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學園2-試閱.jpg

為各位獻上《魔王學園的背叛者2~人類最初的魔王候補,和少女眷屬一同向王座發起衝擊~》試閱文!!

打倒阿斯比提後,又有新的魔王候補盯上了雄斗一行人,

而且這次的對手,其目標竟是!?

詭譎的情勢與難測的敵手接踵而來,雄斗又要如何在香豔刺激(?)的訓練下習得能力、戰勝敵人呢!

趕快來看看吧!

 


 

  

序章
  

    這名男子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笑容,環視著周遭的少女們。
  「喂咿!!大家都一起嗨翻天吧──!」
  「耶────咿♡!!」
  包圍著他的十幾名少女也高聲發出歡呼。
  在昏暗的房間裡,五光十色的燈光讓人目不暇給地起舞。
  而巨大的喇叭音響則是播放著讓人腹部咚咚作響的電子舞曲。
  女子們全都只穿著煽情的內衣褲,對男子投以諂媚的視線。
  男子是一名帥哥。
  他有著金髮和端正的五官,雖然俊美的長相偏向成熟,但看似無憂無愁的陽光笑容給人爽朗的感覺,讓他有了少年人的青春感。那是一張絕大部分的女子都會心生好感的笑臉。
  他的身材高大,超過了一百八十公分;而從敞開的襯衫底下,可以看到曬得黝黑的胸肌和鍛鍊得結實的腹肌。
  「讚喔!很棒!這是最棒的夜晚!各位!!盡情地喝吧、跳吧!」
  少女們像是在呼應似地發出了嬌媚的喊聲,不斷地碰杯豪飲。她們也跟著音樂擺動腰肢、扭動身子,跳著妖嬈的舞蹈。
  然而,有一名少女像是要撥開這群女子似地走了過來。
  她是一名綁著馬尾、看起來英姿煥發的美少女。少女的視線尖銳而帶著挑戰的意圖。她穿在身上的銀星學園制服,在這處空間之中顯得格外突兀。
  少女走到男子身前,音量不輸給喇叭所播放的音樂,大聲吼道:
  「我來討回瑪琪了!!」
  「喔──這可真是個重量級特別來賓啊!妳是二年級的小蕾貝卡‧卡爾森對吧!?這就是所謂的驚喜節目嗎?」
  聽到男子輕佻的回應,蕾貝卡恨恨地瞪了過去。
  「好好聽人說話!!我說我是來把瑪琪帶回去的!」
  男子露出了打從心底感到困擾的神情,像是在嘆氣似地回答道:
  「雖然妳說妳是來帶人走的──但小瑪琪可是自願待在我身邊的喔?妳如果硬要把人拖走的話,瑪琪也未免太可憐了吧!這樣做可是沒有愛的喔!!」
  「嗄?愛……?」
  蕾貝卡以像是在看待髒東西的神情,環視了半裸的少女們。
  「……說什麼愛啊,你明明就待在離愛情兩字最遠的地方。」
  蕾貝卡將手伸向身旁的一名少女,抓住了她的手臂。
  「瑪琪,我們回去了。」
  名為瑪琪的少女像是大感意外似地回應:
  「咦咦──!?人家才不要呢,蕾貝卡。人家可是要在這裡為主人付出一切的呢♥」
  「付出一切是什麼意思……欸!?」
  只見瑪琪露出了淫靡的笑容,突然用力抱住了蕾貝卡。
  「欸──蕾貝卡也待在這裡做些舒服的事嘛~」
  她還隔著制服揉起了蕾貝卡的胸部。
  「等……住、住手呀,瑪琪!妳到底是怎麼了!?」
  怒火中燒的蕾貝卡惡狠狠地瞪向男子。
  「可惡……你這傢伙!你到底對瑪琪……對這些女孩子們做了什麼!?」
  「我只是把我的幸福稍稍地分了一點給她們呀。」
  男子露出了不帶一絲陰霾的笑容回答。
  「咦?」
  「也就是『可以愛上我』這樣的幸福啊!!」
  「……?你到底在說什──唔!?」
  瑪琪掀起了蕾貝卡的裙子,甚至將手探進了內褲裡頭的部位。蕾貝卡慌慌張張地從瑪琪的手邊逃開,朝著男子大喊道:
  「我、我們可是有夕顏瀨大人作為靠山!也和姬神莉婕兒大人有點交情!就算是你,對上她們也是吃不完兜著走的!!」
  這是她竭盡全力的威脅之詞,但男子卻毫不在乎。
  「哦──是這樣啊。應該說,我早就知道了。」
  這一瞬間,原本震耳欲聾的音樂驟然靜止。
  「我也知道妳們是夕顏瀨家底下的人物。」
  男子的眼眸綻放出紅光。
  「……唔!?」
  男子的面前浮現出紅色的魔法陣。
  只見如同蛇一般的物體從魔法陣中鑽了出來。
  ──那是與紅色鎖鍊相繫的一個紅色項圈。
  「既然知道我們是夕顏瀨大人的手下,你為何還敢動手……你到底有什麼企圖!?」
  紅色項圈像是在捕捉獵物似地,朝著蕾貝卡匍匐而去。
  但也不曉得當事人是不是看不見這條項圈,只見蕾貝卡毫無防備。即便項圈攀上了自己的脖子,她也渾然不覺,只顧著向男子持續詢問。然而──
  「……奇怪?」
  就在項圈的皮帶扣住了自己的脖頸之際,蕾貝卡驀地閉上了嘴。
  「所以啦──我也希望小蕾貝卡能來輔助我呢!」
  蕾貝卡臉上的憤怒與焦慮之情逐漸淡去。
  「……真是的,實在拿你沒辦法。你要我做些什麼?」
  「我啊,其實有必要將夕顏瀨家的領地納入手中呢……小蕾貝卡,妳負責保管夕顏瀨家的財產對吧?要是妳能把那些權利轉讓給我,那就幫了我超──多的忙啦。」
  蕾貝卡像是感到無奈似地嘆了口氣。
  「真沒辦法,我就想辦法試試吧。」
  「咦!?可是這很難吧?真的有辦法嗎?」
  「只要能瞞過父親就行了。若是謊報魔界召喚他藉以支開他,大概就有辦法做到了。而我畢竟也熟知契約的內容,要將之改寫成你的領地也只是信手拈來。」
  男子開心地拍手說道:
  「好厲害啊!真不愧是小蕾貝卡!」
  雙頰泛紅的蕾貝卡皺起眉頭,將頭撇了開來。
  「又、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畢竟我可是個能幹的女人呀。」
  「不不,這真的很厲害喔!妳真的很能幹!能幹過頭啦。不愧是我的女人!」
  蕾貝卡露出了詫異的神情凝視男子,而她的臉蛋也逐漸變得通紅。
  「你、你的……女──」
  「啊──蕾貝卡太狡猾了啦~是人家先和主人陷入愛河的說~」
  瑪琪露出了看似不滿的神情抱住了蕾貝卡。
  「唔、嗯……對不起。不過,我很開心♥」
  「哈哈哈,妳們兩個可不能吵架啊!因為我愛著妳們兩個啊!」
  瑪琪還是一副不怎麼信服的樣子,仰望男子說道:
  「既然如此,人家也要背叛夕顏瀨家了!我們家負責的是文書管理,隨便都能偽造一些違法的證據上報魔界呢!」
  她話一說完,其他的少女們也紛紛叫嚷著包圍上來。
  「人家也要!人家也會扯夕顏瀨家的後腿的!」
  「我家雖然也臣屬於夕顏瀨家,但我會窩裡反的!!」
  「人、人家也會給他們難堪的!」
  「哈哈哈!大家的愛好沉重啊!!但沒關係!因為我可是愛著妳們所有人的啊!!再對我多注入一些愛情,奉獻妳們的愛啊!」
  蕾貝卡像是被沖昏了頭似地回應道:
  「我、我也要奉獻給你!」
  「謝謝妳啦,小蕾貝卡!妳對我的愛情有多深?能奉獻什麼給我?」
  「只、只要是我所擁有的,我願意全部……沒錯,我要貢獻我的一切!!」
  「這也包含小蕾貝卡自己嗎?」
  聞言,蕾貝卡立即紅著臉龐,看似害臊地垂下脖頸。
  「如、如果你不嫌棄我的身體……那、那就隨你喜歡吧。我都說要奉獻一切了,就連性命……也都是你的東西了!!」
  「咦咦!?連生命都交給我了嗎!?」
  這時,其他的少女們也紛紛發下了類似的誓言。
  「人家也願意為了主人而死!!」
  「我也會付出一切的!這是我最大的喜悅!!」
  「請讓人家奉獻一切吧!!」
  男子亢奮地高舉手臂。
  「超棒的!棒透啦!哇咻!!喂────────咿!!」
  喧鬧的音樂再次播放了起來。
  「我愛大家!!所以就集合大家的力量!讓我!當上魔王吧!!」
  變為奴隸的少女們露出了恍惚的笑容,開口叫道:
  「下一任魔王當然就是主人了!」
  「請支配我們!支配世界!支配一切吧!!」
  「擁有『惡魔』秘儀的最強魔王候補!」
  「惡魔中的惡魔!!」
  「三石伊比札大人!!」
  少女們的喊聲響徹了惡魔的宮殿。


第一章 『惡魔』的魔王候補
  
  在結束與阿斯比提的戰鬥後,如今已過了一週。
  「那麼,今天的課程就到此結束。請大家回家時路上小心。」
  這位露出婉約微笑的是中野鶴子老師。她是一名散發著優雅氣質的美女,無論是講話的口吻還是講課的方式都很有氣質。
  「下週預定會針對拷問的歷史和處決方式做個小考,請大家要好好複習喔。」
  然而,她所負責的卻是『拷問和處決』這樣的科目,這種反差更是讓恐懼感增幅了好幾倍。
  話說回來,該說真不愧是魔族的學校嗎……這裡的課程可以說是獨特得有些過頭了。
  除了魔法、格鬥技和暗殺這種直接了當的科目之外,還有支配人類的法門、經營領地、政治經濟、謀略、戰略、政治宣傳一類的科目,可說是五花八門。
  而在眾多魔族學校之中,這所銀星學園──俗稱『魔王學園』的這所學校如同其名,其宗旨便是將學生們培育為以魔王為首的支配階級者。這大概也是為什麼課程內容多能應用於支配和管理方面的原因吧。
  不過,偶爾也會夾雜一些現代文學或是數學一類的普通科目,這反而產生了極為不協調的突兀感。
  但這就先暫且不管了,如今是放學時間。
  一如往常地,在班上並沒有會主動來找我搭話的同班同學。
  在發生過將教室燒掉的意外後,就沒人願意和我對上視線了。雖說和被投以明顯帶有敵意的視線或是遭到霸凌相比是好上不少,但果然還是會有點寂寞。
  幸好每當放學後,我就會前往宮殿集合,並接受莉婕兒學姊和雅的每日特訓。拜此之賜,我並沒有覺得太過孤獨,也不會因此沮喪。
  我單手拿起書包,來到雅的座位。
  「雅,一起去宮殿吧?」
  然而,雅卻沒有回應。
  她愣愣地盯著桌面不動,就算我站到了她的眼前,她也沒有察覺的樣子。
  以俯視的角度看去,就能從敞開的胸口恣意欣賞胸部所形成的乳溝。我的意識雖然險些就被健康膚色的溝壑吸引而去,但還是拚命地忍住了。
  「喂?雅?妳怎麼了嗎?」
  「──咦?」
  她像是大夢初醒似地抬起臉龐。
  「呀啊!?雄斗你怎麼扭扭地來了!?」
  「妳還真的是完全沒發現我喔……出了什麼事嗎?」
  「沒、沒事呀!?應該說,你還挺厲害的嘛,居然能在人家沒注意到的情況下整個人貼上來呢!」
  「也沒靠得那麼近吧。是說,妳不去宮殿嗎?」
  「咦?啊,去,要去!人家要去了──!!」
  雖然聽起來莫名地有些煽情,但我還是當作沒聽見,前往『戀人』的休息室──也就是宮殿的所在地。雖說起了個宮殿這麼氣派的名字,但其實也就只是同一棟校舍大樓裡的一間教室罷了。
  不過,聽說其他的魔王候補之中,也有人在學校的腹地內離群索居地建了獨棟的宮殿。這似乎是和本人的實力、財力和身分地位等因素有關。
  我不僅只是弱小的『戀人』魔王候補,還只是個人類,這對我來說是遠遠無法企及的。
  到了『戀人』的宮殿後,我打開門。
  「哎呀,雄斗。雅也來啦。」
  莉婕兒學姊坐在靠窗的椅子上,正在優雅地享受著紅茶。
  學姊今天也一樣美麗。
  無論是烏黑柔亮的長髮、宛如寶石般的藍色眸子、像是在彰顯完美兩字的臉孔,又或是由女性之美和誘人魅力凝聚而成的肉體,全都無以倫比。
  雖說只是校舍裡的一間小教室,但光是有了莉婕兒學姊,就讓此地看起來像是個金碧輝煌的宮殿。
  「抱歉,我來晚了──打擾了。」
  「呀呵!!好啦~今天也啾啾地加油吧!!」
  莉婕兒學姊還是和平時一樣,對我露出了美麗而沉穩的微笑。
  「呵呵,貴安。不過,這裡是雄斗的宮殿,打擾的應該是我們才對。還有雅,就算關係親暱,還是得顧及禮儀喔。要好好打招呼才行。」
  雅噘起了嘴,撇過了頭。
  「真是的──學姊還是一樣死板呢~」
  眼見雅說什麼都不肯打招呼,莉婕兒學姊雖然嘆了口氣,但還是為我們兩人倒了茶。那是帶著淡淡甜香的紅茶。
  「好香的茶啊。」
  「這是※瑪黑兄弟新出的品項喔,還好合你的胃口。」(譯註:瑪黑兄弟(Mariage  Frères),法國知名茶廠,創業已超過一百五十年。)
  由於我對紅茶一無所知,只能傻傻地「哦」了一聲。真是丟臉啊。
  「嗯──這款雖然也不錯啦,但人家更喜歡※馬可波羅呢。」(譯註:瑪黑兄弟的經典茶款。)
  那是什麼?所謂的馬可波羅,應該就是寫了《馬可波羅遊記》的那個大叔吧?她應該是在說※米果波羅吧?(譯註:日本岩本製菓出品的零食,近似台灣的小饅頭零嘴。)
  「雖然覺得是我多心了……不過雅,妳該不會認得出這款紅茶吧?」
  「耶?嗯,認得出呀……是說,你為什麼這麼驚訝呀?」
  「該說是和形象不合嗎……總覺得妳的談吐有點像好人家的大小姐耶?」
  「那是什麼意思!?別看人家這樣,我可是夕顏瀨邊境伯爵的……」
  雅說著說著,情緒莫名地低落了下來,音量也變得愈來愈小,最後甚至是閉上了嘴低頭,就這麼打住話語。
  「雅,妳到底怎麼了?」
  「沒事……」
  果然不太對勁,還是稍加探問一番吧──就在我想到這裡的時候……
  「兩位都快點坐下吧。我打算從今天開始進行新的訓練內容。」
  被莉婕兒學姊這麼一說,我們便乖乖在沙發上坐定。
  我的對面坐著莉婕兒學姊,雅則是坐在我的左側。
  學生們在操場上進行社團活動的嬉鬧聲,從右手邊的窗戶傳了進來。我瞥了一眼,發現是看似田徑社的社團。就算是這座魔王學園,也存在著普通的社團。
  但我的訓練並不是社團活動。那是以下任魔王候補的身分所參與的特訓。
  「那麼,莉婕兒學姊,所謂新的訓練內容究竟是?」
  「在開始之前,我想先詢問『戀人』的秘儀。它能讓『愛魔獻上』的效果轉化為數據嗎?」
  「妳說……轉化為數據?」
  「是呀。在我們提供魔力的時候,最後究竟能為雄斗帶來多少魔力量……我想確認的就是這點。」
  原來如此。的確,我迄今都是糊里糊塗地從她們身上獲取魔力,但並不明白獲得的魔力量究竟是高是低。
  況且,我也不曉得自己的身體究竟能積蓄多少魔力。
  「你前陣子與阿斯比提交戰的時候,雖然藉著好運發動了『無限寵愛』,但要是在發動之前耗盡了魔力……」
  「落敗的就會變成我……對吧?」
  「沒錯。今後還會出現更為強大的對手,所以我們也得在戰略上面下點功夫。為此,首先得知道我們的能力才行。」
  「真不愧是莉婕兒學姊!我完全沒想到這些事呢!」
  「是、是嗎?這也沒什麼啦。呵呵♪」
  嘴上雖然說只是小事,但她還是很開心的樣子。她露出了宛如小女孩般的清純微笑,看起來非常可愛。
  哦,差點跑題了──我連忙問起了秘儀。
  『可能。以數據形式共享資訊。』
  「──它是這麼說的。」
  我將秘儀的回應轉達給莉婕兒學姊後,學姊隨即放下了茶杯。
  「雅,妳抱住雄斗的手臂,為他補充魔力試試。」
  「咦?好。」
  雅毫不猶豫地抱住了我的手臂。
  我的手臂就這麼埋入了我在教室裡盯著看的──由豐滿雙乳所形成的深邃山谷之中。
  「喂、喂,雅!」
  從手肘到上臂一帶,感受到了極為柔軟的觸感。
  由於雅的臉靠得很近,又對我的脖頸呼出了香甜的氣息,讓我不禁扭開上身。
  「啊嗚♥!不要亂動啦!會有感覺……會、會弄得人家很癢啦!」
  「啊、喔……抱歉。」
  接著,雅甚至將那對自豪的爆乳壓了上來,還在我的手臂上來回摩擦。
  在柔軟的感觸之中,夾帶著驚人的彈性。不管體驗幾次,我都不會對這樣的舒適感感到膩煩。
  過了不久,一股熱流從雅的胸部傳了過來。
  ──這就是雅的魔力。
  那是宛如糖果般甜蜜,又帶著滿滿活力的感覺。
  看來魔力也會彰顯出持有者的個性。外側傳來了胸部的觸感,內側則是沉醉於魔力流入的快感之中。腦海裡響起了秘儀的聲音:
  『魔力補充──12000。』
  我一將這個數值傳達出去,雅便開心地蹦跳起來。
  「喔喔~好像很厲害耶!不只是一百分而已,居然拿到了一萬分!真假!?總覺得好像砰地恢復了很多耶!」
  雖然雅很開心,但因為沒有比較的對象,所以我根本搞不懂這樣的數字是高是低。
  「那麼,接下來就換我了。」
  莉婕兒學姊站起身子。
  「好、好的,請多指教。」
  學姊打算怎麼做呢?就在我感到不解之際──只見她掠過桌子,站到了我的面前。
  「雄斗,可以掀起我的裙子嗎?」
  「咦?」
  掀裙子!?
  是指小時候捉弄女孩子的冠軍手法──那個掀裙子嗎!?
  我抬起雙眼,對學姊投以詢問的視線,她卻看似害羞地轉過了臉。
  她的這番舉動和紅著雙頰皺眉的表情都好可愛啊。
  「別、別讓我一說再說……我想要你掀開裙子,看、看我的……內褲。」
  糟糕,我的心臟跳得超快。
  我拎起莉婕兒學姊的裙角,緩緩地向上掀開。
  ……總覺得自己在做天大的壞事,手抖個不停啊。
  這不是偶然窺見的走光場景,而是親手掀開女生的裙子,藉以欣賞裙底風光。這樣的行為讓我亢奮不已。
  而且還是在學園裡。
  外頭明明傳來了學生們進行社團活動的喧鬧聲,我們卻做著如此淫靡的行為──這樣的悖德感讓我的背脊一陣哆嗦。
  我像是掀起舞台的布幕似地,拉起了裙子。
  接著──底下秀出了一片絕世美景。
  那是遮蓋在黑色褲襪底下的白色內褲。
  這半透明的觀感,更增加了淫蕩的感覺。
  仔細一看,就能看出這條內褲的作工十分精緻,而且還施以了細膩的蕾絲花邊,看起來要價不斐。微微反光的質地,更是用上了頂級布料的證明。
  購買這一條內褲的金額,大概就足以買下我所穿的好幾十條內褲吧。
  「我要上囉……雄斗。」
  莉婕兒學姊的雙手輕輕地環過了我的頭部,就這麼讓我貼上了她的雙腿之間。
  「學、學姊──嗚咕咕咕!?」
  我下意識地放開了裙子,結果讓眼前變得一片昏暗。我的腦袋徹底地鑽進了學姊的裙底,只看得見她的下腹部。
  同時,我的鼻子、臉頰和嘴唇也感受到了褲襪的極佳滑順觸感。
  除了這些觸感之外,學姊的香味也沁入了我的心脾。
  那是宛如果實一般的甜美香氣,在轉瞬間將我誘導至令人陶醉的世界。
  「啊,我真是的……這樣做,真的好害羞喔……」
  隱隱傳來了學姊羞恥的低喃聲,進一步增添了我的興奮之情。
  下一瞬間,魔力從我的嘴唇流了進來。
  這股魔力帶著高雅的甜味,以及高貴的香氣。在交雜了形形色色的香味後,最終化作了濃厚複雜的滋味──總覺得,我就像是真的用舌頭在品嚐著這些滋味似的。
  『魔力補充──24000。』
  我在以含糊不清的語氣轉述後,隨即聽到了雅怒氣沖沖的喊聲:
  「等一下!?為什麼妳的得分是人家的兩倍呀!?」
  頭部被放開的我,從學姊的裙子底下探出頭來。
  我抬頭一看,只見莉婕兒學姊露出了心滿意足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總覺得連她臉上的肌膚都散發著光澤。
  「呵呵,果然如此。」
  「果然如此的意思是……?」
  「『愛魔獻上』會因應施行的方式,而改變提供的魔力量喔。」
  「妳的意思是,人家用胸部噗啾地貼上去,和學姊露出褲襪底下的內褲,還貼上去磨蹭雄斗臉孔,兩種方式的效果不一樣嗎?」
  「雖然有點在意妳的描述方式,但就是這麼回事。供應魔力的時候,與對方的關係是很重要的。重點在於要信任對方,並抱持著愛情。而在兼顧這些之後,就端看能提供多少刺激,好讓對方興奮起來呢。若能刺激出昂揚感和淫靡的陶醉感,就能提供更為強大的魔力喔。」
  簡單來說,只要和喜歡的人做些讓人感到煽情的事,就能變得更強吧。
  「嗚~這樣呀!人家懂了!!」
  雅唐突地掀起了自己的裙子。
  她毫不吝惜地露出了豹紋內褲,而且還是粉底黑紋的款式。
  「喂!?雅、雅!!」
  「換句話說,只要做和學姊一樣的事,人家給出的魔力就會『咚』地翻倍對吧!!」
  事情有這麼簡單嗎!?
  我雖然在內心吐槽,卻無法將視線從粉紅色豹紋內褲上挪開!
  這傢伙為什麼敢穿這麼大膽而色情的內褲啊!?
  雖然很合她的辣妹形象啦!但布料的面積也未免太小了!
  朝著三角形頂點擠去的皺折形狀讓人想入非非,帶了點圓潤感的下腹部和上方的肚臍也讓人心癢難耐。
  「怎麼樣?比學姊的內褲更讓你興奮對吧?」
  「什麼……!?」
  莉婕兒學姊明顯地露出了憤憤不平的神情。
  「才沒這回事!只要稍做比較,就能看出我的內褲更有魅力!」
  學姊這麼說著,也自行掀起了內褲,將被褲襪包覆的下半身──以及罩上一層黑色絲襪薄紗的內褲展露無疑。
  「怎麼樣,雄斗?不覺得穿了褲襪之後,更能增添幾分神秘感嗎?是不是很像平安時代的女性貴族隔著簾幕與男性對話的感覺?」
  在主動露內褲給別人看的時候,就沒有什麼神秘感可言了吧……
  「才沒這回事呢!只要是男孩子,肯定都會想盯著瞧才對!像人家這樣大鳴大放的風格比較好吧?雄斗!?」
  「呃、唔……那個……」
  看到我支吾其詞,莉婕兒學姊又進一步說道:
  「雅的作法太過直接了。根據我的調查,男女之間的交際,是需要加入一些情趣加以調配的。像我這樣稍作遮掩,反而更能刺激想像力,激起他的情慾呢。」
  「學姊,妳平常明明是穿吊帶襪的吧!」
  「呃、那是……」
  「人家知道了!一定是這樣的吧!妳是上網搜尋男生喜歡的東西,結果就被內容農場騙進去,全數相信那些煞有其事的說法,然後就『磅鏘』地加以實踐!!」
  「……」
  莉婕兒學姊滿臉通紅,身子微微發顫。她雖然還掛著笑容,但雙眼已是隱隱含淚。
  「才、才不是呢!妳、妳根本只是在找我麻煩吧!」
  ……原來雅猜對了啊。話說回來,總覺得學姊的用字好像有愈來愈幼稚的跡象……
  「我來晚了我來晚了,抱歉的說的說──」
  來得好!
  來者是我們『戀人』裡專司救贖的天使──雖然是惡魔啦。
  蕾娜像隻趕時間的兔子,衝進了宮殿之中。
  「啊嗚!?」
  結果她揹著的日本刀卡住了入口,讓她先是向前一傾,隨即受到了反作用力向後倒去。
  「呃、喂喂!!蕾娜!沒事吧!?」
  我連忙衝到了走廊──但隨即僵住了身子。
  因為蕾娜整個人向後一翻,停在後滾翻到一半時的模樣。
  由於她是以屁股朝天的姿勢倒下的關係,所以有大概一半的背部肌膚都裸露了出來。
  當然,內褲也……徹底曝光了。
  要是魯莽出手的話,我就會變成色狼了。
  「我、我沒事……啊嗚……我又、跌倒了……」
  蕾娜維持著翻倒的姿勢,發出了泫然欲泣的低喃。
  我雖然很想趕快將她攙扶起來……但我的手伸到一半就僵住了。
  原因無他,因為守護蕾娜下半身的內褲……超乎了我的想像。
  ──那是所謂的綁帶內褲。
  我還以為她會穿著包覆整個屁股的孩童內褲,想不到居然是綁帶款式的……
  而且還是紫色的。
  這小小的布塊甚至遮掩不住蕾娜小巧的臀部,其面積甚至比雅的豹紋內褲還小。不僅如此,輕薄的質地還間接顯露出臀部和胯下的形狀──這稚嫩的身子正展現出一股不道德的豔色。
  「喂──雄斗!你到底還要看蕾娜的內褲看多久!?」
  「想不到蕾娜居然會這麼努力地彰顯自己的存在……」
  聽到雅和莉婕兒學姊的吐槽,蕾娜的雙腿先是抖了兩下,隨即憑藉著反作用力反彈,坐起了上身。
  「哈哇哇哇哇!?啊嗚啊嗚、被、被您看見了嗎!?」
  這……應該說看不見才奇怪吧……
  我握住快哭出來的蕾娜的手,協助她站起身子。
  「沒啦,那個……只是稍微瞥了一眼。」
  「啊嗚……對不起……謝謝您、的說的說……」
  雅像是要拉回我的注意力似地,用力拽住了我的手臂。
  「話說回來,雄斗!人家和學姊到底誰勝誰負!快點『啪啪』地做個選擇啦!」
  「不……這……」
  我說不出口。
  其實在看到蕾娜的內褲的那一瞬間──
  『魔力補充──25000。已達上限。』
  我聽到了這樣的聲音!但是打死我也說不出口!!
  「雄斗!!快點說清楚啦!」
  「雄斗,你別客氣,讓雅明白現實的殘酷吧。」
  ──該、該怎麼辦!?
  我的全身上下都迸出了冷汗。
  這就是潛藏於日常之中的危機!?就在我進退維谷之際──
  『啊──啊──聽得到嗎?是說,就算出言回應,我也聽不見就是了。哈哈哈哈!』
  這聲音是……岩洞校長?
  校長──同時也是現任魔王的岩洞巴巴妥司的聲音,從設置在牆上的喇叭傳了過來。
  『今晚八點,我會召開學園內某項活動的小小說明會,所有的魔王候補都要到體育館集合!報告完畢!!』

 


《魔王學園的背叛者2~人類最初的魔王候補,和少女眷屬一同向王座發起衝擊~》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