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勇試閱 

今天颱風來襲,聽說很多地方很嚴重⋯⋯

各位讀者沒事不要出門,不得已出門也請注意安全。

不過最安全的還是在家裡面看在新書試閱!!!

這個禮拜試閱的作品是──《盾之勇者成名錄8》

尚文追著身負重傷的京,來到異世界。

他睜開眼睛後,發現自己身陷囹圄。

更悲慘的是──還跟同伴走散,等級甚至退回Lv1!?

在前方等著他們的難關又是什麼呢? 


 


   序幕 無限迷宮
  
  「──文先生!尚文先生!」
  滴水聲和搖晃著我那個人的聲音,讓我迅速恢復清醒。
  「嗚……」
  頭暈眼花的我邊甩甩頭,邊起身確認周圍狀況。
  「太好了,尚文先生。」
  隨即發現莉希雅像鴨子般蹲坐著,一臉擔心地看著我。
  「這、這裡是?」
  「呃……我也不太清楚耶……」
  我掃視周遭一圈──
  這地方乍看之下是個用石塊砌成,而且濕氣頗重、陰森到極點的地方。
  看起來像是個小房間。
  而我的身下則鋪滿稻草。
  此外,有張破破爛爛的床鋪被隨意擺設在房間一角……我觀察到這邊,總算發現對面有扇鐵柵欄。
  「這裡……好像是間牢房呢。」
  「呼咿咿……」
  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站了起來,更進一步地分析現狀。
  不但有鐵柵欄……而且設備怎麼看都是一間牢房。
  話說……我們為什麼會陷入這種狀況呢?
  剛睡醒的我只覺得記憶還有點混亂。為了冷靜下來,還是稍微回想看看至今為止發生的事好了。
  我的名字叫岩谷尚文。
  是生活在現代日本,擁有御宅興趣的大學生。某天心血來潮前往圖書館的我,原本應該正在閱讀一本名叫四聖武器書的書籍才對……但猛一回神,我發現自己竟以該書的登場角色之一‧盾之勇者的身分,被召喚至這個異世界。
  這世界的人,好像是希望我能解救世界擺脫名叫『浪潮』的災厄威脅。
  起初我興高采烈,以為能夠享受充滿夢想與希望的異世界冒險生活,但萬萬料想不到──這個名叫梅洛馬格的異世界國家重臣們明明召喚我們幾個前來,結果居然誣賴我觸犯強姦罪並迫害我,把我身無分文地趕出城。
  在那之後,我解決了各式各樣的事件,最終瓦解了迫害盾之勇者那些傢伙的陰謀。
  我的冤罪獲得澄清,而誣陷我的那群傢伙則遭到嚴懲。
  原本總算可以光明正大地頂著勇者的頭銜對抗浪潮……誰知又接二連三地被捲入棘手的風波之中。
  首先,我作為四聖勇者之一,專職防守卻無法發動任何攻擊的盾之勇者被召喚至此。
  既然名叫四聖,合計當然就有四個人,而其他三人的武器分別為劍、槍、弓。
  與我一樣,他們三人也是從異世界被召喚來的。
  不過他們似乎是從不同於我原屬世界的其他日本被召喚至此。
  應該沒有必要這麼仔細回想那些傢伙們的事吧?
  即便如此,論到跟那些傢伙們相關的重要資訊,就是他們全體都各自玩過世界觀與這個世界十分相似的遊戲這件事。
  這個將我召喚過來的世界,確實存在著類似遊戲的要素。
  這裡擁有Lv及能力值的概念,只要打倒魔獸賺取經驗值就能提升能力。
  當然也有魔法這種東西,甚至有魔獸這種並不存在於現代日本社會的生物,在這個世界橫行霸道。
  若為了提升實力而想在這個世界戰鬥的話,行前知識就很重要。
  可是那三個傢伙……唔,該說是有隱瞞癖嗎?總之他們是一群縱使踩著別人往上爬也絲毫不會感到愧疚的混帳,完全無意分享這類情報給我。
  另一方面我自己也有所誤解,因此透過洗刷冤罪後的那場勇者會議,我成功地從他們口中打聽出強化武器的方法。
  我在會談上明白地看到那三個勇者的醜態──他們沉醉於以為根據遊戲知識提升實力,就能拯救世界的想法裡。
  他們對四聖武器真正的強化方法,都只具備一知半解的知識。
  明明已得知其他人的強化方法,卻還可笑地堅持只實踐自己玩過的遊戲強化方法,就去挑戰浪潮。
  結果,把勇者們的強化方法通通實踐過一次的我,展現出比他們三人更加優異的戰鬥實力。
  當然我也因此成功擺脫了各種困境。
  唔,在那之後又發生了一大堆事,還槓上了一頭據傳雖會造成慘重犧牲,不過卻也同時能夠拯救世界,名叫靈龜的怪物。
  靈龜姑且也算是守護獸,背負著拯救世界的使命,只是使用的方法跟我們勇者截然不同。
  除了我之外的勇者都在挑戰靈龜時失敗,接著便莫名其妙地失蹤了。
  結果導致這筆爛帳又落到我的頭上。由於我們挺身挑戰靈龜,結果也成功讓靈龜一度停止活動。
  之後,我們展開搜查行動,原本以為只要找到下落不明的勇者們並保護他們即可,但事件並未就此落幕。
  早在靈龜一出現時,就曾有一名身披長袍的女性出現在我面前,說希望我能打倒她。
  那是名為奧絲特‧蓬萊的靈龜人型眷族,她不僅身為對抗勇者的先鋒……同時也是扮演著靈龜本體意志的存在。
  當初我還搞不清楚狀況,正準備仔細詢問時,她就突然消失了。
  因此導致我們應對靈龜的行動慢了半拍。
  等到她再次出現時,奧絲特告訴我理應遭到爆頭而死的靈龜還活著,同時也正式拜託我們出手討伐靈龜。
  據奧絲特所言,靈龜遭到不明人士操縱,造成牠無法履行『以生物的靈魂為食糧,創造守護世界免遭浪潮襲擊之結界』的原初使命。
  因此她希望我們可以趕緊擊敗被操縱、無法履行使命的靈龜。
  之後就是一連串的惡戰苦鬥。
  我們與奧絲特一起挑戰靈龜,侵入牠體內……試著運用事先調查得知,必須同時擊破頭和心臟方能奏效的討伐戰術,以及嘗試對心臟施展封印魔法。
  結果這兩種方法雖然都以失敗告終,但在奧絲特的幫助下,我們總算抵達了能阻止靈龜的本體核心所在地。
  我們在裡頭遇見了一身研究者裝扮,名叫京‧艾斯尼納的傢伙。他正是操縱靈龜的幕後黑手。
  另外……我們也在靈龜核心所在的空間裡,發現了那三個行蹤不明的勇者。
  原來他們在慘敗給靈龜後,成了京的階下囚。
  京操縱靈龜的核心,驅使強大的靈龜眷族展開攻擊,致使我們陷入苦戰。
  在交戰過程中,葛拉絲他們趕來支援,以協助我方陣營的形式聯手出擊。
  葛拉絲是在我們第二次對上浪潮時,從浪潮裂縫出現的人類型態敵人……照理說應該是這樣啦。
  聽說這個叫京的傢伙……是葛拉絲他們所屬世界的『書之眷屬器』這款武器的主人。
  據葛拉絲他們的說法,操縱我們這個世界的守護獸到處肆虐,對他們來說似乎是絕對不能觸犯的禁忌。
  因此我們與葛拉絲他們暫時建立了合作關係,一同攜手對付京。
  但是,掌控了靈龜核心的京不僅攻勢極為凶猛,還身懷靈龜收集的龐大能量,將我們一行人逼入絕境。
  他本身的防禦能力也十分高強,正當我意識到再這樣下去必敗無疑時,莉希雅被京的惡毒行徑惹火,發動一連串攻擊幸運奏效,而奧絲特則趁機啟動事先暗藏於我盾牌之中的奧義──
  靈龜之心盾。
  這面盾牌的專用效果是能量光束砲,讓我得以施展這招靈龜頭顱先前對我發射過不知多少次的必殺攻擊。
  我按照奧絲特的心願……對準靈龜核心發射能量光束砲,成功破壞了被京支配的核心。
  而失去核心,領悟到狀況對自己不利的京創造出通往葛拉絲他們那個世界的通道,直接逃跑。
  雖然靈龜失控事件姑且告一段落,卻也付出了相當慘痛的代價。
  奧絲特……是抱持著自己難逃一死的覺悟,拜託我出手破壞靈龜核心。
  我也答應了她的願望。
  本來一旦靈龜被擊殺,似乎就會運用累積在體內的能量,發揮出延遲浪潮襲擊這個世界的效果,直到下一頭守護獸甦醒為止。
  那股強大的能量雖然被京奪走,但由於奧絲特採取了某種對策的緣故,致使下一隻守護獸並未立即甦醒,而我們的世界也仍舊會依據原來的頻率被浪潮襲擊。
  因此,為了追擊造成這種事態的罪魁禍首‧京,我們便與葛拉絲一起前往他們的世界。
  而派不上用場的三名勇者則留在梅洛馬格養傷。
  照理說應該是這樣……但我如今卻莫名其妙地身陷這牢獄一般的地方。
  「拉芙塔莉雅她們呢!?」
  「不曉得。我剛回神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和尚文先生一起倒在這裡了。」
  唔……總之先來確認一下現狀。
  「咦?」
  我轉眼望向自己現在裝備的盾牌。
  怪了……在失去意識之前,我所裝備的應該是靈龜之心盾,如今卻變成一面看起來不太可靠的陌生盾牌。
  和它外形比較相近的盾牌……大概就是小盾牌吧?
  
  新手專用小盾
  能力未解放……裝備加成效果 防禦力3
  
  這是什麼?
  在不知不覺間冒出了一款陌生盾牌耶。總之先試著切換成我目前擁有效能最強的盾牌吧。
  只見視野浮現出一個圖標──
  
  未滿足變化條件。
  
  什麼?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打開武器手冊,調出盾牌清單。
  赫然發現……不知為什麼,浮現在視野當中的盾牌圖標幾乎全都變暗了。
  「這、這究竟是怎麼搞的!?」
  幾乎所有的盾牌都不能使用了啊!
  「呃、那個……」
  莉希雅一臉過意不去地舉起手。
  內心有股極端不祥的預感,我實在不太想聽她要說什麼,但再怎麼逃避現實也無濟於事。
  況且雖然只是隱隱約約,但我也稍微察覺到她想說什麼。
  「我是不太想聽啦……怎麼了嗎?」
  「剛才確認了一下能力值,我發現自己的Lv變回1了……」
  嗚……討厭的預感應驗了。
  我記得莉希雅的Lv應該是68才對。
  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才讓她Lv變回1啊?
  比較有可能的原因……大概就是在我們失去意識的期間,被人利用龍刻沙鐘的『Lv重置』機能,將我們的Lv變回1了嗎?
  然後,我滿懷萬分不祥的預感,戰戰兢兢地確認自己的能力值──
  
  岩谷尚文
  職業 異界的盾之勇者 Lv1
  裝備 新手專用小盾(傳說武器) ○▼◆×二式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呼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配合我的慘叫,莉希雅也發出尖叫聲。
  我的Lv居然也變回1了啊!
  這絕非過往所有辛勞通通泡湯就能形容的慘狀!
  這狀況一旦處理不當,人生等同走到盡頭!
  簡直糟到不行!
  我順便也確認了編隊機能,這才注意到編隊系統並未發揮正常機能。
  拉芙塔莉雅等人的名字消失了。
  除了莉希雅之外,完全看不到其他人名。
  連奴隸紋和魔獸紋也……
  奴隸紋是透過魔法圖紋讓人隸屬於使用者名下、不遵從命令就會自動給予懲罰的圖騰。
  拉芙塔莉雅在過去曾因某事而失去奴隸身分,但她為了獲取我這個只信任奴隸的人信賴,再次自願成為我的奴隸。
  拉芙塔莉雅原本是我被誣陷後,陷入不信任人類狀態時所購買的奴隸小女孩。
  她屬於亞人,是這個異世界特有,外貌近似人類的種族,身上長有狀似狸貓、或者該說像浣熊一樣的耳朵和尾巴。
  印象中她的種族好像稱為浣熊種。
  外表的年齡嘛……大概是十八歲左右吧?雖然實際年齡還很稚嫩,不過亞人會隨著Lv上升而急速成長至適合戰鬥的樣貌。
  她有一頭紅褐色長髮、細膩白皙的皮膚,再搭配秀麗無比的五官,甚至被外貌協會的槍之勇者元康列入美少女排行榜當中。
  呃……由於我原本是個宅男,所以若要我配合自己的興趣形容的話,或許該說拉芙塔莉雅有著一副不輸給二次元美少女的外貌比較貼切一些吧。
  可能因為我一開始拿給她的武器是劍,所以劍成了她的拿手武器,她則代替不能攻擊的我擊殺敵人。
  性格正經無比,我一旦說出什麼奇怪的話,她就會立刻糾正我。
  她出身於被這個世界第一場浪潮所襲擊的村莊,與浪潮現象有極深的淵源。
  不僅失去了故鄉和家人,還被人抓走淪為奴隸,飽嚐了各式各樣的辛酸待遇。
  之後被我買下,才建立起並肩作戰的關係。
  如今,她已成了我十分信賴的搭檔。
  儘管幾乎沒發動過,但她的奴隸紋具備告知我拉芙塔莉雅目前身在何處的機能。
  就試著啟動一下吧……咦?
  
  目前處於奴隸紋觀測範圍外。
  
  視野浮現出這樣的提示,我也順便確認一下菲洛那邊的情形好了……
  在克服了我來到這個世界所遭遇的第一波浪潮後,我用得到的援助金挑戰了奴隸販子店裡的抽彩蛋活動。而從我挑選的那顆蛋裡孵出來的就是菲洛……她的種族是菲洛鳥,一種以拉馬車為樂的魔獸。
  所謂的菲洛鳥……該怎麼說明才好呢?
  就是一種大型鳥類魔獸,而普通菲洛鳥大概就是比鴕鳥還結實一點的生物。
  不過,菲洛是普通菲洛鳥的高階種,或者該說女王種?也可以說是突變種吧?
  她是名為菲洛鳥女王,近似菲洛鳥頭目那類的魔獸。
  羽毛豐厚,體型有點像貓頭鷹,又有點近似企鵝。
  毛色則是由白色和櫻色混搭而成。基本上是白色,不過身上隨處可見櫻花色的羽毛混雜其中。
  另外,她還能變身成接近人類的外貌。
  若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她變身後的模樣……以天使來稱呼大概最為貼切吧。
  她有著金髮碧眼、留著一頭長髮、背上長著翅膀,加上一雙天真無邪的骨碌碌大眼睛,完全是個天真爛漫表露無遺的十歲小女孩。
  頭髮柔亮滑順,搭配一身不輸給拉芙塔莉雅的嬌嫩肌膚,長得也很可愛。
  假使有人描述彷彿天使般金髮碧眼的女孩,我腦海中大概會自然而然地浮現與她完全一致的容貌吧。
  至於服裝……是一襲以白色為基調,加上藍色作為點綴的連身裙。
  得意武器是爪子。
  以人類型態應戰時,是以雙手裝備爪;而變回魔獸時,則改用雙腳穿戴義爪,能依照時間及狀況差異靈活地變換戰鬥模式。
  單論戰鬥力的話,她應該凌駕於拉芙塔莉雅之上吧。
  有好幾次都是託菲洛的福,我們才能化險為夷。
  但是,調查魔獸紋選項果然也冒出相同訊息,完全沒有反應。
  看來現在甚至連想確定拉芙塔莉雅她們的所在方位都沒辦法了。
  在我身邊的只剩下莉希雅……
  莉希雅本來是弓之勇者川澄樹的同伴,但她後來經歷了被樹等人誣陷並開除的悲慘遭遇……是個不太可靠的女孩子。
  一頭長髮綁成麻花辮,外表看起來比較像室內派文學少女。
  實際上,在成為我的夥伴之後,她主要也是在知識方面提供了較多幫助。
  但她本人卻說希望在戰鬥實力上能有所成長。
  她之前好像面臨危難之際被樹搭救後,就對化身正義使者產生憧憬,而成了樹的同伴。
  只不過之後的境遇卻無比淒慘。
  表面上跟我一樣遭人陷害兼除名,實際情形卻只是樹拿她當出氣筒罷了。
  他大概是對於莉希雅在抵抗浪潮時的表現比自己更為活躍,並受到女王稱讚一事,感到不爽吧。
  莉希雅的美貌也完全不輸拉芙塔莉雅。
  既然能夠擠進性好女色的槍之勇者‧元康看好的美少女排行榜,可見她的姿色具備一定的水準。
  然而,她的外貌跟實際年齡卻不怎麼搭得上。
  不過成了我同伴的這些人大多具備這種特色。
  乍看之下,莉希雅的年齡大概也就十四歲左右……可是她本人卻自稱已經年滿十七歲。
  簡而言之,她就是個會給人留下稍嫌稚嫩的印象,看起來不太可靠的女孩子。
  總之呢,現在的莉希雅……裝扮十分詭異。
  畢竟她穿著一身看起來與魔獸型態的菲洛,極為相似的布偶裝。
  據她本人表示,就算傷心落淚,只要用布偶裝蓋起來就不會被發現……
  而令人意外的是,根據我們在接受武術指導時,擔任戰鬥顧問的變幻無雙流老太婆所言,莉希雅好像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
  確實,莉希雅偶爾能施展出不負天才身分的高強攻擊。
  上回也是拜她所賜,我們才能擺脫困境。
  只不過平常她……並不怎麼厲害。
  話說,這下大事不妙了啊!
  假使這裡是牢房的話,那就表示我們被抓了吧。
  換句話說,豈不就代表被京給關起來了嗎?
  這狀況究竟有多糟糕啊!
  「放我們出去!」
  我抓著鐵柵欄式的牢門使勁搖晃。
  這雖然是我有生以來頭一次被人關起來。但我當然不可能因此感動,而且我根本就不想進牢房啊!
  儘管我也曉得自己來到異世界後,做了不少遊走於法律邊緣的舉動,但哪有嚴重到會被抓去關啊!
  我的清白不是都已經獲得證實了嗎!?
  算了……大概是因為看到有從異世界闖進來的陌生人吧,總之就先把運氣不好失去意識的我們關進牢房?
  雖然Lv只有1,但我起碼也要試著抵抗!
  不曉得有沒有辦法運用製作裝飾品鍛鍊出的手藝撬開牢門大鎖呢?
  我這樣邊想邊推動牢房的門扉,想不到門扉竟輕輕鬆鬆地應聲敞開。
  「咦……?」
  「呼咿咿?」
  看起來這扇牢門似乎沒有上鎖。
  這樣一來,設置牢房還有意義嗎?
  內心雖然冒出這個念頭,但總比被關在裡面要好。
  「總、總之,先離開這裡探索一下周遭環境吧。搞不好拉芙塔莉雅或葛拉絲他們就在這附近呢。」
  「呃、好的!」
  我們快步走出牢房,開始探索這座以石塊砌成、濕氣凝重的監牢。
  隔壁房間……看起來好像是為了提高生活機能而經過各式各樣的改裝。
  不但床鋪墊得格外厚實,旁邊還擺著一張沙發椅,甚至備有看似裝滿食物的袋子及爐灶。
  感覺是用一間石砌牢房改裝而成的空間?
  拉芙塔莉雅他們似乎不在這裡。
  「拉芙塔莉雅──!菲洛──!在的話就回答一聲吧──!」
  我雖這樣試著喊叫,但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至少可以確定拉芙塔莉雅他們並不在我聲音能傳達到的範圍內。
  「好,由我負責打頭陣,莉希雅妳也提高警覺跟上。現在只能靠妳了。」
  「好、好的!我會加優──」
  居然給我咬到舌頭。真是……害我內心的不安瞬間加倍。
  
  「唔嗯……」
  石砌監牢裡大概是空無一人吧,行動途中沒遇見任何人。
  置身在一棟陌生的建築物之中,會帶給人一種這裡比監牢更像迷宮的錯覺。
  有點不太對勁。雖說如果身處迷宮的話,就算撞見魔獸之類的敵人也不足為奇,但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卻都很幸運地沒有遭遇半隻魔獸。
  就在我們這樣沿路概略地探索了一段時間後……在一個看似死巷的地方發現一扇綻放著七色光芒的奇特大門。
  這扇門建造成奇特的拱門造型,而表面……有一層彷彿肥皂泡的薄膜,閃耀著尚未完全混合的色彩,不停微微晃動。
  「這、這是什麼東西呀?」
  「誰知道。」
  不過呢,在我知道的遊戲中,這扇門有可能是用來移動至其他地點的轉送裝置,只是在來到異世界後,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種東西。
  「總之現在有多害怕也無濟於事,要進去囉。」
  「呼咿咿……」
  「哎呀,妳在那邊怕什麼啦!趕快走吧。」
  見莉希雅提心吊膽地猶豫著該不該進入這扇拱門,我便強行牽起她的手,帶她一同穿過。
  而在穿越拱門,見到映入眼中的景色後──我頓時說不出話來。
  「這──」
  眼前晴空萬里,毒辣的烈日,加上一片白色沙灘及大海……
  回頭一看,剛才那扇拱門還在。
  「呼咿咿!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完全摸不著頭緒啊。」
  只不過,或許該將這裡認定是個──具備空間移動機能的神祕地帶比較好吧。
  「再怎麼吃驚也於事無補,走吧。」
  我轉頭望向大海的相反方向,發現順著密林及沙灘走到盡頭有一片大草原。
  總之,看起來也沒其他地方可去,也只能暫時先往草原那邊移動了。
  既然到目前為止尚未捕捉到拉芙塔莉雅他們的反應。還是盡快移動比較妥當。
  我們沒時間了,非得儘快找到京並給予他制裁。
  「雖說連續出現令人驚訝的狀況,但我們也只能前進。還是妳想等待不確定會不會出現的幫手呢?」
  「呼咿咿……」
  我才不想坐享其成。
  在遭受迫害而落得身無分文被驅逐出城時,即便有人相信我,卻也沒人能證明我的清白。比起守株待兔,我更傾向主動出擊爭取自由。
  「我走,我走嘛!請不要丟下我啦。」
  於是我們便動身朝草原前進。
  
  眼前有隻沒見過的生物正懷著敵意靠近我們。
  儘管不曉得這裡是什麼地方,但基本的世界觀似乎沒有太大差異。
  簡言之,這裡也可以透過能力值魔法等方式進行戰鬥。
  也不曉得是不是受到Lv下降的影響,在以往慣用的盾牌幾乎全部失靈的當下,要靠盾牌本身的能力承受攻擊是有困難的。
  不過,我截至目前為止所解放的盾牌技能和能力值賦予卻仍舊有效。
  所以照理說我現在的實力,應該遠比普通的Lv1還強才對。
  況且我也對手邊所有盾牌運用過從樹那裡學到的方法,利用魔獸素材提升能力值Lv進行強化,因此我的能力也有所提升。
  所以說啊……我大膽推測若是對上低級魔獸的話,應該也不成問題才對。
  隨後,一隻躲在草叢繁密處,有稜有角的白色不明生物出現了。
  我凝視著牠,牠的名字也隨之出現──
  
  白紙箱怪
  
  是隻沒見過的魔獸。
  ──朝著我直撲而來。
  我連忙伸手抓住牠。
  大小跟我的頭差不多。是一隻四方形的……白色……厚紙箱?
  牠大概因為被我逮個正著而很火大吧,張開看似嘴巴的器官一口咬住我。
  幸好傷不了我。
  雖然對這隻陌生魔獸毫無印象……但我倒是見過相似的魔獸。
  「感覺牠有點像是汽球怪呢。莉希雅,妳見過這種魔獸嗎?」
  「呼咿?這、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的魔獸。連在書上也沒見過唷。」
  唔,如果連博學多聞的莉希雅都不知道牠的資訊,代表我們身處的這地帶更加可疑了。
  畢竟在知識方面,莉希雅比任何人都來得可靠。
  「總之牠只是隻小嘍囉。來,我已經抓好了,把牠幹掉吧。」
  「呃、是!」
  莉希雅提劍刺向白紙箱怪。
  啵的一聲,白紙箱怪的外表好像被折起來一樣,眼睛變成×字狀失去動靜。
  真是一種奇怪的生物。
  牠被擊殺的反應,簡直就跟地圖探索型網路遊戲的怪物一模一樣。
  若真要這樣說的話,汽球怪的外型也跟遊戲中的怪物類似就是了。
  
  獲得EXP15
  
  牠明明不太強,經驗值卻遠比汽球怪高出許多。
  「感覺牠外表滿厚的耶。」
  「以妳的力量值來說,不意外啦。」
  妳喔,就算升級也只會一直保持初期能力值。
  莉希雅的Lv雖然偏低,不過能力值卻頗高。
  就這層意義而言,白紙箱怪或許是比汽球怪要強的魔獸也說不定。
  我試著讓盾牌吸收掉被擊殺的白紙箱怪。
  結果就跟我來到異世界後最初打倒的橘紅汽球怪一樣,變出了一面能力值賦予系的盾牌。
  
  新手專用白色小盾的條件獲得解放!
  
  新手專用白色小盾
  能力未解放……裝備加成效果 防禦力2
  
  嗯,看起來準沒錯。是一款跟吸收汽球怪後出現的那種盾牌,規格完全相同的裝備。
  就連盾牌防禦力、稍微提高裝備者能力值的特色都一模一樣。
  「總而言之,由我先出手壓制魔獸的行動,莉希雅妳再補刀收拾牠們。」
  「我知道了!噗啊!」
  啊,她跌倒了。
  和笨手笨腳的莉希雅一起狩獵,以及跟年幼的拉芙塔莉雅一起對付魔獸,究竟哪一種組合比較安全呢?
  我一邊這樣思索,一邊帶著莉希雅漫步在草原上。
  其實也只是利用探索和升級的空檔,四處收集一些看似藥草的陌生植物而已。
  不過,倒是找到了不少在我們原屬世界也有的藥草類植物。
  此外也解放了和藥草盾牌相同規格的盾牌。
  它的名字是樹葉盾,在吸收了並非樹葉的藥草後所解放的這面盾牌,其內建技能幾乎與藥草盾牌完全相同……但大概是由於技能重疊的緣故,導致加成效果自行切換成能力值賦予。
  然後我也注意到另一件事,除了頭一隻遇到的紙箱怪以外,我們在探索過程中也曾對上實力較為堅強一些的魔獸,但※以片假名標註名稱的魔獸卻不多。(編註:等同中文注音標示。)
  例如有種長得很像兔皮兒的魔獸,系統顯示出來的名稱卻為頭身兔。
  附帶一提,得到的經驗值也比較多。
  實際上在草原探索了幾個小時之後,我的Lv已經上升到9,而莉希雅甚至已經提升到Lv16。
  我們一邊勤勞地分解擊殺的魔獸,一邊分析掉落物品,就這樣持續戰鬥了好幾個小時。
  我的Lv因此順利上升,也變得能夠重新動用以往解放過的部分盾牌……但主要名稱標示為『※盾牌』的盾牌就彷彿有所缺漏似地無法使用。(譯註:原文為シールド,是以片假名標註。)
  原因不得而知。
  看來我的噬魂獸盾牌或奇美拉毒蛇盾牌或許也都陷入失靈狀態。
  「呼……呼……我、我好累。」
  莉希雅上氣不接下氣地跟在我後面。
  「那就稍微休息一下吧。」
  想不到這裡還真有不少魔獸棲息呢……不對,正因為這是個不可思議的空間,才會有這麼多奇特的魔獸吧?
  我們就地坐下休息一陣子。
  喉嚨好渴……
  既然我們沒有隨身攜帶水壺,當然必須找個地方獲得飲用水……吧。
  由於養成了採集習慣,自然而然地收集了一大堆藥草類素材。
  但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隨身攜帶藥碾等器材,所以只能交給盾牌進行調合。
  於是我把素材丟給盾牌,讓盾牌按照我知道的配方開始自動調合。
  身上有幾種可以用來相互替代的素材,因此應該有辦法成功研製出藥物才對。
  問題是其他的……陌生藥草該怎麼調合?
  若是學者專家的話,大概會對未知的藥草具備何種不明效果感到興奮雀躍,只可惜我並沒那麼興奮。
  「我們的狀況還能勉強戰鬥呢。」
  大概是受不了沉默的氣氛吧,莉希雅主動向陷入沉思的我搭話。
  「是啊,幸好遇到的都不是什麼凶猛的魔獸。」
  「我也稍微變強了吧?」
  「……」
  她明明上升了15級,能力值卻只表現出落在誤差範圍內的微弱變化,我是否該當面戳破這個事實比較好呢?
  就在我不知該如何回應之際,突然聽見一陣微弱的流水聲。
  哦,這裡居然也有河流啊?
  好啦,畢竟都有海洋了,冒出一條河流也不奇怪。
  現在正好感到口渴,到河邊補充一下水分也好。
  我指著傳出水聲的方向,莉希雅隨即察覺到我的意圖並點了點頭。
  妳果然也口渴啦。 


《盾之勇者成名錄8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