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界試閱  

這禮拜很涼快~~很好~~~

涼涼的天氣做什麼都很適合呢~~比如說:看新書試閱、看新書試閱、看新書試閱!!!

今天要提供的作品是《境界迷宮與異界魔術師1》

主角在登入實境網遊的過程中被殺害,轉生到劍與魔法的遊戲世界中。

身為貴族的庶子,沒有實際地位的他只好毅然離家,想用實力闖出一片天。

他帶著青梅竹馬──半吸血鬼女僕,一同挑戰境界迷宮,揭發世界的黑幕!


序 章

  當身歷其境投入型VR遊戲的價格,降至一般社會大眾唾手可及的水準後,很快地便襲捲市場,如今可說是VR系統獨大的時代。
  VR遊戲──亦即可以進入遊戲當中,親身見聞、體驗的遊戲總稱。此一領域在不久之前還是SF的天下,如今則由VR取代。
  至於哪些族群會想接觸這類遊戲?無論中毒深淺的遊戲狂當然不用說,另外還包括了像是格鬥家、對自己的武藝很有自信的真實戰鬥民族、無法隨心所欲享受運動樂趣的病人或老人、以及希望同時兼顧休閒娛樂與家族時光的親子等,客群甚廣。消費者市場可以說比至今的任何遊戲都更加龐大。
  VR領域當中,又以MMO尤其具有高人氣。VR與MMO的組合非常容易讓人成癮,欲罷不能。這一點只要從MMO遙遙領先其他領域VR遊戲的玩家人數就能看出來。
  總歸一句話,它的玩法相當多元。無論是想窮究攻略或是想專精戰鬥都可以,在假想世界中享受慢活生活也別有樂趣。如前所述,客群之所以分布廣泛的原因或許就在於此吧。
  在假想世界中設定偏好的主角身分,再依個人喜好建置角色設定,並與其他玩家一起交流的樂趣是其他遊戲很難體會到的。
  我也是沉迷於VRMMO『Break Force Online』的其中一個玩家。
  BFO是十分正統的奇幻類遊戲,世界觀圍繞著劍與魔法,其魅力就在於遊戲裡五花八門的職業,以及每個職業各自隨附的裝備、武技和魔法。
  我在遊戲中的分身『堤歐德魯』是一名戰鬥魔術師,完全的戰鬥強化型魔法職業。
  而今天也是一樣,有事外出一趟回家後,我立刻興高采烈地戴上頭盔,並把VR機器的電源打開。這時候我才注意到安全警報,警告在私人領域內有其他人。
  咦?有人?
  VR的頭盔具備一項特別功能──在登入的期間,只要感應到周遭的異常狀況,即使正在進行遊戲,也會及時通知。例如玩家的體溫下降或處於空腹狀態等,另外還有防範竊盜與惡意騷擾的功能,也可以設定私人領域,只要感應到有外人闖入便會發出通知。
  玄關的門明明已經鎖上了,而且自己又是一個人住,也沒有戀人,更沒有會擅自進來家裡的厚臉皮朋友。換句話說,不應該發出通知有人接近的異常警報才對。基本上啦──
  「咦──」
  我打開外接螢幕,戴著頭盔環顧四周。這時卻冷不防地,與從衣櫃裡走出來的一名男子四目相對。
  這對彼此而言都是一場不幸的突發事件。如果發出警報的時機是在登入之後……我的身體將會無法動彈,大概只能默默地目送著小偷離去吧。
  不過,如果只是打開電源,身體就還能動,也能發出聲音。即使隔著頭盔,對方應該也注意得到我正在看他吧。
  我記得──之前聽大學的朋友說過,這一帶常常會有闖空門的案件。
  那名男子手裡握著一把菜刀。或許是因為認定自己的臉被我看到,男子快步衝向正躺平準備登入遊戲的我。
  「不會吧──!?」
  先是擅自誤以為我已經登入遊戲,而大搖大擺地現身,接著居然不由分說地想把目擊者滅口,這人的思緒未免也太急躁了吧?我同時也覺得,既然那麼不想被人看到臉的話,至少戴上只露出眼睛的套頭帽吧!
  我反射性地護住脖子,卻被刺中其他部位,側腹頓時傳來一陣熾熱衝擊。男子按下裝設在頭盔上的登入開關,隨即,全身的感覺愈來愈微弱。
  這下在系統程序處理完畢之前,我甚至無法自保。即使對這種構造性的缺陷感到再怎麼無奈,也只能滿心絕望地等著頭盔跑完程序。究竟──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
  
  ──最先感覺到的是身體被抱住的觸感。
  全身就好像麻痺了一般,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也不知道自己是頭下還是腳上。即使想要確認周遭狀況,但身邊景色快速變化得讓人頭昏眼花,根本難以辨明每個物品的實體。
  總之,自己正在水裡。既無法呼吸,泳技也稱不上好,只能無助地瞪大雙眼,忽地,原本高速轉動的景色戛然靜止。我的手臂被人抓住,身體往上浮起,接著背上感覺到一道堅硬的觸感。
  有人把我拉出水面後,將我安頓在某個地方躺下。雖然可以理解當下的現狀,卻完全搞不懂究竟為什麼會演變成現在的狀態。
  「堤歐德魯大人!請振作一點!堤歐德魯大人!」
  我的眼睛睜開一道小縫,眼前的金髮美少女……古蕾絲這才露出放心的表情。我坐起上半身,打量四周。目前所在的地方似乎是賈特拿伯爵領地內的街道上,附近有條水渠,我應該就是被人從那裡撈起來的吧。
  從古蕾絲濕漉漉的頭髮和衣服來判斷,把我從水渠裡救上岸的絕對就是她。旁邊還圍了一群陌生的大人,或許剛才也有出手幫忙吧。
  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已經登入BFO了嗎?這到底是什麼事件?
  不,等等。我在說什麼登入?事件又是指什麼?難道我不是堤歐德魯嗎?
  ……腦袋一片混亂。自己現在正置身在遊戲之中,一個距離自己十分遙遠的世界,而溺水的這段期間,自己彷彿正窺看著遊戲世界中某人的記憶。
  應該這麼說吧,自己想起了一個名叫霧島景久的日本人的記憶?只是這麼一來,又會和自己一直以堤歐德魯的身分活了十三年的記憶產生矛盾。
  我想得應該沒錯。首先必須先接受自己當下身處的地方是在遊戲當中。可是,自己身為堤歐德魯的認知與自己身為霧島景久的這項認知,兩者同時存在,而且都有著強烈的實際感。
  ……完全一頭霧水。如果只是單純的輪迴轉世,自己忽然想起前世記憶的話,這樣還比較好理解。
  原本應該被刀刺中的側腹,卻沒有半點傷口。
  由於當下的狀況不僅無法登出或呼叫GM,甚至想要查看物品清單都做不到……即使發生異狀,自己也束手無策。
  「我……沒事。」
  當我陷入沉思時,古蕾絲的表情又再黯淡了幾分。為了讓她能放心,我努力地擠出一絲生硬的微笑。
  古蕾絲是賈特拿家的僕人,是我的貼身侍女,也是那個家中少數站在我這邊的同伴。
  「喂喂,堤歐德魯,你沒事吧?」
  一臉訕笑向我搭話的人,是同父異母的哥哥拜隆。而猶如金魚大便一般緊黏在拜隆身邊的,則是他的弟弟達利路。
  啊,我想起來了──我是被某人推下水渠的,兇手十之八九就是他們吧。
  他們兩兄弟今天要出門購物,所以叫我來替他們提東西。而之所以也要服侍我的僕人古蕾絲同行,大概是想在她的面前羞辱我。
  拜隆和達利路是賈特拿家討人厭的長男與次男,這對笨蛋兄弟總是千方百計地欺壓我。
  而我呢──則是賈特拿伯爵的情婦之子。
  母親病逝後,我被賈特拿家領養,然而,卻和同父異母的這對兄弟完全處不來。
  與其說是處不來,我倒想反問──該怎麼和一開始就把自己當成貓狗對待的傢伙們好好相處?
  BFO當中……在打造角色時,可以針對角色的出身進行細微設定與調整。藉此塑造出角色的性格後,便能進而調整初期能力值。
  這個步驟就遊戲而言,僅止於調整,並沒有其他特別用意,而且遊戲過程中,是否要配合這些設定套入角色扮演,也是玩家的自由……只是,對當下的我而言,這並不是什麼角色扮演,而且無庸置疑的現實。
  如果霧島景久所想出的角色設定對現在的我而言是現實的話,我真的忍不住想對他說,拜託不要創造出這種傢伙啦……不過說來說去還不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也或許是我在遊戲中的現實反映在遊戲外的我身上,於是才演變成現在的狀況也說不定。
  正因為有著這樣的童年,所以堤歐德魯強烈地渴求力量,於是設定了魔術師的初期能力值等等……景久應該就是以這樣的想法作為調整方針吧。而實際上,景久設定好的部分對我而言並不重要,包括拜隆和達利路在內的賈特拿伯爵家設定,根本可有可無。
  ……那麼,我接下來該怎麼做才好呢?我在心底思考著,同時於掌心聚集魔力,固化成形後把玩著。
  「還是得學會游泳才行啦。再怎麼說,你也是在賈特拿家白吃白住的食客,至少別讓賈特拿家蒙羞啊。」
  如此說著的人是達利路,他的口氣和說法根本就不承認我是家人。這樣正好,反正我也沒有把你們這種傢伙當成親人。
  前一刻為止的自己或許會低著頭乖乖地挨罵吧,但現在可不同了。我甚至連一絲必須忍耐的念頭都沒有。
  「……你的話,即使不會游泳也可以浮在水面上吧,畢竟全身都是脂肪嘛。」
  「啊?」
  達利路表情頓時扭曲,滿臉通紅。一旁的拜隆大概沒想到我居然會回嘴吧,也跟著皺起眉。
  「……喂,堤歐德魯!你知道自己的立場嗎?」
  「我只是覺得很麻煩。每次都得盯著你們的蠢臉,打探你們的臉色,我真的受夠了。」
  而且幾乎每天都會遭到他們霸凌,甚至常常無緣無故挨揍。
  我的階級在整個賈特拿家族當中是排在最底層。身為情婦之子、又是體格最嬌小的我在這個家裡,一直以來都覺得無處容身,不過現在已經沒有必要再忍耐了。
  冷靜想想,父親應該並不討厭我,而且我預料即使我稍微鬧點事,父親應該也會原諒我。否則的話,父親也不會把我接回家了。
  「可惡的傢伙……」
  我伸手指著正準備走向前的拜隆腳邊──先發制人地發動風系初級魔法氣彈。
  「唔!」
  被空氣彈丸打中的地面應聲炸開,拜隆瞠目結舌地僵在原地。
  「……你什麼時候學會魔法的……」
  問我什麼時候嘛,應該說是「剛剛」吧。一切都要感謝BFO,讓霧島景久取得的魔法知識,直接轉成堤歐德魯所有。
  儘管魔力尚嫌薄弱,不過只發動初級魔法的話倒是沒什麼問題,無須吟唱就能純熟地駕馭。如果對手是像拜隆那種光會在嘴上吹噓自己是見習騎士的傢伙,我有自信可以把他們玩弄在股掌間,甚至還能同時哼著歌,彼此之間對人戰鬥的經驗也是天差地遠。
  「只要你們往後老實一點,我倒是可以和你們好好相處。」
  當我這麼說完後,就看到拜隆怒不可遏地皺起臉。看來面對他們這種人,最好還是讓他們認清雙方的力量差距。
  「堤歐德魯!你只不過會使用一點魔法而已,別太囂張了!」
  拜隆還算是稍微識得時務,不過要達利路理解力量我們之間的差距,對他而言恐怕還太早。
  達利路抓起一把石頭,用力地朝我扔過來。在我身邊的古蕾絲立刻準備衝上前替我擋下石頭,不過她根本不必擔心。
  我握住古蕾絲的手腕將她拉回來,朝著達利路撂下狠話:
  「消失吧!」
  我發動的是和剛才一樣的氣彈,但這次稍作了調整,刻意將魔力分散。與其說是空氣彈丸,但以概念而言更像是暴風障壁的感覺。達利路投過來的石頭被全數彈開,他整個人也順勢被轟飛摔落水渠,這點程度的攻擊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頓時響起一陣悲鳴與水花聲。
  「達利路!」
  呣。還可以,效果算是如我所料吧。
  我以大姆指比了比掉進水渠裡正拚命掙扎的達利路,斜眼睨著拜隆說道:
  「這次換你去救他了,拜隆。他是你最可愛的弟弟吧。」
  「……你給我記住!」
  「快點去吧,古蕾絲沒必要出手幫忙。拜隆,這種情況下,你要是還想藉著伯爵家的光環命令別人動手,我會立刻把你推下水渠喔。」
  拜隆忿忿然地咬牙轉身,接著一道落水聲傳遍街道。
  這樣也算是報了一箭之仇。為了接下來我能有好日子過,也只能叫這對笨蛋兄弟好好反省至今為止的所作所為了。
  不過,我實在不想繼續和他們同住一個屋簷下了。接下來該怎麼辦呢?老實說,一輩子待在這種鄉下地方根本是虛度光陰。
  我相信──現在的自己一定沒有到不了的地方。毋須被綁在這裡,大可在新的地方展開新的生活,我相信自己擁有如此的力量。
  
  ◆◆◆◆◆
  
  「──那只不過是小孩子之間的爭執罷了。」
  幾天後,我原本正在庭院的角落練習魔法,被父親亨利找到後叫到書房來。
  原來是達利路哭著找母親凱薩琳告狀,而凱薩琳又去找父親哭訴。
  「我聽說你使用魔法,單方面地欺負哥哥們喔?」
  父親似乎不打算主動地詳細說出從凱薩琳那裡聽來的內容,而是想和我的說法比對後,從中掌握整體情況。
  大概是因為凱薩琳說的太過誇大了吧?達利路告訴凱薩琳時,一定也誇大了不少,最後加油添醋成荒謬的笑話。
  她大概認為即使我再怎麼解釋,父親也只會覺得那是我的藉口。
  「是他先把我推進水渠裡的。而且我瞄準腳邊射擊,只是想嚇唬他一下,他反而朝我扔石頭,一副非打中不可的樣子。我只是為了保護自己啊,還是說,父親希望我乖乖地被石頭砸比較好?」
  我是絕對站得住腳的。在我看來,的確只是小孩子吵架的程度罷了,事實上,現在的我回頭看看,自己根本只不過是輕輕摸了他一把而已。
  就當時出招後的手感而言,只要拿出全力的話,即便只是初級魔法,還是有可能鬧出人命,而且平時練習時也是這麼覺得。
  畢竟魔法方面的知識,與魔力的操縱意識都確實地留在記憶當中。鍛鍊不足的大概就只有魔力的絕對量值,不過,我很清楚該怎麼做才能加強這部分。
  「可是,堤歐德魯……」
  「……只要把證據給你看就可以了吧?」
  「你有證據嗎?」
  我聳聳肩後脫掉上衣,將背轉向父親。
  「……這是!」
  我感覺得出父親完全語塞。我的背上應該有好幾道算是滿近期的傷痕。雖然還不到遍體鱗傷,但就數量來看,也絕對無法強辯是摔倒造成的。
  「請不要跟我說什麼以暴制暴是不對的,我只是想要保護自己而已。想想往後的日子,我認為自己早晚都必須下定決心這麼做。而且我還怕下手太重,小心地將力量控制在小孩子打架的程度,我反而還希望父親可以誇獎我呢。」
  我刻意地強調他們受的傷只限於小孩子爭吵的程度。
  「……我知道了,我會再找拜隆和達利路談談的。」
  「那是,是否也該和夫人談談呢?」
  「……什……麼?」
  父親頓時臉色一變。
  「這是當然的吧。既然父親不記得自己是這麼教育那對兄弟的話,那麼是誰在背後煽動他們憎恨我……我想就不必我明說了。」
  「這個……凱薩琳有直接對你動手嗎?」
  「說是動手,應該說是動鞭子比較對吧。前天才剛發生過,我想背上應該還留有傷痕才對。另外,她似乎還限制了古蕾絲的行動,好像是利用古蕾絲的戒指是嗎?我聽古蕾絲說起時,也是難以置信。」
  父親略微瞪大眼。之所以沒有要求再次確認我的背,應該是因為他已經從剛才看到的景象當中,辨識出相符的傷痕。
  對於古蕾絲被限制行動的事,父親似乎同樣感到震驚不已,只見他像是強忍頭痛般以手扶著額頭。
  她能做到的事例如──阻止她來救我、讓她無法向父親報告我的事。要是主人真的心懷不軌,想要對古蕾絲下達這種命令,只需透過她片刻不離身的戒指就能夠辦到。
  正確來說,是透過做成戒指形狀的咒具。
  它原本的目的是用來消除種族本身特有的缺點,但相對的,也會抑制優點。
  而實際上,說穿了就是在締結奴隸之類的契約魔法時,為了防止奴隸無視命令或逃跑所使用的隸屬魔法衍生物。而接受契約、甘願受控他人的古蕾絲則得以待在人類社會,並融入人類的生活中。
  可以透過戒指對身為半吸血鬼……也就是人類與吸血鬼所生下的混血兒古蕾絲下達命令的「主人」有三位──分別是父親、已經過世的母親以及凱薩琳,僅有他們三人而已。拜隆和達利路則沒有權限。
  這也是理所當然。再怎麼說,凱薩琳都不至於愚蠢到讓自己的孩子握有主導權。
  「……都怪我沒有早點注意到,抱歉,堤歐。」
  「沒關係,父親也很忙啊。」
  我盡可能不帶情緒地這麼說,對著父親擠出一抹生硬笑容。
  「有沒有──希望我為你做的事?」
  「……我想要離開這裡,到其他地方平靜地生活。比起強迫會使用魔法的我和討厭我的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彼此提心吊膽度日的現狀,我離開的話,我想父親也會比較放心吧?家裡的僕人有半數以上都站在夫人那一邊,我的同伴大概就只有古蕾絲而已,老實說,自從來到這個家之後,我每天都如坐針氈。」
  「……讓我考慮一下。」
  有點擔心會不會害父親煩惱到胃穿孔?不過,該是時候了。畢竟過去從來不曾任性地要求過什麼,一直忍耐至今,現在輪到我把想說的話一次說出來。
  「啊,我個人是比較想去塔穆威爾斯。」
  「為什麼?」
  「我之前總是偷偷閱讀書房裡的書,靠著自己學習魔法,只是自學總是會遇上瓶頸。如果前去塔穆威爾斯,一定可以更加精進。而且那裡潛藏著一定的危險性,我想夫人和那對兄弟一定也會贊成的。」
  父親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開口道:
  「……我似乎一直錯估你和家人了。堤歐……我除了很驚訝你會魔法之外,更沒想到你的口才居然這麼好。」
  「我只是一直在裝乖罷了。不只是我,包括他們也一樣,因為我們都不想被父親討厭啊。」
  關於裝乖這一點,就現在的我來說,其實並不正確。
  魔法也一樣,光憑書房裡的書,想要達到無須詠唱直接發動、或是更進階的技術是不可能的。在前世記憶甦醒之前,藉由詠唱發動初級魔法就已經是過去自己的能力極限。
  不過,總之就先以裝乖帶過吧。反正在大人眼中,小孩子本來就常會突然耍叛逆或是鬧起脾氣吧。


第1章 旅行時空


  直接切入結論的話,父親非常乾脆地接納了我的請求。
  我現在正乘坐馬車,朝著境界都市塔穆威爾斯前進,它也有另一個名字──迷宮都市塔穆威爾斯。
  父親除了給我一筆為數不小的旅費,也替我安排好抵達那邊後接應的人,以及旅途中的護衛。應該說是不想欠父親太多人情嗎?總之我不想和家裡牽扯太深,於是我決定把這筆錢當作斷絕親子關係的撫養費。
  至於位於塔穆威爾斯的賈特拿伯爵別邸也一樣……萬一時不時可能會遇到家人,那跟現在的情況根本沒什麼兩樣,於是我堅定地拒絕入住。我猜想得到要是我入住,一定會因為別邸的使用方式而飽受嘮叨指責。
  由於塔穆威爾斯那裡有父親的朋友,或許也不能說是完全斷了連繫,但來自家裡的束縛還是能避則避。
  接下來換個話題吧──據說存在於塔穆威爾斯的迷宮與異界相連。
  迷宮的通路與構造會隨著月亮盈虧而變化……是座有生命的迷宮,人稱塔穆威爾斯大迷宮。只要探進迷宮深處,就有機會尋獲從異界漂流而來的貴重寶物。至於它的最深處,目前則仍是未解之謎。因為至今為止的記錄當中,尚無人順利抵達。
  在BFO當中也是一樣,深部的資料會不斷透過更新追加至遊戲中。所以我當然還是對那座迷宮的最深處一無所知。
  不過如果是離地面較近的幾層樓,對我來說倒是沒什麼威脅,是非常適合用來進行各種實驗或是鍛鍊能力的地方。但是相反的,萬一連這一帶都過不了的話……算了,反正我本來就已經無處可去。
  總之,船到橋頭自然直,遇到問題時再來想辦法吧,總比繼續住在賈特拿家好。
  我之所以優先選擇塔穆威爾斯有幾個理由──第一,相較於其他地方,會使用魔法的小孩子在這裡不會太醒目。由於塔穆威爾斯擁有迷宮,自然便成為各式各樣人種聚集的地方。魔術師的弟子在這裡並不罕見,再加上習武風氣強盛,只要展現實力,自然就會受到認同,反正適當地展現一下就好。
  還有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
  那就是BFO的遊戲舞台『閏加爾德』這項設定,是在距今算起……七年後的世界。
  遊戲的主線劇情部分,如果將尚未完全公開的最終任務相關劇情定位於正史,若以這個前提來推測……這個世界有極高的可能性,遲早陷入混亂。
  然而關於這一點,我現在並不打算大聲張揚。畢竟只是有這樣的可能性,我自己並不確定。即使試著宣傳這件事,但看在周遭人們眼裡,頂多也只會認為我腦袋有問題吧。
  由於這個國家──費爾德加路王國距離混亂的中心區域相當遠,在遊戲本篇中算是相對和平的地帶。至於是否會根據最終任務其後的方向性而有所改變,則尚且不得而知。
  簡單來說,我只是不想在這種鄉下地方浪費時間。不管將來會變成怎樣……不,正因為無法預知將來的發展,所以更希望事先蓄積力量,替自己鋪好後路。
  與其留在賈特拿家成天抑鬱度日,我更想到外面的世界生活,我想要取得足以守護自己珍視事物的力量。我再也不想只因為自己還是小孩子這個理由,而低聲下氣地活著。
  為此──我才要前往費爾德加路王國的首都‧境界都市塔穆威爾斯。另外也是因為之前我在遊戲中,總是無視主線劇情,幾乎天天在打對人戰或是潛入迷宮,所以在這裡最能活用過去的經驗。
  不過啦……我對父親說的『想要學習魔法』這一點也並非謊言。景久學會的魔法類型都是偏向以戰鬥或探索為目的。老實說,在日常生活中派不太上用場,因此也想學點可以用在生活上的魔法。
  「古蕾絲真的要跟我走嗎?這是妳離開那個家,重獲自由的好機會吧?」
  父親身為領主,公務十分繁忙,凱薩琳母子也不曾給過古蕾絲好臉色看。老實說,就算古蕾絲對整個伯爵家的人感到失望、棄之而去,也是無可厚非的事。雖然當中還有許多內情,不過如今的她,早已不再是過去那個年幼的孩子了。
  「我是堤歐德魯大人的貼身侍女。自從被莉莎大人撿回家的那一刻起,我就決定一輩子都要跟隨莉莎大人和堤歐德魯大人了。還是說,堤歐德魯大人覺得我很礙事?」
  在馬車裡與我相對而坐的古蕾絲,如此說完後垂下頭。她口中的莉莎……就是我病逝的母親。
  聽說當初古蕾絲走投無路時,是母親收留了她。因此,她一直很感激母親對自己的這份恩情。
  基於這個原因,古蕾絲對於母親和我有著強烈的忠誠心,當我表明要前往塔穆威爾斯時,她便堅決希望可以同行。
  「不是的,我絕對沒有這麼想。有妳同行真的很可靠,之前沒有告訴妳自己會魔法,這點我很抱歉。」
  「不會。我才覺得抱歉,沒辦法從那兩人手中好好保護堤歐德魯大人。即使如此,您還是願意讓我同行,真的很感謝您。」
  好好保護嗎……這點就古蕾絲的本性來說太難了。她並不擅於出手阻止他人,力量不是全開就是全關,她的選項就只有兩者擇一。如果對手是雇主或雇主的孩子就更不用說了。
  若是她仍執意要直接保護我,唯一的辦法就只能一直幫我坦。但我並不希望她這麼做。
  還好凱薩琳他們全心全力,只專注於欺凌我,所以才沒有把矛頭指向古蕾絲。而且我為了不想讓她受害,所以一直避免把她牽連進來,
  不想讓自己向來視為姊姊的古蕾絲知道我遭受霸凌的事,這也是我幼稚的微小自尊心使然……這份心意,如今感覺就好像是遙遠的往事。
  話雖如此,但凱薩琳再怎麼蠻橫,對古蕾絲仍有所畏懼,所以或許只是我杞人憂天吧。
  「這次我一定會好好表現的。所以,請容許我繼續留在您的身邊。」
  與父親及凱薩琳之間的契約魔法已經廢除,現在咒具的管理者就只有與她重新締結契約的我一個人。也就是說──可以對古蕾絲下達命令的就只有我而已。
  只要解除咒具的限制,就算要戰鬥也沒問題,古蕾絲顯得自信滿滿。雖然我沒有實際看過她戰鬥的場面就是了。總之,還是先問一下她的武器是什麼吧──
  「那古蕾絲都用什麼武器?」
  「大斧。」
  ……大斧?
  「大斧?」
  「是的。就是這種武器。」
  古蕾絲吃力地從馬車座位底下拉出一個包裹,裡頭裝的正是俗稱雙刃斧的大斧。
  斧刃部分十分厚實而寬大,但握柄稍短,整體比例並不協調。
  粗大的鎖鍊從柄頭延伸而出。如果是近距離的話,可以單憑臂力橫掃,遠距離的話,則可藉由鎖鍊扔擲,應該是像這樣使用的武器吧?
  如此奇異的武器共有兩把。難道她是以這項武器左右開弓嗎?
  關於這一點……除了狂野,我也不知該怎麼形容了。
  古蕾絲的外表明明是位楚楚可憐的美少女,不過一旦解除了限制,就能發揮驚人的怪力。所以,她才只能選擇將力量全開或全關啊。
  受到咒具束縛時,她就只具備了和美少女外表相符的基本身體機能。不過一旦獲得解放,則能發揮出與吸血鬼同等的臂力。
  如果我說想要潛入迷宮,古蕾絲大概也會跟來吧……我並不清楚她的實力,而她也不瞭解我的魔法水準,就目前來看,往後的發展還很難說。
  不過,既然古蕾絲會帶著這種武器,就表示緊要關頭時,她早已做好戰鬥準備了。
  過去儘管被限制束縛,她仍盡可能地間接保護著我。先撇開迷宮不談,讓我一個人前往塔穆威爾斯,古蕾絲想必非常擔心。不只是她,包括父親也一樣。
  雖然被過度保護讓我有點傷腦筋,但對於一個人的印象果然不可能說變就變。目前也只能先如此接受。反正自從我的態度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後,父親也只是認為我開始叛逆、不聽話了。
  只要在未來慢慢洗刷至今為止的評價就好。


《境界迷宮與異界魔術師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期待!!
  • 請多支持!

    TongliNV 於 2016/11/07 14: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