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信徒1-試閱.jpg

今天為大家帶來《和沒有信徒的女神大人一起攻略異世界 1.全班最弱魔法師》試閱文

本次的新刊是慢活攻略的故事

一開頭就能嗅到王道的氣息啊~th_042_

小編覺得讀起來十分療癒

是個劇情節奏人物描寫都很舒服到位的攻略記

私心推薦獸耳妮娜CP呀呀呀564654rt5

祝各位中秋連假愉快,以下是試閱~

 


 

  ──我喜歡玩角色扮演遊戲。
  
  如果有人問說「為什麼」,我也只能回答「喜歡就是喜歡」。
  我五歲的生日禮物是遊戲機與遊戲軟體。
  第一個玩過的遊戲,是知名的橫向卷軸式動作遊戲。
  在那之後我嘗試過各種遊戲,最喜歡的便是角色扮演遊戲了。
  我喜歡的遊戲劇情是勇者拯救世界的故事,而最為喜愛的一點則是勇者完全不需要開口說話。
  我只要選擇「要」或「不要」即可,這對不擅長人際溝通的我而言恰到好處。
  然而不知為何,可愛的女魔法師或修女都會成為勇者的夥伴。
  勇者到底是怎麼與她們打好交情的呢?真是神秘。
  我的雙親都要上班,所以我很少與他們對話,他們晚上也很晚才回家。
  我是獨生子,所以家裡也沒有可以聊天的對象,晚餐總是吃垃圾食物。
  而我喜歡這樣的食物,所以也不以為苦。你說那對身體不好?又沒有什麼關係。
  因為我幾乎沒吃過什麼親手烹調的料理。
  我很怕生,也沒有什麼朋友,對我而言,玩遊戲的時間最為放鬆。
  我在奇幻世界之中揮舞著劍、施展魔法、打倒魔物、拯救公主,成了英雄。
  即使是這麼老梗的劇情,也總比這無趣的現實生活好太多了吧?
  如果能實現的話,真希望我能到奇幻的異世界之中成為勇者,並度過剩餘的人生呢。算了,我從小學之後便拋棄這種愚蠢的夢想了。
  然而──沒想到真的能來到異世界呢,而且……
  
  「誠人你好,你要不要成為女神的信徒呢?」
  
  一位擁有不屬於人間的絕世空靈美貌的女神大人,出現在我的面前。
  哇,我嚇了一跳,為什麼女神大人會出現在我面前?畢竟,我都修行一年了,也還是區區一介魔法師學徒啊。
  「我對你抱有很大的期許唷,誠人。」
  期許──連雙親或老師也沒對我這麼說過。
  「……好的,女神大人。」
  雖然難度似乎是『超難』,但我就讓您瞧瞧遊戲成癮者的真本事吧。
  喂,異世界,我會徹底攻略你的。
  給我準備好『最佳結局』吧。


  「大家不要緊嗎?要穿好外套保暖喔。」
  「嗚嗚……好冷。」
  「我已經撐不下去了……」
  「老師,我們回得去嗎?」
  「可惡,為什麼還沒有人來救我們啊!」
  班導佐藤老師在昏暗的遊覽車內,一一對同學們說話。
  眾人的嗓音都細弱且沮喪。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都立東品川高中一年A班,在滑雪校外教學的歸途中,遭遇暴風雪襲擊。
  同一時間,非常不幸地發生了一場大地震,遊覽車又因地震所引起的雪崩滾落至山崖之下,車身被雪堆埋住,無法發動。
  由於暖氣停止,寒風不斷從碎裂的車窗外吹進車內。
  遊覽車被困在雪中已經過了兩小時,雖然老師當下立即透過手機求援,但因為各地發生多起意外,有關單位難以即刻救援,且適逢暴風雪,所以無法出動直升機救難。
  (這是不是……卡關了啊?)
  同學們隱約地感到「我們是不是已經沒救了啊……」,車內瀰漫著這樣的氣氛。
  雖然並沒有人真的說出口。
  ──在這種氣氛之中……
  「小高公子,都這時候了,你還要打遊戲啊?」
  「在人生的最後關頭,我希望能玩遊戲玩到掛啊。」
  「你不論何時都不改本色呢。」
  「有嗎?」
  我的眼睛仍然盯著遊戲畫面,並與坐在一旁的朋友‧阿藤聊天。
  好冷,我因為寒冷而無法靈活運用手指。
  「喂,高月同學,你不要說那麼不吉利的話啦。」
  一名座位隔著一條走道的女生這麼提醒我。
  這聲音是佐佐木同學吧,我稍微瞥了一眼,發現她也因為寒冷而瑟瑟發抖。
  「我開玩笑的啦,閒閒沒事做也很無聊啊。」
  「待著不動的確也很難受呢。」
  我用眼睛餘光瞟向阿藤,他也正用手機玩著美少女遊戲。
  「阿藤你明明也在打遊戲。」
  「在下只是在回顧喜歡的事件畫面罷了。呵呵,音果然還是最可愛的。」
  他的手機螢幕上,有一個擁有水汪汪大眼的貓耳少女正在微笑著。
  「哇咧……」
  佐佐木同學發出了反胃噁心的聲音。
  「為什麼妳可以接受小高公子玩的遊戲,而在下的就感到很噁心啊!」
  「阿藤,這是沒辦法的,畢竟這是女生無法理解的世界啊。」
  「你們啊,我們都遇難了欸,能不能多有一點危機感啊?」
  佐佐木同學以無奈的嗓音喝斥我們。
  「不過,佐佐妳其實也想玩遊戲吧?」
  我知道佐佐木同學其實也喜歡打遊戲,畢竟我們可是因為這樣才熟起來的,否則怕生的我怎麼敢和女孩子說話!
  「喂、喂,高月同學!」
  「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隱藏的了吧?」
  「音,嘿嘿嘿。」
  阿藤,拜託你也稍微克制自己一點。
  「你還是一樣喜歡貓耳啊。」
  「不是的!不只是貓耳,全部的獸耳都很神聖啊!」
  我唸道「這是哲學呢」,卻無法理解獸耳的奧妙。
  「拜託──你們真的很扯欸。」
  佐佐見狀笑了。嗯,我們的確很扯。
  我的專注力回到遊戲畫面上(我邊聊天邊玩),發現電量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了,考量到遊戲進度的話,應該勉強還可以破關。
  我正在玩的是最近迷上的動作角色扮演遊戲。
  這是一個故鄉遭到惡魔毀滅的主角,為了復仇挺身而戰的黑暗奇幻故事。
  主角的職業為──勇者。
  勇者打倒惡魔宿敵之後,便會開啟黑暗世界的大門,豎起幕後黑手的魔王登場的旗標。
  當玩家打倒巨大魔龍、司掌死亡的魔女以及墮落勇者之後,便會出現最終迷宮。
  然後,身為最終頭目的魔王將會登場。這是我已經看過成千上百回的事件動畫了,我確認一下遊玩時間,嗯,還很充裕。
  一般攻擊無法傷害擁有高防禦力的魔王。
  因此,必須在他施展特定攻擊時加以反擊。
  我已經練習過無數次反擊時機了,即使閉上眼睛都可以打中他。我有效率地削減魔王的HP,並給予他致命一擊。
  「破關了……」
  最佳紀錄,真想把它傳到網路上啊。
  在遊戲畫面中,成功報仇雪恨的主角走向魔王寶座,並消失於畫面深處之中。
  這次目標是以最短時間破關,所以是一般結局。
  世界雖然恢復了和平,卻沒有人知道是主角打倒了魔王。
  拯救世界,卻不為人所知,真是太瀟灑了。
  附帶一提,我最喜歡的結局則是主角成為了魔王。
  (真想再看一次那個結局呢。)
  我不經意地環顧四周,發現原本吵鬧的同學們紛紛安靜了下來。
  正當我心想「怎麼了嗎?」的時候,一陣強烈的睡意忽然襲向了我。
  我對坐在一旁的阿藤道:
  「阿藤?」
  ※毫無反應,就只是一具屍體。真的假的……?(譯註:日本知名遊戲《勇者鬥惡龍》中,操作主角對屍體講話時會出現的固定訊息。)
  坐在另一邊的佐佐木同學也垂下頭去,見不到她的表情,並一動也不動。
  「佐佐?佐佐木絢夜同學?」
  她毫無回應。遊戲畫面則在結局跑到一半時便斷電了。
  (……好睏。)
  自己的人生差不多要走到盡頭了,真是短暫啊……唉。
  ──如果我投胎轉世的話,請讓我變成勇者。
  我抱著這麼天兵的想法閉上雙眼後,意識便離我遠去。
  
    ◇
  
  ──我睜開了眼。
  「這裡是……?」
  我環顧四周,發現這裡並非遊覽車之中。
  「好像也不是……醫院……」
  天花板與牆壁並非水泥而是石造的,這是大理石嗎?我睡在堅硬又樸素的床鋪上,並蓋著一條薄毯。不知窗戶是否敞開著,能感到一些微風,稍微有點冷。
  雖然不知道在死後世界能否感到寒冷,但我應該還活著吧?
  在不遠處有一扇大窗戶,窗外則相當明亮。
  「已經是白天了啊……」
  校外教學回程是晚上,這表示我睡了超過半天嗎?
  「話說回來,應該不可能放著在雪山上癱瘓的人不管吧?」
  我嘟噥地自言自語,並踉蹌地靠近窗邊,想看看窗外狀況。
  到這時候為止,我迷迷糊糊的腦中都還認為自己是在遇難後得救了,只覺得醫護人員讓我躺在一個奇怪的地方。
  我站到窗邊,望向外面,卻對窗外的景色目瞪口呆。
  「……欸?」
  我眼前的景象是──
  不像日本會有的蓊鬱森林以及遼闊湖面,後面則有類似阿爾卑斯山那麼高聳連綿的山脈。
  擁有七色翅膀的鳥在湖上悠然自在地飛行,類似恐龍一般的生物則在湖畔喝著水。
  建築物前停靠著數輛馬車,駕駛馬車的男子有些是蜥蜴頭,有些則是狗頭。
  「……獸人?」
  這是什……麼?
  拉著馬車的是類似鴕鳥般的大鳥。
  也有彷彿巨大蜥蜴般的生物。
  「這是好萊塢的電影嗎……?」
  我顫抖著嗓音道。
  「很好,大家,發射──!」
  「「「「火焰之箭!!」」」」
  我望著窗戶下方,一群孩子們在類似操場的廣場上排成一列,他們穿著宛如法袍的衣服,並一起從手中射出火焰弓箭。
  火焰弓箭命中了標靶,並引發了爆炸,我鼻中聞到了煙霧所帶來的爆炸廢氣,木頭燒焦的味道將我的意識帶回現實之中。這是不是夢啊?
  「啊──……」
  這是那個吧?在漫畫或動畫中常見的──
  ────────異世界。
  
  (總之,先找找有沒有認識的人吧。)
  我搖搖晃晃地走向門口,門外的走廊中有著昏暗的照明,遠方傳來了類似人對話的聲響。呃──是從樓下傳來的吧?
  我行動遲緩地爬下石造的階梯,並打開設計不良的門。
  門後的房間空間廣闊,可見到幾張熟悉的同學面孔。
  (太好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
  「喔,高月,你終於起來了啊。」
  「嗨、嗨。」
  正當我遲疑著應該找誰說話時,便被搶先一步了。
  對方是同班的北山,他是一個類似小混混的傢伙,很愛和所有人裝熟。
  「小高公子,你身體不要緊了嗎?」
  「太好了,你也平安無事啊,阿藤。」
  「在下很擔心你啊,畢竟你比大家多睡了半天以上。」
  「欸,我睡了那麼久啊?」
  「喔,對啊。甚至有人說你是不是再也不會醒了啊,哈哈哈!」
  北山開朗地笑道。
  我發出「哈哈……」的乾笑聲。這、這一點也不好笑。
  「呃,大家在這裡幹嘛呢?」
  「喔!高月,我跟你說,這裡可是異世界啊!很酷吧。」
  啊,果然啊,見到那片景色,我就知道這裡不可能是日本了。
  異世界呀,我感到背後冒出一陣冷汗。
  開朗的北山不知道我的心情,還用力地拍著我的肩膀。
  為什麼小混混都這麼愛用肢體語言呢?很痛啊。
  「這裡是名叫流水神殿的設施喔,在我們失去意識之後,好像被這裡收留了。」
  「嗯,流水神殿……」
  這裡看裝潢的確很像神殿。
  「話說回來,我們去看看高月的狀態數值和技能吧。」
  北山嘻皮笑臉地搭著我的肩膀說道。
  「狀態數值?技能?」
  「我們來到這世界後好像得到不可思議的力量了,在下擁有『收納‧特級』、『鑑定‧特級』這些技能。」
  「我擁有『龍騎士‧上級』、『槍兵‧上級』和『韋馱天』喔!」
  「是、是喔。」
  即使你突然這麼說,我也搞不懂啊,不過總覺得很厲害。
  「在那間房間可以知道自己的技能和狀態數值喔。」
  阿藤指著房間底端的一扇門。
  「謝謝,那我就去問問看。話說回來,我是最後一個醒來的嗎?」
  我這麼問道後,阿藤與北山的表情便有些陰沉。
  「並不是所有人都得救了,剩下的……」
  「……剩下的?」
  他倆的表情與嗓音都顯得相當苦澀,怎麼了?
  「班上有好幾個人失蹤了……」
  「欸?」
  我再次環顧四周,發現班上只有三分之二的人在這裡。
  我雖然在班上沒什麼朋友,儘管如此,好歹也是一起度過一年的同班同學。
  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大家都平安無事。話說回來──
  「阿藤,佐佐木同學呢?」
  「佐佐木姑娘不在這裡……」
  「欸……騙人的吧?」
  她在遊覽車上坐在我附近,我們在昏倒之前都還聊著天,所以我本以為她一定也平安無事。
  不過,這裡確實見不到她的身影。
  「這樣……啊……」
  我們最後聊了些什麼呢?貓耳嗎?那便是我們之間最後的對話了呀,要是能聊些更有內容的話題就好了。佐佐,對不起啊……
  「高月,你別沮喪啊,我們算是很幸運的了,畢竟我也有好幾個朋友不在這裡……」
  北山將手放在我肩上,並吐出安慰的話語,他與阿藤一同露出了難過的神情。
  因為北山有很多朋友呢,他或許是勉強自己故作開朗。
  「不過,雖然得救了,但我們也無法就此安心呢。」
  「欸,為什麼?」
  我們不是得救了嗎?
  「這個設施雖然會收留像我們這樣無親無故的人,但總有一天需要獨立外出的。然後,這裡是充斥著魔物的異世界,首先必須要掌握自己的能力。」
  唔,這樣啊,不過對方的確無法一直收留我們呢,也有金錢方面的問題。
  雖然對自己倖免於難鬆了一口氣,但之後將會很辛苦呢。
  也不知道能不能從異世界回去,話說回來,真在意魔物啊,而且,也還搞不清楚狀態數值或技能這些東西。
  得一一向人學習呢,而且最重要的是──
  「這裡語言相通嗎?」
  「這就是這神殿厲害的地方了!這座神殿裡有能自動翻譯異世界語言的魔法喔!」
  「啊,自動翻譯,這真是方便呢。」
  「之所以將異世界人帶到這裡,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呢。」
  的確,如果語言不通的話就束手無策了呢。
  然而,有自動翻譯魔法啊,這異世界真是先進啊!
  「不過,當我們離開神殿之前,必須要學會異世界語呢。」
  「……啊──這樣啊。」
  這世界沒那麼好混呢。當我們聊著天的時候,已經抵達巨大的門前了。
  「技能是個人資訊,只能自己一個人聽喔。」
  「高月~之後再告訴我們你有什麼技能吧。」
  北山咧嘴一笑,並拍著我的肩膀。
  「那我去去就回。」
  我敲了門後,便走進房裡。
  
  「打擾了。」
  我走進房裡後,見到一名體格福態、看似神父的人坐在大桌子前,他身旁則站著一名打扮看似修女的纖細美女。
  這是一對笑容可掬的神父與冰山美人修女。
  「異世界的人,你好,我是這裡的神父。你身體如何呢?」
  「您好,我叫做高月,身體……應該沒事。」
  「這樣啊,如果有什麼不舒服的話,還請立刻告訴我們。話說回來,你的朋友們有和你說了什麼關於這裡的事情嗎?」
  「只有一點點。」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那麼我就說明一下。雖然很突然,但這世界和你原本所在的世界不同,你見不到家人應該會很不安吧,但請放心吧,在你們能獨立過活之前,我們最多能提供長達一年的免費支援。」
  這剛才阿藤有說過了。
  「呃──我們無法回到原本的世界嗎?」
  聞言,神父的表情便有些為難。
  咦?我問了什麼奇怪的問題嗎?
  「你還沒聽過這部分的說明呢。高月先生,你在來到這世界之前,曾面臨死亡吧?」
  「嗯、嗯嗯,是的,我在雪山上遇難了。」
  「對吧,你其他的朋友們也是一樣,然後,能來到異世界的條件為──在原本的世界將要死亡了!」
  「欸?」
  喂喂喂,真的假的?那表示我已經死了?
  神父見到我露出驚訝的神情,便露出和藹的微笑,道:
  「不過,還請放心,聖神大人非常慈悲,在你們即將英年早逝之前,將你們轉移到這個世界中來了!」
  神父擺出了誇張的姿勢這麼說道,他似乎很習慣解說。
  「喔、喔,是這樣的啊。」
  也就是說,結果我並沒有死啊。
  神父露出彷彿在說「附帶一提,回到原本世界就表示你馬上便會死了,這樣你也很為難吧」的笑容。
  見狀,我也只能回答「是、是的,對啊」。
  「那麼,為了生存下去,讓我們來聊一些比較正面的事情吧。你有聽說過技能了嗎?」
  「呃,剛剛我朋友有稍微提過,不過我還不太清楚。」
  「很好,那麼我就說明一下吧。你來到這世界時應該會得到『天賦』技能,具體而言,比較有名的就是『魔法師』技能或『劍士』技能這些。技能強弱可說是能左右你未來的人生呢!」
  「喔喔……這的確很重要呢。」
  阿藤與北山也說技能很重要。
  「還有狀態數值,異世界人通常多擁有超越常人的數值!」
  「是、是喔?」
  「沒錯,比我們這些平常人高出十倍以上!」
  這我倒是第一次聽說。
  「我的技能和狀態數值是怎樣呢?」
  「呵呵呵,不用著急,現在就來檢測看看吧。妳去拿那個過來。」
  「是的,神官長大人。」
  在此之前都默不吭聲地待在一旁的修女,將某種紙交給了神父。
  「這是一種叫做『靈魂天書』的道具,能辨識出你的技能和狀態數值。」
  「這、這樣啊。」
  我吞了一口口水,出現了似乎很厲害的道具。
  「你不用那麼緊張,請在這尊女神像面前祈禱。」
  「是的。」
  是這樣嗎?我在女神的石像前做出了祈禱的姿勢。
  「真是期待啊,因為異世界人都擁有出色的狀態數值和技能呢。」
  耳邊傳來這樣的聲音,真的有這麼好康的事嗎?
  神父對我的期待值相當高。不一會兒後,身體周圍便被一陣微弱的光芒籠罩,接著,神父手上拿的紙張開始綻放出光芒。
  「檢驗出你的技能和狀態數值了。」
  神父莊嚴地這麼說道。我感到一陣興奮。
  「你的天賦技能是『明鏡止水』、『水魔法‧初級』……還有『RPG玩家』。」
  喔喔,是魔法技能!不過是初級啊,而且還有一個奇怪的技能。
  「這是很強的技能嗎?」
  「嗯──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最後那個技能,但前兩項相當普通呢。」
  很普通啊。
  「然後,狀態數值的部分……」
  神父露出了詫異的神情。
  「這是不是弄錯了?」
  神父讓修女也看那張紙。
  「不可能的,怎麼了嗎?」
  「妳看看這裡,這個數值……」
  修女望向靈魂天書後,也露出詫異的神情。
  「……這和其他異世界人相比的確很低呢,不過,和我們相比的話……也很低呀。」
  欸?什麼?
  「請問我的狀態數值有什麼問題嗎……?」
  「不不不!沒問題喔。高月先生,你的狀態數值有一點……不足,但不用介意。」
  神父依然露出微笑,卻比剛才僵硬。這表示我的數值並不如他所期待的啊。
  但態度這麼明顯讓我有些受挫啊……
  「那麼,能麻煩妳解說剩下的部分嗎?」
  「我知道了,神官長大人。」
  修女鞠躬道。
  「那麼,高月先生,還請你多多努力了。」
  神官長腳步沉重地走出了房間。
  現場只剩下我與修女獨處。
  「那麼,我先針對高月先生的『靈魂天書』加以說明,請看。」
  我看她交給我的小本子,發現上面記載著剛才聽到的技能、狀態數值,如『力量』、『體力』、『魔力』等,只看數值並不清楚這是怎樣的程度。
  然後,上面有一項令人非常在意的項目。
  
  ──『壽命』剩餘10年0日。
  
  什麼!?欸?這、這是什麼啊!
  「請、請問這裡寫的『壽命』是?」
  我再十年就會死了嗎?不不不,這笑話真不好笑。
  「我為您說明,在我們的世界可以透過『靈魂天書』知道自己的壽命。」
  「我、我的壽命為什麼只剩十年啊!」
  我今年是十五歲,所以我二十五歲就會死了?
  「所有異世界人都只剩下十年壽命。」
  「是……這樣的啊?」
  也就是說,阿藤、北山與大家都只剩十年可活?雖然心情五味雜陳,但一聽到大家都相同便覺得冷靜不少,不過這會不會太短了啊?
  「壽命可透過對聖神大人有所『貢獻』而延長。」
  「欸?壽命是可以延長的喔?」
  「是的,可以。」
  這、這樣啊,稍微有點放心了,必須詢問延長的方法。
  「具體而言,對聖神大人有所『貢獻』應該怎麼做呢?」
  我想知道能延長壽命的方法,總之,我可不想只剩十年好活。
  「有各種方式,最簡單的便是捐獻給教會了。」
  捐獻?捐獻就代表是──
  「捐、捐錢嗎?」
  「是的,捐錢。」
  「壽命是可以透過錢買到的嗎?」
  「是的,可以。」
  真扯,這世界似乎可以透過金錢來購買壽命。
  異世界還真是無奇不有啊。
  「不過,要延長數年壽命的話,需要捐贈龐大的金額。高月先生沒有這世界的貨幣,所以這方法並不實際。」
  我現在的確身無分文。
  「這樣啊……其他方法呢?」
  「第二個方法是『打倒危害人類的魔物』或『拯救因災害所苦的人』。」
  「啊──原來如此。」
  這還比較容易理解,簡單而言,便是幫助他人就對了。
  「我知道了,為了幫助他人需要使用技能,對吧?」
  「是的,如您所說。那麼,我說明一下技能的部分,高月先生的天賦技能有三個,『明鏡止水』、『水魔法‧初級』和『RPG玩家』。」
  「這些是怎樣的技能呢?」
  「『靈魂天書』上記載著各項技能的說明喔。」
  呃,是這個吧。

 


《和沒有信徒的女神大人一起攻略異世界 1.全班最弱魔法師》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