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水.jpg

距離漫博只剩一週啦~h48

 

今天獻給大家的新書試閱是《靠著魔法藥水在異世界活下去!1》

聽編輯說他在審稿時都笑到沒辦法工作tusky%20(74)

讓小編不禁好奇內容到底有多有趣XDD

相信讀者們應該也跟小編一樣好奇

所以話不多說,

讓我們來看看試閱內容吧ヽ(●´∀`●)ノ


  

  回過神來時,我已身處於純白的場所。哎呀,都經歷第二次,我也習慣了。我猛然回頭,只見一位15~16歲的金髮碧眼美少女,一臉愕然地僵在原地。
  ……贏了。
  不對,我到底在和什麼東西戰鬥啊!
  「您是管理這個世界的女神嗎?」
  我出聲詢問後,原本渾身僵直、疑似女神的少女,才總算非常欣喜地答道。
  「是的,沒錯。我就是這裡的管理者,賽萊斯蒂娜!歡迎來到維爾尼!我誠摯地歡迎妳!!」
  總覺得,祂的情緒好激昂啊。本還以為接手我這燙手山芋,會令祂備感困擾呢……
  「那麼,我想您應該從管理地球的神那裡聽說了。今後還得請您多方關照……」
  畢竟攸關我的未來,所以得畢恭畢敬……不對,因為對方是崇高的女神,所以畢恭畢敬是理所當然的!
  「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我當然聽說了!真的太感謝妳了!」
  ……為何要感謝我?怎麼看都是件麻煩事吧?摸不著頭緒的我,老實提出了疑問。
  「那個,為什麼謝我?我應該是個燙手山芋吧?」
  「怎、怎麼會呢!我是由衷對妳心懷感激!」
  聽對方娓娓道來之後,我總算大致理解了。
  看來這位女神,似乎相當尊敬管理地球的神。聽說祂在管理種族當中赫赫有名,是位出類拔萃的人物……不對,是「神物」。因此廣受年輕女神的好評。
  那傢伙是現充啊!
  而女神負責管理的世界,雖然與那位神屬於同一系別,卻鮮少有其他接觸機會。即便在同系別懇談會和區域別交流會上(有這種東西啊!),也不能無視前輩女神擅自與祂搭話,僅能在遠處遙望著對方。
  就在此時,我登場了。憧憬的對象不僅特地親自來見女神,甚至……甚至!還低頭請託女神!還說希望女神能不時向祂報告我的現況!給女神添麻煩的神為了聊表歉意,更表示若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事,不用客氣隨時提出!這是多麼幸運,真是至高無上的幸福啊!
  我甚至都想奉送特別優惠給妳了!──似乎就是這麼回事。我是很感激啦……
  
  接下來我們便開始詳談。畢竟事關人生,我可是拚了命。
  「首先,我和神約定過的條件有:一項外掛能力、能夠對話與讀寫語言,以及維持原本的遺傳因子讓身體年輕化。啊,我原先的身體有任何不便之處嗎?例如格外引人注目的地方、遭受歧視之處,或者不孕等等……」
  「不。雖說黑髮黑眼相較罕見,但並非絕無僅有,不會遭受歧視。身體沒有異狀,子孫方面也沒有問題。」
  很好,這樣暫且放心了。
  「那麼,來決定約定好的外掛技能吧。在此之前,我想先提問。這個世界有魔法嗎?有魔物,或以狩獵魔物為職業的人嗎?」
  這是相當重要的問題。根據對方的答覆,將大幅左右我的外掛選擇,及今後的生活方針。
  「雖然不太明白外掛技能是什麼,但那位大人交代過『以我之名,贈予她一項生存所需的優異能力』。此外,妳方才所說的東西全都存在。包含魔法、魔物及獵人在內。」
  很好,如我所料!
  「我明白了。那麼請給我這項外掛技能──『可以自由做出任何效果的藥品』。」
  「……啊?」
  
  其實地球的神允諾會『給我一項外掛技能』之後,我考量了許多,深思著究竟該要求什麼能力才好……
  倘若僅能獲得一項能力,那該如何選擇?
  戰鬥力嗎?不、不,我始終是個女兒身,恐怕成不了大器。
  縱使天下無敵,成名之後也可能慘遭奇襲、暗算、被人大舉圍攻、下毒、設陷阱、人質,以及其他諸如此類的事。屆時便立刻將軍了。
  魔法能力也會有類似下場。不僅如此,搞不好會有人企圖讓自己一族的血脈繼承那股能力,於是為我安排政治聯姻,甚至當作家畜飼養……(渾身顫抖!)
  況且無論戰鬥力或魔法,終究是用於「戰鬥」。
  我可不想每次都賭上性命與魔物戰鬥,也絕對不要捲入他國的戰爭中,與人類互相殘殺。所以那些能力都免談!
  總而言之,自己握有特殊才能,且能夠遺傳的能力都不行。
  不能令這項能力曝光。萬一曝光,也並非僅能仰賴我來遺傳能力,既無法用來做壞事或傷害他人,拘捕或脅迫我也毫無意義的能力。
  倘若不能符合原先的目的──「讓我能安全無虞度過幸福人生的能力」,就沒意義了。
  在文明落後的異世界,最危險的事物為何?
  魔物?盜賊?不對,只要有錢便能避免那類危險。例如居住於大城鎮中治安良好的地區,並雇用多名護衛即可。
  除了這些以外,還有無可迴避的危險。
  沒錯,即為疾病與傷痛。
  現代日本只要注射一劑藥劑,或執行簡單手術便能治癒的病痛,在這世界卻是致命傷。
  在日本可輕易痊癒的傷,也可能一生留下後遺症,甚至從傷口感染病毒等等。
  如何防備這些,才是最至關重要的事。
  此外,還要『能賺錢』。
  身為一名年輕女性,在一無所知的異世界掙錢絕非易事。因此若是能用來賺取財富的能力,就完美無缺了。
  於是我腦中浮現的,便是『可以自由做出任何效果藥品的能力』這種選擇。
  用不著操心自己受傷或生病,也能開間小小的藥水屋,度過悠哉的生活。
  由於成本價是零,直到找到結婚對象之前,我應該能輕鬆賺取獨立生活所需的金錢才對。況且既然有專門與魔物戰鬥的職業,便無須擔心輸給同業的藥水商競爭對手……零成本,效果又隨我控制。怎麼可能輸。
  因此,我期望的外掛能力就決定是『藥品外掛』了。
  
  「所以說,請您給我『可以自由做出任何效果藥品的能力』。畢竟這世界的文明較地球落後,我很害怕會受傷或生病。例如稍微骨折,就一生再也無法使用手腳。或者因為地球上只需注射一針藥劑,便能痊癒的病痛而死等等……正因如此,我才會做此請求。
  畢竟我是因為神的疏失才無法住在地球,進而被迫來到這個世界。這項能力也僅僅只能彌補少許一部分損失,應該不算獅子大開口吧?神會拒絕嗎?」
  「……唔,我、我明白了!沒問題、沒問題的!我只是搞不清是哪種能力,稍微反問一下罷了!」
  很好,就照這態勢繼續下去!
  我將目光從女神身上移開,稍微低下頭來裝出陷入深思的模樣。
  「啊,製造藥水時沒有容器會很不方便。該用哪種容器才好呢……能夠隨身攜帶的小型試管嗎?不過若要陳列於店內的話,還是能夠直立的罐子比較好吧?瓶蓋又該怎麼辦?鋁製瓶蓋似乎不太符合文明水準。不過用軟木塞的話又擔心會變質或外漏,到底該如何是好……」
  此時我瞥了女神一眼。嗯,她滿臉問號呢。
  「討厭,真是麻煩。容器方面就這麼辦吧。『藥水出現時裝進符合我想像的容器』,可以嗎?」
  「嗯、嗯嗯,不過是容器,悉聽尊便!」
  很好,得到承諾了!
  「與神約定好的條件,就是以上這些。」
  「這樣啊。那麼,我要開始製造身體了。」
  「啊、請稍等一下!」
  我出聲制止了女神。嗯,我也對地球那位神做過一樣的事呢。
  「光只有這樣,或許的確能勉強生存下去,但生活方面感覺會很不便。畢竟文明水準低落,治安又很差……」
  「嗯、嗯,是啊。不過這世界狀況就是如此,也只能請妳忍著點……」
  女神一臉困擾地如此說道,於是我又加把勁。
  「是,這點我心知肚明。不過地球的神說過『我會事先好好囑託異世界的管理者』,女神您方才亦表示『我甚至都想奉送特別優惠給妳了!』」
  「唔,我、我確實這麼說過……我明白了,妳還有什麼期望呢?」
  很好,成功了!
  「道具箱。」
  「……啊?」
  「道具箱。」
  「那個,什麼是道具箱……?」
  早就等著對方提問的我開口解釋。
  「在這世界旅行時,像我這麼柔弱的女生根本不可能揹著必要裝備、道具、水和糧食跋涉。而且若隨身攜帶金錢和貴重物品,肯定會被小偷或強盜盯上。縱使擱在旅館,別說下榻於同間旅館的房客,連旅館人員都不值得信任。在這種世界,實在令人難以放心。換言之,無論我籌措多少財富,想憑一己之力移動到其他城鎮還是很困難。這樣我該如何度過幸福人生?」
  「嗚……」女神露出了困擾的神情。
  「而道具箱正是最好的解決之道!這異空間貯藏庫容量無限、內部時間永久靜止、儲藏其中的物品不會劣化。隨時隨地收放自如,其他人也搶不走。只要將金錢和行李放入,便不用擔心遭竊,或因行李過重而無法移動。對我而言,這可是最低限度的『生活必備能力』唷?」
  「原、原來如此……真方便的物品呢。在妳的世界,所有人都會用那個『道具箱』嗎?」
  「啊、不。在地球帶著行李旅行很輕鬆,治安也很好,所以不用擔心行李。哈哈哈……」
  勉強蒙混過去了。
  
  「那麼,容我再做最後確認。身體維持原本的遺傳因子,年齡為15歲。
  那位大人已經將原先那副身體的遺傳因子提供給我,因此沒有問題。這個世界的成人年齡為15歲,貴族的適婚年齡是15~18歲,平民則約15~22歲。這個年紀應該正好恰當。
  啊,由於貴族很早便會締結婚約,因此一到成人年齡就結婚的例子不在少數。過了18歲就有些遲了,超過20歲有點不妙。大約是這種感覺。
  居住在農村的平民,則會因為伙食費縮減、勞動力短缺或想早生貴子等理由早早結婚,但都市區的平民結婚年齡大多落在17~22歲。23歲時開始焦急,24歲無路可退,25~26之後就眼神死了。」
  不對不對不對不對,未免太嚴苛了吧……還是認真點找結婚對象吧!
  「繼續說明。語言方面如妳所願,賦予妳『理解這世界所有語言,並自由聽說讀寫的能力』。再來是『可以自由做出任何效果的藥品,且裝進符合妳想像的容器』。最後是『容量無限、內部時間靜止、隨時隨地收放自如,其他人無法使用的異空間貯藏庫──道具箱魔法』,對吧。
  關於道具箱,由於我也不太清楚它的功效,因此細節會反映妳的想像。請妳仔細想像出道具箱的規格樣式。
  以上沒有錯吧?」
  嗯,完美無缺。那麼就進入最終階段吧。
  「是的,沒有錯。那麼,最後我還有幾個問題,以及一項請求。可以嗎?」
  「是。用不著客氣,儘管說吧。」
  心想總算結束了的女神,露出安心的神情。好,問吧。
  「我首先想問,有關這世界宗教的事。畢竟沒有比宗教更令人畏懼的事物了,請問這裡的宗教情況如何呢?」
  「啊,這問題很簡單。幾乎所有宗教,都侍奉著我這位獨一無二的神。雖然依據地區與教派不同,我名字的標記與發音有少許相異之處,但全部都是指我。
  即便教義與戒律有幾分差異,但都是從同一根源分歧而成,因此根本上沒有多大差別。禁止種族歧視以及貴賤之分,算是相對穩健的宗教。
  教徒們將惡魔視為假想敵,但實際上不存在所以沒有問題。」
  嗯~只有一派宗教啊。好像沒問題,又覺得問題似乎很嚴重……
  「那麼創立新的宗教,抑或廢除現在的宗教,會很不妙嗎?」
  「不,無所謂的。畢竟我並非真正的神,僅僅只是自遠古時期便存在的種族之一罷了。
  之所以不否定自己是神,只是因為進行調整或消除扭曲時,便於驅離人類。我們偶爾會頒布『神諭』,拯救人類免於嚴重災害。我的存在與職責無關乎信仰。若能樹立良好典範,支撐人們的生活,扮演一名幻想之神倒也無妨。不過當今宗教的教義雖沒問題,但由於長時間沒有相抗衡的勢力,導致內部逐漸腐敗,惡劣神官與破戒神官蜂湧而出。這種宗教消失了也好。
  再說我最後一次頒布神諭都已歷經五十年之久,然而他們現在還不時會撒下瞞天大謊,說什麼『又有新的神諭了』……啊,愈來愈火大了。要不要睽違幾百年降臨神罰呢……」
  不不不不,給我慢著!要動手的話請選在我看不見的地方!
  「下、下一個問題。那個,是不是最好別做會讓世界產生巨大變革的事?萬一將地球的技術和思維擴散出去的話……」
  「咦?無所謂呀?我的工作是維持時間空間安定,不會干涉這世界的文明。當然,如果生物可能會無意義大量死亡時,我會稍微出手相助。偶爾也會為了打發時間,援助特定生物。但我根本不打算將文明本身誘導至特定方向。
  關於這點,那位大人管理世界時總是對生命慈悲為懷,費盡心思,實在相當偉大……」
  真是這麼想的話,您也照做不就得了。如此一來,也能成為神之間的共同話題……
  啊,就這麼教教祂吧。
  「那麼女神大人,您也可以更加勤勞地管理世界呀?」
  「不,那種事實在太麻煩了。若非對生物懷抱深刻的愛情與毅力,很可能會半途而廢,屆時才真會釀成大禍。我從前就曾經造成一點小失敗,因此最近都不再出手了。」
  「咦?可是後輩若努力嘗試和自己相同的事,對前輩而言應該備感欣喜吧?如今您已經和對方有了交集,因失敗而困擾時不僅能找對方商量,還能成為兩人的共同話題……」
  「說、說得也是!啊啊,我這笨蛋,怎麼沒有察覺到這點呢!非常感謝妳,我立刻再次著手準備維護世界!」
  嗯,拜託您盡可能別失敗唷。該不會為了找對方商量而故意搞砸吧?
  畢竟您姑且也算是這世界的管理者吧?
  「再來是最後一個問題。若不願意的話,不用回答沒關係。只是出自我個人的興趣。
  那個,管理地球的那位神,還有女神您,言行都與人類無異。我想您們應該是遠比人類高等的異次元生命體……然而女神您對神懷抱的愛戀簡直就像人類,讓我覺得相當不尋常……
  如果令您感到不悅我很抱歉,不用回答也沒關係。但我無論如何都想問問看……」
  開口問這種事需要很大的勇氣,且沒有任何好處,但我就是在意得不得了。若不問個清楚,包含神給我的禮遇在內,諸多事情實在難以令我信服。甚至無法安心享受此後的人生。
  而且她的答案,也攸關我是否該提出剩餘的最後一個「心願」。
  「說得也是,這點很令人在意吧。那麼我簡單說明一下。就算妳無法理解、不能信服,也希望妳至少有個頭緒。」
  看來她願意告訴我。
  總覺得女神大人的表情似乎有些嚴肅……眼神比起方才,也流露出更加強烈的知性。
  「我們與人類,的確是相距甚遠的生命體。我們沒有固定型態的肉體,那位大人與我此刻的身姿,只不過是為了配合你們人類所披上的面紗罷了。此外,思考模式與思考速度也與人類判若雲泥。相當長壽的我們,就連時間概念都與你們有所不同。
  所以此時此刻,在這裡與妳對話的我,只不過是本體同步並列思考的眾多意識之一。我控制了負責管理這世界的一部分意識,將思考速度降到最低限度,同時盡量減低智能水準,以配合你們。
  不過坦白說,這麼做相當有意思。
  若用你們能夠理解的方式來形容……對了,就像在稍遠處眺望嬰孩爬行一樣。彷彿凝望著純真的孩童,熱衷於不知所謂的傻遊戲……我無法精準解釋清楚,但近似於這種感覺……
  其他智能水準設定較高的並列思考分枝,似乎很享受我這份情感。
  尊敬那位大人的心情千真萬確。我……我的根源本體,對那位大人的本體心懷崇高的敬意。恐怕正因如此,才會連帶影響我對那位大人產生強烈好感。畢竟我們本是同一個人。
  管理地球的那位大人,也和現在的我一樣,僅是祂根源的一小部分,正好適合我抱以憧憬與尊敬之情。大概就是這樣……
  因此現在這個狀態的那位大人,是真心與妳坦誠相對,一舉一動都為了妳設身處地。老實說甚至有些做過頭了。但這正是那位大人的作風,更是相當出色的美德……
  因此我會盡我所能尊重那位大人的意願。這樣的回答妳還滿意嗎?」
  語畢之際,女神嚴肅的神情又恢復成原本天真爛漫的模樣……
  難不成剛才談話期間,祂「稍稍提高了一點智能水準」嗎?恐怕正是如此。否則的話,祂的談吐與先前未免差距過大。倘若女神露出本來面目,其他優惠暫且不論,祂大概是不會給我道具箱的吧。
  不,還是說祂對一切心知肚明,仍願意給我這些「優惠」呢?
  算了。此刻的我,只能全力應對面前的少女!
  「我明白了。不對,雖然沒能徹底理解,但我掌握了事情的大概,非常感謝您。如此一來,我已釐清心中所有疑問。接下來就是最後的心願了。」
  我嚥下唾沫,將那句話道出了口。
  「那個,請您和我成為朋友吧!」
  女神張口結舌,呆站原地。
  有什麼關係嘛,我在這世界根本沒有朋友啊!雖然在原來的世界,也僅有兩個朋友就是了!
  
  
  
  一瞬間的暈眩過後,我踩穩腳步撐住了。
  很好很好,漸漸習慣了!不過雖然好不容易習慣這種感覺了,大概也沒什麼用吧。
  怎麼說呢?我來到所謂的「異世界」了。名字似乎是維爾尼。
  在那之後,恢復原本語氣與天真性格的女神賽萊斯蒂娜──賽萊斯,欣喜若狂地認定我為朋友。
  接著她當場緊擁住我、蹭了蹭我的身體,還大肆抱怨了一番。甚至還叫我幫她思考追求「那位大人」的作戰計畫。做了各式各樣的事之後,她才總算解放了我,並讓我降臨這個世界。
  果然僅有在向我解說時,賽萊斯的頭腦才稍微變聰慧了些。之後又徹底回到了原本的天真爛漫狀態。
  這裡似乎是一座小山丘的半山腰,四周零星長著幾棵樹木。能看見遠處有座城鎮。沒有圍起城牆,僅有普通建築物矗立著。
  首先應該以那座城鎮為目的地,但在那之前得先確認身體。今後這副身軀還得陪伴我很長一段歲月,得悉心確認才行。
  若發現瑕疵或故障,非得向賽萊斯請求賠償不可。屆時不只得抱怨幾句,還要索求額外優惠!※克拉瑪對克拉瑪!不過我沒有要打官司爭奪兒子的扶養權就是了。(編註:一九七九年的美國電影,此處敘述和電影內容有相似之處。)
  於是我蹲低身子再奮力跳高,仔細地觸摸身體。經過各方調查之後,看樣子我的身體的確變回了15歲時的狀態。
  由於沒有鏡子,無法確認面容。但從可見範圍與觸感看來,似乎沒有問題。
  不對,也用不著徹底重現嘛,賽萊斯!例如增強體力與肌力,或是稍微強化一下胸部附近也無妨呀!
  可惡。
  記得我從15歲到22歲的期間,頂多才長高了一公分。所以身高感覺幾乎無異,應該是157公分左右吧。
  體重則是以前較重。畢竟當年比起維持身材,我更重視社團活動和食慾,沒考慮到減重的事……年輕真好(痛切體會)。
  接下來,問題就在胸部的女性武裝了。
  嗯,22歲時我還勉強能聲稱自己有B。但遺憾的是,現在毫無疑問是A。
  不對,物以稀為貴!這可是當代日本人二十人當中僅有一人的數值喔!賽萊斯的尺寸也一樣,找到同伴真是太好了。所以賽萊斯才那麼樂意當我的朋友嗎?
  啊,不過話又說回來,賽萊斯能自由變換身姿嘛。可惡啊啊啊啊……
  不,等等。冷靜下來。現在不是惱羞成怒的時候。呼~吁~呼~吁~……
  
  身體狀況姑且檢查完畢後,接下來得確認能力了。先從最重要的能力──製作藥水開始。我伸出右手,在腦海中默唸。
  (運動飲料口味的體力恢復藥,出來吧!)
  容器則想像成健康飲料瓶的樣子。
  緊接著,一瓶與某知名健康飲料如出一轍的容器被握在我右手中。
  我扭開瓶蓋嚐了一口,的確是酸甜的運動飲料口味。因為原本不怎麼疲勞,因此恢復效果不明。但既然都能變出這種東西了,應該不至於無效吧。看來賽萊斯還算值得信賴。
  下一個確認事項,自然就是道具箱了!
  (道具箱‧開啟!)
  我在內心如此默唸,並將右手伸向半空中。其實應該用不著默唸,但畢竟是值得記念的道具箱初體驗,我還是想帥氣一點。
  我將手腕前端伸進了空無一物的空間中,倉庫清單隨之浮現腦海。
  『倉庫物品 無』
  ……嗯,我想也是。
  不過賽萊斯呀,妳好歹也放點東西當作優惠嘛。不,算了,沒關係……
  沒事,我一點也不失望。我可不曾懷抱期待,以為她會放把神劍或各種便利道具在裡頭。我說真的。
  我決定下次和賽萊斯聊聊驕傲的金閃閃王者大人,和腹部有口袋的藍貓的故事。
  檢查工作暫且告一段落吧。語言方面也得等遇到人之後才能確認。
  很好,首先往城鎮前進。隨便找個方向走下山丘後,應該就能抵達某座城鎮吧。
  我使勁伸了個懶腰,輕輕拍一拍褲管,接著往山丘之下邁開步伐。服裝與鞋子等衣物,已經由賽萊斯替我換上了這世界的風格。
  萬一被全裸扔進這世界,我可會有點困擾,於是百般叮嚀過她這件事。因為總覺得有點危險。
  不對,是覺得相當危險。

  啟程後過了一會兒,我察覺到樹枝上有種類似松鼠的小動物,正筆直凝視著我。
  「哎,樹上的動物啊,走這條路可以通往人類的城鎮嗎?」
  我無心地問了一句,並向牠投以微笑。想不到小動物竟回話了。
  『嗯,可以唷。直走就到了。』
  「啊,非常謝謝你。幫大忙了。」
  『哪裡,不用謝啦!』
  我默默不語地繼續走了一小段路,然後停下腳步,將雙手抵上一棵樹木,用頭槌猛烈撞擊那棵樹。
  「能夠聽說讀寫所有語言的能力。能 夠 聽 說 讀 寫 所 有 語 言 的 能 力!」
  賽萊斯……妳加強優惠的方向未免太詭異了吧!
  那隻小動物該不會還能書寫文字吧……愈想愈毛骨悚然,還是別想了。
  
  太陽即將西沉,似乎還得耗費一陣子才能抵達附近的城鎮。
  之後過了一段時間,我總算順利走到城鎮,距離比想像中遙遠許多。自高處遠眺時,貌似近在眼前的地方,其實都有相當距離。即便具備這個知識,但還是初次體驗到……
  喜好讀書的我閱覽過各式各樣的書籍,因此知曉許多雜學。學校科系選擇理科的我,非常喜歡科學。由衷尊敬為研究不惜犧牲一切的科學狂人,不過自己不打算走上一樣的路。
  半路上不時會感到口渴或疲倦,於是我生產了幾瓶回復藥水,並將其飲下。疲勞確實消退,也不再感到口渴。
  不過地球上,也有喝進肚裡便能讓疲勞感一消而散的藥。那種讓人精神亢奮的藥,呃~記得名字是叫安非他……
  開始感到驚悚的我,決定不再深究下去。
  這種藥水不會有什麼副作用吧!
  不過既然都說要讓我降臨到城鎮附近,為何挑這種不上不下的距離。
  事情交給賽萊斯辦果然很危險。我沒有惡意,但她的判斷標準太詭異了。
  不過人類的標準範圍本來就因人而異,這也無可奈何。不過總覺得很危險,所以今後一切還是自食其力吧。
  總而言之,親自指定服裝證明我頗具先見之明,鬆了口氣的我安撫自己的胸口。手順暢無阻地滑了下去,不知為何令人火冒三丈。此時此刻,或許連貓都可能被我視為惡人。

  太陽(似乎只有一個)沉入地平線後過了一會兒,我總算到達了城鎮。真的只差一點,天色就要徹底變暗了。城鎮沒有圍起城牆,自然也沒安排守衛。看樣子能夠自由出入。
  畢竟不是王城亦非大都市,只是個毫無戰略價值的鄉下小鎮。若在四周築起高牆,還得支付建設費用、維護費用,以及雇用門衛所需的人事費用等等。再考慮到日常生活的不便性,缺點實在太多了。萬一出入小鎮時,對方要求我提交身分證明可就困擾了,因此我可是萬分感激。
  我在小鎮前方製作了四瓶換錢用的藥水。三瓶藍色藥水,以及一瓶黃色藥水。全部都是治療用的。
  雖然還想多做一點,但我兩手空空,連個袋子都沒提。一時糊塗把道具箱展示出來會釀成大問題,雖說如此把藥水拿在手上也明顯很不自然。於是最後上衣的左右口袋各兩瓶,總共四瓶就是極限了。
  之所以區分不同顏色,是參考我從前玩過的遊戲。
  那款遊戲中,共有三種治療傷口的藥水。分別是藍、黃、紅色,價格不同功效也隨之改變。由於一眼便能辨別出來,也很容易理解,於是我決定依樣採納。
  藍色即為所謂的下級藥水,能夠治癒割傷、瘀傷等某種程度的外傷;黃色為中級藥水,除了外傷以外,也可以治療內臟器官的損傷或骨折;倘若使用紅色上級藥水,只要人還活著,即便瀕死也能將其從死亡深淵拉回來。我決定先拿出藍色及黃色觀望狀況,紅色視情況擇日使用。
  總而言之,今天只要籌到足以支付晚餐與床鋪的錢即可。尚未得到像樣的情報之前,不需要冒無謂的風險。
  我一踏入小鎮,便前往中央通道上的旅館確認金額,並打聽到有一處專門為獵人斡旋工作的獵人公會,於是我立即邁步前往。含晚餐、早餐在內,住宿費共四枚銀幣。
  一枚銀幣約一千圓左右嗎?既然如此,售價訂為藍色藥水銀幣一枚,黃色藥水銀幣五枚應該差不多吧?至少五枚銀幣,就能應付今晚的住宿費了。

 


 

《靠著魔法藥水在異世界活下去!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