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天氣寒冷,狂流鼻涕的小編,來為大家獻上本週的新書試閱啦!

今天小編要提供的試閱作品為──《精靈使的劍舞14 帝都動亂》

遭到消滅的蕾斯提亞,竟然再次出現在神人的面前。

失去身為契約精靈記憶的蕾斯提亞,究竟是精靈,還是──

期待已久的超人氣元素奇幻故事,第十四集!

雖然無法如期在11月跟大家見面,但別忘了這本書會有超精美附錄,現正努力監修中!

等到正確出書日確認後,小編會第一時間公佈,請大家耐心等候喔~~~

(精美附錄詳細內容,請至豪華絢爛的十一月特典大駕光臨!複習喔~)

精靈使14    

【內容試閱】

序章

 

  「……蕾斯……提亞……?」

  黎明晨光照耀著溫特葛夫城的露台──

  而站在上頭的神人瞠大了眼,就這麼愣怔著一動也不動。

  他的視線,被佇立在克蕾兒身後的少女徹底吸引了過去。

  少女的豔麗黑髮好似能與黑夜融為一體;而黃昏色的眼眸也在陽光的照映下,呈現出神秘的色調。被艾爾菲姆族服飾所包裹住的身體,就好比精工雕琢的玻璃藝品般美麗,肌膚則為通透的白色。

  即使現在並非身穿夜色的禮服,但她的外觀模樣,絕對就是那個人沒錯。

  〈闇精靈〉蕾斯提亞──真名為蕾斯提亞‧阿修道爾。

  是在那個〈精靈王〉的祭殿之中,理應已被神人殺害的契約精靈。

  「……真的是妳嗎……蕾斯提亞……?」

  神人痛苦地吐出這些字句後──

  便踏著蹣跚的腳步,朝著她的身邊走去。

  即使她的身影近在咫尺,神人依舊不敢相信。

  沒錯,她應該已經消滅了才對──就在神人的眼前。

  在親手碰觸到她之前,神人仍是難以相信。

  他的手指碰到了少女纖柔的肩膀。

  這時,長相和蕾斯提亞如出一轍的這名少女,露出了畏縮的神色向後一退。

  「請、請問……」

  「……蕾斯提亞?」

  這出乎意料的反應,讓神人的腳步當場停住。

  她那黃昏色的眼眸,就像是在訴說──

  「──神人。」

  這時,從他的背後傳來了一道冷靜的聲音。

  神人回過身去,看到了克蕾兒正面露複雜的表情望著他。

  「克蕾兒,她究竟是……」

  「那個,神人──」

  克蕾兒像是難以啟齒般支吾了一會兒後──

  終於像是下定決心般開了口。

  「這孩子,似乎完全不記得我們的事了。」

  ──告知了這樣的事實。

  

 

 

 

 

第一章

 

  溫特葛夫城頂樓的房間,據說是勞倫弗洛斯特伯爵過去所使用的辦公室。

  目前城內的房間大多用來收容受傷的士兵。因此,能夠避免受精靈竊聽、放心談話的地方,就只剩下這個房間了。

  在這個只設置了桌椅和最低限度擺設品的房間裡──

  少女看起來坐得很不自在,神人緊盯著她的臉孔,開口說:

  「這樣啊,原來妳也失去了記憶……」

  「……是的。」

  少女稍稍撇開視線,輕輕點了點頭。

  這個房間裡就只有神人和少女獨處。琳絲蕾等人考慮到一對一講話比較方便,因此貼心地先行離席。

  (……她應該就是蕾斯提亞吧。)

  神人在心中做著不知是第幾次的確認。

  當然,他絕對不會錯看蕾斯提亞的容貌。

  她可是自幼就待在神人身旁的契約精靈。

  然而,神人之所以遲遲無法確信,就是因為她現在的個性,與神人認識的蕾斯提亞相差甚遠的關係。

  (……我所認識的蕾斯提亞不會露出那種眼神。)

  黃昏色的眼眸,正流露出微微的怯色。

  這道宛如把他當成陌生人般的視線,讓神人的胸口感到一陣悶痛。

  聽她說,她是數天前在〈冰華森林〉醒過來的。

  她自追捕而來的聖國騎士團手中逃脫,在森林中徘徊的時候,被艾爾菲姆族的小孩子發現,並被他們藏匿在村落之中。

  她沒有在那之前的一切記憶,除了〈蕾斯提亞〉這個名字以外,別說是神人的事了,她甚至連自己過去曾是精靈一事都渾然不知。

  (我當時醒來的時候,也發生過類似的症狀,不過──)

  神人回想起自己在不久前於學院中醒來的那段記憶。

  當時的神人也因為失去蕾斯提亞,對精神造成了打擊,因而陷入喪失記憶的狀態。而當時的症狀,就是完全忘記了關於蕾斯提亞的一切。

  當然,就算狀況相似,也不能斷定身為人類的神人,其狀況會和身為精靈的蕾斯提亞一模一樣。不過──

  (……這樣的症狀反而與伊莎莉亞更像。)

  伊莎莉亞‧汐娃──將神人導引至此地的〈水之精靈王〉化身,過去也曾經失去了除了自身名字之外的所有記憶,並被封印在廢都的地底下。

  伊莎莉亞似乎是被某人有計劃地施加封印,那麼蕾斯提亞的事情,會不會也遭到了某個存在的干涉呢──?

  「呃,那麼關於妳被傳送到森林的原因,妳也是毫無頭緒嗎?」

  神人這麼一問,她便靜靜地搖了搖頭。

  「是的。我真的沒有從森林中醒來之前的所有記憶。」

  「……這樣啊。要是能找到讓妳恢復記憶的線索就好了。」

  神人嘆了口氣。這時,少女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只見她抬起頭──

  「對了,森林之民的姬巫女,曾說過〈冰華女王〉要我去見她──」

  「……尤蒂亞要妳去見她?」

  〈冰華女王〉──這是棲於冰華之森的艾爾菲姆族,對身為人類姬巫女的尤蒂亞‧勞倫弗洛斯特所用的稱呼。

  三年前,她因為儀式失敗,遭到〈異界黑暗〉所侵蝕,並被其當成顯現於人界的媒介,將守護精靈吉尼特拉召喚至此地。而和異界黑暗融合的吉尼特拉,只花了一個晚上便將冰華之森徹底毀滅。

  在〈殲魔聖劍〉的力量作用下,尤蒂亞總算從那團黑暗中獲得解放,然而──

  尤蒂亞目前仍在城內的一間房中沉眠。

  (是尤蒂亞將蕾斯提亞引導到此地的。若這話屬實──)

  這是否代表著,在蕾斯提亞消失的那時候,遍布了〈精靈王〉祭殿的〈異界黑暗〉對她施加了某種干涉──

  神人抬起了頭,再次望向蕾斯提亞。

  「妳還記得其他的事嗎?不管是什麼都好,即使是閃過腦海的單字也行……像是〈教導院〉,或是〈黃昏魔女〉之類的──」

  然而,蕾斯提亞只是靜靜地搖搖頭。

  「……對不起,我真的什麼也記不得了。」

  她一臉歉疚地這麼說。

  「我還沒辦法完全接受……我是精靈,而且還和你訂定過契約的事……」

  她的話聲微微發顫。

  「……抱歉……也對,妳應該還沒辦法釐清思緒吧。」

  神人連忙道歉,並輕輕將手放在她的頭上。

  「就算想不起我的事也沒關係。畢竟妳還活著,而且我又和妳見到了面,這對我來說就已經夠了──」

  「……」

  少女的黃昏色眼眸,以有些困惑的神色盯著神人看。

  (……以前我睡不著的時候,都是蕾斯提亞摸我的頭哄我睡的啊。)

  神人突然想起了這段回憶,露出了苦笑。

  像這樣對調立場摸她的頭,對神人來說還是頭一遭,讓他感到有些新鮮。

  「那、那個,這樣會癢……」

  蕾斯提亞有些為難地輕聲說道。

  「呃,抱歉,一不小心就……」

  這時,傳來了輕敲房門的咚咚聲。

  「哥哥,早餐已經準備好囉。」

  那是琳絲蕾的妹妹‧米琉的聲音。

  「哦,已經是早餐時間了啊──」

  神人從椅子上起身,打開了房門。

  米琉和她的貼身女僕米拉就站在門口處。

  「哥哥早安。」

  米琉拎起裙襬,可愛地行了一禮。

  「嗯,早啊。昨天有被嚇到嗎?」

  「哥哥放心,有姊姊和米拉陪我呢。」

  米琉神氣地點頭說道。

  昨天晚上,這座溫特葛夫城遭到受〈吉尼特拉〉操控的冰龍群襲擊,差點就落得淪陷的下場。雖然她是重視榮譽的貴族千金,但對這個九歲的女孩來說,那肯定是一場駭人的體驗。

  「這樣啊,米琉真是堅強的孩子呢。」

  神人配合米琉的身高彎下腰來,輕輕拍她的頭頂。

  「真是的,哥哥,不要一直把米琉當小孩子啦。」

  米琉不太開心地鼓起了臉頰。

  「神人,這給你──」

  這時,米拉來到面前,遞給神人一套服裝。

  「這是?」

  遞交到他手上的,是和米拉身穿的款式一模一樣的女僕裝。

  米拉看向在神人背後的蕾斯提亞,淡然地說道:

  「在城裡穿艾爾菲姆族的衣服實在太過顯眼,換穿這一套會比較好。」

  「……我知道了。」

  蕾斯提亞點點頭,接過了那套女僕裝。

  「好啦,哥哥,請你出去吧。」

  「──咦?」

  「真是的,哥哥難道是想偷窺女孩子換衣服的光景嗎?」

  「啊、喔……」

  被米琉這麼斥責,神人連忙走出房間。

  ──幾分鐘後,走出房門的蕾斯提亞,身上已然換上了可愛的女僕裝。

  長至腰際的夜色長髮,與白色的荷葉邊相得益彰。

  過去身穿闇色禮服的蕾斯提亞,總是散發著一股妖豔的魅力,但現在的她看起來就只是個平凡的女孩子。

  「精靈小姐,妳穿起來很好看呢。」

  「是、是嗎?」

  蕾斯提亞似乎有點害羞,只見她的臉蛋紅了起來。

  「欸,哥哥,你也說點感想吧?」

  「喔、嗯……妳這樣非常可愛喔。」

  神人搔著臉頰,撇開視線這麼說道。

  他第一次見到蕾斯提亞做這種打扮,莫名地感到緊張起來。

  「謝、謝謝你……」

  蕾斯提亞整張臉都紅了起來,並羞赧地垂下了視線。

  

      ◇

  

  「……嗚嗚,果然很冷啊。」

  勞倫弗洛斯特地方的寒冷空氣,吹得神人的身子打起冷顫。

  他領著穿上女僕裝的蕾斯提亞,走在通往城內廣場的城牆上頭。

  愛思特待在房間沒有跟來。神人原本想解除她的劍之型態,但昨晚那一戰似乎讓她累積了不少疲勞,即使被神人觸碰,她也毫無反應。

  (……哎,這也沒辦法啦。)

  由於城中大廳被傷兵們占滿了,所以用餐的地點便挪到了室外。

  一般來說,貴族千金是不會和平民一同用餐的,但琳絲蕾下令開放大廳收容傷兵,並決定和城裡的人們一同在室外用餐。

  這也是勞倫弗洛斯特伯爵家族受到許多領民仰慕的原因之一吧。

  「……話說回來,受到了那麼凌厲的攻擊,這座城居然還能撐下來啊。」

  神人站在幾乎傾圮的城牆邊,俯瞰著下方的廣場。

  這座城堡遭到冰龍群攻擊,是僅僅數小時之前的事。

  這時,堆積如山的瓦礫和巨大冰龍屍骨已被大型精靈清理完畢。在帳篷旁邊,可以看見士兵們正在排隊取餐。

  看到身上包著染血繃帶的士兵們,蕾斯提亞露出了沉痛的神色。

  「治療的人手不夠嗎?」

  「是呀。白狼騎士團的治療師,已經跟著父親大人一起參加〈諸國會議〉了,而麾下擁有精靈使的諸侯居城也位在遠處,要花上許多時間才能抵達這裡。」

  米琉說著搖了搖頭。

  「……如果我也會治癒魔術就好了。」

  蕾斯提亞憂傷地抿緊了唇。

  看到她的這般反應──

  「神人,她真的是那個闇精靈嗎?」

  米拉面露五味雜陳的神情這麼問道。

  「……?」

  神人一瞬間蹙眉感到不解,但隨即想起──

  (對喔,米拉的隊伍在〈精靈劍舞祭〉時──)

  米拉所隸屬的〈烈破師團〉,在當時遇上了和涅般德‧羅亞聯手的蕾斯提亞,並遭到對方殲滅。

  對於親身嚐過那股恐懼的米拉來說,她應該很難相信眼前的蕾斯提亞和過去的蕾斯提亞是同一人吧。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

  神人搖搖頭說。

  「她的外貌的確是和蕾斯提亞如出一轍──」

  老實說,看到現在的她,確實會讓人認為,過去構成蕾斯提亞的記憶和人格已經完全消失了。

  這是和之前的神人一樣,只是記憶遭到封印了嗎?還是說──

  「……怎麼了?」

  發現神人停下腳步後,蕾斯提亞傾著頭,回頭望了過來。

  ──神人能肯定的是,她的這個小動作,就和過去陪伴身旁的契約精靈如出一轍。

  

      ◇

  

  神人一行人從城牆的階梯走下,來到了下方的廣場。

  許多傷患的呻吟聲,自架設好的眾多帳篷中傳了出來。

  ──這時,他們看到了一批遭到隔離的團體。

  「在那邊的是?」

  「原本住在〈冰華之森〉的艾爾菲姆族的孩子們。〈白狼騎士團〉將他們救了出來。」

  「……唔!」

  聽到米拉的話語,蕾斯提亞隨即朝帳篷的方向跑去。

  「……蕾斯提亞?」

  神人也連忙跟在蕾斯提亞後頭。

  接著,神人就發現在遭到隔離的帳篷中,有個他曾打過照面的少女。

  (我記得這個女孩子是……)

  躺在簡易床鋪上的少女,是當時倒在森林裡的艾爾菲姆族姬巫女。

  蕾斯提亞一跑到床邊,便喊著少女的名字:

  「……拉娜!」

  「……蕾斯……提亞……?」

  少女瞠大了深紅色的眸子。

  「……太好了,妳沒事呢。」

  蕾斯提亞安心地嘆了口氣,搭上了少女的手。

  被稱為拉娜的少女眨了眨眼睛──

  「蕾斯提亞,妳不生氣嗎?」

  「為什麼要生氣?」

  「因為,我們那時想把妳……」

  少女垂下眼簾,尷尬地支吾說著。

  蕾斯提亞搖了搖頭,靜靜地握住了少女的手掌。

  「要不是有你們幫忙藏匿我,我現在已經落在人類騎士的手中了。況且,那時候的大家都被〈冰華女王〉操控了心靈。」

  「蕾斯提亞……」

  「是妳認識的人嗎?」

  被神人這麼一問,蕾斯提亞點了點頭。

  「是的。她是在艾爾菲姆族聚落照顧我的女孩。」

  「喔,是這個女孩啊……」

  「你是……」

  這時,拉娜的視線移到了神人身上。

  「對喔,我在森林碰到妳的時候沒報過名字吧。我是風早神人。」

  「……這樣啊。就是你讓〈吉尼特拉〉沉眠的吧。」

  拉娜握起神人的手,小小聲地說了句「謝謝」。

  「不過,大家都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呢。」

  蕾斯提亞環視著帳篷裡的孩子們說道。

  森林之民先前遭到〈冰華女王〉的咒冰囚禁,身體變得極為虛弱,所幸,他們在生命陷入危險之前被平安救了出來。

  然而,聽到這席話的拉娜卻是臉色一沉。

  「不對,即使我們僥倖存活,〈冰華之森〉也已遭到消滅。我們已經失去了歸處。」

  「不能離開森林生活嗎?也是有居住在人類城市的艾爾菲姆族──」

  「我們是與森林共存的民族,豈能做出這種與捨棄尊嚴無異的決定。」

  拉娜無力地垂下頸項,搖了搖頭。

  這也是無可厚非的想法。對她們來說,那座森林就等於是整個世界。

  就在這時──

  「──森林還沒死掉喔。」

  米琉凜然的說話聲插了進來。

  「……妳是勞倫弗洛斯特伯爵家的人?」

  看到領主千金現身,拉娜睜大了眼睛。

  「勞倫弗洛斯特家會傾全力協助復育〈冰華之森〉。只要大家同心協力,一定能讓森林重獲新生的。」

  米琉開朗地說著,雙手緊握成拳。

  拉娜愣愣地看著這位年幼的領主千金。

  居住在〈冰華之森〉的艾爾菲姆族,長年以來都一直秉持著與人類對立的立場。

  然而,這名年紀尚幼的少女──

  卻是絲毫不把這事掛在心上,向她們伸出了援手。

  「讓我們一起好好相處,好嗎?」

  「……」

  拉娜看著米琉伸向自己的那隻小手──

  她接著轉過身,看向帳篷中的孩子們。

  與拉娜對上視線的孩子們,一起向她點了點頭。

  於是,拉娜輕輕回握住那隻伸來的小手。

  接著她像是在行臣下之禮般,深深地垂下了頭。

  「我等〈森林之民〉願意成為勞倫弗洛斯特家的臣子,接受您的支配。」

  「才不是臣子呢。勞倫弗洛斯特家所冀求的,一直都是平等的同盟關係喔。」

  米琉露出了開心的微笑。

  目擊這一幕的神人,悄聲對米拉說:

  「我沒來由地覺得,米琉似乎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君主耶。」

  「……當然。因為米琉大人正具備著那樣的資質。」

  總是面無表情的米拉,這時臉上似乎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

  

  「神人,你太慢了!」

  「唔呣,我的肚子都餓扁囉。」

  來到供餐的帳篷排隊後,就看到身穿圍裙的兩位大小姐──克蕾兒和艾莉絲氣鼓鼓地噘起嘴唇嬌嗔道。

  她們綁在頭上的三角巾就像是貓耳朵一樣,顯得十分可愛。

  「……抱歉。妳們都來幫忙煮飯了啊?」

  「是呀,因為人手似乎不太夠呢──」

  「我隨便拿了些城裡的食材,試著做了道熱湯。」

  帳篷裡頭放了個冒著蒸氣的大鍋子,飄散著讓人食指大動的香氣。

  火貓精靈正窩在鍋底,釋放出熾熱的火焰。

  「哦,史卡雷特也來幫忙啦,真了不起。」

  神人摸摸牠的頭以示稱讚,史卡雷特隨即開心地喵喵叫了幾聲。

  「這是加了大量蔬菜,並以辣椒提味的湯,喝了能讓身子暖起來喔。此外也有毛豆、麵包和水煮馬鈴薯。老實說,若能再多些食材就好了。」

  「……因為奇利亞山脈下起大雪,導致食材的運輸遭到阻塞。」

  米拉過意不去地說。

  「不,這樣已經很豐富了。而且這湯聞起來超好喝的──」

  這時,神人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向艾莉絲問道:

  「對了,艾莉絲,妳的傷勢已經痊癒了嗎?」

  根據他離開學院時打聽到的消息,艾莉絲受琉璃葉‧李察爾蒂所造成的傷勢相當嚴重,原本還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出院。若她是硬拖著身子踏上這趟勞倫弗洛斯特之旅,那她的身體狀況就很讓人擔心了。

  「……~這、這個嘛……」

  聞言,艾莉絲不知為何羞紅了臉。

  「已、已經痊癒了,快到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居然會有這種事啊?」

  「唔、唔呣,就是這樣……」

  艾莉絲害羞地挪開視線──

  「我想,那應該是託你的福……」

  「……我的福?」

  「……~就、就是說,那個……是你的,那個吻吧……」

  就在艾莉絲漲紅了臉低聲呢喃的時候──

  「喂──!湯還沒好嗎?」「後面還有很多人在排,是還要多久?」

  後方傳來了士兵們大剌剌的催促聲。這裡的士兵大概做夢也想不到,法蘭格爾托家和前艾爾斯坦因家的千金,居然會跑來這裡幫他們下廚吧。

  「兩位,這裡就交給我來張羅,妳們請先去用早餐吧。」

  這時,米拉提議和她們換班。

  「……呣,不好意思,麻煩妳了。」

  「這下可幫了大忙。史卡雷特,可以休息囉。」

  「喵──!」

  史卡雷特從火中鑽出來後,爐火也隨之轉為小火了。

  

      ◇

  

  「我在這裡占了個位子──」

  在克蕾兒的帶領下,一行人來到了城堡另一側的廣場,看到了一組削切圓木製成的桌椅。

  「這桌子是我和〈斯摩夫〉用倒在森林裡的木材製作的。」

  「還真是靈巧啊,果然厲害。」

  這麼說來,神人剛轉入學院的時候,艾莉絲的確也幫他造了個類似馬廄的小木屋。

  ……不過沒多久便被克蕾兒和琳絲蕾的爭執波及,落得塌毀的下場。

  (……那也是幾個月前的事了啊,真懷念啊。)

  神人將盛了麵包和湯的盤子放在桌上,並在圓椅上坐了下來。

  蕾斯提亞則是乖巧地在神人身旁坐定。

  「對了,琳絲蕾還沒來呀?」

  「姊姊正在巡城,應該很快就會過來了。」

  「……那也沒辦法了,我們先吃吧。」

  克蕾兒將湯鍋的蓋子掀開,水蒸氣和香噴噴的香料味登時竄了出來。

  「喔喔,看起來真好吃……!」

  嗅到這股香氣的瞬間,神人空蕩蕩的胃馬上蠕動了起來。因為在昨晚和〈吉尼特拉〉的戰鬥中,他一直釋放出神威的關係,目前已是處於飢腸轆轆的狀態。

  從艾莉絲手中接過盛好的湯後,神人以像是連湯匙都要一併吞下肚的動作喝起了湯。

  「……唔,好辣……但這真好喝!」

  神人邊吹著氣邊啜湯,並比了一個大拇指。

  「這、這樣啊……太好了……」

  「……~唔!我說,神人,你、你也吃吃看我的麵包嘛!」

  「……嗯?這麵包難道是克蕾兒做的?」

  看到以籃子裝著的大量麵包,神人忍不住吃了一驚。

  剛出爐的黑麥麵包焦得恰到好處,飄散著誘人香氣。

  ……就眼前所見,連一塊焦炭都看不到。

  「呃,這應該……不是從麵包罐頭裡拿出來的吧?」

  「神人,我要生氣了喔?」

  「……抱、抱歉!……不過,妳是怎麼沒讓它變成焦炭的?」

  克蕾兒聞言,十足得意地挺起了單薄的胸膛。

  「我已經可以控制火侯了喔。」

  「真、真的假的!?可是,是怎麼做到的──」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但我想,應該是從我被姊姊變成〈闇之精靈姬〉之後開始的吧。」

  克蕾兒輕聲說道。

  「我原本一直是用很強硬的方式,壓制住在我體內狂竄的火焰,但現在已經不一樣了。總有股火焰會輕柔地湊到我身旁的感覺。」

  「這樣啊,在那之前,克蕾兒之所以一直製造出焦炭,是因為無法控制火侯的關係啊。」

  「嗯。所以,總覺得以我現在的狀況,要做什麼料理都難不倒我呢。就是對上艾莉絲或是琳絲蕾,我也不會輸喔。」

  克蕾兒露出自信滿滿的笑容,比出了V字手勢。

  這時──

  「哼,料理的世界可沒這麼簡單呢。」

  「啊,姊姊!」

  帶著芬里爾的琳絲蕾,從正面廣場的方向走了過來。

  「唔,琳絲蕾,妳來了啊……」

  「總算是告一段落了。」

  琳絲蕾走到桌旁,拿起了籃中的一個麵包。

  「這麵包真的是克蕾兒烤的?」

  「是呀!」

  「嗯,我可沒插手幫忙喔。」

  「哦……」

  琳絲蕾優雅地以指尖撕下一小塊麵包,放入口中咀嚼起來。

  「……」

  「……怎、怎麼樣?」

  琳絲蕾將麵包吞下肚後──

  「……還、還可以……就是還可以的程度呢!」

  「什、什麼嘛!妳就直接說好吃不就得了!」

  「妳太天真了,烤麵包之道可是很深奧的……不、不過,妳若是說什麼都要拜託我的話,本小姐也不是不能將烤麵包的奧義傳授給妳呢!」

  「……唔,誰、誰要向妳這種人低頭……不、不過,妳若是打算教我的話,我也不是不能考慮啦!」

  「哼,這樣可不行呢!」

  「……這根本是同一回事吧。」

  這般讓人懷念的互動,讓神人冷靜地出聲吐槽。

  而看到這幅光景後──

  蕾斯提亞輕輕地「噗哧」一笑。

  所有人的視線登時全朝她投了過來。

  「……對、對不起!」

  蕾斯提亞紅著臉,小小聲地道了歉。

  克蕾兒和琳絲蕾互看了一眼,突然聳了聳肩。

  「欸,闇精靈,妳也別客氣,快點開動吧。」

  克蕾兒將麵包遞到了蕾斯提亞的面前。

  「……好的,謝謝妳。我開動了。」

  蕾斯提亞輕輕低頭答謝後,便用相當拘謹的動作吃起麵包。

  「……好、好好吃。」

  「這、這樣啊?這邊還有加了核桃的麵包喔。」

  「核桃?好像很好吃……」

  看著蕾斯提亞這樣的反應,克蕾兒低聲呢喃道:

  「總覺得快被她搞糊塗了,這孩子居然就是那個闇精靈……」

  「……也是啦。」

  神人輕輕頷首後──

  想起米拉方才說過的話。

  ──她真的是那個闇精靈嗎?

  (……她看起來,真的就像個普通的人類少女。不過──)

  精靈轉生為人類──這種事情真的有可能發生嗎?

  「……對了,城裡的狀況如何?」

  「傷患比想像中還多,大概要花上不少時間才能重振旗鼓吧。」

  被艾莉絲一問,琳絲蕾搖了搖頭這麼回答。

  「我已經寫信給人在帝都的父親大人了。不過,目前仍在進行〈諸國會議〉,父親大人恐怕還得再過一陣子,才能回來此地吧。」

  「嗯,我也向祖父捎個訊息,請法蘭格爾托家支援妳們吧。」

  「感激不盡呢,騎士團長。」

  「姊姊,若要復育艾爾菲姆族的森林,我們也還需要支援……」

  「嗯,這我知道。不過,首先得埋葬污染森琳的〈吉尼特拉〉屍骸才行……」

  與無數冰龍融合的吉尼特拉並未回歸至〈元素精靈界〉,目前那巨大的身體仍陳屍在森林之中。

  若就這樣置之不理,屍骸將會吸收殘存林木的生氣,恐怕會導致整座森林徹底死亡。

  「雖然我知道有很多問題要處理,但妳還是該休息一下吧。」

  琳絲蕾身為勞倫弗洛斯特的當家代理,一直表現得相當可靠,但累積的疲勞應該也快到極限了。從她的臉上可以看出濃濃的疲憊神色。

  「是呀,等到問題處理到一個段落,我就會稍微休……啊──」

  琳絲蕾似乎想起了什麼般,緊盯著神人的臉看。

  「……嗯,怎麼啦?」

  「呃、不,那個……」

  她不知為何漲紅了臉,還忸忸怩怩地蹭著膝蓋。

  「若、若要消除本小姐的疲勞,有個非常不錯的方法呢……」

  「不錯的方法?是促進神威流通的按摩之類的嗎?」

  「應該是、是比那個更為有效的方法呢……」

  「……?」

  「什麼嘛,琳絲蕾,妳有話就快說啦──」

  「就、就是說,那個……請神人同學,和、和我親、親親──」

  「──大小姐!」

  這時,疾奔而來的女僕長娜塔莉的喊聲,打斷了琳絲蕾沒說完的話。

  「娜塔莉?怎麼回事?」

  「請您盡速回城!尤蒂亞小姐醒過來了!」

  

      ◇

  

  在帝都〈奧斯德基亞〉的倪菲斯卡爾宮殿──

  「……唉,就是因為會這樣,我才討厭王宮的。」

  黎明時分,菲雅娜將疲憊的身子趴倒在床鋪上,深深地嘆了口氣。

  這是〈諸國會議〉的第一天,是為了商議幾天前發生在耶魯法斯教國的某起事件,而邀請各國代表所開設的會議。

  而所謂的事件,就是指在教國掀起的政變。該起事件的主謀雪拉‧卡恩只花了短短半天,就占領了〈魔蠍宮〉,並摘下了教主的項上人頭。

  目前教國內部分裂為雪拉派和前任教主派,爆發了激烈的內戰。而這起內戰也提高了與諸國間的緊張關係。

  奧地西亞與教國之間有密切的貿易關係,無法對此事視若無睹,因此才會召開了這起〈諸國會議〉。

  會議的過程中有過幾次短暫的休息,並就這麼一路討論到了深夜。

  會議之所以會拖得如此冗長,是因為迄今都和教國勢同水火的神聖路基亞王國,這次居然表明支持政變的首謀雪拉‧卡恩之故。

  對於這座大國出乎意料的決定,諸國的代表陷入了一陣混亂,在會議中展開一連串的口舌攻防。

  多拉古尼亞主張要以武力介入;而教國的最大貿易國巴魯斯坦王國,則認為應當擁立第二公主薩拉蒂雅‧卡恩為王。狡猾的庫那帝國則是作壁上觀,似乎期待著大陸陷入一片混亂。

  至於奧地西亞皇帝,則是到現在都還沒拿定主意的樣子。即使是在帝國議會之中,認為應當介入的派系和認為不該介入的派系,也是勢均力敵地分成兩股聲音。

  權力僅次於皇帝的宰相康拉德爵士,以及帝國議會的最大派閥菲尼加斯公爵家等人,似乎都主張應當以武力介入教國的紛爭。

  (不過奧拉涅斯派的貴族,則是和聖國的意見一致呢──)

  ──沒錯,菲雅娜感到在意的,就是親哥哥奧拉涅斯的動向。

  主導這次〈諸國會議〉的並非帝國皇帝,而是奧拉涅斯。傳聞說皇帝退位在即,已打算交由奧拉涅斯繼位。

  然而,在這件事上,帝國議會的意見同樣也分成了兩派。

  這和奧拉涅斯本人的資質有關。

  就算是從菲雅娜這個親妹妹的角度來看,這個粗暴又冷酷的哥哥,實在是不具備成為皇帝的氣度。若是將他這種蠢才拱為皇帝,奧地西亞想必很快就會被周遭大國鯨吞蠶食了吧。

  ──但另一方面,貴族之中也有人希望能讓一個易於操控的蠢才當上皇帝。

  (雖然這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菲雅娜靜靜地搖了搖頭。諸侯之中,似乎也有人認為應該加冕重獲精靈之力的菲雅娜成為女帝,但她本人可沒打算配合這樣的提議。

  「無論如何,會議似乎會被拖得很長呢。」

  她再次大大地嘆了一口氣。

  ……她之所以如此焦躁,原因終究是出在那個上頭。

  (……好想快點回到有神人他們在的學院。)

  在菲雅娜正打算脫下難受的禮服、換上睡衣的那個當下──

  傳來了有人輕敲房門的聲音。

  「……唔!?

  她驚惶地停下手邊動作,將視線瞪向房門。她已交代女官不得入內,而且,菲雅娜也不認為有人會挑在這個時間來拜訪她這個第二公主。

  (……況且走廊上應該還有衛兵在才對呀。)

  菲雅娜提高警覺,拿出了藏在禮服裙內的精靈礦石。

  她站在離房門有些距離的位置上,小聲地問道:

  「……是誰?」

  「──公主殿下,是我。」

  回話的竟是個出乎意料的人物。

  「……難道是康拉德閣下?」

  菲雅娜忍不住為之屏息。

  奧地西亞帝國宰相康拉德‧巴帝瑪斯公爵,在帝國議會裡,他被交付的權力僅次於皇帝。

  「公主殿下,微臣有話想與您密談,不知您是否方便?」

  「……我、我知道了。」

  雖然有些困惑,但菲雅娜可不能讓帝國宰相一直在走廊上罰站。

  菲雅娜解開了鎖,輕輕推開了門。

  「在這樣的時間前來打擾,微臣深感抱歉,公主殿下──」

  頭髮有些斑白的老人拘謹地垂首行禮。

  他身邊沒帶隨從,似乎是隻身前來的。

  「康拉德閣下,總之請先進來吧──」

  「嗯,微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康拉德爵士拄著拐杖,踏著有些蹣跚的步伐走入房內。

  在菲雅娜進入〈神儀院〉就讀之前的稚齡時期,康拉德爵士一直對她照顧有加。即使在菲雅娜失去與精靈契約的力量後,康拉德爵士也是少數對她的態度依然未變的貴族之一。

  因此,菲雅娜對他抱持著還算不錯的印象,但是──

  (……帝國宰相想找我密談?)

  ……她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

  「走廊上的衛兵怎麼辦?」

  「這裡的衛兵都是微臣信賴有加的部下,畢竟我可不能讓品行不明的士兵配置在公主殿下身邊呀。」

  康拉德爵士迅速地環視了房間的牆壁一圈。

  「這間房裡沒有精靈的氣息吧?」

  「……是的,我基本上還是架了結界。」

  「甚好。那麼,請容微臣開門見山地說了。」

  康拉德爵士輕點了一下頭,便直盯著菲雅娜的雙眼。

  「公主殿下,微臣希望您能繼位成為下一任的女帝。」

  「……!」

  這段話其實並沒有出乎菲雅娜的預料。毋寧說,帝國宰相會挑在這個時機找她密談,應該也不會有其他的理由。

  「康拉德閣下,我──」

  「公主殿下,請您過目此物。」

  在菲雅娜反射性地打算回絕之際,康拉德爵士像是要打斷她一般,從懷中取出了一張卷軸,並將它攤開呈現在菲雅娜面前。

  「……這是──」

  卷軸上頭有許多人以血書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她對這些人名幾乎都有印象,這是奧地西亞有力貴族們的名字。

  「這便是支持公主殿下加冕的諸侯所簽下的血書。」

  「……你們怎麼……!」

  含宰相在內,上頭的名字共有二十四人,約莫占了帝國議會的四分之一。這代表著有如此多的貴族希望菲雅娜能坐上女帝的寶座。

  「奧拉涅斯的確是個昏庸的哥哥,可是,我又哪有資格當上女帝──」

  「若是讓奧拉涅斯大人當上皇帝,那麼帝國遲早會步上毀滅的末路吧。奧拉涅斯派的貴族也是滿腦子想操縱他成為傀儡皇帝,而更重要的是──」

  這時,康拉德爵士壓低聲音,在菲雅娜耳邊悄聲說:

  「奧拉涅斯大人的背後有聖國的影子。」

  「……你說聖國?」

  菲雅娜訝異地回問道。

  若奧地西亞皇帝的背後存在著神聖路基亞帝國的影子,那身為宰相的康拉德爵士會為此焦慮,也就不足為奇了。

  (……奧拉涅斯在這次的〈諸國會議〉中和聖國的意見方針實在太過相同,簡直到了不自然的地步。)

  ……菲雅娜認為這的確是有可能的事。那個國家在藍巴爾戰爭結束之後,還是一直伺機想對奧地西亞出手。

  「皇帝陛下可知曉此事?」

  「遺憾的是,陛下對奧拉涅斯大人抱以深沉的信賴。也可能是皇帝陛下本身也有和聖國互通聲息──」

  「怎麼會……」

  「就微臣所見,這次的會議中,陛下之所以沒對教國表示出強硬的態度,恐怕就是因為顧慮到聖國支持教國的立場……」

  康拉德爵士的灰色雙眼直盯著菲雅娜。

  「第一公主莉妮亞大人已獻身於〈神儀院〉,適合繼位皇帝寶座的繼承人之中,就僅有被王家精靈所選上的菲雅娜大人了。」

  「……應該是『合你們心意』的繼承人才對吧?」

  「無論您的感想為何,微臣皆會坦然接受。為了祖國安泰,微臣恐怕也會受公主殿下怨恨吧。」

  「將女子拱上帝位,是會招致周遭國家反感的。〈神儀院〉也禁止侍奉精靈的姬巫女牽連政治。」

  「歷史上並非不存在過女帝,而多拉古尼亞也是將精靈請上王座的國家,若您還是不安,也可以請公主殿下迎國內的貴族入贅──」

  「……不要,我絕對不要……!」

  菲雅娜反射性地喊了出來。

  (……因為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公主殿下?」

  「呃、不,那個……」

  變得面紅耳赤的菲雅娜輕輕咳了一聲。

  康拉德閣下聳了聳肩,像是在開導她般說道:

  「……公主殿下會有所遲疑也是無可厚非之事,想必您需要時間好好考慮吧。」

  「我才不會當什麼皇帝呢。」

  「您現在要如此主張亦無不可,不過──」

  這時,康拉德爵士止住話語,自懷中掏出了某種物事。

  那是個殷紅如血、綻著不祥光芒〈精靈礦石〉。

  菲雅娜對這東西有印象。

  「──這該不會是〈精靈王之血〉!?

  那是唯有在〈元素精靈界〉的聖域才能採掘到的精靈礦石,是稀世罕見的國寶級物品。

  這和菲雅娜離開王宮時所帶出來的物品是相同的。不過,封在那顆〈精靈王之血〉裡頭的精靈,已經在與吉歐‧因札奇一戰中消耗掉了。

  宰相拿著散發出駭人光芒的精靈礦石,將之交到菲雅娜的手上要她握好。

  「請把這當成護身符一類的物品,切勿離身片刻。」

  「要保護我的身體嗎?」

  「奧拉涅斯派的貴族已在覬覦公主殿下的性命。葛雷沃絲卿對議會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您可得自力守護貴體啊。」

  「……這還真是諷刺。在我被稱之為〈失落的精靈姬〉的那段時光,根本就沒人打算覬覦我的性命。那時的我,就連讓人取命的價值都不存在──」

  菲雅娜抿緊嘴唇,像是在自嘲般如此說道。

  「如今不論敵我,在這宮中的所有人,都已不敢小覷公主殿下了。」

  宰相靜靜地搖了搖頭,將手搭上房門。

  「──那麼,讓我們議會上再見吧。」

  之後,就只留下關上房門的乾硬聲響。

  而菲雅娜則是緊緊握住了被交到手中的〈精靈王之血〉。

 

《未完待續》

 


《精靈使的劍舞14 帝都動亂》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