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級1-試閱.jpg

除了試閱,今天小編還有一件令人高興的事要向各位讀者報告,

接收到了各位讀者的期待,《鬼滅之刃 風之道標》於今天提早上市啦~h48

那麼,今天的試閱是《99級冒險者的領地經營初體驗1》

穿越到異世界的高中生勇人成為大魔術師、打敗邪惡大反派後,原本想回到地球上,卻被美麗的少女挽留...?

原來是想請他幫忙經(當)營(工)領(具)地(人)啊!?fear

就這樣,勇人發揮現代知識在異世界大刀闊斧地改革!!

帶點經營成分的奇幻世界異想物語,讀來別有一番趣味呢~

趕快來看看吧~

 


 

  

    序章
  
  「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
  宮廷舞會的喧鬧聲如海浪般從背後傳來。
  人群中,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黑髮少年,用感嘆『為時已晚』的語氣低語道。
  「話說回來,從地球轉移到奇幻世界這種事,本身就夠離譜了。」
  沒錯,天草勇人──大魔術師勇人‧天草苦笑道。
  「更沒想到我會這麼頻繁地來到王宮,而且還是以主要賓客的身分。」
  從露台的位置,可以將王都的夜景盡收眼底。然而燈火非常微弱,沒辦法看得太清楚。
  看著那片景色,他忍不住陷入沉思,思考著待在這裡是否真的是件好事。
  因此,他晚了一步才注意到有人靠近。
  「你在這兒啊?我到處在找你耶,勇人。」
  銀鈴般清脆的說話聲傳入耳裡。
  「是啊,瓦爾子。」
  他瞬間驚慌了一下,但擁有黑色眼眸的少年馬上恢復冷靜,迎接他旅行的同伴。
  那是一位美麗的少女。
  一片昏暗中,她隨意披散的金髮在月光下閃閃發光,有種別具風情的魅力,而她湛藍色的美麗眼睛,有如夜晚的海般,不禁讓人深深受到吸引,留下深刻印象。
  絲質禮服貼在她宛若新雪的白嫩肌膚上。或許是因為平時習慣看她穿盔甲的樣子,少年的目光不經意地落在她裸露的脖子與胸口。
  該說她漂亮還是美豔動人呢?這種形容方式很常見,她也早就習慣被人如此稱讚了吧?說實話,也沒有其他更適合她的形容詞了。
  「唔,我不是說過,不要叫我瓦爾子嗎?我的名字叫作瓦爾托露蒂。」
  「太長了。」
  「既然這樣,叫瓦爾不就好了?大家都這麼叫我。」
  她實在太過美麗,光是喊她的名字都足以令人臉紅心跳。勇人會用瓦爾子稱呼她,只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已。知道他為何這麼做的同伴們,總是會對他投以意味深長地微笑。
  「艾爾希亞姊他們呢?」
  「各自去找樂子了吧?」
  「那就好。」
  「我才想問你,你待在這種地方做什麼?」
  「感覺會被抓去相親,所以就逃到這裡來了。要是每一場相親都走到最後一步,我的妻子應該會超過十人吧。」
  「那倒是……」
  穿著禮服的美少女面有難色,想必對男人所說的話心底有數。
  不過她也能理解,王公貴族為什麼就算來硬的,也想要和勇人攀上關係。
  即使他們自認自己只是一介冒險者,立下的功勞卻足以被稱呼為英雄。
  團隊的隊長──聖堂騎士瓦爾托露蒂。
  龐大身軀比人類大上一倍,如暴風般揮舞附有鎖鍊的鐵鎚的岩巨人蠻族戰士──艾格札伊爾。
  不僅是擔任斥候的弓箭高手,還很擅長使用魔術的草原種族冒險者──拉西亞。
  掌管魔術與死亡的托拉斯‧辛克教團的總主教兼神術魔法專家──艾爾希亞。
  曾是「虛無之帳」實驗體的超能力者少女──優娜。
  勇人轉移到異世界的一年間,和這五人一起到處旅行。
  「算了,比起那兩個四處流浪的傢伙,從我這下手確實比較容易。」
  「雖是很失禮的話,但我很難否定……」
  他們的對話停了下來。
  會場的喧囂聲逐漸遠去,讓人有種這世界只剩他們倆的錯覺。
  兩人獨處的世界。
  瓦爾托露蒂猶豫著是否該破壞這個氣氛,不過她仍然率先開口了。
  「其實,我有件事想拜託你。」
  「拜託我?如果是希望我不要叫妳瓦爾子,我也不是不能改。」
  少年知道她要拜託的不是這件事。而且他雖然嘴上說可以改變稱呼,實際上卻沒有自信做到。到時為了掩飾害羞,他還是會違反約定的。
  然而,瓦爾托露蒂遲遲沒有把話說下去。
  她現在沒有穿著那套熟悉的秘銀全身鎧,也沒有拿施加過能徹底迴避致命攻擊的魔法的大盾,自然也不會帶上神賜給她的討魔神劍。
  站在眼前的,是一位身穿耀眼奪目雪白禮服的絕世美女。瓦爾托露蒂忸忸怩怩地低下頭,一下又抬起頭望向少年。
  一陣風突然吹過露台,夾帶著她身上清爽的香水味。
  少年感受到告白的氛圍,心臟猛烈地跳動。
  (不對,雖說有可能,但我還是覺得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即使他拚命否定,也無法阻止自己心中那股高漲的不當期待。
  「我知道你以後打算回故鄉。身而為人,當然都會懷念自己的故鄉。」
  晚風吹撫過兩人之間。少年聳聳肩,卻不是因為晚風的寒意。
  由於需要做許多準備,在回到故鄉之前,勇人還有一年的時間可以猶豫。
  既然都在這裡有相當的地位,留下來不就好了嗎?這種話他聽好多次了。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那樣也沒有錯。
  儘管如此,一句話都沒交代就從父母和友人面前消失,還是讓他有種放心不下的感覺。
  因為回得去,所以他想回去。
  即使不見得能夠再度回到這裡。
  「但只要這段時間就好。在那一天到來之前──你願意成為我的人嗎?」
  「好、好喔?等等,我答應了什麼?」
  「這樣啊,太好了。夥伴果然不可或缺。」
  「不對,等一下。妳想叫我做什麼?」
  「我不是說希望你成為我的人嗎?」
  「給我解釋一下。」
  「唔,真拿你沒辦法……」
  看她一副羞怯的樣子,和剛剛一樣,少年以為自己會被告白,然而──
  「你願意當我的秘書嗎?」
  「秘書?」
  「我拿到領地和爵位了──」
  「被授予吧。」
  「對啦。既然被授予了,就必須確保領地的安全、徵稅,執行身為貴族的義務。」
  「那當然。」
  也就是所謂的領地經營。
  「可是,我做不到啊。我、我……連字都認不得幾個喔……?」
  沒錯。
  少年想起這個簡單卻很容易被遺忘的事實,忍不住感到頭痛。
  眼前的人從神的手中獲賜討魔神劍、拯救羅德希爾特王國……不對,拯救世界免於毀滅,是位舉世無雙的神勇絕世美女。
  這名少女最近正式加入貴族的行列,被授予錫爾瓦馬奇的部分土地,成為伊絲塔伯爵瓦爾托露蒂。
  而她唯一的缺點,就是頭腦簡單。
  「畢竟妳一點學識素養都沒有……」
  目不識丁的她,被封爵了。
  因為她在五天前,拯救了世界。
  
    1‧英雄譚的終結
  
  太陽高掛於空中,然而世界卻被黑暗籠罩,陽光無法照射到地面。
  羅德希爾特王國的王都瑟邱爾是個極其重要的城市。如果將那裡直接比喻為『世界』也不為過,只是陳述了事實。
  來自天空的入侵者,從南邊數百公里的地方遠道而來。誰能想到,城郭會在空中移動,而且還停留在王都的上空?
  此為黑曜石打造的漆黑城池──黑妖城郭。
  黑妖城郭的下半部為半球形,有巨大樹木的根部殘骸附著在上頭,彷彿被人強行連根拔起。不可思議的是,根不是從城郭向外生長,而是往城郭內扎根。
  至於地面上的部分,城郭外圍蓋了好幾座尖塔,從尖塔施放出的閃電摧殘著王都,近十萬的居民如無頭蒼蠅般逃竄。
  這座黑妖城郭,是被稱為「虛無之帳」、信奉絕望螺旋的集團之根據地,也是他們執行邪惡陰謀的儀式地點。
  絕望螺旋。
  能夠讓世界回歸虛無的偉大古老存在。
  從其他世界突然來到這個世界的毀滅者。
  過去就算善與惡的神同心協力,也沒能消滅他,只能將他關在監牢之中。
  或許是時機成熟了。「虛無之帳」表明要讓絕望螺旋復活,進而採取了行動。
  人們甚至覺得已經無計可施。
  但此起彼落的閃電戛然而止。
  王都瑟邱爾的人們──無關性別、年紀、身分,全都抬頭仰望天空。
  所有人都向自己信仰的神明祈禱,當場跪地低下頭。
  這個行為如同漣漪般擴散,遍及整座王都瑟邱爾。
  人們後來得知,決定世界未來的戰爭,這時正準備畫下句點。
  
  「剩下就交給妳囉,瓦爾子。去拯救世界吧。」
  「好喔,看我的。」
  瓦爾托露蒂沒有回頭看向勇人,只是舉起聖劍。
  「聖擊連舞──陸式。」
  聖堂騎士瓦爾托露蒂用神賜予的討魔神劍發動連擊,連擊化為無數閃光,擊退邪惡火焰。六連的劍擊,速度快到甚至會產生殘影。
  只能用如夢似幻來形容的光景,與她本身難以用文字表現的美麗相互輝映,勇人屏住呼吸,靜靜地在一旁觀看。
  善與秩序之神,親自授予自己的聖堂騎士,名為《破邪擊滅》的特殊能力。
  《破邪擊滅》是將神聖的靈氣纏繞於武器之上,用來討伐邪惡的加護。若由瓦爾托露蒂來施展,粉碎二十公分以上厚度的鐵壁都不是難事。
  瓦爾托露蒂使出渾身解數,用《破邪擊滅》發動全力攻擊。沒有第二個聖堂騎士,能像她一樣在短時間內重複施展威力如此強大的《破邪擊滅》。
  瓦爾托露蒂切砍、擊碎、毀滅邪惡火焰精靈皇子伊魯‧坎吉爾佈滿猛烈火焰的身體。儘管只是直線揮砍的攻擊,連擊仍讓他龐大的身軀支離破碎。
  本該透過儀式破壞自己身體,並自眾神束縛下解放絕望螺旋的超越者──伊魯‧坎吉爾。  此時他像人類一樣發出苦悶的呻吟。
  「嘎哦哦哦哦哦哦──」
  慘叫。
  沉默。
  寂靜。
  然後,毀滅。
  在那之後,不只是伊魯‧坎吉爾被邪惡火焰包覆的肉體,其兩支等同人類身高的角,以及將近一噸重的全身鎧……
  全都灰飛煙滅,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邪惡火焰的精靈皇子伊魯‧坎吉爾。
  是「虛無之帳」首領、唯一被選中之人──艾雷克提歐賭上性命召喚出來的。伊魯‧坎吉爾的實力足以與諸神或妖魔諸侯匹敵。
  讓世界無法回歸原初混沌狀態的要素,分別是地、水、火、風、光、暗六大元素。伊魯‧坎吉爾象徵這些元素的反面,也是支配混沌領域的七位皇子之一。
  他徹底地被消滅了。
  瓦爾托露蒂美麗的金髮隨風飄揚,她緩緩地回過頭。
  然後她高舉討魔神劍,發出勝利的呼喊。
  這一幕簡直就如知名畫家巧手繪製的畫,留下了傳說一景。
  「總算結束了……」
  然而勇人卻連跟著她呼喊的力氣都沒有。他大大地嘆了口氣後,也不在乎是否會弄髒制服的褲子,直接癱坐在現場。
  準備好的咒語幾乎都用完了。儘管被稱為大魔術師,在一番激戰後,會這樣也是正常的反應──他自言自語地解釋道。
  「勇人,成功了。」
  「是啊。妳還是一樣帥氣喔,瓦爾子。」
  兩人視線相交。
  同伴們都沒事吧?他突然擔心了起來,但仔細想想,他們應該不會有事。
  「帥氣?嗯,還好吧,是喔……」
  她沒有把話說得很明白,不過從表情就猜得出她在想什麼。
  這樣一直癱坐也不是辦法,勇人單手拿著咒語書站起來。身上象徵善良魔術師的白袍滿是髒汙,與英姿煥發的瓦爾托露蒂相差甚遠。這點固然令他頭痛,但眼下也只能接受。
  「瓦爾子是拯救世界的英雄,也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喔。」
  勇人其實也搞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不過他的心意似乎有傳達出去。瓦爾托露蒂笑得很開心,勇人將手放到她美麗的長長金髮上,輕輕地撫過。
  瓦爾托露蒂舒服地閉上眼睛,微微抖了一下。
  勇人不知為何聯想到他在地球時養的愛犬。
  「唔、唔嗯。這樣一來,漫長的戰爭終於結束了。」
  「就是說啊……真的發生好多事。」
  湛藍世界──藍色盟約的世界。
  這裡對勇人而言是異世界。
  在日本出生長大的他,在某種因緣際會下來到了這個異世界,不得不當起冒險者。
  如今,他成了英雄的幫手之一。
  而這場冒險,也在今日畫下句點。
  他早就找到了回地球的方法,剩下的只需要做足準備而已。
  「總而言之,我們去接艾爾希亞姊他們吧。那邊戰況好像也很激烈~」
  「是啊,他們幫忙拖延敵人,把我們送到了伊魯‧坎吉爾底下。在某種程度上,他們說不定比我們還辛苦。」
  失去主人的黑妖城郭應該會直接回歸天上,不需要特別去處理。
  「回去時用《瞬間移動》,馬上就到了。」
  魔術師學習並操縱的,叫作理術咒語。
  神官祈禱詠唱的,則是神術咒語。
  不論是哪一種咒語,各種咒語對應威力和學習難度,都被分為一到九個階級。
  除此之外,使用第一到第三階理術咒語的被稱呼為魔術師,第四到第六階的為魔導師,而會用第七階以上理術咒語的術士,則被稱為大魔術師。
  同樣地,神術咒語的使用者則分別被稱為祭司、主教、總主教。
  《瞬間移動》是被分在第七階的理術咒語。
  一般人要是聽到勇人把幾乎沒什麼人會的《瞬間移動》,講得好像是比馬車還簡單的交通手段,肯定會嚇到昏倒吧。
  可是相處至今,瓦爾托露蒂也不會去提醒他這點了。
  「太好了,看來你們都平安無事。」
  「是啊,艾爾希亞。我們才剛把他收拾掉。」
  他們的同伴爬上階梯,來到了黑妖城郭最高樓層。
  其中一人是和瓦爾托露蒂一起長大的玩伴,名字叫作艾爾希亞,也是掌管魔術與死亡的托拉斯‧辛克教團的總主教。
  她宛如夜色般的黑髮十分醒目,精緻的容貌不輸瓦爾托露蒂,給人溫柔婉約的感覺,但又能感到強大的意志力。
  「艾爾希亞姊,妳也沒事真是太好了。」
  「還好,都是些不中用的對手。」
  艾爾希亞把「虛無之帳」最後剩餘的怪物與主教級幹部說得像是小囉嘍一樣,臉上浮現只有同伴才看得懂的微笑。
  之所以只有勇人他們能夠看出她的情緒,是因為那幾乎蓋住她半張臉的深紅眼罩。
  眼罩是失明的她用來彌補視力的魔術道具,由於完全覆蓋住雙眼,外人無從得知艾爾希亞的表情。她異於常人的外表,瓦解了所有刻板的印象。
  「成功活下來了。」
  另一個小巧的白色身影,從樓梯處一躍而上。
  她衝過漆黑的空間,猛然衝撞勇人。
  「唔哦!」
  大魔術師沒能接住她,搖搖晃晃退了幾步。
  「勇人好遜喔。」
  白髮與紅眼──一名白化症少女用傲慢的眼神責備他。
  勝過白雪的白皙髮色與肌膚,比艾爾希亞的眼罩更加顯眼,外加她還有一雙如紅寶石般的深紅眼眸。這位名為優娜的少女以人類的精神為能源,是能隨心所欲操控超能力的人工生命體。
  「是優娜評分太嚴格了。標準應該要再放寬一點,我只是個高中生喔。」
  「高中生?勇人又在說讓人聽不懂的話了。」
  她誕生自「虛無之帳」的人造勇者計畫,實際年齡不詳,不過計畫中的勇者,指的是拯救絕望螺旋的勇者。
  勇人猜測,如果是在日本,她的年紀大約是小學的高年級生,或者是剛上初中的學生。
  優娜那感覺隨便碰都會受傷的瘦弱身軀,相當缺乏女性的特徵。她以前頂著一頭凌亂的短髮,艾格札伊爾他們一開始甚至誤以為她是男孩子。
  「艾格札伊爾大叔和拉西亞呢?」
  勇人隨手搓揉優娜的頭髮,詢問剩餘同伴的動向。他完全不擔心他們是否還活著,又或者有沒有受傷。
  「正在大肆搜刮戰利品。」
  「抱歉,艾爾希亞姊。就當我沒問吧。」
  約莫一小時後,勇人他們和同伴會合,飛往位於下方的王都瑟邱爾,準備報告事情的來龍去脈。
  在那之後,他們還是一直無法明白,這次的事件引起了多大的騷動。

    2‧錫爾瓦馬奇地區的伊絲塔伯爵領地
  
  勇人被瓦爾托露蒂拜託幫忙經營領地,但他是在陰錯陽差之下突然轉移到異世界,只學過咒語,一點領地經營的經驗都沒有。
  他在地球時,國中以前參加了足球社,但高中之後放學便會直接回家,文科相關的成績也普普通通。
  不過地球……或者說現代日本的教育水準相當高,這部分多少有些幫助。
  湛藍世界的魔術──魔術師使用的理術咒語,不會被當事者的魔力等奇怪的要素左右。
  只需要學習並實踐魔術,就能成長。
  就這點來說,勇人算是資質不錯。被瓦爾托露蒂他們發現後,便開始向精靈魔導師特路提歐涅學習理術咒語,沒多久就掌握了基礎。
  雖然在那之後,他和師姊被丟到有危險動物和怪物出沒的森林,度過了一個多月的野外求生生活……
  總而言之,他只比一般人強一點點而已。
  考慮到上述狀況,勇人接受了瓦爾托露蒂的請託後,這兩週做了各式各樣的事。
  他和過去在特路提歐涅的介紹下認識的大賢者瓦伊納馬里內,訂定了都市計畫,並請艾爾希亞協助蒐集當地情報、募集人才,拚了命地準備。
  「接下來要發表結果,瓦爾子要認真聽喔。」
  「唔、唔嗯。」
  往後被稱為羅德希爾特王國屏障的伊絲塔伯爵家,就是從這裡發跡的。
  他們在王都瑟邱爾買了一棟房子作為據點。這間房子即使遭遇了黑妖城郭襲擊也安然如故。勇人站在客廳裡,開始向瓦爾托露蒂進行說明。
  方形平房的宅邸內,正中央有著圓形的客廳,圓周的外圍則有好幾間房間,是非常適合冒險者們共同生活的格局。
  大家一般都習慣在客廳用餐,客廳牆壁上裝飾著掛毯,還鋪上庶民一生都買不起的地毯。
  客廳的布置與其說是講究,不如說是隨意在店裡挑選的成果,對他們來說這些不過是筆小錢。就連桌子也是最高級的黑檀。不過會選這張桌子與價格無關,他們只是挑了看得順眼的商品,結果剛好價格也不便宜而已。
  勇人正向瓦爾托露蒂說明調查結果,但他們不是兩人獨處,過去並肩作戰的同伴也全都聚集到了客廳。
  「勇人,謝謝你。處理起來不容易吧?優娜也要認真聽喔。」
  如果說勇人是團隊參謀或軍師的角色,艾爾希亞就是在背後統籌的人,她一臉歉疚地慰勞他的辛勞。
  「當然。」
  還有一位預計會和勇人他們一起去領地的人,正是優娜。
  「瓦爾又不可靠。」
  優娜的聲音平板且面無表情,但從語氣中感受得到她的幹勁。硬要說的話,更像是被迫提起了幹勁。
  「我怎麼覺得乾脆直接向艾爾希亞姊和優娜說明會比較好。是我的錯覺嗎?」
  「沒錯,那不是你的錯覺喔。」
  「我想也是──」
  草原種族的拉西亞露出燦爛笑容,同意勇人的擔憂。用笑容帶過自身的不幸或他人的困難,是他們草原種族一貫的作風。
  拉西亞的年紀比勇人大一些,外表雖然看起來還像個孩子,但他毫無疑問是個成年人了。
  作為斥候時,他的潛行能力以及準確射中要害的弓箭技巧無人能及。不僅如此,他還是位會使用理術咒語的全方位人才。
  所有人剛享用完艾爾希亞煮的──或者說是用咒語製作的早餐,因此幾天後即將踏上旅途的拉西亞和艾格札伊爾,也順便一起來聽說明。
  「拉西亞,我也會好好努力的。」
  「嗯……好喔。」
  「不要那樣,拉西亞。不要用那種充滿同情的眼神看我。」
  「不過少了我們之後,男生就只剩下勇人了呢,抱歉。」
  岩巨人艾格札伊爾忽然發表這段感想。
  身材壯碩的他身高超過兩公尺,手臂就像樹幹一樣粗壯。不對,不只是手臂,連腳和脖子都給人一種彷彿穿上了肌肉鎧甲的壓迫感。
  就如同岩巨人這個種族名稱,艾格札伊爾身上的肌肉就和堅硬的岩石沒兩樣。
  戰鬥時他會揮舞流星錘──長鎖鏈前端附有尖刺球狀物的棍棒武器,粉碎眼前的一切。
  「對耶,我現在才發現男女比例不太對。以前本來是一比一。」
  「如果你有意建立後宮,那倒是還不錯。」
  「啊──好了好了,這個討論就到此為止。話題結束!」
  勇人趁被艾爾希亞挖深傷口前,打開了一本書。
  這是他在冒險途中偶然到手的多元大全,是種非常珍貴的魔道具,能夠顯示持有者可能知道的所有知識。
  他接著在桌子正中央擺好地圖,正式開始說明。
  「這裡是我們所在的王都瑟邱爾。然後,往南這一帶是錫爾瓦馬奇。這裡是羅德希爾特王家的直轄地,但幾乎沒有被開發,好像頂多派了稅吏而已,王家的影響力薄弱。」
  勇人從平常穿的制服口袋裡拿出簽字筆,把地圖下方用四角形框起來。
  「再往南,黑妖城郭所在位置的周邊地區,就是瓦爾子的領地──伊絲塔伯爵領地。」
  他的手繼續往地圖邊緣移動,用大大的圓圈圈起一塊區域,此地西方和南方為山,東側則是面海。
  「這麼說來,那裡是黑妖城郭的遺址?」
  拉西亞不經意地問道。
  「嗯~首先,由於城郭飛到上空造成的後續影響,陸路是行不通的,沒辦法靠近。」
  「應該也沒必要靠近吧?放著不管就好?」
  聽到艾格札伊爾的疑問,勇人回以肯定的答案。
  「是啊,那之後我有請艾爾希亞姊用《遙視》等神諭確認,沒有留下奇怪的東西……應該吧。」
  然而,正如同勇人沒有把話說死,其實情報並不是百分之百準確。
  只要施術者是人,《遙視》或神諭就不是萬能,此外,如果施術對象位階更高、擁有能阻礙探知的力量,這招也起不了作用。
  「所以,我用《潮湧》沖刷了好幾遍遺址。」
  「勇人,這件事我可是第一次聽說喔!?」
  瓦爾托露蒂出聲抗議,勇人則以微笑帶過。
  《潮湧》是第九階的理術咒語,會從水元素界召喚大量的水,沖刷一切。
  在窪地地形的黑妖城郭遺址使用《潮湧》,那裡現在肯定變成一座湖泊。餘黨就算能生還,也絕對非死即傷。
  「還好啦,算是售後服務吧。當然,我有取得國家的同意。」
  「沒有人阻止得了那個提案吧。」
  艾爾希亞的這句話,說明了一切。
  「反正都要動手,我也好想一起喔……」
  優娜說出更加偏激的發言,現場頓時沒有人想繼續追問下去。
  「沒關係啦。這樣我們也能放心地踏上旅程……話說瓦爾的這個領地,是不是法魯布廢棄神殿那附近?」
  「對耶,是我們第一次見到勇人的地方。」
  拉西亞轉移注意力,窺看地圖提出疑問,艾格札伊爾聽完,露出一副很懷念的樣子說道:
  「是啊,雖然是個巧合,但真的很感謝。」
  勇人臉上浮現和同伴們含意不同的微笑。
  「這附近的人口數約為五千人。儘管城鎮規模不算大,可是如你們所見,以這樣的人口數來說,算是很大的領地了。」
  七座人口有數百人的村子,加上主要居民為矮人的礦山城梅茵茲、面海的商業與海運之城哈登圖盧姆,還有其他幾個人類聚落。
  此外,錫爾瓦馬奇位於羅德希爾特王國領土的最南端,南方往西延伸的山脈與鄰國庫洛尼卡神王國相接。
  雖然沒有實際測量過,但領地占地大約是地球單位的五百平方公里。勇人也有利用多元大全調查具體大小,差不多介於屋久島和淡路島之間。
  這樣反而更難懂了。
  「那裡似乎不是塊豐饒的土地?」
  艾爾希亞可愛地歪著頭問道。她黑長髮搖晃的同時,坐在她對面的瓦爾托露蒂也點點頭。
  瓦爾托露蒂身穿便服,卻絲毫沒有減損她的風采。
  「和『虛無之帳』戰鬥期間,我們應該有在其中幾座村莊停留過,整體氛圍感覺確實算不上富足。」
  「有那麼危險的傢伙在附近,還有哥布林之類的怪物到處晃來晃去,怎麼可能富足?」
  拉西亞聽到瓦爾托露蒂提出的看法,隨即進行補充,實際上他的回答正確無誤。
  「艾爾希亞姊和拉西亞的答案加起來,就是一百分了。」
  「唔,那我說的呢?」
  「妳只有說出自己的感想吧?」
  「哇哈哈,勇人和瓦爾還是老樣子,感情真好。」
  「艾格札伊爾,你想表達的意思是?」
  「嘲弄未成年的少年實在不可取。對優娜的教育也會有不好的影響。」
  勇人把最年幼的少女拿來當藉口收尾,接著繼續說明。
  「艾爾希亞姊說的沒錯,那裡不是塊豐饒的土地──除了生產力低以及人口無法增加外,許多人住在危險的地區。所以就領地的大小來看,人口實在少得可憐。」
  具體來說,伊絲塔伯爵領地的人口密度,不到其他地區的一半。
  「我們之前實際去過那附近,所以我想你們心裡也有數,不僅街道幾乎沒有整備,還有很多哥布林和怪物。」
  「勇人,那些危險的生物,沒有因為『虛無之帳』被消滅而跑去其他地方嗎?」
  「也是有那個可能,不過不能大意。」
  「說起來,我們最近都是用《瞬間移動》從家裡跳轉到城郭,省略太多過程了……因為一直戰鬥,我們其實不太清楚這地區目前狀況如何。」
  拉西亞說完,勇人點點頭。
  「我有請艾爾希亞姊去村莊拜訪調查,該怎麼說呢?不太樂觀。可是,我想我們應該應付得來。」
  「真不愧是勇人。」
  勇人被瓦爾托露蒂這麼一誇,忍不住開心地揚起嘴角。
  然而那只是一瞬間的事,他馬上就收起了笑容。畢竟要是讓拉西亞他們看到他的反應,不知道又會被怎麼調侃。
  但艾爾希亞早就先用一副瞭然於心的表情望著勇人,令人懷疑他剛才的所作所為到底有多少成效。
  「再來就是梅茵茲和哈登圖盧姆。這邊治安沒有問題,不過這兩個地方其實沒有繳納稅金給羅德希爾特王國。」
  「如果用人類世界的說法來說,就是所謂的逃稅?」
  艾格札伊爾以沉穩的男中音詢問。同時也以岩巨人的身分為由,表明他不太清楚人類制度。
  「稅金啊……這麼說來,我們也沒有繳耶?」
  「是啊,像我們這樣的自由業,基本上不需要繳稅。不過購買高級品時,會另外加上稅金。嗯,扯太遠了。」
  「勇人,這兩個地方是自由城市嗎?怎麼沒聽說過……」
  「艾爾希亞,什麼是自由城市?」
  「優娜不知道自由城市吧?這是勇人教我的。」
  優娜和勇人不同,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人,但她從「虛無之帳」的培養槽出來後,就一直在外冒險,自然沒有學習的機會。
  「就是說啊,不要來問我。」
  「不要期待瓦爾子能夠回答智力相關的問題。這就像叫梅西去當守門員一樣。」
  「※滅私?那和自我犧牲有關?」(譯註:此處「滅私」與日文的梅西同音。)
  「當我沒說。在我的世界,所謂的自由城市就是脫離主教或領主的支配,成為皇帝直轄領地,獲得自治權的城市……」
  勇人翻開手邊的多元大全,解說起湛藍世界的自由城市定義。
  「如果是在這個世界,自由城市意即國家只有形式上的支配權,與城市息息相關的各項事務,似乎是由有權者以合議制的方式決策。」
  「意思是可以附屬在國王之下,但不接受統治嗎?這樣國王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吧?」
  「優娜真聰明。」
  拉西亞和艾格札伊爾不太在乎人類做的事情。艾爾希亞也有同感,她覺得那不過就是自古以來的制度。
  然而對在地球出生的勇人來說,這世界竟然有好幾座城市採取那種制度,果然是很奇妙的一件事。
  「大概是因為恐怖的亞人種族和怪物橫行,使治安問題變成根本的影響因素吧。」
  「為什麼哥布林和怪物肆虐,城市就會脫離國家獨立?」
  聖堂騎士提出了單純的疑問。
  「人類之間的戰爭,是外交的結果,在某種程度上有特定的時間和地點;另一方面,如果治安的問題是山賊很多,那國家只要收拾掉山賊,或是改變政策就好。」
  簡單來說,在這種狀況下,比起機動性,更重要的是行動力,以及付諸行動的資金。
  如此一來,進入國家的保護傘下會是比較安全的選擇。
  「可是當對手換成哥布林,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戴著深紅眼罩的總主教點頭,深表認同。
  「沒錯,像哥布林那樣的治安問題,國家很難逐一到領土的各個角落處理。尤其羅德希爾特王國和北方的維爾加帝國還在持續交戰,就更不可能那麼做了。」
  「這種時候,就輪到像我們這樣的冒險者出場對吧?」
  「瓦爾說的沒錯,只是這樣一來,城市就不算受到國家的庇護,進而衍生出了『為何非繳稅不可?』的問題。」
  城市、金錢、冒險者。
  只要具備這些要件,在沒有發生大規模戰爭的前提下,城市都能順利地運作,不需要國家的庇護。
  當然,只要國家有意願管理,多的是嚴加管束的方法,然而現況並沒有那麼做的必要。
  「向那兩座城市收取保護費的代價,就必須證明國家對他們有幫助。那可是件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呢。」
  「不可以用事不關己的態度嘲笑國家啦,雖然真的不關我們的事。」
  艾格札伊爾和拉西亞豪爽地大笑。
  「兩個到處流浪的混蛋。」
  勇人咒罵著說得一派輕鬆的兩人,不過他們之間交情頗深,並不會因為這點玩笑話而不開心。
  「總之,領地雖然目前處於這種狀況,外加問題堆積如山,但我們可以收到稅金當作報酬。」
  接下來要說的,其實才是正題。
  「我稍微算了一下,每年收入大約是五千到一萬枚左右的金幣。」
  就算努力工作整整一天,也很少有職業能賺到一枚金幣。
  直接拿金幣與日幣比較有點困難,不過若單純考慮購物時的消費力,勇人個人覺得一枚金幣大約等於日幣五千圓到一萬圓的價值。因此年收入一萬枚金幣,大概是日本國內一流足球選手的年薪。
  這不是筆小數目,然而……
  「好少,不是一個月,而是一年嗎?」
  拉西亞的感想一針見血,大家臉上也寫著同樣的想法。
  畢竟即使均分了,最後攻略黑妖城郭時,每人實際收入就將近有二十萬金幣。儘管這個數字已超出世間的常識,但難免還是會讓人有種經營領地收入不高的感覺。
  唯一不這麼認為的,只有瓦爾托露蒂。
  「有那麼多喔?如果過著普通的日子,這些錢應該用不完吧?」
  「不對不對,還要考慮到貴族之間的交流活動,未來也可能會需要花在軍事上。貴族會有很多瑣碎的開銷。」
  「有收入是沒錯,但這不像我們之前因功績受到認可而獲得的報酬對吧?」
  勇人對艾爾希亞姊的敏銳深感佩服。
  「沒錯,就如我先前所說,那是塊狀況相當特殊的土地。不太可能只派遣代理官員過去,自己優雅地在王都瑟邱爾生活。」
  雖然也可以提升稅率,藉此獲得更多稅金,可是當地局勢不穩,這麼做等同於自殺行為。
  (而且瓦爾子絕對不會做那種事。)
  再說,剛才的分析也只是紙上談兵,不能因此照單全收,必須實際到當地才行。
  「代理官員?原來如此,還有那樣的方法啊?但那麼做算偷懶吧?」
  「這樣我們就能輕鬆賺錢。代理官員則能從居民身上壓榨出更多稅金。算是雙贏關係。」
  「勇人?」
  瓦爾托露蒂快速地瞇了下眼睛,用銳利眼神狠狠地瞪著勇人。她原本就長得很漂亮,不過生起氣來的表情實在很嚇人。
  「我開玩笑的啦,瓦爾子。露出這種表情,可惜了可愛的臉蛋喔。」
  「什、什麼可愛!不要開我玩笑。」
  「勇人,你臉紅了喔?」
  勇人被艾爾希亞這麼一說,發出「唔」的低吟。他開始覺得自己自找麻煩而後悔。
  「話說回來~為什麼瓦爾會被抓去當那種地方的領主啊?」
  拉西亞伸出援手,勇人也老實地接受幫助、轉換話題。
  「為了錢。」
  他用拇指和食指比出圓形,苦笑著說道。
  「錢?」
  勇人向優娜點點頭後,繼續解說。
  「我們的財產,扣除即將踏上旅程的拉西亞和艾格札伊爾的份,目前全部一起集中管理,上次賺的錢連動都還沒動過。」
  估計有十五萬枚金幣。若是再把手邊不要的魔道具處分掉,可能可以籌出兩倍以上的金額。
  「啊,原來是這麼回事。」
  或許因為職業是盜賊的關係,拉西亞太瞭解人情世故,一下就想到了答案。艾爾希亞的嘴角也揚起瞭然的淺笑。
  「沒錯。可能是國王的旨意,也可能不是,反正就是上面那些人,希望我們能把私有財產投入於領地經營。」
  無需動用國家的財產,就能讓新的版圖豐饒。不僅如此,在這個高收入也不過年收日幣三百萬圓的世界中,這樣的安排還能巧妙地消耗強大臣子手上高達數十億圓的資產。
  王國肯定為修復王都瑟邱爾一事感到傷腦筋吧,這麼做對羅德希爾特王國也沒有損失。話雖如此,勇人萬萬沒想到,國家竟然連派遣官員到伊絲塔伯爵家都做不到。
  「明明稍微去襲擊一下龍的巢穴,就能夠賺回變少的財產了。」
  「就是說啊。」
  其實有一次除了勇人和瓦爾托露蒂外,所有人皆死亡、差點全滅。
  那次對手是被稱呼為火碎龍的古代龍。
  牠的巢穴中刻有封印中階以下理術與神術魔法的印章,一行人輸給了從熔岩中發動奇襲的火碎龍。
  那時他們拿出所有剩下的金幣,使用《完全復活》讓大家重生,並再次進行挑戰。
  為了避免重蹈覆轍,他們利用《完全透明化》抹消存在感後,再用《瞬間移動》突襲火碎龍的巢穴。
  在這場復仇戰中,奇襲反而奏效,對手還來不及反應就被秒殺。
  他們把財寶一掃而空後,扣掉一個人三萬枚金幣的《完全復活》費用,每人還能額外增加收入。就各方面來說,這都是讓人笑得合不攏嘴的回憶。
  「把魔法鎧甲或武器賣掉,應該會是比較安全且實際的做法。」
  「沒錯呢,優娜。只不過負責魔化那些的人是我,也要考慮到這點喔?」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優娜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勇人只好放棄追問。
  「會叫我來當秘書,這也是其中一個因素吧。」
  瓦爾托露蒂用秘書來形容這份工作,所以勇人也跟著她這麼說,但實際上,他往後就是「管家」了。
  「我不懂兩者有什麼關聯,不過勇人願意幫我,我很開心喔。」
  「但是瓦爾子,妳讓我代替妳管理領地,就代表我也必須管理這筆龐大的財產喔。光是現金就有二十萬枚以上的金幣喔?如此鉅額的財產擺在眼前,妳真的相信有人不會因此產生貪念嗎?」
  「當然有啊。」
  瓦爾托露蒂微微挺起胸膛,與其說是自信滿滿,她的態度更像要勇人別問這種理所當然的問題。
  勇人心裡很清楚,如果是相信人性本善的她,肯定會這麼回答。他也十分理解,聖堂騎士就是那樣的性格。
  然而勇人還是裝作一副很苦惱的樣子。
  「那樣的人不會來這種偏僻的地方,也對政治沒有興趣。」
  「可是你來了。」
  「只有一年而已。」
  勇人也曾想過和拉西亞他們一起去旅行,但返回地球儀式所需的關鍵巨石,在瓦爾托露蒂的領地內。
  而且距離魔力蓄積完畢,大約要花一年的時間。
  勇人只是覺得,在她身旁一起度過剩下的時光也是不錯的選擇,僅此而已。
  「對喔……說的也是。不過還是很謝謝你。」
  那是他所熟悉的瓦爾托露蒂。
  但勇人看得出來,她臉上的神情多少透露著寂寞。雖然他們才認識一年又多一點,可是他非常肯定自己沒有看錯。

 


《99級冒險者的領地經營初體驗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