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還沒到週末,但緊急加開的新書試閱時間到啦!

今天小編要提供的試閱作品為──《無可挑剔的戀愛喜劇1》

首先小編要先向各位讀者道歉,週一公告預定提前出書的本書,由於諸多不可抗力因素將改回原定出書日期,也就是11/9 出書,抱歉讓讀者們失望了<(_ _)>

 

銀髮紅眼的美少女•神鳴澤世界,其實是位活了超過千年時光的神明!?而高中生•桐島祐樹被選為活祭品後,竟然陰錯陽差地要和她結婚!?

極端純粹的戀愛喜劇。永無止盡的物語即將在此展開!

試閱版型      

【內容試閱】

 

──就這樣,世界被重新改造了。

 

 

序章

 

  「初次見面,我是神。」

  

  少女一邊抽著雪茄一邊這麼表示。

  她的視線依然放在膝蓋的書本上,看都沒看桐島祐樹一眼。

  「我的名字叫神鳴澤世界。」

  從嘴裡呼出白煙後,少女開始翻著書本的頁面。

  「正如你所知,從今天起你就是屬於我的了。」

  眼前是一名美少女。

  而且美得不像存在於現實世界的人。

  有著銀色頭髮與紅色眼睛,身上還散發出一股超然脫俗的氣息。

  她就是桐島祐樹的「神」。

  千年來世界上唯一持續拯救著世界的非人存在。

  也是桐島祐樹接下來要作為活祭品獻祭的對象。

  「不高興的話也可以試著逃亡,甚至是自我了斷也無所謂。」

  少女冷笑了一下……

  「不過這麼做的話,將會連累你們全家大小,甚至株連九族,這你可不要忘了。因為只有被九十九機關選上的你,才能夠盡『祭品』的任務。」

  風兒「咻」一聲敲打著窗戶。

  比往年還要早降下的初雪飛舞在東京的天空當中,不停有雪花從灰色天空中落下,將神明居住的宅邸周圍全染成冬天的景色。

  「那麼回歸主題吧。」

  少女抬起臉來。

  她發出紅光的眼睛瞪著祐樹。

  「我會付出同等的代價給成為祭品的你。不論是女人、金錢還是權力,說出你喜歡的東西吧。不論什麼願望我都能夠幫你實現──除了你的自由之外。」

  少女用手撐著臉頰,並且瞇起眼睛。

  她冰冷的視線就像能夠看透人的心底深處一樣。

  「那麼……」

  祐樹首次開口。

  少女的柳眉像要表示「哦?」一樣往上揚起。

  那是一名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少年,略顯高亢的聲音就像舞台劇演員一樣,在室內朗聲響起。他在壽命遠遠超過人類的存在面前,也完全沒有害怕的樣子。

  「雖然有點快,但我可以馬上說出願望嗎?」

  「當然了。」

  少女微微探出了身體。

  動作看起來──就像被勾起了興趣一樣。

  「盡量說沒關係,什麼願望都能幫你實現。」

  「那麼……」

  少年乾咳了一聲。

  接著發出「啊──啊──啊──」的聲音來調整喉嚨的狀態。

  他又做出拍了拍衣袖的動作,並且重新拉好衣領。

  

  「神鳴澤世界小姐,請和我結婚吧。」

  

  然後這麼說道。

  「…………」

  少女的時間停住了。

  她的嘴巴整個張開,眼睛眨也不眨地瞪得老大,像是連呼吸都忘了一樣。

  另一方面,祐樹的表情則完全沒有改變。他雖然也沒有眨眼,但是呼吸極為平穩順暢。只是靜靜地等待著回答。

  暖爐裡的柴火「啪嘰」一聲裂了開來。

  從雪茄前端輕輕落下菸灰。

  窗外的風雪拍打著玻璃窗。

  「啊!」

  不知道經過多久的時間。

  最後少女把視線移到膝蓋上,然後緊握雙手,紅著臉頰。

  

  「好的,請多多指教。」

  

  然後這麼說道。

  

        †

  

  ──那麼。

  戀愛喜劇就要開始了。

  他和她的、沒有任何人能夠挑剔的戀愛喜劇。

  

 

第一章

 

  以前曾有過這樣的對話。

  「哥哥,要不要來猜謎啊?」

  「猜謎?」

  「是啊。來場可愛又和樂融融的猜謎遊戲,好清除橫跨在我們兄妹之間的尷尬氣氛啊。」

  幾個月前的某一天。

  桐島祐樹記得那是在自家庭園裡和妹妹對話的時候。

  「是可以啦。但我們之間哪有什麼尷尬的氣氛啊?我們對話得很正常吧?」

  「那麼第一個問題!」

  對方無視祐樹的提問……

  「這個世界上最能讓女孩子感到幸福的事情是什麼呢?」

  「啥?」

  「是什麼呢?」

  「…………」

  「是什麼──────呢?」

  妹妹總是這麼強人所難。

  祐樹不再半瞇著眼睛把對方的話當耳邊風,他邊摸著下巴邊說:

  「嗯……是什麼呢?應該說明明是猜謎,但妳這問題也太曖昧了吧……」

  「那麼那麼是什麼呢是什麼呢~答案到底是什麼呢~

  對方開始以奇妙的曲調唱歌跳舞來催促祐樹。

  內心嘆著氣的祐樹放棄掙扎了,他決定偶爾還是要陪妹妹玩玩遊戲。

  「那麼,會不會是吃甜食呢?」

  「噗噗──答錯了。」

  「穿可愛的衣服?」

  「噗噗──答錯了。」

  「得到很多人的稱讚。」

  「噗噗──答錯了。」

  「……等等,這太難了吧?應該說妳出題的方式真的很奇怪吧?」

  「順帶一提,再答錯一次就要接受把我抱在膝蓋上的懲罰。」

  「什麼啊,我才不要呢。」

  「剩下十秒鐘,九──八──七……」

  無情的倒數開始了。

  祐樹雖然無奈,但還是開始想答案。

  說到她會喜歡的答案嘛,比如說──

  「那麼,被喜歡的人親一下之類的?」

  「好可惜!」

  妹妹像是很難過般抱住頭,扭動身體。

  「真的超可惜!差點就要答對了!哥哥的答案和正確答案之間的距離,甚至比普通白米和糯米的差異還要接近!哎呀──實在太可惜了!」

  「這麼接近的話,可以算答對了吧。」

  「不行。我個人是很想給你打圈啦,但這次一定要百分之百正確才能饒了你。」

  什麼時候變成饒不饒的問題了?

  祐樹雖然發出呻吟,但還是繼續想著答案……

  「噗噗──很可惜,時間到了!那麼馬上把我抱到膝蓋上吧。」

  「等等,至少要告訴我正確答案,不然實在無法接受。」

  「哥哥,你明明都輸了竟然還想做最後的掙扎。不論你如何頑抗,都一定要把我抱著摸摸頭,然後在我臉頰上親一下啦!」

  「竟然若無其事地增加了那麼多要求。好啦,快點說答案吧。」

  「唔呣,真拿你沒辦法。」

  妹妹用鼻子輕哼了一聲。

  「正確答案是,鏘鏘鏘──!『喜歡的人向自己求婚』唷!請大家掌聲鼓勵!」

  「哦……」

  「哥哥真是太不解風情了。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知道,身為你的妹妹真是太難過了。全世界只要提到女孩子的夢想,女孩子永遠的憧憬,那當然就是被完美的王子求婚啦。」

  「…………」

  「照哥哥這個樣子,想交到女朋友還是戀人看來是比登天還難了。不過我本來就打算一輩子照顧哥哥了,所以沒什麼問題──等等,你從位子上站起來要去哪裡!?我話還沒有說完唷!?

  

  ……自己當然很感謝她。

  如果沒有開朗的她陪在身邊,桐島祐樹的人生一定會更加晦暗吧。因為他在懂事之前就已經被奉獻出去,這十幾年來都一直過著思考自己生下來究竟有何意義的人生。

  不過,如果要說有什麼遠因導致他向神明提出這種願望嘛,正確答案應該就是和妹妹進行的詭異猜謎吧。

  

        †

  

  「……所以您就對我的主人提出結婚的要求?」

  這張平穩的笑容實在很恐怖。

  這裡是位於東京二十四區某處的神明宅邸接待室。負責管理宅邸一切事務的女僕,就算在教訓無禮者時,臉上的表情依然沒有任何改變。

  「嗯嗯,是啊。」

  流著冷汗的祐樹點了點頭說道:「當然不只有這個原因啦。」

  「什麼叫不只有這個原因?那其他原因是?」

  「總而言之……」

  祐樹慎選用字遣詞並且表示:

  「我想可能是完全慌了手腳的關係吧。」

  「完全慌了手腳?」

  「那還用說嗎?老實說,今天來這裡時我真的很緊張。明明從十年前就決定好自己要獻上一切的對象了,但是事前完全沒有得到任何情報──」

  「關於這一點,我承認我們也有責任。」

  女僕點了點頭……

  「我們確實沒有告訴您關於我們家主人的情報,也沒有事前通知就要您到這裡來開始『勤務』。雖說是遵從九十九機關訂下的規則,但是不難想像多年來您身上承受了多少的負擔。」

  「對吧?我就說吧?」

  「考慮到這樣的負擔,您打從一開始就做出愚蠢、魯莽的行動也算是在能夠理解的範圍內了。」

  「就是說啊。我是不清楚規則什麼的啦,但是很希望你們能夠為我想一下。」

  嘴裡雖然這麼說,但祐樹也知道這是硬把自己的行為正當化。

  就算再怎麼慌了手腳,也不能夠對首次見面的人求婚吧。而且還把責任推到妹妹身上,明明她確實已經加上『喜歡的人向自己求婚』這樣的前提了。

  「那麼……」

  嗯,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重新打起精神後……

  「關於今後的事情……求婚果然不行嗎?還是應該想些其他的『願望』比較好吧?」

  「不用了。」

  女僕搖了搖頭。

  「奉獻一切的代價是能夠實現一個願望──這是您所擁有的正當權利。所以不需要收回前言,應該說已經不可能收回了。」

  「妳、妳的意思是?」

  「說出口的願望已經無法反悔了,而且您也算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吧?所謂『君子無戲言』不是嗎?請和我家主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吧。」

  女僕露出燦爛的微笑。

  祐樹也報以滿臉笑容。「等一下,真的嗎?開玩笑的吧?」,心裡雖然這麼想,但現場的氣氛讓他很難反悔。

  「嗯,總之呢……」

  祐樹改變了話題。

  「老實說,我也覺得有點放心了啦。」

  「放心?為什麼?」

  「哎呀,因為……」

  他又再次慎選用字遣詞……

  「在被帶到這裡來之前,我都覺得一定會很辛苦。『為了神明而獻上我的一切,藉此來拯救世界』,我是聽過這些內容啦。但是除此之外就沒有任何事前的情報,總覺得會有很恐怖的任務加諸在自己身上。」

  「您說恐怖的任務是?」

  「嗯──就是賭上性命的某種事啊。因為想像到更危險的情況,所以我甚至有了就算忽然身受重傷,然後渾身是血也不奇怪的覺悟。」

  「對我們來說,您是很重要的人。」

  女僕帶著滿臉笑容說:

  「保障您的安全是最優先事項。就算忽然求婚,讓我們家主人內心動搖而躲到房間裡面,我們也不會拷問或者殺害您。雖然很想這麼做就是了。」

  「…………」

  祐樹開始冒出冷汗了。

  不過對方看起來不像在說謊。這樣的話,目前應該不用擔心自己的生死,光是這樣就要覺得感激不盡了吧。

  「時間差不多了。」

  女僕看著手錶。

  「我想我家主人應該已經調整好心情,那就拜託您了。」

  「……要再進去一次嗎?」

  「那是當然了,這次請不要再搞砸了哦?讓我們家主人的心情保持平穩、安定就是您的工作。」

  「嗯嗯,我知道,我會竭盡所能。只不過……」

  「只不過?」

  「很丟臉的是,我到現在才覺得有點害怕。我沒有惹那個女孩子生氣吧?」

  「這個嘛……我也無法判斷。」

  「如果讓她很生氣的話,我不會被那個女孩子殺掉吧?怎麼說那個女孩都是神明啊。」

  「這一點您就不用擔心了。」

  女僕做出了保證。

  臉上還帶著今天最燦爛的笑容。

  「您早就不受人類的常識所規範了,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怎麼樣唷。」

  

        †

  

  ……這就是短短幾分鐘前進行過的對話。

  而桐島祐樹現在正站在門前面。

  這裡是名為神鳴澤世界的神明所在的房間前面。幾個小時前,年齡只有十六歲的祐樹就在這裡做出人生首次求婚這種瘋狂舉動。也難怪他現在會猶豫著是不是應該敲門了。

  (不過我也真是有點不對勁。)

  他心裡這麼想著。

  (畢竟我身處的狀況也太過異常了,所以做出奇怪的舉動也很自然吧?我應該沒有那麼糟糕吧?)

  說起來自己根本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這是十年前就被預先通知的命運。他被選為獻給神明的祭品,成為神明的附屬物,甚至可以說是等於奴隸的存在,這是早就已經決定的事項。自己已經接受這樣的未來,也有一定的覺悟了。

  但是事實和預測完全不同。

  因為是守護整個世界的神明所居住的宅邸,原本還以為會被帶到什麼充滿神聖光芒的華麗殿堂……結果卻被帶到東京某區的住宅區當中,某間老舊且長滿青苔的破爛宅邸裡面。

  出來迎接的也不是一大群看起來兇狠的特勤人員,而只有一個年紀似乎與祐樹差不多的女僕。

  既然是要與極為尊貴的對象見面,原本以為在見面之前應該要經過許多手續才對。但接受最低限度的說明後,忽然就要正式上場了。

  這實在是太出乎人意料之外。

  這意料之外的情況,也是讓祐樹做出奇異舉動的原因之一──大概啦。

  (嗯,現在想藉口也沒有用了。)

  打從一開始就不認為是輕鬆的工作。雖然沒有任何準備就得上場,但這個時候也只能做好覺悟往前衝了。

  (聽天由命吧!)

  深呼吸後。

  他敲了敲門。

  然後,屏住呼吸迅速進到裡面。

  

        †

  

  「初次見面,我是神。」

  

  少女一邊抽著雪茄一邊這麼表示。

  她的視線依然放在膝蓋的書本上,看都沒看桐島祐樹一眼。

  「我的名字叫神鳴澤世界。」

  從嘴裡呼出白煙後,少女開始翻著書本的頁面。

  「正如你所知,從今天起你就是屬於我的了。」

  那是一名美少女。

  而且美得不像存在於現實世界的人。

  有著銀色頭髮與紅色眼睛,身上還散發出一股超然脫俗的氣息。

  她就是桐島祐樹的「神」。

  千年來世界上唯一持續拯救著世界的非人存在。

  也是桐島祐樹接下來要作為活祭品獻祭的對象。

  「不高興的話也可以試著逃亡,甚至是自我了斷也無所謂。」

  少女冷笑了一下……

  「不過這麼做的話,將會連累你們全家大小,甚至株連九族,這你可不要忘了。因為只有被九十九機關選上的你,才能夠盡『祭品』的任──」

  「不不不不……」

  祐樹終於回過神來。

  「等一下,等一等。」

  他不停地搖著頭。

  然後,用手指揉著雙眼之間。

  「咦,怎麼了?難道……是我搞錯了?怎麼好像跟剛才的發展一樣?嗯嗯,這也就是說?」

  「…………」

  要說的話被打斷,嘴巴原本要說出『務』字的少女整個僵住。

  一秒、兩秒──五秒────十秒。

  時間就在雙方保持沉默,而且籠罩在尷尬氣氛的情況下流逝。

  少女先乾咳了一下,然後再次發出聲音。

  「初次見面。我是神──」

  「都說過重複了。」

  祐樹忍不住吐槽了對方。

  少女立刻閉上嘴巴。

  沉默也再度降臨。

  喀嘰、喀嘰、喀嘰。只有時鐘刻劃時間的聲音響徹在房間當中,而且連這樣微小的聲音都被堆積在窗外的白雪吸走了。

  咦,這是什麼狀況?

  祐樹心裡這麼想。

  雖然做好一上場就決勝負的心理準備,但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應該說這是什麼發展啊,太誇張了。我該怎麼辦才好?

  沉默依然持續著。

  現場實在充斥太多令人難以待下去的氣氛,當祐樹開始考慮起乾脆搞笑一下來緩和現場氣氛的時候──

  「嗚嗚……」

  少女就發出了聲音。

  一看之下,原本以從容不迫的表情抽著雪茄的女孩,臉竟然變得愈來愈紅了。

  而且不只是這樣,她甚至用膝蓋上的書遮住自己的臉,然後像倉鼠之類的小動物一樣縮成一團。

  「那個……」

  怎麼會這樣?

  祐樹開始覺得自己幹了罪大惡極的壞事。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在自己接下來將要奉獻一切的對象面前,這究竟是什麼樣的狀況?應該說這個人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是因為……裝出一臉若無其事的模樣想從頭來過,結果行不通才會臉紅?

  「啊──……那我再從門口進來一次吧?給妳再次挑戰的機會。」

  「……不用了。」

  依然遮著臉的少女搖了搖頭。

  接著,就是再次襲來的沉默。

  當祐樹準備想接下來該如何圓場時……

  「都是你不好。」

  少女只從書上露出眼睛,然後丟出這麼一句話。

  「不應該是這樣才對,最初的相遇應該更加美麗且帥氣才對。經過就像一幅畫般優美且華麗的互動之後,你對我由衷表示敬意,並且立誓永遠效忠於我,然後才踏出我們值得紀念的第一步。但是現在卻變成這樣……」

  「哦、哦……」

  是這樣嗎?

  應該說,原來妳是這麼想的嗎?

  明明是神明?還活了一千年?

  「我一直都在思考耶,因為凡事都是開頭最重要。」

  「思考什麼……?」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要說的話啊。」

  「要、要說的話?」

  「你進到這個房間來後,會出現什麼狀況,進行什麼樣的對話,我都在腦袋裡模擬過了。也有了不論事態變得如何都能應對的自信。」

  少女吞吞吐吐地說著。

  祐樹表情呆愣地聽著。

  「按照事先的預想,你應該更惶恐且恭敬才對。我是等同於神的存在,也是握有主導權的這一方,你應該是被我控制的人才對。但是、但是你卻……」

  「那個……」

  「都是你不好,全都是你不好。」

  「等等,雖然妳這麼說……」

  「都是你不好。」

  「…………」

  祐樹愈來愈生氣了。

  這原本就是一個出乎意料而且令人脫力的情況。結果今天一整天,不對,過去十年來所持續累積下來的鬱悶,讓祐樹開口說出多餘的話。

  「雖然妳這麼說,但我覺得妳應該也有責任吧?」

  「────!?

  祐樹忽然轉變口氣,讓少女露出吃驚的表情。

  但他毫不在意地繼續說道:

  「我也是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被帶到這裡來,然後在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下就面對妳。現在還被說『都是你不好』,我實在沒辦法接受。不管妳是神明還是什麼,這樣實在太任性了。」

  「……嗚……呣……」

  「老實說我才很困擾呢。說起來為什麼會是我被帶到這個地方來?什麼叫做成為活祭品,把一切奉獻給神明?是怎麼決定的?又是誰決定的?具體來說我應該怎麼做?在連這些事情都沒告訴我的狀況下,還想要我怎麼做啊。最後還被人說全都是我不好,我才不負責呢,別開玩笑了。」

  「……嗚……」

  「而且不只是我,也給我家人造成很大的困擾。雖然現在已經沒什麼事了,但是之前整個家都快崩潰了,老實說已經崩潰過了。我還想叫妳給我揍一拳呢,不這樣的話實在難消我內心的怒火。」

  祐樹連珠炮般說出一大串話。

  在累積多年的不滿加持下,可以說不給對方任何情面。幾乎是在脊髓反射的情況下把肚子裡的怨恨全吐出來,當怒火稍微平息的下一個瞬間……

  「嗚、啊嗚……嗚啊啊啊啊啊──」

  對方就哭了。

  活了一千年的神……

  簡直就像幼女一樣開始嚎啕大哭了起來。

  「……咦?不會吧?咦?」

  「嗚嗚、嗚咿、嗚哇啊啊啊……」

  祐樹不禁慌了手腳。對男性來說,把有著女性外表的生物弄哭,感覺是最糟糕的一件事了。

  「抱歉,我說得太過火了。對不起,真的很抱歉。」

  「嗚咕、嗚嗚、嗚咿……」

  「是我不好。不對,百分之百是我不好,妳一點錯都沒有。所以別哭了好嗎?好了啦,拜託妳了。」

  祐樹猶豫了一陣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把口袋裡的手帕遞給對方。

  看著少女接過去就很老套地用它擤了鼻涕後,祐樹就產生今天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困惑。這種狀況到底是怎麼回事?真是讓人摸不著頭緒,來個人救救我吧。

  「結婚……」

  少女忽然這麼說道。

  「咦?什麼?」

  「你說請和我結婚吧。」

  女孩一邊擤了好幾次鼻涕一邊這麼說:

  「但是卻這樣對我,不會太過分了嗎?我的狀況也和你沒兩樣。真的是幾天前才告訴我,要讓我和自己的祭品見面,我也感到很困惑。真的非常、非常困惑。我甚至已經想不起來上一次和外面的人類見面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咦,是這樣嗎?」

  祐樹還是第一次聽說。

  他甚至沒有想像過這種情形。

  女孩也和祐樹處於同樣的境遇,不對,甚至可以說比他還要糟糕吧?

  「像這樣和你見面之前,我就一直很期待了。因為我一直以來都是自己一個人。」

  「…………」

  「但我是神明而你是祭品,兩者之間的關係稱不上是對等。但是,就算是這樣,我還是想和你建立良好的關係。但是你完全超乎我的想像,忽、忽然就要我跟你結婚……真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

  祐樹一邊看著依然流著眼淚的神明一邊想著。

  對了,現在有了清楚的自覺。

  之所以會對不認識的對象,而且還是無上尊貴的存在求婚,另外一個決定性的理由──

  那就是神鳴澤世界的美貌。

  經常聽人家說「美得像仙女一般」,但這種誇張的比喻用在她身上可以說剛剛好。

  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白瓷般的肌膚。

  染髮或者假髮不可能呈現出的,令人感到炫目的銀髮。

  以及閃閃發亮的紅色瞳孔。

  看見她後,甚至會讓人產生自己的外貌未免太過平凡的無奈感嘆。

  雖然說了一時慌了手腳,還有妹妹過去曾經這麼說過等藉口,但這些其實都不是那麼重要。主要是看見她的模樣後就心跳不已,回過神來之後才發現,自己已經向對方求婚,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之後又過了一陣子。

  少女終於恢復冷靜。

  「抱歉,我失態了。」

  「沒有啦,是我不對。」

  祐樹低下頭後,少女也微微向他點了點頭。

  她依然低著頭往下看,眼神不和自己相交。

  「你……」

  在不知該做什麼、沉重的沉默支配著現場的狀況下。

  少女像下定決心般開口表示:

  「有件事情我想先問你。」

  「有事想先問我?」

  「唔呣,這是無論如何都得先問清楚的事情。也是在各方面都絕對無法省略的問題。」

  「那妳就問吧,我會盡可能回答。」

  「唔、唔呣,這樣啊。」

  她「咳咳」地乾咳了幾聲。

  神明依然低著頭,只是視線稍微往上凝視著祐樹。

  「你向我求婚,而我也接受了。成為祭品的人能夠實現一個願望,這本來就是應該要付出的代價,所以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嗯,原來如此。」

  「那麼,什麼時候要迎接初夜?」

  「啥?」

  祐樹的眼睛變成小圓點。

  少女不理會他,繼續表示:

  「結婚的男女要履行夫妻之間的義務,讓身體合而為一,以求子孫繁榮。這應該是世間的常識吧。既然是『初夜』,我想自然就是在夜間執行,凡事愈快愈好也已經是這個世界的常理……」

  「等等、等等、等等。」

  祐樹揉著眉間……

  「抱歉,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

  「為了慎重起見,我就說明清楚一點吧。迎接初夜,也就是你讓我這個女孩變成女人的儀式……」

  「不用說明了!」

  「抱、抱歉。但這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不能有誤解,而且是你說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的。」

  「我確實是這麼說了……不對,但還是等一下。我知道妳想說什麼,也很感謝妳親切地說明,但這樣實在太快了。」

  「太快……了嗎?我還以為應該是這樣才對……我記得平安跟室町時代一般都是這樣的流程啊。」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說起來呢,現在這個時代,就算要結婚也有很多的手續唷。以前的習俗怎麼樣我不知道就是了。」

  「是、是嗎?嗯,也對啦,你說的沒錯。這是我一時疏忽了。」

  「就是啊,拜託一下好嗎。」

  「不過雖然你這麼說,但我也不是什麼都沒想就做出這樣的發言。我是判斷你的性格一定相當積極,所以才考慮出還是快點洞房比較好的結果。因為再怎麼說,你也是首次見面就對身為神明的我求婚的男人……」

  「呣咕,這個嘛……」

  說到這裡祐樹就有點心虛了。

  「不對,等一下。稍等一下。」

  但是祐樹也有自己的理由。

  他絞盡腦汁來選擇用字遣詞……

  「總之呢,求婚的我說這種話或許有點奇怪,但妳不覺得我們對對方的瞭解實在太少了嗎?」

  「那還用說嗎,我們今天才首次見面。接下來才要開始互相瞭解吧?」

  「順帶一提,我還只有十六歲……」

  「關於我以及身邊的所有事情,都不受這個世界的法令影響。所以年齡不是問題。」

  「倒是妳可以結婚嗎?妳是神吧?」

  「沒有神明不能結婚這樣的規則吧,而且在神話中,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是沒錯啦……」

  祐樹感覺身心愈來愈沉重。

  這到底是什麼感覺?徒勞感?絕望感?總覺得每和神明說一句話,內心許多對神明的印象就會發出巨響並且崩毀。

  哎呀,這下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原本做出面對嚴酷挑戰的覺悟,結果這分明是戀愛喜劇嘛。

  「我說啊……」

  但祐樹還是不放棄抵抗。

  「忽然就要和不是很瞭解的對象結婚,妳不會感到抗拒嗎?」

  「我聽見了你的願望,這就決定了一切。」

  「因為是九十九機關的規定?」

  「這也是原因之一,但是無論什麼樣的規定都一定能找到漏洞。雖然不能說規則沒有影響,但這絕對不是礙於規定所做出的抉擇。」

  「話雖如此,要是結婚之後才發現我是個無可救藥的垃圾男,那個時候該怎麼辦?」

  「這一點我根本不擔心。一開始見到你時,我就確定你不是一個內心醜惡的人。除了散發出一股好人的氣息之外,像這樣和你談話後也不覺得有什麼恐怖的地方。」

  太單純了吧,妳哪一天一定會被騙唷。

  ……但祐樹沒有把內心的想法說出口。神明看向這邊的視線實在太過純潔而且閃閃發亮,讓他根本無法直視。

  「而且呢……」

  神明又加了一句:

  「反正今後也會一直和你在一起。」

  然後,露出靦腆的笑容。

  這應該算是值得紀念的第一個笑容吧。

  那是個能夠讓人心醉神迷,也能夠趕跑寒冬、融化白雪,甚至會使人產生能當祭品真是太好了的笑容。

  (啊──可惡。)

  祐樹這麼想著。

  同時……

  (反正早就有所覺悟了。)

  也有這樣的想法。

  反正是只有一次的人生,而且這條命也像是撿回來的一樣。

  「嗯……那麼……」

  他搔著頭髮的速度變快了。

  接著發出「啊──啊──啊──」的聲音來調整喉嚨的狀態。像是要催促自己放鬆一樣轉動脖子與肩膀,而且還拍了拍衣服,像是要抖落上面的灰塵一樣。

  接著桐島祐樹才開口說:

  「再次說聲初次見面,今後請多多指教。」

  神鳴澤世界也開口表示:

  「請多多指教。」

  

        †

  

  就這樣。

  他們兩個人正式結婚了。

 

 

第二章

 

  很久很久以前,某個地方有一位神明。

  神明因為是神明,所以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神明創造出人類、建構文明,讓星球地表充滿了繁榮的光景。

  神明受到許多人尊敬與崇拜,而神明也頗為享受這種感覺。神明很喜歡人類,也愛著自己創造出來的庭園模型。為了報答神明,人類發明了各種技術與藝術,做出了愚蠢與聰明的行為,營造出美麗與醜陋的情景,讓世界像萬花筒一樣五彩繽紛來取悅神明。

  世界相當充實。

  直到「那個時候」到來──

 

《未完待續》

 


《無可挑剔的戀愛喜劇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