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試閱.jpg

《阿宅的戀愛太難》小說版即將在下週書展與各位讀者見面囉~h48

小說裡分別有以宏嵩花子為視角、補充許多漫畫留白之處的插曲,

還有以江戶時代跟女僕設定為背景的架空故事

絕對是宅戀粉不能錯過的外傳///

下收試閱~

 


 

初戀與失戀

  我們一起玩耍過很多次。
  我們吵架過很多次,也和好過很多次。
  我們經常呼喚彼此的名字,牽著彼此的手,一起度過許多時光。
  那是多麼地理所當然,以後也會一直持續下去。
  小時候的我,總是如此以為。
  
      +++
  
  「宏嵩、宏嵩!」
  在吵雜的小學教室內,離班會開始的時間只剩不到五分鐘了。同學們零星地走進教室,互道早安。此時,我聽到有人正在呼喚我的名字。
  我抬起頭,看到揹著書包的成海,正從教室前面的入口跑過來。她的表情很詭異。
  「宏嵩……拜託,救救我……!」
  「……妳怎麼了?」
  成海的表情看起來像是在生氣、又像隨時要哭出來、看起來又很不甘心的樣子,這表情很難形容,總之就是複雜得我一輩子都無法做出那樣的表情。她抓著我的肩膀,激動地說:
  「我一直進不了下一個關卡!」
  成海很常打電玩,在班上同學中打電玩的頻率應該僅次於我。但坦白說她玩得並不好。
  她打電玩打到卡關時,經常哭著來向我求助。不過,若是動作類遊戲也就算了,怎麼會連角色扮演類的遊戲也會卡關啊?我實在是無法理解。
  「應該是因為妳還沒拿到鑰匙吧?」
  「什麼鑰匙?」
  「就是一個會掉在城鎮外可疑宅邸內的東西。」
  「什麼~?可是人家有去可疑宅邸探險過啦~」
  成海微微地鼓著臉,不滿地如此說道。
  我想,應該是因為沒有仔細探索,才會找不到鑰匙吧。不過要是對她這麼說,她八成會生氣,還是別說了。
  「妳有按下開關,打開大門嗎?」
  「按了。」
  「去過三樓了嗎?」
  「應該去了吧。」
  「有從三樓跳下去嗎?」
  「咦!什麼跳下去!?」
  成海突然彎起身子將臉靠過來。好近,太近了。
  我覺得有些難為情,將眼光從她臉上移開,手則從抽屜中拿出了國語課本跟筆記本,擺在面前,準備上第一節課。同時,腦海中回想著那間宅邸的地圖。
  「妳就從二樓上方那個樓梯上去三樓,找到附近的石像按下開關,然後去三樓下方就能找到一個可疑的研究員……」
  「人家聽不懂啦!不然我今天去你家,到時候你再告訴我吧!」
  我稍微抬起頭看成海,她微微地歪著頭,再度問道:「可以吧?」
  我想了想今天會上的課、回想昨天上課的內容,稍微思考了一下子。接著說:
  「……我想今天的算術課應該會出作業。」
  「那我去你家寫就好啦!」
  她雖然這麼說,但我知道她每次都不會寫,回到家以後一定會被伯母痛罵一頓。
  「……好吧。」
  「太好了!」
  這時候,老師剛好走進教室。成海說完「待會見!」,就跑著回到自己的座位去了。
  老師站到講桌後方,開始舉行今天的班會。
  今天放學,跟成海一起到我家之後先開始寫作業吧。我想數量應該不多,一起寫完作業以後再開始打電玩就行了。
  我漫不經心地如此盤算著。然後,班會結束了。老師大聲地說道:
  「那麼,開始上第一節課吧。這一節是算術課喔,宏嵩同學!」
  
      +++
  
  「宏嵩大人、宏嵩大人啊……」
  在國中的教室裡,今天的課程跟班會都結束了。教室裡吵吵鬧鬧的,有的學生準備去參加社團活動,有的學生正在討論接下來要去哪裡玩。我獨自在這片喧擾中默默地看著書,聽到有人正在低聲呼喚我的名字。
  「宏嵩大人,小女子有一事相求……」
  「這次又是什麼樣的同人誌了?」
  「笨蛋,別這麼大聲啦!」
  「妳這樣吼才大聲吧。」我如此回答她,於是她一拳揮向我。這樣的互動是我們之間的老梗了,我以右手輕易地接住她的拳頭,繼續翻頁。
  「宏嵩竟然會看書,真稀奇耶。是輕小說嗎?」
  「是電玩遊戲的外傳作品。訂單呢?」
  「訂單在此。」
  成海拿出一張小紙。那張紙折成信封狀,封口處貼著閃閃發亮的貼紙。紙的背面則寫著『TO 宏嵩』。
  乍看之下,這張紙跟女生之間互傳的小紙條沒兩樣,但內容卻是BL同人誌的購買委託。她有時候甚至還會委託我買十八禁的同人誌。(成海的說詞是,自己的實際年齡雖然未滿十八歲,但精神年齡已滿,所以沒問題。)
  她擔心要是自己訂網路通販才買得到的同人誌,等本子送到自家信箱後,可能會被家人發現;因此,忘了是從何時開始的,有時候她會像這樣委託我幫她買。另外,由我來買的話,也可能會被我家人發現,但她似乎從沒想過這個問題。不過,被我家人發現的可能性趨近於零。而且即使被發現,對我也沒有任何損失,所以倒也無所謂啦。
  「知道了。還有,妳上上週訂的已經來囉。」
  「啊,那我今天可以去你家拿嗎?」
  「嗯,好啊。」
  「太好了!那我去拿書包,你先下去等我吧。」
  成海說完,小跑步出了教室,沿途不忘向其他朋友道別。
  成海是三年五班,教室在上面一層樓。我則是三年一班。成海總是特地下樓來找我,而我卻幾乎不曾上樓去找她過。我總覺得別班的教室是不屬於自己的領域,無法放心地走進去。不過,在每一班都有朋友的成海似乎完全不這麼覺得。雖然我並不羨慕她這一點,但總是純粹地感到佩服。說到佩服,她一直都能夠對周遭徹底掩飾腐臭(指跟腐女有關的部分)還沒有穿幫,這一點也讓我覺得很厲害。
  我將書籤夾在還沒讀完的書中,將書收進書包,起身離開了自己的座位。幾個我還沒記住名字的女同學對我說了「拜拜」,因此我也回她們說「拜拜」,然後走出了教室。背後傳來女同學們興高采烈的歡呼聲,還有男同學們不悅的嘖聲。
  
  「啊,是成海姊,歡迎!哥哥,歡迎回來!」
  我們在玄關前遇到尚哉,看來他正要出門。
  「你好,小尚。你要出去玩嗎?」
  「嗯!我要跟大家去踢足球。」
  尚哉似乎很黏成海,每次她來我家時,尚哉總是想要跟她一起遊玩。成海似乎也很疼愛這樣的尚哉,有時候甚至會只顧著跟尚哉玩,而把我晾在一旁。老實說,成海對待尚哉的方式很令我不放心,深怕總有一天會惹出事件。因此,最近我開始考慮是否該盡量別讓他們見面。
  「小尚會踢足球啊?」
  「其實踢得並不好……不過,大家都會教我,所以我變得會踢一點點囉。」
  尚哉說完,「嘿嘿嘿」地笑了起來。看著他的笑容,成海也跟著眉開眼笑。據她所說,尚哉的笑容就像天使一樣。
  「尚,媽呢?」
  「媽有打電話來留言,說會晚一點回來。」
  「這樣啊。好了,鐘響的時候一定要回來喔。」
  我摸了摸尚哉的頭。他頭的高度差不多到我的胸骨下方。我摸著他,他又對我笑了笑。成海在一旁看著我們的互動,雖然不發一語,但好像很興奮又很激動的樣子。
  「嗯!我出門了!」
  「可別受傷了。」
  「好~」
  尚哉跑著離去。望著他逐漸遠去的背影,成海用有如勉強擠出來般的聲音低聲嘀咕說:
  「小尚……太可愛了……可愛到極限……真想偷抱回家……更想一整天躲在十公尺外的電線杆後面一直觀察他……」
  「這該報案了吧。」
  不顧呼吸急促的成海,我逕自走進玄關。脫了鞋子之後,成海也跟著進屋,她看起來已經恢復成正常模式了。
  「我去拿要給妳的東西,妳進來隨便坐吧。」
  我一面走上二樓,一面喊出聲音對她說道。說完就聽到成海語氣隨性喊著說「好~」。
  小孩房就在樓梯旁。我進房後脫下制服的外套,用衣架掛起、收進衣櫥內。然後從衣櫃角落拿出了事先藏好的褐色信封袋。
  裡面裝的正是所謂的「薄薄的書」,信封上寫的收件人是「二藤 宏嵩先生」,字跡有些圓潤。
  無意間,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寫下這收件人姓名的人,究竟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寫了「二藤 宏嵩先生」這六個字呢?這怎麼看都像是男人的名字。對方會不會以為我是個腐男?還是會以為這是父親的名字呢?算了,無所謂。反正我又不認識那個人,以後也不打算認識,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永遠無從得知吧。
  我抱著褐色信封袋走下樓梯,打開客廳的門,看到成海正趴跪在地上,翻找著電視櫃裡的東西。
  順道一提,成海既不是什麼辣妹,也不是喪女,(外表看起來)只是個普通的國三女生,因此也會像一般女孩一樣把裙子改短。不過,雖說是改短,也是在不會被師長責罵的範圍內而已,並非真的有多短。
  但是,那是指平常站著的時候。
  只要不趴跪在地上的話,自然不覺得她的裙子有多短。
  「……成海大大,妳在幹什麼?」
  我想應該還有其他更該說的話,但是,當下我只說得出這句話。
  「宏嵩大大,超任收到哪去了?」
  成海挺起上半身,從趴跪改為跪坐的姿勢,轉身過來面向我。我打從心底鬆了一口氣,忍不住微微地嘆了一口氣。
  不知成海怎麼解讀我的這聲嘆氣,她微微嘟起嘴,說道:
  「我很久沒玩轟○超人了,突然想玩玩看嘛。拿出來會很麻煩嗎?」
  「是不會。只是移到了旁邊那個櫃子裡而已。」
  「卡帶也都在那裡面嗎?」
  「嗯。」
  我把褐色信封袋擺在成海的書包上,打開電視櫃旁邊的高櫥櫃。超任的主機跟卡帶都收在最下層,外表有一點褪色。我把那些東西都拿出來,交給成海。
  「哇啊,這台超任本來有這麼輕嗎?」
  「這種東西不會因為時間經過就變輕吧。」
  「這麼說是沒錯啦,可是……」
  成海口中一邊發出「喔~」「哇~」的驚呼聲,同時手拿著超任主機,一下子舉高、一下子放下。看著她這樣,我想起以前她在我家第一次摸到彩色GAMEBOY的時候,也做過一樣的舉動。
  已經是大約五年前的事了呢。我一想到這,不知怎地覺得有些好笑,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啊?」
  成海察覺我在笑她,微微鼓起臉頰看著我。這鬧彆扭的表情也跟小學時一樣,完全沒變。這更讓我止不住笑意。
  「沒事。所以呢?妳要玩哪一款轟○超人?」
  「三代!路○最可愛的那一代!」
  「好。我來找,妳先裝主機吧。」
  「交給我吧!」
  我看著裝滿超任卡帶的箱子。我從沒數過這箱子裡到底有多少張卡帶,但乍看之下這裡面的卡帶至少不下一百張,擠得滿滿的。不過,由於有分類,用不著把所有卡帶都一一拿起來確認。常跟成海一起玩的遊戲總是收在箱子裡最外面的位置,而且上面還有其他的辨識記號。
  「找到了。」
  我拿起一張卡帶,上面貼著Q版的路○貼紙。這張貼紙的圖案是成海畫的。成海特別喜歡的遊戲卡帶中,有好幾張都貼有她親手繪製的貼紙。
  貼紙已經很舊了,角落的部分翹了起來。我用手指把它按回去,但是那個部分已經失去黏性,無法再貼上去了。
  該用膠帶貼住,還是乾脆撕下貼紙,把貼紙收到別的地方呢?以後得想想辦法才行。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拿著卡帶,轉身面向成海。
  「來。」
  「喔~好懷念喔!好,宏嵩,你也坐下吧。」
  不知不覺間,她已經在地上擺好了兩張坐墊。
  成海拿起其中一張坐墊抱在大腿上,同時用手拍著另一張坐墊。
  「宏嵩,你拿1P搖桿。」
  「OK。」
  最近我們很少聚在我家一起打電玩了,不過,偶爾像這樣來玩的成海,看起來跟以前一樣,完全沒變。
  我們兩人都長高了,我變了聲,她變成了腐女。即使如此,我還是我,她仍是成海。我想,今後一定也一樣,不會改變。
  「好!今天就一口氣玩到全破為止吧!」
  「別忘了讀書啊,考生。」
  
  
      +++
  
  升上高中之後,四個月過去了。
  去年的事情我幾乎都不記得了,因此不太清楚;不過,聽說今年夏天炎熱的日子會比去年更多。
  我總覺得每年都聽到相同的話,但老實說也不太記得了。
  唯一隱約記得的是,去年的暑假,我跟成海兩個人反常地認真讀書、準備應考。
  對我來說,考上哪間高中都無所謂;不過成海倒是很想考上離這裡兩站、制服出了名可愛的女子高中。為了考上那裡,她來找我求助。她第一次模擬考的結果是C判定,似乎不太樂觀。
  在這之前,成海也向我求助過很多次,不過都是跟同人活動與電玩有關的事。因此,這是她第一次為了那些以外的事情來向我求助,其實我很驚訝。
  她挪了一半以上平常總是用來打電玩的時間用功讀書,這樣的努力似乎有了回報,她在暑假後的第一場模擬考中,勉強得到了A判定。而之後一直到正式考試為止的那段期間,她也認真地用功讀書,甚至不惜放棄參加各種同人活動。最後總算是順利地考上心目中的第一志願。
  畢業典禮那一天,成海穿著全新的西式制服,不斷地跟好幾個朋友拍照留念。
  幾天後,班上的女同學將當時有拍到我的照片全部加洗出來寄給我。那些照片目前仍收在我的書桌抽屜內。
  自那之後,我還沒有見過成海。
  成海的社團活動似乎很忙碌,而我考上的是一間頗重視升學的高中,每天忙著寫作業、做報告,有好一陣子都沒時間打電玩。我曾經因為無法忍受而裝病向學校請假。
  即使如此,我跟成海有時候還是會用電子郵件聯絡彼此。至於郵件的內容則跟國中時的日常對話一樣,都是一些沒什麼意義的閒聊。雖然不再見面,不過我還是不覺得我跟她的關係在升上高中後,有什麼明顯變化。
  
  到了暑假,心情上跟時間上都變得更為游刃有餘,於是我開始沒來由地想跟成海見面。倒也不是說特別想跟她一起做什麼事,純粹只是想見她一面而已。不過,「沒來由地就是想見妳」──這種話我當然說不出口。那麼,我要說什麼才能見到她呢?最後想到的答案,就是「來打電玩吧」,我只想得到這個。
  雖然我自己也覺得這樣滿幼稚的,不過說到我跟成海兩個人在一起會做的事,除了去年的讀書、準備考試之外,就只有打電玩了。所以,會這麼說也是沒辦法的。但是,即使有了這個想法,我卻想不到該在什麼時機對她開口。結果,暑假開始以後,兩個星期都過去了,我還是沒能跟她約好碰面。
  「哥哥,你在做什麼呢?」
  我將背靠在椅背上,呈半仰躺的狀態盯著天花板看。在原本只有天花板的視野中,尚哉的臉突然倒著冒了出來。
  「……沒事。」
  說完,我挺起身子。
  我眼前的書桌上擺著數學的問題集與筆記本。對了,我剛在寫暑假作業啊。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尚哉笑著說。
  我不明白這對他來說,到底有什麼好開心的。不過,尚哉平時就很常笑。跟我比起來,他更能言善道,也有很多朋友。尚哉肯定不會像我這樣,為了不知道該怎麼跟朋友見面而煩惱吧。我漫不經心地想著。
  「有什麼事?」
  「啊,嗯,哥哥,我朋友等一下會來家裡玩,你可以借我遊戲主機嗎?」
  「沒關係,隨便你用。只要記得換記憶卡就行了。」
  「太好了!謝謝哥哥。」
  我看向桌上的時鐘,十一點半剛過。
  今天九點左右起床後,我只吃了一片吐司,到現在都還沒吃其他的食物。想起這件事之後,感覺肚子突然餓了起來。
  雖然我跟尚哉正在放暑假,但今天不是假日,爸爸跟媽媽都出去工作了。因此,再怎麼等,也不會有食物主動送上門來。
  「尚,午餐吃什麼?」
  「啊,我正打算要煮義大利麵呢。」
  「我來煮好了。你還搆不到流理台吧。」
  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稍微伸個懶腰。尚哉的身高看起來還不到我的一半。當然,實際上他並沒有那麼矮。不過他今年才九歲,家裡還有很多他搆不著的地方,這也是事實。
  「踩在椅子上就行啦~」
  「不可以,很危險。」
  我輕輕地拍了一下尚哉的頭,走出房間。尚哉也跟了上來。
  「我吃完午餐後要出門一趟,就麻煩你看家囉。」
  「咦?不繼續用功嗎?還是說,我別找朋友來家裡玩比較好呢?」
  「我只是沒心情用功而已。」
  我走下樓梯,在廚房內翻找了一番,發現義大利麵用的肉醬已經用光了。因此,我另外從冰箱裡隨便找了一些食材搭配義大利麵。尚哉在一旁讚不絕口,不斷地說「好厲害」。
  於是,我跟尚哉一起吃義大利麵,吃完、收拾完畢之後,當我正要出門時,尚哉的朋友也來了。
  出門以後,我並沒有特定的目的地。我想起前一陣子破完關、完成挑戰要素的一款遊戲好像出了官方畫冊,差不多是昨天出的。於是,我決定從家附近的車站搭電車,去下一站的一家規模較大的書店逛逛。那一家書店有遊戲類專區,內容十分豐富,包括攻略本、設定集、圖集,甚至還有手辦等商品。因此我有空時,常去逛那一家書店。
  (成海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呢?)
  前往車站的途中,我邊走邊發呆,不知不覺間開始想著成海的事。
  從前直到去年為止,我從未在意過成海現在人在哪、在做什麼之類的問題。因為根本沒那個必要,她總是在身邊。但是,現在我卻得煩惱怎麼樣才見得到她。
  這種感覺真奇怪。
  除了成海之外,我至今沒有其他稱得上是朋友的對象,因此從來不曾像這樣這麼想見某個人,也從未想過我竟然會有這麼想的一天。


 


《阿宅的戀愛太難 小說版》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