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年輕人4試閱(左).jpg

週五的試閱時間帶來 《加入年輕人敬而遠之的黑魔法公司,沒想到工作待遇好,社長和使魔也超可愛,太棒了!4》 的試閱文

黑魔法公司舉辦了一年一次的尾牙旅行!!

旅行中令人最期待的就是和員工們混浴交流的時光了

這趟旅程將看到員工許多不為人知的地方

究竟法蘭茲還遭遇了哪些意外呢……?

本集特典為4P小冊子,不要錯過囉zan

以下請享用試閱文

 


 

第一話 魔法使這個專門職業

  「脖子好暖和呢~」
  瑟露莉亞的頸部圍著圍巾,那是我前幾天送她的禮物。因為瑟露莉亞看起來真的很冷,所以我覺得這樣不行。
  「主人,謝謝您!妾身會珍惜主人送的禮物的!」
  「硬要說的話,我感覺自己買的與其說是禮物,不如說是生活必需品……」
  魅魔衣著單薄,因此才不適應冬日的氣候。
  「話說回來,冬天時果然一到傍晚就會冷呢。」
  這一天,我們為了工作前往郊外。以家的位置來看,工作地點是位於王都的另一側。
  於是就變成要先經過王都一次才能回家的情形。
  「主人在這一帶完全不會迷路呢。妾身因為很少過來,就不太記得路。」
  「哦,這邊沒什麼店家,住宅區又多,瑟露莉亞可能沒有來過吧。我學生時代很常來唷,因為我朋友索頓就住在這附近。」
  「哎呀,您的同窗住在這裡呀。」
  「話雖這麼說,我在四年級的時候忙著求職,而那傢伙不住宿舍,跟我也不同班,所以我們就變得不太常見面了。」
  一旦求職階段靠近,生活節奏也會改變。有些本來遊手好閒的人,甚至會整個人驟變,變得十分認真。在這個時候拉開距離的人並不在少數。
  這麼說來,那傢伙的工作找得怎麼樣呢?他並不是成績很好的人啊。
  我們在一個大公園中走著,穿過這邊才會是近路。
  就在這時,我覺得長椅上那個人的面容似曾相識。這就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吧。
  「咦,索頓!你不是索頓嗎!」
  坐在長椅上的人抬起低垂的臉。果然是索頓。
  他的穿著並不是太整潔,臉也感覺有些髒髒的。
  「啊……你不是法蘭茲嗎?真懷念……你現在在做什麼?」
  「我在黑魔法公司任職。索頓你又如何?」
  「呃……我的話,我是進了白魔法的中小企業……」
  「這樣啊。你今天已經下班了嗎?我已經下班了,現在正要回家。這位魅魔是我的使魔瑟露莉亞。」
  瑟露莉亞禮儀端正地低頭鞠躬。她這部分的舉止,充分散發出好人家大小姐的氛圍。
  「哦……你真的進了黑魔法公司啊。而且還有魅魔做使魔,很厲害啊……」
  索頓似乎是在對能否盯著瑟露莉亞看感到躊躇。畢竟她穿得很暴露嘛。
  「馬克老師的研討會很嚴格呢。事到如今,我偶爾還是會夢到。畢竟曾經被大罵過嘛。」
  「法蘭茲你……對耶,是曾經有過這回事呢。那是因為重點放錯的關係吧……那部分連我自己都不瞭解。」
  由於很久沒見,我們有許多話題可以聊。
  只是,總覺得索頓表現得很彆扭。可能是因為有初次見到的瑟露莉亞在,還是他不想站著聊太久呢?
  過了兩、三分鐘,索頓就露出苦笑跟我告別。他是在顧慮我嗎?
  「嗯,再見。」
  當天我們就在此告別。大概是因為見到熟人的緣故,這次見面並沒有令我特別在意的地方。
  但是隔天下班時,我又在同一個公園遇到了索頓。
  話雖這麼說,可是由於他垂著頭,看來是沒看到我們。
  他身上隱隱散發出一陣不安定的氣場。
  我不太好意思出聲叫他。
  連續兩天都在這種地方遇見,也太奇怪了。散步或許是他每天的習慣,但時間很詭異。另外,他看起來很消沉。
  走過公園後,瑟露莉亞憂心忡忡地出聲對我說:
  「主人,那位先生是不是有什麼煩惱呢?」
  「可能性應該很高。可是,感覺好像也不能隨意跟他搭話……」
  接著又過了一天,那是我們在王都另一邊工作的最後一日。
  而我們在回程又經過了那個公園。
  索頓又低著頭在那裡發呆。
  就這麼放著他不管,感覺會很可怕。
  我站到索頓面前。
  「喂,索頓!你到底怎麼了?」
  索頓緩緩抬起臉。他的鬍子長長了,臉也消瘦很多。
  那實在不像是有在正常工作的狀態。
  「哦……法蘭茲……讓你看到我丟臉的樣子了……」
  「我先從最重要的事情開始問喔?索頓,你有好好吃飯嗎?」
  「我今天什麼都沒吃……」
  這樣不行。
  「瑟露莉亞,不好意思,能請妳去王都的市場買點食物嗎?我會跟索頓一起待在這裡。」
  「妾身明白了!」
  瑟露莉亞立刻如字面上所示地飛了起來。
  
  在這期間,我從索頓口中問到許多事情。
  他在兩天前說自己在白魔法的中小企業就職,結果指的是打工。
  而那個打工也是在滿三個禮拜時就辭掉了,在那之後,他便不斷地換打工。
  最終他變得付不起所租的房子的租金,只能在這個月搬離。
  無可奈何下,只得在公園生活。
  由於他的口袋也完全見底,所以什麼都沒辦法吃。
  「你打算怎麼辦啊……這樣不是只能等著餓死了嗎……」
  索頓似乎沒什麼在考慮後果,這令我很困惑。
  「是啊……我的頭腦從中途開始就無法思考了。即使求職,也老是失敗……而且打工也持續不久……」
  「你也經歷了很多事情呢。不過,總而言之,再這樣坐著也沒有意義,你先吃飯、冷靜一下吧。」
  瑟露莉亞抱著裝滿食物的袋子過來了。
  「妾身買的東西以麵包為主,這樣可以嗎?另外,妾身認為您說不定也口渴了,所以也買了水果。」
  索頓一開始還在猶豫是不是可以吃,而我推了他一把。
  「這些東西都是為了你買的,你給我全部吃掉!等你稍後吃完,就來想想今後的事情!」
  我看著大口吃著麵包的索頓,想到一件事。
  既然不能讓索頓在這種地方露宿,那就只能帶他去我家了。
  「你沒有地方住嘛,今天就來我家吧。」
  「咦,但是……你不是跟使魔住在一起嗎……?」
  索頓在這部分是有常識的,因此也很有規矩地表現出迴避的態度。
  「你沒有睡覺的地方吧?這樣要怎麼挺過風雨啊。冬天本來就已經很冷了,你會凍死的。」
  「嗯、嗯,我知道了……」
  索頓大概也明白自己並沒有其他選項。
  結果他同意我的提議,跟我們一起走了。
  
  帶著索頓回來後,梅雅麗如我所料地吃了一驚。
  「這是誰啊?看起來超髒的耶……」
  「我會好好說明的,先暫且讓索頓洗個澡吧。」
  索頓歉疚地前往浴室,而我趁這時候向梅雅麗說明原委。
  「──就是這樣,我也是束手無策才帶他回家。感覺他的問題已經不是給一、兩天的旅館費就可以解決的了。」
  「事情的經過,本宮清楚了。但若要問本宮能不能接受,本宮的答案是不。」
  這從梅雅麗不悅的表情就能看出來了。
  「因為啊!那個人要使用的房間就是本宮房裡的那一間吧!讓不認識的男人睡在女孩子房內的房間是怎麼回事!」
  「呃,話是這樣沒錯……但我跟他認識……況且說起來在能力上,身為傳說中魔族的妳,是不可能被襲擊的吧……」
  「理論上是這樣沒錯啦~可是即使本宮強到可以毀滅這個國家,本宮也還是女孩子啊。」
  梅雅麗果然是在氣自己沒被當作淑女看待的事,但我也懂她的心情。
  「不然,梅雅麗要來我的房間一起睡嗎?這樣就能避開現在的問題了吧。」
  梅雅麗的表情突然變得很愉快,愉快到讓人感覺勢利眼的地步。
  「那就無妨。沒辦法,雖然法蘭茲的床很窄,不過本宮就忍忍吧。」
  「好好好……妳也可以拿我代替抱枕……」
  「不用你說,本宮也會這麼做的!這下今天就確定能睡個好覺了!」
  梅雅麗的心情很輕易地就轉好了──
  好了,該怎麼處理索頓的問題呢?
  沒有住處的問題,可以靠著住進這個家暫且避開。
  但是,我當然不可能一直讓他住在這裡。這只是緊急避難。
  得讓他到某處去工作,存好錢後自己租房子過生活。
  可是重新想想,這困難到令人絕望啊……
  首先,他沒有錢。這樣就不能租房子了。
  在沒有房子、甚至一無所有的狀態下,也沒辦法找工作。
  一旦表示「我目前正處於連房子也沒有的情況」,在面試時就會被刷掉……
  為了正常地找工作,必須有住處。不管是多髒多狹小的房子,在王都若要租房,一個月就需要三枚銀幣吧。而考慮到簽約時所需的許多費用,若最少沒有十枚銀幣,就什麼都無法開始了。
  沒有住處的人要賺到十枚銀幣,得花多少個小時啊……
  假設打工的時薪是八到九枚小銅幣……一天工作八小時,去掉飯錢,能存到的錢最多就只有五到六枚銅幣……再加上休假,需要花上一個月呢……
  即使是朋友,我也沒辦法讓索頓在這個家住一個月。如果我是一個人住也就算了,偏偏這個環境裡有很多女孩子。瑟露莉亞和梅雅麗兩人也會有些多餘的顧慮吧。
  況且在他存到錢之前,年底就要來了。我也要回老家……
  就在我為今後的事情大傷腦筋時,瑟露莉亞端來了泡好的茶。
  「妾身並不介意那位叫索頓的先生留下唷。」
  「謝謝妳,瑟露莉亞。可是,正因為有瑟露莉亞的這份溫柔,才無法維持這樣的狀態。」
  這樣一來,就等於是在利用瑟露莉亞的溫柔了。
  就在這時,洗好澡的索頓走了過來。
  大概是洗過澡神清氣爽的關係,他身上的疲累感減去很多。儘管不曉得以他這個樣子去王都搭訕會不會成功,去面試打工應該是可以通過。
  「真是給你添麻煩了……但多虧了你,我鬆了口氣。在這幾天,我完全沒有自己還活著的感覺……」
  索頓說出這番話是出自於純粹的真心吧。見他沒有居住的地方及食物,還這麼坦蕩,反而很可怕。
  「從明天開始,我會馬上去找打工,好讓自己可以離開這裡。真不曉得該怎麼感謝你才好。」
  我們畢業還不到一年。
  我住在漂亮的房子裡,薪水也很優渥。
  另一方面,索頓卻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
  明明在一年前還同為學生,沒想到境遇會如此不同。
  我再次感受到成為社會人士的恐怖……
  正因為如此,我想最起碼讓索頓能再稍微回到一般人的情況。
  「姑且先不論你找打工的事,能不能更清楚說明你的狀況?你是因為打工一直更換、沒能持續,錢才花完的吧?為什麼不能繼續工作呢?」
  若這是因為他本來就是馬上會辭職的個性,我打算嚴厲地訓他一頓。而如果是打黑工,那當然是沒有必要持續下去,但世上沒有只有快樂的工作,有時也會遇到不得不忍耐的局面。
  「呃,先是白魔法的日工,它在我登記進需求人數名額時就立刻結束了……接著是白魔法事業的助手,這也是十天就……然後是在工地現場架設白魔法防禦結界的打工,這個是五天結束吧……」
  他接二連三地列出打工名稱,而且不管是哪一項,持續期間都異常地短!
  「這是怎麼回事……?你沒有馬上辭職吧……?」
  索頓垂下頭,移開視線。
  「我是沒有那個打算……」
  嗯嗯……這或許比我想像中還要棘手……
  這麼頻繁地更換打工,在下個工作確定下來前的期間就不會有收入,當然會變窮。演變成付不出房租的狀況也是有可能的。
  根本上的問題會是什麼?
  
  隔天,在我們前去上班的這段時間,索頓也前去王都找打工了。
  索頓要前往的方向跟我們相反,因此我們並未同行。梅雅麗立刻說起與其說是抱怨,不如說是真心話的發言:
  「那個叫做索頓的傢伙,總給人一種翻不了身的感覺呢。該說是福薄嗎……雖然他給人的印象不像是人格有問題的人啦。」
  「我明白妳想說什麼。可是……我在一年前也散發過那種氣息啊。所以聽妳像這樣責備那傢伙,我也覺得很難受……」
  我找工作的時候,面試官對我的感覺也是像梅雅麗這樣嗎?
  假如是這樣,那我也能理解自己為何一直得不到工作了。
  這傢伙給人的印象很陰鬱呢。好,就錄用他了──世上沒有公司會有這樣的認知吧,肯定都會選擇精神飽滿的人。不過人有精神,也不等於他是個有能力的員工就是了。
  「妾身認為,這件事情並非是只憑主人承擔就有辦法解決的問題。您應該盡可能地跟許多人商量。」
  瑟露莉亞的話使我深受感動。
  「妳說得對。可是,這件事很難跟社長商量。」
  凱璐凱璐社長人太好了。
  總覺得要是我表示自己這邊有位居無定所的朋友,她就會說要雇用他了。
  我們本來就是個人數很少、跟社長距離很近的小型公司,最起碼社長應該沒辦法無視索頓的困境。
  我實在沒辦法給她添這種麻煩……
  「妾身能瞭解您這份心情。但是……假如主人拿十枚銀幣給索頓先生,問題也並不會因此解決唷。」
  「嗯……再說,那傢伙是絕對不會收的吧……」
  有十枚銀幣的話,就能夠租房子。
  然而這筆錢算是筆巨款,那傢伙應該也會拒收吧。若是我處在他的立場,也會感到痛苦。
  話雖如此,讓他一直住在現在的家也不太妥當……
  
  我抵達公司後,就看到骨龍停在公司旁。
  也就是說,暗黑精靈托托托前輩也在囉。
  恰好就是在這個時候,她以只穿著內衣褲的姿態在清洗骨龍天翔號。
  「啊,各位,早安!現在這個季節,要駕駛天翔號也有點難受呢~!」
  雖然她穿著內衣褲說出這番話很難讓人相信,但她會這麼做是因為洗骨龍時會弄濕吧。
  我在看到托托托前輩時,就已經率先走近她。
  「我有件事想跟您商量一下……在您有空的時間就好,能請您聽我說嗎?」
  「如果可以邊洗天翔號邊聽,那我現在就可以聽唷。說說看吧。」
  我幾乎就按照索頓告訴我的那樣跟托托托前輩說了。
  假使他話中的內容參雜謊言,那我也沒有辦法;然而要是他沒有說謊,那我就是直接把索頓大約一年來的情報都告訴托托托前輩了。
  「哦,嗯嗯。原來如此啊,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前輩說了特別多次的「原來如此」,這反而讓我為她到底有沒有在聽而感到不安……不過說這樣的話很沒禮貌,所以我說不出口。
  「順帶一提,法蘭茲,我反過來問一下,你對那些打工是什麼工作,有沒有具體的想像?」
  「想像?都是使用白魔法的工作吧?頂多就是架結界這類要前往現場的工作……」
  在索頓說的工作內容裡,並未包含書面工作之類的。
  魔法使的工作雖然也有以書面工作為中心的項目,但在打工中不太會有這類工作,就算有,也總給人錄用員工以女性為主的印象。
  「這樣啊。你明天休假嘛,我來帶你參觀王都吧。不過人數太多也不好應付,瑟露莉亞、梅雅麗,我可以跟法蘭茲單獨去嗎?」
  我當然不介意,瑟露莉亞回答「可以唷」,而梅雅麗也以「白天的話,那也無所謂?」為由同意了。
  前輩到底打算帶我去哪裡參觀呢?
  「還有,法蘭茲可能會覺得跟社長說會給她添麻煩吧,但這是你的杞人憂天喔。」
  托托托前輩懷著確信這麼說道。
  「意思是,不管正在煩惱的人是誰,社長一定都會幫助他嗎?」
  正因為如此,我才覺得很難說出口,不過這部分應該是我們的解釋不同?
  「不是唷。」
  可是前輩很乾脆地否定了。
  「社長肯定不會錄用那個叫做索頓的男生。社長的確是個無懈可擊的善人,卻終究是個經營者,不是聖人,她不會錄用無法給公司帶來利益的人。畢竟既然開了公司,就必須賺錢才行。」
  前輩用堅定的聲音繼續說道:
  「我跟你都是因為實力受到了究極性的評價,才能在這間公司工作。社長會活用那個人的特性,但這指的是有實力之人的特性。她不是能促使力量不足之人成長的教育者,要是覺得對方的力量實在不夠,就不會錄用。所以這間公司才會是少人數制。」
  她是不是若無其事地在誇獎我啊。
  儘管我感到很高興,另一方面卻也覺得我只是個新人,怎麼可能有這麼好呢。
  「介紹你的人應該有把你的能力跟成績告訴社長才對。如果當時對方表明你的成績很差,社長也不會去跟你見面。社長應當在事前就知道你是個優等生了。」
  啊,是小麗莎把我正面的部分灌輸給社長了吧。
  我對小麗莎的感謝愈來愈深刻了。
  「不過這並不是正題,明天我會好好教教法蘭茲的。附帶一提,這沒有包含任何兒少不宜的意思唷。」
  有她這句補充,我就放心了。被只穿內衣褲的前輩說「會好好教你」,有可能讓人產生奇妙的期待……
  「絕對不能做色色的事喔,約好了哦。」
  梅雅麗站在前輩面前叮囑道。

 


《加入年輕人敬而遠之的黑魔法公司,沒想到工作待遇好,社長和使魔也超可愛,太棒了!4》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