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jpg

 

因為福雷姆基亞改造作業正火熱(?)進行中,

《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11》終於又出現福雷姆基亞設定集可以欣賞啦~

喜歡福雷姆基亞機體的讀者們,買到書後可以先翻到最後研究研究

然後集齊了9位新娘的冬夜,

在本集依然跟眾未婚妻卿卿我我

甚至還動了生孩子的念頭……?

嗯?????

但冬夜的新娘大半都是未成年吧……?

嗯??這樣好嗎question

 

以下就是蘿莉控冬夜闖盪異世界的試閱內容(誤)


 


第一章 騎士團員招募中


  
  「世界的結界哪……」
  「有沒有修復的方法?」
  神明一面喀沙喀沙地咬著我帶來的逸仙特製煎餅,一面沉思。我目前身在神界,周遭大約兩坪的空間及從此處擴散出去的雲海仍一如往常。
  其實在電話中問也可以,但我認為這種問題還是帶著點心盒直接過來詢問比較妥當。
  「也不是沒有。應該說,對專門的上級神……沒錯,對於像結界神之類的神,簡直輕而易舉哪。不過,神明干涉下界基本上是遭到禁止的。但倘若破壞結界的是邪神之流,我們也並非不能出手修復。」
  神明啜了幾口茶,呼地一聲吐出一口氣。
  「可是結界在五千年前一度被修復過耶。」
  「那只能想成是人界的某人修復的吧。老夫也不能斷言並不存在擁有這類能力的人或種族。」
  某人又是誰啊?這離正確答案似乎還差了一點啊。
  「那我試著用『神力』修復……」
  「最好不要這麼做,你能空手修復蜘蛛的巢嗎?在你還沒辦法靈巧控制過於強大的力量前,還是不要使用為妙。」
  本來還想說既然我尚未(?)被承認為神,干涉人界也OK的。但要是反過來弄壞結界,那的確就難以挽回了。
  「是說,我剛才不經意地忽略了這個問題……這裡存在著邪神嗎?」
  「存在喔。不過該怎麼說呢……祂們跟我們不同,是在人界誕生的。怨念或執念等不太正向的能量集結起來、產生自我後,若與我們神明的神器之類的融合在一起,就會成為邪神。跟你原本世界所說的付喪神很相似呢。」
  「既然如此,那神明不就能出手了嗎?」
  「既是存在於人界,就無法直接出手哪。倒是因為聖劍的位階比從屬神還低,所以有做過將神之聖劍授予被選上的勇者之類的事情。」
  比從屬神還低啊。嗯,畢竟說起來也就是神的仿造品嘛。
  「順便問一下,要是持有聖劍的勇者被打敗了呢?」
  「什麼都不會做,然後一切就結束了哪。你以為神明會出手幫忙多少次?最壞的結果,就是那個世界會被置之不理。沒有神所管理的世界就只有衰退一途,世界將會緩慢地迎來終結。不過老夫還是會使盡各種手段,來避免這樣的結果哪。」
  說完,神明自嘲似地笑了笑。這只是我的猜想──過去是不是出現過像那樣必須捨棄的世界呢?
  就在我思考此事之際,神明似乎想起了什麼,發出「啊」的一聲。
  「對了對了,我之前忘記說,冬夜你手上的那支……是叫智慧型手機吧?那姑且也算是神器喔。」
  「咦!?這個嗎!?」
  我出示從懷裡取出的智慧型手機。這是神器嗎!?
  「你死去的時候,老夫把那東西也一起帶到這個世界,還進一步加工過了。那毫無疑問是寄宿了神力的神器,不然怎麼可能跨越世界獲取情報、聯絡神界呢?」
  經祂這麼一說,確實是如此。這樣啊,原來這是神器。
  「我也做得出神器嗎?」
  「使用這裡的物質來製造,再注入神力的話,應該做得出來吧。只是老夫不建議你這麼做,就如剛才所說,那或許會成為誕生邪神的契機哪。」
  「原來如此。」
  為了打倒邪神而賜予勇者的神劍,那也是神器嘛。我腦中突然浮現出疑問──那麼,要是邪惡的氣息纏上那把聖劍,邪神不就會再次誕生了嗎?
  按照神明的解釋,這樣的道具會在消滅邪神的同時毀壞,不然就是由祂們悄悄進行回收或換成假貨。但偶爾──祂們也會忘記這件事,等幾百年後那把神器再次生出邪神,人類吵著說「邪神復活」時才會察覺。這樣不行吧……
  我再次體會到,即便是神明也不完美。算啦,在我原本所在的世界裡,也有幾則或是花心、或是犯下天大大錯等帶有人情味的神明的故事。麻煩的神明其實也挺多的……而且其實就存在於我的身邊。
  「對了,冬夜。雖然這會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你願不願意管理那個世界?」
  「什麼?」
  「總有一天……嗯,等你成為上級神,就需要管理一個世界。既然要做,那當然還是熟悉的世界比較好吧?」
  不不不,什麼上級神。我的地位會比姊姊她們還高嗎?不,我是身為世界神的這位大人的眷屬,所以也沒什麼奇怪的吧?
  「……我果然會成為神明的同伴嗎?」
  「你明明沒有意願,真是不好意思哪。但其他的神都很高興喔,畢竟已經幾萬年沒有新神加入了,大家大概是想耍耍前輩的威風吧。」
  祂們覺得高興,我是很感謝啦……但老實說,感覺很微妙。
  「如果我成為神族,可以生小孩嗎?畢竟我明年就要結婚了……」
  「神明所誕下的孩子可是多到數不清哪,沒問題的。只是他們或許會擁有異於常人的能力,但不會像父神那麼強就是了。」
  說得也對。這種人在神話中有一大堆呢,像是海克力斯、珀耳修斯、阿基里斯和庫胡林等。
  可是根據博士的說法,我最少會生下一個兒子,女兒甚至會有八人……要是他們生來全都擁有半神之力,想必要費很多工夫養育他們。
  「請問……有沒有育兒之神啊?」
  「有是有……但自己的孩子最好還是自己養吧。」
  「也是……」
  祂說得很對。我是沒有放棄育兒的想法,可是為什麼我要為了還沒生下來的孩子這麼操心啊?
  算了,又不是結了婚就會立刻生小孩……應該不會吧?
  「總之,眼下你就別過度使用神力,只在自己能控制的範圍做各種嘗試吧。雖說這只是結果論,但你會前往那個世界,也可算是命運……不,抱歉,老夫沒有說這話的立場。總之,你就努力看看吧。」
  「是。」
  我已經明白,自己只能上了。反正就順其自然吧。
  在神明的鼓勵下,我告別了神界。
  

            ◇ ◇ ◇

  
  「補充騎士團員、嗎?」
  「是的。跟建國當初相比,城市的規模也擴大了不少,我認為最好趁這時候再招募一次成員。」
  聽完宰相‧高坂先生的說明,我稍微思考了一下。我國的騎士團員全部加起來,的確是不滿百人,而且當中還有約四十人是非戰鬥人員──這裡的非戰鬥人員,指的是不駕駛福雷姆基亞的人。
  像是椿小姐麾下的情報人員、內藤大叔麾下的內勤人員以及外派人員等。當然,他們都擁有一定程度的戰鬥能力,但基本上都不須參加戰鬥訓練。
  我國也不是什麼遼闊的國家,騎士團員的人數不需要和他國一樣以千人為單位起跳,不過也許還是稍微增加一些人員會比較好。
  「那不是很好嗎?人家贊成。」
  「在下亦然。畢竟今後城市的規模還會繼續擴大是也。」
  「也對。騎士團的人要是能再多一些,也能確保城中居民的安全。」
  結束訓練的艾爾賽、八重及希爾妲口徑一致地表示贊成。她們並非騎士團員,卻很常跟騎士團一起行動。連深知內情的她們也贊成增加成員啊。
  「需要多少人啊?」
  「這個嘛……如果單純只要現今人員的兩倍,就是一百人;可包含除此之外的城市巡邏、城內警備及事務職員等此類人員在內,我希望能增加一百五十人。」
  一百五十人啊……嗯,還在容許的範圍內。雖說名義上是布倫希爾德騎士團,但維持騎士團的資金基本上全都是用我的私房錢支付,所以實際上算是我的私人兵團。
  我的收入來源就是密蘇密多商人‧歐魯巴先生支付的金錢,還有擊退偶爾出現的巨獸所獲得的討伐獎金等。錢不夠的時候,我就會使用【檢索】發掘寶石,向那個國家收取謝禮金。
  「在這當中,需要駕駛福雷姆基亞的騎士要多少人?」
  「跟之前的六十人合計起來需一百人……大約還需要四十人左右。」
  一百五十人中只要四十人嗎?那剩下的一百一十人就是負責城內警備、城市巡邏及情報活動囉。這些當然都是騎士團的重要工作,說不想做這些事情的傢伙,大概是進不了我們的騎士團的。
  「既然這樣,以能力來分別錄取會比較好吧……」
  就算戰鬥能力不是那麼高,只要事務能力夠強,也是可以使用的人才。
  話雖這麼說,也不能讓騎士團的水準降低。我希望新人能跟去年的入團者有同等程度的實力。
  嗯,即便對新人的戰鬥能力多少有些不安,但只要把他們扔到諸刃姊姊的劍神新兵訓練所,應該可以練出最低限度的實力吧。
  「那麼,就暫且以一百五十人為目標,去跟各自的負責人商量調整吧。假使有想要推薦的人,也在那時一起洽談。」
  「我知道了。」
  遺憾的是我並沒有頭緒可以推薦誰去參加。
  硬要說的話,就是冒險者‧索妮亞小姐及蓮月先生,還有新人冒險者‧洛普等四人吧,可是他們當冒險者賺得應該比當騎士團員還多。
  不然再次向冒險者工會發布招募好了。既然人數比之前多,希望加入的人也會變多吧。
  先前面試時是拜託由美娜及教皇猊下這對魔眼組合,這次就請博士做個謊言偵測器好了。話說,我記得『倉庫』裡好像就有那種東西。
  一下定決心,我就轉移至巴比倫,結果平時博士所在的『整備庫』內就只有正在維護潔希德的莫妮卡及迷你機器人而已。
  「咦?博士呢?」
  「在『研究所』的第二研究室和洛賽塔開會,好像是要商量下一臺機體要如何處理。」
  「開會?」
  儘管不太明白話中的含意,我還是按照莫妮卡所說的前往『研究所』的第二研究室,結果看到桌上擺滿各式各樣的設計圖及福雷姆基亞模型,牆上的影像盤映照出各種類似零件框架的線條。
  有兩名少女就在前方環抱著雙手,不斷地發出「嗯──」的沉吟聲。
  「怎麼啦?妳們看起來又遇上了什麼超令人煩惱的問題。」
  「啊,吾主。是關於正在開發的機體……我們決定要將琳賽小姐的機體,做成能轉為飛行狀態的可變機體的說……」
  說完,洛賽塔拿起桌上的福雷姆基亞模型,摺起手腳並展開雙翼,變形成飛行形態。哦~變形得很流暢嘛。
  這種形式感覺就算衝進大氣層也可以承受得住壓力,而且上頭似乎還可以再載一臺福雷姆基亞飛行呢。是說,這個模型,還是該說公仔?好像會熱賣喔……
  「問題在於翎的機體,不曉得該朝哪個方向進行改造。說老實話,我是有考慮做成全身內藏大型武器的殲滅戰砲擊型福雷姆基亞。魔法對弗雷茲無效──既然如此,就只能靠魔法引發的爆炸打出彈頭,以實彈進行破壞了。所以我想說來做你給我們看的動畫裡出現的那種、類似火神式機砲或格林機砲的兵器,反正古代王國時期也有差不多的東西。只是……」
  聽她說以成本面來考量,這樣做怎麼想都是沒效率的。畢竟要製作成傷害弗雷茲身體的彈頭,最起碼也要使用比秘銀高級的材料才是最理想的。而拚命發射這樣的彈頭,就等於是在散財。
  或是可以使用晶材製作子彈,再輸入魔力提高硬度。這樣不但免費,而且還能從打倒的對象身上取得素材。但是要做出幾千、幾萬發這樣的東西也很麻煩耶。只為了製作這種東西,就讓『工房』投入全力也實在是大材小用。
  另外,能帶著走的子彈數量也有限。如果改成不變換地點,而是以固定砲台的方式使用,或許還不會有子彈用盡的問題,但這又會產生出「那還需要福雷姆基亞嗎?」的疑問。
  「實際做出來,並使出全力一起發射的話,可以維持多久?」
  「恐怕連一分鐘都撐不了吧。」
  「好短!」
  這麼說來,動畫裡也有一旦沒有子彈、戰鬥力就會大幅下降的機器人吧。
  因為並沒有要一直用全力來擊發子彈,我想應該可以維持更久,但即便是這樣也太短了。等射完所有的子彈,就只能換成用劍之類的普通攻擊了?
  替福雷姆基亞裝上格林機砲的構想,感覺愈來愈沒有意義了……
  「比起格林機砲、換成那種……可以一發一發打穿弗雷茲核心的狙擊手……狙擊型會不會比較有效率?」
  「也是可以啦……可是以敵人靠近不了的強大火力徹底破壞,以及擔任活動要塞兼彈藥庫,這些地方才是這種類型的魅力所在的說~」
  洛賽塔軟綿綿地趴到桌上。魅力有這麼強大嗎?
  「要不是對手是弗雷茲,弄成會放出【浴火箭】或【閃電箭】等魔法攻擊的格林機砲也可以啦。」
  博士苦笑著說道。這麼做的確是不用擔心子彈用盡的問題,但似乎得改為擔心翎的魔力用盡的問題。
  「……這麼說來,吾主手槍的子彈是放在哪裡的說?」
  「我嗎?喏,大致上都是放在腰包內。像實彈、麻痺彈和炸裂彈等等,會按照用途各自分開放。」
  我把有分格的腰包展示給他們看,裡頭各裝了二十發左右的子彈。
  「……你是在戰鬥中自行重新裝填的嗎?」
  「怎麼可能,是自動裝填喔。因為我有使用【程式】設定成要是沒有子彈,就會排出空彈殼,再以【瞬間移物】裝──」
  「「就是這個!」」
  兩人站起身,伸出手指用力指著想要說出最後一個字的我。
  「根本沒有必要帶著子彈到處走!只要在巴比倫設置一座巨大彈藥庫,再直接用【傳送門】或【瞬移】從那裡轉送就好的說!」
  「嗯,雖然多少會有些時滯,不過也不是要在幾分鐘內連續齊發,足夠維持用量了。問題在於子彈的生產線……」
  雖然我不懂原因,但這兩人的情緒都很高昂。總覺得自己像是被丟下了。
  「冬夜,順便問一下,你有多少晶材?」
  「多到不行,畢竟基本上只有在製作新型機時才會大量消耗晶材。」
  而且在玉龍跟羅德梅雅時,那些晶材統統都落入了我的口袋。我手上的量多到要是放進市場流通,就會引發價格崩盤的程度呢。
  「材料充足嗎……話雖如此,光是為了製作子彈就佔據整個『工房』也……只好蓋一棟了。」
  「蓋?妳是要蓋什麼?」
  「另外一棟『工房』。我原本就有建造第二棟『工房』的打算,如果沒有那麼大,是跟小屋差不多的大小的話,那也不難建造。就當作是『小工房』吧。」
  是要蓋專門製造彈藥的工房?需要做到這種地步嗎!?不對,想到這也可以用在其他機體的裝備上,那就不是沒用的吧?
  「可是,那是可以這麼簡單就蓋得出來的嗎?小歸小,那也還是『工房』吧?」
  「只要在『工房』建造就好的說。」
  什麼?在『工房』建造『工房』?
  洛賽塔輕快的發言令我呆若木雞。
  「『工房』就是萬能工場。既然是小屋程度規模的『工房』,那就做得出來的說。」
  洛賽塔驕傲地挺起胸膛。
  「因為還得做魔法的編入及處理,大概要一個禮拜的時間才能建好吧。嗯,最後還得請冬夜用【傳送門】移動才行。畢竟『工房』跟福雷姆基亞不同,不會走路嘛。」
  「呃,那倒是無所謂啦……」
  在『工房』建造『工房』……這是犯規吧。既是小屋程度的規模,那就不能拿來製作福雷姆基亞,可在製造一些小東西上還是相當有益的。
  「好!這下總算有眉目了!立刻著手吧!」
  「瞭解!的說!」
  兩個小不點吵吵鬧鬧地衝出研究室。該怎麼說呢……她們的樣子應該是這裡司空見慣的景象吧。
  我拿起桌上變形為飛行形態的琳賽機體,以及右手是格林機砲,但全身都裝上火神式機砲等裝備的翎機體端詳。
  做得真細緻。空中戰飛行型及殲滅戰砲擊型啊。
  不知為何,我把翎的機體放到琳賽的機體上。嗯,看起來挺不錯的,只是平衡感有點不太好而已。
  能不能真的把這拿來販售呢?就弄得更小一點,做成扭蛋──可以轉動扭蛋機購買的那種。要是能夠以小孩子的零用錢也買得起的價格販賣,那就太完美了。
  我一面思考著這件事,一面拿著模型離開研究室。

  

            ◇ ◇ ◇

  
  工會等處公開布倫希爾德騎士團招募新成員的消息後,似乎也引來了一定程度的矚目。
  會說「一定程度」,是因為我國騎士團的薪水畢竟少了些,再加上就算有出息也沒辦法升上多高的位置,若是考慮到收入的多寡,大家應該都會認為去其他騎士團比較好。
  像冒險者,雖然他們獵得的魔獸及獲得財寶的好壞落差很大,可即使是二流冒險者,所賺的錢也肯定比我們的騎士團員還高。我是很想替大家加薪,但目前還無法如願。
  說到福利,最多就是能取得在某種程度上算是穩定的收入,以及衣食住免費而已吧。另外也不像冒險者那樣會遭遇到生命危險。儘管會與弗雷茲戰鬥,可也有不會去駕駛福雷姆基亞的團員。
  因為這樣,我以為大不了就是跟上次一樣只能召集到千人(雖然說這人數也不少了),這次卻出乎意料地來了三倍──也就是超過三千人以上的參加者,讓我有點受到驚嚇。
  我們預定要在其中錄取一百五十人,錄取率大概就是二十人裡只有一人的比率。
  由於這樣的人數很難在城堡中庭進行考試,我便暫且讓志願者到城堡北方給福雷姆基亞作運轉測試的大訓練場集合。
  不知為何,還有幾名一般參觀者來到現場,大概是來見識這少見的一幕吧。算了,有城中的居民們在,也比較方便我進行接下來要做的事。
  『我是布倫希爾德騎士團團長,雷英‧尼德蘭。新任布倫希爾德騎士團員錄取測驗──現在即將開始。』
  雷英站在建於訓練場的講臺上,用切換成麥克風的智慧型手機,透過擴音器對參加者報上名字。
  附帶一提,其中一位副團長‧尼可拉雖有史托蘭德這個姓氏,雷英及另一位副團長‧諾崙卻是沒有姓氏的。
  因為這樣感覺不太能耍帥,就由我替她們取了姓氏,雷英變成『雷英‧尼德蘭』,諾崙變成了『諾崙‧西伯利亞』。兩者都是取自兔子及狼的品種,只要不告訴這個世界的人,他們就聽不懂,所以應該沒問題。我是覺得很適合身為獸人的她們啦。
  由於我想說自己在這次的測驗最好不要出現在檯面上,就沒有於公眾場合現身,而是施展了【海市蜃樓】,像這樣假扮成參加者來參加。有很多事情果然還是會想用自己的雙眼確認嘛。
  會使用【海市蜃樓】變裝,是因為城下町的人已經算是熟知我的長相,萬一有認得我的參加者會很麻煩。
  我有將此事告知現任的所有騎士團員,因此沒有招來懷疑。我也有交代他們把我當作一般的參加者對待。
  在這裡可以很仔細地觀察其他的參加者,我馬上就發現了幾位不適合的人選。
  有幾個人大概是因為臺上的雷英是女性又是獸人而看輕她,從一開始就沒有認真地聽她說話。即便是誤會,他們也不會合格的。
  我環顧集結在此的參加者們,覺得女性真的很多。是不是有近四成都是女性啊?
  會錄用女性的騎士團少之又少,更進一步來說,被錄取的還大半都出身貴族。在這方面,她們會選擇不介意平民出身的我國也是人之常情。
  獸人和魔族也比上次還多呢。獸人就算了,魔族該不會是魔王指使來的吧……?
  是為了詳盡得到櫻這個女兒的情報嗎?就算再怎麼溺愛女兒──不,即便是溺愛女兒的傻爸爸,這樣也讓人有點敬謝不敏耶……希望他們都是普通的參加者。
  『那麼,接下來開始進行最初的測驗。請各位看向後方。』
  「咦?」
  雷英的話音剛落,在參加者的身後便傳來一陣啪沙啪沙的振翅聲。他們轉過身,映入眼中的是在空中睥睨眾人的巨龍身影。
  『吼嘎啊啊啊啊啊──────────!』
  散發出藍寶石光輝的龍對天咆哮。喂喂,我是有說過要嚇嚇他們,但這會不會太過頭了?
  「咿咿咿咿咿!?」
  「是、是、是是、是龍!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快逃!會被殺的……!」
  大多數的參加者爭先恐後地四處逃竄。而飄浮在空中的龍──琉璃則默默地凝視這一幕。
  當然,逃走的這些人都會失去資格。明明還有一般的參觀者在,卻放著他們不管先行逃走,我們不需要這樣的傢伙。
  嗯嗯,大概減少了三分之二的人吧?
  過了一段時間,等琉璃沉沉的身體降落地面,雷英開口道:
  『我們騎士團不需要沒去保護自己應當要守護的國民,而是以自身安全為優先的人。恭喜各位,留下的你們合格了。』
  聽到雷英的發言,參加者們才終於發現這就是測驗。其中有人無力地跌坐在地,看來是過於驚嚇才沒有逃走,不過這我早就料到了。反正不管怎麼樣,這種人在接下來的測驗及面試都會被刷下來的。
  在逃跑的傢伙當中,有人還以自己是要回城市鞏固防衛、或自己是忍不住跟著身邊的人一起逃命為藉口辯解,但考官‧諾崙等人完全不予理會。因為有人即便如此還是不死心,我就使用心電感應請琉璃吼了一聲,讓那些人以疾如風的速度離開現場。這樣他們就不能再找藉口了吧。
  結束任務後,琉璃拍著翅膀飛上天回去了。雷英的聲音再次傳入目瞪口呆地目送琉璃離開的參加者耳中。
  『好了,關於第二次測驗,是要請各位在位於此處西方的森林度過三日。禁止攜帶糧食,而森林中有河川流過,因此不需擔心水的問題,且我方也會提供水筒。在期限前離開森林的人便失去資格。另外,那座森林中還有幾位扮成「鬼」的我國騎士團成員。「鬼」不會殺人,但要是輕易失去意識就會被扔出森林,還請各位多加注意。』
  雷英說明完下一場測驗的內容,參加者便一個個提出問題。
  「請問可以反抗『鬼』嗎?」
  『當然可以,打倒他們也沒關係。不過還是希望各位盡可能不要有殺害「鬼」的舉動。』
  「在森林裡,參加者彼此間能否互相協助?」
  『那也無妨。只是請各位記住,組成集團行動,也代表容易被「鬼」找到。』
  「『鬼』會有幾人?」
  『恕我不能回答。或許只有一人,也或許是百人。但是所有人都會戴著「鬼」的面具,一看到應當就能立刻認出。』
  「有允許我們使用魔法嗎?」
  『很遺憾,這次禁止使用魔法。森林內設有特殊的結界,你們的魔法都將無法使用,還請各位注意這一點。』
  畢竟要是有人用火屬性魔法燒了森林,那我們可受不了。簡單來說,只要在這三天內從『鬼』的手中逃脫就好,就算沒有魔法應該也有辦法才對。話又說回來,我們想要的是騎士團員,又不是魔法兵。
  『能在三日後繼續留在森林裡的人,就是第二次測驗的合格者。人數沒有上限,倘若所有人都留下來,就視為全部合格。另外,假如因遭遇事故而有生命危險、或是想放棄測驗時,脫去徽章扔掉即可傳送至此處。如果覺得自己辦不到,請不要勉強,直接進行轉移。順帶一提,若是離開森林,這個徽章也會發揮作用,把你們傳送到這裡來。這樣自然也算是淘汰。』
  他們發下在之前測驗中也用過的徽章,而我接過最後的號碼。
  『最後,故意奪去他人的徽章、或是把他人趕出森林的行為當然也是被禁止的。做出這種行為的話,也會遭到淘汰。期待諸君能採取符合自己目標──也就是騎士的行動。』
  雷英走下講臺,由尼可拉在前頭領隊帶著參加者前往西方森林。
  就在我混入陸陸續續邁步走去的參加者間開始行走時,走在隔壁、身穿輕裝備的黑髮女子出聲對我說:
  「已經全部準備好了,隨時都能動作。」
  「最初的兩小時左右先來觀察情況,我想看看他們會做出什麼樣的行動。啊,不過要是有誰想耍花招,就不必多說,直接扔出森林。」
  「遵命。」
  走在我旁邊的椿小姐輕輕點頭。她跟我同樣都是潛入組,其實不光是她,還有幾位騎士團員混在參加者當中,而他們幾乎都是椿小姐的部下。
  沒有糧食,而且還不曉得什麼時候會被偷襲。就是要處在這種狀況下,人才會輕易暴露出本性。他們就是負責看清這一點的人……這是其一,維護安全才是他們真正的職務。
  畢竟不能保證參加者裡沒有人抱著壞念頭嘛,而且那座森林裡也棲息著相當強的魔獸。
  森林中還設下了許多陷阱,最終會有幾個人沒有逃走呢?好期待啊,呵呵呵……啊,不行,竟然變得像個壞人一樣了。反省反省。
  西方的森林佔地十分遼闊,裡頭生長的樹木也十分茂盛,會令視野變得狹隘。布倫希爾德原本就是塊棲息許多魔獸的土地,儘管我曾經掃蕩過森林一回,居住於這座森林的魔獸數量還是增加了許多。
  這裡偶爾只會有接下工會委託而來獲取素材的人進入,平常不太會有人類靠近。由於離街道有一段距離,幾乎不會造成什麼損失,但還是趁這個機會來狩獵看起來很危險的魔獸吧。
  就在我思考起這種事之際,參加者們已在不知不覺間來到鄰近森林的位置。
  尼可拉讓所有人停下腳步,開始進行說明。
  「從這裡開始就是測驗的區域。請各位在接過水筒後,按照號碼依序進入,想在這時棄權的參加者請於輪到自己號碼時提出。還有,完全沒帶任何武器的人可以說一聲,我們會借給你們一般程度的武器。進入森林後,各位便可自由行動。『鬼』已潛伏於森林中,還請大家小心。那麼一號、二號……」
  尼可拉用自己的智慧型手機拍下進入森林的人,一一確認對方是否確實進入測驗區。
  諾崙也開始用相同的方式進行確認,花了超過三十分鐘,終於輪到最後的號碼──也就是我的號碼。雖然沒必要拍照,但我姑且還是讓他們幫我拍了。
  「那麼,傳送地點就設在本陣,請讓會使用回復魔法的人及芙蘿菈在那裡待命。呃,尼可拉和諾崙也負責扮『鬼』嗎?」
  「是的,我等等就會進入森林。」
  「我也會進去,但萬一在森林中遇見陛下或潛入組的人該怎麼辦呢?」
  「其他參加者在的時候,一樣直接進行偷襲就可以了。我們也會做出一定程度的抵抗,以避免穿幫。而且等晚上來臨時,我也會來扮『鬼』。」
  我的回應令諾崙露出僵硬的笑容。
  「……請您記得手下留情喔?倘若面對的是陛下,反而是我們會有危險。」
  嗯,在這方面,潛入組的大家應該會做出巧妙的演出安排吧。
  除了內勤組的人,幾乎所有騎士團員都加入了『鬼』的行列。馬場爺爺跟山縣大叔也有參加。順帶一提,我也交代了『鬼』要是覺得參加者有前途,便可以刻意放對方一馬。如果有會發光的璞玉,我會想把他們留到面試那一關看看。
  我發放賦予了【麻痺】的電擊棒給扮『鬼』的所有人,應當不會讓參加者受到任何傷害。就算打倒參加者,只要他有精彩的表現,也可以直接放過他;沒有的話,就奪走徽章,讓他被傳送出去淘汰掉就好。
  諸刃姊姊也很想扮『鬼』,卻被我設法誘哄辭退了。真是的,別開玩笑了。她是想淘汰掉所有參加者嗎?
  「好了,我也進去吧。那要是有什麼事,就用智慧型手機聯絡我。」
  「我明白了。」
  「慢走──」
  在規規矩矩彎腰的尼可拉及不斷揮手的諾崙目送下,我踏入鬱鬱蒼蒼的森林當中。

 


 

《帶著智慧型手機闖蕩異世界。1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