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王2

讓各位讀者久等啦!!!! 

小編今天要公佈一個好消息!!

就是《龍王的工作!2》確定在4/27(四)出書啦!!

為了讓長久等待的讀者解解饞,小編來放試閱文啦~~~


 

           九頭龍一門的日常
  
  我,九頭龍八一與弟子‧雛鶴愛的一天從詰將棋開始。
  「愛,準備好了嗎……?」
  「是、是的!」
  榻榻米上放著一本詰將棋問題集。
  師徒並排跪坐在那本書之前。
  小學生弟子將雙手置於榻榻米上、身體向前傾。嬌小的身體前後搖晃,進入備戰姿態。
  我用指尖抓住問題集封面的角落──
  「要上囉?Ready………………GO!!」
  我用槍手拔出手槍般的手勢翻開頁面。
  第一道問題是超實戰型,此局面經常在對局終盤出現。
  要是在這道問題輸給弟子,就沒資格自稱職業棋士。我看到問題的瞬間便解開了。
  「完成!從3一角到2五金,十五手詰!繼續下一題囉!」
  「是的!!」
  領先一分。我翻開書頁。下個問題是以玉為中心,飛車與角排列為『/』型的曲詰。
  這是實戰中絕對不會出現的局面,然而──
  「解開了!從5六金到2二龍,十九手詰!!」
  「唔……下一題!」
  像這樣和弟子競爭,是從最近開始的。
  我在解詰將棋時,愛就會從反方向偷看唸著「啊~」或「哎呀~」,顯然比我還早解開。明明是從反方向看。
  不知不覺間,她變成坐在我旁邊和我一起解題,到現在變成了比賽哪邊先解開。
  雖然我難免會想:立於將棋界頂點的龍王和小學四年級生競爭是什麼情況?但這名奇蹟般的JS是詰將棋之神的孩子,用人間界的標準衡量毫無意義。
  到此,今天也解開了十題,持續著不分上下的勝負。
  「好!最後的問題,要來了!!」
  「是的!」
  我翻開頁面────唔喔!?這、這是什麼啊!?
  「這是超級單純的入玉型吧?進攻棋只有飛車、銀和成金,持棋為角、金嗎……好像很快就能詰,但是,嗯~?意外地,這個……」
  「……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
  糟糕。愛的引擎全開。我感到十分著急。
  第一手的候選並不多,就從那之中選擇感覺最不可能的一手──
  「我知道了!從3八銀消去銀,再從玉的後方打出金。之後將角移動到9筋,並用角合防禦,然後取下2八玉和金,走3八馬──」
  「這樣是打步詰。」
  「咦!?」
  「完成了!不是3八馬,是4九馬到2八馬的二三手詰!」
  「啊啊,可惡!原來如此,打步詰嗎……」
  我所選擇的棋路稱作『打步詰』,最後會形成打入步兵將死玉的形式。
  這和二步等棋路相同,在將棋中屬於犯規。
  「哎呀,雖然察覺到初形的4九銀是攔路棋,卻沒想到那裡竟潛藏打步詰的變化……漂亮地上鉤了啊……」
  「迴避打步心情真好♡」
  「非正規合駒的對應兩手,再捨棄馬做運棋的收尾。真想不到光用六顆棋就能實現這樣的棋路。呼……太厲害了,名作啊。」
  我只能嘆氣了。比起輸給弟子的懊悔,與這詰將棋相遇的歡喜更讓我感激。
  解完棋的愛似乎也宛如置身夢境。
  「一看到這種詰將棋,自己也會變得想做做看詰將棋呢~……♡」
  「我懂我懂。」
  詰將棋是藝術。
  和單純的智力遊戲不同。掌握作者傾注的想法(作意)是通往解答的第一步,之後的發展和結尾帶給人的感動,猶如讀了一篇小說。
  「但在將棋修行中不建議創作詰將棋。」
  「為什麼呢?明明可以解詰將棋……」
  「因為一旦開始創作,不管有多少時間都會不夠用。」
  解開只要一瞬間,創作卻要花上好一段時間。
  一個作品花上十年左右是常有的事,當中也有耗時三十年之類,花費時間令人難以置信的作品。就算做了也賺不到一毛錢,這就是詰將棋。
  沉溺於創作詰將棋的人,有的成了流浪漢,有的妻小都跑了,有的則是公司倒閉。沒有詰玉,卻詰了自己的人生,此類逸聞數不勝數,可不是玩笑話。
  「而且創作詰將棋的能力,和將棋的強弱似乎沒什麼關連。」
  「是這樣嗎?」
  「實戰中曾出現像詰將棋那樣漂亮的詰棋棋路嗎?」
  「嗯~……沒有(>_<)」
  手數愈長、愈接近藝術,也就離實戰愈遙遠,就像奇幻小說一樣。
  正因如此,才超~~~~級有趣啊。
  「剛才解開的入玉型詰將棋也是,若是實戰玉深入第九段──敵方陣地最深處,根本不會詰,而且有些名詰將棋作者的棋力意外地只有業餘初段。」
  「那還能做出這麼厲害的詰將棋!?」
  詰將棋和下將棋不同。即便是頂尖職業棋士,也有很多人以『實戰中不會出現這麼漂亮的詰』為由,不鑽研詰將棋。
  究竟要鑽研到什麼程度才是最好的呢?這點尚且不為人知。
  就算比任何人都要努力鑽研將棋,也不見得就能變得比任何人都強。
  將棋之道就是如此險峻,如此難以捉摸。
  「所以說,愛,不能只是解開很多詰將棋,或下很多盤練習將棋。摸索要達成怎麼樣的平衡、要以什麼方式熟練將棋才最適合自己,是很重要的事喔?要時常謹記在心。」
  「師傅師傅!這個也很有趣耶!」
  「妳有在聽我…………………哦哦?『無防備玉』嗎?」
  這是玉那方沒有任何守備棋子的詰將棋類型。
  看起來似乎很輕易就能詰,但和剛才的問題相同,由於入玉導致難以捉摸。
  這是……首先在2八打入飛車──
  「到2四金為止的五九手呢。第三六手時,步的中合和第三九手的2四飛真舒暢啊。」
  「真不愧是師傅!一瞬間就解開了!?」
  「明明是妳先解開的,真教人火大啊……」
  「耶嘿嘿♡」
  愛調皮地伸出舌頭。可惡,超可愛的,無條件地就想給她糖吃。
  「這個作者,經常看到他的名字呢……這怎麼唸呀?『月光』?」
  「是會長吧。」
  「咦?」
  「會長。月光聖市會長。」
  「……會長?」
  「日本將棋聯盟會長,職業棋士中最偉大的人。話說他可是第十七世名人喔?」
  「很、很抱歉……師傅以外的職業棋士我幾乎都不認識……」
  愛開始下將棋才不過四個月。
  開始的理由還是現場看到我對局,之後的三個月間,她只靠詰將棋和網路對局自學。雖然擁有驚為天人的才能,棋力節節攀升,但可以說依然是個初學者。要教她的事堆積如山。
  「話說回來,師傅。今天的預定計畫是什麼?要去研究會嗎?還是要出門去哪呢?」
  「今天要工作,愛也一起去。」
  「工作?可是今天明明是星期六……而且連我也要一起去,是什麼樣的工作?」
  我從壁櫥拿出西裝,回答弟子的疑問。
  「是練習喔。」
  
           神戶
  
  「好棒~喔!這裡就是那個神戶嗎!?」
  此處為神戶‧三宮。
  下電車後,愛一邊被人群推擠,一邊用閃閃發光的雙眼仰望我的臉。簡直就像來畢業旅行一樣喧鬧不已。
  「離大阪好近喔!一轉眼就到了!!」
  「因為從大阪站搭乘新快速列車只要二十分鐘左右啊。」
  從關西將棋會館和我公寓所在的福島,搭環狀線到大阪站只要一站。即使算上換車時間,到三宮也只要三十分鐘。聯盟真是建在一個好地方。
  「愛,手。」
  「是、是的!!」
  穿過票口的同時,我們牽起了手。愛才剛離開北陸不久,要是走散就糟了。
  「雖然可能很害羞,但可別放手喔?」
  「我絕對不會放手的!!!再也不會放手了!!!!」
  「這、這樣啊……」
  那樣也很困擾啊……
  「哇啊啊,師傅!有好多人和店家喔!」
  「假日的神戶一直都是這種感覺喔。再走一下就會看到異人館,其他還有本願寺神戶別院,和南京町的中華街等等。」
  「異人館!中華街!」
  尤其是三宮──聚集了許多觀光客的超人氣景點,根本人山人海。而且現在是春天,是最佳季節。
  即便在人潮雜沓中,愛也顯得特別醒目。
  一隻手緊握著我的手,另一隻手提著信玄袋(配合棋士在頭銜戰等時候穿的和服的小袋子。大小正好可以放進扇子,因此相當方便。)的愛,吸引了眾多擦身而過之人的目光。
  首先她的外表相當可愛,光這點就遠勝過其他一切。
  再加上天真爛漫的個性,使愛的舉手投足宛如小狗般惹人疼愛。
  口齒不清的甜膩聲音、變化多端的豐富表情,不論做什麼都顯得很可愛。
  「……不妙。這下不妙……無法抗拒啊……」
  「唔咦?師傅?什麼事情不妙?」
  「不、沒什麼……」
  不行。弟子太過可愛,害我忘了工作,完全沉浸在參觀神戶。無意識中甚至走進預定計畫外的咖啡廳,一起吃蛋糕……
  「啊,是指這個蛋糕吧!?確實好吃到不妙的地步呢!!」
  「啊啊……嗯,是啊……」
  「呼……能和師傅一起在神戶的咖啡廳休息,愛真是太幸福了……♡」
  本人完全沒有察覺自己多可愛,因此毫無防備。無防備玉啊,可愛滿溢而出啊。沒有比這更危險的事了。
  「……愛,可以聽我說句話嗎?」
  「啊,師傅。您臉頰上沾到奶油了喔。」
  「咦?哪裡哪裡?」
  「這裡~」
  小學四年級的弟子探出身子、伸出手,用指尖將師傅臉頰上的鮮奶油抹去,一口含進嘴裡,並「嘿嘿♡」一聲露出幸福的笑容。她想殺了我嗎!
  算、算我求妳,拜託有點警戒心吧……
  我喝斥幾乎要露出色瞇瞇微笑的自己,並教誨弟子生活在都市之人該有的心態。
  「……聽好了,愛。大阪也好,神戶也罷,人多的場所就會聚集很多壞人。特別是像愛這樣可愛的小孩子,很容易被盯上。若不是和我或桂香姊在一起,可不能到這種地方來喔?」
  「對不起師傅。我沒聽清楚,可以再說一遍嗎?」
  「所以說,像愛這樣可愛的孩子很容易被壞人盯上,要更警戒一──」
  「嘿嘿~♡嘿嘿嘿~♡」
  我明明在嚇唬弟子,但不知為何她一臉傻呼呼的表情。好可愛。
  「妳啊……要是不認真聽,真的會釀成大禍喔?都市裡充滿危險,要好好注意喔?」
  「是~的!」
  愛姑且回應,卻依舊傻呼呼地喊著「唔哇唔哇♡」黏了過來,可愛外洩的威勢反而增強了。快給我停止!!
  不只我的弟子,有許多下將棋的人,對別人怎麼看待自己毫無興趣。應該說,除了將棋以外的事他們都不感興趣。
  「師姊她們以前也是這樣,弄得我很辛苦──」
  「唔!!」
  一聽到『師姊』這個詞,緊張感便在愛的身體中流竄。
  我的師姊──空銀子女流二冠的醒目程度則是另一個境界。
  在外面時,光是銀色髮絲與雪白肌膚,就如同在散發光芒,除此之外,端正的容貌看起來甚至宛如精靈。被搭訕男和跟蹤狂盯上的次數數不勝數。不知為何,每次我都會被誤認為她男友而慘遭毒手。拜託饒了我吧。
  「……師傅。」
  「嗯?」
  「我和那個人……誰比較好?」
  好?
  是指誰比較醒目的意思嗎?
  「是師姊吧?外表犀利,長相也很受人歡迎。她可是《浪速白雪姬》啊。」
  「……師傅這個憨仔。」
  愛生氣了。聽到在研修會測驗中,把自己打得體無完膚的對手的事,似乎讓她難以平復。
  對同門、前輩的存在也顯露出競爭心。將棋以外的事也想一爭高下。
  這份鬥爭心……相當可靠啊!
  但是拜託妳,要吵架的話請到我不在的地方!!
  「話說回來,師傅。今天的工作,就是在神戶觀光嗎?」
  「怎麼可能……是練習啦,練習。」
  我嘆了口氣,並喝了一口咖啡,針對職業棋士的『工作』進行說明。
  「棋士的工作大致分為兩項:『對局』與『普及』。對局指的是下將棋。普及則是推廣將棋,例如擔任將棋大會的裁判,或在活動中進行指導對局。再來就是電視上的大盤解說和簽名會等等……簡單來說,在公式戰下將棋以外的事全概括為普及,當中特別重要的則是指導對局。換言之就是教導業餘棋士。」
  「那就是課程嗎?」
  「沒錯。所以今天,我要到住在這附近的人家裡登門指導。是從以前就一直很關照我的人叫我來的。」
  絕對不是為了和JS在神戶觀光才來的。
  「尤其對獎勵會員這些候補職業棋士而言,只有對局記錄和指導課程這兩種賺錢方法,畢竟表面上禁止打工。對像我這種鄉下來的人來說是寶貴的收入來源──」
  「錢?」
  愛一臉傻愣的表情。
  「那個……請人教將棋要付錢嗎……?」
  「當然。收錢才是職業棋士。」
  「……」
  鏗鏘。愛拿在手上的叉子掉到桌上。
  她顫抖著身子──
  「我……我…………我…………」
  「怎麼了?」
  「我沒有付錢給師傅!!」
  愛臉色慘白地在咖啡廳中大喊──在滿是觀光客的店裡。
  店裡的人嚇了一跳,紛紛看向這裡,對我和愛投以饒富興味……應該說是狐疑的目光。
  不妙,手汗流個不停。
  「呃……愛。別提這件事了,錢的事就算了。」
  「但、但是!師傅手把手地教了我很多重要的事!那種事,還有這種事也……!」
  四周傳來「手、手把手!?」「對象是那麼年幼的孩子……」「是不是報警比較好呀?」等聲音,不妙不妙不妙。
  「而且我們住一起也要花一筆生活費吧!?因為我就住在師傅的房間裡呀!兩個人一起生活!!」
  「冷、冷靜點,好嗎?妳太大聲了。好嗎?」
  會有人舉報我的……好嗎?
  「啊啊!?可、可是該怎麼辦才好!我要怎麼賺錢才好……」
  「呃,所以說,能聽我說一句嗎?」
  「我、我只能…………用身體來支付了…………!」
  「妳是故意這麼說的吧!?妳是故意選這種危險用詞的吧!?」
  我阻止邊顫抖邊用手揪住衣襬的小學生,慌慌張張結帳後將她帶出店外,壓低聲音向她說明。
  「……我說啊,在將棋界一般是不會和弟子收錢的。」
  「唔咦!?為、為什麼……?」
  「沒有父母會跟自己的小孩拿錢吧?收弟子就是這麼回事。所以愛根本不需要擔心錢的問題。」
  當作學習技藝而在將棋教室學將棋的『學生』,和以職業為目標而入門的『弟子』,兩者待遇完全不同。
  認真修行的弟子是將棋界全體的孩子,這是共識。
  正因如此,能被收為弟子的只有擁有相應實力的孩子。
  「而且妳父母每個月都有匯錢給我。給愛的零用錢,也是從那筆錢支出的。」
  「……是這樣啊?」
  「衣服之類的也是用那些錢買的。」
  從愛的雙親那裡拿了錢是事實。
  雖然我說了沒關係,但對方就只有這點不打算退讓。既然他們都說『就算只有生活費也好!』我拒絕也顯得很失禮。
  儘管我收了錢,但都存在愛的帳戶裡。
  等她當上女流棋士,出賽頭銜戰時,就能用存下來的錢買振袖。若是成為出戰番勝負的棋士,有幾件和服都不夠。
  我一定會將愛培育成那樣的棋士。 
  「所以妳要打電話好好向父母道謝喔。」
  「是的!」
  「啊啊真是的……做了些蠢事弄得都沒時間了。要趕路囉!」
  「是的!!師傅!!」
  為了不要走散,我和愛再次牽起手飛奔而出。
  
           宅邸
  
  「哇啊啊啊……好豪華的房子喔……」
  「聽說是將原本建在港口的古老洋館整棟搬遷過來。」
  這棟磚瓦造的宅邸就建在異人館街所在的山丘上。
  從洋館能夠眺望神戶的街道至海邊一帶,是最棒的景色。
  「話雖如此,也有許多地方修建過。鋪了榻榻米的對局室自然不用說,屋頂上甚至還有啤酒花園呢。」
  「啤酒花園!!」
  只要有稍微不明白的發音,愛就會驚訝地唸出聲……不過既然是溫泉旅館老闆的女兒,應該至少知道啤酒花園吧?
  「是什麼樣的人住在這裡呢?」
  「小說家。」
  「好厲害!師傅,我是第一次和小說家見面耶!」
  「這、這樣啊……」
  「那個人寫什麼樣的書?」
  「……戀愛小說吧…………大人的……」
  「好棒喔!!」
  「……」
  我煩惱著是否應該向雙眼閃閃發亮的弟子,說明這棟宅邸主人的真面目。
  此間主人的名字叫做鬼澤談。
  是大人的戀愛小說……情色小說的超暢銷作家。
  代表作是《繩與肉》。
  雖然想避免在這裡詳細說明那是什麼題材的小說,但只要說那本書的封面,是一名美女被繩子綁得像火腿一樣吊起來,就能理解大概內容了吧。
  簡單來說──他是SM小說的巨匠。
  「他原本似乎是小學老師,聽說讓學生自習在教室裡寫小說……」
  「哦~!」
  而他那時寫的正是SM小說,這段趣聞已經昇華為傳說。
  「可是師傅為什麼會認識住在這種豪華宅邸的作家呢?」
  「鬼澤老師是愛棋人士。剛剛也說過了,我在獎勵會時代曾受他關照。」
  喜愛將棋和圍棋等棋道的人,被稱為愛棋人士。那些人會請喜歡的棋士進行課程,以表支持之意。
  以相撲來說就是谷町,也就是贊助者。愛的祖父似乎也是這類人。
  「他是從清瀧師傅那代開始,就一直關照我們的大恩人。他好像從某處聽說我收了弟子,叫我務必帶妳過來。」
  「我……嗎?」
  「沒錯,所以今天的主角不是我。」
  「咦咦咦!?」
  「這是妳的第一份工作喔。」
  我稍微捉弄了一下驚訝的弟子,穿過門。
  老實說,帶小學女生來SM作家的宅邸好像不太好……但總比輕小說作家安全吧。那群傢伙全都是蘿莉控啊。
  相較起來,鬼澤老師比較喜歡熟女,而且小說女主角基本上都是寡婦。雖然寫的是那種文章,本人卻是位感覺非常普通的和善老爺爺。
  我這麼想並踏進宅邸中……玄關裡竟是──!!
  「師傅!這裡放著一隻木馬耶!」
  突然登場的三角木馬讓愛雀躍不已,我則是慌亂不已。
  「奇怪?可是為什麼乘坐的地方是三角形?師傅,坐上這個的話屁股會痛吧?」
  「……是啊。」
  「哇啊,這裡還裝飾著鞭子耶!好棒~喔!好粗~喔!師傅師傅,這是要用在騎馬遊戲上的嗎?」
  「……是啊。」
  「咦咦?師傅,這是什麼啊?長得好像香蕉……可是破破爛爛的耶?這邊的是根部分成兩半。這是什麼呀?大香菇的模型嗎?」
  「好、好了快到裡面去吧!讓鬼澤老師久等很失禮的!走吧!?」
  「哇哇哇!師、師傅!這個香菇按下按鈕以後會動耶!?」
  「夠了快給我過來!!」
  我從愛手中搶走會動的香菇,丟到視線外後,通過鋪著紅毯的走廊,走向深處的對局室。
  我朝滿面微笑坐在那裡的老人放聲大喊:
  「鬼澤老師!那些是怎麼回事啊!?」
  「『那些』是指什麼?」
  「就是木馬、鞭子和按……香菇啊!為什麼把那種東西放在玄關啊!」
  「我先前改變了一下裝潢。」
  「什麼時候!?」
  「今天早上。」
  「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這個變態色老頭!竟然把那種東西擺在玄關給小學生看!
  「師傅?不可以把香菇放在玄關嗎?」
  「不可以糟蹋食物吧!!」
  「我覺得小孩子看到那種東西會很開心啊~」
  是很開心啦!所以才有問題啊!
  「哎呀,那種事無所謂啦。快點來下一盤吧。」
  「……」
  鬼澤老師雀躍地將棋盤準備好。看到這副天真無邪的模樣,我連發火的力氣也沒了。我出聲喚了身後戒慎恐懼的弟子。
  「……愛,能像我教妳的那樣做嗎?」
  「是、是的!」
  愛將扇子從信玄袋中拿出來,放在膝前,接著將雙手放在榻榻米上,深深低下頭,說出致意的招呼語。
  「我是九頭龍門下,關西研修會員雛鶴愛!請您多多指教!」
  「小愛呀~」
  愛口齒不清的招呼語使鬼澤老師的眼神不爭氣地變得溫柔,如同給孫女零用錢的老爺爺。
  「天才將棋少女小愛呀~」
  「請不要把我家的弟子叫得像某桌球少女好嗎?」
  如果移動棋子時她高喊一聲「喝──!」該怎麼辦?
  「那就先用平手下一局試試看吧?」
  「好的!請多多指教!!」
  「真有精神啊~」
  老師瞇細雙眼開始排列棋子。看他這副模樣,感覺真的就像一位慈祥的爺爺。為什麼他寫得出那種變態小說,實在令我感到極度不可思議。
  順帶一提,鬼澤老師的棋力是業餘四段。
  ……表面上是這樣,但實際上差不多是二段吧。
  段位之所以比實力還要高,是由於他對聯盟有相應的貢獻而給的回禮──簡單來說就是捐款和宣傳將棋。贈送段位給知名人士屬於聯盟的重要外交。
  另一方面,愛的棋力則是名符其實的業餘四段。
  如今她和五段也不相上下。業餘五段在大人的大賽中屬於縣代表等級。由於她是靠詰將棋和網路學習,因此還不明白何謂對局時的呼吸,當然也沒辦法手下留情。
  所以一下子就詰了鬼澤老師。
  「哎呀真強!平手的話我可敵不過妳啊。」
  老師就算輸了,依然笑得不亦樂乎。
  「再來一局!這次下角落可以嗎?」
  「好、好的!請多多指教!!」
  重新排好棋子後,再次開始對局。只不過,這次愛的陣地中沒有角。
  角落在盤上造成一顆大棋以上的影響。
  「……唔!?」
  與方才完全不同,鬼澤老師活躍自如的棋步使愛不禁倒抽一口氣。只見老師揚起一抹深不可測的笑容。
  「嚇了一跳嗎?駒落的話,我還算拿手喔。」
  鬼澤老師已經持續和職業棋士及獎勵會員下了幾十年將棋。
  換言之,他已下了好幾百局駒落下手。
  比起用平手下棋,他駒落下手的次數更多,對手還是將棋天才們。沒有比他更千錘百鍊的下手。被帶來鬼澤宅邸的職業棋士候補或女流候補(包含我和師姊)無一例外,都在這深不可測老爺爺的駒落對局中陷入苦戰。
  不知是誰如此稱呼他──《弒殺上手的鬼》。
  「哎呀?我的將棋實力還寶刀未老吧?」
  「唔……!」
  「讓子的話我還能囂張一下呢。」
  愛還不習慣駒落的上手,於是這回形成不得了的激戰。她大概也有不能在師傅面前輸棋的壓力。
  我很嚴格嗎……?
  不過在研修會中,隨著段數上升,駒落上手的機會也會增多,趁現在接受嚴格的洗禮也比較好。
  正當我想著這種事在棋盤旁觀戰時,某個人在我身旁坐了下來。
  「請讓我觀摩一下。」
  「啊,請……」
  我下意識低下了頭。
  是一名和鬼澤老師差不多年紀、身穿和服的男性。
  雖然身形瘦小卻很有風骨,光是在他附近就能感受到扎人的氣場,唯有闖過無數次地獄的人才會纏繞的氣場……這個人肯定是活在與勝負為伍的世界之中。鬼澤老師的宅邸中經常有身分不明的人進出。是圍棋棋士嗎?這身打扮應該不會是麻將或西洋棋士……
  雖然很想開口問問看,不過對局中在棋盤旁閒聊也令人顧忌。
  「來吧來吧。有這麼多棋子應該能詰吧……」
  局面在鬼澤老師的領先下迎來終盤。
  愛的玉被壓制住,希望只剩下往敵陣入玉,但那十分困難。若看漏最佳一手,即便只有一手,也會在瞬間定勝負。然而──
  「……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嗯!!」
  愛以看透一切的手勢讓玉前進,出色地成功入玉,最後即詰拿下了下手的玉。
  「呼…………好強!真強啊!」
  鬼澤老師將持有的棋子散落在棋盤上投降。雖然他掛著笑容,不過從那種局面被詰,還是很不甘心吧。
  「棋子強壓上來以後真是強得超群啊。沒想到竟然會在那裡被逆轉。我的棋藝可真差啊……」
  「那、那個……可是如果這裡您這樣下,就是我輸了……」
  「……小愛真是溫柔啊。」
  正當我注視兩人進行感想戰的光景時,同樣在我旁邊注視那幅光景的老紳士,小聲地向我攀談。
  「那個年齡,還是女孩子,竟然能在讓子的情況下戰勝大人……我聽鬼澤先生說有個厲害的孩子要來,卻沒想到竟有這種程度。」
  「因為她是個有才能的孩子。」
  「你不會害怕指導她嗎?」
  「是的,我會。」
  我不由得被這話題吸引,同意了對方的話。
  「我煩惱不已……擔心會不會因為指導她,反而扭曲那孩子的才能,又或者也許有更好的教導方式……」
  「但你同樣曾是有才能的孩子吧?只要讓她成為跟自己一樣的人就行了不是嗎?」
  「如果那樣就可以,事情就輕鬆了……」
  我用手指按著眉間,將苦惱傾洩而出。這種事不能對將棋界的人傾訴,正因為對方是素未謀面的人才能說出口。
  「變強的方法因人而異。有些人只要一直鑽研將棋就能變強,也有些人並非如此。」
  「哦……」
  「但不鑽研將棋就絕對無法變強。究竟要鑽研什麼東西,又要鑽研到什麼程度?這方面真的是因人而異。最終唯有靠自己找出適合自己的方法,這種人才能變強,我認為這就是那樣的世界,所以過度指導也是一個問題。有時候接受指導反而會讓人變弱。」
  「原來是這樣啊。」
  「可是我盡是在煩惱。真是沒用的師傅啊……」
  「煩惱正是愛護的表現吧。」
  「不拿出結果是不行的,將棋就是那樣的世界。」
  「唔嗯……」
  老紳士宛如沉思般雙手抱胸低下頭。
  「……明明還年輕卻如此……原來如此,不愧是那位推薦的……」
  「咦?」
  「今天我觀摩到了很好的東西。那麼,再會──」
  老紳士瀟灑地致意後,離開了房間。
  他離去的時機太過巧妙,因此最終我沒能問到那個人的名字。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了不起 負責
  • 訪客
  • 有人以為是自己奪命連環催的功勞,頗厂
  • 訪客
  • 第一集什麼時候要再版?
  • ppoiyy5623
  • 本來想說斷尾了...
    日本都做到五集完了,台灣還沒出第二集
    如果可以跟上日本進度最好不過
    希望不要斷尾啊啊啊,這本超好看的
  • 小編會繼續努力的!!!

    TongliNV 於 2017/04/21 08: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