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級1-試閱.jpg

《D級冒險者的我,不知為何受邀加入勇者團隊,還被公主纏上了 1》

主角吉雷原本以勇者為目標,以為現在的努力都是為了將來的悠哉生活做準備,

沒想到某天卻驚覺功成名就之後的生活只會更忙碌!

於是他急流勇退,致力於成為一個普通的市井小民,享受清閒的生活,

殊不知他還是被感覺就很麻煩的美少女們找到並纏上……?fear

事不宜遲就來看看試閱吧~~

 


 

 

  「你好!雖然很突然,但希望能請你加入我的冒險隊伍!」
  有些凌亂的桃紅色頭髮、瞳色宛如翡翠的清澈雙眸、親和力十足的燦笑。少女大剌剌地推開我家的大門,劈頭就是這句話。
  「不好意思,不用了。」
  我將敞開的大門關上,繼續準備早餐。其實也只是簡單的健康餐而已,只差最後拿出盤子的步驟。
  「不過,沒想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也會遇到推銷員啊……」
  胡亂將沒什麼味道的健康餐塞進口中的同時,我開始思索今天該做些什麼。
  「魔導具的保養……前幾天已經做過了。生活費嘛,不夠用的時候再賺就好。決定了,今天就睡上一整天吧!」
  於是我立刻在床上躺平,將毛毯矇在頭上之後品味幸福。美好的日子!
  在睡意的誘惑之下,我很快就要進入夢鄉。
  「啊……吵死了。」
  結果外面傳來「咚咚」的煩人敲門聲把我吵了起來,我睜開雙眼。
  看來……應該是剛剛的推銷員,即使被我拒絕,還是不肯死心。快點滾回去啦。
  我懶得理會她,決定當作沒聽見。想著「反正她很快就會放棄了」。
  ……結果敲門聲愈來愈急促,完全沒有放棄的跡象。吵死了。
  「到底想怎樣,最好不要太過分,否則休怪我跟騎士團報案喔?嗯?」
  由於對方實在是太煩人了,因此我打開一道門縫,以威脅的語氣提出警告。這招對付推銷員相當有效。
  「……抱歉,我似乎太心急了。放心吧,我不是推銷員,也不是傳教士!」
  「啊,是哦。那妳有什麼──喂!別想趁機溜進來!」
  就在我鬆了口氣的時候,少女突然整個人擠進門縫,試圖入侵民宅。等等、這……這傢伙到底想怎樣!!
  我用盡全身的力氣,試圖將門關上。大門頓時發出啪嘰啪嘰的聲響。
  「那我先自我介紹好了!我的名字是蕾蒂諾雅‧伊諾聖特!認識的人都叫我蕾蒂喔!!」
  「大門壞了,可以請妳賠償嗎?」
  無視於被擠壞的大門,少女逕自開口。先賠償我的大門再說吧。
  ──嗯?慢著,蕾蒂諾雅……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是誰來著。
  「大門我當然會賠償……不,應該說我有個比賠償更好的提議!那就是──加入我本人【攻】之勇者的團隊!除了會安排住處之外,還有可愛的女孩子相伴!真是太划算了!!」
  想起來了。這個名字──正是當代的勇者之一。
  擁有【攻】之聖印,被【聖劍大比利時】所選中的勇者。就是蕾蒂諾雅‧伊諾聖特。
  目前正值勇者的豐收之年,其他還有【咒】、【速】、【運】、【才】、【硬】……等等大概十人左右的勇者。勇者通常都是以三人居多,只能說這是個人才輩出的時代。
  而且前陣子好像還出現了跟我一樣是黑髮的勇者,由於黑髮相當罕見,所以我硬是被人誤認為勇者。真的造成我相當大的困擾。
  「……」
  我打量著眼前的少女──蕾蒂的模樣。
  爽朗有朝氣的性格,與十二歲的年紀相符的稚嫩長相。
  稍嫌凌亂的桃紅色頭髮,長度還不到肩膀。頭頂多出一根高高翹起的呆毛,令人印象深刻。
  身上並未帶著以體型龐大聞名於世的【聖劍大比利時】……不過其他特徵倒是跟傳聞中的【攻】之勇者相符。
  ……可是,這個勇者怎麼會找到這來?認錯人了嗎?
  「抱歉,妳是不是搞錯了?我只有D級而已喔。」
  說話的同時,我拿起掛在脖子上的青銅色名牌晃了晃。青銅色的牌子是D級冒險者的身分證明。
  勇者團隊可說是超菁英集團。
  在B級以上才會被稱為上級的冒險者中,勇者團隊不可能看上D級的我。更何況……不是我自誇,除非是萬不得已的情況,否則我平常向來是足不出戶的。
  只有在接受委託賺取生活費,或者是偶而外食的時候才會出門。除此之外大概就是逛逛魔導具店,看看有沒有什麼新奇的玩意。這真的不是在自誇。
  平常我就是過著這種生活,幾乎跟外界毫無交集。
  也就是說,這名少女一定是認錯人──
  「?不,就是你沒錯喔!」
  ──我是這麼認為的,然而蕾蒂先是微微側頭,接著又宣稱自己並未認錯人。
  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我以前應該沒見過這名少女才對……
  就算想破了頭,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我到底做了什麼?
  「唔唔,還是想不起來嗎──那這樣如何?」
  蕾蒂雙手握住自己的頭髮……呈現出可愛的雙馬尾造型。
  ……嗯嗯?好像有微微的印象……以前在修行的時候,好像幫助過這樣的少女?是什麼時候……?
  「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五年前捕獲大王熊的時候……」
  「終於想起來了!沒錯,我就是在遇到大王熊的時候被你所救!」
  蕾蒂樂得笑顏逐開,雙眼更是炯炯有神。看來我應該是猜對了。
  ……咦?慢著慢著。印象中那個時候的我──
  「當時我很崇拜你……所以也想成為勇者!直到現在,我依然記得你離去的時候說的話!『別哭,一定要忍耐。只有弱者才會流淚。若還是忍不住的話……就成為勇者吧。若成為了勇者,就不會軟弱到流淚。夢想一定要實現。為了成為勇者,我在難過的時候還是會強迫自己笑。』」
  「咕嗚嗚嗚!別、別說了!饒了我吧……!!」
  蕾蒂一副既興奮又驕傲的表情,我卻感到生命一點一滴地流逝而去。
  ……悲劇啊,居然讓我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
  五年前──當時我罹患青春期少男特有的疾病,無謂地喜歡講述人生大道理,或者是為了說出「唔……右手隱隱作痛!不行,快點離開我!」的台詞,故意將惡魔封印於右手。每次一想起來,就會有想死的衝動。現在更是只想在床上滾來滾去。
  「在街上遇到你的時候,我立刻意識到這是命運的安排!你給人的感覺跟以前差不多,所以我立刻就認出來了喔!因為你就跟那個時候一樣兩眼無神!」
  蕾蒂圓滾滾的雙頰泛起紅暈,語氣異常興奮地說著。
  原來如此,看來是剛剛到街上購物的時候被她發現的。
  然後,她就一路跟了回來。跟蹤狂嗎?
  「不過,為什麼是我?找其他人也可以吧。」
  或許我以前曾經幫過一點小忙……不過這應該無法構成邀請我加入勇者團隊的理由。事實上我並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更沒有幫助過她的印象。
  那個時候的我一心只想變強,一心只想成為勇者,所以才會拚命地挑戰魔物,若以為我是為了拯救她才出手,那可就大錯特錯了。我不是那麼高尚的人。
  「因為……我的目標,就是跟你組成隊伍。」
  蕾蒂目不轉睛地直視著我,如此說道。目標?為什麼是我?
  完全無法理解,還是先問個清楚──
  「所以你的答覆呢!你的答覆是……!?」
  蕾蒂湊上前來,仰望我的眼神充滿了期待,似乎等不及想要知道我的答案。
  ……也罷。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想要邀請我加入……但我的答覆早已決定好了。
  我稍微吸了口氣。
  
  「不要。」
  
  斬釘截鐵,毫不猶豫。
  接著,蕾蒂的笑容瞬間凝結。
  
  「我剛剛沒聽到!」
  
  她中氣十足地喊道。少來,根本聽到了。
  「我絕對不會加入──」
  「聽不到!!!」
  「…………」
  即使再度表達拒絕加入的意思,也會被她的大嗓門打斷。
  ……這傢伙該不會不容我拒絕吧?
  「──聽我說!勇者團隊很麻煩,我一點都不想……」
  「──不行!一定要加入!!加入勇者團隊!!!」
  「──我說了不要!妳不要太過分了!給我差不多一點!!!」
  接下來的三十分鐘左右,我跟蕾蒂不斷重覆加入與不加入的爭論。
  ……這傢伙真的很煩,而且嗓門又特別大,弄得我耳朵好痛。可以回去了嗎?不行?拜託妳快點回去好嗎?
  
  「呼……呼……我、我知道了,我加入就是了。」
  又過了好幾個小時。
  經過一番激烈爭辯之後,先放棄的人是我。蕾蒂打死不退的堅持,徹底擊敗了我。
  聽到我的回答之後,蕾蒂雙眼一亮,「太好了──!」興奮地跳了起來。可惡。
  「不、不過……我只加入一段時間。這樣可以吧?」
  「沒問題!那就五十年左右吧!」
  「妳真的知道一段時間的定義嗎?」
  要我賣命五十年,可是會過勞死的。
  這已經是我最大極限的讓步了。「咦──」蕾蒂卻還是嘟起嘴巴,一副心不甘情不願地抱怨著。可惡的死小鬼……!
  「……好吧,那就以協助妳達成作為勇者的一項目標為期限。這樣可以了吧?」
  「嗯──……好!沒問題!」
  蕾蒂充滿活力地答應。
  ……很好、很好,這樣的條件,應該不需要被綁太久。
  若希望跟我一起打倒魔物,隨便秒殺一隻就好了;若想要錢,打倒魔物就可以賺錢了。勇者的頭銜聽起來固然響亮,但庸俗的傢伙其實很多。想必蕾蒂應該也是因為身上出現【聖印】,所以才決定成為勇者的,並不是一開始就有什麼遠大的目標。既然如此──
  一想到這裡,我不禁露出邪惡大反派般的奸詐表情。
  「嗯……那────就直到世界回歸和平為止吧!」
  蕾蒂用依然大得嚇人的嗓門說道。
  「…………是我聽錯了嗎?我好像聽到什麼世界和平。」
  不不不……她不可能有這麼崇高的理想。看來我已經上了年紀,聽力退化了呢。雖然今年才十八歲。不對,不行不行──
  「?不,沒聽錯喔!直到打倒魔王,讓世界恢復和平為止!」
  看來我並沒有聽錯。真的假的……?
  「…………不、不過那也是因為妳想從中得到什麼吧?例如名氣或是財富之類的!」
  「唔……可以的話,我是滿想要吃點心的,不過我並不是為了得到什麼回報喔!因為你以前這樣說過的!『我真不明白。人類為什麼如此貪婪,巧取豪奪的嘴臉又為什麼如此醜陋……我絕不貪多。我想要的僅有一物。沒錯,只有一個。因為──我是即將成為「勇者」的男人。』」
  「嗯噫噫噫噫噫!!啊啊啊啊啊啊啊!!」
  羞憤之餘,我差點當場昏倒。求求妳別再說了,會出人命的啊啊啊!
  是說這傢伙為什麼要把我的黑歷史一字不差地記下來啊。別鬧了,快點忘了吧,要我做什麼都行,請妳立刻將這段記憶埋葬在遙遠的彼端。
  「所以……打倒魔王之前的這段時間!還請多多指教!」
  蕾蒂抓起我的手上下搖晃,清澈透明的瞳孔看不到一絲的陰霾。這傢伙該不會是認真的吧。
  事情的發展完全在我的估算之外。這下子假意組隊之後再速速脫身的如意算盤可就落空了。怎麼辦,該如何是好?我不想等到打倒魔王的時候……
  「……好吧。」
  思索片刻之後,我做出了結論。看來是別無選擇了。
  我轉頭望向蕾蒂。
  「…………所以,我要加入哪個團隊?沒記錯的話,加入勇者團隊必須先提出書面申請吧?」
  「說的也是!我想想……名字是【黑髮英雄】的團隊!由來是因為你的頭髮是黑色的!」
  蕾蒂指著我的頭髮,中氣十足地回答。我一點都不想知道團隊的名字是怎麼來的。
  「是喔,這樣啊……那我之後再提出申請,可以請妳過幾天再來嗎?」
  「嗯?不能今天就提出嗎?」
  「有些事情必須預先做好準備,詳細情形過兩天再跟妳說……好了,今天就先回去吧。」
  「唔……?雖然不是很明白,不過沒關係!那我明天再過來!掰掰!」
  「嗯,再見。」
  目送喜孜孜地揮著手的蕾蒂漸行漸遠的背影,我立刻回到房間打包行李。
  利用魔法將必要的生活用品及家具等等收納起來,再透過魔法聯繫魔導不動產仲介業者。
  幾分鐘之後,就完成了租屋的解約程序。
  於是我走到屋外……做了一個深呼吸,讓胸口吸飽了新鮮的空氣──
  
  「好,閃人吧。」
  我決定逃之夭夭。
  畢竟,在打倒魔王、讓世界恢復和平之前都要跟她組隊,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勇者團隊本身就是一大麻煩,要我好幾年都跟麻煩為伍,光是想想就覺得要死了。
  我是天天都想悠哉度過的人。最好是完全不要工作,每天都窩在被窩裡面,這樣子最幸福了。
  前一秒鐘才說要加入,如今卻打算不告而別,內心多少有些愧疚……不過,我當時的說法是『之後再申請』。也就是說,完全沒提到現在或是立刻二字。總有一天會加入的,嗯。大概,一定,總有一天。
  而且,這也要怪蕾蒂的邀請方式太霸道了,多少也要負起一點責任。連夜潛逃可是很麻煩的,若非逼不得已,我才不想這麼做呢。
  發現我不告而別之後,就算蕾蒂再怎麼打死不退,應該也會放棄了吧。說不定還會反省自己的邀約方式是不是太強勢了。應該會吧。
  「打倒魔王那種麻煩的事情,我才不幹呢。」
  離開空蕩蕩的小屋之後,我開始思考今晚該住在哪裡。
  潮濕的暖風拂過臉頰,草木沙沙作響,小鳥振翅而飛……不知道為什麼,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好,住的地方解決了。接下來就是暫時性的閉關生活所需的食材……」
  離開小屋之後,我開始尋找旅店,結果一晃眼就是好幾個小時過去。
  好不容易才搞定今晚的落腳處,於是我前往人潮洶湧、熱鬧非凡的商店街,採買接下來幾天會用到的食材。
  「是說,搞不懂為什麼房間幾乎都客滿了……費用又比平常還貴……」
  在街道上移動的時候,我忍不住針對剛剛發生的事情低聲咒罵。
  平常來說旅店的房間不會客滿成這樣。應該至少會留下幾間空房間。
  即使如此……偏偏今天每一間旅店都客滿了。好不容易找到的旅店也是因為剛好有人取消,才讓我幸運撿到機會。有沒有搞錯啊。
  我記得這個城鎮叫做赫羅史比爾,是尤尼威爾許王國的第一鬧區,位於這個大陸的正中央,是王國的人流以及物流的樞紐,自然吸引了許多觀光客。
  ……然而相較之下,這裡的旅店也特別多。一般來說不太可能發生每一家旅店都客滿的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
  「人潮也特別擁擠……受不了,真想早點回去。」
  今天該不會要舉行祝賀新勇者誕生的遊行活動吧?……不,那也不可能。就算舉辦,也不會聚集這麼多人。所以到底是──
  「──哎。」
  就在我低頭沉思的時候……或許是因為人實在是太多了,我居然跟從對面跑過來的路人撞個正著。
  「非、非常抱歉!你沒事吧……?」
  「哪裡,是我不對……我沒有仔細看路。」
  那個路人──身披白色大衣、面容被連身帽深深覆蓋、聲音相當好聽……應該是個少女的她一直對我鞠躬致歉,最後還不忘補上一句「真的很對不起!」,旋即匆匆忙忙地快步離去……剎那之間,我從軟帽的縫隙瞥見宛如新雪一般的銀白色髮絲。
  白髮……相當罕見的髮色呢。不過我的黑髮也很稀有就是了。
  「嗯?」
  這時我注意到地上好像有什麼東西。那是什麼?
  「……墜子?」
  大概是有人不小心掉落的吧,於是我撿起來細細打量。看起來像是裡面能夠放照片的蛋形墜飾。
  「……沒有人回來呢。」
  原本以為失主應該會注意到,折回來尋找…………結果等了好幾分鐘還是不見人影。
  「沒辦法,要送去騎士團嗎……」
  就這樣放回原地也是個辦法。
  ……可是,這個墜子保養得很好,乾乾淨淨的,顯然是失主珍貴的收藏。就這樣放回原地的話,難保不會被其他人撿起來賣給當鋪。
  其實這本來就是失主自己保管不周的責任,要是平常我是不會送去騎士團的。
  只不過,這個墜子看起來挺高價的,失主應該也很困擾才對。雖然麻煩……還是先送交騎士團吧。畢竟我不想被因竊盜罪之類的逮捕,而且失主說不定會給我什麼謝禮呢!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這裡的人真的太多了。趕快把東西買一買,早點回旅店吧。」
  於是我快步穿越人群,來到專門為旅行者開設的商店。
  購入可以讓我吃上一個月的「開封即可食用!簡易攜帶口糧!!」之後,任務完成!
  接著,我將撿到的墜飾送交騎士團,順便打聽一下今天城裡為什麼會聚集這麼多人。
  「原來是這麼回事……」
  聽到騎士團的說明之後,我這才恍然大悟。
  據說……今天是尤尼威爾許王國的某位公主一個月一次的出巡日。難怪吸引了這麼多人。
  聽說這個國家──尤尼威爾許王國有位就算說她是「彷彿從繪畫中飛出來的天使」,也會令人信服的公主──第四王女,因為她超凡的美貌,國內成立了大大小小的粉絲團。而且據說連其他國家也有她的粉絲團。人氣太強大了!
  本人好像真的是位絕世美少女,我是沒親眼見過,不過其他人對她的評價如下。
  『略帶點稚氣,如夢似幻、我見猶憐的絕美容貌。』
  『長達腰部,宛如新雪一般的銀白秀髮。』
  『人美心更美,彷彿就是童話故事中的公主殿下。』
  如此這般。
  因此,想見到這位公主一眼的人,都會在這一天從國內外來到此地,街上才會擠得水洩不通。以後一定要提醒自己,千萬別在這一天出門……不過這次好像是公主臨時決定的行程。真是有夠擾民。
  提供這項情報的騎士團男子現在依然以熱情的口吻描述著公主的事蹟……證明這位公主真的頗受愛戴。
  ……不過,老實說這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比起那些,我只想早點回去睡覺。粉絲團?抱歉,我沒興趣。加入粉絲團就有可能跟公主結婚?這對我來說沒什麼好處。
  
  之後又過了一段時間,據說眾所期盼的第四王女終於現身了,聚集在附近的人群立刻開始移動。
  多虧如此,一直想說服我加入粉絲團的騎士團男子也離開崗位,我才終於獲得解脫……於是我悠哉悠哉地行走於空蕩蕩的街道,回到下榻的旅店。
  「好累……好睏……棉被好舒服,萬歲……」
  才剛進入房間,我就往床上一倒,連晚餐都懶得吃便躺平了。幸福……!
  「晚安……呼嚕……」
  今天實在太累了,所以我決定直接就寢,在舒適的睡意之中,我漸漸墜入夢鄉……
  
  
  一個月後。
  「沒錢。」
  我躺在旅店房間的床上,打量著相較於一個月之前乾癟不少的錢包,喃喃自語。
  「剩下五百里圓啊……情況不妙……」
  這麼點錢連今晚的住宿費都不夠支付。頂多只能買上幾個便宜的麵包。
  「可惡!我怎麼會窮成這樣!?」
  慢著,其實我知道為什麼。說穿了就是沒在工作。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個白癡勇者害的。」
  我忍不住抓起變得跟羽毛一樣輕的錢包,往地上用力一摔。
  一個月前──更精確的說法應該是三十二天前受到勇者團隊邀約的時候,我以為只要溜之大吉就沒事了,所以才躲進這間旅店,結果我錯了。
  「那個傢伙為什麼還待在這裡!」
  沒錯,那個白癡勇者──蕾蒂依然滯留於城內。
  我是昨天發現的。我當時認為她應該已經放棄了,所以就前往公會承接工作,結果赫然發現她在櫃檯大吵大鬧。
  我立刻循原路逃離現場,所以並未被她發現,不過離去之際聽到「黑髮冒險者」這個關鍵字,代表她還在尋找我的下落。該死。
  幾分鐘之後,我就會被趕出這間房間,僅存的現金跟小孩子的零用錢差不多。再加上存款也早已歸零,從前天中午開始就只能靠喝水來填飽肚子,此時此刻肚子更是奏起了交響曲。所謂的山窮水盡,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突然有點想笑。哈哈。
  不行……現在不是笑的時候。到底該怎麼辦。就算要繼續躺平到蕾蒂離開,偏偏身上沒錢,付不起住宿費;若想去承接工作,又有被發現的可能性……
  「……沒辦法,去承接工作吧。」
  考慮片刻之後,我還是決定先去找工作。畢竟沒錢真的萬萬不能。
  專挑她不在公會的時間就好了。沒錯,這樣就沒問題了。
  
  「喔!這個工作不錯嘛!」
  一路上東躲西藏,確定蕾蒂不在附近之後才繼續前進,最後終於抵達公會。我站在公佈欄前面一看……剛好有個新貼出來的委託工作。  
─────────────────────────────────────────
【至鄰國城鎮艾塔爾的護衛委託】
承接資格: 具備擊退路途中魔物、盜賊之能力者。冒險者等級不限。
募集人數: 約十至十五人。
待遇  : 備有馬車供護衛成員搭乘,飲食自理。
報酬  : 基本報酬二十五萬里圓。另有獎金。
委託人 : 不公開。
─────────────────────────────────────────
  乘坐馬車的話,從這裡到鄰國的艾塔爾大概需要五天。
  基本報酬二十五萬里圓……等於是一天五萬里圓。護衛工作的行情大概是一天五千到一萬兩千里圓,已經算是相當優渥的條件了。
  也只有貴族或是豪商才出得起這種價碼。或是聘請等級A以上的冒險者大概也是這種行情。
  「委託人保密讓人有點在意,不過等級不限,又有二十五萬的基本報酬,實在是很誘人……而且護送委託人前往鄰國的工作也很不錯。只要待在鄰國不回來,就可以躲過蕾蒂的糾纏了。」
  沉吟片刻之後,我決定接下工作。
  畢竟名額只有十五人……而且這麼好賺的工作大家都想接。最好還是先搶下來再說。
  於是我立刻前往櫃檯登記,順便詢問詳細的工作內容。
  ……看來似乎明天就要出發,有點趕,高於行情的酬勞應該也是為了盡快募集人手。對於阮囊羞澀的我來說,早一點出發倒是幫了大忙。
  接著我又偷偷摸摸地回到旅店,拿出僅存的五百里圓跟旅店老闆交涉,最後住進了馬廄。
  馬廄裡的馬相當親人,一直舔我的臉,結果被我一把推開。於是我摀著餓得咕嚕咕嚕叫的肚子,度過了難熬的夜晚。
  翌日‧
  「好久不見!你好像一直沒有去提出申請,所以我幫你把申請書拿來了喔!在上面簽名吧!」
  來到集合地點之後,赫然發現桃紅色頭髮的少女──蕾蒂也在場。
  
  「妳怎麼會在這裡……!」

 


《D級冒險者的我,不知為何受邀加入勇者團隊,還被公主纏上了 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