」
  「……也就是說要償還學費嗎?你果然還是對所謂的人情世故完全沒有半點概念啊。」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經歷這段對話的幾個月後,我承蒙雙親的厚意順利從學院畢業,並拿下第一名的頭銜。
  我對自己為了達成目標所做的努力感到自豪,但也認為這並非什麼特別了不起的事,畢竟這充其量不過是缺乏現場實戰經驗、只透過課堂和實驗室魔法考試取得的成績。我認為在實際的冒險者世界中,究竟能將如此培養而來的能力適用到何種程度還很難說。
  無論如何,今後將是實力至上的世界,就算成績再優秀也沒有任何意義。
  ──冒險者。
  我終於朝著那個世界踏出了第一步,並且──
  
  ***
  
  幾天後的我正身處哥布林棲息的洞窟中,眼前則有三位稍早在冒險者公會認識、方才組隊不久的新手冒險者少女──
  「……我說威廉。」
  其中一位身穿異國和服褶裙的黑髮少女露出目瞪口呆的模樣,對著我說道。
  「怎麼啦,皋月。」
  「你還問我怎麼了──這究竟是什麼情形啊?」
  少女邊說邊指向倒在洞窟大廳、失去了力氣的哥布林們。
  這些總數達到八隻的哥布林並沒有死,只是由於魔法的力量而陷入沉睡。
  「我使用了睡眠咒。是說,這一招我之前應該已經施展過了吧。」
  「嗯,我有看見喔?不管是看守洞窟入口的那兩隻哥布林,還是在進入洞窟後首先在大廳遇到的五隻,你都是用這個咒語將牠們一網打盡的,對吧?」
  正如她所言,至今為止我都是用屬於初級魔法之一的睡眠咒對付所有哥布林。
  「是啊,我認為這是最妥當的選擇……妳有什麼不滿嗎?」
  「妥當過頭了啦……這麼一來不就輪不到我們出手了嗎……」
  腰際掛著異國武器──武士刀的少女如此表示,抽抽搭搭地哭著。
  身為來自東國的劍士──武士,她似乎對於無法發揮自己的實力而有所不滿。
  「這樣啊,我瞭解了。不過很抱歉,比起安排妳出場的機會,我想還是應該以降低風險為優先。冒險者可是何時會丟掉小命都不知道的危險工作,我不想因為無謂的粗心而犯下自掘墳墓的愚蠢錯誤。」
  「嗚嗚……你說得太有道理了……」
  武士少女頓時垂頭喪氣,紮成馬尾的黑髮隨之搖動。雖然對她很過意不去,但這副沮喪的模樣還滿可愛的。
  另一方面,剩下的兩名少女在收拾掉沉睡的哥布林後,也回到了這裡。
  一位是披著純白長袍的神官少女,另一位則是有著可愛貓耳和尾巴的獸人盜賊少女。
  「這明明就不是妥不妥當的問題……是你那個睡眠咒的威力太不尋常了啦。」
  「沒錯。讓八隻哥布林全部一起睡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我聽說普通魔術師的睡眠咒朝著群體施展,只要能讓其中的一兩隻陷入沉睡就算非常成功了。」
  少女們異口同聲地訴說著事態有多麼不合常理,然而她們的認知並不怎麼正確。
  「妳所謂的『普通魔術師』這個稱呼有點語病呢。我聽說一般會成為冒險者的魔術師,很多都是在魔術學院早早就被留級的菜鳥,也正是因為這些人成為了衡量基準,才會產生這種普遍認知吧。但只要是擁有足夠實力的魔術師,擁有如此程度的咒語強制力是理所當然的。」
  「是喔……」
  聽完我的說明後,兩人看起來似乎還是不怎麼服氣。不過要改變自己的認知本來就很困難,所以這也是無可奈何的。
  我暫且將這件事擱在一旁,開始用手上的法杖在洞窟的土地上畫出圖形。
  「比起這個,我想先再次和大家一起確認接下來的攻略計劃。」
  我描繪出這個洞窟的路線圖,再畫上從洞窟入口到抵達這座大廳為止的通道和其他大廳、從這個大廳延伸出去的通道、位於前方的數座大廳,以及哥布林的所在地。
  不僅如此,我還在我們目前所處的房間打上大大的叉,這時靠在我肩上、探頭窺視著路線圖的武士少女小聲地吐出這麼一句:
  「這一點也真令人搞不懂……明明是還沒去過的地方,為什麼你會知道那裡的地形和哥布林的所在之處啊。」
  「我想我之前也已經說明過了,這是使用名為『魔法之眼』的咒語所偵查出的結果。」
  「嗯,你的確有說明過喔?不過老實說,那時候我還半信半疑的,直到親眼見證至今為止的地形和哥布林的數量都完全吻合為止──打從一開始就悉數掌握地下城的地形和敵人的所在地,這根本就是犯規嘛。」
  魔法之眼這種咒語能使用魔法製造出透明的「眼睛」,並令其飛往各處,以視覺模擬的方式「看見」所到之處的景物。
  雖然「眼睛」確實存在,卻是肉眼看不見的透明狀,而且呈現浮在空中的狀態,能以等同人類走路的速度移動;而身為施術者的我也能接收「眼睛」所見的情景,將其當作視覺情報的一部分。此外,「眼睛」也被賦予了夜視能力,即使是在漆黑的洞窟中也能毫無問題地進行瞭望,是一種功效卓越的魔法。
  我在開始探勘洞窟時就請伙伴們稍待片刻,事先施行了這道咒語,並利用「眼睛」探查洞窟內部,才能獲得目前如圖所示的情報。
  「但我們可不能掉以輕心,因為我的『眼睛』無法找出陷阱等隱藏其中的危險。除此之外,探索洞窟時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狀況,所以時時刻刻都切勿大意。」
  「我們認為的『切勿大意』和威廉所謂的『切勿大意』,在程度上實在相差太遠啦……」
  武士少女說完,便將目光投向遠方;其他兩名少女臉上則浮現出有些僵硬的笑容。
  以初級冒險者來說,她們固然都十分優秀,但對危機管理的認知似乎和我有些出入,不過這部分應該只能慢慢互相磨合了吧。
  就在我如此思考時,腦海中忽然浮現出和這些少女首次相遇時的場景。
  與她們的初次邂逅,要追溯到距今一段時間以前──

第一章

  阿特拉提亞是一個工商業發展得宜、人口六千人左右的中規模城市。
  我從魔術學院畢業後,就離開了學院所在的魔法之都雷克托爾,搭著共乘馬車顛簸了一個星期才抵達阿特拉提亞這座城市。
  就在天空被夕陽點綴成朱紅與群青色的傍晚時分,我在城市入口處接受守衛簡單的審查後步入市內,直接前往冒險者公會。
  我走在中央大道上,略過了一些準備打烊的工匠和露天商人,不久便抵達了位於市內深處,但建築規模堪比上流階層宅邸的冒險者公會。我穿過入口的門扉,向裡頭走去。
  公會裡聚集了許多人,顯得十分熱鬧。建築內的佔地約有一半空間屬於酒館,許多貌似冒險者的人們正歡快地飲酒暢談;而公會的事務處理區則顯得沒那麼擁擠。我走了過去,向坐在服務櫃檯的女職員說道:
  「我想註冊成為冒險者。」
  表明來意後,女職員便露出親切的笑容回答:
  「好的,您是首次辦理吧。請在這裡填上姓名、年齡、種族、出生地等資料。假如您不會寫字,只要唸出來的話我就能代筆。」
  「沒問題,我會寫字。」
  「我想也是呢~……冒昧請問一下,您應該是魔術師……對吧?」
  她由下往上地打量過我的模樣後如此問道。
  我身穿一襲深綠色的長袍,手上則握著形狀彎曲的木製法杖。這就像是學院的制服一般,因此只要看到我這身打扮,就會理所當然地認為我是魔術師。
  「嗯,差不多啦。」
  「果然沒錯!還有這位大哥,是不是經常有人稱讚您長得很帥?」
  「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倒是被人勸過幾次『只要別擺張臭臉的話肯定很受歡迎』之類的。真不知這究竟是客套話還是批評,又或是別有意圖。」
  我邊在女職員給我的羊皮紙上填寫必要的資料,邊如此順口回答。
  我認為自己的容貌就是個平凡的十七歲男孩應有的樣子。雖然長得高了點,但身材並沒有特別胖或瘦;髮色則是隨處可見的棕色,眼睛顏色也相同。要評論這副容貌的話,應該可以說沒有特色就是我的特色吧。
  「這樣就好了嗎?」
  我將寫完的羊皮紙還給女職員,她迅速地瀏覽過一遍。
  「是的,必要資料都確實填寫了。為了慎重起見,我再和您確認一次──您的名字是威廉‧格蘭福特,種族為人類,年齡十七歲,出生於魔術之都雷克托爾──沒有問題吧?」
  我點頭回覆了確認後,只見她「砰」地一聲蓋上手邊的印章,接著向我說明關於冒險者公會的詳細規則,然後這麼說道:
  「剛成為冒險者的威廉先生目前屬於『F級』。只要成功達成任務,冒險者等級就會逐漸提升,請您以高等冒險者為目標努力加油喔。」
  「我會的,謝謝妳。」
  我向微笑著目送我離開的女職員道謝,並起身離開辦理冒險者註冊的窗口,直接朝著公會入口附近的佈告欄走去。
  
  ***
  
  冒險者是一項以實績掛帥的職業。
  雖然不需特別接受審查即可註冊成為冒險者,但反過來說的話,就意味著光是完成註冊的F級冒險者,不過是徒有虛名的「普通人」罷了。
  為了能夠抬頭挺胸地證明自己並非只是普通人,而是專業的冒險者,或許就必須累積實績、持續提升冒險者的等級吧。
  「消滅哥布林──這是級別E的任務啊。」
  我站在佈告欄前撕下了貼在上頭的公告,並確認其內容。
  公告上是這麼寫的:  
  
  
  
  
  
  
  我看完公告後思考了一下。
  消滅哥布林在新手冒險者承接的任務中再常見不過,而對沒有冒險者經驗的我而言,透過這種傳統路線的任務累積經驗,我想也是種不錯的選擇。
  只不過如果想接下這項任務,現在的我就會面臨一項重大的問題。
  這項消滅哥布林的任務級別為「E」,然而F級的冒險者若要承接E級任務,就必須組成四人以上的隊伍才行。
  「組隊嗎……」
  就在我低聲咕噥著,並將剛才看過的任務公告放回佈告欄時。
  「大哥哥,難不成你正在尋找組隊的伙伴嗎?」
  一聲少女般的嗓音不知從哪傳進了耳中,我試著環顧四周,卻沒看到聲音的主人──
  「下面,在下面啦,大哥哥。」
  「唔……?」
  我低下頭來,便看到說話的人就在我旁邊。看來是因為個子矮,所以剛才沒注意到。
  「初次見面,大哥哥,我叫蜜依。看來大哥哥是剛完成註冊的F級冒險者,對不對?」
  向我搭話的是一位身形嬌小、看似獸人族的少女。
  她的身高只到我的胸口,頭上長著兩隻毛茸茸的貓耳,正可愛地輕輕晃動著;有些外翹的短髮則是略微帶紅的棕色。一對水汪汪、圓滾滾的眼睛透出沉穩的紅色,還有著如同貓咪般縱長型的瞳孔;嘴角若隱若現的小虎牙更為她增添了幾分惹人憐愛的氣息。
  她身上穿著方便活動且設計可愛的短袖襯衫、長褲、手套和靴子等,腰際的皮帶上則插著短劍,看樣子應該是一名盜賊。
  我稍微蹲下身,摸了摸這位獸人族少女的頭。
  「小妹妹,這裡是冒險者公會,可不是小朋友的遊樂場所喔。」
  「不、不是啦!蜜依才不是小孩子!人家是貨真價實的成年人,還是冒險者喔!」
  她長在屁股上的尾巴倒豎了起來,紅著臉向我抗議。這副模樣還滿可愛的。
  我站起身來向她據實以告:
  「放心吧,我剛才是開玩笑的。聽說優秀的冒險者往往都很會開玩笑,雖然我的程度還不到家,不過凡事都是要練習的。」
  「嗚哇……這位大哥哥真是太不解風情了……」
  獸人少女一副傻眼的樣子,看來鍛鍊開玩笑的本領將會是今後的一大課題。
  「先不說笑了,我看妳應該是盜賊沒錯吧?」
  「是的,大哥哥是魔術師吧?」
  「嗯,算是吧。」
  我猶豫著該如何回答,於是含混帶過,就像方才和櫃台的女職員對話時一樣。
  雖然自己的確是魔術師,但其實這種說法並不算太精準。只要是稍微會一點魔法的人,無論誰都能自稱為魔術師,並不需要為此修畢魔術學院的課程。比方說一般的市井小民只要到魔術師開設的私人補習班學習,等到能使用初級魔法時就能自稱為魔術師了;而修畢魔術學院課程者將會獲得「導師」的特殊稱號。
  雖說只要支付必要的學費就能進入學院就讀,但修畢課程並獲得導師稱號則須付出相對的努力。據說能夠獲得導師稱號的人,普遍約為學院入學人數的二到三成左右。
  因此身為學院畢業生的我是能夠以導師自稱的,然而魔術師這個稱呼也不算錯,所以我認為沒有必要刻意糾正,藉此強調自己的才華。
  另一方面,獸人少女聽到我的回答後,對我露出了開朗的笑容。
  「既然如此就太剛好了。蜜依的隊伍裡除了蜜依之外,還有戰士和神官,大家都是F級。我們正巧在額外尋找一位F級的冒險者,大哥哥要不要加入蜜依的隊伍呢?」
  獸人少女蜜依如此邀請,這對我而言簡直就像是場及時雨般的提議。
  「我明白了,我會積極考慮的。能讓我見見另外兩位伙伴嗎?」
  「好的,蜜依的伙伴就在那邊的酒館裡,希望你能跟我過去一趟。」
  獸人少女有如舞者似地轉了一圈,接著急忙跑過去,我則順著她的帶領跟隨在後。
  
  ***
  
  我在蜜依的帶領下前往酒館區,並進入一處許多看似冒險者的人們正暢飲喧鬧的地方。
  雖然這些在酒館歡飲的人整體而言感覺頗為粗野,身分卻各有不同,比如豪放地喝著大杯麥酒、肌肉結實的男戰士、若無其事地啜飲葡萄酒的精靈女性,以及看似一副醉樣、實則警戒地掃視四周的男盜賊等各種人物。
  我看著蜜依奔向前方的身影,隱約猜想著──這位少女在隊伍裡應該是萬綠叢中一點紅,有如吉祥物般的存在吧。雖說男女混合組成的冒險者隊伍似乎不在少數,但我仍有耳聞擔任冒險者一職的還是以男性佔壓倒性多數。
  此外,在摻雜女性成員的冒險者隊伍中,好像也有許多由於男女關係而導致隊伍分崩離析的例子。蜜依看起來並不像是那種類型,但我也聽說女性是無法以外表來評斷的。無論如何,也許我還是避免和她有過度親密的關係比較好。
  我一面這麼想著,一面跟隨在蜜依身後──
  「喔,蜜依,辛苦啦。這傢伙就是新來的候補成員嗎?」
  確實有兩名人物坐在四人桌的兩個位子上,出聲搭話的則是其中一人。
  然而,坐在那裡的兩人完全顛覆了我隱約猜想的身分。
  「沒錯,皋月。因為是個帥哥,讓妳一見鍾情了嗎?」
  「啊~或許我確實覺得他有點帥沒錯──才怪啦!你帶個帥哥來這裡幹嘛,我們又不是在找相親對象。」
  「嘖嘖,這一點沒有問題。如妳所見,他可是位魔術師。」
  「這樣啊。嗯,那就好。」
  「我說妳們……不好意思喔?這兩個孩子沒大沒小的。」
  「不,我是沒差啦……」
  我對這幾位少女妳一言我一語的拌嘴感到有些驚訝。
  ──沒錯,令人詫異的是在場的兩人都是女性,而且年紀都和我相仿,或者比我還年輕一些──大概十六或十七歲左右吧。
  一開始叫住蜜依、給人粗魯印象的少女,有著在這一帶十分少見的異國容貌。
  這位少女將一頭亮麗的黑髮紮成馬尾,眼眸也是黑色的;身上的衣裳則是東方國家的民族衣裳,我記得這叫做和服褶裙,而她穿著的是以天藍色為基調,和她本身端正的容貌也十分相襯,看起來頗為秀麗。
  她的腰際還掛著一把彎曲幅度大、正收在鞘裡的劍,那是一種叫做「武士刀」的東國武器。
  另一方面,為了同伴失禮的言行而向我道歉的少女則身穿類似神官服的白色長袍,銀白色的秀髮修剪成整齊的中等長度,紫色的眼眸充滿夢幻氣息,其中流露出的眼神加上緊抿的嘴角更給人嚴肅認真的印象。
  她還有另一個明顯的特色──雖然這麼說有點低俗──就是那大大撐起白色長袍的傲人上圍,而這也使少女的身形蘊含母性特質之美。
  「……老實說我有點驚訝,沒想到隊伍成員都是女性。」
  我直率地說出感想,結果帶有異國風情的黑髮少女聽完便皺起眉頭。
  「嗯?不管是男是女都無所謂吧。難道有什麼不妥嗎?」
  「……不,妳說得沒錯,這樣並沒有問題。」
  我立刻轉換想法,只要沒什麼大問題,也就不需要特意提及了。
  再說,斷定女性沒有作為冒險者的實力也未必妥當。雖然就生物學的層面來看,女性在肌肉量等條件上確實遜於男性,然而也有研究報告顯示女性體內循環的氣場有比男性還強大的傾向。假如這項研究屬實,那麼斷定女性冒險者資質不如男性的想法就太輕率了。
  相較之下,更令我在意的是──
  「妳剛才說她們是戰士和神官,但嚴格說來似乎有些出入啊──我記得這種職業好像叫做武士,是使用東方國家特殊劍術的人,沒錯吧?」
  我向黑髮少女如此問道,她大感興趣地探出身子。
  「沒想到你知道我們啊!我之前就算說自己是武士也沒人聽得懂,所以只好以戰士自稱的說。這樣啊,原來你知道,真是令人開心呢。」
  黑髮少女說完後朝我伸出右手。
  「我叫皋月,如你所見是名武士──你呢?」
  「我叫威廉,在魔術學院修習了魔法和其他素養。不過,雖說我知道武士,但也沒那麼瞭解,只不過是知道有這種職業的存在罷了。」
  我回握了她伸出的手,並做了自我介紹。
  「唉唷,沒關係啦。光是你知道就很讓人高興了。」
  少女說完後露出爽朗開懷的笑容。
  我認定這位名叫皋月的少女有著表裡如一的個性,至少應該不會是壞人。
  另一方面,在皋月身旁觀察情況、身穿神官服飾的少女則在確認我和皋月打完招呼後,同樣向我伸出了手。
  「我叫希莉爾,是侍奉光與正義的女神雅哈托娜的神官喔。」
  「我是威廉,請多指教。」
  我回握了她的手,並簡短地回應道。
  我原本還沒決定是否要和她們組隊,但直覺性地認為她們並非不良分子。如此一來就沒有拒絕的理由了,因此我立刻決定加入她們的隊伍。

 


《魔術學院第一名畢業的我成為冒險者,真有那麼奇怪嗎?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