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jpg

各位午安,一邊啃科學麵一邊工作的小編又來奉上愉快週五的下午茶點心(?)了!

本週的新書試閱《不需要現代魔法的魔術師 和女僕一同開創第二次傳說1》

是穿越作!什麼?你說現在在路上丟石頭,十個有九個是穿越作!?

是也沒錯啦……不過這次不一樣!!

這次不是異世界穿越,是古今穿越(雖然還是異世界啦)喔

主角羅文在古代用強大的魔術封印了吸血鬼真祖,中二地傲視吸血鬼們的末路之時……

他突然莫名其妙被召喚到現代!?吸血鬼真祖還復活惹!?

保安,有這種破關一次還要再破關一次的道理嗎(摔搖桿)

這次大概就是這樣的故事,小編個人覺得滿有趣的,下週別錯過啦~

 

 

  「──嗯,若是被那個打中,我可就屍骨無存了──」

  燃燒的隕石朝羅文頭上落下。

  體積足以遮蔽視線的巨大隕石,伴隨轟天巨響,逐漸加快速度。

  如今正值夕陽西斜的黃昏時分。

  羅文佇立在通往王都的道路上,抬頭仰望天空。

  他是一名黑髮的少年,身上穿著漆黑長袍。

  從外表觀之,年齡大約十七、八歲。

  稚氣未脫的容貌看起來頗為溫和,但臉上缺乏幹勁或感情起伏,連一點細微動作都沒有,正經地板起臉。

  他慵懶地看著朝自己墜落的隕石。

  那顆隕石並非自然災害。

  而是千里之遙的山腰上,一個雙手朝天的存在使出的魔術力量。

  ──吸血鬼。

  他們存在於這世界,曾經是人類的天敵。

  擁有壓倒性的魔力與強韌肉體,不老不死的怪物。這傢伙自比天更高的混沌召喚隕石。

  那是用來殲滅大範圍敵人的落星魔術。

  只要墜落地面,附近一帶都會化為焦土吧。

  王都當然也包括在內。

  居住在王都的人們將會死亡。

  將會有不計其數的人類喪命。

  他們絕對無從抵抗。不具魔力的人類,對於吸血鬼的魔術無計可施,一瞬間就會被殺死。

  羅文靜靜地舉起右手。

  其上握著以神樹材質製成的賢者之杖。

  他踢起腳邊的石頭至臉部的高度,接著──

  「『遭受踐踏的大地精靈/發出你們的憤怒/力抗上天吧』。」

  在緩緩詠唱咒文的同時,鏗的一聲,他用手杖的前端將石頭打向天空。

  轟!!伴隨震天的破風聲響,石頭得到強烈的加速度,朝天空射出。地面的沙塵被捲起,風壓撼動周圍的樹木,石頭以超越隕石兩倍……不,甚至三或四倍的速度,往天空飛去。

  明明只是被小小石頭擊中,隕石卻被打得粉碎。在粉碎隕石之後,石頭仍不減速,最後消失在遠方的天空。

  羅文再次詠唱。

  「『壓縮』。」

  隕石的碎片隨即集中。

  那些碎片受到壓縮,變成比原先的隕石小上許多的一塊石頭。

  「『返回/彼身上』。」

  羅文以經過魔力強化的眼力,直視位於千里之遙山上的吸血鬼,將受到壓縮的隕石投回原本的方向。

  遠處的吸血鬼頓時驚慌失措。

  吸血鬼企圖逃跑。

  然而,為時已晚。

  面露絕望表情的吸血鬼,遭到隕石壓碎。

  吸血鬼瞬間斃命。

  羅文目睹吸血鬼已死,轉身離去。

  「我要快點回去才行。」

  沒錯,吸血鬼曾經是人類之敵。

  但現在不同了。

  有魔王之稱、受人恐懼的吸血鬼真祖已遭到封印。

  封印他的就是這名少年──羅文‧卡夫‧艾格簡布利歐,創造出魔術的始祖。

  羅文結束討伐魔王之旅,如今正在返回故鄉王都的途中。

  各地都還殘留像剛才那樣的吸血鬼殘黨,不過只要有羅文傳播至各地的魔術,人類就不會被他們消滅吧。

  羅文想要早點回家。

  他再度邁步前行。

  

  「……來……!……羅……!!

  

  「嗯?」

  羅文停下腳步,回過頭。

  似乎有人在呼喚他。

  但是羅文沒看到任何人,就連平常會經過的小販也不見人影。或許是剛才的隕石驚嚇到他們,所以都逃走了吧。

  (是我的錯覺嗎?)

  正當羅文想要再次回頭的瞬間──

  刺眼的光芒驟然大作,羅文瞇起眼睛。

  腳下有光圈浮現,發出青色燐光,周邊圍繞熟悉的文字。羅文聽見空氣中精靈的吵雜聲。

  這是異常現象。

  來自遙遠世界的干涉。

  時空的扭曲。

  精靈們驚慌失措地如此訴說。

  (這是……無法抵消?身體也……動彈不得。)

  看來這是經過周全準備的魔術,就連羅文也無法以高速詠唱咒文中斷,可能必須要繪製魔方陣或進行儀式才能中止。

  這想必是擁有強大魔力之人,花費漫長歲月準備後才發動的魔術。

  羅文已經看出這是什麼魔術。

  (召喚魔術。)

  召喚魔術能從遙遠的地點、次元,召喚目標對象。

  它能召喚神話時代的神獸當作部下使喚,也能委託異世界的英雄拯救國家。

  (──這是我原本預定的用途,但這個魔術只完成理論,幾乎不曾用過,到底是誰對我使用這種魔術?)

  就在他浮起如此疑問的時候,光芒增強數倍。

  視野一片明亮,他的意識逐漸遠去。

  身體也變得透明。

  於是──

  

  後世被稱為人類最古老的魔術師、成為傳說的少年──羅文‧卡夫‧艾格簡布利歐,留下無數魔術理論、研究成果和魔術書籍,從這個世界消失了。

 

 

 

 

  「太好了!終於成功了!」

  少女俯視羅文的臉,天真無邪地歡呼。

  她的年紀大概比羅文小。

  眼眸就像深紅的紅寶石,桃紅色的雙唇即使在昏暗中也明豔動人,雪白的肌膚晶瑩剔透。

  顏色和眼睛相同的火紅長髮流洩至背部。

  身材雖然嬌小,胸部卻相當突出,完美融合了稚氣與嫵媚兩種風情。

  她比至今見過的任何女性還楚楚可憐──羅文心想……不過話說回來,他長年過著只有修行、研究和旅行的生活,幾乎沒有和女性接觸的機會。

  如果說她有什麼怪異之處,就是服裝了。

  紅髮少女穿著陌生的服裝,而且裙子短到不可思議;在羅文的常識中,女孩子的裙子一般都是要覆蓋腳踝才正常。

  竟然光腳給人看,這名少女難道不知羞恥嗎?

  ──這時還不認識「現代制服」的羅文,只是感到非常納悶。

  (不,等一下,這是什麼狀況?)

  羅文冷靜地環視四周。

  背部傳來堅硬冰冷的觸感。眼前少女的背後,看得見陌生的建築,以及夜空中熟悉的滿月。

  ……這是哪裡?

  他記得失去意識前,有人用召喚魔術呼喚他。

  可是,羅文對這個地方沒有印象。

  再說,眼前的建築與羅文所知的建築樣式本來就有所不同。那棟跟塔一樣高的鏡面建築,到底是怎樣建造的?那面灰色的牆壁又是什麼材質?看起來不像是磚瓦木頭。

  羅文為了討伐魔王周遊各國,卻從未見過這些建築的特徵。

  是被召喚到遙遠的異國之地嗎?

  (不知道。有太多不明白之處。為了正確地掌握狀況,首先必須收集情報。)

  羅文緩緩坐起身子,眉頭深鎖,輕輕瞪了應該是召喚他前來的紅髮少女一眼。

  「喂,小姑娘。」

  「呀啊!?說、說話了!?

  羅文一開口,紅髮少女立刻嚇了一跳。

  驚嚇之餘,一本書從她手上落下,是一本紅褐色的厚書;書本翻開的那一頁,正好記述著召喚魔術的程序,以及馴服召喚獸的支配魔術。

  ──那本書與羅文撰寫的魔術書很明顯是同一本。

  為什麼那本書會在這裡?……在羅文提問之前,紅髮少女伸手指著羅文說:

  「為什麼你已經可以說話了!我還沒有對你施加翻譯魔術!」

  「啊啊……我還想說妳為什麼這麼驚訝,原來是為了這件事……」

  羅文明白她的心情,召喚來的異國之人竟然會說本國言語,確實會令人困惑吧。

  其實羅文身穿的黑袍內側刺有翻譯魔術的魔方陣,翻譯魔術隨時處於發動狀態,對於異國言語也可以立即應對。

  他在被召喚前,正在大陸各地旅行,才會有所準備。

  聽完羅文的說明,紅髮少女輕咬嘴唇說:

  「隨時發動……說得真輕鬆。我如果要使用翻譯魔術,還需要準備儀式呢!而且一直處於發動狀態魔力也不會耗盡……已經不是怪物的等級了吧。」

  「怪物嗎?雖不中亦不遠矣吧。」

  羅文又繼續說:

  「那麼小姑娘,我想請教……這裡是哪裡?妳為什麼要召喚我來?」

  「啊!對了,現在不是震驚的時候,我是召喚主,必須抬頭挺胸應對!」

  紅髮少女雙手拍了拍柔軟的臉頰。

  她清了清喉嚨,雙手扠腰,抬頭挺胸,宛如引路人似地說:

  「傳說的古代魔術師羅文‧卡夫‧艾格簡布利歐。召喚你的人就是我,我出身高貴的古代魔術名門莎拉曼蒂涅家,而我是莎拉曼蒂涅家的少主,瑪麗亞‧莎拉曼蒂涅。我要你助我一臂之力。」

  自稱瑪麗亞的少女流暢地說出一長串台詞。

  ──傳說的古代魔術師?聽到自己被這麼稱呼,羅文感到疑惑,雙手盤胸回答:

  「我拒絕。」

  回答得毫不猶豫。

  瑪麗亞噘起嘴唇說道:

  「沒得商量?」

  「對。我有要事,必須趕快返回祖國。」

  「哦,那就沒辦法了。」

  「喔喔,妳肯諒解啊,那就好說了。那麼──」

  「我要對你使用支配魔術。」

  瑪麗亞打斷羅文的話。

  支配魔術──

  這個魔術會作用於對方的精神,強制締結主從關係。成為奴僕的人將絕對服從主人的命令,沒有反抗的餘地──在羅文創造的魔術中,算是相當凶惡的魔術之一。

  縱使心沒有屈服,身體仍會強制聽從命令。

  羅文皺起眉頭。

  「支配魔術?……別亂來。那不是可以輕易使用的魔術。」

  「我原本想盡可能不使用,但是沒有辦法,誰叫你不肯幫忙。」

  瑪麗亞紅色的眼中燃燒堅定的決心。她雙手緊緊握拳,向羅文踏出一步。

  (不好,這個小姑娘真的打算使用支配魔術。這絕對要避免,不然後果無法挽回。)

  羅文心裡這麼想,向後退了一步。然而,此時他頭一暈,頓時膝蓋跪地。

  (……糟糕,是『召喚暈眩症』!)

  召喚魔術是跨越距離、時間、次元,召喚出目標對象的魔術。受召喚者被強制跨越巨大的時空距離,即便是擁有強韌肉體的怪物,或是拯救無數國家的英雄,都無法避免召喚時的暈眩。

  瑪麗亞趁羅文身體失去平衡的空隙,一口氣縮短距離。

  花香。

  羅文鼻腔聞到甘甜香氣時,柔軟的雙唇已經印在他的頸上,羅文不禁伸直背脊。

  瑪麗亞的姿勢就像是在親吻羅文的頸子。只見從瑪麗亞手中落下的魔術書中,在支配魔術的項目畫有男子親吻女子頸部的圖案。羅文他們只是男女位置對換,姿勢與圖像完全相同。

  羅文感到一股快感竄起,瑪麗亞緊緊抱著羅文,雙唇貼在他的頸上,直接唸起咒文。

  「『依據血之盟約/汝/成為吾順從之僕』。」

  瑪麗亞使用古代語,一小節一小節地仔細發音,隨即,羅文視野邊緣一陣紅光大作。

  羅文感覺毛髮遭到焚燒。這就是支配魔術發動的證明。

  「這樣就沒問題了。」

  瑪麗亞離開羅文的頸子,注視他的雙眼。

  她看起來喜不自勝,咳嗽了一聲後,又重唸一次和剛才相同的台詞。

  「傳說的古代魔術師羅文‧卡夫‧艾格簡布利歐,我要你助我一臂之力。」

  支配魔術會作用於對方的精神,強制締結主從關係,成為奴僕的人將絕對服從主人的命令,沒有反抗的餘地。因此這個時候,對於瑪麗亞的要求,羅文除了答應之外沒有別的選擇……原本應該是這樣。

  「我拒絕。」

  羅文卻乾脆地搖搖頭。

  「咦?」

  瑪麗亞為之一愣,眨著眼睛,不知道發生何事。

  「為、為什麼?主人的命令應該是絕對的呀!?

  「啊啊,妳果然誤解了支配魔術啊。所以我才提出忠告,叫妳別輕易使用。」

  「……這是怎麼一回事?」

  「妳的咒文和程序雖然正確,可是想要使用支配魔術,魔術師必須先滿足某個條件。」

  「怎麼會!我可是一字一句,仔細翻譯了古代語寫成的魔術書啊!」

  「妳沒使用翻譯魔術嗎?」

  「翻譯魔術的魔方陣需要特別的絲線對吧?而且如果使用不當,絲線很快就會燒盡……雖然我老家的倉庫有存放,可是為了在召喚你之後與你溝通,我必須把那條絲線保留起來。」

  「原來如此,所以妳才無法正確地翻譯啊,真是遺憾。」

  羅文語氣平淡地說道。

  只見瑪麗亞取出項圈和繩子。

  「沒關係,既然如此,我就強行調教你,把你調教到聽話為止。」

  「妳打算把我當成家畜一樣馴服嗎?」

  「對。」

  「那就傷腦筋了。」

  「廢話少說。我是你的召喚主,我絕對要讓你臣服於我。」

  瑪麗亞眼露凶光,朝羅文步步逼近。

  羅文則是伸手指著她的鼻尖。

  「停下。」

  「我才不停,我絕對不放你逃……走!?

  瑪麗亞的語氣充滿驚訝。

  簡直就像時間停止,她的表情僵住,不管是握著項圈和繩子的手,還是準備踏出一步的腳,全都動彈不得。

  瑪麗亞全身顫抖,露出困惑的表情。

  「這……這是什麼?發生什麼事了?身體……完全不聽使喚……?」

  瑪麗亞維持動作到一半的姿勢,宛如表演靜止不動的街頭藝人;羅文手撫著下顎,近距離仔細觀察瑪麗亞的臉。

  「嗯,果然如此。」

  「什麼果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瑪麗亞大聲咆哮,氣勢彷彿就要撲上去揍人,但身體仍絲毫動彈不得。

  羅文面無表情,豎起食指開口:

  「看來由於支配魔術失敗……主從關係似乎逆轉了。」

  「……什麼?」

  瑪麗亞目瞪口呆。

  羅文平靜地繼續說:

  「所以說,現在的關係變成我是主,妳是僕。」

  羅文指著彼此的臉,親切地對她說明。

  瑪麗亞臉上浮現絕望的表情。

  「騙、騙人,怎麼可能……我不相信!」

  「嗯,那妳摸摸看自己的脖子。」

  「脖子……?啊,手自己動了……唔!」

  看到彷彿有條絲線在操縱自己的手,瑪麗亞悔恨地緊咬著唇。當她的手觸碰到脖子的瞬間──恐怕是觸摸到未知的觸感,她更加困惑地皺起眉頭。

  「這是什麼……好燙!?

  「對,那是支配魔術成立的證明──魔力之環。那個環會圈在妳的頸上,時時刻刻發出熱度。」

  「什麼──」

  瑪麗亞睜大雙眼。

  轉頭望向附近一棟建築。

  那棟建築的牆壁似乎和鏡子有相同效果,上面映出瑪麗亞與羅文的身影。

  鏡中的瑪麗亞,頸上浮現一圈環狀的黑色古代文字。

  就像用來綁家畜的項圈。

  「……騙、騙人的吧……?」

  「妳想確認的話,我就下幾道艱難的命令吧?我可以命令妳去偷怪鳥巢裡的蛋、去不治之症蔓延的村子裡做慈善義工,或光著身子在充滿魔物的森林裡漫步。」

  「為什麼你能舉出那麼具體的命令?」

  「我舉出的是在我旅行中,我認定危險度較高的行為。不過我還沒有狠心到真的叫妳去做那些事,所以放心吧──啊,對了,妳可以動了。」

  「嗚、嗚嗚──就算你叫我安心,我中了支配魔術的事實依然不變吧……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太不幸了……」

  解除僵直狀態的瑪麗亞,當場跪倒在地,全身散發不幸的氣息。

  羅文嘆一口氣。

  「所以我提出忠告,叫妳停手了啊。妳就是因為不聽人說話,才會落到這個下場。」

  「原本要將召喚對象收為奴僕,我卻反而變成奴僕,還要聽他說教……我一生最重要的召喚魔術竟然變成這樣的結果。嗚嗚……」

  瑪麗亞抱著膝蓋,不滿地發牢騷。她似乎非常沮喪,即使羅文跟她說話,她也好像沒有聽見,只是口中不停喃喃自語。

  (在她重新振作之前,問話她也不會回答吧。)

  羅文在心中嘀咕。

  他決定先不管沮喪挫折的瑪麗亞,重新觀察周圍。

  眼前是一片淡藍的景色。

  現在是夜晚。

  晚風冰冷,大氣中的精靈沒什麼精神。

  這是一個四周被建築包圍、像是中庭的場所,天上滿月的月光直直映照而下。

  羅文用穿著皮鞋的腳往地面一踢,聽聲音既不是石頭,也不是土,堅硬的地面是以羅文不知的材質鋪成。

  (嗯?這是什麼……好像也不是大理石,而且──)

  羅文望向瑪麗亞。

  (──她身上穿戴的道具也令人在意。)

  瑪麗亞裸露的大腿上──綁著一條像是皮帶的東西。

  雖然類似收納刀子的刀鞘,插在上面的卻是奇形怪狀的道具。是一根中間彎曲的銀管,儘管有著像是握把的部分,但羅文完全無法想像那個東西該如何使用。

  這裡有太多他不認識的東西,讓他愈看愈糊塗;愈是思考,謎團就變得愈深。

  羅文稍微想了一下開口:

  「瑪麗亞,我可以問妳幾個問題嗎?」

  「不可以。」

  瑪麗亞立刻回答。

  羅文馬上接著說道:

  「回答我的問題。」

  「……!!遵、遵命,請儘管發問……唔,什麼啊,嘴巴擅自回答了……!」

  「當然啊,因為妳是奴僕,必須絕對服從我的命令,無法違抗。」

  「唔唔……」

  瑪麗亞狠狠瞪著羅文。

  儘管面對凶猛的敵意,羅文仍神情自若,提出問題。

  「這裡是哪裡?」

  瑪麗亞的表情很不願意,嘴卻自行開口回答。

  「學院諸島聯合之一的葛雷榭納魔法學院。」

  「聯合……魔法……?」

  羅文對她的回答感到不解。他能理解的只有「學院」的部分。除了這裡似乎是教育機關之外,其餘都是他不明白的內容。這個國家的價值觀,與他冒險遊歷的大陸任何一個地方都不同。

  「妳為什麼召喚我?老實回答。」

  「我、我原本打算請求人類最古老的魔術師羅文‧卡夫‧艾格簡布利歐協助,讓古代魔術在現代……復活……!唔,不行,我就是會忍不住老實回答。我明明討厭被強迫!」

  坦白回答之後,瑪麗亞痛苦地拍打臉頰。

  看著痛苦掙扎的她,羅文眉頭一動詢問:

  「人類最古老的?」

  這樣的形容令羅文感覺到巨大異樣。第一個創造出魔術的人類確實是羅文,他被稱為魔術的始祖,而且大陸上他所到之處,也有傳下他的魔術書和智慧。

  可是,他的事蹟應該還不至於久遠到被稱為最古老。

  「沒錯,羅文,你就是人類最古老的魔術師。所以我才會召喚你,想要收你為奴僕。只是……我失敗了。」

  「古代魔術……不是魔術,而是古代魔術嗎……」

  羅文陷入沉思。

  自己創造的魔術被當作古代魔術,而且瑪麗亞持有的魔術書,紙質也異常劣化,簡直就像經過了漫長的歲月。

  (這下傷腦筋了。)

  羅文在心中冷靜思考。

  (看來我不只是被召喚到遠方。如果有瞬間移動之類的魔術,我還可以嘗試回到故鄉,但是……可惜那樣的魔術尚未完成,我可能無計可施了。)

  那麼,首先該做的只有一件事。

  羅文下定決心,將手伸向瑪麗亞。

  「抱歉,讓我看一下。」

  「看……難道你要看我的內衣?變、變態!」

  「閉嘴,別亂動,乖乖地別掙扎。」

  「……咿!」

  看到羅文企圖靠近,瑪麗亞想要推開他,動作卻頓時停止。羅文不明白她的表情為何如此驚恐,伸手放在她小小的頭上。

  然後詠唱較長的咒文。

  「『從這個人的記憶/探索/這個城市的文化』。」

  解析魔術──施加於人或物,讀取對象的性質或記憶片段的魔術。

  雖然不能完全讀取對方的記憶。

  不過還是能探索出大略的情報,諸如使用的語言、居住的環境或價值觀等等。

  情報陸續進入羅文腦中。

  不斷浮現又消失、浮現又消失。

  羅文吃驚地睜大雙眼。

  (機械、汽車、鋼筋水泥、網路、魔法演算處理裝置?這是什麼……這真的是人類的技術嗎!?

  各式各樣不曾見過的便利道具,令羅文大為震撼。

  神祕的超文明,成功施行召喚魔術的魔術師瑪麗亞。

  還有葛雷榭納魔法學院。

  雖然不知道魔法和魔術是否相同,不過不管怎樣,既然有學院存在,表示魔法是經過系統化的學問。

  當然,在羅文的時代沒有什麼魔法學院,更何況在羅文的研究中,魔力的質與量是與生俱來的才能,即使學習鍛練也不會成長。

  ──看來這個國家不簡單。

  必須盡早瞭解這個國家才行,還要確認何處潛藏何種危機,魔術是否與在大陸時同樣管用。

  (雖說是巧合,不過能收到瑪麗亞這個女孩作為奴僕是我的幸運。我要借助她的力量,早一刻瞭解這個國家。)

  當羅文在沉思時,瑪麗亞的肩膀開始顫抖,臉頰泛起朱紅。嘴角不住抽動,緊緊地握起雙拳。

  「你要摸我的頭……到什麼……時候……!」

  瑪麗亞訴說不滿,一副隨時就要放聲大叫的模樣。但她似乎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壓制,身體和聲音都使不上力。

  這是支配魔術的效果,因為羅文命令她閉嘴、別亂動。

  「喔喔,抱歉,妳可以放輕鬆了。」

  羅文說完將手縮了回來。

  瑪麗亞紅著臉,向後退了一兩步,雙手護著胸部,眼睛瞪向羅文。

  「竟然奪走女生的身體自由,變態!」

  「變態?不,我什麼也沒做,也不打算對妳做出不軌舉動。」

  「真的嗎?」

  「真的。」

  「既然如此,立刻解除支配魔術。如果你真的沒有要強迫我做奴僕,應該可以替我解除吧。」

  瑪麗亞瞪著比自己高一個頭的羅文,提出要求。

  羅文毫不猶豫地回答。

  「啊,這個我辦不到。」

  「……你果然想讓我當你的奴僕吧?」

  瑪麗亞的眼神中充滿憎恨。

  羅文無視她的目光說明:

  「解除支配魔術是有規則的。」

  「什麼規則!」

  「首先,不能由奴僕方解除。」

  「我知道。那是當然的吧。所以我才拜託成為主人的你啊!」

  「別人說話妳要聽完啊。奴僕無法解除契約,但是──我也不行。因為我沒有權力解除。」

  「……什麼意思?」

  「擁有解除契約權力的人,是支配魔術的使用者。雖說在形式上我是主,妳是僕,不過使用者仍是妳。因此,我沒有決定解除這個支配魔術的權力。」

  「呃~也就是說……我自己就能解咒了嗎?」

  「不,那也辦不到。」

  「為什麼!」

  「我說過了吧?無法由奴僕方解咒。」

  「……等一下。我現在歸納出一個我不願相信的可能性……」

  瑪麗亞表情僵硬,忐忑不安地說出「那個可能性」。

  「『無法由奴僕方解咒』,加上『只有支配魔術的使用者能解咒』,如果這兩個規則都適用,就代表──假如支配魔術的使用者成為奴僕,就絕對無法解咒……」

  「沒有慘到那種地步啦。」

  羅文面露微笑說道。

  瑪麗亞鬆了一口氣。

  「就、就是說啊。怎麼可能會有那麼不合理的事嘛。」

  「對,世事無絕對。只要妳全心持續研究解咒的方法,或許總有一天就能夠解咒了哦。」

  「──總有一天!?那就跟絕對無法解咒沒什麼兩樣吧!?

  「沒有喔?一和○之間存在很大的差距唷。」

  「我不想聽你講歪理!啊啊,糟透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瑪麗亞大受打擊,跪在地上,抱頭煩惱。

  那是妳自作自受吧。給妳忠告妳不聽,叫妳別用支配魔術妳還用,才會變成這樣──儘管心裡這麼想,羅文也不打算責備失意沮喪的少女。

  這時,羅文耳中忽然聽見瑪麗亞口中唸唸有詞。

  「簡而言之,就是程式碼有錯,所以產生矛盾,以至於出現BUG的狀態吧。就算古代魔術辦不到,如果是現代魔法或許能夠解咒……?嗚嗚,可是,結果那樣也不是靠我自己的力量……」

  (BUG?現代魔法?)

  這些陌生的詞語讓羅文不禁皺起眉頭,但他沒有時間發問。

  因為瑪麗亞猛然抬起頭說:

  「如果是理事長,或許可以解咒。」

  「理事長?」

  「就是葛雷榭納魔法學院的領導人。學院諸島聯合引以為傲的《烈火的魔女》──要是她的話,或許可以幫我解決這個問題。」

  那個人的稱號聽起來很強。若說是領導人,那就是集團的頂點。既然是什麼魔法學院的領袖,或許她擁有某些祕術,有別於羅文所知的魔術。

  老實說,對羅文而言,他根本不在乎支配魔術的解咒法。

  (那個所謂的理事長,或許知道能讓我回歸祖國的方法。儘管不知道她是怎樣的人,不過應該有冒險一見的價值。)

  羅文看著瑪麗亞的臉,深深地點頭贊同。

  「我也想見妳說的理事長。小姑娘,妳可以帶我去見她嗎?」

  「帶你去是沒關係,不過你別用那種高高在上的語氣說話好嗎?就算形式上我是奴僕,召喚主還是我耶……還有,不要叫我小姑娘。我的名字叫瑪麗亞‧莎拉曼蒂涅。」

  瑪麗亞抬頭挺胸,露出嚴厲的表情說道。

  (不管是稱呼還是上下關係,我都無所謂,不過這名少女還真是專門在意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儘管心裡這麼想,羅文仍刻意閉口不談,點頭答應瑪麗亞的要求。

  「我明白了。那就拜託妳了,瑪麗亞。」

 


不需要現代魔法的魔術師 和女僕一同開創第二次傳說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