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永6    

小編要先奉上好消息啦!!!!

之前延期的《盾之勇者成名錄6》 昨天2/18上市啦!!!

看完試閱就手刀衝去買吧~~~

撫慰開始上班上課的心,就要用新書試閱啦!

今天小編要提供的試閱作品為──《盾之勇者成名錄6》 

尚文看見被同伴驅逐的莉希雅,彷彿看見過去的自己。

他決定邀請她加入自己的團隊,沒想到卻發覺了新夥伴不為人知的資質!!

這次尚文一行人面臨了全新委託案──打倒擁有堅硬外殼的龜型魔物!?

就連強大冒險者都棘手的任務,他們該如何是好?

且看盾之勇者要如何突破難關,過關斬將!!


 

【內容試閱】

 


   序幕 喀爾米拉島魔咒
  
  我一邊側耳聆聽沙沙的浪濤聲,一邊凝視著眼前的碧海藍天。
  「待在這座島上,就會覺得海象惡劣這件事好不真實啊。」
  「但是,尚文大人,一駛出近海可能又會碰到暴風雨哦!」
  我們目前正滯留在名為喀爾米拉的度假勝地……不對,應該說是發生活性化現象的喀爾米拉群島中。
  而發生在喀爾米拉島的活性化現象,套用線上遊戲專有名詞來解釋的話,就是所謂的經驗值加成活動。
  只要在這段時間內擊殺喀爾米拉群島的魔獸,就能獲得比平常還多的經驗值。
  經驗值啊……儘管早就習以為常,但這裡真的是異世界呢。
  「您瞧,仔細觀察海平線,遠方不是有一些烏雲嗎?」
  「嗯──……」
  我凝神遠望,經她這麼一說,還真的隱約可以看出一點端倪。
  海浪打得很高,風中也挾帶著濕氣。
  「拉芙塔莉雅對海真的很熟悉呢。」
  「我再怎麼說也是在漁村長大的小孩,或多或少還是分辨得出來呀。」
  「說得也是。」
  至於為何我們會心不在焉地凝視著大海,那是因為在下一班船隻能出航之前……還真的滿閒的。
  而為何我會身處異世界呢?要解釋這件事就不得不從頭說起了。
  我的名字叫岩谷尚文,原本是生活在日本現代社會的御宅族大學生。
  當我某天一時興起前往圖書館,拿起一本名叫四聖武器書的書籍閱讀之際,猛一回神竟發現──自己已經以盾之勇者的身分被召喚到異世界了。
  四聖武器書的內容,是描述各自裝備著不同武器的四名異世界勇者,被召喚至這個受到名喚浪潮的災厄襲擊而逐漸走向滅亡的世界,挺身對抗浪潮的故事。
  四人的武器分別是劍、槍、弓,以及盾……
  儘管覺得盾牌不是武器,應該算是防具才對,但反正我以盾之勇者的身分被召喚至此了。
  那本四聖武器書的內容只寫到一半,從原本應該開始描述盾之勇者經歷的部分以下全是空白。
  以上,大概就是我被召喚至異世界的來龍去脈了。
  然後,說也奇怪──這個異世界竟是個如同遊戲一般,擁有等級和經驗值等概念的世界。
  藉由擊殺魔獸,可以提升等級,進而增強自身的能力。
  還有個叫作狀態魔法的東西,只要集中意識,就能把自身能力值轉換成數據以便查看。
  這是個付出多少努力就會得到多少成果的有趣世界。
  不過,盾之勇者由於受到盾牌專司防禦的特性限制,因此只能透過間接手段來打倒敵人。
  算是一種必須要有同伴協助戰鬥的勇者。
  畢竟盾之勇者想要親手打倒魔獸簡直難如登天。
  不過,相對的,傳說之盾也賜給我各式各樣的能力。
  勇者的傳說武器可以吸收魔獸等五花八門的素材獲得成長,逐漸轉變成威力強大的武器。
  藉此提升實力來準備迎戰浪潮……原本的預定是這樣。
  若四名勇者能聯手對抗浪潮也就算了,但梅洛馬格這個召喚我前來異世界的國家卻竭盡所能地迫害盾之勇者。
  不但一開始招攬不到同伴,而好不容易收編的同伴又設計誣陷我,害我落得身無分文地被驅逐出城的下場。
  我克服了如此艱辛的狀況,與新的同伴……雖不知這樣稱呼究竟對不對,總之我和一名花錢買下的奴隸,聯手跨越了最初的浪潮。
  ……這種說法或許不堪入耳,但這就是不爭的事實。
  當時我用身上僅剩的錢買下名為拉芙塔莉雅的奴隸少女,再強迫她與魔獸戰鬥。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直到暴風雨平息之前都不能出海吧?那麼也只能在島上打發時間啦。」
  而眼前這名追隨我的女孩子就是拉芙塔莉雅。
  外表年齡雖然有十八歲,不過實際年齡卻更加幼小。
  她是在這異世界被稱為亞人的人種。我記得種族名好像叫作浣熊種的樣子。
  只要各位把她想像成是個身上長出狸貓耳朵和尾巴的普通女孩,應該就差不多了。
  她有著端正的容貌,搭配一頭柔順光滑的紅褐色長髮,以及一身白皙水嫩的肌膚。
  若有十個人看見她,大概十個人都會認為她很漂亮吧。
  亞人即便年紀還小,肉體也會因為Lv急速上升而在短時間內成長至適合戰鬥的狀態。所以拉芙塔莉雅才會擁有這麼一副與她實際年齡不相符的外貌。
  在這個世界發生的第一波浪潮,造成拉芙塔莉雅同時失去她的故鄉及雙親,後來又落入人口販子手中淪為奴隸,可說是吃盡了苦頭。
  幾經轉手的她最後被我買下,直到今日。
  我自從遭人陷害後,便養成了再也無法信任他人的個性。
  因此我只能相信無法背叛主人的奴隸。
  雖是出於某種不講理的緣故,不過曾一度重獲自由之身的拉芙塔莉雅仍為了爭取我的信任,而選擇再次成為我的奴隸。
  我還沒悲慘到連如此犧牲奉獻的孩子都無法信任的地步。
  現在的她已是我相當可靠的搭檔。
  個性則十分適合用認真一詞來形容。
  她向來把使命擺在第一順位,我若講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她就會開口提醒我。
  由於浪潮讓拉芙塔莉雅失去了家人及成長的故鄉,因此她挑戰浪潮的意志可說非常強烈。
  在她心中,懷抱著一股信念──她不希望再見到世界上出現更多跟她際遇相似的人了。
  她的想法令人不禁欽佩起來。
  「菲洛。」
  「幹嘛──?」
  我出聲叫喚在海裡玩水的菲洛。
  「我們要去市場那邊逛逛喔,妳要去嗎?」
  「人家想留下來多游一會兒──」
  「知道了,那妳就留在這游個夠吧。」
  「好──!」
  菲洛是繼拉芙塔莉雅之後成為我第二位同伴的……魔獸少女。
  她原本是我拿擊退浪潮後頒發的獎金玩抽彩蛋遊戲得到的魔獸蛋──孵化而成的魔獸,但不知為何,她卻突然獲得一種能力,可以變身成像天使一般長著翅膀的女孩子。
  菲洛變成人類型態的時候是個金髮碧眼的小女孩。
  她豔麗的金髮散發著柔亮光澤,藍色眼瞳彷彿澄澈大海一般,再搭配白皙如雪的肌膚,那副完美的模樣即便是外國童星偶像也自嘆不如。
  而且個性天真無邪,這點光從表情就能看出來。
  她那純真自然的神情、稚嫩的言行,以及某些傻呼呼的表現總是能逗我開心。
  儘管我偶爾會對她的行為感到有點火大,但看在別人眼中也許反而成了很討人喜愛的特色。
  她的真面目是菲洛鳥女王,是由菲洛鳥這種具有拉馬車習性的鳥型魔獸,經過特殊成長而來的結果。
  她的原始型態比我還要高大,有著像是由貓頭鷹及企鵝混合而成的外貌。
  雖說是鳥型魔獸,菲洛卻以強韌的雙腿取代了飛行能力,將她比喻成鴕鳥或許比較貼切吧。
  羽色以純白為底,不過隨處點綴著櫻花色的羽毛。
  至於最醒目的特徵,就是她頭上長著普通菲洛鳥沒有的羽冠。
  在變成人類型態時,羽冠會化作一撮搶眼的呆毛,如今已成為了菲洛外表的註冊商標。
  外表年齡大約十歲左右,但若因此而輕視她,那鐵定會吃不完兜著走。
  她動作飛快,而且擁有一身遠遠凌駕可愛外貌的強大怪力,是相當可靠的夥伴。
  目前包含我在內的三人Lv,分別為我73、拉芙塔莉雅75,而菲洛是76。
  我的同伴只有這兩人。
  說真的,我開始產生人手不足的困擾了。
  假使這是遊戲的話,只要提升等級,大概就可以跟同伴們聯手克服各種難關。但這裡雖是異世界,卻也同時是如假包換的現實,無論Lv多高,人手一旦不足就會陷入不利狀況。
  「為了防範下次浪潮的來襲,我們該做些什麼才好呢?」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設法招募同伴。」
  「要是小梅蒂能跟著我們一起行動的話,有了她這個幫手,內心也會感到踏實許多吧。」
  「那傢伙嗎?雖然她比我想像的還要厲害,但再怎麼說也不可能邀請梅蒂參戰吧。」
  梅蒂是菲洛的朋友,同時也是梅洛馬格的公主殿下。
  先前基於某些原因,她曾以夥伴身分協助我們,但怎麼說也不能讓公主殿下挺身對抗危險的浪潮吧。
  啊,對了對了……說到我被扣上的冤罪,其實跟這位梅蒂公主有很深的關聯。
  而在解釋此事之前,就非得先說明一下召喚我的這個國家梅洛馬格不可。
  梅洛馬格是個在宗教層面上仇視盾之勇者的國家。
  這個國家的國教是三勇教,也就是將盾之勇者以外的勇者視為信仰對象的宗教,而全體國民都深信盾之勇者=惡人。
  為什麼會有這種宗教存在呢?
  因為梅洛馬格是個歧視亞人、禮遇人類的國家。
  反之亦然,在這個異世界當然也有著歧視人類、優待亞人的國家。
  而梅洛馬格似乎與這類國家……處於長期對抗的狀態中。
  然後,聽說敵對國家的亞人們所信仰的宗教,主要的神祇就是盾之勇者。
  因此在召喚我時,充當見證人的國王才會使出差別待遇的手段對付我,害我遭到冤枉後,又將身無分文的我轟出城。
  這就是梅洛馬格的治國方針……才怪。
  在災厄浪潮席捲這個世界的當下,根本沒空進行無謂的爭鬥。
  梅洛馬格的真正統治者是女王,而梅蒂正是她為了讓身為盾之勇者的我,與身為國王的丈夫握手言和所派出的使者。
  梅洛馬格原本就是個採行女王制度,由女性繼承統治權的國家。
  女王也為了處理發生於世界各地的浪潮,而一直忙著與其他列國進行談判交涉。
  就連勇者召喚儀式,原本也預定要在其他國家舉行的,但由於三勇教及留在國內的丈夫失控,擅自進行召喚儀式,導致國際情勢演變成差點引爆世界大戰的局面,據說最後靠著女王的外交手腕才化解了戰爭危機。
  如果少了女王的斡旋,恐怕梅洛馬格這個國家早已宣告滅亡了吧。
  對這些事一無所知的我們,在戰勝第一波浪潮後,靠著經商收入補強了不足的裝備。經商活動在各方面都帶來了非常紮實的良性效應,但我在過程中並非以盾之勇者的身分為名,而是因拉著馬車的菲洛而被譽為神鳥聖人,備受尊崇。
  多虧經商的經驗,讓我們同時收集到五花八門的道具、素材,以及各種不同的新盾牌。最終成功地獲得足以與其他三名勇者並駕齊驅的實力。
  但神鳥聖人其實是盾之勇者的事實,令三勇教感到很不是滋味。
  再加上其他勇者在全國各地引發問題,導致民眾對他們的信仰搖搖欲墜。為了平息這些輿論,狗急跳牆的三勇教便使出了強硬手段。
  他們硬是羅織罪名,謊稱梅蒂這名為了讓我與國王握手言和而被派遣回國的王位第一繼承人被我綁架。
  因此我們遭受國家軍隊及其他勇者們全面追緝,不得不為了證明清白而展開逃亡。
  就連在逃亡途中,我們也與曾經虐待過拉芙塔莉雅的貴族大打出手,接著又跟被封印的魔獸決一死戰。
  到頭來甚至還遇到了菲洛鳥的女王……總之經歷過各式各樣的狀況後,三勇教終於打著聖戰之名直接殺上門來了。
  最後是靠著我的殺手鐧──也就是盾牌暗藏的詛咒之盾負面力量──成功擊敗三勇教的最高領導人教皇,同時也證實了我的清白。
  女王也重返王國,並對她的丈夫以及梅蒂的姊姊──也就是陷害我的婊子公主施以嚴懲,如今這兩人已經分別被強制改名為垃圾和婊子。
  自那以後,我總算得以與其他勇者們平起平坐,並像這樣在國家的援助下展開對抗浪潮的行動。
  到此為止又過了一段風平浪靜的日子……誰知接下來又爆發新的問題。
  「唉──……為什麼他們兩個偏偏是敵對的那一方啊,虧我原本還打算拉他們入夥的說。」
  「的確……那兩位明明非常可靠……真是遺憾啊。」
  「……是啊。」
  我們談論的對象是在前來喀爾米拉列島的船上,剛好跟我們住同一間客房,簡稱拉爾的拉爾貝克和緹麗絲兩位冒險者。
  該怎麼形容拉爾呢?感覺他就像個可靠的大哥。
  他戰鬥經驗豐富、善於照顧他人,而且個性又風趣,說真的我並不討厭他。
  而緹麗絲則是擅長魔法,對缺少後方援護的我們而言正是急需的人才。
  兩人均是在冒險者當中,身懷驚人實力的強者。
  不過……他們的真實身分卻是在第二波災厄浪潮來襲時與我們交手的葛拉絲的同伴……也就是敵人。
  日前,我們在喀爾米拉島的水中神殿發現另一座宣告浪潮即將來襲的裝置──龍刻沙鐘。它指引我們參與了一場浪潮對抗戰,聯手擊殺了浪潮頭目次元巨鯨之後,拉爾他們便突然翻臉與我展開廝殺。
  結果……他們撤退了,所以算是以平手收場吧。
  只不過浪潮的真相究竟是什麼……這謎題反倒變得更加撲朔迷離了。
  拉爾及葛拉絲都逃進浪潮的裂縫中,我們還來不及追上,次元的龜裂便倏然關閉了。
  浪潮這現象到底是什麼啦?
  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我本以為那只是會造成大量魔獸湧現的現象,不過聽完拉爾及葛拉絲說的話之後,我總覺得事情沒那麼單純。
  不知為何,他們似乎以獵殺勇者為目的。
  「想再多也無濟於事,我們去逛逛市場打發時間吧。」
  「說得也是。」
  現在,我們被困在喀爾米拉島進退不得。
  反正聽說暴風雨大概再過不久就會平息了。
  在喀爾米拉島近海發生的浪潮對抗戰當中被擊殺的頭目,早已拖回島上了。
  那是一頭名叫次元巨鯨的魔獸。
  由於牠的體積太過龐大,就算想當成素材吸收,也得等島上居民先將牠肢解完畢再說,所以還有得等了。
  「啊,尚文大人,那邊有人在販賣飾品耶!」
  「嗯?」
  我轉眼望向拉芙塔莉雅所指的店面……一看見店家標的價格,我的思緒瞬間因驚愕而變得一片空白。
  「這什麼鬼東西呀!」
  看著這令我超想扯開嗓門怒吼『再怎麼說也太貴了,小看做生意這檔事也該有個限度吧?』的誇張價格,讓我忍不住定睛怒瞪那名黑心商人。
  如果只哄抬到平均市價的兩倍,還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解讀成是觀光勝地特有的昂貴價格,可是直接標出高於市價四倍的價碼是怎樣啊!?
  「喂!」
  「來了來了,需要什麼嗎?」
  「這東西也未免太貴了吧?」
  我指著架子上的項鍊說道。
  
  冒牌藍寶石項鍊(魔力+)
  品質 差→(掩飾)→普通
  
  若照梅洛馬格王國的平均市售商品水準來評斷,這是個完全不具任何價值可言的劣等貨。
  而且居然還很用心地做了掩飾處理,讓乍看之下的品質變得較為良好。
  但是卻開出就算拿來買最高級首飾也還有找的四倍售價,就算要敲顧客竹槓也該適可而止吧。
  我再轉眼掃視其他商品,發現幾乎都是類似的貨色。
  縱使想耍顧客,也得挑一下方法才像話吧。
  「畢竟這裡是遠離大陸的南海群島嘛。而且如今這天氣連想出海都有困難,價格自然會變得稍微貴上一些啊。」
  「稍微?做了掩飾處理還敢講這種話啊?」
  「……我們也是在做生意嘛。若把運費列入成本的話,價碼自然會跟著變高囉。」
  那種眼神非常討人厭,看來這個奸商打算裝蒜到底的樣子。
  或許以為我是個愛找麻煩的客人吧,只見商人揮揮手想趕我走。
  雖然找女王來處理,或者亮出我勇者的身分教訓他一頓也不錯,但這種場面還是先動用身為生意人的權力好了。
  「你知道我認識這個人嗎?」
  我亮出首飾商的字據給商人看。
  這是我在扮演神鳥聖人經商時,透過某種門路從首飾商本人那裡得到的親筆文件。
  那名首飾商在業界似乎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所以這東西搞不好能發揮功效。
  這商人滿臉不在乎地瞥了字據一眼,不過下個瞬間卻目不轉睛地細讀起內容,臉色也轉為蒼白。
  「我只是隨口一提罷了,但你這件事我會好好記住的。」
  「請、請您稍等一下!」
  商人相當激動地連忙從桌子後面衝了出來,彷彿跪倒在我腳邊似地苦苦哀求。
  「幹嘛?我很忙耶?」
  「我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自己擺錯價目表了!我馬上改以正確售價提供商品給您購買,還請您稍待片刻!」
  「不用不用,不改也行。我只不過是打算去找那傢伙聊聊這件事罷了。」
  「請、請您別急著走!本店非常樂意提供七折的優惠給您!」
  「那種售價的七折啊……」
  「不不,當然是正確售價再打七折後的價格!」
  「唉呀……我不需要。」
  「請、請您留步!五……不然四折好了!」
  「話說那名首飾商跑哪去了呢──」
  「三、三折──」
  「我記得他所屬的單位叫國家商人公會是吧?」
  「兩、兩折──」
  「有人販賣價格高出行情四倍,而且還做過掩飾處理的劣質貨喔──」
  「好啦好啦!本店願意提供一折的超優惠價碼給您!」
  嗯,差不多就這樣吧。
  「成交。」
  做生意時,動用威脅、權力、甚至搬出生命危險等說法為理由,最能收到一本萬利的效果。如果那名首飾商得知這商人在島上耍這種伎倆的話,肯定會讓他受到勒令停業的處分吧。
  面對這個太過小看做生意這回事的傢伙,賞他這種程度的教訓應該就夠了。
  「儘管沒人規定賣東西只准薄利多銷,但像你這樣亂搞的話,最後只會給同行,還有你自己帶來更多困擾罷了。」
  相同道理也可套用在那些搬出遠比市價便宜的價格,大打促銷戰的店家身上。
  雖說乍看之下是充滿善心的義舉,但這種作法很容易引發通貨緊縮,並不是任何商品壓低售價就是好事。
  想要以無視行情的昂貴售價推銷產品,就非得搭配符合條件的情況不可。
  因為這裡是遠離本土的觀光勝地,所以適度調漲售價的作法並無不妥。
  不過看看四周,好像也找不到其他販賣道地飾品的店家,天曉得是不是被這傢伙使出小手段攆走或整垮了。
  由於沒有其他商店可以選擇,因此即使這是遭到惡意哄抬的售價,客人也只能在這裡購買。
  但最後這商人所屬商會的信用,終究會大打折扣。
  「你真想賺錢的話,就該設法讓顧客笑著主動把錢送上門才對啊。」
  「什麼意思?」
  「你自己想想看啊,這座島目前正處於活性化狀態耶!」
  「呃,是啊……」
  「那你可以散佈這樣的傳言嘛──例如『只要佩戴用喀爾米拉島原產礦石製作的首飾,似乎更有助於提升Lv』……之類的。」
  「啊?」
  「你還搞不懂嗎?反正散播的只是傳言,你這款商品帶來的並非實際效果,而是所謂的好運。如此一來會怎樣呢?那麼以提升Lv為主要目標的客人,就會為了討個好彩頭而樂意掏錢購買你的商品啊。」
  就跟神社護身符的原理相同。
  即便無法感受到實際效果,也會有種彷彿受到天神守護一般的感覺。
  「原、原來如此!」
  至少,我就是靠這招撈了不少錢。
  打聽到有民眾需要藥品就前往賣藥、收到有人需要除草劑的消息就前往販售除草劑,如果得知有人需要食物就前往兜售食物。因此即便價格偏高,大多數客人仍笑容滿面地乖乖掏錢購買。
  換句話說,比起售價的高低,讓客人滿意與否才是最主要的重點。
  聽完我的建議,商人緊握雙拳,恍然大悟似地霍然起身。
  「再來……你懂了吧?販賣的時候一邊提醒對方是否有效因人而異,一邊稍稍拉高價格兜售。光是這樣,對方就會開開心心地掏錢購買。然後只要這群心甘情願地購買的顧客當中,有一部分說真的有效的話,就會引來更多的顧客。」
  雖說事情真能如此順利發展的機率偏低,但開頭的那一步應該會成功吧。
  處於活性化狀態本來就意味著經驗值會隨之增加,而假使升級速度比平常還快,就能引導消費者,在明明應該歸功於活性化影響的快速升級這件事上,產生『裝飾品的傳言或許屬實』的愉悅聯想。
  但後續業績的成長狀況,則必須依照抵達島上冒險者的數量和實力而定,因此這理論純屬一廂情願的推測就是了。
  「我馬上就著手照辦!」
  商人把項鍊交給我後,隨即關上店門開始進行準備。
  「呼。」
  我的表現真是可圈可點,結果還免費賺到一條項鍊。
  「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一臉傻眼地手捂額頭,重重地嘆了口氣。
  站在不同立場來看的話,我的行為或許會有點像是刻意找碴兼敲竹槓吧。
  「這也怪不得我吧?千萬別小看做生意這回事啊!」
  「我知道啊……但總覺得您好像間接研發出某種超級可疑的產品耶?」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市面上所謂的護身符本來就是這麼一回事嘛。」
  這時,女王現身跟我們打招呼:
  「岩谷大人,原來您在這裡啊。」
  「怎麼了嗎?」
  「和其他勇者大人們開會用的會議室已經準備就緒囉。」
  「這樣啊。」
  看樣子跟別人瞎扯似乎已經花掉比我想像還多的時間了。
  於是我們在女王的引導下,邁步走向留宿的那間城堡……一般的旅館。
  
  抵達旅館之後,我們就跟著女王一路走上樓梯。
  「其餘勇者大人的同伴們會被安排在另一間客房等待會議結束……拉芙塔莉雅小姐打算怎麼辦呢?」
  「呃……」
  在梅洛馬格的城堡進行交流時,拉芙塔莉雅曾跟其他勇者的同伴們起過口角。
  之所以會發生這種事,是因為某些自以為是的傢伙歧視她的關係。
  縱使一國之君下令禁止種族歧視,這種心態也不可能突然消失。光是身為盾之勇者的部下這件事就會被人擺臉色,更何況拉芙塔莉雅還是亞人,自然會淪為歧視主義者的眼中釘。
  「目前其餘勇者大人們的同伴大都在進行自由活動,這樣您仍要去另一間客房休息嗎?」
  女王大概是在暗示拉芙塔莉雅最好也選擇自由活動,比較不會引發無謂紛爭的意思吧。
  拉芙塔莉雅意會過來,點了點頭。
  「知道了,那我也選擇自由活動吧。」
  「若發生什麼狀況,我會去找妳。在那之前妳就隨意逛逛吧。」
  「是。」
  跟拉芙塔莉雅道別後,我與女王就走向勇者們等待著的會議室。

   一話 七星勇者
  
  我登上梅洛馬格城堡也有的螺旋階梯,被帶領到一間視野遼闊的塔樓房間。
  只見除了我以外的勇者都早已就座。
  「你總算來啦。」
  首先開口的是劍之勇者天木鍊。
  他是一名偏好黑色服飾,打扮成劍士模樣的少年。年齡是十六歲。
  頂著一頭黑色短髮,五官相貌……或者該說是全身散發出來的氣息,給人一種知性豐富且孤傲的印象。
  但我個人認為他只不過是個愛裝酷的耍帥小子罷了。
  而且最近才搞清楚他的一項丟臉特色──鍊是隻超級不擅長游泳的旱鴨子。
  聽說他好像是從另一個跟我不一樣的日本被召喚過來的傢伙。
  鍊的世界跟我的原屬世界不一樣,有種名叫VRMMO,可以讓玩家直接進入網路遊戲世界的機器,說穿了就是來自另一個近未來的日本。
  基本上,他還算知道要冷靜聽別人講話……不過也僅止於這群勇者之中比較正常的程度罷了。
  「你跑去什麼地方蹓躂了嗎?」
  接著是弓之勇者川澄樹。
  他頂著一頭天然捲的髮型,外表是一副悲情柔弱少年的模樣。
  有種……好像是以稚齡的魅力為賣點……之類的感覺。
  實際上是個正義感相當強烈的熱血青年……這樣說沒錯吧?
  興趣是隱藏起自己的身分,找出惡人加以嚴懲。
  他在改革世道的旅途中,大肆運用自己身為勇者的權限。
  總而言之,樹這傢伙就像是時代劇中某有名副將軍一樣,展開救世之旅。
  儘管在我看來他的行為純屬自以為是,但有人因而獲救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問題在於他那票同伴把樹當成某種宗教一樣崇拜,而且那種傲慢的態度也總是引發騷動。
  再加上他本人也不出面制止同伴們,簡直可說是麻煩透頂。
  在勇者當中看起來明明最為年少的他,實際年齡卻是十七歲,比鍊要大上一歲。
  「大概是跑去泡妞了吧?畢竟是最活躍的英雄嘛。」
  「哼……你有資格講我嗎?」
  「元康先生,麻煩你別開口。」
  「沒錯,你沒資格講那些話。」
  再來,最後一個是槍之勇者北村元康。
  他在我們這幾名勇者當中是排名第一的大帥哥,至於髮型嘛……那該叫做馬尾嗎?
  就連身為男人的我都覺得他那張臉確實帥極了。他的長相與其說是肉食派,不如說是比較偏草食系的端正容貌。
  單純只是這樣接觸的話,我並不認為他是個會讓人心生反感的傢伙。
  個性方面算是魯莽躁進吧。他會永無止境地貫徹自己深信不疑的事情。
  表面上好像是個很替同伴著想的勇者,但在我看來卻只是個對同伴不疑有他的蠢蛋。
  還有還有,他無比喜愛女色,給人一種只要有空就會四處泡妞的印象。
  頭一次見到拉芙塔莉雅和菲洛時,他也都是先開啟泡妞模式向她們搭話。
  此外,我也聽說他在喀爾米拉島到處找女人搭訕,所以這樣評斷他肯定不會錯。
  這傢伙就是把害我身陷冤罪的婊子收編為同伴的勇者,甚至直到現在,他依然深信我曾試圖強姦婊子。只不過由於女王動不動就會讓他看到婊子展露邪惡本性,因此他的態度也漸漸產生變化……大概啦。
  最後,這三人都在各自所屬的日本玩過設定與這個世界相似的遊戲。
  鍊是VRMMO的英雄巨星ONLINE。
  樹是家用電玩主機的次元浪潮。
  而元康玩的那款好像是名叫翡翠ONLINE的MMO。
  相對地,我就只看過四聖武器書這本故事。至於這樣的差別會造成何種影響,目前為止仍是一團謎。
  「我剛剛待在海邊觀察海象啦。」
  我邊回應著邊拉開椅子就座。
  「哦……因為天氣還很惡劣,導致我們無法離開呢。」
  「現在也只能靠打怪練等級或刷掉落物品來打發時間吧。」
  「的確。」
  基本上,他們都明白自己目前被卡在這座島上動彈不得的處境。
  「說吧,這次又要開什麼會議啊?」
  「你們應該都心知肚明吧?」
  我們齊聚一堂開會的理由很明確──
  雖然這樣說有點難聽,但這三個廢柴勇者實在是弱爆了。
  畢竟在我跟拉爾等人正式開打之時,拉爾為了防止其他人插手而發動了牽制攻擊。這三名勇者以及他們的同伴都被掃中,當場陷入動彈不得的麻痺狀態。
  印象中那是一記運用雷電的合成攻擊技能。
  中招的人會因為全身麻痺而暫時失去行動能力。
  當然,拉爾他們並未拿出真本領,那一招只是如同在動漫畫中經常出現的,絕不會鬧出人命的放水攻擊。
  但其他勇者光是挨了那種程度的攻擊就喪失戰鬥能力的話,根本就別想與拉爾他們一決勝負。
  之後,我率先挺身與拉爾他們纏鬥……老實說那真的是一場要命的苦戰。
  拉爾和緹麗絲實力都非常高強,他們甚至祭出了連經過強化後的我都可能難逃一死的攻擊。
  我運用技能,創造出防禦力大幅提升的盾牌,妨礙拉爾的攻擊與閃躲,並跟拉芙塔莉雅及菲洛聯手進攻,將拉爾他們逼入絕境。
  可是拉爾他們手上也握有好幾張王牌。
  首先,就在我以為勝券在握之時,拉爾手中的鐮刀突然開始發光,並輕輕擦過我的肩頭。
  當時我因為防禦力極高,所以暗自認定有辦法承受住拉爾的攻擊。
  但結果我受傷了。
  幸好攻擊並未對我造成重創,不過拉爾這一招卻非常有效……這攻擊是專門針對我的弱點而來。
  也就是擁有超高防禦力反而會弄巧成拙的防禦力比例攻擊。
  防禦力愈高就會受到愈嚴重的傷害,這種攻擊手段即便在遊戲裡也是頗為罕見的。
  既然這是類似遊戲的世界,我本來就預想過可能會有這種招式存在,但我萬萬沒料到居然會在這種場面中招。
  對於強項為高防禦力的我而言,這可是能夠造成致命傷的攻擊。
  但要是我切換成防禦力較低的盾牌,便承受不了拉爾他們的凶猛攻勢。
  這無疑是專門針對盾之勇者弱點的棘手攻擊。
  幸好只要藉由發動靈氣盾或流星盾等技能創造出來的防禦招式,就可讓攻擊還沒命中我之前便宣告失效。只是在戰場上,有沒有必殺技會造成攸關生死的差異。
  和敵人單打獨鬥的話,我或許還有能力自保,但在那種狀況下,我等同於無法施展任何攻擊。
  縱使我率領同伴合力出擊,拉爾也還有緹麗絲這名戰友。況且就在雙方戰得如火如荼之際,竟然連在上回浪潮來襲時所遭遇的敵人葛拉絲,也跟著現身參戰了。
  葛拉絲也擁有「防禦無視攻擊」這招對我有效的攻擊手段。
  「防禦無視攻擊」與「防禦比例攻擊」一樣,都具備無視防禦力直接重創對手的效果,因此可說是一種讓盾之勇者的能力形同虛設的攻擊手段。
  即便如此,我們仍舊使出渾身解數,將葛拉絲、拉爾、緹麗絲等三人逼入絕境。
  不過就在窮途末路之際,拉爾突然取出能夠大量恢復SP,名叫回神水的藥物淋在疲憊不堪的葛拉絲身上。
  而後續的局勢轉變,我實在不太願意去回想。
  葛拉絲正面挑戰除了「防禦比例攻擊」及「防禦無視攻擊」之外都承受得住的我,並施展威力凌駕於我防禦力之上的攻擊。
  那時葛拉絲攻勢的凶猛程度,以及出招速度都極端異常。
  那可是連變強後的拉芙塔莉雅和菲洛幾乎都應付不來的速度啊。
  之後……雖然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總之因為葛拉絲他們莫名其妙地突然撤退,使得這一戰的結果就這麼不了了之。
  「最後戰得平分秋色」或許是比較好聽的說法,但其實說白一點就是──非但沒能打倒對手,還讓他們逃之夭夭。
  下次再對上他們的話,或許會落敗吧。
  那麼問題來了……假設啦,假設這三個連手下留情的拉爾都贏不了的勇者,跟呈現強化狀態的葛拉絲開打的話,會演變成什麼局面呢?
  結果不難想像,大概會落得被秒殺的下場吧。
  我得知四聖勇者一旦缺人的話,將會導致浪潮變得更加凶猛。因此個人希望能夠盡可能設法避免這種事態成真。
  照理說,要是其餘勇者們的實力能夠再堅強一些,那我根本就沒有單槍匹馬跟葛拉絲等人對決的必要啊。
  我對女王使了個眼色,女王隨即點了點頭。
  「接下來開始舉行第二次的四聖勇者情報交換會議。司儀及主持仍舊由我,米蕾莉亞‧Q‧梅洛馬格來擔任。」
  聽女王如此宣佈,三人同時將身子一癱,靠在椅背上。
  「又要交換情報啊?」
  「已經把知道的都說得差不多了吧。」
  「是啊……除了尚文以外。」
  還給我扯這些啊……我忍不住嘆了口氣。
  「拜託,我已經講過好幾百遍了吧!你們各自所採用的強化方法都是正確的,而我就是因為實踐了那些強化方法,在喀爾米拉島遭到浪潮襲擊時才有辦法跟他們對抗啦。」
  沒錯,在來到喀爾米拉島之前,我們四名勇者曾進行過一次情報交換,互相交流彼此提升實力的方法。
  每項傳說武器都各有不同的強化方法,藉由執行強化手續,勇者便可獲得遠遠凌駕於一般戰士之上的強悍實力。
  話雖如此,這三人的強化方式卻有夠南轅北轍。
  結果上次的會議就在互相指責、強調自己的強化方法才是正確的,而其他人根本就是滿口胡言的對罵聲中宣告中斷。
  實際上三人的強化方法都沒有錯,這點我已經用自己的盾牌證實過了。
  我明明曾多次指示梅洛馬格用來傳達命令的影子集團,催促他們執行強化步驟,也親自開口提醒過他們,但這三個天兵卻不肯相信此事,沒有照我的話進行強化,造成他們這次面對浪潮時仍然完全幫不上忙。
  只不過,想要成功實踐這些強化方法,似乎必須發自內心相信才辦得到。
  一旦抱持著『搞不好……』或『也許會有……』之類的懷疑,傳說武器就完全不會產生反應。
  勇者的武器就連感情都能轉化成力量。假使不肯相信的話,從其他勇者口中聽來的強化方法圖標就不會浮現。

 

《未完待續》

 


盾之勇者成名錄6已於2/18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一個月前就訂了wwwwwwwwwwwwwwwww異世界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