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jpg 

《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變態你也喜歡嗎?2》試閱內容來囉h45

 

 

嫌上集變態女角不夠多的話

這集又新增了可愛妹子們啦h48

其中更有非常可能就是遞出情書+小褲褲的灰姑娘新候補!?

除此之外,

慧輝與學姊的關係突然急速接近……

想知道兩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了什麼害羞的事嗎

本週四就可以看到啦!

別忘了首刷限定還附有小唯及學姊的番外短篇集

 

以下就是為等不及的讀者們準備的熱騰騰試閱~


 

序章

  「呃……妳應該,就是鳳同學吧?」
  「是的,就是我。我叫鳳小春。」
  坐在椅子上,聲色宛如清鈴的她,是個嬌小的女學生。
  制服外頭穿著的,原來是件連帽外套。
  在天文社碰面時戴著的兜帽如今已摘下,兩撮軟綿綿的髮辮,垂到拘謹的胸前。
  (她雖然個子很迷你,不過還真可愛啊……)
  那張臉以高中生來說顯得稚氣,但也算標緻了。
  小小的、軟綿綿的模樣,給人一種兔子的感覺。
  而這樣的小春跟慧輝,目前待在學校附近的速食店。
  桌上擺著的是小春點的薯條跟烏龍茶,以及慧輝點的咖啡。
  目前時刻距離跟小春那戲劇性的相遇後又過了三十分鐘,外頭的天色早已暗了。
  「可是,為什麼要到速食店裡呢?如果要談事情,在天文社的社辦不好嗎?」
  「不行,要是繼續待在那房間,我的精神會承受不住……」
  天文社的社辦裡,全都是秋山翔馬的照片。
  不只牆壁被貼滿,連天花板都不能倖免。
  而慧輝的心靈還不夠堅強,沒辦法長時間待在那宛如將「瘋狂」實體化的空間裡。
  眼前的她乍看可愛,但毫無疑問是自身朋友的跟蹤狂。
  「……唉,為什麼我身邊的人全都是變態啊。」
  心儀的學姊是個重度M。
  可愛的學妹是個重度S。
  同班死黨是個腐女。
  然後這個鳳小春,也是個名為跟蹤狂的變態。
  「不過,既然鳳同學也不是,那麼灰姑娘到底會是誰啊……」
  「灰姑娘?」
  「喔,沒事,只是自言自語罷了。」
  桐生慧輝正在尋找『遺落小褲褲的灰姑娘』。
  那個神祕女孩留了封沒署名的情書,還不知為何留下一條小褲褲,但應該跟小春這個翔馬的跟蹤狂沒關係才對。
  今天放學後,一發現自己的同班好友南条真緒是個腐女後,打算回家的慧輝又在鞋櫃裡發現了一只信封。
  一打開信封,裡頭是一張來自天文社的小卡片,內容像是指令書。
  而除了那張小卡片,裡頭還有另一張一旦外流,事情就會一發不可收拾的照片。
  接到這封半帶威脅的信,被召喚到天文社的慧輝,才發現小春是翔馬的跟蹤狂。
  「所以,鳳同學妳找我過去是要做什麼?好像是說有什麼要求對嗎?」
  聽慧輝提問,她規規矩矩地停下吃薯條的手並挺直身子。
  然後一本正經地開口說道:
  「我暗戀秋山同學。」
  「是啊,這我已經深切體悟到了。」
  「所以我希望桐生同學你能當我們的愛神邱比特。」
  「邱比特……意思是要我當妳跟翔馬的中間人嗎?」
  「桐生同學你跟秋山同學很要好,所以我認為你很適任,加上我又幸運地抓到桐生同學你的把柄。」
  小春的桌上擺了一支智慧型手機。
  樸素的機器畫面裡,顯示著一張照片。
  那張照片跟擺進鞋櫃裡的相同,清楚地捕捉到慧輝把手伸進朱鷺原紗雪胸口的那一瞬間。
  黑長髮紮成馬尾的紗雪當時穿著胸口大開的女僕裝,雙手被手銬銬著,脖子上甚至還戴著狗狗用的項圈。
  不管怎麼看,那都是高中男生非禮波霸女僕的畫面。
  「想不到桐生同學你還真開放呢。」
  「妳誤會了!……而且我說,妳是怎麼拍到這照片的?」
  「天文社平常觀察的是火箭都到不了的遙遠星辰。要從教學樓拍下書法社內部的景象簡直輕而易舉。」
  「這根本是偷拍吧……」
  「就算你們是情侶,我覺得在學校最好還是別玩那樣的角色扮演比較好。」
  「我就說了那是誤會啦。我跟紗雪學姊不是情侶,我也不是在非禮她。」
  「問題不在於事情的真相為何。不管事實如何,一旦公開這張照片,會給桐生同學你帶來非常大的困擾──我這樣有說錯嗎?」
  「……意思就是若不希望照片公諸於世,我就得全力配合妳是嗎?」
  小春的要求,是慧輝必須擔任『愛神邱比特』,為她跟翔馬居中牽線。
  把自己的朋友出賣給這個跟蹤狂女孩,說起來實在很不夠義氣,但要是拒絕此事,足以終結他人生的照片就會攤開在光天化日之下。
  這實在事關重大,他不能不阻止。
  「把細節說來聽聽吧。」
  如此這般,慧輝最後還是把朋友賣給了這個小不點惡魔。
  「但幫忙歸幫忙,會觸法的事我可不做啊。」
  「當然不會觸法。這不是最基本的嗎?」
  「妳這偷拍的人還好意思問我啊……」
  「總之,我們首先得分享資訊。既然要合作,我得讓桐生同學你了解有關我的事情。」
  「那讓我問吧。當初是什麼契機讓妳喜歡上翔馬的?」
  「說到契機的話──其實是帽子。」
  原來一切源頭是發生在去年,跟現在差不多時間、正值制服該換季的時節。
  那天是個風和日麗的假日,小春出門四處散步。
  而走著走著,她的帽子被風吹到了伸手也摸不到的樹枝上,後來由碰巧路過的翔馬幫她撿了回來。
  這樣的情節雖然老套,卻也挺合慧輝的胃口,讓他不禁輕笑出聲。
  「我懂了。所以妳就喜歡上他了是嗎?」
  「我一直想找機會跟他說說話,但就是提不起勇氣……」
  「是啊,因為學年也不一樣,所以難度又更高了。」
  「秋山同學對我來說就像是夜空裡的星星。我只能從遠處欣賞他,只能拍下他的照片……」
  「所以天文社才會變成那幅景象嗎?」
  天文社裡有著數不盡的翔馬照片。
  要拍下那麼多照片而不被目標察覺,所需時間與勞力可以說是難以想像。
  一想到她一整年思慕著翔馬,慧輝也真心希望能幫上她什麼忙。
  「可是啊,其實就算沒有我的協助,鳳同學妳應該也很有希望才是。」
  「怎麼說呢?」
  「因為鳳同學妳剛好在翔馬的好球帶裡啊。妳知道嗎?那小子可是個蘿莉控。」
  沒錯,鳳小春暗戀的秋山翔馬是個蘿莉控。
  像小春這種嬌小的童顏美少女,應該很對他的胃口才是。
  而我本來以為像這樣的小春只要肯主動出擊,一定能夠手到擒來──
  「我知道秋山同學有那方面的興趣。可是對我來說,最大的問題其實就在這裡……」
  「咦?怎麼說?」
  「因為──我是三年級。」
  「……嗯?」
  不知怎地。
  我剛剛好像聽到她說了什麼令人難以置信的話。
  「呃……鳳同學?妳剛剛說了什麼?」
  「我說,我是三年級。我比桐生同學你還要大喔?」
  「什……麼?」
  聽到這驚人的表白,害我忍不住仔細端詳起小春的臉。
  即使保守估計也頂多小學生程度的身高。
  跟某個金髮少女差不多的小號胸部。
  她要是沒穿制服,甚至連高中生都不像──不過,仔細回想,從遇見小春起一直到現在,她都是用『桐生同學』來稱呼慧輝。
  但正常來說,一年級的學妹應該要稱二年級的他為學長才對。
  「鳳同學,能請妳站起來嗎?」
  「好。」
  慧輝就讀的私立桃澤高中,女生的制服較為特殊,冬季制服的裙子隨學年分為不同顏色。
  而站起身來的小春,裙子是代表三年級的青色。
  之前由於自己被畫進BL本,又見識到那堆翔馬的偷拍照大集合,一連串事件讓他根本無暇留意小春的裙子顏色。
  「青色的裙子……所以原來妳真的是學姊啊?」
  「我真的是喔!你看。」
  小小的雙手搧了搧裙子的裙襬。
  「妳那樣搧,底下的內褲會走光的……」
  「啊……不、不好意思。這樣好像不成體統……」
  只見小春忽然羞紅了臉頰,坐回座位上。
  看著那小巧可愛的身影,慧輝沉沉哼著。
  「這下傷腦筋了。沒想到鳳同學原來應該是鳳學姊……」
  重複一次,秋山翔馬是個蘿莉控。
  是個真心認為要交女朋友就該找小學生的變態紳士。
  像這樣的他,會願意跟年紀比自己大的女生交往嗎?
  老實說,這難度太高了,實在是不可能的任務。
  「不好意思,鳳學姊,看來這件事可能有點困──」
  「咦?你剛剛說什麼?」
  小春帶著燦笑並亮出手機打斷慧輝的話。
  畫面裡的,是慧輝調戲女僕那對雙峰的照片。
  當下他又再次體悟到自己沒有拒絕的權力。
  「敝人桐生慧輝,接下來將誠心誠意、全力擔任您的愛神邱比特!」
  不過,說是這麼說,這依然是個艱鉅的任務。
  對方可是個訓練有素的蘿莉控。
  那麼身為學姊的小春,恐怕靠正攻法也毫無勝算。
  「……這麼說,下星期就是六月了……到時衣服要換季……唔嗯……」
  本以為絕望的戰況,霎時照下一道希望之光。
  新人愛神的腦海裡,浮現了某個點子。
  那並不是堂堂正正地迎向挑戰,而是類似偷襲的卑鄙作戰。要攻下這個蘿莉控,他實在想不出其他妙計了。
  看來這種時候非得狠下心來,使用策略性的『奇招』才能出奇制勝。

 

第一章 請問您今天要來點兔女郎嗎?

  一週結束,星期一放學後,慧輝把翔馬叫到校園的中庭。
  他是慧輝二年B班的同班同學,也是網球社的王牌。
  跟白襯衫相得益彰,爽朗到不行的這位帥哥,骨子裡其實是個熱愛小女孩的蘿莉控。
  「把我叫來這裡有什麼事啊?該不會是想對我來個禁忌的表白吧?」
  「並不是。你怎麼會這麼想?」
  「我想也是。畢竟慧輝你喜歡波霸又有戀妹情節,怎麼可能對男的有興趣呢。」
  「一點都沒錯。所以拜託不要說那種會讓某些腐女興奮的話。」
  要是被真緒聽到了那可不得了。
  南条真緒以慧輝跟翔馬為藍本畫了BL漫畫的事,依然記憶猶新。
  那腐敗的漫畫家要是見到這一幕,一定又會當成題材畫進BL漫畫裡。
  「其實,我想跟翔馬你介紹一個人。」
  「介紹?」
  「沒錯──出來吧,鳳同學。」
  「好、好的!」
  於是從慧輝身後,一名少女畏畏縮縮地站了出來。
  女學生的制服已經由冬季換成夏季,所以她穿的不是青色裙子,而是粉紅色。
  不合時宜的連帽外套加上拉起的拉鍊,雖然讓她看起來相當可疑,但全身散發出的可愛嬌氣,卻足以抵消這一切。
  接著,只見鳳小春一臉緊張兮兮,打了聲招呼說:「你、你好。」
  「…………慧輝。」
  「幹嘛?」
  「請問把她打包外帶是OK嗎?」
  「你先給我冷靜一點。」
  一見到小天使登場,缺陷型帥哥的蘿莉控屬性當場發作。
  但這可說是一如預料的好開場。翔馬此刻的視線已經牢牢盯著小春不放了。
  「那、那個……你好,我叫鳳小春。」
  「鳳同學是嗎?我叫秋山翔馬。」
  「秋山……學長。」
  「我就是為了讓像妳這樣的女孩喊學長而誕生於世的!」
  「咦?」
  「喔喔,不好意思。我真是的,一時興奮所以失態了。」
  翔馬會這麼興奮也不能怪他。乍看之下,鳳小春的確是個完美無缺的蘿莉美少女。
  而活用她那外貌的本次行動,正是由慧輝立案的秋山翔馬攻略法──『小春妹妹是一年級喔☆大作戰』。
  根據翔馬的說法,他雖然會購買那些合法蘿莉的寫真集,但也說過「我並不把那些合法蘿莉視為戀愛對象」。只挑年紀比自己小的,似乎是他的戀愛哲學。
  翔馬以前確實曾用過「我是蘿莉控」這樣驚人的理由,拒絕那些向他表白的女孩。
  因此在這次的作戰裡,讓小春以一年級學妹的身分跟翔馬接觸,先讓他對她產生興趣,等兩人培養出感情,再公開她的真實年齡。
  介紹小春給翔馬認識的日子,之所以會挑在星期一也是因為這緣故,就是瞄準了制服換季的這個時間點。
  而最重要的地方在於,女生的制服一旦換成夏季,裙子就會統一成粉紅色。
  要是小春還穿著冬季制服,學姊的身分就會因為裙子而穿幫,翔馬這個蘿莉控就會對她失去興致,因此裙色統一的夏季制服對我們來說較為有利。
  換成夏季制服後,雖然會變成由蝴蝶結顏色區分年級,但那點小東西,只要拉起外套拉鍊就能蒙混過去了。
  只要讓小春藏起青色蝴蝶結這三年級學姊的證明,再讓她喊聲「秋山學長」,一切就完美無缺了。
  嬌小又帶有童顏,再配上會讓人不小心打破道德規範的發育中的胸部──一個最對蘿莉控胃口的學妹就此完成。
  「倒是小春為什麼穿著外套啊?這樣不熱嗎?」
  「我的皮膚很敏感,得穿外套防曬。」
  「喔,這樣啊。」
  雖然是為了隱瞞學年她才拉起拉鍊,但為了防曬而穿連帽外套卻是真的。
  當初用來防曬的外套,如今兼具隱藏蝴蝶結的防具功能。
  小春恐怕也沒料到,自己的外套會以這種方式派上用場吧。
  「我跟鳳同學是在圖書館認識的。她說她對網球比賽很有興趣,我就跟她提起了你,於是她說希望能跟你見面。」
  「咦,真的嗎?那之前西森選手跟費德利的那場實況轉播,妳也有看嗎?」
  「是、是的!我有看!那場我看了!」
  被翔馬一問,小春帶著先前的緊張答道。
  至於有點錯亂的口吻,就敬請見諒吧。
  「那、那場比賽真的好精彩,雙方打得互不相讓,讓人看得好興奮。」
  「兩邊王牌選手級的來往擊球很精彩對吧。」
  「我本來站在西森選手這邊為他加油,可惜後半場他還是擋不下費德利的快攻。」
  「對啊,都撐到最後一局了,卻還是輸球,真的很可惜。西森選手的狀況一點都不差,但是對手的發球技巧實在太好了。」
  「就是說呀,真不愧是前世界排名第一位的選手。才剛養完傷上場就有那樣的好身手,真是太犯規了。」
  兩人就這樣聊網球聊得氣氛熱烈。
  據說,小春知道翔馬是網球社後,就養成了看轉播的習慣。
  當初只是為了學習有關網球規則之類的才看轉播,結果就培養出看網球比賽的興趣了。
  而對網球不熟的慧輝,完全被晾在一旁。
  「……糟糕,我差不多該去社團了。」
  「那個,秋山學長?我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再一起聊聊網球,所以要是可以的話……能、能跟你要電話號碼嗎?」
  「當然可以。我才想跟妳要呢。」
  一邊是模樣青澀的小春,一邊則是笑得比平常更爽朗、馬上就答應下來的翔馬。
  而早知道小春真正身分其實是學姊的慧輝,則是以曖昧的笑容看著兩人交換手機號碼。
  (翔馬還真是一臉開心啊……那個人的年紀其實比我們都還要大呢……)
  看著蘿莉控沉浸在小女孩的仰慕之情裡,慧輝的心不禁一陣刺痛。
  雖說是被她用危險的照片當把柄威脅,但自己在做的事某方面來說等同出賣朋友。
  慧輝在心中暗自為了欺騙朋友的事道歉。
  而一想到照片──慧輝隨即想起了小春蒐集的那堆翔馬照片。
  「我說,你們要不要拍張照片,當成今天認識彼此的留念?」
  「喔,這點子聽起來不錯。」
  翔馬看來也贊成慧輝的提議。
  「鳳同學妳也聽到了吧?那麼妳站到翔馬的旁邊吧。」
  「好、好的!」
  校園的中庭裡,高䠷帥哥與嬌小的連帽外套少女並排而立。
  翔馬依然笑得燦爛,小春也還是一臉緊張。
  成為攝影師的慧輝,將兩人的身影收進手機畫面裡。
  「你有拍好嗎?」
  「喔,拍得超好。只不過……你們的身高差距還真懸殊啊。」
  比起高中的學長學妹,看起來更像是兄妹家族照,不過這也只能說是沒辦法的事。
  把照片傳到兩人的手機後,我們目送翔馬前往社辦。
  但即使翔馬的身影消失在遠方,小春依然望著他離去的方向。
  「能跟秋山同學講到話……簡直就像是做了一場美夢。」
  「那真是恭喜妳了。」
  「我對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依戀了。」
  「等一下等一下,你們才剛交換了手機號碼不是嗎?」
  「不只號碼,還拍下了這麼棒的照片。」
  小春正拿著的手機裡,顯示著剛拍下的照片。
  「啊,對喔……你們是第一次合照吧。」
  小春有數不盡的翔馬照片,但跟他一起合拍的就只有這一張。
  「謝謝你,桐生同學。這張照片我會當成寶貝好好收藏的。」
  把照片揣在胸前,她笑得一臉幸福。
  那笑容魅力十足,即使不是蘿莉控也會忍不住一見傾心。
  
      ◇
  
  大家好,我是正在尋找遺落小褲褲的灰姑娘的桐生慧輝王子。
  恕我冒昧詢問,各位知道兔女郎嗎?
  顧名思義,那指的是穿著帶有兔子特徵服裝的女孩。
  性感的黑色絲襪、豪邁敞開的胸口、兔耳朵、圓圓的尾巴……充滿各種挑逗人心的成分。
  身為男生,我也希望這輩子能親眼看看兔女郎,但平凡的生活裡根本不可能看到那個裝扮,我也只當那是不可能實現的夢想,而任其消逝。
  但某一天,我真的親身遇見了。
  遇見有著一頭金髮,可愛得不得了的兔女郎。
    
  「……等等,咦?是怎樣?現在是什麼狀況?」
    
  某個平日的放學後,慧輝一打開書法社的門,兔女郎赫然出現在眼前。
  那是位金髮微卷,嬌小的身子穿著黑色服裝,臀部有撮圓圓的尾巴,頭上頂著兔耳朵的美少女。
  大膽地敞開的胸口雖然沒什麼份量可言,但這反倒帶來某種美妙的悖德感,形成只有她才能醞釀出的煽情特色。
  而那穿上不適應的服裝帶來的忸怩,以及羞紅的面頰,簡直是戰略兵器等級的破壞力。
  這麼可愛的兔女郎,翻遍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個(篤定)。
  面對這可愛度而差點失去意識的慧輝,開口第一句卻是「這是什麼狀況」。
  面對這理所當然的疑問,兔女郎古賀唯花說了。
  「由於一些不得已的苦衷,唯花今天得當一天的兔女郎。」
  「雖然搞不太懂是怎麼回事……總之,我現在該做的只有一件事。」
  「慧輝學長?為什麼要拿手機出來呢?」
  「呃,只是想說趁這機會拍個照留念。」
  「要留念什麼!?」
  「來,笑一個。」
  慧輝不由分說地按下快門。
  這一天,慧輝成功拍到人生中第一次親眼看到的兔女郎。
  唯花羞答答地面對鏡頭的身影,堪稱是典藏版的一張照片。
  「好,檔名就取為『學妹化身兔女郎的日子』。」
  「學長請住手好嗎?完全不懂您在做什麼。」
  「所以說,為什麼小唯妳會變成兔女郎呢?」
  「──她呀,說她也想加入書法社。」
  而回答慧輝的並不是唯花,而是從她身後現身的黑髮少女。
  及腰的長髮配上渾圓碩大的胸部,令人印象深刻的她,名叫朱鷺原紗雪,目前是三年級生,並擔任慧輝所屬書法社的社長。
  「加入書法社……為什麼這麼突然啊?」
  「這樣不是很不公平嗎?唯花只跟學長屬於同個委員會,但魔女學姊卻因為跟學長同個社團,所以每天都能黏在一起喔?唯花也想在慧輝學長身邊待久一點!」
  「咦?小唯,妳的意思是──」
  唯花積極的台詞,害我的心一陣亂跳。
  學妹賭氣的表情,讓純情的慧輝心中升起一抹淡淡的期待。
  「否則唯花實在沒時間把慧輝學長調教成奴隸!」
  「……嗯,其實我早有這種感覺了,知道妳一定會馬上砸碎我那天真的期待。」
  若是王道愛情故事,女主角一旦說出『想與你相伴』之類的話,就等於是樹立起堅不可摧的戀愛旗幟,不過看來慧輝面對的現實可沒這麼美好。
  可愛得有如天使的唯花,內在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小惡魔,擁有想把慧輝納為奴隸的S屬性。
  而相較之下,紗雪則是有著希望慧輝當自己飼主的M屬性。
  這樣的兩人,從以前就為了慧輝而針鋒相對。
  畢竟兩人的目標在這世上只存在一個。
  她們就像是爭奪僅僅一塊蛋糕的姊妹般,每天為了這件事爭執不休。
  「總之,唯花實在不能接受。跟學長同社團的魔女學姊,在各方面都太佔優勢了吧。」
  「可是現實往往不講道理,世界根本不可能存在完全公平的事。」
  「既然唯花是這裡的學生,那麼應該有權利參加社團!」
  「是啊,古賀同學妳可是我的競爭對象,說實話,我看妳不順眼,但的確沒有權利拒絕妳入社。雖然我真的看妳很不順眼就是了。」
  「這個學姊竟然一連說了兩次不順眼啊……」
  「唯花也最討厭魔女學姊妳了!」
  一身兔女郎裝扮的學妹氣鼓著臉頰,但這生氣的模樣竟然也如此可愛,只能說美少女就是這點教人傷腦筋啊。
  「所以基於這原因,我不得不讓古賀同學入社,但讓她無條件加入也沒什麼意思,所以我要她今天一整天打扮成兔女郎作為代價。」
  「嗯,雖然不太懂為何妳會挑選兔女郎,但是這品味我覺得還挺不賴的。」
  「我就知道慧輝同學你是個內行人。古賀學妹雖然內在是那個樣子,但起碼外表還算可愛,所以我覺得她一定很適合這套衣服。」
  「魔女學姊妳這個身體裡裝了個浪女的人,好像沒資格說這些吧……」
  「其實我也很想穿穿看的,可惜沒有我的尺寸。」
  「邊說邊搖晃胸部是在對唯花下戰帖嗎?魔女學姊?」
  「嗯呵呵,人要是胸部小,心胸該不會也會跟著變狹窄吧?才這點程度的挑釁就動怒,看來古賀同學不只胸部,連內在也是個小孩子呢。」
  「啊哈,所以胸部一大,人也會跟著大搖大擺囉?性情惡劣的女人可是會惹人厭的喔?」
  在社辦的正中央,兩人激盪出劇烈的火花。
  波霸與洗衣板這水火不容的兩大勢力,掀起了一場胸部戰爭。
  (不過啊,我也好想看看紗雪學姊打扮成兔女郎的模樣……)
  沒辦法看紗雪穿兔女郎裝雖然遺憾,但她要是真的化身兔女郎,搞不好會觸及限制級的底限,到時慧輝肯定會血脈賁張到鼻子濺血。
  慧輝能夠免於貧血,說起來反而是逃過一劫。
  「好了,兔女郎小姐,能幫我泡杯茶嗎?」
  「一個魔女學姊有什麼好跩的……」
  「哎?妳不想加入書法社了嗎?」
  「唔……遵命……」
  一臉不甘心的唯花於是前往快煮壺那裡。
  順帶一提,由於紗雪本人的興趣,書法社的社辦總是備有綠茶。
  接下來──慧輝總算把進入社辦後一直感到納悶的事,問了那個令他納悶的人物。
  「所以?為什麼南条妳也在這裡?」
  坐在椅子上看著文庫本的南条真緒「嗯~?」了一聲抬起頭。
  她上了淡妝,是個給人成熟印象的美女。
  將紅褐色的頭髮紮成側馬尾的同班同學,慵懶地開口說道:
  「還能有什麼原因,當然是因為我也想加入書法社啊。」
  「什……麼?」
  「總之,以後我就是同社團的夥伴了,請多指教~」
  「慢著,請多指教是怎樣……」
  把想說的話說完,她的視線又落回文庫本上。
  看來那自由不羈的性格,入社後依然沒變。
  「才想說妳最近安分些了,結果竟然又這麼大膽出擊……等等,話說學姊,妳不讓南条扮成兔女郎嗎?」
  「南条不必,因為我已經收到參加費了。」
  「參加費?」
  「就是這個。」
  「這、這東西不是──!?」
  紗雪隨手拿出的,是一本薄薄的書。
  書的封面上,跟慧輝一模一樣的男子被看起來顯然是翔馬的帥哥給使出壁咚釘在牆邊。太過眼熟的這本書,原來是以慧輝跟翔馬為藍本所畫出的BL漫畫『翔斗與Cake的濃郁鮮奶油對決』。
  由女高中生BL作家真緒執筆的恐怖書刊,看來就在慧輝擔任小春的愛神時完成了。
  「為、為什麼紗雪學姊妳會想要那東西?」
  「其實我一直都是南条同學……南真央老師的讀者啊。」
  「這裡也有忠實粉絲!?」
  然後※ 真緒的筆名似乎就叫做『南真央』。(編註:真緒跟真央的日文讀音都是Mao。)
  既然她也把以慧輝為藍本的角色取名為『Cake』,可見她在命名方面似乎相當隨興。
  「所以妳收了這本書,就准她加入社團了?」
  「你真沒禮貌。這本可是我乖乖去參加活動時買的。」
  「?不然妳剛剛說南条給妳參加費,指的是什麼東西?」
  「我要她如果BL本又出新作,到時就優先幫我留一本。」
  「唔哇,這內線交易真的是雙重腐敗啊……」
  「另外,這套『小蛋糕系列』每一集我都有買。」
  「妳說什麼……」
  「這次的新刊也一樣精彩呢。不管是被翔斗蹂躪的Cake的表情,還是被濃郁鮮奶油般的白濁液體淋了一身的最後一格分鏡,全都令人興奮極了。」
  「我倒是聽得消沉極了……」
  以自身為藍本的BL本被認識的人看個精光。面對悲劇般的殘酷事實而精神耗弱的慧輝,此刻只希望有誰能夠「溫柔地安慰他」。
  唯花將端給大家的茶擺到桌上,興致勃勃地湊了過去。
  「那是真緒學姊您畫的嗎?是怎樣的內容呀?」
  她可是圖書委員,還是自稱書蟲的愛書人士。
  這樣的她當然會對未知的書籍有興趣,但這本書可不是普通的書。
  「小唯妳不能看!那不是小孩子該看的書!」
  「可是唯花雖然小,也已經是高中生了吧?」
  「妳有興趣的話就送妳吧。當成慶祝妳入社的禮物。」
  「咦?真的可以嗎?這不是學姊很寶貝的書嗎?」
  「無所謂,反正我家裡還有保存用跟觀賞用的兩本。」
  「那……好吧,唯花就不客氣了。謝謝您。」
  見紗雪突然展現的友善態度,兔女郎雖然有點錯愕,但還是照她的話收下那本書。
  面對禁書被交到學妹手裡的景象,慧輝此刻已經是一臉槁木死灰的模樣。
  一接下薄本,唯花當場攤開。
  接著,藍色眼眸驚訝得盪出波紋。
  「這、這是……!?」
  真緒的本子從第一頁就已經展開高潮。
  故事舞台在瀰漫著煽情氛圍的某個愛情旅館的房間裡。
  面對邊說著「竟然途中逃跑,真是個壞孩子」之類的話邊沿著床鋪逼近的翔斗(全裸),「求求你住手,再這樣下去,我的身體會受不了的……!」Cake(全裸)只能拚命求饒。
  但那樣的抵抗實在徒勞無功,意外兇殘的帥哥翔斗硬是開發Cake的菊花,將變態的快感注入其中。
  「慧、慧輝學長竟然被蹂躪成這樣……!」
  「那才不是我。雖然長得很像我,但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這簡直是……下流!太下流了!」
  「嘴上說歸說,視線倒是緊盯著那頁不放嘛。該不會古賀同學妳其實是個悶騷色狼?」
  「因、因為……因為……!」
  面紅耳赤的金髮少女,一雙眼睛骨碌碌地打轉。
  看來她雖然很害羞,但對內容其實挺有興趣的。
  面對學妹初次體驗所帶來的青澀反應,紗雪投以柔和的微笑。
  「這沒什麼好害羞的。只要是女生,都會對這世界感興趣。」
  「朱鷺原學姊……」
  淡淡的友情,在兩人之間油然升起。
  看著這樣的景象,真緒滿意地點點頭。
  「由BL本萌生的友情,感覺還真不錯。」
  「哪裡不錯了?」
  以重口味本為橋樑的友情,根本不正常好嗎?
  再說兔女郎與BL本的組合,也很莫名其妙。
  「真緒學姊,能請您幫我簽個名嗎?」
  「好啊~」
  唯花一討簽名,作者也爽快地答應了。
  慧輝依然面帶難以言喻的表情,看著真緒在BL本上簽名。
  「唉唉,原來信徒就是這樣誕生的嗎……」
  「南条同學的粉絲又多了一個人,這不是可喜可賀的事嗎?」
  「對我來說可就是悲劇了……」
  「所以,有件跟妳們倆入社有關的事──」
  我沉痛的抗議被紗雪完美地無視了,她馬上切換至其他話題。
  「我心想事情不可能永遠瞞下去,所以就跟南条同學談了我們的事情,也就是我跟古賀同學的本性,以及我們倆爭奪慧輝同學的事。」
  「……是啊,剛剛看妳們當著南条的面奴隸來浪女去的,我就心想應該是這樣。」
  「聽說桐生你是飼主候補,同時也是奴隸候補是嗎?怎麼說呢,真是辛苦你了。」
  「雖然妳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但別忘了妳也是害慘了我的其中一人啊。」
  真緒畫的BL本,同樣是個令他嚴重頭痛的病灶。
  「……嗯?」
  就在這時,褲子口袋裡的手機傳來震動。
  我掏出來一瞧,發現有人傳了訊息。
  內容為:『關於我入社的目的你要對她們保密喔。要是你說出去,我就把我的BL本拿給瑞葉看。』──那是明明就在同個房間裡的真緒傳的
  我火速回傳了『只有那個千萬不要做』,接受了真緒的要求。
  拿以哥哥為藍本的BL本給妹妹看,不知是哪門子的羞恥Play。
  真緒入社的目的,其實是為了就近監視慧輝,以免他跟其他女生走得太近。
  至於為何這麼做,理由簡單明瞭。
  慧輝要是跟女生感情好,造成與翔馬在一起的時間少了,會害她挖不到BL本的題材。
  對真緒來說,慧輝除了別交到女朋友,最好也別成為紗雪的主人或是唯花的奴隸。
  因此,慧輝反倒希望她能積極阻撓這兩人。
  「那麼,既然大家都認識新成員,我也差不多該回頭忙社團活動了。」
  「也好,唯花也打算忙自己的工作。」
  「那我也來畫自己的新作原稿好了。」
  紗雪盤坐在社辦內榻榻米空間裡擺放的矮桌前。
  唯花找了張空著的椅子坐下。
  真緒則從書包裡拿出漫畫用工具。
  三人各自拿起毛筆、色鉛筆與鋼筆,開始進行自己的作品。
  畫著以慧輝為藍本的BL本的同班同學。
  忙著畫公主管教王子的『調教』繪本的兔女郎學妹。
  本來以為剩下的學姊是最正常的一個,結果寫在宣紙上的,是『處罰就是犒賞』這種不知所云的內容。
  「這社團是怎樣……」
  沒有一個女孩是正常的。
  社團一直以來都只有慧輝跟紗雪,如今多了新血雖然值得慶祝,但這些人選就是讓慧輝覺得非常有問題。
  於是從這天開始,書法社化為變態的巢穴。

  
  
  放學回家的路上,慧輝走了幾個路口後巧遇妹妹瑞葉。
  一頭微卷的髮絲在肩膀上俏麗地搖曳著。以帶點惺忪感的上揚眼角為可愛之處的妹妹,一發現慧輝就立刻喊出聲來。
  「喔唷?那邊的那位莫非是我的哥哥?」
  「正是。瑞葉小姐您出門買東西嗎?」
  「嗯。本來也可以等假日再買,不過有好多東西都不夠用了。」
  換上便服的瑞葉手裡提著她愛用的購物袋。看來她前往超市的任務已執行完畢,購物袋被各種食材塞得圓鼓鼓的。
  「我來提吧。」
  「謝謝。」
  「……喔,想不到還挺重的。」
  「因為買了醬油嘛。」
  「下次就先說一聲吧。提東西不是哥哥的任務嗎?」
  「嗯~因為我以為哥哥的社團活動還沒結束。」
  「是有社團沒錯啦,可是妳也知道我幾乎沒什麼在『活動』。」
  「頂多就打掃社辦跟看書而已。」
  「沒錯。所以妳隨時可以找我沒關係。」
  「嗯,好吧,下次就這麼辦吧。」
  於是,兄妹倆並肩而行。
  桐生家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只有慧輝跟瑞葉兩個人住了。
  他們的父母由於工作繁忙離不開市區,平常鮮少返家。
  「咦?那裡以前有那家冰店嗎?」
  「應該是新開的喔,班上同學也跟我提過。」
  「好,那今天就讓哥哥請客吧。」
  「真的嗎?好耶~」
  「然後難得有這機會,我們到公園吃吧。」
  「嗯!」
  點了兩人份的冰,慧輝和瑞葉提著東西來到附近的公園,幾個小孩正在那裡打棒球。
  一坐上板凳,瑞葉馬上拿出塑膠湯匙。
  紙杯裡裝的冰淇淋一共五小球,每球的顏色都各不相同,有巧克力或是草莓之類的口味。看來這間店就是因為能夠每種口味各嚐一點點,所以大受女生歡迎。
  「嗯~好冰!好好吃!」
  「是啊,特別是今天雖然才六月,卻已經有點熱了,所以吃起來感覺更涼更好吃啊。」
  「謝謝你請客囉,哥哥。」
  「不客氣。」
  冰淇淋大受好評,讓瑞葉一口接著一口,臉上洋溢著幸福。
  吃著吃著,冰淇淋還剩三球,她卻停下了湯匙。
  「對了,話說小真跟小唯都加入書法社是嗎?」
  「妳消息真靈通啊……呃,是啦,她們兩人都加入了。很不幸地加入了。」
  「咦?發生了什麼事嗎?」
  「與其說發生什麼事,不如說接下來搞不好會出事吧……」
  他沒辦法告訴瑞葉書法社已經化為變態的巢穴。
  慧輝不希望可愛的妹妹知道,有群變態正在爭奪自己的哥哥。
  「不過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情就是了。南条在畫漫畫,小唯則是畫她的繪本。」
  「不是書法社嗎?」
  「是啊,照理說是書法社。不過,不只她們,我在書法社也沒寫過什麼書法就是了。」
  「那社團感覺好自由喔。」
  「現在人數增加了,可能書法社也不需要我了吧。」
  慧輝當初加入書法社,是為了讓社團不被廢除。
  為了幫助因為學長姊畢業,而面臨社團存亡危機的紗雪,慧輝才做出這樣的抉擇。
  如今增加了社員,慧輝就沒有理由繼續待在書法社,讓他心想自己也許留不留下都沒差。
  「……哎唷,哥哥老是動不動就說這種話。」
  「瑞葉?」
  那是有點生氣的口吻,對她來說相當罕見。
  「朱鷺原學姊一定非常感謝哥哥。要是哥哥突然說要離開,她應該會很難過的。」
  「…………」
  之前在喫茶店請紗雪吃聖代時,她就感謝過慧輝,說面臨廢社的書法社之所以能繼續留存,都是拜慧輝所賜。
  而她當時展露的笑容,毫無疑問是發自內心的。
  「好比說,要是哥哥說不想再當我的家人,我也會很傷心的。」
  「呃,這種話我再怎樣也不可能……」
  「因為到時就沒人請我吃冰了。」
  「妳傷心是因為這原因!?」
  其實並不難理解瑞葉想表達的事情。
  慧輝要是退社了,紗雪的確是會傷心。
  姑且不提這是不是戀愛情感,但她對慧輝有好感,這點應該是錯不了的。
  再說──慧輝同樣覺得,自己應該捨不得離開書法社。
  「謝了,瑞葉。」
  「雖然不懂哥哥你在感謝什麼,但是如果要感謝的話,就給我那個焦糖冰淇淋吧。」
  「妳會胖成肥豬喔?」
  「既然是為了冰淇淋,就算變成肥豬也無所謂。」
  聽她願意為冰淇淋化身為豬,慧輝於是奉上了自己的焦糖口味冰淇淋。
  之後,兩人吃完冰,起身準備回家。
  就在這時,一顆棒球滾了過來。
  瑞葉彎下腰,撿起滾到腳邊的那顆球。
  其中一個玩球的刺蝟頭男孩隨後奔來。他的左手戴著手套,穿著短袖、短褲,看起來一副頑皮樣。
  「不好意思~!謝謝!」
  「喔喔,你真有精神耶。來,球還你。」
  瑞葉於是將球還給男孩。
  但拿回球的男孩並沒有離去,而是盯著並肩而立的兩人。
  「姊姊,你們是情侶嗎?」
  「不是喔,我們是兄妹。」
  「是喔?嗯……可是你們長得一點都不像耶。」
  「啊哈哈,真的嗎?應該還好吧?」
  瑞葉笑著回應,但男孩看來不太接受這答案。
  「咦~可是不管怎麼看,都是姊姊比較可愛吧?」
  「咦?你該不會是在搭訕我吧?」
  就算對方只是個小孩,但自己可愛的妹妹被人勾引,總是教人看不下去。
  為了保護妹妹,慧輝挺身來到男孩面前。
  「喂,小子。」
  「什麼事?大哥哥。」
  「想追瑞葉可沒這麼簡單。如果你想跟她結婚,先想辦法讓自己年收入一千萬圓再來。」
  「喔~原來這個大哥哥是個妹控~!」
  只見男孩嚷著『妹控、妹控』,回到夥伴那裡去。
  而目送男孩離去的瑞葉,帶著慧輝最喜歡的溫和笑容說道:
  「呵呵,哥哥的確是個妹控沒錯啦。」
  「妹控就妹控吧。反正這跟蘿莉控不一樣,警察是不會抓的。」
  「噁~看來這人病得還真不輕。」
  「差不多該回去了。袋子裡有些食材得趕緊拿回家冷藏才行。」
  「也對。」
  慧輝先邁出步伐,瑞葉也與之並肩。
  「欸,哥哥?」
  「嗯~?」
  「我們倆看起來真的像情侶嗎?」
  「嗯嗯?不知道耶。但我敢說我們一定比情侶更要好。」
  「這應該不見得吧。」
  「咦!?」
  「開玩笑的……好了,我們回家吧,哥哥。」
  比制服裙還要長一截的裙襬飄蕩著,瑞葉跨出一步來到前頭。
  一回過神,街道已經灑滿紅通通的晚霞。
  「話說瑞葉主廚,今晚的菜色是?」
  「今天是和風菜色。有鹽烤秋刀魚、高湯煎蛋捲、海帶芽味噌湯、涼拌菠菜。」
  「有菠菜嗎?不錯不錯,營養滿分。」
  「哥哥的重點是菠菜嗎?應該要對秋刀魚感到高興吧?最近魚不便宜呢。」
  不著邊際的對話裡,帶有暖陽般的和煦。
  她的陪伴之所以帶著讓心靈安詳的力量,大概是因為她是自己最親的家人吧。
  不可思議的安心感就像是在說,這裡就是自己的家。
  
  
  時間來到晚上十一點。
  慧輝此刻躺在房間的床上。
  吃完妹妹煮的豐盛晚餐,進入自己負責打掃的浴室洗完澡後,慧輝打算休息而回到房間。
  但過了幾分鐘,仰臥在床上的他,單手舉著一張信紙。
  幾乎是一片空白的信紙中央,橫寫著一行『我喜歡你。』的文字。
  「既然喜歡我,為什麼就是不肯現身啊……」
  五月初,他收到這輩子第一封情書。
  但不管是在那封謎之情書的信紙還是粉紅色的信封上,都找不到寄件人的名字。
  而不知道為什麼,擺在書法社社辦桌上的這封情書,旁邊竟然還附了一條純白的小褲褲。
  被慧輝稱為『遺落小褲褲的灰姑娘』的這名寄件人,有可能是以下三人之一。
  朱鷺原紗雪。
  古賀唯花。
  南条真緒。
  她們都是發現情書那天,參加了書法社大掃除的人。
  除了她們之外還有另外一人有參加大掃除,但那人是慧輝的妹妹,因此排除了可能性。
  而慧輝為了找出灰姑娘而深入調查這些人,卻不小心揭穿了她們的祕密。
  三名灰姑娘候補,各個都是不尋常的變態。
  「…………唉。」
  隨著嘆息,拿著信紙的手無力垂下。
  「……所以到頭來,究竟誰才是灰姑娘啊?」
  自從在社辦發現情書後,他從來沒跟灰姑娘有過任何接觸。
  看樣子,對方並未打算主動公開自己的真實身分。
  明明有好多話想問,但就是不曉得遺落小褲褲的女孩是誰。
  這個故事的王子直到現在,依然沒能發現灰姑娘的蹤跡。


 《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變態你也喜歡嗎?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